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大归/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上,明媚的阳光洒进南宫雲的院子,透过树木的缝隙,洒下一地的碎金子。

屋子里,主位上的南宫雲眉头微蹙地看着一个着雪青色褙子高颧骨的妇人抬头挺胸地走了进来。白慕筱坐在南宫雲右侧的圈椅上,面沉如水。

“大夫人,奴婢是奉老夫人之命特意前来传话的。”那妇人屈膝行礼后,腰杆笔直地站在屋中,神色中透着几分倨傲,“是这么一回事,老夫人说,最近几年府中添丁增口的,几位姑娘又都渐渐大了,府里院子实在是不够住。想劳烦大夫人动一动,搬去和大姑娘一起住。老夫人的意思是,反正长房也就只剩下大夫人和大姑娘了,你们母女俩住在一起,以后聊天说话也好有个伴。”

“这是我的院子,我不搬。”南宫雲心中嗖地升起一团火来,居然明目张胆地想要收走她的院子!婆母这回实在是太过分了!

“搬不搬可由不得夫人的性子来,这是老夫人的意思。还有请夫人搬的时候注意了……”姚妈妈冷冷地警告道,“若不是夫人的东西,还请不要搬错了,不然奴婢不好向老夫人交待。”

一旁的胡嬷嬷气得脸色发青,指着姚妈妈道:“狗奴才,瞎了你的狗眼。当初我家夫人嫁进来之时,这院里的东西哪一样不是从南宫府搬来的,有哪样东西不是我们夫人的?就连这个院子都是当初我们南宫府派人前来修缮的,一瓦一砖,院子格局那都是照着我们家夫人出阁前建的。”说到这,胡嬷嬷轻蔑地看着姚妈妈,“说句不好听的,这新房啊,就是我们南宫府出的钱。要我们夫人搬,好啊,拿钱买吧。”

姚妈妈被说得脸红脖子粗。她是府里的老人了,这事她也是知道的。

当初南宫府要求新房院子按南宫雲出阁前的院子扩大修建,老夫人周氏却是不愿,她可不只一个儿子,长子娶媳若是这样做了,那底下的是不是也要有样学样!那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周氏不愿意,但最终却是细胳膊拧不过大腿,同意南宫府自己出人出钱修建。

周氏虽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意了,可是心里却也是一真堵着一口气,一口气一堵也就都堵到了现在。

南宫雲强压下怒气:“说完了可以走了。”

姚妈妈却是抬起了下巴:“大夫人先别忙着赶奴婢走呀,奴婢的话还没说完呢。”

南宫雲冷冷地看着姚妈妈。

姚妈妈皮笑肉不笑地道:“老夫人还说了,家里最近实在困难,开支紧张,要节俭些过日子了。可不能再像以前大夫人管家时那样的大手大脚了……”

南宫雲气得浑身发抖,居然嫌她管家的时候大手大脚。

“老夫人的意思是,各房的份例都要减,而大夫人和大姑娘以后两人可以一起用膳,就先三菜一汤吧,还有大夫人和大姑娘反正也正守着孝,也不用出门做客什么的,这一季的新衣就暂时免了吧。等府里度过难关再议。”

南宫雲闻言气得肝都疼了。再议,那要议到什么时候,弄到后来,说不定以后每季的新衣就都没她们的份了。

白慕筱的眼中闪过一丝锐芒,心道:白府也真是欺人太甚,居然敢公然在吃穿用度上克扣她们。真当她们是软柿子好随意拿捏吗?

胡嬷嬷既心疼又愤怒地拔高嗓门道:“从前夫人和姑娘都是五菜一汤,就算是真要减份例,也不能减少到了两人只有一份三菜一汤,这哪里够?岂不是要饿着夫人姑娘了吗?”

姚妈妈抬了抬眼皮道:“瞧胡嬷嬷说的,这哪里就会饿着大夫人、大姑娘了。从前大夫人、大姑娘吃五菜一汤的时候,可次次都会剩下至少一半的饭菜呢,如今这两人三菜一汤岂不是刚好,也免得浪费了,便宜了别人……”

“胡嬷嬷,”白慕筱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目光凛然,“掌嘴!”

