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选妃/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药王庙归来后,南宫玥暂时停了闺学的课,每日早晚两次地去清芷院给柳青清针灸,开方,连续几天细心调理治疗下来,柳青清的气色一天天地好了起来……

到了第九天的上午,南宫玥又给柳青清搭了脉以后,眉宇舒展开来。

南宫晟一见,忙问道:“三妹妹,你大嫂现在如何?”他和柳青清的眼中都流露出一丝期待,但其中更多的还是紧张。

“大嫂,”南宫玥展颜笑道,“胎儿基本上已经稳定了……”

“真的?”柳青清双目一瞠,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宫玥,那幽黑的眼眸中闪烁着泪光,右手下意识地朝她的腹部摸去。她的孩儿真的保住了?

南宫晟在床沿坐下,用力地握住柳青清的另一只手,试图给她力量,看着南宫玥的目光在欣喜之余,还是有些惶恐。

“真的。”南宫玥微微一笑,让两人宽心,“不过大嫂你恐怕还要卧床一个月才能下榻。”这过去的九日柳青清几乎是在床榻上度过的,这样的日子委实不好过。

“我可以的,三妹妹,我可以的!”柳青清急切地说道,几乎喜极而泣。为了她的孩儿,哪怕在榻上躺上九个月又如何!

柳青清和南宫晟对望着,眼眶都湿漉漉的。这九日来,他们都是夜不成寐,食不知味……直到现在终于可以稍稍松口气。他们的孩子终于有机会降临到这个世间了!

“清儿,只是苦了你……”南宫晟心疼地说道,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一旁的紫英也是泪眼婆娑,为自家主子感到高兴。

当南宫晟在请安的时候把这个消息禀告苏氏时,全家人都是欣喜不已,连苏氏脸上都掩不住喜意。南宫晟的孩子毕竟是南宫家这一辈的第一个孩子,待这个孩子出生,南宫府便是四代同堂了!

“真是多谢谢三妹妹了。”南宫晟对着南宫玥郑重地行了大礼。

“大哥真是太客气了。”南宫玥笑着避开,“大嫂腹中怀的不也是我的小侄子吗?”

黄氏嘴角一撇,煞风景地道:“这才一个月呢,哪里看得出是男是女,玥姐儿的话也未免说的太满了。”

南宫晟淡淡地睃了黄氏一眼,立即道:“三婶,不管是男是女,那都是我的孩子,南宫府的嫡子女,我都欢喜。”

林氏忙打圆场道:“是啊,无论是男是女,都是爹娘的心头肉。再说,三弟妹,你不也是先开花后结果?”

黄氏被噎了一下,又羞又恼,没想到连性子软的林氏如今也来呛自己了!这人果然是不能得势,瞧瞧这林氏,如今日子顺遂了些,就露出真面目了!

黄氏越想越气,话中带刺地说道:“晟哥儿,三婶好心劝你一句,还是请个正经大夫过来看看。照三婶看,那杨大夫说得有道理极了,玥姐儿就算是懂点医术,毕竟是个小姑娘,又如何懂妇科!”黄氏本来只是想泼冷水,可是越说也越觉得自己说得有理。她早打听过了,那杨大夫确实是王都赫赫有名的妇科圣手,无人能出其右。

苏氏自然是希望柳青清能为南宫家诞下麟儿,但是黄氏说得不无道理。

犹记得那一日不止是那杨大夫,连着三家医馆的大夫可都是给柳青清的这一胎判了死刑的!于是苏氏看向南宫玥的目光便带上了一丝犹豫与怀疑。

南宫玥看也没看黄氏一眼,向苏氏福身道:“祖母,三婶说得在理。不如我们再请那几位大夫过来给大嫂瞧瞧吧。”说着她也不等苏氏答复,就对百合说道,“百合,你去把那日的四位大夫都请过来了!”

“三妹妹……”南宫晟想说不必如此,却被南宫玥一个眼神阻止。南宫玥笑盈盈地看着南宫晟,自信无比。

“是,三姑娘。”百合早已经迫不及待地应了,心道:打脸什么的,她最喜欢了!

