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赐婚/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在凤鸾宫前下了肩舆,一个眼熟的小内侍笑着迎了上来,向她行礼道:“奴才见过摇光郡主。”接着就悄悄提点了一句,“皇上和皇后娘娘都在里面等着郡主呢。”

南宫玥微微颔首,身边的百卉熟练地递了个鼓鼓的荷包给他。

小内侍眉开眼笑地收了,迎着南宫玥进了正殿。

凤鸾宫正殿一如既往的高贵大气,殿角放着几只半人高的白玉花瓶,里面插了几枝娇艳的山茶花,幽幽清香,凝神定气。

皇帝坐在殿上的正位,皇后则坐在他的右侧,南宫玥恭敬地行了跪拜礼,就听皇帝笑道:“玥丫头快快免礼,坐下说话。”

南宫玥谢过,起身坐在了下首。

皇后翘着嘴角,微微笑着说道:“玥丫头,本宫没记错的话,你快到金钗之年了吧?”

南宫玥笑着应道:“玥儿的生辰就在下个月的初六。”

“都快是大姑娘了。”皇后的笑容又盛了一份,问道,“你爹娘膝下就只有你一女,可曾给你许了人家?”

南宫玥心跳得有些快,她稳住心神,有些腼腆地笑道:“回皇后娘娘,娘亲说,玥儿还小,不急,”顿了顿后,一脸不好意思地补充道,“玥儿也想在爹娘身边多呆几年。”

那就是还没有了。皇帝和皇后交换了一个眼神,眼里皆是满意之色。

皇后露出慈爱的笑容,问道:“玥丫头,你觉得萧南王世子萧奕如何?”

事到临头,听到皇后的问话,原本心中有几分忐忑的南宫玥反而轻松、冷静了。虽然她不知道萧奕是如何做到让帝后考虑他们的婚事,但他真的做到了!既然他为他们的未来如此努力,那她,也不能输给他!

“萧世子啊……”南宫玥笑脸盈盈地说道,“上次在芳筵会的时候,就是萧世子帮我一起忽悠西戎使臣的!我们去咏阳大长公主府跑马的时候,总能见到,他挺好的,不会像别人那样瞧不上我哥哥。”

皇后又笑着追问道:“那就是不讨厌了?”

“不讨厌啊。”南宫玥眨眨眼睛,似是有些不解皇后为什么要这么问。

她那副小姑娘的单纯模样让皇后不由的笑了起来,南宫玥在人前一向表现的像小大人似的,没想到今日会露出如此孩子气的一面。

皇后含笑着继续问道:“那若是由皇上和本宫作主,把你许配给镇南王世子萧奕,你可愿意?”

皇后说话的同时,皇帝笑盈盈地看着南宫玥,右手摸着左手大拇指上硕大的碧玉扳指,眼神中带着一丝探究。

“啊?!皇上,皇后娘娘……”南宫玥惊呆了,她张了张嘴,像是才反应过来的样子,苦着脸说道,“可、可不可以不要?”

“为什么?”皇后没料到她会这么说,问道,“你方才不是说不讨萧世子吗?”

“是不讨厌啊,可是、可是南疆太远了!”南宫玥扁了扁嘴,不乐意地说道:“玥儿不想离开王都,见不到皇上,皇后娘娘,父母兄长……”

原来是这样啊!皇后露出了然之色,想想也是,突然让一个小姑娘嫁到那么远的地方,自然是不会乐意的。

皇帝释然一笑,说道:“玥丫头,那若是以后朕一直允许你们在王都长住呢?”

“皇上,您说的是真的吗?”南宫玥微抬着素白小脸,目光灼灼地看着皇帝。

皇帝故意板着脸说道:“朕说的话什么时候不作数了?”眼里却满是笑意。

南宫玥一脸认真地点着头,说道:“皇上金口玉言,自然是比珍珠还真。”

皇帝不由豪迈地大笑起来:“朕突然发现,玥丫头你和奕哥儿还真是天生的一对。”

南宫玥羞涩地低下了头,神情有几分扭捏。

见状,皇帝眉尖眼稍俱带笑意,再次问道:“那,玥丫头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呢?”

“是啊,”皇后笑着接口道,“愿意还是不愿意呢?”

