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替嫁/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园里,南宫琤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水池边,心不在焉地往水里撒着鱼饵。

书香和墨香都被她遣开了,虽然两个丫鬟对自家姑娘这几日的郁郁寡欢都看在眼里,尤其是书香,心里明白一定是跟那日诚王殿下拜访老爷之后,却从此了无音讯有关,可是除了空乏的语言安慰,她也没什么能为姑娘做的。想着这毕竟是府中,应该不会有事,书香便拉着墨香退下了。

池中一尾尾锦鲤因为饵食的气味,耍着鱼尾聚拢过来,争相抢食。

南宫琤忧郁地看着池中的这些鲤鱼,幽幽地叹了口气,这水池就像是南宫府,而她就不过是一尾离不开水的鲤鱼罢了。

“琤表姐!”一个熟悉的喊叫突然从前方传来。

南宫琤抬眼一看,一身素色衣裙的白慕筱正盈盈向她走来,白净的俏脸上脂粉不施,发上只戴了一对珍珠珠花,看起来素净娟秀。

“筱表妹。”

南宫琤忙起身相迎,白慕筱亲热地拉着南宫琤一起在池边的鲤鱼形石凳上坐下,关心地问道:“琤表姐,别怪筱儿多事。筱儿见你方才愁眉不展,可是有什么心事?”白慕筱虽然是这么问着,其实一看南宫琤郁郁寡欢却又眉眼含春的模样,心里早就猜测出对方是为情所困。

南宫琤强作笑颜,“筱表妹,我又能有什么心事。”

白慕筱眸光一闪,干脆单刀直入地问道:“琤表姐,你可是有了心上人?”

南宫琤顿时面色一僵,略显游移的目光朝白慕筱看来,加重语气道:“筱表妹,请慎言。”南宫琤心里一时复杂极了,有被戳穿心事的羞恼,又担忧若是连白慕筱都看出来,那其他人岂不是……

白慕筱也不恼,她本来就没指望南宫琤一下子就能对自己掏心掏肺,那样她反倒要怀疑南宫琤有没有脑子了。她落寂地一笑,目光朝池面看去,幽幽地问道:“琤表姐,你会看不起我吗?”

南宫琤怔了怔,忙道:“筱表妹,怎么会呢?你怎么会这么想?”

白慕筱苦笑一声,长翘的眼睫微颤不已,垂首道:“我爹在世时便是妻妾成群,通房一堆,在府外,更是不干不净,甚至连他的死讯都只是给母亲的脸上抹黑……就算是在白府,我的那些堂姐堂妹都在暗暗讥笑我与母亲。祖父祖母俱是不慈,以致我一个堂堂白府的嫡出姑娘竟只能随母大归南宫府……”

“筱表妹!”南宫琤忙拉住白慕筱的手,试图安慰她,“你以后安心呆在南宫府便是,南宫府永远是你和姑母的家。”

“琤表姐……”白慕筱眼中闪烁着泪光,她拿起一方帕子拭了拭眼角,又说道,“你愿意当我是自家人就好,刚刚那一问,我也知道很冒失,但我也是关心琤表姐你,才冒昧地多言了。”

南宫琤低着头,没有说话,但她的耳垂却已经通红了。

“琤表姐。”白慕筱目光清和地说道,“我母亲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嫁入白家的,可是,她过得是什么日子呢?如果母亲当时也能够勇敢的自己来做出选择,肯定会比现在要幸福得多了……还有玥表姐,大家都看到她蒙皇上赐婚给了镇南王世子,但萧世子的纨绔之名,王都上下谁人不知?这桩亲事真的好吗?”

“筱表妹。”南宫琤忙拉住她说道,“三妹妹乃是皇上赐婚,这种话可不能说……”

白慕筱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话锋一转又道:“琤表姐,你是府中的嫡长女,家里定会为你择一门好亲事的,可是,你真的甘心吗?你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力!”

南宫琤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低语道:“你不觉得那样会轻浮、丢脸吗?”

“琤表姐,喜欢一个人又有什么好丢脸的!”白慕筱洒脱地一笑,清澈的眼眸闪烁着璀璨的光芒,“在我看来,喜欢一个人要去争取,而不是傻傻的等。如果现在不去争取,将来一定会后悔的,永远会想着如果当初我迈出那一步就好了……”

南宫琤一直默不作声,却是若有所思。

也许,也许她可以给自己还有他,最后一个机会!

