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反击/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活雁死了。

丫鬟们面面相觑,这么不吉利,恐怕今日的小定是要……

南宫玥目光一沉,小方氏这一主一仆一唱一和地演了半天,原来就是想玩这个花样啊。

这门婚事是皇帝钦赐,小方氏自然无权置喙,只能想着法子故意给她下马威呢!

林氏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好好的活雁怎么会无缘无故就死了呢,更何况这是作为贽礼的雁啊。

除非是有人故意为之!

林氏不由看向了小方氏,只见这位镇南王妃表面上一副很是焦心的样子,但眼中的那抹得意却是实实在在的!

林氏的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她当然知道这镇南王妃小方氏是世子萧奕的继母,只是一直以来王都对她的传闻都非常之好,据说她温柔体贴,待萧奕就如同亲母一样,也因此,林氏没有太过担心。

但今日瞧来,先是刚刚行礼时的下马威,再加上这活雁……

继母果然是继母!

林氏蹙起眉来,还只是小定就这样,那一旦成亲,自家玥姐儿可怎么办啊!有这样的未来婆婆,倘若玥姐儿将来真的随着镇南王世子去了南疆,日子恐怕是不好过。

小方氏嘴角一勾,一副歉然的样子,并说道:“未来亲家,真是不好意思。本来奕哥儿是有心极了,非说不能用木雁,要猎活雁为贽礼。他这也是对摇光郡主的敬重,我这做母亲的自然也不好拦着他,谁想到今日竟发生这种事。哎!”她叹了口气又道,“因为奕哥儿备了活雁,我便没特意再备木雁,看来这纳吉怕是要改日了!”

林氏一阵憋屈,无论这是否是小方氏背后做的手脚,活雁毕竟是死了,没有活雁或木雁,纳吉也没法继续进行,所以小方氏要求推迟日子也是合情合理的,任谁都挑不出错处。

一时间,整个正堂寂静无声,南宫府的主子们都沉着脸,就连黄氏都纠结极了,一方面怕此事影响了南宫府姑娘们的名声,另一方面又忍不住有些幸灾乐祸,静待事态的发展。丫鬟们则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空气沉重得仿佛暴风雨就要来临!

见此,小方氏眼中的得意更甚了,她慢悠悠地从紫檀木圈椅上站了起来,可是她还没站直身体,就见一个南宫府的小丫鬟急切地小跑着进来,气喘吁吁地行礼道:“老夫人,二夫人,三姑娘,萧世子来了!”

萧奕!?他怎么来了?!

小方氏惊得双目一瞠,竟一时忘了继续起身,僵硬地维持着屈膝的状态。她很快回过神来,想趁别人没发现,急忙又坐了回去。

南宫玥仍旧半低垂着头,眼中笑意盈盈,她从来都没有担心过,因为她相信萧奕绝不会让她面临如此窘境。

这报信的小丫鬟正是画眉,画眉喘了口气,继续说:“世子爷带了一筐活雁来……”画眉越说越高兴,心里觉得皇帝可真是有眼光,为自己姑娘挑了一个如此佳婿!“奴婢仔细瞧过了,足足有十只,每只都是生龙活虎的!”

画眉这番句话将情况完全反转了过来,南宫府众人都是喜笑颜开,那些丫鬟羡慕地看向了南宫玥,觉得三姑娘真是好福气,雁难猎,更何况还是活雁,否则世人也不会以木雁代之了。萧世子不仅亲自去猎来了活雁,甚至还多备了整整一筐,又及时送到南宫府来,这说明他对这桩亲事非常有心。这女子选婿还有什么比夫婿懂得心疼人要好!看来三姑娘真是有福气之人!

正所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今日这番波折反倒是试出了一个有心郎!

苏氏笑得合不拢嘴,觉得萧奕此举甚为南宫府长脸。

而小方氏却是整张脸都黑了,心口气得一抽一抽的。萧奕事先备上一筐活雁是什么意思?!分明就是在防着她呢!

