176坑儿/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大裕的另一边,南疆的镇南王府中,精心打扮了一番的小方氏腰肢轻扭,款款地走向镇南王的书房,她身后跟着她的大丫鬟明眸,明眸手里正端着一个红木托盘。

“王爷!”小方氏娇滴滴地唤道。

原本在看一份密报的镇南王立刻抬起头来,眉头紧蹙。他刚刚收到了来自王都的密报,得知了燕王和永定侯谋反一事,而他那个逆子居然还巴巴地跑去救驾!这个逆子,平日里玩闹无度,又不知分寸也就罢了,在王都就好好待着就是,偏要惹出些事来,这是生怕皇帝注意不到他吗?

这个时候,镇南王忍不住怀疑,自己把萧奕留在王都,是不是做错了?

“王爷,这么晚了,您还在办公务啊?”小方氏明知故问,体贴地亲手从托盘上端下一盅宵夜送到书案上,柔声道,“王爷,妾身知道您日理万机,可是这偌大的南疆要靠您掌控大局!王爷您可要注意身子,不要太过操劳了!”

小方氏在府里的眼线早就告诉她王爷收到了来自王都的密报,之后便在书房中心事重重,愁眉不展,虽然小方氏不知道密报上具体写的是什么,但也知道恐怕是和世子萧奕有关……

一想到萧奕,小方氏再也坐不住了,一个酝酿许久的主意又一次浮现在她心头,也许时机终于到了。

小方氏很快做了决定,重新梳妆打扮以后,来了镇南王的书房。

镇南王却是不知道小方氏的心思,只觉得小方氏句句话都说到他的心坎上,他能得如此一朵解语花,真是人生无憾了。

“王妃,还是你最关心本王。”镇南王感动地说道,在小方氏的小意服侍下,用了些夜宵。

见镇南王眉头舒展,小方氏觉得时机成熟,便道:“王爷,妾身这几日是夜夜做梦,每次都梦到姐姐……”她口中的“姐姐”指的自然是萧奕过世的生母,镇南王的元配发妻大方氏,“姐姐与妾身说,奕哥儿已经快十四岁了,可是亲事还没个着落,姐姐在地下实在是难安,于是便入梦来与妾身说起这桩心事……”

小方氏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察言观色,见镇南王虽然没有立刻表态,但也没有露出反感之色,便继续道:“奕哥儿乃是世子,这婚事自然是不能随便,应由王爷您做主,可是妾身这既是继母又是姨母,若是不闻不问,外人恐怕以为妾身不慈。妾身思来想去,妾身正好有个侄女年方十四,长得是如花似玉,与奕哥儿非常般配,若是这亲事能成,萧、方两家也算是亲上加亲。不知道王爷意下如何?”

小方氏和大方氏虽同是方家女儿,但大方氏是长房的嫡长女,而她不过是三房的庶女,她所谓的嫡亲侄女则是与她同一个姨娘所出的哥哥的女儿。她的心里打得是好算盘,若是自己的嫡亲侄女嫁给了萧奕,那萧奕未来的一举一动就控制在自己手中了。

在镇南王耳里,小方氏一番话说得妥帖极了,镇南王欣慰地看着她,温和地拍了拍她的手,说道,“以奕哥儿的年纪,确实是应该谈婚论嫁了。难为王妃你还时时惦记着他,偏偏这孩子性子顽劣,不能体会你的一片苦心!”

小方氏见镇南王虽然说得好听,却没有一口应下,心里有些急了,又道:“王爷如此说,倒让妾身惭愧了。其实妾身还是有一点私心的……”说着她做出欲言又止的模样,好一会儿才继续说,“如今奕哥儿在王都,妾身担心……担心若是皇上让奕哥儿尚公主,那岂不是让皇上有了机会光明正大地插手南疆事务……”

她俯首屈膝,惭愧地说道:“妾身乃是妇道人家,本不该妄议朝政……还请王爷降罪!”