百合吩咐下去,三个小丫鬟各跑一间药馆,而那位杨大夫则是百合亲自过去请的。

没一会儿,那位杨大夫便第一个抵达了南宫府。

百合将她引到了清芷院,杨大夫一见柳青清,便是高傲地说道:“大少奶奶,您现在想通还不算太晚,才……”他话说了一半,突兀地嘎然而止,有些惊讶地看着柳青清白里透红的气色。九天前,她还是一株脱水的植物,如今却如同一朵沾了露珠、娇艳盛开的水莲。

也不用人招呼,他就急切地在柳青清榻边的圆凳上坐下,凝神给她搭起脉来……脉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之状,是为滑脉,可是之前她的脉象弦滑数,现在却有了生机……

怎么会这样!?

杨大夫几乎要以为自己诊错了,可是他又重新诊了一次脉后,终于收回了手,看着柳青清的眼神仿佛在看不可思议的异象,艰难地说道:“如今看来,只要大少奶奶小心谨慎,再卧床三月,这一胎还是能保住的……”

柳青清闻言,和南宫晟交换了一个眼神,由心底深处发出的喜悦让看着不由为之感动。

南宫琤也是含笑地看着大哥大嫂,打心眼里为他们感到高兴。如今大嫂没事了,自己总算可以心无旁骛地去参加明天宫里的赏花会了……想到赏花会,南宫琤的双手下意识地扭了扭帕子,那日诚王与她说的那番话,她这些日子一直都在犹豫,直到如今,她依然没能下得了决心。

她不愿为妾,可是,真的要放弃吗?南宫琤的心乱极了……

而黄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几乎想让杨大夫再重新诊一次脉,但总算她还有一分理智,忍住了。

杨大夫略显心虚地朝南宫玥看去,表情既震惊又尴尬,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真的把柳青清给治好了。他行医数十年,竟然还不如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

杨大夫再也呆不下去,很快匆匆告辞,心里发誓决不再来这南宫府。

之后,待另外三位大夫也得出了和杨大夫一样的结论后,苏氏总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好声好气地让柳青清好生养胎,而这些天来笼罩在南宫府上的阴云也随着这个好消息烟消云散……

众人终于可以把关注的焦点集中到明日宫中的赏花会……

八月初一,一大早,天空才露出鱼肚白,南宫玥、南宫琤和白慕筱请从南宫府出发了。

本来受邀参加赏花会的只有南宫琤和白慕筱,直到前日,皇后又给南宫玥发来了一张帖子,让她今日也一并入宫。

赏花会设在后宫南侧的百花宫内,三位姑娘一进宫,就被宫女带到了百花宫里的牡丹厅内。

厅内已有不少贵女正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聊天,蒋逸希、傅云雁、原玉怡及几位南宫玥相熟的姑娘都已经在了。

厅内的贵女们见到南宫玥三人进来,俱是笑脸相迎,尤其是南宫玥,谁都知道她深受帝后宠爱,而且已经被皇帝赐婚,是未来的镇南王世子妃,也就是说,她绝对不是众女的竞争对手,因而每位姑娘都对南宫玥笑意盈盈。

向南宫玥行礼问安,又互相见礼后,众女各自坐了下来。南宫玥三人自然是与蒋逸希等人坐在了一起,悠闲地聊起彼此的近况……

突然,她们的后方传来一个有些陌生的女音:“黄妹妹,已经半个月了,你说明月公主到了西戎没有?”她口中的明月公主自然就是前不久被封为公主去西戎和亲的曲葭月。

这个话题一下子也吸引了南宫玥等人的注意,也包括蒋逸希。蒋逸希飞快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瞟了一眼,跟着低声对南宫玥三个道:“那位是礼国公府的姑娘李思倩。”礼国公府是太后娘娘的娘家,而这位李思倩姑娘是太后娘娘的嫡亲侄孙女。

李思倩身旁坐了一位着菖蒲色长裙的姑娘,一说到这个话题,这位黄姑娘也是兴致盎然,唏嘘地说道:“李姐姐,这西戎距离王都千里之遥,又怎么会这么快。哎,真是没想到最后会是明月公主和亲西戎的!”