没一会儿,就看到正堂外,萧奕在百合的引领下大步走来,淡淡的晨曦将他的发梢、眉眼都镀上了一层暖色,肌肤泛着玉般的光泽。他的眼眸熠熠生辉,在踏进正堂的那一刻,嘴角微勾,只是这淡淡的笑意就仿佛让整个正堂都明媚起来。

就算是在场的几位夫人也不得不在心中赞一句:好一个俏儿郎!

那些丫鬟们更是互相交换了这一个眼神,有几个甚至有几分春心萌动:原来这位萧世子不仅是个有心郎,还长得如此俊俏。三姑娘果真是好命,出身于簪缨世家,嫁入王府,还真是让人羡煞!

竹子和一名小厮跟在萧奕身后,一左一右地抬着那一大筐的活雁。

“母妃,”萧奕故意对着小方氏抱拳道,“儿子想想觉得不放心,还是把府中剩下的活雁都带来了!”在得知那对活雁死了的那一刻,萧奕并不意外。

最初,他出去猎雁的时候太兴奋了,一不小心就猎多了,于是就都带了回去,打算从里面挑一对长得最好看的作为贽礼,也是给他的臭丫头长脸。而余下的十只,他也特意留了下来,以防着小方氏动什么歪脑筋,没想到还真是让他料中了!

虽说有了这么多活雁,死了一对也不影响小定礼的进行,但萧奕却在心中冷笑不已,若非今日是他的大好日子,容不得出错,他可没那么容易放过小方氏。

萧奕的目光看向了苏氏和林氏,笑眯眯地作揖道:“祖母,岳母,请恕小婿失礼了!”他倒是厚脸皮,这才下了小定,就亲热地叫了起来,等于也是在告诉小方氏,这礼已成,就算她还想使什么幺蛾子,也没用!

以他这张俊脸,若是想要讨好妇人,自然是极占便宜的。

这些日子来,为了自家的玥姐儿,林氏特意去了一趟云城长公主府,打听了一下萧奕。得知这萧奕虽然有些顽劣,平日里爱与人跑跑马,打打架,倒也没有什么欺男霸女的行径。

最重要的是,他十分的洁身自好,独自一人住在镇南王府里,身边只有一些小厮伺候,整个王府里连一个丫鬟都找不到,更别说什么通房了。

光是这一点,就让林氏松了一口气,而现在,眼见这萧奕如此看重女儿,林氏更是又满意了几分,眼中添上了笑意。

林氏给了燕娘一个眼色,燕娘赶紧命几个丫鬟捧上了南宫府备的四盒回礼,第一盒是文房四宝,第二盒是绸缎衣料,第三盒是衣袍衣衫,第四盒是鞋帽。

“世子爷,这些衣衫鞋袜乃玥姐儿亲手缝制,望世子爷莫要嫌弃。”林氏慈爱地笑道。

小方氏顿时眼睛一亮,赶忙抢话道:“怎么会嫌弃!我看郡主的手艺真是好得不得了!明晶,还不给世子爷比比看,也好让世子欣赏一下郡主的手艺。”

没等她把话说完,明晶就意会地冲上前,从盒子中取出一件衣袍就想往萧奕身上比……

林氏的不由眉头一皱,这小方氏还真是没规矩,又不是小门小户,岂能在小定礼上如此。

小方氏得意地勾唇,等着看南宫玥出糗,却不想——

那件月白的衣袍只是往萧奕背上那么一比,就看得出是他的尺寸,从衣袍长度、到肩膀的宽度、再到腰身、下摆……都服帖得不得了!