小方氏想到的,镇南王又怎么会想不到,小方氏只是把镇南王心中所忧心的事说了出来,让他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而已。

只是镇南王并不知道,小方氏心里其实比他还要担心萧奕会尚公主,若是萧奕真的尚了公主,那皇帝必定会支持萧奕成为下一任的镇南王,这么一来,自己的儿子就真的没有了继承爵位的可能了,这让她如何甘心!

“王妃何必如此!”镇南王忙将小方氏的身子扶直,深情款款地看着她,说道,“王妃的一片心意,本王不是木头,又岂会不知!”说着镇南王的眉头又深深地皱了起来,“只是如今奕哥儿既然在王都,他的婚事还是应该由皇上做主……”他若是贸然替萧奕定下婚事,那不是摆明就是防着皇帝吗?若是现在和皇帝撕破脸,那当初又何必将萧奕留在王都为质呢!

小方氏心里有些失望,却小心地没有让这些表情表露出来,微微垂眸,掩住眸中异色。等她再次抬眼时,已经不露一点痕迹,说道:“王爷,妾身倒是有一个主意……”

“哦?王妃快说来与本王听听。”镇南王问道。

小方氏抿了抿唇,说道:“不如让妾身的侄子与侄女去一趟王都,表面上可以说是探亲,没准奕哥儿见了妾身那侄女后,便对上了眼,由奕哥儿去求皇上,那皇上应该不至于对王爷有所误解……”

小方氏的唇角在镇南王看不到的角度得意地微微勾起,她那侄女确实长得人比花娇,又惯是会小意奉承,萧奕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不愁他看不对眼。要是让萧奕自己个儿去求指婚,让皇帝觉得他不堪大用,那便是一举两得了!

镇南王迟疑了一下,这事情到底能不能如小方氏预料的发展,实在是不好说,但也并非不可一试!这也算是讨好了皇帝,让他觉着自己并没有异心,这不,连他们所择定的儿媳妇人选都送去王都由他裁定了。退一步来说,哪怕皇帝不同意,也没有什么损失,大不了以后给那姑娘一个世子侧妃的位置也就罢了。

镇南王越想越觉得可行,于是他沉思着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如王妃所说吧。”他一边说,一边又坐了下来,拿起一旁的狼毫笔说道,“本王会手书一封信,就由王妃的侄儿和侄女带去王都,让奕哥儿好生招待。”

这样最好!

小方氏眼中闪过一抹喜色。有了王爷的亲笔信,就算是萧奕心中不乐意,也必须得接待自己的侄子和侄女,只要住进了王都的镇南王府,以后朝夕相处,机会是多着呢!

小方氏心里已经开始幻想萧奕失了圣宠,自己的儿子成为新的镇南王世子的美好未来……

书房中的二人完全没注意到书房外一道黑影一闪而过,没过多久,一只白色的信鸽就拍着翅膀飞上蓝天。

……

当这只信鸽展翅飞进了王都的镇南王府的时候,立刻就被小厮送到了程昱手里,程昱亲自解下了绑在信鸽脚上的竹管,取出其中的密信,展开一看,面色微变。

程昱拿着密信去了书房见萧奕,萧奕看完后,眸光微闪。

“世子爷,”程昱皱眉道,“恐怕这时候方公子和方姑娘已经上路了吧。要不要属下去查查那两位的底细?”且不说那方公子与方姑娘有所图谋,这王府中要是多了两个外人,对他们来说将会束手束脚。

“不必了。”萧奕随手就将那封密信给烧了,冷冷地笑道,“何必这么麻烦呢!直接派人在路上打昏了扔回南疆便是!”

程昱愣了一下,也展颜道:“世子爷说得是。”如今他们是天高皇帝远,就算他们这么做,镇南王和小方氏也不能把世子爷怎么样!最多不过是来信责骂一顿,这一年多来,世子爷还被骂得少吗?!