南宫玥脸颊通红,苦思冥想了一会儿后,有些犹豫地说道:“玥儿也不知道,不过,如果不用离开王都的话……那就,就听皇上和娘娘的……皇上和娘娘挑的总不会错!”

一句话又说得皇帝哈哈大笑,帝后互相看了看,这门亲就算是敲定了。

南宫玥被他们笑得脸更红了。

小姑娘年纪小,提及婚事,也难怪会如此羞涩,帝后见状,干脆让她退了下去。

走出凤鸾宫后,南宫玥总算是长舒一口气。

哪怕萧奕如今表现的如此“无害”,又有着救驾之功,但是单单凭着他镇南王世子的身份,就不可能让皇帝真的对他毫无芥蒂。萧奕的婚事关系重大,恐怕直到刚刚皇帝都会怀疑,整桩婚事会不会都是人为安排设计好的,只有让他看到自己的“不乐意”,才能让他释疑。

这事已经成了十之**,就差最后一道圣旨了。

她眸中闪过一道异彩,双颊微微泛红。

坐上了宫中肩舆,往宫门而去,路行一半时,不远处一道火红色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的朝她的方向而来,身后跟着两个气喘吁吁的宫女……

南宫玥眉头一动,这宫中戒规森严,敢如此张狂的恐怕没几个人。

二公主熟悉的脸渐渐清晰起来,她一鼓作气地冲到了南宫玥的肩舆前,颐指气使地命令道:“给本宫停下!”

“见过二公主殿下。”抬肩舆的宫人连忙放下肩舆向她行礼。

南宫玥下了肩舆,以最标准的宫规向二公主行了礼,然后挺直了背,嘴角微勾,含笑问道:“不知道二公主殿下拦住臣女去路是为何事……”

二公主眼神郁郁地看着南宫玥,见她穿了一身如烟水袖罗裙,粉黛未施却是明媚动人,不由又想到那日在芳筵会上南宫玥和萧奕携手对付西戎使臣的那一幕幕……明明本该是自己和萧奕一起接受众人的赞赏!

二公主心里真是又妒又恨。

可是想到自己所图之事,她又不得不摆出一张笑脸来:“摇光,本宫想和你聊几句。”

“公主殿下有话但说无妨。”南宫玥目光透亮,不卑不亢地直视二公主。

二公主心中一阵狼狈,心里嘀咕:莫不是这南宫玥已经猜到了自己来找她的用意?

知道了又如何?二公主心里冷哼了一声,知道了反而最好。还省得自己多费口舌了。

二公主抬了抬下巴,神情傲慢地对旁边的几个宫人道:“你们都退开。”她可不想自己同南宫玥说的话传到父皇的耳朵里。

宫人们唯唯诺诺,连忙退开,只在远处遥遥相望。

“摇光……”二公主尽量使得自己语气温和点,态度和善点,“只要你答应不再缠着镇南王世子不放,本宫就赠你一段好姻缘作为补偿如何?”可是她平日里傲慢惯了,一时又如何放的下身段,几句话就透着高高在上的味道。

南宫玥面上仍笑着,笑意却是不达眼底。

见南宫玥不吭声,二公主咬了咬牙,凑上前,小声道:“难道你不想知道本宫为你介绍的是哪段好姻缘吗?”顿了顿,她信誓旦旦地保证道,“放心,相比镇南王世子只好不差。”说着她一脸期待地看着南宫玥,试图吊起南宫玥的兴趣。

南宫玥依然不为所动,神色淡淡地说道:“二公主殿下若只是想说这些,那臣女现在听完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二公主气得直想跳脚,心道:这个南宫玥小小年纪,怎么就这么沉得住气?