李思倩压低声音道:“黄妹妹,据说半个月前,明月公主接了圣旨后,在家中哭闹了一夜,直说是二公主在陷害她……黄妹妹,我三日前才回王都,没参加那日雪合宫的宴会,不过你应该去了吧?可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之前不是听说和亲西戎的是二公主殿下吗?”

黄姑娘小声地答道:“李姐姐,具体如何我也不清楚,那日二公主带我们去戏楼看戏,然后便派人叫了明月公主过去,后来就出了事……”

“听说二公主的脸还受了伤?”李思倩又问道,她的语气听似充满了同情,但似乎又隐隐藏着一丝幸灾乐祸的感觉,心想着:平日里二公主和明月公主一向趾高气昂,连她这个太后娘家人都不给一点面子,这一次两虎相争之下,结果是两人都元气大伤!

说到二公主,黄姑娘还是有些紧张,曲葭月毕竟已经去西戎和亲了,私下议论一番也无妨,可是二公主可不同!

黄姑娘含糊地说道:“李姐姐,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其实很多人都怀疑是二公主陷害了曲葭月,这二公主为了达成目的如此不择手段,连她自己的脸也下得了狠手,可绝对不能得罪!

李思倩撇了撇嘴嘴,觉得有些无趣,道:“说起来,本来以明月公主的身份,有很大的机会能成为皇子妃的……不过也好,如今这么一来,我们倒是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了。”

旁边有几位姑娘也是目光闪了闪,其实她们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方面,只不过无人敢像李思倩那样胆大说出来罢了。

蒋逸希终于听不下去了,皱眉道:“李三姑娘,请慎言!如此背后道人是非,实在非君子所为!”

“原来是蒋大姑娘!”李思倩满不在乎地朝蒋逸希看来,在她的想法中,她只是说出了其他人不敢说的大实话而已。这个蒋逸希还真是伪君子!

李思倩正想再说些什么,就在这时内侍尖锐的声音自厅外响起:“皇后娘娘驾到,柳妃娘娘,张妃娘娘,李嫔娘娘驾到……”

与此同时,就见一群身穿粉衣的宫女簇拥着一群宫装女子走了过来,为首的是当今皇后,她的身后跟着柳妃、张妃和李嫔。

厅内众女连忙跪下行礼,齐声道:“参见皇后娘娘,柳妃娘娘,张妃娘娘,李嫔娘娘!”

皇后与三位嫔妃纷纷在厅内落座后,皇后和气地挥了挥手道:“平身,都坐下吧。”

众女这才起身,又坐回原味。

皇后着一袭正红绣有金丝牡丹的宫装,看来大气雍容。她扫视了众女一圈,又道:“今日本宫宴请各位姑娘来此赏花,大家随意就好,不必过于拘谨。”

话虽如此,但众女皆知此次赏花会意义所在,哪里敢真的随意,特别是当张妃、柳妃和李嫔的目光扫向自己时,哪个都不敢大意。这几位可是皇子们的母妃,得到她们的认可也是关系到自己是否能成为皇子妃至关重要的一环。

“皇后娘娘,臣妾听说这次太后娘娘的侄孙女也来了……”柳妃突然对皇后说道,“不知是哪位?”

李思倩忙又起身,恭敬地上前回话:“礼国公府李思倩见过皇后娘娘、各位娘娘。”

柳妃细细打量着李思倩,见她肤色霜白、眉如远山、唇比施朱,一身银红百蝶穿花丝锦裙衫,镶嵌宝石的淡粉腰带,完美地勾勒出她曼妙的身姿。

“皇后娘娘,”柳妃笑盈盈地说道,“您瞧李姑娘是不是同太后娘娘眉眼间有几分相似呢?”

皇后淡淡地瞥了柳妃一眼,这个柳妃莫不是瞧上这李思倩了?也可以理解,二皇子若娶了这李思倩,岂不是就能得到太后的支持了?

