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下聘/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妃!”

小方氏的一个大丫鬟明晶匆匆进来,面露愁色。

“打听到府里出什么事了吗?”小方氏坐在紫檀木椅上,抿了一口茶道。她一入府就觉得情形有几分不对,府内张灯结彩,红绸高悬,人人喜气洋洋的。看着怎么就像是要办喜事似的。

“奴婢打听了,说是皇上为世子爷和南宫府的摇光郡主赐婚了。”明晶小心翼翼地察言观色,唯恐一不小心,王妃就要迁怒到她身上。

“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小方氏愣住了,这个消息不亚于晴天霹雳,把她原本的计划完全给打乱了。

“回王妃,就在一个多月前。”明晶讷讷道。

小方氏柳眉轻蹙,一个多月前,他们正在路上,难怪没有能及时得到消息。真是可惜了,来晚了一步,没想到皇帝的动作会如此之快!

一旁的方家四姑娘方紫藤更是觉得心口被重锤打了一下,她千里迢迢跟着姑母来王都就是为了嫁与表兄萧奕,如今却……

“姑母……”她眼神急切地看向了小方氏,“表哥被赐婚了,那我怎么办?”她可是为了做镇南王世子妃而来,可现在这世子妃的位置被什么摇光郡主给抢了,她怎么办?

就这样灰溜溜地回去吗?

那怎么行?就这样回去,岂不是要让家里几个姨娘、庶妹笑掉大牙吗?

“藤姐儿,你先别急,等我问清楚了再说。”小方氏眼中闪过一抹不悦,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道。

方紫藤只好勉强按捺。

小方氏又问明晶道:“可打听了那摇光郡主身份来历?”这点才是小方氏最为关心的,圣旨已下,旨意不可更改,那女方的家世就显得犹为重要了。她身在南疆,对王都的贵女实在是两眼抹黑——抓瞎。

明晶忙答道:“回王妃,是南宫府二房嫡女,在府里姐妹中行三,今年十二……”

“才十二啊!”小方氏安心地笑了。

她眼中精光闪烁,这样也不错,这么一来,萧奕大婚就要晚上好几年。他的嫡子来得越晚,对她就越有利。

接着,小方氏又想到了什么,问道:“南宫?可是那个南宫府!”这天下又有哪个人不知道曾经名扬天下的四大家族之一,只不过自前朝覆灭后,这南宫家便没落了……没想到现在居然出了一个郡主,难道说皇帝又对南宫家宠信起来了?

明晶赶忙把南宫府的两位老爷如今在朝廷的任职,以及南宫玥是如何得到郡主之位都一一解释了一遍。

小方氏一听说南宫玥先后治好了五皇子和皇帝,不由面露讶然:“她才不过十二岁,竟医术如此了得?”

明晶说道:“回王妃,具体情况奴婢不知,只听说摇光郡主的外祖号称天下第一神医。”

“神医外祖?”方紫藤忍不住出口讥笑,“我看不是医术了得,而是献药有功吧。”

小方氏赞同地点了点头,她也觉得方紫藤这个猜测很有道理。

方紫藤咬牙切齿地说道:“姑母,一定是她看上表哥了,借着医好五皇子和皇上就厚颜向皇上求旨赐婚。”

小方氏若有所思。若真是如此,那这个摇光郡主倒是不足为惧了。异姓郡主,又不是公主,家世没落。就算曾经治好了皇上和五皇子得封郡主,又得皇帝赐婚,再多的情份也差不多用完了。

小方氏终于展颜,吩咐道:“明晶,去把世子请来,就说是为了赐婚的事。”

明晶应声退出了屋外。

方紫藤心更急了,过去亲昵地摇着小方氏的手道:“我不管,姑母,您一定要帮我,您可是答应过我爹娘的,让我嫁表哥,做世子妃的。现在弄成这样,您要想法子帮帮我啊!”

小方氏目光微冷,警告地看向了方紫藤,道:“一会儿奕哥儿来了,你给我端着点,少露出你那疯丫头样。若是敢给我丢人现眼,别怪我不客气,把你丢回到南疆去。”

方紫藤被小方氏看得打了个激零,忙不迭应道:“放心吧,姑母,我一定会做出大家闺秀的样子,不会让您丢脸的。”她讨好地向小方氏笑了笑。哪怕做不成镇南王世子妃,这个王妃姑母那也是不能得罪的。

小方氏的神色缓和了些,到底是自己的亲侄女,一向听自己的话,再说留着她还有用。

“你呀,也别急,做不成世子妃,不是还可以做侧妃吗?”小方氏眉眼温柔地看着方紫藤。本来以方紫藤的身份,要做世子妃确实是有些高攀,反倒是侧妃便是理所当然了!