白慕筱明白要让她一时想通也不可能,于是便笑着挽着她的手臂说道:“琤表姐,今儿是玥表姐的生辰,我们一起去墨竹院向她道贺吧。”

是了,今日是三妹妹的生辰……南宫琤打起精神,点点头应了一声:“好。”

两人相携一同去了墨竹院。

因着南宫玥摇光郡主,且又是未来镇南王世子妃的身份,苏氏本想把她的生辰大肆操办一番,但让南宫玥以南宫府最近太过招摇,需要韬光养晦为理由拒绝了。不过生辰宴虽然不办,各房还是都送来了生辰礼,白慕筱更是独具巧思的做了一个风铃,让府里姐妹们都连连称奇,南宫琳更是缠着她也想要一个。白慕筱素来大方,爽快就应下来。

南宫玥收下了姐妹们的生辰礼,让丫鬟送上了茶水和点心,好生招呼了一番。

等到傍晚,去苏氏那儿请过安后,她就与父母一同回了浅云院。林氏亲手做了一桌子菜,一家人和和乐乐的用过后,这才回了墨竹院。

南宫玥正吩咐百合把收到的生辰礼一一登册入库,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窗口,他熟练地翻窗而入,笑脸盈盈地说道:“臭丫头!”

百卉一脸无奈,这萧世子以前没赐婚时,就一直偷溜进来,往后恐怕更是肆无忌惮了,可无奈归无奈,她还是很认命地退下,守在了门外。

南宫玥就猜到他今夜会过来,仰起脸来望着他,皎洁的月光让她的笑容更显甜美,“你可是来给我送生辰礼了?”

这还是赐婚以后,两人第一次见面,她心中既有一丝喜悦,又有一丝局促。

“这是其一。”萧奕有些神秘兮兮地说道,眼中掩不住显摆之色。

那就是有其二了。南宫玥微微挑眉,露出一丝好奇。

也不等她问,萧奕就从怀中掏出了一叠银票送到南宫玥手中,“快看。”

南宫玥怔了怔,这每一张银票都是一万两的面额,足足有十张,也就是十万两白银。萧奕莫名其妙地给她十万两白银做什么……南宫玥突然灵光一闪,十万两白银等于就是一万两黄金,他们的一年之约!

萧奕见南宫玥恍然大悟,乐滋滋地求表扬:“臭丫头,我厉害吧?我就说嘛,我一定能在一年内赚到一万两黄金的!这一万两黄金全是靠我自己,没有依靠祖父!”他还唯恐南宫玥不信,滔滔不绝地把他一年前怎么在归云阁筹集到本金的事一一告诉了南宫玥……

南宫玥越听越好笑,也不知道该称赞他灵活机变,还是同情原令柏他们,原来平日里他们就是这么被萧奕这个大哥欺压的啊。

待萧奕显摆完了,他笑眯眯地把一张俊颜凑到南宫玥跟前问:“臭丫头,我们的赌约我赢了,你要奖励我什么?”

南宫玥眉眼弯弯地问道:“那你要什么?”

没想到南宫玥这么轻易就松口,萧奕反而怔了怔,跟着眼珠一转,说道:“先记下,等我想到了再说。今日是你生辰,我总不该喧宾夺主的。”说着又从袖中掏出一个又长又扁的红木盒子放在书案上,推送到南宫玥跟前,“这是我送你的生辰礼物。快,快打开看看!”

他的样子,比她还要迫不及待。

她十岁生辰的时候,他送了她一块玉佩。

她十一岁生辰的时候,他送了她一本失传已久的《拾草医经》!

今日是她十二岁生辰……

原来他们已经认识这么久啦……南宫玥的眼底满是笑意,她缓缓地打开了红木长盒,只见盒中放的全是折成长条的纸。她先是一愣,等一一展开看后……却一时有些傻眼了。

这些纸还真不是普通的“纸”,这里面全是大面额的银票、地契、房契,还有萧奕名下的田庄、铺子的契约……

之前萧奕把这些纸压得平实,如今这些纸散开之后,竟是连这一张书案都快摆不下。

萧奕他不会是把他全身的家当都拿出来了吧?南宫玥好像木头人似的好一会儿没回过神来。

萧奕乐滋滋地在一旁看着,心想:臭丫头一定是感动坏了吧!