白慕筱话音一落,胡嬷嬷就迫不及待地冲走到了姚妈妈面前,出手利落地“啪啪”两巴掌扇了过去。

那清脆的掌掴声在屋里响亮极了,屋里的两个丫鬟都紧张得大气不敢喘一下。

姚妈妈则被打懵了,直到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这才反应过来。她不敢相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咧嘴“嘶”了一声。她目光怨毒地看向了白慕筱,手指颤抖地指着她道:“你……”只不过是一个丧父女,又没有兄弟撑腰,母亲又失了管家权,居然就敢对她老夫人身边得力的管事妈妈动手。

“什么你啊,我的……今日就教教你什么叫长幼尊卑。”白慕筱犹如寒星般冷冽的眼眸看着姚妈妈,又吩咐道,“胡嬷嬷继续!今日我就要教训一下这不懂规矩的刁奴!”

姚妈妈第一次被打那是没有防备,这次哪里肯依,自然是要躲的,嘴里还道:“大姑娘,奴婢可是老夫人身边的人,你……”

话还没说完,就听白慕筱厉声道:“给我捉住她,重重地打。”

屋里屋外的下人都是南宫雲的心腹,一听自然是齐声应了,两个婆子一左一右地捉住了姚妈妈。

姚妈妈像是砧板上的鱼似的动弹不得,只能任人宰割,外强中干地威胁道:“你们敢……”

胡嬷嬷冷笑了一声,“啪啪”两声,又是两巴掌甩在了姚妈妈的脸上,打得她嘴角都流了血。

白慕筱看着姚妈妈慢条斯理地道:“姚妈妈,祖母让你来,只是让你来传话的,可不是让你奴大欺主的。一来就在院子里大呼小叫,难道你在祖母的院子里也是这样当的差,这样的没规没矩……”

姚妈妈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祖母让你传话,你把话带到就行了,谁给你的胆子对着主子评头论足的!”白慕筱疾言厉色地道。

姚妈妈的身体抖得像秋风中的落叶似的。那些话自然不是老夫人的意思。

白慕筱面上露出了一丝冷艳至极的笑,吩咐道:“堵上嘴,给我扔出院子去。”

胡嬷嬷应了一声,随手拿起一块抹布就堵上了姚妈妈的嘴,然后亲自带人架着姚妈妈出了屋子,像扔垃圾似的把姚妈妈扔出了院子。

南宫雲有些愣住了,她总觉着自己的筱姐儿自从上次落水后就变得有些不太一样,若是以前,筱姐儿只会委屈的掉眼泪,哪像现在……倒底是让这白家给欺负的狠了!南宫雲愤愤不平之余,又有些欣慰,觉得女儿终于长大了,会维护自己这个做娘的了。

不过,这白家着实欺人太甚!

想到这里,南宫雲不禁愤愤地说道:“还真是睁着眼说瞎话,我又不是没管过家,府里什么情形,哪里会不知道,公中哪里会没有银子,只不过现在没有我的嫁妆补贴,吃穿上没有以前精细了罢了。哪里就到了要两人只能三菜一汤的地步。”

说到这里,她目露讥讽,“老夫人故意派人闹这么一场,分明是想要我再出银子。想要我的银子,却还把架子摆得那么高,不用说一定是那个俞氏给出的主意!”南宫雲越想越气,恨恨地道,“想要我的嫁妆,没门!”

她叹了口气,对白慕筱一脸怜惜地道:“筱姐儿,白家现在这样的情况,将来是不会给你好好置办嫁妆了。不过你不用担心,娘的嫁妆以后都是要留给你的,一定会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的。”

“谢谢娘……”白慕筱感动地看着南宫雲,“娘的嫁妆,还是自己留着傍身吧,女儿已经长大了会自己赚银子的。”

南宫雲既好笑又觉得贴心地搂着白慕筱道:“傻孩子,哪有女儿家自己赚嫁妆的道理,你的嫁妆自然是由娘来准备的。”

“可是我听说,玥表姐自己开了铺子了。”白慕筱道。

南宫雲眼中透出几分轻蔑,说道:“她哪里会开什么铺子,管事都是家里人给她准备好的。铺子自由别人管着,她最多也就查查帐,世家女哪个不会管家看帐。她不过是会几个养颜方子罢了。”