皇后心里这样想着,面上却不露出分毫,也是笑容满面地打量了李思倩好一会儿,才道:“听柳妃妹妹这么一说,这容貌上倒是真有几分太后娘娘的神韵。”说罢就让李嬷嬷赏了一对碧玉镯子给了李思倩。

跟着,柳妃从自己的腕上摘下了一只翡翠金丝手镯给了李思倩作为赏赐,一双妙目一直满意地看着李思倩。李思倩自然也感受到了,害羞地半垂首。

之后,张妃和李嫔也也都给了李思倩一份见面礼,如此,很是风光了一番的李思倩春风满面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接受着众女的目光洗礼。

这时,张妃娇媚的眼眸闪了闪,娇笑着道:“说起来,蒋大姑娘的年纪也不小了吧,怎么还没许亲,莫不是……”说着,她忽然话锋一转,“就算是家里人再舍不得,那也应该及早相看起来了,免得留来留去留成了仇。”

虽然张妃说得意味不明,但是在座的几位哪有不明白她的未尽之言,她分明就是在暗指,蒋逸希迟迟没订下亲事,是为了这次的赏花会选皇子妃呢!

柳妃和李嫔的目光不由落在了蒋逸希身上,只见她穿了一件淡绿的翠烟衫,一条碧纱裙,就那样神情静静地端座在那里,端庄秀丽,一派落落大方,并没有因张妃所言而面露羞涩,一时不由感叹,果然不亏是皇后的侄女,如此沉得住气。

皇后淡淡地瞥了张妃一眼,道:“张妃妹妹,本宫这侄女那可是她祖母的心头宝,这亲事自然是要细细寻觅的,婚姻大事不可儿戏!再说希姐儿年纪也不大,真是多谢张妃妹妹的关心。”

皇后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听到这里,柳妃和李嫔心里已经明白了,恩国公府没有想过让蒋逸希嫁给皇子,两人心中不免觉得有几分可惜。

这时,皇后站起身,若无其事地提议道:“好了,大家也别呆坐着了,这难得的赏花会,有兴趣的就陪本宫去百花园逛逛,赏赏百花吧。”

皇后这么一说,其她人自然也都起了身,随着皇后出了牡丹厅。

沿着青石小径一路前行,过了一座拱桥,便进了百花园。虽说此刻是八月,但是百花园内,仍旧是百花齐放,牡丹,桂花,石榴,莲花,月季……一眼看去,姹紫嫣红,已有一群人正在园中赏花了。

姑娘们纷纷羞红了脸,悄悄地去打量那群赏花人。

大皇子、二皇子和三皇子自然是众女最关注的对象,但是像韩淮君这样年轻有为的宗室子弟,亦是有不少姑娘暗中打量的。

韩淮君虽是齐王庶长子,但他有着救驾之功,得了皇帝赏识,以后必然前途不可限量,说不定他还能凭着自己的本事挣个爵位!若真能如此,那就可以早点分府单过了……其实仔细这么一想,韩淮君的确是不错的夫婿人选。

这一干年轻有为的子弟之中,大概只有两人不在众女的考虑范围之中。

其一就是镇南王世子萧奕,他已经是名花有主了,这些姑娘个个出身高贵,自然不会想要当侧妃。

另一个就是长狄的诚王,虽然年轻英俊,贵为长狄亲王,可是这长狄在众女看来乃是番外蛮夷,她们哪怕是低嫁,也不会想嫁去长狄!

那些皇子以及宗室子弟见皇后一行人进来,立即向皇后和三位妃嫔行礼。

皇后先让他们起身,跟着笑道:“还真是巧,你们也到百花园中赏花,这相约不如巧遇,那就都陪本宫四处走走,赏赏花吧。”

虽然心知肚明这是故意安排的巧遇,但是众人也不会去揭穿,都齐声应下。

于是,一群年轻俊俏的少年少女就这样陪着皇后和三位嫔妃游起了百花园。

不过碍着男女大防,这些少年少女倒没有走得太近,不过即便如此,也够那些有心人看清自己中意的人选的音容相貌了。

萧奕的目光打从皇后一行人出现的时候,就紧盯着南宫玥不放了。

南宫玥今日梳了双鬟髻,别了对金镶宝海棠蝴蝶掩鬓,戴着一对珍珠吊坠参银耳环,穿了一身嫩黄色的衣裙,细腻的肌肤在阳光的照拂下散放着玉质般的光泽,让人移不开眼。

南宫玥见萧奕向自己望来,就冲着他微笑颔首,萧奕立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就差用力地摇摇尾巴了,让南宫玥一不小心又想到了自己的猫小白。

南宫玥有些忍俊不禁地移开视线。

萧奕心知肚明,皇后是故意给他们俩制造见面的机会,可干吗不好人做到底,给他们俩一点独处的机会啊!像这样和一大群人游园赏花有什么意思?!……算了,山不来就我,我就山。他就不信今天找不到机会和臭丫头好好说说话!

