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甜蜜/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谓:春猎为蒐,秋猎为狝

大裕的秋猎每两年举办一次,可以说是皇家和众权贵世家所进行的规模最大的一个狩猎活动了。

九月二十,正是出发前往神龙山秋猎的日子。

清晨,天才露出鱼肚白,荣安堂里已经挤满了人,除了南宫秦先去了宫里与百官一起为皇帝送驾外,府中的其他人几乎都在了。

苏氏正细细地叮嘱着南宫玥、南宫琤和白慕筱:

“猎场危险,能不去就不要去了。”

“琤姐儿,筱姐儿,你们不会骑马,没人看着,就千万别骑”

“这同去参加秋猎的多是贵人,要记住谨言慎行,切不可随意得罪了人;不过若是别人真的欺人太甚,也不要太过忍气吞声,以为我们南宫府的人好欺负了。”

“”

苏氏不耐其烦地说了一条又一条,南宫玥、南宫琤和白慕筱都神色恭敬地听着,时不时地应着。

足足说了快一炷香时间,苏氏终于觉得说得差不多了,又转头对着南宫玥嘱托了一番:“玥姐儿,你去年是随驾去过春猎的,有经验,这次秋猎要多顾着你大姐姐和表妹一点”

苏氏还没说完,就见一个小丫鬟喜气洋洋进了正堂,禀报道:“禀老夫人,三姑爷来了”小丫鬟行礼的同时,飞快地看了南宫玥一眼,觉得三姑娘真是好命极了,蒙皇帝赐婚,这未来的三姑爷还如此把她放在心上。

三姑爷那不就是镇南王世子萧奕吗屋内众人都是面露惊讶,目光齐嗖嗖地落在了南宫玥身上,欢喜有之,羡慕亦有之。

萧奕这是来接自己的吧按规矩,镇南王妃正在王都,也是要随驾秋猎,萧奕身为“儿子”,就应该要护在镇南王妃的车驾前,可是,他却跑来接自己了南宫玥的脸上不由浮现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乌黑的杏眸闪过一抹柔光。

林氏看着女儿,不由嘴角含笑。未来女婿特意来府中接女儿一起上路,果然是对女儿很上心。

苏氏更是喜笑颜开,对南宫穆道:“老二,难得三姑爷如此有心,你先去招待一下吧。”

“是,母亲。”南宫穆拱手后,便往前院去了,想着马上要见未来的女婿,心中也有意味不明的酸楚感

跟着,苏氏又对南宫琤、南宫玥和白慕筱道:“琤姐儿,玥姐儿,筱姐儿,时间不早了,你们也快准备一下,赶紧出发吧,免得担搁了时辰。”并让众人也都散了。

众人齐声应诺,纷纷退出了荣安堂。

“娘亲,”南宫玥扬着一张笑脸对林氏道,“我先回墨竹院换一身骑服,一会儿和阿奕一起骑马上路。”她的眼眸莹莹生辉,显然对这次的秋猎很是期待。

骑马上路林氏第一感觉便是觉得不妥,可是看着晨光下女儿灿烂的笑靥,红扑扑的小脸,原本像要劝阻的话就梗在喉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女儿这样高兴,自己又何必出言扫她的兴呢

再说了,镇南王世子特意过来接女儿,他们俩一起骑马有说有笑的,也有益增加感情。他们俩如今已经定了亲,是该培养培养感情,那以后成亲以后才能琴瑟和鸣

如此,林氏便没有开口劝阻,只是关切地殷殷叮嘱道:“玥姐儿,你要骑马可以,一定要注意安全。”

“娘,你放心吧。”南宫玥笑吟吟地应了,然后带着百合飞快地回了墨竹院。

另一边,萧奕则被人引到了南宫穆的外书房。

“见过岳父”萧奕毕恭毕敬地作揖道,力图给南宫玥的父亲留下好印象。

“坐吧。”南宫穆看似随意地说着,实则用有些挑剔的目光细细地打量着萧奕的一举一动。

在南宫穆心中,萧奕就这么大刺刺地跑到南宫府来接女儿,严格说来,实在是有些不合规矩,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萧奕对女儿如此上心是一件好事,如果就此打击了他的积极性,恐怕是更为不妥。

不过,一想到自己养大的宝贝女儿,就要被这臭小子抢走了,南宫穆心中就怎么想怎么不舒服,而且还偏偏不是他亲自挑的。可是女儿大了,总要许配人的

南宫穆心里叹口气,下小定那日发生的事,他事后也听林氏说了,因此对萧奕略有改观。虽然这萧世子在外名声不怎么好,但是从小定那日以及今日的表现来看,总算不是一个糊涂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有心