“可是这样,也是很了不起了。”

“筱姐儿,你不用羡慕她。”南宫雲慈爱地道,“若是由你来,一定比她做的更好。”

“那是自然。”白慕筱自信地笑了,“凭我的本事,当然会做到最好。”

“娘相信你,不过现在你在孝期,府里又有些不省心地盯着,不然的话,娘也给你两铺子,把你那玥表姐比下去。”说着南宫雲叹了一口气,“可是现在你祖母和你二婶却是盯着我的嫁妆不放,也不知道接下来她们又会使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来逼迫我们母女。”

白慕筱连忙安慰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没淹,总会有法子。娘,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顿了顿她又道,“不过娘,在这白府,我们势单力孤的,最好还是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为好。”

南宫雲拧眉深思:“筱姐儿,你说的不错,只是……”她不由面露苦色。虽然娘家比白家显贵,可是也不能事事都依靠娘家,再说这远水也解不了近火。

“女儿以为,最好的法子就是搬出白府。”

南宫雲震惊地看着她,很快地摇了摇头道:“筱姐儿,这个法子听着是不错,但是如果这样搬离白府,对你很不利。你已经没了父亲,若是再离开白府,你就不好说亲了。”她的筱姐儿如此优秀,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为此被耽误了亲事!

“可是娘,依白家现在的情况,你觉得等女儿出了孝就能找到好人家?”白慕筱的嘴角扬起讥讽的笑,“她们是冲着娘的嫁妆来的,从娘手里抢不到,势必会从女儿身上下手。”

南宫雲眸色一沉,明白了白慕筱的言下之意。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老夫人周氏并非对女儿的亲事没有任何权力,若是周氏和俞氏随意给女儿找户人家定下,两家联手,那女儿的一切还不就掌握在她们手中!

想到这里,南宫雲就是一阵心惊胆颤,也不知是在安慰她,还是在安慰自己,说道:“筱姐儿,你现在还在孝期,她们一时也动不了你。你的亲事,娘会放在心上的,只要孝期一过,娘就给你找门好亲事。”

娘还是太天真了点。白慕筱心里暗暗摇头,直接点明:“再好的亲事,她们有的是法子给搅黄了,结果还是一样。”

南宫雲沉默了下来。白慕筱顾虑的没错,要结一门好亲不易,可是要毁一门亲,却有的是法子。

见南宫雲若有所思,白慕筱沉声道:“所以现在最好的法子就是离开白府,娘,以我们现在的情形,要怎样才能分家单过?”

南宫雲摇了摇头:“你爹已去世,想要分家,那是不可能的。除非……”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除非大归回南宫府,但……”

话还没说完,就只听外面传来了石榴的禀报声:“夫人,姑娘,二夫人来了。”

俞氏来干什么?南宫雲皱了皱眉,道:“请二夫人进来吧。”

不一会儿,白府二夫人俞氏面带微笑地走了进来。

待三人见过礼之后,俞氏就坐在红木圈椅上,对南宫雲道:“我今儿来,有一事要同大嫂说说。”

南宫雲喝了口茶,却是没说话。

俞氏面上闪过一丝不悦,也不卖关子,开门见山地道:“大嫂,筱姐儿眼看着年纪也不小了,该说亲了。我这里有户好人家,是我那娘家侄儿铭哥儿,我想着等筱姐儿出孝后就直接出嫁吧。”

南宫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筱姐儿说俞氏也许会插手她的亲事,自己还有几分怀疑,没想到俞氏这贱人真的如此厚颜,居然敢在孝期议亲!