南宫玥这一转头,却是正好看到了右前方的三皇子韩凌赋,只见他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后,专注而深沉……

南宫玥不用回头,就能猜到他在看谁,嘴角不由微微一勾,今生没有了自己的“阻碍”,也不知他们能不能情深似海地走到一起。

不知不觉,一行人走到了一处莲池前,那碧绿的荷叶几乎覆盖了大半的水面,朵朵小巧的白色水莲在池中竞相开放。

皇后笑道:“现在日头开始高了,我们不如去莲阁稍做休息?”

众人自然无敢不应,随着皇后进入莲池边的莲阁之中,只见阁中雕栏画柱,宽敞明亮,淡淡的莲香随着微风自阁外飘扬进来,清香宜人。

皇后坐在了上首,其余人依次按着身份高低一一落座。

三皇子韩凌赋的目光淡淡地扫过南宫琤,最后落在了坐在女宾末座的白慕筱身上,见她头挽简单清爽的垂鬟分髾髻,头上只戴了一对石榴珠花,在精心装扮的众女之中,显得十分清新可人。她虽坐在末座,却是不卑不亢地挺直腰杆,从容淡定。

韩凌赋不由心中暗赞了一声,好气度。

待宫女上完了茶水点心瓜果,又休息了片刻之后,皇后又道:“既然难得在这赏莲的时节,又到了如此赏莲的佳处,不如今日以莲为题,各位姑娘或做诗,或画画,或弹琴,不拘什么,表演一番如何?”

姑娘们瞬间明白了皇后的用意,这是让她们在几位皇子和宗室子弟的跟前显示她们的才华,于是俱是面露娇羞,同时也有些跃跃欲试。

宫女拿来了一个紫竹篮,让姑娘们一一抽签,好让她们按序表演。至于南宫玥,她已经订了亲,也就不多此一举了。

第一位表演的是御史令府的李姑娘,只见她落落大方地走上前,坐到琴案后,道:“皇后娘娘,各位娘娘,那臣女就先献丑了。”

李姑娘弹了一曲《采莲曲》,她的琴技显然不说,琴声婉约,流畅,动听,一个采莲姑娘的形象就这样通过她的琴声惟妙惟肖地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皇后听了连连点头,待李姑娘一曲毕,夸赞道:“弹得不错,有赏。”就有宫女奉上了碧莲簪一对。

李姑娘一脸欢喜地谢过皇后赏赐,回了自己的座位。

第二个表演的是蒋逸希,她当众书写了一个大大的“莲”字,字体飘逸,洒脱大气。

蒋逸希这表演显然有些敷衍,众妃嫔对于之前的判断也越发肯定,看来恩国公府暂时是不会出皇子妃了。

皇后笑眯眯地赏了自己的侄女一对莲花珠钗。

之后,又有好几位姑娘表演了一番,都以书画琴曲为主,虽并没有特别出彩之处,但也算是可圈可点,皇后亦一一给了赏赐。

终于轮到了白慕筱,她一上场,韩凌赋就目光灼灼地看向了她,那专注的目光仿佛已经看不到别人。

张妃的视线也落在了白慕筱身上,上次芳筵会上,南宫府的这位表姑娘确实表现不俗,因此连带着皇帝对三皇儿亦是赞许有加。

白慕筱镇定自若地坐在琴案后,朗声道:“皇后娘娘,各位娘娘,民女弹奏的也是《采莲曲》。”

她这么一说,就挑起了皇后和三位嫔妃的兴趣,这与其他姑娘做一样的表演,就要有被拿来做比较的心理准备,也不知道这位白姑娘是艺高人胆大,还是……

白慕筱根本不在意他人到底怎么想,俯首,开始拨动琴弦,一段流畅的琴音自她指下滑出……

流畅,悦耳,但也只是如此而已!