不,不是沉得住气,是不识相,没有眼色!或者是说故意不顺着自己的话往下提。

二公主心中郁郁,却一时间也拿南宫玥没有法子。

南宫玥目光清冷的看着她,实在懒得搭理,说道:“二公主殿下,如果无事,臣女真要走了。”

“你……好吧,”二公主跺了跺脚,只能一鼓作气地说道,“摇光,你若是应了,不缠着阿奕,本宫就让三皇弟娶你,让你成为尊贵的三皇子妃。”说着,她似诱惑又似炫耀地道,“三皇弟最听本宫的话了。只要本宫开口,他一定会答应娶你的。”

二公主心中郁闷的很,她本来还想端着,卖卖关子,可是南宫玥偏偏不接招。不过,她的三皇弟一向俊逸出众,是王都无数闺秀心中的白玉皇子,她就不信自己抛出如此大的诱饵,南宫玥这么一个小姑娘会不心动。

二公主目露得意地看着南宫玥,只要南宫玥心动了,以后就有她求着自己的时候。

这二公主还真是把自己给当面人,可以随意揉捏了?上一次在芳筵会上就想迫使自己与她换绢花,现在更是……

南宫玥心中的怒火已经难以压抑了,她目光森冷地看着二公主,义正言辞道:“二公主殿下,摇光幼承庭训,婚姻之事自由长辈作主,公主殿下刚刚所言,请恕摇光不敢苟同。”她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看来凛然不可侵犯,“公主殿下有什么事,大可以去求到皇上和皇后娘娘面前。”

“你……”二公主脸色青白交加,“本宫就不信你真的不动心!”

“二公主殿下。”南宫玥扬唇,笑容冰冷地说道,“您有时间为了旁人和姻缘而忙碌,不如想想您自己的吧。据摇光所知,您可是快要嫁往西戎了。”

“放肆!”二公主再也维持不住“姐妹情深”样子,板起脸来训斥道:“一个小小的郡主,你竟然敢在本宫面前如此胡言乱语!”

南宫玥似笑非笑地说道:“二公主殿下,是不是胡言乱语,您心里应该也清楚。”她举止端庄的福了一礼,径直坐回到了肩舆之上,说道,“时间不早了,请恕摇光先行一步,误了出宫时辰就不好了。”

“你……”

南宫玥这丝毫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态度让二公主心中的怒火腾腾地涌了起来,真想叫人把她拖下去狠狠的打一顿,可是,二公主自知今日之言是绝对不能让皇帝知道的,若是真打了这南宫玥,自己也绝讨不了好。

几个宫人远远的见二公主没有出言阻止,忙走了过来,抬起肩舆,脚步飞快地走了。

二公主看着南宫玥远去的背影,狠狠地跺了两下脚,心中恨意滔天。

南宫玥,你给本宫等着瞧!

……

回府的路上,南宫玥心情颇佳,唇边始终含着一抹笑意。

待朱轮车靠停在南宫府的二门时,已经快过了巳时。

南宫玥刚回墨竹院,还没来得及更衣,刘公公便亲自前来宣旨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内阁侍读南宫穆之女摇光郡主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今镇南王世子萧奕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摇光郡主待字闺中,与镇南王世子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汝许配镇南王世子为世子妃。待摇光郡主及笄,择良辰完婚。钦此!”

刘公公颁完圣旨后领了厚厚的封红,又恭喜了南宫玥一番,这才潇潇洒洒地走了,只留下面面相觑的南宫府众人。

南宫玥竟然被皇帝赐婚给镇南王世子了!

南宫府的姑娘中,南宫玥排行第三,本来应该由前面的两位姐姐南宫琤和南宫琰谈妥了亲事,再来为南宫玥相看,可是这天子圣意,乃旷世隆恩,凌驾于父母的意志之上,圣旨一下,这门亲事等于是板上钉钉,任谁都没有置喙的余地。

南宫玥的心终于定了,这道圣旨并不仅仅只是赐婚,而是直接将自己册为了世子妃。按常理,只有当成婚以后,才会由世子萧奕请旨册封,没想到皇帝却是在赐婚的同时赐下了这道旨意,这显然是对自己的看重,或者说是在为自己撑腰。

想来,就连皇帝也知道镇南王萧家有多么的糟心……

想到这里,南宫玥的唇边却是浮起了一丝微笑,再糟心又如何,哪怕未来再艰难,她已经决定会和他并肩而行的,这样就够了!

南宫玥眉眼含笑,他现在应该也已经接到圣旨了吧。

苏氏捧着圣旨不敢置信地又看了一遍,喜不自胜地连声道:“喜事,这可是喜事!”皇帝赐婚本来就是天大的恩宠,更何况赐婚的对象还是镇南王世子,镇南王乃一方藩王,就连皇帝也要忌惮三分。等将来世子继承镇南王之位后,那玥姐儿可就是镇南王妃了!