这人若是无心,就算是再优秀再出色,也绝非佳婿的人选。

若是有心,就算是顽劣,也可以缓缓教导

萧奕坐下的同时,环顾了书房一圈。他早就听说未来岳父南宫穆是个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的大才子,如今一看果然是如此。南宫穆的书房非常雅致,三面墙上挂了好几幅山水字画,一排排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籍,窗口的琴案上摆着一把古琴、一盆绿油油的文竹看来既雅致,又充斥着浓浓的书卷味。

萧奕的目光落在对面墙上一幅草书上,笑着问道:“久闻岳父大人的字大气磅礴,遒劲有力,点画飞扬。今日有缘一见,果真是令小婿折服有机会还请岳父大人指点小婿一番。”

听他这么一说,似乎对写字也略有感悟,并非那种只喜舞刀弄枪的莽夫,南宫穆看向萧奕的目光又缓和了一些,笑道:“择日不如撞日,你来写一个字,我看看。”

“好啊。”萧奕爽快地起身,走向书案。

书房里伺候的小厮立刻帮着磨墨、铺纸,萧奕拿起一支狼毫,沾了沾墨后,便凝神定期地写下了一个“镇”字。

南宫穆定睛一看,眼前一亮。萧奕的字与自己当然是比不得的,只是以他的年纪也算是相当不错,饶有筋骨,亦有锋芒。

观其字,可见其人

这个萧奕,似乎比自己预想得还要再

好一点玥姐儿嫁给他,应该也不至于明珠蒙尘。

南宫穆虽然心中对萧奕又满意了几分,但面上却不显,淡淡道:“萧世子的字写得还不错,最近,你都在读些什么书”

“岳父大人唤我阿奕就是。”萧奕热络地说道,“小婿最近在读左传。”

左传南宫穆有些惊讶,萧奕乃是武将家庭出身,肯定是不会参加科举,他能读读四书已经是不错,没想到居然在读左传不过再想想也是,左传不仅是一部叙事详尽的编年史,且对春秋时每一战役的远因近因、各国关系的组合变化、战前策划、交锋过程、战争影响等等都有涉及,对于武将而言,确实当读左传

“左传不错,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尽可以来问我。”南宫穆含笑道,看着萧奕的目光总算是柔和了不少。

聪慧如萧奕自然感觉到了南宫穆的变化,立刻打蛇随棍上地说道:“岳父大人,小婿有什么不懂的,一定来请教您。”萧奕心想着得细细打探一下未来岳父的喜好,把岳父大人哄好了,他才能光明正大地多来南宫府岳父大人,真是太贴心了

说话间,一个小厮进书房禀报道:“二老爷,三姑爷,大姑娘、三姑娘她们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南宫穆忙起身道:“阿奕,那我们过去吧。”

这一声“阿奕”对萧奕而言,已经是岳父大人的莫大肯定,他顿时笑得更灿烂了,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俊美绝伦,让人几乎无法直视。

南宫穆见了不由又暗暗摇头,且不说别的,这未来女婿长的实在是令人有些不放心

当南宫穆和萧奕来到二门时,二门那里已经停了五辆马车,除了南宫玥的朱轮车之外,其余四辆马车都是由府里准备的上好金丝楠木马车,牢固耐用,最适远行。

南宫琤和书香、墨香乘了第一辆马车,白慕筱与碧痕上了第二辆,其他随行的丫鬟、婆子们又坐了一辆,最后的一辆金丝楠木马车放了一些吃食及日常用品。

此时,二门处热闹的很,一众人等围着马车,叮嘱的叮嘱,告别的告别,准备的准备

萧奕一眼就看到了南宫玥的朱轮车,忙大步走上前,朱轮车旁的南宫昕已经迫不及待地朝他招手道:“阿奕”他身旁还站着林氏。

“岳母,阿昕”萧奕一边向林氏和南宫昕行礼,一边两眼灼灼地盯着朱轮车瞧,心里暗道:臭丫头听到了他的声音了,怎么也该掀一掀帘子吧

可是他一双眼睛都快把朱轮车盯出两窟窿了,也没见车里的人有任何动静。

一旁的林氏自然注意到萧奕的目光,心里暗暗觉得好笑,倒是因此觉得这孩子有几分可爱。

臭丫头怎么就不给点反应呢萧奕抿了抿嘴,有些失望,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女音如同天籁之声从前方传来:“阿奕”