怎么会!?小方氏一时语结,而萧奕却是故意笑着赞道:“郡主果然是好手艺!”说着他朝南宫玥看去,“来而不往非君子也,既然郡主亲手为我缝制了衣物,我也想送郡主一份礼物。”

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他大步走到南宫玥跟前,从腰间拽下一块龙凤羊脂白玉佩递向南宫玥,“郡主,这是我的外祖母留给我的,让我送给未来的媳妇。”

就算是南宫玥,也不由地怔了怔。这块羊脂白玉她记得清清楚楚,是他送给她的十岁生辰礼,她平日里自然是不敢拿出来佩戴的……只是,怎么又到她手里了呢?

南宫玥不由朝百卉睃了一眼,也只有管着她的首饰盒的百卉才可能偷偷把它又交还到萧奕手里。

“多谢世子爷!”南宫玥屈膝接过那羊脂白玉,感觉到萧奕的手指飞快地在她掌心搔了一下,然后得意地对他眨了眨眼,仿佛在说,我聪明吧?

小方氏乃是萧奕生母的庶堂妹,自然也是认得这块羊脂白玉的,眸中闪过一抹复杂。这羊脂白玉乃是她娘家大伯母心爱之物,没想到竟然留给了萧奕,而萧奕今日亲自交给南宫玥,分明是在表示他对这门亲事相当满意!到底他是真的满意,还是为了向皇帝表忠心呢?

小定礼就在小方氏的惊疑不定中结束,回府后的第二日,她特意命人给南宫玥送来了帖子。

未来婆婆的第一次邀请,南宫玥无论如何都得去。

更何况,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到了日子,南宫玥淡然地坐上朱轮车,去了镇南王府。

朱轮车在二门停下后,小方氏的贴身丫鬟明晶立刻迎了上来,屈膝行礼道:“摇光郡主,正妃正在等您呢。”说着,引她去了内院的小花厅。

一踏进小花厅,就见身穿百蝶穿花褙子的小方氏端坐在主位上,她左侧坐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姑娘,着绯红色的绣花罗衫,下着珍珠白湖绉裙,南宫玥猜测她应该就是小方氏的侄女方四姑娘了。

方紫藤目光挑剔地打量着南宫玥,不屑地撇了撇嘴,心想:这摇光县主果然只是个丫头片子,乳臭未干,脸没张开,身子像竹竿似的又干又瘦,也就是皮肤白些,一双眼睛还算水灵,其它各方面跟自己比真是差远了!哼,表哥一定是因为是皇帝的赐婚,才不敢违背,否则怎么可能看不上自己呢!

小方氏看了一眼南宫玥压裙的那块羊脂白玉,随即脸上露出了亲和的笑容,热情地说道:“郡主,我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见过王妃。”南宫玥含羞带怯地向小方氏问安。

“郡主快快请起,坐下说话便是。”小方氏面上带笑,眼中却是一片幽深,让人窥不得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多谢王妃。”南宫玥端庄地坐到了红木圈椅上,对于花厅内的另一个人方紫藤却是半点不提。

小方氏见状只当她性子腼腆,不好意思问,于是便主动介绍道:“郡主,这是我的侄女藤姐儿,在家排行第四,是世子的表妹。”

南宫玥微微颔首:“方四姑娘。”

小方氏笑盈盈地对着方紫藤道:“藤姐儿,还不快见过郡主。”说着,她目露警告地看着方紫藤,示意方紫藤敢莫要忘形!

竟然要她向一个才不过十二岁的黄毛丫头行礼!方紫藤实在是心有不甘。

在南疆时,她因为有个身为镇南王妃的亲姑母,一直都是众闺秀巴结的对象,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这南宫玥既不是皇家公主,又不是皇亲国戚,最重要的是还把她的世子妃位置给抢走了,让她低头向南宫玥行礼,这真是比杀了她还让她难受!