“侧妃?”方紫藤不敢置信地惊呼了一声,“不行,姑母,我不要做妾。”她可是奔着世子妃而来的,怎么能做妾呢?

小方氏伸出葱段玉指点了点方紫藤额头,恨铁不成钢地道:“侧妃能和普通的妾比吗?再说了,你成了奕哥儿的侧妃后,不是还可以想法子扶正吗?”

方紫藤疑惑地看着小方氏,明显没听明白。皇帝都已经赐婚了,世子妃的位置有人了。她还怎么扶正?……总不至于弄死摇光郡主吧?

“姑母,你有法子让那摇光郡主没法进门?”她一脸期待地看着小方氏。

小方氏横眉冷对:“说什么胡话?圣旨已下,哪能不让摇光郡主进门的。”

方紫藤顿时面露失望。

“但是想要侧妃扶正却并非不行。”小方氏慢悠悠地说道,“那摇光郡主年龄尚小,进门还要再等上几年,你可以先她一步入府,做世子侧妃,笼住世子的心,生下儿子。而在这几年里,你就想法子牢牢掌控好世子的后院。等过了几年,就算是世子妃进了门,也要让她插不上手。”她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到时有我帮着你,你又有儿子,世子妃岂不是形同虚设?”

方紫藤若有所思地点头。

“再说了,世子、世子妃迟早是要回南疆的……”小方氏故意露出了担心之色,意味深长地说道,“世子妃这么一个娇弱的王都贵女,也不知道能不能适应南疆的生活,不要出了什么意外才好……”

方紫藤的心思马上活络了起来。不错,若是到了南疆,世子妃无法适应,就这样没了,就是自己的机会!再不济,她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总会有法子对付她!

小方氏嘴角翘了翘,心想:这摇光郡主横空出世,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哼,她想要进门?行啊!那自己就先给她竖个对手,一个恨不得取她而代之的对手。

到时候,萧奕的后院必定会乱起来,越乱越好啊,若是自己这个侄女真的动手了,那可真是一箭双雕了!

小方氏端起了茶杯,袅袅白烟,模糊了她的眉眼,掩盖了一切心思算计。

“王妃,”这时,明晶进来禀报道,“世子爷来了。”

小方氏放下手中的茶杯,睃了方紫藤一眼,方紫藤立刻正襟危坐,一副贤淑端庄的样子,一双眼睛却是忍不住瞅着屋外瞧。

萧奕身穿一袭淡青色的绣银桃花锦袍春风满面地走了进来。

“见过母妃。”萧奕行礼道,“许久不见,母妃看着气色不错。”

“奕哥儿,”小方氏一见萧奕,脸上展露出一副慈爱的神色,怜惜地说道,“有些时日没见,你都瘦了!你在王都一切可都安好?吃穿可还习惯?”

萧奕笑眯眯地说道:“好,一切都好,皇上还赐了一个媳妇给我呢。”他笑得眉眼潋滟,玉面生辉,看起来就是一副很满意的样子。

方紫藤看着萧奕移不不开眼,心里不知道该怨恨还是该惋惜:这么一个面玉少年,本应该是自己的啊!

她忍不住提醒道:“姑母……”别忙着母子情深啊,应该介绍介绍自己了吧。

“对了,”小方氏笑盈盈地对萧奕道,“奕哥儿,这是你方家四表妹,你们小时候见过,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见过表哥。”方紫藤努力作出大家闺秀的样子,对着萧奕盈盈福身。

萧奕完全没搭理她,直接向着小方氏说道,“母妃来得正好,皇上为儿子赐了婚,有劳母妃作主,替儿子前去下定。”

见他的连眼角都没向自己瞥上一眼,方紫藤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这么一个大美人在他面前,他不搭理,居然只想着要向一个小丫头片子下定?

“这,这事是不是等你父王来信了再说?”小方氏故作为难道,“总要经得你父王同意的。”

“父王那边,我早已去了信,现在父王应该是已经得到消息了。”萧奕心情颇佳地说道,“更何况,这是皇上给我挑的世子妃,父王哪里会不同意?”说着他意有所指地看着小方氏,“还是母妃觉得,父王另有打算,想要违抗圣意?”