“我不同意。”南宫雲对着俞氏怒目而视。别以为她不知道,俞氏的那侄子俞铭小小年纪就吃喝嫖赌,屋里的通房都有好几个了,这样的人俞氏居然还好意思介绍给自己的筱姐儿。

俞氏用帕子掩了掩嘴角,眼底露出一丝讥讽,道:“这可由不得大嫂了,我已经跟母亲禀报过了。母亲已经点头应了,就等筱姐儿出孝。”说到这里,她眼底是嘲讽更浓,“母亲说了,筱姐儿的亲事她就做主了,谁也管不着。她嫁自己的孙女,就算是南宫府来人也无话可说。”

南宫雲听得怒火中烧,浑身气得微微发抖。

“啪”的一声,屋子响起了一声脆响,白慕筱手中的杯子正好砸到了俞氏跟前,茶水飞溅,吓了俞氏一跳。

“筱姐儿,你竟然与长辈无礼!”俞氏气得拍案而起,却见白慕筱面无表情地说道:“二婶,我手滑了一下,都是我的不是。”

俞氏横眉冷竖地教训道:“筱姐儿要好好学学规矩了,这要是以后嫁到俞家……”

“二婶越俎代庖插手隔房侄女的婚事,倒是学得好规矩。”白慕筱似笑非笑地看着俞氏,“二婶也不怕传扬出去,毁了几个妹妹的名声。”几个妹妹自然是包括了俞氏之女白慕妍。

俞氏恼羞成怒地盯着白慕筱,怒道:“做晚辈的,居然敢随意指摘长辈,谁教你的规矩。”

白慕筱根本不理会俞氏,转头对南宫雲道:“娘,二婶是白府的当家主母,却是如此的不守规矩,您还在呢,居然就敢随意作主我的婚事。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以为这白府都是这样的人呢,将来出门做客,哪里还抬得起头来。”

俞氏气得额头青筋凸起。

“她不顾妍姐儿的名声,我们却是要顾着自个儿的名声。”白慕筱重重地握了握南宫雲的手,“娘,这白府是不能再呆下去,让女儿随您大归吧。”白慕筱的嘴角在俞氏看不到的角度微勾,也许这一次她还敢感激她这个二婶呢!

大归!?

俞氏一时傻眼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白慕筱她竟然说要让南宫雲大归?这大归是能随便说的吗?

南宫雲又犹豫了一下,终于深吸一口气,果断地说道:“筱姐儿,娘听你的。”跟着吩咐胡嬷嬷,“胡嬷嬷,麻烦你去一趟南宫府,将此事禀告我母亲!”

“是,夫人!”胡嬷嬷不客气地推开俞氏走出了院门,俞氏一个趔趄,摔坐在圈椅上,有些懵了。

胡嬷嬷坐着马车匆匆地赶往南宫府,一到荣安堂,就是扑通一声跪在冷硬的地面上,把今日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然后一边抹泪,一边道:“老夫人,这白府实在是太过分了!再这么下去,夫人和姑娘恐怕是被他们欺负死了!”

苏氏闻言差点没拍案而起,白家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上一次给姑爷过继孩子没通知南宫府,筱姐儿还无故被人推落水中;这一次,更过分,不但想克扣女儿和筱姐儿的吃穿用度,竟然还想把筱姐儿嫁给如此的败类!只是,大归……

想到大归,连苏氏都是一阵犹豫,这南宫府的女儿大归,说不出去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可是她又怎么能眼睁睁地任由白府如此对待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

罢了罢了!

苏氏深吸一口气,终于吩咐道:“王嬷嬷,你随我一起去一趟白府。”跟着又说道,“冬儿,你去把二夫人,三夫人和四夫人叫来。”

“是,老夫人!”冬儿匆匆下去给几位夫人传话,王嬷嬷则去安排出行的马车事宜。

“奴婢代夫人和姑娘谢过老夫人!”胡嬷嬷感激地磕了一个头。她本来也怕苏氏反对南宫雲大归的事,没想到苏氏这么快就拿了决定。

苏氏换了一身石青色织银丝牡丹团花褙子,姜黄色综裙,梳的整整齐齐的圆髻上插了一支碧玉钗,便在闻讯而来的林氏和黄氏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两辆马车一路驶进了白府,随后便被迎到了白老夫人周氏的院子。

此时,南宫雲、白慕筱和俞氏早已经闹到了周氏那里,还在僵持着。周氏心里真是把俞氏给怨上了,不是说这婚事一定妥妥的,怎么现在冒出南宫雲要大归这回事来。

苏氏一出现,南宫雲顿时热泪盈眶,跪倒在苏氏面前:“母亲,女儿不孝,还劳烦您费心费力!”白慕筱也是恭敬地跪在南宫雲身旁,道:“外祖母,筱儿给您请安。”跟着又礼数周到地给林氏、黄氏和顾氏也见了礼。

周氏看着苏氏三人母慈女孝的模样,眸光闪烁了一下,抢了先机对苏氏道:“亲家老夫人,你赶快劝劝雲儿,切莫意气用事!”搞什么大归,这不是徒给人笑柄?