他赶忙在一旁表忠心:“这些是我现在所有的家产了,也包括祖父留给我的,以后就全都给你保管!”他一定要让臭丫头觉得与他成亲是她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南宫玥看着他笑意盈盈的桃花眼,眼眸中流光溢彩。

她突然笑了,嘴角的笑意有几分狡黠,问道:“你确定这些都给我?”

“那当然!”萧奕拍了拍胸膛,理所当然地说道。

南宫玥脸上的笑意更甚,肌肤仿佛在发光,说道:“如果这些都给我了,那明年你拿什么再给我买生辰礼物呢?”

萧奕怔了怔,似乎没想到这个问题,但眼珠一转,立刻就笑开了,用一个魅惑的声音说道:“公子,奴家连人都是你的了,你还想要什么啊?”

他出口的声音赫然变成了柔美的女音,这让南宫玥不由想起那一次,萧奕男扮女装,装作戏子,偷偷溜进南宫府……

南宫玥嘴角笑意不止,心念一动,故意轻佻地挑起了萧奕的下巴,做出浪荡公子的模样,“有了小鱼姑娘这等绝色佳人,本公子真是艳福不浅,自然是知足了!”当初,萧奕男扮女装唱歌小曲还故意调戏了自己,南宫玥可是牢牢记在心中,不敢忘怀!如今得了机会,自然要把便宜给占回来了。

“公子!奴家真是太感动!”萧奕一向是顺着杆子往上爬的性子,一得了机会,就娇滴滴地作势要往南宫玥身上靠……南宫玥终于笑场,连声道:“不玩了!不玩了!”

月光下,灿烂的笑容让她俏丽的脸庞上增添了几缕明媚之色。

萧奕含笑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心里只希望她能永远永远保留这样的笑容!

萧奕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心,跟着突然面色一正,坚定地许下诺言:“我一定会很努力的!”让她永远不会后悔!下一句却是又轻浮起来,“明年送你更珍贵的生辰礼物!”

但是南宫玥已经感受到了他的心意,凝眸看着他。

这一刻,她无悔!

……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大裕与西戎的议和终于在一来一回的试探与拉锯战中,渐渐达成了一致。

六月初八,西戎同意停战,归还战俘,但并州需划给西戎管辖。

六月十七,西戎提出可以将并州上党郡、云中郡归还大裕,但西和郡必须归属西戎。

六月二十五,西戎同意撤军,将大军退回到恒山关外,归还战俘,但是大裕须重开恒山关之“关市”供两国交易往来,大裕以公主嫁于西戎王,另送千金财物,结和亲之约,其后十年每年奉送一定数量的金帛、酒、米、铁铜器等。

至此,两国的议和条款总算是有了一个大致的雏形,余下便是拟出具体的细节,再由两国君主在议和书上盖上御印。

而对于和亲公主,在王都里则流传着两种说法:一是说二公主将会和亲西戎,但另外一种说法却是,皇帝舍不得二公主,所以选了平阳侯府的明月郡主替嫁。也不知从何时起,第二种说法就如潮水一样的涌了起来,几乎已经快没有人相信,和亲的会是二公主了。

据说,明月郡主在府中大发雷霆;

据说,明月郡主去宫里与二公主大吵了一架;

据说,明月郡主口无遮拦,遭到皇帝厌恶;

种种传言一时间成为了王都茶余饭后的谈资,就连不久以前,南宫府的大姑娘与建安伯府那桩乌龙亲事也因此被渐渐的淡忘了。

这些消息源源不断传入南宫玥的耳中,让她的心情颇佳。

百合这些日子以来一直从府外给南宫玥递消息,想到最近的传言就觉得十分有趣,说道:“三姑娘。看来这明月郡主和二公主已是彻底闹翻了。”

南宫玥微笑着说道:“明月郡主的性子刁蛮,二公主也不是什么脾气和善之人,会闹到如此地步也是理所当然的。据我猜测,至少目前皇上属意的和亲人选还是二公主,所以宫里才会发来这帖子。”她扬了扬手中的大红色洒金帖,说道,“这帖子,王都中恐怕有不少贵女都会收到,无论中鸿门宴还是辞别宴,明日过后,宫里多半会下明旨了。”

百合一呆,脱口而出道:“鸿门宴?”