“这怎么会呢?”小方氏惊出了一身冷汗,“皇上赐的婚,王爷知道了欢喜都还来不及,怎么会不满意呢?”

萧奕眉梢一挑,催促道:“既然如此,母妃就赶紧挑个日子,去下定吧。”

“奕哥儿,那摇光郡主年纪还小呢,不用这么急吧。”小方氏面带微笑,眼底闪过一丝冷意。想让她办事,哪有这么容易的!

“是啊,表哥,姑母说的没错啊!”方紫藤忍不住尖声道,可随即立刻想起自己的淑女形象,放柔声音道,“表哥何须急于一时。”她试图露出她最完美的笑容,对着萧奕暗送秋波,结果却是抛媚眼给瞎子看。

萧奕冷眼以对:“这是皇上赐的婚,我们王府不遵询圣意,加紧筹办,难道还拖拖拉拉的,拖个一年半栽不成。再说了,母妃初到王都总要进宫拜见皇后娘娘的,这若是皇后娘娘问起了母妃对这桩婚事的打算,母妃怎么说,一问三不知,什么打算都没有?”

方紫藤吓了一跳,有些不太确定地说:“姑母才刚到呢?皇后娘娘不会逼得这么急吧?”

萧奕冷笑一声:“天家交付下来的事,哪能说是逼呢?”说着他一脸忧心地看着小方氏,“母妃,方四姑娘初到王都,这口没遮拦的,容易闯祸,还是赶紧送回南疆去吧。”

方紫藤傻眼了,她这人才刚王都呢,屁股还没坐热呢,怎么就要被送走了?这哪里行啊!

她求救似的看向了小方氏,如今能为她作主的也就只有小方氏了。

小方氏心里嫌方紫藤不会说话,不过方紫藤对她来说还有用,自然是不能由着萧奕的意思了。

“你表妹年纪小,又是初到王都,不懂得规矩,我会好好教导她……”说着她看了方紫藤一眼。

方紫藤上前,装出柔弱可怜的样子,期期艾艾地道:“表哥,我会听话的,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萧奕懒得看她,只是对小方氏道:“母妃,这门婚事是圣上御赐的,母妃既然到了王都,当然是要表明态度,那还有什么比尽快着手准备这门婚事来得更稳妥呢?”他的目光灼灼地看着小方氏,“您说对不对,母妃?”

小方氏当然不能说不对,只能违心道:“奕哥儿说的在理。”她心中郁郁,有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这种滋味不好受,让她心里呕得都要滴血了。

“既然母妃觉得对,那就明天就去趟南宫府吧。”

“怎么也要等到我觐见了皇后娘娘……”

“母妃说的是,那就三日后吧。”

三日后?!小方氏还是觉得太急了,最终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日子定在了十日后。

“那就听母妃的,”萧奕终于满意,喜气洋洋地道,“有劳母妃费心了。”

小方氏心里更呕了,这哪里是听她的,虽然这婚事不可能拒绝,但要照她的打算,怎么也要再拖上三五个月的,给那还没进门的南宫氏一个下马威!

萧奕心愿达成,自然片刻都不想多留,心满意足地告退。

方紫藤一见萧奕走了,连忙也向小方氏告退,提着裙摆,急急地追了出去。

“表哥,表哥……”方紫藤三步并作二步的追上前去,一鼓作气地跑到了萧奕面前,然后把一个绣有紫藤花的素色荷包递向了他,白玉似的面颊铺满了红霞,“表哥,这个给你,里面装有薄荷,提神醒脑,表哥一定用得的上的。”

她故作娇软的声音,听在萧奕耳里,却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的脚步没有缓上半分,反而又加快了一些,如同避瘟疫一般。

方紫藤抓紧了手中的荷包,心中又气又恼:表哥也实在太不给她面子了,就算是不收,说两句好听的又怎么了?

在南疆,多少男儿求她看他一眼,她都不屑,如今她都如此放低身段了,这个萧奕居然……

方紫藤恨得牙痒痒的,可是想到萧奕镇南王世子的身份,又觉得就此放弃,实在是可惜……再说,她离开南疆前,都对母亲放下豪言壮语了!