小方氏见方紫藤磨磨蹭蹭的,眼中的警告之色更浓了,心里却是有几分后悔了,早知道是当侧妃,就该选个更听话、柔顺的才好拿捏,可偏偏她娘家的那些亲侄女里,也就方紫藤的颜色最好。

“藤姐儿……”小方氏慢吞吞地叫了一声,目光一冷。

方紫藤只好起了身,向南宫玥粗率地行了一礼:“紫藤见过郡主。”

南宫玥等她将全礼行完,才悠悠地说道:“方四姑娘,不必多礼。”

小方氏亲热地开口道:“郡主,藤姐儿自小在南疆长大,规矩礼仪比不上王都中的名门贵女,还请郡主勿怪!”并趁机夸赞道,“不像郡主小小年纪,如此知书达理,贤良大方真是难得。世子能得郡主如此佳妇,我亦很是欢喜。”

“王妃过奖了。”南宫玥脸上露出淡淡的红晕,羞涩地微垂下头。

方紫藤心中好生不快,姑母这是在做什么?干什么一直夸那个摇光郡主?不过就一个小丫头片子罢了!

“相信王爷见了郡主亦是会十分欢喜。”说到这里,小方氏话锋一转,又道,“不过,郡主你现在年纪尚小,离成婚还有好几年呢,世子身边不能少了人伺候。郡主如此贤良大度,相信不会反对吧?”她意味深长地看着南宫玥。

姑母果然是擅长说话!方紫藤面露喜色,目光又朝南宫玥看去。姑母说得在情在理,看这南宫玥要如何拒绝!

原来小方氏来找自己是想逼着自己同意给萧奕塞女人啊!?南宫玥心中冷笑,面上却是无措地看着小方氏,脸色微白。

小方氏嘴角勾起得意的笑意,笑盈盈地拉起了方紫藤的手,柔声道:“郡主看我这个侄女如何?”言下之意是要南宫玥同意萧奕纳了方紫藤。

南宫玥故作震惊地猛然起身,连身后的圈椅都被她撞得往后挪了一寸,发出刺耳的声响。

她杏眸含泪地看了看小方氏,又看了看方紫藤,不发一言地疾步冲出了屋子。

居然就这么跑了!?小方氏看得目瞪口呆,这也实在是太过娇气了。

方紫藤急了,尖声道:“姑母,怎么能让她走了?得赶快把她拦回来,你说过今天会帮我达成心愿的。她走了,我怎么办?”

小方氏心里正烦着呢,她哪里想到南宫玥会突然就跑了,等她想要叫人拦的时候,这人都跑得出屋外了,普通的下人又如何能强迫一个郡主从院子里再回来!

方紫藤这么一说,小方氏的火气更旺,不悦地道:“走了就走了,你急什么?”

方紫藤不甘心地道:“姑母,我怎么能不急呢,她要是跑回去,同南宫府的长辈哭诉了怎么办?要是南宫府来人反对……”

“南宫府来人?”小方氏眼中闪一道幽冷的暗光,“来了也好,要是真来了,本王妃倒要问问他们如何教导出这么个善妒的女儿来?”她慢悠悠地道,“到时候啊,说不定南宫府的人还要哭着求着本王妃……以免牵连了南宫府其她几位姑娘的名声!”小方氏嘴角含笑,现在她只怕南宫府没有行动,一旦有了行动,她有的是法子让她们吃下哑巴亏。

另一边,南宫玥出了小花厅后,就与百卉、百合一起向二门而。

正在要登上朱轮车的时候,就见萧奕从外院匆匆而来。

萧奕一接到消息说是小方氏找了南宫玥来镇南王府,就赶紧赶了过来,此刻一见到她,就忙问道:“臭丫头,她找你什么事?”

南宫玥还没说话,百合就迫不及待地把刚刚发生在小花厅的事加油添醋地说了,最后故意阴阳怪气地告状道:“奴婢还道王妃这么好,请我们姑娘过来做客,原来是为了给姑爷您纳妾呢。”

因已行了小定礼,这门亲事算是已经定了,南宫府里对萧奕的称呼也随之改了。

萧奕面上一凛,眸中透出浓烈的杀意,大步便要往内院的方向而去。反正小定礼已经行完,这小方氏也不需要再留在王都了!