苏氏好一会儿没说话,倒让俞氏的气焰又嚣张了起来,心想:这南宫府以诗书礼仪传家,又怎么可能接受一个大归的女儿!大嫂说到底也是想吓唬自己罢了!

于是,俞氏故意劝道:“是啊,大嫂,你就听母亲一句吧,就算是我给筱姐儿说的亲事你不满意,也可以以后再议……”

“二婶婶,你是筱儿的长辈,筱儿本不该出言不逊,”白慕筱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筱儿还在父亲守孝,可是二婶您满口亲事什么的,到底置先父于何地!”

苏氏若有所思地朝白慕筱看去,终于缓缓开口问:“雲儿,你可是想好了?”

苏氏这话一出口,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周氏和俞氏心里更是咯噔一沉,难不成苏氏还真的同意南宫雲大归!这南宫雲一旦大归,这当初嫁到白府时带来的嫁妆那可是要如数再带回去的……一想到原本已经到了自己手边的大把银子,周氏和俞氏就心痛不已。

不行!自己决不能让这银子就这么飞走了!俞氏狠下心,略带威胁地说道:“大嫂,您还是想清楚点好!您非要大归,我和母亲也不好非做恶人拦着您,可是筱姐儿是我们白家的子嗣……”言下之意是,南宫雲可以走,但是白慕筱却必须留下!

南宫雲顿时脸色一白,女儿是她心头一块肉,她又如何能把女儿留在白家这个狼窝里!

苏氏在南宫雲和白慕筱之间来回看了看,眼睛闭了闭,似乎做了某种决定,果断地说道:“筱姐儿必须跟着雲儿……”

俞氏正想说什么,就被苏氏一个眼刀慑得把话又咽了回去。

苏氏继续道:“雲儿一半的嫁妆就留在白府!”这一句连黄氏都听得双目一瞠,当年南宫雲出嫁十里红妆,这一半的嫁妆,那该有多少银子啊!黄氏古怪地看着南宫雲,也不知道该为她心痛,还是幸灾乐祸的好。

“娘!”南宫雲惊呼一声,实在不想便宜白家,可是白慕筱立刻拉了拉南宫雲的衣袖,心想:用一半嫁妆就能甩掉白家这条水蛭,太值得了!不就是点银子吗?银子可以以后再赚!

周氏和俞氏都是欣喜若狂,心里只觉得少养白慕筱这个赔钱货,却能得到南宫雲一半的嫁妆,这笔买卖实在是太划算了!

双方一说即合!

既然两家已经撕破脸,闹到这地步,南宫雲和白慕筱是一天也不想在白府呆下去,立刻命人去收拾东西,打算在两位老夫人跟前当场就清算好嫁妆,签字画押,也免得以后再起争端。

双方约定隔日便去官府备案,当天,南宫雲与白慕筱就带着所有的家当随着苏氏等人回到了南宫府,大姑奶奶与表姑娘大归的消息几乎是弹指间就传遍了阖府,也在府中激起了一丝涟漪。

一回府,林氏就立刻派人匆匆收拾了南宫雲未出阁前的院子——月桂院。

虽然月桂院一直定期有人打扫,但真要住人,还是需要仔细打扫一番,一个多时辰后,堂屋和卧房总算是勉强先收拾好了。

之后,胡嬷嬷就带着几个下人开始收拾南宫雲带来的东西,一一入库。

而南宫雲则拉着白慕筱在房里一阵唏嘘,“倒没想到,你二舅母现在居然会这么风光,自己做了这当家夫人不说,连女儿都成了郡主。”虽然南宫雲在白府时就已经通过南宫府中的眼线得知如今二嫂当家,可是真的到了南宫府,才知道一切真的已经是今时不同往日。

“说起这事,大舅母也太心急了一点,眼光也实在是浅薄了。”白慕筱摇了摇头,觉得赵氏真是急功近利,眼皮子浅。赵氏本来是长房宗妇,当家主母,却因一桩亲事,落得个这样的结局。照自己看,那柳青云也并非没有前程,一旦柳青云春闱得中,未必不能“一朝直上青云路,锦衣还眉扬气吐”!