这对南宫家可是莫大的荣耀!以后还有谁敢再看轻他们南宫家!

“这自然是喜事!”王嬷嬷自然是连声附和。

“真是恭喜三妹妹了。”柳青清、南宫琤等都上前恭贺。

三房的黄氏和南宫琳则嫉妒地看着南宫玥,好一会儿才勉勉强强的过来道喜。

南宫玥低垂着头,一脸的羞怯,见这个宝贝孙女如此害羞,苏氏忙做主让众人都先行退下,以免吓到她。又喜滋滋地吩咐了林氏一会儿给阖府上下的下人们各赏两个一等的银裸子。

众人很快散去,谁也没注意到南宫琤眼中的那抹轻愁,如今三妹妹的亲事已经有着落了,而自己还如一缕浮萍,不知道会飘向何方。她不由又想到了诚王昨日来访之事,很想找南宫玥试探一二,但也知道此刻不是最佳的时机,只能遗憾地先回了挽晴院。

阖府的女眷或是惊或是喜或是妒,唯有林氏忧心忡忡,然而这种情绪她也不敢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出来,毕竟这圣旨已下,说什么都没用。

待圣旨被供奉妥当,林氏带着一双儿女回到浅云院后,她才愁容满面地叹了口气。

镇南王世子萧奕,她只见过两次,一次是在宫宴之上,他荒唐到不知天高地厚;第二次是在女儿的皇庄中,他贸贸然就带人前来找女儿求医,那一次,见他举止还算有度,稍微有些改观。

可是,那之后传到她耳里关于镇南王世子的种种就实在没什么好事,不是逗猫惹狗,就是仗势欺人,再来就是与人打架斗殴……实在是没听过一句好话,玥姐儿将来要嫁给那种纨绔子弟,可如何是好?

而且,镇南宫王世子好像都有十五了,王都里,这年纪的世家公子,哪怕没有成亲,屋里只怕也已经有一两个人了……要是一不小心弄出个庶长子来,她的玥姐儿往后可怎么办啊……

林氏越想越发愁。

南宫昕见林氏愁眉苦脸,好奇地问道:“娘亲,你为什么要叹气?”

林氏忍不住又叹了口气,说道:“昕哥儿,那镇南王世子如此人品,怎是良配?”说着她担忧不已地看向南宫玥,南宫玥怔了怔,这才想到了萧奕那远近闻名的“好名声”,她不由轻轻笑了起来。

南宫玥挽上了林氏的手臂,试图安抚着说道:“娘亲,别担心。我对这门亲事并无不满。”她眼底溢满了笑意,想让林氏宽心,反而让林氏更愁了。

林氏脑海中不由浮现起那张年少昳丽的脸庞,女儿就快十二岁了,也到了“知好色则慕少艾”的年纪,她一定是被那张漂亮脸蛋给蒙骗了!

“娘,你不喜欢妹妹嫁给阿奕吗?”南宫昕歪了歪脑袋插嘴道,“可是,阿奕人很好啊?”

林氏不由一呆,不敢置信地朝南宫昕看去,“你叫他阿奕?”昕哥儿居然也认识那个镇南王世子,还关系亲昵到叫阿奕的地步?!

南宫昕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林氏睃了南宫玥一眼,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问道:“昕哥儿,难不成,你在咏阳大长公主府,或者云城长公主府认识的……萧世子?”林氏一直知道南宫昕跟那两个公主府的几位公子姑娘处得还不错,却不知道原来还有一个人……

“是啊。”南宫昕点了点头,眉眼带笑,“阿奕,小柏,小鹤子,还有六娘他们都很好的。我们一起骑马,射箭,斗蛐蛐,还有赛犬!”他越说越兴奋,“每次赛犬,我的大黑都是第一名,是跑得最快的!”

林氏听到骑马射箭的时候,脸色还稍缓,可是等听到斗蛐蛐和赛犬的时,整张脸都黑了大半。这,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啊!王都的传闻果然没错,镇南王世子果然是个纨绔子弟!

林氏忧心忡忡地瞧着女儿,心想:还是得等相公回来,听听他怎么说才是。

一旁的南宫昕一头雾水地看着林氏,不懂为什么起先还说得好好的,说着说着娘的脸色反而变得更难看了呢。明明他说的内容也没什么不对啊?