南宫玥一把拉住了萧奕,轻笑了一声,说道:“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萧奕直直地看着南宫玥捉着自己袖口的小手,周身的杀气眨眼间消失不见,就像是一头猎豹突然变成了一只家猫,只差没有喵喵叫着摇尾巴了。

南宫玥眉眼弯弯地说道:“阿奕,内宅之事自有内宅的处置之道。你是男子,无须整日着眼于这些无趣的内宅琐事。放心吧,我即与你订亲,就绝不会让你为了内宅之事而分心的。这些全都交给我就行了。”

萧奕的心里暖洋洋的,在这个世上,会真心想着他的,只有他的臭丫头一个人。

萧奕目光灼灼看着南宫玥,嘴角扬起了笑意。

他一双桃花眼潋滟无双,淡淡的阳光洒在他精致白皙的脸上,宛如剔透的美玉,散发出莹莹光辉。

南宫玥登上了朱轮车,笑着说道:“好了,阿奕,我要回去了。”

萧奕有些不舍,但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只是能一路护送她回了南宫府,这才依依不舍地骑马走了。

南宫玥回了墨竹院后,就命人向宫里递了牌子,随后坐到窗边继续绣着那未完工的荷包。

牌子递上去不久,她便得到了皇后的宣召。

于是,第二天一早,便进宫了。

“玥丫头来了!”皇后一见南宫玥,就笑着向她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身边来,并关心地问道:“这些日子可还好?”南宫玥的纳吉礼上发生的事,皇后亦有所闻,而且南宫玥会突然递牌子进宫,也有些不太寻常。

闻言,南宫玥一向灿若星辰的明眸暗淡了下来,小小的巴掌脸上露出一丝委屈,让人看了为之心疼。

皇后拉着她的手,柔声问,“这是怎么了?可是受了什么委屈?”

南宫玥大大的杏眸闪烁着点点泪光,声音有些低落地说道:“娘娘,玥儿幼承庭训,熟读女诫、女训,知妇德不能有妒忌,但……”

她明显是受了委屈的样子,但言行依然端庄得体,这让皇后很是心痛,忙问道:“有什么事,你尽管说,本宫替你作主!”

“娘娘,昨日镇南王妃找了玥儿前去,要玥儿同意给世子纳妾,还是正经的良妾。”南宫玥小脸上布满愁绪,强撑着说道,“玥儿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还没入门,居然就要为未来的夫君张罗着纳妾了……世上哪有这样的规矩。”

“什么?居然有这样的事!”皇后又惊又怒。

“玥儿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南宫玥眸光暗淡地说道,“这若是不同意,别人定会以为我们南宫府的姑娘善妒不贤,可若是同意,玥儿这还没过门呢,传扬出去,别人会怎么看玥儿?”

怎么看!?皇后心里不由冷笑,别人一定会认为南宫玥这个未来世子妃软弱可欺,心里就会轻视了南宫玥几分。

这小方氏倒是打的好算盘,她作为继母,当然是有资格给世子身边塞人,只是若没经过南宫府的同意,便好像她对这门御赐的亲事不满,对未来亲家不敬,难免为人诟病。可是如果纳侧妃进门一事是南宫玥同意的,那就不一样了,小方氏尽可以说是南宫玥贤良,主动提起为世子纳人,然后她自己倒是可以摘得一干二净!

皇后本来就对小方氏很有微词,如今听南宫玥这么一说,更是怒从心起,这玥丫头和奕哥儿的婚事可是她与皇帝二人都看好的,刚行了小定礼就要纳妾,这是在表示他们镇南王府对这桩婚事不满吗?

皇后压抑着怒气说道:“玥丫头,你且与本宫说说王妃昨日找你,都是怎么说的?”