南宫玥微微颌首,说道:“二公主若不想和亲,只有在明旨之前让皇帝改变主意,明日的宴会,恐怕是她最后的,也是唯一的机会了。”

百合瞪大眼睛,有些担心地说道:“那三姑娘,那您还是不要去了吧。”

南宫玥笑盈盈地说道:“这场戏即然已经开幕,我怎能不看到最后呢?……二公主和明月郡主,也不知道她们俩谁能争得过谁。”

听起来好像挺有趣的样子!百合眼睛亮亮地说道:“三姑娘,明日我陪您一起进宫吧!”

南宫玥笑着应了。

于是,第二日一早,南宫玥就已梳妆妥当,带着百合,坐上了朱轮车。

进宫后,南宫玥先去凤鸾宫与皇后请了安,这才去了二公主的雪合宫。

行至御花园的时候,南宫玥让内侍放下了肩舆,打算自己一个人逛过去。

她走走逛逛,脚步十分悠闲,直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呼唤声。

“玥妹妹。”

南宫玥回头望去,正见蒋逸希从肩舆上下来,并走向她走来。两人亲热地见了礼,蒋逸希笑着说道:“恭喜玥妹妹蒙皇上赐婚。”

南宫玥的面颊微微一红,有些羞涩地挽上了蒋逸希的手臂,“希姐姐,我们好久不见了。你也别坐肩舆了,我们俩一块儿走过去吧。”

蒋逸希自然是应了,她挥退了抬肩舆的内侍,与南宫玥手挽手,往雪合宫的方向走去。

今日进宫是为了什么,她们都十分清楚,话题也不由地转了过去,就听蒋逸希有些唏嘘的说道:“二公主这次看来是真的要和亲了。只可惜,我大裕自有良将,却落得如今送公主和亲的地步,实在可叹。若是官如焰将军还在,西戎哪敢如此嚣张……”

“逝者已逝。”南宫玥眸光微暗,说道,“多说无益……”

无论是唏嘘,是后悔,还是懊恼都不可能让官如焰将军回来了,不可能还给官语白健康的身体,更不可能挽回那无辜冤死的数万将士的性命。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可以多说的呢。

南宫玥刻意放慢了步子,似是在悠闲的赏着景,但目光却仔细地留着四周,直到她看到了那个穿着流彩暗花云锦宫装的熟悉身影从假山后面而过的时候,她微微垂下眼帘,话锋一转说道:“希姐姐,你真觉得会是二公主去和亲?”

蒋逸希微微一怔,问道:“玥妹妹为何这样说?”

南宫玥直言道:“据我所知,二公主并不乐意和亲,所以,最后还是会由其他的贵女替嫁吧?”

“你是说明月郡主吗?”蒋逸希微讶道,“可这不过是流言罢了,我听母亲说过,皇上早已下旨令二公主和亲了。”

南宫玥笑了,意有所指地说道:“希姐姐也认得二公主,以她的个性,会这样认命吗?……也许已经早有准备了吧。比如王都的那些流言,咱们都知道那是流言,可其他人不知啊,届时,哪怕临时换了和亲公主,大家都会以为是理所当然的吧。”

蒋逸希一惊,说道:“玥妹妹是觉得二公主会……”

“若是二公主有意寻人替嫁的话,今日恐怕是最好的机会。”南宫玥认真地提醒道,“希姐姐,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我明白了。玥妹妹。”蒋逸希的掌心布满了汗液,郑重地点了点头。

南宫玥看了一眼假山的方向,唇角浮起了一丝笑意。

曲葭月出现这里,是偶然,也不是偶然。

以曲葭月的身份,必然会收到帖子,而收到帖子的姑娘大多也会在这个时间到。这条路是通往雪合宫的必经之路,曲葭月定然会出现,只要候准时机,再应机而变就行了。

接下来就等好戏上演了!

目的已经达到,南宫玥也不再耽搁,加快脚步与蒋逸希一同到了雪合宫。

向二公主行了礼,两人分别坐了下来,不多时,曲葭月也到了,她的脸色有些难看,就连向二公主见礼的时候,都是草草了事,还未等二公主说免礼就已自行站了起来,坐到了南宫玥的对面。

二公主脸色一僵,狠狠地瞪着她,但好歹她还算有分寸,知道今日绝不能闹起来,于是便勉强按耐了下来。

这次受邀的都是王都贵女中的贵女,包括她与蒋逸希在内,也只有七八人而已。

待到人都到齐了,二公主含笑着说道:“今日本宫请你们来,是因着本宫前些日子得了一个新的戏本子,刚让人排完了戏,本宫嫌一个人看得闷,便想你们陪本宫一块儿看。”

“公主盛情,臣女感激不尽。”说话的是宣平伯府的吕珍,她的样子比几个月前要憔悴的多,眉宇间刻着一抹清晰的郁色。

韩绮霞也感兴趣地问道:“不知道二堂姐的这出戏叫什么名字?”