萧奕沉吟一下,又道:“让那边王府里的暗卫盯紧了,若是他们胆敢私自交换庚贴……”说到这里,萧奕眸色一沉,一种危险的气息散发出来,“就让人把小方氏扔下护城河,大不了本世子就为她守上三年孝!”既是守孝,自然不会再有议亲一事。

小方氏害死他们好几位兄弟,程昱自然是不介意送她去见阎王,表情肃然地躬身应下:“是,世子爷!”

程昱告退了,萧奕独自留在书房中,虽说他信服官语白让他韬光养晦的建议,也确实打算这样做了。

但是他也是有底线的,若真到了这一步,他不介意现在就和南疆闹个鱼死网破!反正守上三年孝出来,臭丫头也不过才及笄而已!要是这几年,有谁敢打臭丫头的主意,来一个他就打一个!

都好久没见到臭丫头了……最近手上多了不少好东西,萧奕迫不及待地想跟她显摆一下。至于五城兵马司的差事……那是什么?

萧奕从多宝格上拿了一个小巧的西洋挂钟——他这些日子以来的战利品之一,右手在窗框上一撑,轻快地跃出了书房。

在书房外守着的竹子又是一眼看到自家世子爷跳窗,只能无力地叹了口气,心里对自己说: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萧奕骑着越影一路飞驰,直接去了南宫府。

可是这一天显然不是他的幸运日,好不容易飞檐走壁来到南宫玥的墨竹院,却发现臭丫头居然不在。不过,让他碰巧听到院子里有两个丫鬟正谈到臭丫头去了咏阳大长公主府。

萧奕的心情顿时明朗,也许今日是他的幸运日,在南宫府,他想跟臭丫头说说话,还要偷偷摸摸的,可是去了咏阳大长公主府,那就不同了。他想跟臭丫头聊多久,就能聊多久。

萧奕随手把西洋挂钟往她的梳妆台上一放,一刻不停歇地到了咏阳大长公主府。

“见过萧世子!”

这公主府的门房自然是认得萧奕的,一面向他请安,一面就命人去通知傅云鹤。

很快,一个小厮匆匆赶来,行礼道:“萧世子,三少爷现在练武场,不知道您是要……”

“去练武场。”萧奕果断地打断了他,熟门熟路地径自往前走去,那小厮急忙快步跟上。

他们才走到半路,傅云鹤已经赶来迎接了,明知故问:“大哥,您怎么有空过来?”心里促狭地想着:大哥的消息也太灵通了,摇光郡主才刚到府里,他就闻香而来了。

萧奕先挥退了带路的小厮,跟着开门见山地问道:“摇光郡主呢?”

果然是大哥啊,居然这么理直气壮的来别人的府里找心上人!傅云鹤心中为萧奕的厚脸皮惊叹了一下,但还是乖乖地答道:“郡主现在在祖母的屋里,还没……”

傅云鹤话还没说完,萧奕就已经不想听下去,自动转了个方向,朝咏阳的五福堂走去。

傅云鹤不由满脸黑线,这时,就见一道熟悉的身形从前方的拐角走出,沿着抄手游廊朝这边走来。

萧奕双眼发亮,目光灼灼地定在那娇小纤瘦的身形上,快步走了过去,“臭丫头”三个字已经到齿间差点脱口而出,但想到旁边有外人,硬是改口道:“阿玥!”

不错,出现在前方的正是南宫玥,她的身旁还跟着唐嬷嬷和百合百卉,但是在萧奕眼中,这些人跟空气无异。

唐嬷嬷也是把萧奕当作一个亲近的晚辈来看,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说道:“萧世子,您来啦。”

南宫玥愣了愣,没想到这么巧,萧奕竟然也正好来了咏阳长公主府,她不由扬唇露出了微笑。

“郡主,”傅云鹤也走了过来,在萧奕嫌弃的目光中,问道,“祖母可还在休息?”