南宫玥低垂着头,把昨天的事一字不漏地说了一遍,没一点加油添醋。

皇后凤眼微眯,冷笑了一声:“来人,去镇南王府,宣镇南王王妃。”

内侍应了一声,急急传口喻去了。

不到半个时辰,小方氏便应召而来,一看到南宫玥也在凤鸾宫,她不由眸中闪过一道诧异,心里觉得这也太巧了点,莫非……

她心里虽然这么揣测着,但面上却不显,恭敬地给皇后行了礼。

赐座后,皇后一脸关爱地问道:“王妃,这些日子在王都住得可习惯?”

小方氏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欠了欠身答道:“谢皇后娘娘关爱,臣妇甚好。”

“那就好。”皇后含笑点了点头,故作不经意地问,“听说王妃这次来王都还带上了令侄女?”

“正是。臣妇的侄女名为紫藤,乃是臣妇兄长之女。”小方氏忙应道,心中冷笑,这个摇光郡主果然是到皇后这里告状了!没想到自己倒是看走眼了,原来还以为她会向南宫府诉苦搬救兵,却不想居然跑到宫里来了。

皇后又问道:“你那侄女今年多大了,可曾婚配?”

“禀娘娘,”小方氏神色恭敬地答道,“臣妇侄女今年十四了,臣妇这次进王都本是奉了王爷之命,为臣妇这个侄女同世子的亲事……”

皇后似笑非笑地打断了小方氏:“原来镇南王和王妃已经为世子选好了世子妃了,这倒是皇上和本宫多事了!”

小方氏一惊,连忙赔笑道:“王爷哪敢私下为世子订亲,这次来王都,本是想着让皇上和娘娘见见臣妇的侄女后,再由皇上定夺。”

皇后的神色总算缓和了一些,道:“那现在皇上即已为世子和摇光郡主赐了婚,不知王妃如今对你那侄女有何打算?”

小方氏小心翼翼道:“娘娘,世子能有摇光郡主这样知书达理、贤良大度的世子妃,臣妇真是满心欢喜。”

皇后脸上满意地露出了笑容。

小方氏一直细细地观察着皇后的神情,见状,心下一松,继续道:“至于臣妇那侄女,从小聪明伶俐,性情率真,深得王爷欢心,王爷这才会起了心思,想要将她许给世子。臣妇就想着,离摇光郡主及笈还有几年,世子的年岁却摆在那,臣妇便想着给世子放个身边人,也好替未来世子妃好好照顾着世子。”

皇后笑容依旧,淡淡道:“王妃确实为世子设想周到。”

小方氏连忙道:“臣妇这也都是为了世子和摇光郡主着想。”见皇后没有反对,小方氏就放心大胆地往下说了,“至于这人选,臣妇认为臣妇的侄女那是最为合适的了。一来,她是世子的表妹,亲上加亲;二来,她本就是王爷中意想要许配给世子的,做不成世子妃,那是她福薄,可是做个侧妃,臣妇认为还是绰绰有余的。如今把她给了世子为侧妃,也好全了王爷的一片拳拳爱子之心。”小方氏说的好像是合情合理,似乎她没有一点私心,全是为了王爷和世子。

皇后的目光落在小方氏身上,冷笑道:“王妃的意思是说,若是本宫出言反对,那就是在离间镇南王和世子的父子感情了?”她的目光并不锐利,却看得小方氏遍体生寒。

小方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申辩道:“娘娘明鉴,臣妇绝无此意。”

皇后咄咄逼人地又问道:“既然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不是对皇上的赐婚不满?这才想着非要把你们原本心仪的人选送到世子身边?”

小方氏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威压向她当场罩下,逼得她不得不双手都握成了拳,才勉强使自己镇定了下来。

皇后说道:“玥丫头虽是异姓郡主,但本宫却是把她当亲生女儿一般的疼爱……”

闻言,小方氏的心顿时起了惊涛骇浪,照皇后所说,莫非自己之前的揣测完全不对,皇帝不是因为摇光郡主的性子软,才故意将她赐给萧奕,好让萧奕后院不稳!?