张妃微微皱眉,眼中闪过一丝不满。亏她原来想抬举一下这个白慕筱,没想到她如此令人失望,这一曲琴艺平平,意境平平。这琴棋书画乃是大家闺秀最基本的技艺,这连琴都弹不好,如何能登大雅之堂!

而韩凌赋却没有露出一点失望,反而若有所思地看着白慕筱,在芳筵会上,他亲眼见证了她的惊才绝艳,他相信她的琴艺肯定不只是如此……为何她今天要藏拙呢?

白慕筱草草地弹完一曲后,捧着皇后赏赐的一对珍珠耳环,从容地回了自己的座位,完全没注意到张妃和三皇子的审视与打量。

她对自己的“表现”相当满意,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会得到花帖,却也明白以她现在的身份,无论是表现得多出色,一旦嫁入皇室,最多也只能为妾而已,她可不想为妾为侧,永远低人一头!

接下来轮到了傅云雁,她利落地站起身来,不好意思地对着皇后和三位娘娘福了福身,略带撒娇地说道:“皇后娘娘,我看我就算了吧。论弹琴,我比家里六岁的小侄女都不如;这画画写字,我祖母说是鬼画符,要我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至于吟诗作对,那更是两眼一抓瞎……”她讨好地看着皇后,笑容可掬。

“六娘,你这样可不行哦。”皇后笑着打趣道,“什么都不会,以后嫁人可怎么办啊?”

傅云雁脸红地低下了头,一副小儿女的娇态展露无疑。

皇后却清楚地注意到她小巧的耳朵都红得要滴出血来了,不由心中暗道:看这情态,莫不是雁姐儿有意中人了?

跳过了傅云雁,就轮到了南宫琤。

南宫琤请宫女在书案上铺好画纸、又磨好墨后,便凝神静气地挥毫而下……

年轻的姑娘手中的狼毫在画纸上翩然起舞,姑娘明亮的眼眸专注,认真,仿佛这一刻,她的眼中只能看到这张画纸。她细细地勾勒,涂抹,每一个动作都如此优雅。

这美人如画,南宫琤容貌绝美,气质优雅,连挥笔画画亦是美得彷如一张画般。

不少欣赏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这个莲阁中几乎是悄然无声,唯有皇后与张妃、柳妃等时不时地交谈几句。

大概一炷香后,南宫琤收了笔。搁下笔后,她恭敬却又不失落落大方地对皇后道:“皇后娘娘,臣女的《蜻蜓点莲图》画完了,请娘娘赏鉴。”

两个宫女双手捧画,将之展开在皇后她们跟前。只见画纸上,湖中一朵朵莲花如同少女般亭亭玉立,明丽多姿,一只蜻蜓立于一朵盛开的白莲之上,那如蝉翼般的翅膀仿佛微微颤动着。

“好,画得好啊。”皇后赞不绝口道,“南宫姑娘真正是画出了莲之神韵,莲之典雅。”

张妃亦夸道:“不亏是世家嫡女,果然出类拔萃。”张妃的目光满意地在南宫琤身上打量着,三皇儿在赏花会前特意跟她提了南宫琤和白慕筱,尤其是那白慕筱,还是三皇儿央着自己去求皇后下帖邀来的,只可惜这白慕筱不过是朽木,倒是南宫琤还不错。

柳妃和李嫔也夸赞了两句,目光审视地在南宫琤身上扫视了两眼,见她柳叶眉,芙蓉面,仪态端庄优雅,一派的名门嫡女风范。两人不由暗暗点头,这南宫府的大姑娘果然出色不凡。

“快看!”厅内突然有人发出低低的惊呼,“怎么有蝴蝶飞过来了?”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对彩蝶拍着翅膀翩翩而来,越过众人的头顶,飞向了南宫琤的《蜻蜓点荷图》,其中一只还落在了画中的莲花之上,流连不去。

这一幕看得众人都是惊叹不已,皇后亦是大开眼界,赞道:“这画中的莲花居然吸引了蝴蝶飞来,本宫这还真是首见。”

“倒没想到这阁外的真莲竟不如画中之莲吸引蝴蝶,南宫大姑娘的画技真是出神入化了。”张妃掩嘴笑道。

皇后赏了南宫琤一对琉璃莲花钗。

南宫琤谢恩后,回了自己的座位。在坐下的时候,她故作不经意地朝左前方看了一眼,只见诚王飞快地对着她点了点头,那满含笑意与温情的目光仿佛在说,你做得很好!