哼!她就不信自己拿不下萧奕。

萧奕神采飞扬地出了内院,来到了自己的书房,立刻让人去叫来程昱。

不多时,程昱便满头大汗地来了,心里揣测着:今天继王妃到了,世子爷这个时候唤自己前来,也不知道是有什么要事。

“程昱,”萧奕正色地吩咐道,“多找几个人把内院看紧了,别让那些个不长眼的人到处乱晃!”他住在外院,内院原本除了时不时有人打扫,基本没人会去。但现在既然小方氏来了,这内院他得替臭丫头看紧了,免得莫名其妙的人把内院弄得乌烟瘴气。

程昱一脸的黑线,有些无语了:世子爷急急忙忙地把他叫来,就为了这事?什么时候他这个谋士连王府的内院都要管了,实在是可怜的想找诉苦的地方都找不到!

因为其他几个兄弟一定会用羡慕的口气对他说,世子爷真是器重你啊!

再说小方氏,她一到王都后,就向宫里递了牌子,又等了一日才收到宫里的消息,梳妆打扮妥当,就坐着华盖朱轮车进宫去了。

小方氏一进凤鸾宫大殿,就见皇后穿着大红凤袍端坐在上首,下方坐着一个约十二三岁的粉衣小姑娘。

小方氏不敢多看,规规矩矩地先向皇后行了跪拜礼。

皇后让小方氏起身落座,才笑盈盈地道:“可真是巧了,镇南王妃进宫向本宫请安,恰好今天玥丫头也来了。”转头对一旁的小姑娘道,“玥丫头,这可是你未来婆婆,还不快去上前见礼。”

小方氏眸光微闪,这才知道原来坐在那里的就是摇光郡主南宫玥。

南宫玥起身向小方氏向小方氏屈膝行礼,“摇光见过王妃。”她今日之所以会在宫中是正好到了给皇帝请脉的日子,请完脉后她照料来凤鸾宫给皇后请安。倒没想到居然会遇上小方氏。

小方氏细细打量着南宫玥,一身胭脂红衣裙,裙摆绣着振翅欲飞的蝴蝶,足下的绣花鞋上镶有米粒大小的珍珠,形成了精致的玉兰花形,看着让人觉得即活泼又不失清雅。

小方氏忙柔声道:“摇光郡主免礼。”

南宫玥趁着起身的那一刻打量着镇南王继妃小方氏。

前世她没有见过小方氏,今生最多也就是在一年多前的新年宫宴上,遥遥见上过一面,对她没留下什么印象。

小方氏保养得宜,看着不过才二十出头,一点都不像是有个十多岁儿子的年纪,且柳眉红唇,面色红润,眼波流转间透出一股妩媚风情,难怪镇南王对这位继妃万般宠爱与一身了。

“果然长得俏丽可人,难怪皇上会把郡主许配给我们奕哥儿。真正是郎才女貌!”小方氏看着南宫玥的目光越发柔和了,“倒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上摇光郡主……”说着她从自己手上摘下一个红玛瑙手镯,“来,玥姐儿,这个是给你的见面礼。”

南宫玥抬头怯生生地看了一眼小方氏,转头羞怯地看向了皇后,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小方氏眼中的轻蔑一闪而过,南宫府也不过如此,堂堂的嫡女,御封郡主表现的却像是从小门小户里出来从没见过大场面的样子。

皇后倒是没有想得那么多,只以为南宫玥是因为见了未来婆婆紧张害羞所致,面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道:“玥丫头,既然是王妃给你的,你收下就是了。”

南宫玥这才细声细气地谢过,收下了那红玛瑙手镯,戴在了手上。

小方氏趁机夸赞了两句,然后又拉着南宫玥的手一会问她今年多大,一会儿问她可读了女诫,一会儿又问她平日喜欢做什么……南宫玥红着脸回答小方氏的一连串问题,不是点头就是摇头,再不然就是发出轻轻的“嗯”声,一句回话超过三个字的屈指可数。

小方氏心里越发满意了,这么个软糯腼腆的世子妃实在是太好了,根本就撑不起镇南王府的门庭。萧奕有这样的世子妃,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皇帝和皇后会给萧奕挑这么个世子妃,一定有他们的用意。

小方氏心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心道:莫不是因为忌惮镇南王府的势力,故意找了这么个姑娘配给萧奕吧?

小方氏越想越有道理,越想心里越欢喜,一直拉着南宫玥的手不放,还对着皇后说了一通感激皇上和皇后的话,对他们为萧奕挑了个这么知书达理的世子妃表现得感激零涕。

眼见这对未来婆媳一派其乐融融的模样,皇后也是眉目含笑,她自然不会把小方氏的话当真,这逢场作戏谁不会啊!