二公主卖了个关子说道:“一会儿你们瞧了就知道了,我们先去戏楼吧。”

说话的同时,二公主率先站了起来,其他的姑娘见状也纷纷起身,在宫女们的引领下,去了位于御花园北面的戏楼。这是皇宫几座戏楼里最小巧玲珑,也与雪合宫距离最近的,因着二公主喜欢看戏,这几年来也翻整过几次,虽小却是五脏俱全。

众人一一坐下,宫女们送上清茶和点心,又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这出戏可是本宫专门让人排的。”二公主心情颇佳地说道,“今日还是第一次演……”她说着,轻轻击掌两下,戏台上,响起了一阵弦乐声,随后,一个戏子轻扬水袖从台后粉墨登场,轻旋慢舞、轻启朱唇,“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

听了没多久,南宫玥就猜出了这出戏的内容就跟坊间流传的那些话本子差不多,说的是一个家中经营着茶叶生意的姑娘与一个落魄书生相识相爱,说服父母,嫁给了书生,又倾尽家产供书生继续念书,进京赶考。后来书生考中了状元,姑娘自知出生下九流的“商”籍,自惭形秽之余自请下堂,成全了书生与丞相家的姑娘。

南宫玥看得莫名其妙,很快就没什么兴趣了,而除了她以外,曲葭月也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这时,南宫玥便看到二公主悄悄地离开了戏楼。

没有多久,一个宫女走了过来,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摇光郡主,二公主请您与蒋大姑娘去雪合宫说话。”

南宫玥一脸疑惑地看着她,不解地问道:“请我?可我刚刚明明听二公主说会请明月郡主过去啊。”

“啊?”宫女有些愣住了,她似是认真回忆了一遍,才说道,“确实是请您和蒋大姑娘。”

“姑娘还是先回去向二公主再确认一下吧。”南宫玥一副真诚地为她考虑的样子,“要是弄错了人可是会被二公主责骂的。”

蒋逸希这时抬起头来问道:“玥妹妹,出什么事?”

“没什么。”南宫玥笑着回答道,“二公主请明月郡主去雪合宫呢,这位宫女姑娘一时弄错了。”

蒋逸希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继续看向戏台。

曲葭月闻言开口说道:“让我过去?”

“不、不是……”宫女还是很肯定二公主要找的是摇光郡主和蒋大姑娘,可还来不及等她再解释清楚,曲葭月已经“腾”的一声站了起来,气势汹汹地冲了出去,口中说道:“好!那本郡主就去瞧瞧,她到底有什么话要与本郡主说!”

曲葭月的脚步踩得很重,拳头握得紧紧的,似是已经有些压抑不住怒气了。

“郡主……”宫女正要追出去,却被南宫玥一把拉住了,就见她不好意思地说道,“姑娘,能领我去一下净房吗?”

就在宫女被拖住的这片刻间,曲葭月已经出了戏楼。

曲葭月此时满腹怒火。

这些日子以来,不知从哪里传出她要和亲西戎的流言,曲葭月与二公主关系十分亲密,自然也知二公主不愿意和亲的,她还记得二公主曾悄悄跟她说,会找人替嫁,当时曲葭月还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二公主竟然会把主意打到她的身上!

她当时就恼了,匆匆赶到宫里去求证,得到是二公主的否认。

然而,等她回府后没几日,流言就愈传愈盛,甚至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说是二公主不愿意和亲,皇上心疼二公主,就想要在王都的贵女之中另择一位,二公主极力推荐了她……

这样的流言,一日一日,不断传到她的耳中,让她越来越慌。

虽然母亲总是安慰说这只是流言,但是有一句话说得好,“空穴来风,未必无音”……

她与二公主从小就玩在一块儿,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二公主了,若是牺牲了她,能让二公主不去和亲的话,那二公主绝对会毫不犹豫的。

她又一次进了宫,与二公主对峙,最后却是以大吵一架收场,甚至还因此被皇帝责骂。

但既便如此,流言之势依然没有缓减,直到今日,无意中听到了南宫玥与蒋逸希的对话,曲葭月才明白这流言的用意。

二公主的用心竟然险恶致此!