南宫雲想到了什么,倒有几分忧心:“筱姐儿,我同你二舅母关系并不好,再加上当初昕哥儿落水一事……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暗中对我母女俩下绊子。”

“娘,你这就放宽心吧。”白慕筱笑着安慰道,“据我观察,二舅母不是这种会在背后施阴招的人,说起为人处事,倒是二舅母要比大舅母来得光明磊落,温柔娴静。”林氏这种人伸手不打笑脸人,再好应付不过!

南宫雲想了想道:“你说的也有道理。说起来为人,你二舅母是要比你大舅母忠厚许多。”

“娘能这么想就对了,离开了白府那个虎狼窝,我们的日子一定会过得越来越好。”白慕筱又道,眉眼仿佛发着光一般,神采奕奕。

“哎,可惜了我那一半的嫁妆,白白便宜了那些个白眼狼。”想到自己少了一半的嫁妆,南宫雲还是气不顺。

“娘不用觉得可惜,给的大多都是些个死物,最多也就只能卖了换银子而已。”白慕筱冷笑着道,“白府那些个不懂经营的蠢货,给她们再好的东西也守不住。”若是有眼光,懂得经营,哪里会像乌鸡眼似的盯着南宫雲的嫁妆不放。

听白慕筱这么一说,南宫雲也深以为然,眉头舒展了些。她们的日子总能越过越好的。

“娘,反正我现在已经随着你大归了,按规矩,我也快要除服出孝了。不如让我帮你打点铺子。帮你把那一半嫁妆给赚回来。”白慕筱旧事重提,一脸期待地看着南宫雲。这其实也是她支持南宫雲大归的原因之一,一直窝在白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如何能为自己挣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下!

南宫雲迟疑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嗯,你若是想,娘当时就给你个铺子,先试试手。”

白慕筱闻言喜形于色:“谢谢娘,娘你放心,我一定会比三表姐做更好的。不会让你失望的。”她的眼中闪过勃勃的野心。

母女俩正说着话,丫鬟突然来报,荣安堂的章嬷嬷来了。章嬷嬷虽然不如王嬷嬷受苏氏器重,但也是苏氏身边的老人,南宫雲自然是命下人立刻将她请进屋来。

章嬷嬷福了福身,就含笑着说道:“大姑奶奶,表姑娘,老夫人请你们过去荣安堂。”

白慕筱见章嬷嬷眉眼之间掩不住喜意,那嘴角的笑容更非客套,心中一动,便问道:“王嬷嬷,府中莫非是有喜事?”

“确实是喜事,而且是双喜临门。”章嬷嬷笑容更深,眼角的皱纹也更明显了,“刚刚得了喜报,大少爷中了解元,二少爷也是童生试的第五名呢。”

白慕筱眸色一沉,心道:母亲不是说昕表哥摔坏了脑袋,是个傻子吗?怎么就过了童生试?

白慕筱还只是心里想想,而南宫雲则是直接脱口而出:“昕哥儿?昕哥儿不是个傻子吗?”闻言,白慕筱心中有些无奈,母亲毕竟还是太直肠子了,虽然母亲是南宫府的嫡长女,可是如今毕竟是守寡大归之人,还是应该处处小心谨慎的好。

章嬷嬷仿佛是根本没注意到南宫雲的失言,若无其事地笑道:“二少爷只是晚开窍罢了,如今是越来越好了,连皇上都赞誉有加,今日还赐了好些东西,据说还有几幅孤品的字画!”连着府中的下人都因此受惠。

章嬷嬷心里感慨不已,近两年来,二少爷确实是越来越机灵,就连君子六艺都有模有样地学起来,听浅云院的丫鬟说,最近已经开始在二老爷的指导下读起四书五经了,看来这二夫人和二少爷都是有后福之人啊!