南宫玥在咏阳的血中辨识出了三种毒物,其中有一种是慢性毒,而另两种则是即刻发作剧毒。这三种毒每一种都足以让人致命,可是偏偏,它们在咏阳的体内却起到了类似于以毒攻毒的效果,这才让她活到了现在,只是正如南宫玥所注意到的,这三种毒已经不平衡了,也就是说,继续置之不理的话,咏阳恐怕活不到明年的今日。

这样复杂的毒极其难解,南宫玥先行了针,又斟酌着给出了一张药浴的方子,让唐嬷嬷盯着她每天都要用药浴泡上一个时辰,并定下了下次问诊的时间。

自始至终,南宫玥都没有问过她是因何而中毒的,两人都很默契的回避了这个问题。

行过针后,咏阳就沉沉的睡着了,唐嬷嬷这才把南宫玥送了出来。

想来,咏阳大长公主府的晚辈们应是都不知道她的身体状况,南宫玥于是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应道:“是啊,咏阳祖母已经睡着了。”

傅云鹤没有起疑,说道:“郡主,请随我去练武场吧。阿昕、小柏他们怕是要等急了!”

萧奕闻言,微微扬眉,听傅云鹤这语气,感情今日来的人还不少,居然不叫上他!萧奕小心眼地把这笔账记下了。

傅云鹤打了个冷颤,干笑着说道:“郡主,大哥,这、这边请……”

唐嬷嬷自然回了五福堂。

位于花园后方的练武场宽阔极了,比云城长公主府的马场只大不小。练武场的边缘放着好几排兵器架和箭靶子,十八般武器应有尽有,甚至还有练拳脚用的木人桩,练习轻功用的梅花桩等,练武场的入口处有一个宽敞的凉亭,上书“浪淘沙”三个大字。

练武场的人比萧奕想象中的还要多,除了南宫昕、原令柏和身为主人的傅云雁外,还有云城长公主、原玉怡和韩淮君。

萧奕的目光在韩淮君身上停顿了一下,对他不去好好当差跑到这里来玩的行为表示了鄙视。

接触到萧奕的目光,韩淮君的身体顿时僵硬了一下,起身相迎:“大哥。”他的声音说不出的别扭与僵硬,也忠实地反应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声“大哥”吸引了众人好奇的目光。

原令柏和傅云鹤不由互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幸灾乐祸,还是欣慰他们的队伍又壮大了一些。只不过……

两人有些嫌弃地打量了韩淮君一番,觉得他的形象太过老持成重了,和他们一点儿也不搭!太丢他们的人了。

原令怡“噗哧——”一声笑了起来,言笑晏晏道:“君表哥,原来你也认了奕哥哥做大哥啊,你也是打不过他吗?”

自家二哥因为打不过萧奕被迫认了老大的事,原令怡哪有可能会不知道,只是没想到,向来一本正经的韩淮君居然也跟他们凑到了一伙,让原令怡觉得有趣极了。

韩淮君欲哭无泪,但这也是他自找的,怨不得别的。

那日宫变后,韩淮君因为看到萧奕的身手很好,和平日那副纨绔不堪的样子差别很大,心里有些好奇,所以待两人伤好后,就专门挑了一日去镇南王府找萧奕挑战……然后,他就被打趴下了。

直到被打趴下后,韩淮君才知道萧奕这里的规矩就是,凡是被他打趴下的,全都得认老大!

韩淮君在被扒光挂墙头,和认老大之间,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选择了后者。

那声“大哥”一出口,从此就奠定了这个事实。

“小君啊。”萧奕那副没正经的样子,让韩淮君看得非常刺眼,“你今日的差事都做完了?”

“我休沐。”

萧奕惊了,“为什么你有休沐,我没有?!”要是他早知道今日休沐的话,一大早就跑去找臭丫头了,还用得着耽搁掉这么多时间!

韩淮君不想理他了,别以为自己不知道,这五城兵马司和骁骑宫的休沐是同一日,这得是平日里有多混日子,才会连今日休沐都不知道!不对,他都不知道今日休沐居然没去五城兵马司反而还跑来了这里?

他居然还好意思指责自己没有去办差?