她偏要瞧瞧,这二公主把她叫去到底想做什么!

曲葭月怒火腾腾地进了雪合宫,也不顾宫女们的阻拦,直接冲到了内殿。

二公主一见到曲葭月,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不快地质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曲葭月气急败坏地说道,“我还想问问二公主想做什么呢。王都里的流言,我还没找二公主算帐,今日二公主又想玩什么要幺蛾子?”

“你……”

二公主本来计划的好好的,让人把南宫玥和蒋逸希带过来,可偏偏……

这些日子以来,二公主早就被曲葭月的无理取闹给烦透了,偏偏替嫁一事关系到她的终身,她一点儿也不敢泄露出去,没想到,曲葭月竟然三番四次跑来找她的麻烦!

和亲的明旨明日就会下,她的机会只有一次,若现在再让人去叫蒋逸希的话,恐怕会惹来怀疑。既然是曲葭月自己送上门来的,那就别怪她不义了!

而且,这已经是曲葭月第二次来她这雪合宫闹了,接下来的事一旦发生,可比蒋逸希要顺理成章的多……

二公主瞬间就打定了主意,她的眸中透出一丝冷光,嘴角却微微上扬,放柔了声音说道:“表妹这又是何必呢。王都流言之事真不是本宫所为。表妹冷静想想就知道,这与本宫有什么好处。”她上前拉起了曲葭月的手,说道,“王都中贵女众多,哪怕我要选人替嫁,又如何会选到表妹的头上,你说是不是呢?”

曲葭月忿恨地看着她,嘲讽地说道:“我也想问问二公主,为何要选中我?!”

“表妹,看来我怎么说你都不会相信了。”二公主叹了一口气,上前拉住了曲葭月的手,说道,“表妹……啊!”

二公主突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整个人向后倒也下去,她的后背撞到了梳妆台上,一把剪子从梳妆台上掉了下来,刃口落在了她的额头上。

“痛……”

二公主吃痛的用手捂着额头,鲜血从她的手指缝中流出,在她雪白肌肤的映衬下,煞是吓人。

曲葭月呆住了,她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刚刚确实没有动手。

曲葭月极怒之下,不管不顾地扑了过去,并叫嚷道:“韩皓雪,你竟然敢陷害我!”

她那如恶鬼一般的样子让二公主吓了一跳,这一次是真的惊慌了,不顾一切地大叫道:“来人啊!来人——”

……

当正在戏楼看戏的姑娘们得知了雪合宫中所发生的事情时,一个个的脸上全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明月郡主与二公主不知因何事争吵起来,明月郡主一气之下推倒了二公主,以至于二公主……毁容?!

蒋逸希惊诧地握住了南宫玥的手,她还记得早上刚进宫的时候,南宫玥曾说的那番话,难道真被南宫玥料中了,这是二公主为了不和亲而自导自演的?

南宫玥倒是并不意外,事到如今,二公主想要不和亲,必须得付出代价,而对于女子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容貌了,若是容貌有损,亲事自然会受到影响,更何况还是和亲这等大事!尤其还是因为被人害得容貌受损……如此一来,和亲必要换人,而伤到二公主容貌的人自然是无庸置疑的人选。

从刚刚那个来递话的宫女来看,二公主原本的目标果然如前世一样是蒋逸希……想到这里,南宫玥也回握住了她的手,向她露出了安抚的笑容。

总算,希姐姐不会再重蹈前世的覆辙了。

至于二公主,她既然敢以容貌来做代价,想必也给自己留下了退路,不会真得到毁容的地步,只可惜了明月郡主……当她肆意糟践大姐姐名声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自己也会因为小小流言而落到这个地步呢?

几个姑娘们在惊疑不定中被一一送出了宫,而就在第二日,平阳侯府接到了圣旨——册封明月郡主曲葭月为和硕明月公主,和亲西戎,即日出嫁!

明月公主和亲的余韵还未完全落下,七月初二,镇南王妃小方氏带着侄女方四姑娘紫藤抵达王都……

------题外话------

萧奕:上交工资卡,喵喵,求表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