南宫玥在宫里同小方氏虚与委蛇了近一个时辰,终于疲累地得以回府,没顾上回墨竹院歇息,而先去了书房找南宫穆。

书房里就他们父女俩,南宫玥向南宫穆行了礼后,就开门见山道:“爹爹,宫里可能快要给皇子们选妃了。”

南宫穆大吃一惊,忙问道:“玥姐儿,可以肯定吗?你大伯身在礼部,并无听他说起此事。”

“爹爹,我今日去皇后娘娘那里的时候,娘娘正在看一本花名册。我悄悄瞥了一眼,上面基本都是朝中三品以上大臣和勋贵家中嫡女的名字。”南宫玥轻蹙眉头揣测着,“宫里的几位皇子年岁也差不多了,因而为他们选妃的可能性比较大。爹爹最好同大伯说一声,无论家里是愿或者不愿,都需及早做好打算。”

南宫穆慎重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那女儿便先告退了。”

南宫玥行礼后,离开书房,直接去了浅云院。

林氏一见到她,就笑眯眯地拉着她坐下,“玥姐儿,你累坏了吧?待会回去好好歇个午觉。”说着,她的目光不由地落在南宫玥手腕的红玛瑙手镯上,女儿的首饰林氏都一清二楚,一见这手镯陌生,便问道:“皇后娘娘又赏赐你了?”

谁知道南宫玥竟摇了摇头,跟着便把宫里遇上小方氏的事告诉了林氏。

林氏眸色微沉,沉吟片刻后,正色道:“玥姐儿,你都是定了亲的人了,这些日子可不许到处乱走了。既然镇南王妃已经到了王都,势必会行为了小定礼后再回南疆。你就给我好好呆在院子里,好歹先把萧世子的两套衣裳赶出来,尺寸我一会儿就让安娘去镇南王府取。”

陪着林氏又闲聊了会儿,待她回了墨竹院后不久,安娘就拿着镇南王府给的尺寸回来了。

南宫玥只是随意地一瞟,却是微皱眉头。

她一边细看那尺寸,一边回想着萧奕的身材,忍不住叹气:这要是自己照着这个尺寸做,到时候非出丑不可!

萧奕的人不可能给她一个错误的尺寸,不用说,定是那小方氏故意为之了。

至于用意嘛,无非就是想着让她当众出丑,趁机给自己个下马威。

不过,不好意思,小方氏注定是要失望了。

南宫玥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阳光透过镂空的窗棂,照在她白玉似的侧脸上,像是洒了一层碎金子,将那双水润的杏眸衬得如同琉璃般流光溢彩。

南宫玥对着百卉吩咐道:“百卉,你去找萧世子,就说我要给他做两套衣裳,问他要一下尺寸。”

百卉眉头一动,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不多时,百卉就回来了,紧接着,南宫玥也开始准备为萧奕缝制衣服。

一时间,墨竹院内热闹极了,丫鬟们帮着南宫玥选衣料,这个说石青色好,那个说大红的喜庆,你来我往争论了半天。

后来还是南宫玥自己拿注意,选了月白色的和绛紫色的,亲手裁衣。

自此,南宫玥平时除了晨昏定省与闺学之外,轻易不踏出院门一步。

就在南宫玥被拘在自己屋里甜蜜蜜地为萧奕做着第一件衣裳的时候,南宫府正因皇后下的花帖起了轩然大波。

彼时,南宫玥恰好在收最后一针,听完了鹊儿的禀报,不由面色讶然,“你是说筱表妹也收到了花帖?”

“是啊,姑娘。”鹊儿也是不解,“为了这事,三夫人还大闹了一场,认为一定是宫里的人搞错了,这花帖应该是给四姑娘才是。”

皇后下花帖,邀请三品以上大臣和勋贵府邸未定亲的嫡女和部分庶女参加八月初一的赏花会。

虽没有明说,但大家都能猜测到其用意是为了帮皇子们选妃,嫡女自然是有机会成为正妃,至于庶女嘛,若是被相中,也就只能为妾了。

南宫府收到花帖的有南宫琤和白慕筱。

连白慕筱都有了,南宫琳却贴上无名,也难怪黄氏会急了。

南宫玥挑了挑眉,她猜到宫里会给皇子们选妃,没想到竟然会以赏花会的方式进行。

先前让父亲带话给了大伯父,也不知道大伯父心里有何打算?