韩淮君头有点痛,自己这是认了一个什么老大啊!早知道那天就不去挑战了……

“算了!”这时,就听萧奕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大哥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计较,明日那件差事,就交给你去做好了。”

韩淮君傻了眼,随即便恼羞成怒了,“这些日子你丢给我的差事还少吗?”说到这里,他又想起了什么,干巴巴地补了一个尊称,“……大哥。”

萧奕理所当然地说道:“就这么决定了!”

“……”

原玉怡在一旁听得有趣极了,笑着问道:“君堂哥,你们最近的差事很多吗?”

“不少。”为了不让自己被气晕,韩淮君很明智的没有去理萧奕,而是说道,“燕王谋逆一案牵连甚广,再加上最近西戎那边也不太平,据说西戎已经打到飞霞山了,我大裕节节败退。当年官如焰将军镇守西境时,这西戎哪敢如此嚣张!只可惜……”说到这里,他不由叹了一口气。

在场众人都不禁扼腕叹息。

眼看着气氛有些沉寂,身为主人的傅云雁忙开口转移话题道:“……刚刚我们还说好了要比箭的,反正阿玥也到了,又加一个奕哥哥,正好能分为四组。阿玥,你说呢?”

“好啊。”南宫玥笑脸盈盈地应了下来,即然连她都应了,萧奕自然也不会反对,于是就这样决定了。

原玉怡兴致勃勃地把在一旁悠然喝茶的云城长公主拉了过来作裁判,并宣布了比赛规则:“刚刚阿玥和奕哥哥不在,我就重新再说一遍规则,我们一共八个人,抽签后两人为一小组进行比试,小组中胜者则晋级进入下一轮的比试,然后一直比出优胜者!”

“这样倒是不错。”云城在一旁笑着说道,“本宫前几日得了一张灵逍弓,这次谁若赢了,这弓就归谁了!”

灵逍弓乃是颇富盛名的宝弓之一,虽并未列入当世名弓,但也是制弓宗师墨子恒早年的作品之一,云城能得到它也是机缘巧合,可她一个公主,拿在手里也没什么用,就索性拿来作了彩头,反正在这里都是她的子侄,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一听这彩头,在场众人皆是眼睛一亮,不由对一会儿的比赛更加兴致勃勃起来。

一番抽签后,分成了四组:韩淮君和傅云鹤,傅云雁和南宫昕,萧奕和原玉怡,最后一组则是南宫玥和原令柏。

第一组韩淮君和傅云鹤干脆利落地上场了,一左一右地站开,各自开弓。

“嗖!嗖!”

两箭锐气逼人地脱弦而出,同时朝箭靶射去。

韩淮君、傅云鹤两人的骑射功夫都相当不错,率先来了一个开门红,双方都是一箭直中靶心,丫鬟立刻给记了十分。

这第一组显然是非常有看头的,众人皆是聚精会神,也包括南宫玥。虽然南宫玥箭术实在上不了台面,但也不妨碍她欣赏他们俩的表现。文与武看似迥然不同,但一旦做到极致,无论是写字还是射箭,画画还是舞剑……都有着独特的美感。

唯有萧奕心不在焉,目光灼灼地盯着原令柏的后背。

去年春猎,萧奕曾亲手指点过南宫玥的箭术,她的箭术说好听点就是堪堪入门,说难听点就是惨不忍睹,怎么可能比得过身为男儿又从小就学习骑射的原令柏呢?