“这摇光郡主人还没过门,王妃就迫不及待地要给世子纳侧妃!”皇后的语调越来越凌厉,“这本宫若是同意了,是不是接下来就要以郡主年纪尚小,世子无后为大的名义,让侧妃先生个庶长子出来!?”

小方氏背后冷汗淋漓,只觉得自己的那些个小心思在皇后娘娘面前无所遁形。

“本宫今日把话给你说明白了,在郡主进门之前,谁也别想给世子纳妾!即便将来世子和摇光郡主成了亲,这纳妾之事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决定的。”皇后眼中闪过一抹冷光,这小方氏想在自己面前耍那些内宅手段,简直不自量力!

小方氏心里暗恨,自己虽是继王妃,可怎么说也是世子的嫡母,摇光郡主未来的婆婆!可现在落在了皇后的嘴里,却是成了一个“随便什么人”!

一时间,小方氏既怨皇后不给自己面子,更恨南宫玥,觉得若不是因为她,自己哪里会跪在此处,受此奇耻大辱!

“镇南王妃,本宫刚刚所言,你可听明白了?”皇后声音不大,却像是千万根针似的刺痛了小方氏的心。

小方氏脸色煞白,匍匐在地上,恭敬地应道:“回娘娘,臣妇明白了。”心中几乎是咬牙切齿:这个摇光郡主,自己真是小瞧了她,居然能请得动皇后为她做到如此地步!

至于纳侧妃一事……

小方氏心中冷笑,也不见得是没有下手的空隙,只要萧奕自己愿意,主动提要纳了方紫藤,就算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那也没什么可以说道的了!

皇后略显不耐地挥了挥手,说道:“既然听明白,那就退下吧。”

“谢皇后娘娘,臣妇这就告退了。”小方氏这才如蒙大赦叩首谢恩,恭敬地退出了凤鸾宫。

殿内安静了下来,皇后转头看向南宫玥,含笑道:“玥丫头,经本宫今日一番敲打,想必这位继王妃应该能消停一下了。”

南宫玥小脸半垂,羞赧地起身,走到皇后跟前福了福身,“谢过皇后娘娘给玥儿做主!”

“玥丫头,你放心,这是皇上圣旨御赐的婚事,皇上与本宫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皇后看她是越看越喜爱,柔声安抚她,“本宫知道你性子端庄大度,但也不能太过贤良,更不能为了一时的贤名就分出自己的夫君。”

最后这句话,皇后算是对她掏心掏肺了,南宫玥心生感动,声音略显哽咽地应道:“娘娘,玥儿明白。”

“若是有人让你受了委屈,尽管来同皇上与本宫说就是。”皇后虽然没有明确指出“有人”是谁,但显然指的是指的就是小方氏,甚至还包括镇南王。

南宫玥的眼中透着浓浓的仰慕之色,乖巧地应道:“皇上和娘娘对玥儿的一片关爱之心,玥儿自然是明白的。”

“你明白就好。”皇后拍了拍她的手,眸色微沉的说道,“这镇南王府委实是有些乱,将来你们成亲后,留在王都便是,自然有皇上和本宫护着你。”

“谢娘娘,玥儿也不想离开王都。”南宫玥欣然同意,灿烂地笑了。

这内宅自有内宅的处事之道,小方氏虽然有着婆婆的名义在,自己不可能名正言顺的对她做什么,但却可以借力打力。这是御赐的亲事,帝后就是自己最好的后盾!

她嘴角微微翘起,眼眸似寒星般璀璨发亮。

萧奕应该有着更加广阔的天地,她岂能让他被这些无趣的内宅琐事所困住!

思绪间,皇后身边的大宫女雪琴匆匆而来,附身在皇后的耳侧说道:“娘娘……”

南宫玥忙站了起来,退到了一边,只见皇后微微蹙眉,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南宫玥见状,屈膝行了告退礼,皇后果然没有挽留……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