萧奕顿时展颜,循声望去,这一看,脑袋仿佛空了一下。

南宫玥牵着一匹黑马缓缓走来,脸上蒙着白色面纱,穿了一身枚红色雀纹的骑装,衬得她的肌肤赛雪,英姿焕发。

一阵微风突然轻拂而过,吹起面纱一角,露出她小巧白皙的下巴,嫣红小嘴若隐若现。

萧奕的心莫名跳快了起来,觉得耳朵一片火烫。他的臭丫头果然是最最好看的

“阿奕”南宫玥丝毫没有发现某人那颗蠢蠢欲动的少年心,她微微一笑,杏眸中亦染上淡淡的笑意,宛如春日盛开的迎春花,“我们一起骑马去东城门吧。”这次秋猎参加的人数比以往都多,那些随驾的文武大臣和贵胄会从宫门和皇帝的御驾一起出发,还有部分人员比如南宫玥等会从东城门附近加入到队伍的后方,再一起前往神龙山。

萧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差点没有被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给砸晕,他本来只打算在朱轮车外护送南宫玥前往,没想到居然有这样的好事

萧奕忙不迭笑着应道:“好啊我们一起骑马过去。”

萧奕把修长的食指弯曲放在双唇之间,吹了一声清越的口哨,也不等竹子牵,越影就已马蹄一扬,哒哒地小跑到萧奕跟前,亲昵地用脑袋蹭了蹭南宫玥。

“越影,好久不见。”南宫玥轻柔地抚了抚越影的脑袋,还喂它吃了一颗麦芽糖。

萧奕桃花眼一挑,故意不满地说道:“越影这家伙,每次都这样,见了你就不要我这个主人了”

南宫玥似娇似嗔的笑睨了他一眼,萧奕笑得更灿烂了。

林氏看着二人,满意地勾唇,这未来女婿与女儿站在一起,如一双璧人,看来真是相配极了。

这时,南宫穆咳嗽了一声,提醒道:“我看时辰不早了,你们也该启程了。”

时辰确实已经不早了,快辰时了,南宫雲又叮嘱了白慕筱一句,就退到了一边。萧奕和南宫玥利落地翻身上马,骑马并行,两人看来英姿飒爽,神采飞扬。

“阿奕,你可要好好照顾我妹妹啊。”南宫昕依依不舍地对萧奕嘱咐道,一想到会有两个月见不到妹妹,他乌黑的眼眸中就掩不住黯然之色。

“那是当然。”萧奕理所当然地说道,“丢了我也丢不了她。”

“爹,娘,哥哥,我们这就启程了”南宫玥向着南宫穆和林氏道别。

南宫穆含蓄地微微颔首,林氏面露不舍,但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车夫们都坐上了马车,挥舞着马鞭,驱车前行。南宫玥和萧奕跟在后方,让马车先行。

车轱辘滚动,几辆马车依次向大门缓缓驶去,第二辆马车中的白慕筱稍稍挑开些许窗帘,挥手与母亲南宫雲再次告别,目光不经意地在南宫玥和萧奕身上轻扫而过,最后在萧奕的俊脸上停顿了一下,眸光一闪,目露惊艳之色。

原来镇南王世子萧奕是长得这般模样啊

上次宫中的赏花会,她并没怎么留意萧奕,如今这么一看,这个萧奕的容貌确实异常出挑,那如雕塑般的五官近乎完美,男生女相,美得近乎艳丽

,却又感受不到一丝女气

再看他身旁的南宫玥,身姿俏丽,眉宇间有着几分异于同龄人的沉稳内敛,气质高贵如兰,和容貌瑰丽的萧奕并肩而立,如明月与星辰交相辉映,散发出不分仲伯的光彩。

这两人如此一看,确实非常相配只可惜,这个萧奕是王都有名的纨绔子弟,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南宫玥无论家世、容貌还是才情都如此出众,配萧奕还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真是太可惜了。

不过,他们俩的亲事是皇帝圣旨赐婚,以南宫玥迂腐陈旧的思想,说不定现在已经视萧奕为夫为天了

想到这里,白慕筱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怜惜悲悯,她几乎可以想像将来等南宫玥嫁过去以后,是注定不可能得到幸福的。