不行,他得帮臭丫头一把才行!萧奕心中打定了主意,而被他盯上的原令柏则打了一个激灵,心里怀疑自己是不是受了风寒,怎么好像有种不详的预感呢……

第一组韩淮君和傅云鹤的十箭已经射完了,韩淮君十箭都正中靶心,得了百分,而傅云鹤其中一箭偏了一些,得了九十八分,也就是说韩淮君晋级。

第二组是傅云雁和南宫昕,这一场毫无悬念,傅云雁虽然是女儿身,但从小就不爱女红爱骑射,在祖母咏阳指导下颇下过一番苦功夫,连续十箭皆中靶心。

而南宫昕直到最近才在南宫穆的指导下开始学习骑射,每箭都能射中靶子,已经是相当不错。不过他虽然惨败,却丝毫不难过,还大力地为傅云雁鼓掌,眼睛闪闪发光的说道:“六娘,你实在是太厉害了!一定要教教我吧!我练了好几个月,虽然能射中靶子,但是老是射不中靶心……”

傅云雁一说起射箭也是来劲,两人滔滔不绝地到一旁讨论起来,根本就没人在意丫鬟报的结果。

第三组是萧奕和原玉怡,这一组也是没有一点悬念,比赛开始前,原玉怡就知道自己输定了。不过射箭本来就不是她的强项,她的性格也不算争强好胜,心想着只要表现出自己最好的状态就好,因此也没去在意萧奕射得如何,只管随着丫鬟的口令一箭箭地射出……

结果毫无疑问,自然是萧奕胜出晋级。

最后一组就到了南宫玥和原令柏。原令柏早就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一见萧奕和妹妹原玉怡下场,就迫不及待地上前,可是他的笑容在与萧奕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僵住了,心情跌至谷底。

萧奕刚刚用旁人听不到的声音给了三个字:“不许赢!”

原令柏呆了片刻后,才算明白过来,这一切只怪自己的手气太差!居然抽中和未来大嫂一组,这不是存心找抽吗?

唉。

哀叹的同时,原令柏已经站在场上,精神萎靡地拿起了弓箭。

南宫玥是看也没看原令柏,心里默默想着射箭的流程,规规矩矩地站位,搭箭,扣弦,预拉,开弓,然后瞄准……

看到这里,观战的众人已是暗道不妙。这些人除南宫昕外,个个都是从小学习骑射的,只凭这起手的姿势,已经可以大致判断一个人的箭术,像南宫玥这样的水平,顶多只能算是入门级,跟原令柏相比,已经是婴儿和一个武林高手的差别。

果然——

南宫玥扣弦的右手三指张开,长箭脱弦而出,有气无力地飞了出去,就连一旁百合百卉这两个丫鬟都不忍去看,一瞬间,她们俩真是恨不得上场去替自家姑娘。

那支箭最终险之又险地射到了靶上,但已经是最外面的那一圈了。

“妹妹,太好了!”南宫昕热烈地为南宫玥鼓起掌来,“你射中了!”

傅云雁不由看了南宫昕一眼,心想:听阿昕的口气,莫不是阿玥能够射到靶子就已经很难得了?不会吧……

当裁判的丫鬟很快汇报第一箭的结果:“原二公子,二分。”

这个成绩吓了众人一跳,他们刚刚只注意南宫玥射得如何,倒是没人关注原令柏,没想到箭术不错的他竟不小心失误了。

“摇光郡主,”那丫鬟在零分和一分间纠结了一下,最后想着还是给摇光郡主一点面子,飞快地说道,“一分。”

就这样,自己居然还是赢了?!原令柏无奈地看了南宫玥一眼,第一次发现原来想要输是一件如此不容易的事。他暗暗地叹了口气,紧张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萧奕,试图用眼神向“亲爱”的大哥表示,他绝对绝对没有要赢摇光郡主的意思,刚才的那一箭真的真的只是意外而已!

“第二箭!准备!”

丫鬟开始报口令,两人忙又搭好了箭。

南宫玥深吸一口气,想着以前萧奕教她的诀窍,挺直背,肩肘手要连成一条直线了,眼睛看着目标,然后……

她自觉各项已经都做到位了,可是待箭飞出后,仍然是虚软无力,甚至比第一箭还不如,脱靶了。

最后第二箭的结果是原令柏一分,南宫玥零分。

一瞬间,原令柏几乎要哭了,输怎么就这么难啊!他甚至有那么一刹那怀疑摇光郡主是不是在故意整他啊!原令柏又一次飞快地看了萧奕一眼,拼命用眼神来表忠心:他一定会努力输得漂漂亮亮的!