南宫玥看得了然,眉眼弯起,含笑地看着林氏和南宫昕,完全没注意到南宫穆不知道何时站在了屋外。

他凝神看着屋内的三人,脑海中不由想起了刚才南宫秦在外书房跟自己说的话:

“二弟,这两年南宫府在王都韬光养晦,稳扎稳打,好不容易才渐渐站稳了脚跟,没想到皇帝竟会突然颁下这么一道旨意……虽然不知道皇上怎么会起了心思给玥姐儿和镇南王世子赐婚,但这件事以后,南宫府必将成为王都百官、世家瞩目的焦点,以后我们南宫府恐怕是要越发谨慎小心,步步为营才是……”

当时南宫秦欲言又止地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南宫穆也大致猜到了兄长的意思。

这桩婚事到底是福是祸还不好说。

表面上看,这只是因为帝后喜欢镇南王世子和摇光郡主,才为两人赐婚。可是实际上呢?

是儿欲使吾居炉火上耶!

这句话不由浮现在南宫穆脑海中,皇帝这次的行为简直是要把南宫家放在火上烤啊!

皇帝对镇南王府的忌惮,谁都看得出来,否则皇帝又何必非要留着镇南王世子在王都充当质子。南宫府最后得福还是遭祸,还是要看皇帝对镇南王府的态度,是继续让镇南王府一方做大,又或是……

想到这里,南宫穆眸中一沉。

再者,将来镇南王世子到底能不能离开王都继承镇南王之位也不好说,毕竟镇南王可不是世子萧奕这一个嫡子。

这其中的复杂与不可预料性,实在不是区区一个南宫府可以承担的。

南宫穆心中一叹,玥姐儿是他唯一的女儿,他本来只想给她挑一个门当户对,又后宅清净的人家,安安乐乐过这一生即可,而现在,哪怕是走到最好的局面,也代表女儿将来要远嫁南疆,这辈子想见上一次都难,更别说若是受了委屈,还求救无门!

幸而女儿还小,离及笄还有三年,没准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也不好说……

皇帝的一道赐婚旨意不止是在南宫府激起了千层浪,连后宫中也因此起了一番波澜。

二公主一得知消息,就哭哭啼啼地冲进了景阳宫,原本正在饮茶的张妃一见二公主这架势,就知道女儿一定也是听说了皇帝赐婚镇南王世子和摇光郡主……

自从那日三皇子找张妃密谈后,张妃就一直拖着没去找二公主,以自己对二公主了解,二公主的性子可以说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更别说,二公主从小顺风顺水惯了,从小,皇帝和自己就宠爱她,除了天上的星辰,几乎是她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所以她是不可能轻易放弃萧奕的。

张妃熟知自己的女儿,便干脆等着,等事情到了无法改变的境地,那么就算是二公主也只能接受了。

“母妃!”二公主扑到张妃怀里哭得煞是可怜,“这是怎么回事?父皇怎么会突然给他们两个赐婚?”

二公主原本只是知道南宫玥今日进了宫,这才匆匆地跑去找她,可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是因为这个才被宣进宫的……亏自己还以为机会让她别缠着阿奕呢!

二公主伤心极了,哽咽着说道:“那我怎么办?母妃,你去说服父皇收回成命吧!”

张妃本来看女儿哭成这样,还心痛不已,但是听到最后一句时,却是眉头一蹙,不由想起了三皇子之前对她说的那番话,终于下定了决心,耐心地将之前三皇子对她说的那些都与二公主说了一遍,更分析了其中的利害关系:“皓雪,听母妃的,先别再闹了。你既然出身皇族,就该懂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此事关系到你三皇弟的大事,要是一步错,谁也承担不起……”

听着听着二公主就止住了眼泪,但心里还是不甘心!

明明是她先看上阿奕的,南宫玥那个小贱人哪里能配得上阿奕!

见二公主脸上有所松动,张妃忙又道:“皓雪,你放心,萧奕和南宫玥的婚事,还有好几年,未必没有转机!现在最关键的还是和亲西戎一事。母妃和你皇弟一定会想方设法为你周旋的,你……”

“娘娘!”

说话间,一个张妃的大宫女匆匆来禀报道,“有圣旨。是、是给二公主的。”

“圣旨?”