南宫雲越听越惊讶,居然连皇帝都知道南宫昕这个傻子?这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她本来对这个傻侄子毫不在意,因此,哪怕她在这府里有眼线,也丝毫不知道南宫昕已经有了这个的造化。

“章嬷嬷,这……”

南宫雲还想再问,但白慕筱眼明手快地拉了拉母亲的袖子,然后自然地接过她的话道:“章嬷嬷,真是劳烦你特意来传话,我与母亲这就随你去。”

待南宫雲母女抵达荣安堂的时候,南宫府四房的人大都聚集在东次间,这二月的天,乍暖还寒,东次间里仍烧着暖烘烘的炭火,一进屋,只觉得暖意融融。

一眼看去,每个人都是喜气洋洋,与有荣焉。南宫琤都有些坐不住了,心里是迫不及待地想去见兄长,只可惜今日的主角之一南宫晟还在国子监未归。

“雲儿,筱姐儿,你们来了!”苏氏一见南宫雲母女,忙把她们唤到身边,把那喜讯又说了一遍。苏氏几乎是乐得合不拢嘴,到现在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这长孙中了解元是意料之中的惊喜,但次孙能中童生试的第五名,那就是意料之外的……

这一日之中,两个孙子都得中,确实是双喜临门啊!

“真是恭喜昕表哥,恭喜二舅母了!”白慕筱笑着恭贺道。这一刻,白慕筱已经迅速地审时度势,意识到今日不同往日,如今二房蒸蒸日上,她以后必须要让母亲注意对二房的态度才行。

“同喜同喜!”林氏高兴坏了,拉着南宫昕的手是五味交杂,几乎要怀疑这是一场美梦。这些日子来,她确实知道儿子在渐渐好转,光是那样,已经足够让林氏欣喜不已了……没想到儿子竟然还能中童生!

童生虽然还不算什么正经的功名,却已经是科举的第一步,以后南宫昕就有资格考秀才,甚至是更进一步……以后谁还敢说她儿子是傻子!

想到这里,林氏的眼眶中泛着晶莹的泪花,一旁的南宫玥忙拿出帕子,动作轻柔地为母亲拭去眼角的泪花。

至于三房的黄氏和南宫琳已经是瞠目结舌了。南宫昕这个傻子居然真中了,不是倒数第五,而是顺数第五?

母女俩张大了嘴,半天没合上,看着林氏三人喜笑盈盈的样子,心里有些酸溜溜的。

黄氏母女俩的小心思此刻根本无人在意,苏氏在缓过来后,忙对王嬷嬷道:“好,好,这是喜事,今日人人有赏!”

老夫人一句话下,府中的下人今日每人都多了一个银裸子。

林氏又赏了前来报喜的婆子一个一等封红,婆子喜出望外的谢恩后,就退下了。

一时间,屋内热闹得很,连荣安堂中的丫鬟、嬷嬷也纷纷向林氏道贺。

看着众星捧月的林氏三人,黄氏心里酸得直冒泡,可是想到如今林氏当家,也不敢得罪,只得笑眯眯地说道:“真是恭喜二嫂了,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说不好将来昕哥儿还能为你挣一副诰命呢。”

林氏春风满面:“同喜同喜,等将来昊哥儿长大了,也能为三弟妹挣一副诰命的。”

这话黄氏听得很顺心,看着自家机灵活泼的儿子,黄氏心中暗道:说得没错,连南宫昕一个傻子都能中童生,没道理自家的昊哥儿会中不了。将来她的昊哥儿一定能中进士,当一品大员。想到这,黄氏看自家儿子的目光就透着几分期待,心里琢磨着,怎么样才能把自家儿子调教成新一代神童,好为自己扬眉吐气。

南宫昊不由打了个寒颤,还不知道自己地狱式的学习生涯即将开始。

南宫琳等了又等,见苏氏一直没有说起她最关心的话题,终于忍不住开口道:“祖母,听说今日云城长公主府给府里下帖子了?”南宫琳早听到风声说今年的芳筵会可能会提前,因为长公主殿下想在春闱后邀请新科的进士同乐,没想到还真是这样。