第三箭,第四箭,第五箭……

接下来,原令柏的表现越来越差,一会儿脱靶,一会儿射错靶,就算是偶尔一两次射中靶子,也就是得了一分或两分。

这别的组是在比谁的分多,而到了这组,竟像是在比谁失分的方式更离奇!更离谱!

可就算是如此,原令柏还是悲伤地发现自己依旧领先了摇光郡主两分。也就是说,哪怕他接下来的最后两箭都脱靶,也必须是南宫玥好歹要能得两分,才能打个平手。

很显然,以南宫玥“高超”的箭术,这一切还是未知之数!

原令柏只觉得心跳砰砰地加快,在耳边一声比一声响亮,他第一次发现原来他是一个在关键场合会紧张到手心出汗的人。

“嗖!”

云城在原令柏射出第九箭,终于忍不住皱眉低语:“柏哥儿是怎么回事?他的箭术不是挺不错的吗?怎么今日发挥如此失常?”

在一旁侍候着的吴嬷嬷倒是若有所思,小声在云城耳边提醒道:“殿下,您说会不会是和摇光郡主有关?”

云城一头雾水地瞥了吴嬷嬷一眼,吴嬷嬷忙含蓄地又说道:“殿下还记不记得,每次驸马爷和殿下比马的时候,也总输给殿下……”这原驸马也是武将世家出身,骑术又怎么可能会不如云城,只不过是情之所至,小意讨好才故意输的。

想到年轻时的甜蜜,云城的眸光亮了一亮,也觉得吴嬷嬷所说似乎有些道理。她一边想,一边朝南宫玥和原令柏看去。

这时,他们那一组的比赛终于结束了。原令柏以微弱的一分优势终于还是赢了南宫玥。

当结果报出来的那一刻,南宫玥终于松了一口气,心想:总算是比完了。

而原令柏简直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完全不敢再去看萧奕,只能殷勤灿烂地对着南宫玥笑着拱手道:“郡主,真是承让承让!”心里希望南宫玥看在他态度如此之好的份上能帮他对大哥美言几句。

“承让!”南宫玥也应景地拱手,心里是有些心有戚戚焉的,能把他们两个箭术这么差的正好抽到一个组,也算是运气了。

云城细细地打量着南宫玥和原令柏,注意两人的一言一行。

这一观察,发现果然如此,次子原令柏对南宫玥的态度竟是无比的殷勤,从笑容到言语再到举止,无一不透着讨好之意。正所谓“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原令柏定是对南宫玥有意,所以才会如此!

真是岁月如梭,这么快柏哥儿就长大了,到了要娶亲的年纪了!云城眉眼含笑,既是感慨,又是激动,越看越觉得两人是郎才女貌,般配极了。

在云城心中,南宫玥若是能当她的次媳,她是非常满意的,只是……

她仔细观察了南宫玥的举止,优雅得体,不亲不疏,分明是对原令柏与常人无异。

那可怎么办?

云城微微蹙眉,心想:玥姐儿毕竟还没满十二岁,定是还没有开窍。只是一家有女百家求,更何况是玥姐儿这么好的姑娘。

想着云城不禁看向了傅云鹤,突然觉得他好像也一向对南宫玥和南宫昕挺殷勤的。

莫不是鹤哥儿也和柏哥儿怀着一样的心思?

这可不妙!咏阳姑母一向当机立断,行动果决,若是让她先开口把亲事定下来,那自家的柏哥儿岂不是没指望了?

自己得想办法帮帮儿子才行,可不能输给了鹤哥儿。

云城心念一转,就想到了一个主意,也许她可以将今年的芳筵会提前……

云城眼中眸光一闪,越想越觉得此计甚好,嘴角微微勾起,心想:柏哥儿,你以后就知道娘对你有多好了!

------题外话------

原令柏:急问!有个专职坑儿的亲娘怎么破?在线等!(T﹏T)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