只可惜了这么一个有才情的女子,将会从此被淹没在后宅方寸之地,锱铢必较,真是可叹可怜可悯

在白慕筱万般感慨的心思中,一行车马缓缓地出了南宫府,向东城门浩浩荡荡地行去,驶过了南宫府外的一条大街,就拐入了王都的主街道,今日因圣驾出行要由此经过,平时喧哗的街道变得寂静无声,街道两旁,三步一岗地站着一列手提红缨枪的士兵。

街上空无一人,而两边的商铺酒楼中倒是聚集了不少围观的百姓,为了一睹圣驾出行的威仪。

南宫玥一行人在空旷的街道上加快了速度,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东城门,由萧奕打头阵,腰牌一晃,他们就被放行出了东城门。

城门外的官道两边已经候了不少府邸的马车了,其中亦有不少贵女同南宫玥一般是骑马出行,那些骑马的贵女们远远地看见南宫玥,纷纷颔首致意。

“阿玥”一道熟悉的女音突然从前方传来。

南宫玥循声看去,只见戴着面纱的傅云雁和傅云鹤骑在两匹黑马上,右手挥着马鞭,正向他们打招呼。

“是六娘他们。”南宫玥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一夹马腹,驱马向他们小跑着过去。

萧奕只好无奈地跟上,顺便不满地瞪了他们一眼。他本来还想和臭丫头多说会儿话呢,这两个家伙真是没眼色

傅云鹤莫名地打了个寒战,很有眼力劲的发现了萧奕的不满,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干笑着说道:“大哥呃,大嫂,你们到得真早”

南宫玥一听“大嫂”两字,俏脸上不由微微发烫。

萧奕顿时心花怒放,目露赞赏地看了傅云鹤一眼,这声“大嫂”真是深得他心。好吧,他就暂且大人有大量地原谅他们兄妹俩的不识相吧。

傅云鹤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心里暗道:还好还好小柏没有说错,当人小弟果然第一要紧的就是懂得察言观色

“我还以为你们会随驾一起出来呢。”南宫玥抿唇一笑,看了一眼他们马车的方向,并没有朱轮车,便问道,“咏阳祖母没同你们一起吗”

傅云雁笑盈盈地说道:“祖母一大早进宫了。宫里出行前繁文缛节太多了,我们就直接从府里出来了。祖母说了,等到了猎宫,会好好教导一番你的骑射,我祖母可是很严厉的,阿玥你就等着吃苦头。”说着,她又向着萧奕说道,“奕哥哥,你的灵逍弓可带出来了没等到比试阿玥输给我之后,你可别赖账哦”

萧奕非常爽快的应了,“没问题”

南宫玥脸颊微红,嗔道:“我也有弓可以当彩头”

傅云雁调侃着说道:“谁让你们定了亲呢。你输了,就应该奕哥哥来出彩头。”

萧奕满意地颌首道:“说的没错。”

这家伙居然不帮她南宫玥瞪了萧奕一眼,直瞪得他的心酥酥麻麻的,只想拉着他的臭丫头去一旁好好说会儿话。

萧奕看着眼前这对碍眼的兄妹,还算和颜悦色地说道:“小鹤子,我看圣驾快来了,你们还是赶紧回自己的车队候着吧。”他面上依旧带笑,眼里却是透着浓浓的警告味。

“大哥说得是。”傅云鹤忙不迭地应了,“看时辰,圣驾应该是快到了。六娘,我们先回去吧。”

傅云雁哪能不知道萧奕那点小心思,俏皮地冲着南宫玥眨了眨眼,说道:“那好,阿玥,我们一会儿再见哦。”

打发走了傅氏兄妹,萧奕笑眯眯地看着南宫玥,正想说话,却听城门的方向传来一声声喊叫:“圣驾来了圣驾来了”

萧奕顿时脸色一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乌鸦嘴。

遥遥地,可以看到绣着九爪金龙的旌旗摇摇而来,东城外候着的众人都是跪拜行礼,直呼万岁一直到圣驾远去,那些随驾的马车马匹才一地如众星拱月般跟了上去,最后只留下那些留守的众臣还留在城门口拜送皇帝。

这一天,南宫玥陪着萧奕骑了整整一天的马,而当离开了王都的地界后,骑马的贵女们也都纷纷取下了面纱。

就这样,一路骑马而行,当天虽然觉得有些疲倦,但还没到无法忍受的地步,百卉还特意帮她按摩以放松僵硬的肌肉谁知到了第二天早晨,南宫玥这才真正感受到了骑马的后遗症,她混身上下都是腰酸背痛,只是稍微动一动,就觉得身子骨像是要散架似的。