母女俩面面相觑,但还是立刻走出殿外接旨,只是,当听完圣旨后,她们同时如遭雷击。

皇帝正式将二公主册封为和硕温惠公主,和亲西戎……

“不!”二公主一脸的绝望,不住地说道,“我不要和亲,我不要和亲……母妃,母妃!”

张妃示意大宫女把宣旨太监送走,紧紧地搂着她回到了内殿。张妃的心里一片惊涛骇浪,明明皇帝说过不会这么早颁旨的。虽然这还不算是召告天下的明旨,可毕竟是下了旨啊,这是为什么……

“母妃。”二公主眼泪朦胧地说道,“您明明答应过女儿的!……要是父皇一定要我和亲的话,我、我宁愿去死……”说着,她便强行挣扎着想往殿内的柱子上撞,忙被张妃慌张地拉住了。

张妃怀抱着她,心好似被狠狠揪着一般疼痛。

她柔声哄着女儿,心思也在飞快地转着,突然她眼睛一亮说道:“……放心,皓雪,母妃答应过你,不会让你去和亲的。幸好现在明旨还未发……我们还有机会。”

二公主抬起头,眼泪汪汪的双眸充满了期待,“母妃?”

“让摇光郡主和亲的念头就到此为止……”张妃搂着她的肩膀,冷静地说道,“但替嫁的人选也不少,比如……皇后的宝贝侄女!皇上会这么快的下旨让你去和亲,皇后的功劳肯定不小,既然如此,就让皇后也尝尝这种滋味吧!”

“皇后的侄女?……蒋逸希?”二公主急切地问道,“母妃,这样能行吗?”

“当然行!”张妃果断地说道,“……皓雪,你听母妃说……”

……

景阳宫的母女二人正在密谋着什么,暂且不提,随着指婚引起的喧嚣渐渐散去,这一日,百合从意梅那儿带回了新的消息。

据意梅这些日子以来所探听到的消息来看,建安伯府与吏部左侍郎钟府以及平阳侯府平日里素无往来,南宫琤的那桩事应该与建安伯府无关,甚至建安伯世子也曾公然表示过,南宫家与建安伯家从无议亲之事,王都的流言与南宫家无关。

南宫玥微微颌首,说道:“也就是说,那件事,只是钟府与平阳侯府所为?”

百合点头应道:“是的。三姑娘。”

“曲葭月!”南宫玥眸中闪过一丝冷意,往日的其他恩怨暂且不提,大哥哥的婚事确实是南宫家失礼在先,可大哥哥也已亲自前去道过歉了,哪怕曲葭月再有怨恨,也不应该报复到大姐姐的身上。

名声对于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来说是何等的重要,曲葭月简直是想把大姐姐往绝路上逼!也多亏了建安伯世子君子霁月,出言维护,否则,这件事闹到后来,大姐姐恐怕就真的全完了……

曲葭月简直欺人太甚。

南宫玥微微垂下眼帘,片刻间已有了主意,向着百合说道:“你去告诉意梅,让她替我传一个消息出去——就说皇上心疼二公主,因而决定将由明月郡主代嫁,和亲西戎。我要这个消息在短时间内传遍王都。”

百合微讶,但什么都没有问,点点头就出去了。

南宫玥拿着剪子小心地修剪着花枝,心中思绪万千。

就她所知,曲葭月乃是二公主的表妹,两人的关系甚佳,亲密无间。二公主此刻想必正在为和亲一事而烦恼,自己就为她送上这个机会,就看这对表姐妹会不会因此翻脸……

至于大姐姐……诚王自那日登门,就了无音讯。这样或许反而更好,大姐姐也有机会可以想通……

南宫玥将剪好的的紫薇花小心翼翼地插在了描有嫦娥奔月图的花瓶上,暗暗想着是不是应该去找南宫琤谈谈心,然而,她不知道是,南宫琤正日日以泪洗面,心情一天比一天忧郁……

------题外话------

咏阳长公主:柏哥儿,皇上给奕哥儿和玥姐儿赐婚了。是娘对不起你,没替你把媳妇抢回来……要不娘再替你去说说情吧?

原二柏:……亲娘啊!您就放过我吧!(T﹏T)

感谢订阅!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