“琤妹妹,”她身旁的蒋逸希笑没注意到她的异状,赞叹不已道,“我以前就知道你画技高超,却不知道竟高明到这个地步。以后可要好好指点我一下。”

“希姐姐,你就别开我玩笑了。”南宫琤不好意思地半垂首。受了皇后的夸奖,她并不觉得高兴,反而心里有些沉重。她把玩着手中的这对琉璃莲花钗,心里有着一丝愧疚。

她终究是辜负了父亲对她的期许,就在前日,父亲南宫秦曾经找她去说过话,意思是不想她嫁入皇室,要她今日表现平平即可。

可是诚王……

原本的犹豫不决在今日见到诚王的那一刻全都荡然无存,她想要为自己再争取一下,争取一下那份幸福。就像筱表妹说的那样,如果现在不去争取,将来一定会后悔的,永远会想着如果当初迈出那一步就好了……

南宫琤也因而下了决心,她不愿草草地表演一番,她希望自己表现出色,给皇后留下好印象,这样当诚王想要求娶自己时,就可以顺利一些。

如今她已经为他们的将来做出了努力,接下来就看诚王了,希望他能不负她的期许……

南宫琤闭了闭眼,眼神复杂极了。

“南宫大姑娘如此多才多艺,不知道南宫府其他的姑娘是否也是如此。”

本来应该轮到下一位黄姑娘表演,可是张妃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带到了南宫玥身上——这在场的另一位南宫姑娘也只有南宫玥了!

张妃勾了勾红艳艳的嘴唇,似笑非笑地又道:“摇光郡主,本宫还记得皇上亲口称赞了郡主蕙质兰心,这若要说容貌才情,郡主在王都中那也是首屈一指的。”她脸上带着温柔妩媚的浅笑,声音温和婉转,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字字别有深意,欲把南宫玥推向风口浪尖,“郡主如此出色,不如也来表演一番,本宫相信郡主定可以力压群芳,得个魁首。”

张妃寥寥几句话就让不少姑娘看着南宫玥的目光染上了不知是妒还是羡的意味。

南宫琤皱了皱柳眉,有些不安地看向了南宫玥。张妃的话简直是让南宫玥变成众矢之的。

白慕筱自然也感受了张妃话中的不善,饶有趣味地也看向了南宫玥,心想:不知道她这个玥表姐会如何应对。

南宫玥淡定地站起身来,在众人各异的目光中走上前去,福了一礼,泰然自若地说道:“谢张妃娘娘夸奖,摇光真是受之有愧。”她面上含笑,神情平和,“摇光学习琴棋书画,是为陶冶情操,并非以此献媚旁人!”说着她环顾四周一圈,朗声道,“相信在座的姑娘们亦是如此。今日大家在此展现才艺,只因喜爱莲之高洁、莲之风骨。可不是为了争强好胜,非要分个高下不可!”

南宫玥这番话顿时把姑娘们都夸成了“出淤泥而不染”的君子之莲,这好听的话谁不爱听,姑娘们自然是纷纷点头,深以为然。不错,她们表演可不是为了献媚邀宠的。

这个丫头嘴巴倒是伶俐!张妃一时语结,她总不能得罪在场所有的姑娘们非要说她们献媚吧!

见张妃吃瘪,皇后心中冷笑不已,脸上却是笑道:“玥丫头,你说的好。今日我们是以‘莲’会友!”皇后淡淡地看了张妃一眼,又道,“接下来是哪位姑娘?”

黄姑娘忙站起身来,上前吹起箫来……

与此同时,萧奕悄悄对着南宫玥身旁的傅云雁使了一个眼色,傅云雁俏皮地一笑,立刻心领神会地走开,把座位让了出来。

萧奕就这么厚颜坐到了南宫玥身旁,他这么大的举动自然不可能没有人注意到,不过他俩毕竟是皇帝赐婚的未婚夫妻,只要别太出格,也没有人会干涉,最多也就是像蒋逸希、原玉怡等比较熟的朋友投以促狭的目光罢了。

南宫玥可以不在意旁人的目光,偏偏对于朋友的目光却觉得有些尴尬,耳垂都有些红了。她局促地给了萧奕一个眼神,意思是,有什么事吗?