南宫雲闻言,顿时眼睛一亮。

苏氏淡淡地看了南宫琳一眼,颔首道:“不错,长公主殿下给府中下了两张芳筵帖。今年的芳筵会提前到了五月初五,而且长公主殿下为了控制人数,规定一张帖子是两个人名额,所以今年府中有四人可以参加芳筵会。”

这四个名额便有些紧张了。

南宫琳正想问自己能不能去的时候,就听南宫雲说道:“母亲,让筱姐儿到三月十四也该除服了,就让她一起去见见世面吧。可怜这孩子随我在白府清苦了这么久。”此时,南宫雲心里倒有几分庆幸了,也许女儿的主意没错,大归南宫府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若是现在还留在白府,女儿恐怕这辈子也别想收到芳筵帖。南宫府毕竟是南宫府,这芳筵帖说是价值千金也不过为,南宫府一下子便得了两张。

苏氏看了看白慕筱,目中闪过一丝怜惜,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南宫琳顿时面如土色。这一共才四个名额,马上要成亲的南宫晟肯定是不去了,南宫琤和南宫玥是一定要去的,若是第三个名额给了白慕筱,那剩下便只有一个名额了。

南宫琳紧张地看向了南宫昕,若是南宫昕一定要去的话,那自己肯定就被挤掉了。若是以前,祖母肯定不是让这二哥哥去,可是现在……

正在这时,她听到南宫玥正问道:“哥哥,你要随我一起去芳筵会吗?原二公子、傅三公子他们应该也会去。”

南宫玥本来还以为南宫昕会兴致勃勃地点头,谁知道他竟然毫不迟疑地摇头道:“不行,我每月初五,十五,二十五,都跟六娘约好了去她家里一起学骑射的。”虽然芳筵会也许很有趣,可是父亲说过男儿便是要信守承诺,更要持之以恒,不可贪玩懈怠。

南宫琳心中一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待众人散去后,唯有林氏被苏氏留在荣安堂里。

“难得昕哥儿有出息了。我也就放心了。”苏氏难得和颜悦色地对林氏道,“今日双喜临门,你挑个日子,好好庆祝庆祝。”

林氏忙笑着应下了:“是,母亲。”她原本想着二房一家子选个日子庆祝一番,既然苏氏打算一起庆祝,林氏也没有异议,大家聚在一起也更热闹。

南宫晟中了解元和南宫昕中了童生第五名的喜讯,不到一个时辰就传遍了府里上上下下。

一样样礼物飞似的送到了浅云院,南宫秦下朝回来之后,送了一块上好松烟墨给了南宫昕;南宫秩和南宫程各送来了一支毛笔和两刀上好的宣纸;连柳青云亲自来了一趟,送了自己旧时用过的书给南宫昕,预祝他下次高中举人。

林氏翻了翻,发现居然写了不少柳青云当时的读书心得,心里十分感动。

得了消息早早归来的南宫穆一脸欣慰地看着南宫昕,眼眶都湿了。

他这个儿子幼时聪明伶俐,却突逢大难,成了痴儿,本以为一辈子就是如此,谁想随着年纪渐长,奇迹竟然降临,昕哥儿的心智渐渐开窍,如今还中了童生……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南宫穆微微垂首,轻轻用衣袖拭泪。片刻后,抬眼道:“若颜,昕哥儿该搬到外院去了……”

林氏先是表情一僵,跟着柔顺地应了:“相公说的是。”昕哥儿都十三岁了,按照年龄,早就该搬到外院去,若非他的心智如五岁的孩子,苏氏又怎么会睁一只闭一眼由着他在内院住着。如今不同了,昕哥儿已经是童生了,再在内院住下去,便为人诟病了。

南宫穆轻叹一口气,将林氏揽入怀中。

虽然妻子现在觉得不舍,但这总归是件喜事,儿子有了出息,日子只会越来越好,以后就连母亲苏氏应该也不能以子嗣为由再难为妻子了。

------题外话------

注:按古孝礼,母亲大归不会影响到子女的孝期。但这是架空,在这个架空的时代里,母亲大归,子女的孝期只需服16个月就可以了,和古礼不同之处,不用深究。

——

这章很肥,我真努力!请支持正版,谢谢!

感谢大家的月票和花花,答谢挪书评去了,因为题外话里总写不下。非常感谢!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