这府外的喧嚣在南宫玥心里头没有挑起太大的涟漪,很快她就被自己的终身大事转移了所有的注意力。

南宫玥和萧奕的亲事虽说是皇上御笔赐婚,但是这六礼还是不能省的,需一步步地按规矩走完。考虑到婚事要等到南宫玥及笄,因而先走纳采、问名、纳吉三礼,是为小定,纳采和问名只是形式地走了走过场,这是御赐的婚事,八字自然是极为合适的,否则岂不是打天子的脸面?

转眼就到了纳吉的日子,一大早,小方氏就精心打扮一番后,亲自拜访了南宫府,还备上了一车厚礼。

一到南宫府,小方氏就被柳青清亲自迎到了荣安堂,南宫府的众人已在正堂中等候,其中也包括今日的主角南宫玥。

众人一见着小方氏,差点没被闪瞎眼,只见她长发挽成飞月髻,戴一支鎏金掐丝点翠转珠凤凰步摇,耳着一对赤金镶翡翠葫芦耳坠子,穿着一袭松花色百蝶穿花织金刺绣的宫装长裙,既富贵又华丽。

“见过王妃!”

众人纷纷屈膝向小方氏行礼,只见那小方氏故意顿了顿,这才扬眉笑道:“未来亲家何须如此多礼,都免礼吧。”

众人虽知道小方氏在拿乔,却也不敢把愠色放在脸上,唯有黄氏暗自窃笑,心道:看来南宫玥这门亲事也是表面风光,这继母也是母,以后这位继王妃恐怕还有的折腾!

这么一想,黄氏这些天郁躁的心绪总算平复了不少。

“王妃,还请上座!”

因为镇南王妃的品级高于苏氏,苏氏便把主位让给了小方氏,而小方氏也不客气地坐下了,众人随后纷纷落座。

跟着小方氏的目光落在了南宫玥身上,含笑道:“摇光郡主,几日不见,近来可好?”

南宫玥欠了欠身,做出羞涩的样子,微垂首道:“摇光很好,谢王妃关心。”

小方氏随即把目光移开,对着明晶道:“明晶,还不赶紧把小定礼都送上来。”

“是,王妃。”明晶行礼后匆匆走到厅门口,跟着四个丫鬟就捧着四盒小定礼走了进来,第一盒装着金项圈、金手镯、金钗等各种金饰;第二盒里放的是玉如意等各种翡翠玉石首饰;第三盒装着大红绣花衣衫;第四盒则装着各种上好的布料,其中还有非常罕见的云锦。

这小定礼虽然不能说特别隆重,倒也是齐全,林氏在心中微微点头,小方氏在一旁以帕掩嘴笑道:“南宫老夫人,南宫二夫人,说来真是失礼。本王妃此行来王都有些匆忙,也不曾想到皇上竟为奕哥儿赐婚,因而准备得仓促了点,倒让亲家夫人见笑了。”

“哪里,王妃真是太客气了。”苏氏忙笑道。

她话音才落,就见一个陌生的青衣丫鬟脚步匆匆地跑了进来,花容失色地行礼道:“王……王妃,不好了!”

小方氏心中得意,却故作愠怒:“明眸,你这是怎么说话的!这大好的日子居然说什么‘不好’?”

明眸又行了一礼,慌张道:“请王妃恕罪。是那对活雁没了!”

南宫府众人都是心中一凛,林氏更是有种不妙的预感。

“没了?”小方氏皱了皱柳眉,却是故意道,“这好生生的大雁怎么就会不见了?”

“王妃,不是不见了,是……是……”明眸想了又想,不能用“死”字,只能换了一个说法,“是没气了!”

“什么?!”小方氏“气”得拍案而起,“那对活雁可是世子爷特意为了今日去猎来做贽礼的,怎么说没气,就没气了?”

“奴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眸垂眸委屈地说道。

用来做贽礼的活雁竟然死了!这个消息如同平底一声旱雷响,炸得所有人都回不过神来,在场的丫鬟们更是赶忙捂住嘴堵住了惊呼声。

这纳吉中的奠雁礼,因雁难得,通常都已经改用了木雁。然而为了表示对南宫家的尊重,萧奕亲自去猎了一对活雁回来作为贽礼。

但是下小定的时候,这一对活雁竟然死了,实在是太不吉利了!

------题外话------

感谢订阅!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