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打发了,萧奕眼珠滴溜溜地一转,还真的想起了一件事可以说,顿时理直气壮了起来。

“臭丫头,西戎使臣团被盗匪伏击的事你说听说了没?”他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在南宫玥耳边低声道。

这个消息听得南宫玥都难免面露惊色,也压低声音问道:“怎么回事?”

萧奕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也没卖关子,继续道:“几日前,西戎使臣团在豫州境内被盗匪伏击,使臣团和明月公主都下落不明……直到昨日晚上,明月公主被悄悄送回了平阳侯府……”

“那使臣团呢?”南宫玥瞳孔微微一缩,不由想起那日在皇后的凤鸾宫隐隐听到了“西戎”、“明月”,难道说就是此事?

“使臣团的其他人都已经被放了回来,只有那个察木罕到现在为止,还是行踪不明。”萧奕的声音更轻了,热乎乎的气息几乎吹在南宫玥的耳朵上,“使臣团是在大裕境内遭到的伏击,那个契苾沙门将军大怒,指责这一切乃是大裕在故弄玄虚。他要求大裕给出解释并赔偿,还要求即刻释放察木罕,否则就撕毁和书。”顿了顿后,萧奕继续道,“但皇上觉得西戎狼子野心,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己安排的,为了获取更大的好处。”

萧奕的脸上依然是有些慵懒的笑容,说道:“这件事还被皇上压着呢,暂时也没多少人知道……”

南宫玥双眸微微一眯,心里亦是波涛汹涌,久久无法平息,她不由地问道:“你觉得是谁干的?”大裕或者西戎?

萧奕肯定地说道:“不会是大裕。”以萧奕对皇帝的了解,他只会想快点了结这些麻烦事,不会多此一举的。

“那么是西戎?”

“可能吧。”萧奕笑了,笑意直达眼底,“但我猜是有人黄雀在后……”

黄雀在后?

南宫玥不由想到了那次逼宫,眸光微亮,脑海里浮现起了一个名字。

皇后当然注意到萧奕和南宫玥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非但不觉得他们这样有什么不对,反而是眼中染上了笑意。这是她撮合的亲事,她自然是希望这两个孩子都和和美美,既然他们彼此有话说,想必是能成就一段良缘!

这时,一曲罢,最后一位黄姑娘也终于表演完了。

皇后其实根本就心不在焉,但表面却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口赞道:“吹得不错,是下过一番功夫的。”宫女立刻赏了黄姑娘一对粉色的水莲珠花。

待黄姑娘退下后,皇后对着张妃、柳妃她们道:“张妃妹妹,柳妃妹妹,还有李嫔妹妹,你们觉得今日哪位姑娘可为魁首呢?”

李嫔说是蒋逸希,柳妃说是李思倩,而张妃则点了南宫琤,这三人各执己见,最后便由皇后点了南宫琤为魁首,还又赏了她一块莲纹碧玉佩,看得众女羡煞不已。

皇后又含笑道:“坐了这么久,你们这些年轻公子姑娘想必是无聊了,既然难得进宫来这赏花会,不如四下随意地赏赏花,散散心吧。”

皇后这么说,也是给这些公子姑娘更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若是相谈甚欢,自然可以让长辈到帝后跟前请求赐婚,毕竟这次的赏花会可不单单只是为了给几个皇子选妃,还为了那些宗室子弟。

“谢皇后娘娘!”

年轻的少年少女谢过皇后以后,大都三三两两地走出了莲阁,当然也有几位姑娘特意留在了阁中陪皇后她们说话。

萧奕正要厚脸皮的拉着南宫玥去赏花,傅云雁却笑嘻嘻地过来,扮了个鬼脸,先一步把她劫走了……

------题外话------

慕:琤表姐,你要勇敢的追求幸福!冲冲冲!

琤:……

感谢订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