百卉、百合帮着又是按摩,又抹了药油,南宫玥这才觉得好受一点。

这么一来南宫玥自然是不可能再陪着萧奕骑马了,只能弃马坐上了她的朱轮车。

萧奕心疼不已,心里只觉得自己真是太马虎了。他皮厚肉糙,骑惯了马,可是臭丫头却娇生惯养,可与自己不同都怪自己不够细心萧奕心中自责,只能日日陪在南宫玥的朱轮车旁,与她闲聊解闷。

如此,长途跋涉了十来日后,这一大队浩浩荡荡的人马终于来到了神龙山脚。神龙山并非是一座山,而是一大片连绵的山脉,其中只是划了两座山作为皇家猎场。山脚下有一个巨大的猎宫,几乎就像是一个缩小版的皇宫,其中不但有不少寝宫供帝后、大臣、女眷等居住,也有供皇帝处理政务的光明殿、勤政殿以及内阁、六部、军机处诸值房,更有花园、楼阁亭台、回廊曲桥,假山、湖泊以及蜿蜒的河流点缀其中


r />

猎宫中的栖凤园那是皇后和女眷们的住所所在,皇后住进了其中最大的凤麟宫,而南宫玥被皇后安排到了距离凤麟宫不远的清夏斋中,南宫琤和白慕筱也沾了光,一起住进了清夏斋。

花了一个多时辰在清夏斋安顿好以后,南宫玥在百卉和百合的侍候下,洗漱了一番,又换了一身衣裳,便去了皇后的凤麟宫。

守在殿外的宫女恭敬地向南宫玥行礼后,道:“郡主请在这里稍候,皇后娘娘正在里面会客。”

其实就算宫女不说,南宫玥也猜到殿中有别人了,皇后不悦的训斥声就算是南宫玥站在殿外也隐隐听到了几个词,像是什么“别太过分”、“破落”、“风范”等等。

南宫玥对着宫女笑了笑,“既然娘娘有客,我在这里候着便是。”

南宫玥在殿外稍候了一会儿,就见一个三十多岁,体态微丰的妇人气冲冲地从殿内走出,只见她一身大红如意纹妆花褙子,头上带着一对赤金镶红宝石蝴蝶步摇,华丽富贵,而脸上却是愤愤不平,一脸的不甘与怨愤。

原来是齐王妃韩淮君的嫡母。

南宫玥眼中闪过一抹异芒,正打算上前与对方行礼,却见对方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脸上掩不住羞恼之色,她轻拢云鬓,看也不看南宫玥一眼,大步离开了。

宫女替南宫玥进去通报之后,就领着她进入殿中。

皇后看来脸色不太好,不悦地与身旁的闻嬷嬷数落着:“这个齐王妃实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以前她强压着君哥儿不许他出头,本宫虽然心里有数,但这是他们齐王府的家务事,本宫也从不曾干涉过什么如今难得君哥儿如此争气,深受皇上重用,这也是齐王府的荣耀没想到齐王妃如此不着调,仗着齐王不理内院,竟然想给淮君安排这么一门破落的婚事,一个商户之女如何能配得上淮君”皇后越说越生气,“她这何止是没有嫡母的风范,哪里像一个堂堂的一品王妃”

闻嬷嬷想到韩淮君的出身,唏嘘不已地叹道:“若非当年齐王殿下失忆时入赘张家,偏偏张氏的身份又着实太低,淮君公子本该是堂堂的齐王嫡长子,又怎么会由得这位齐王妃如此作践”

这时,闻嬷嬷看到了南宫玥,忙道:“娘娘,郡主来了。”

皇后抬眼朝南宫玥看来,原本脸上的怒色烟消云散,笑吟吟地对着南宫玥招了招手,“玥丫头,快过来。”

南宫玥上前与皇后行礼后,便走到了皇后跟前。

皇后亲热地拉起南宫玥的小手道:“玥丫头,这些天舟车劳顿可把你累坏了吧瞧你都瘦了一大圈。”

“谢娘娘关爱。玥儿没事的。”南宫玥微笑地福了福身,“娘娘也要注意身体。”

皇后叹了口气,又道:“本宫还好,就是你希姐姐”

“希姐姐怎么了”南宫玥紧张地问。

皇后知道南宫玥和蒋逸希关系不错,忙道:“你希姐姐大概是疲累了,所以身子骨有些弱,水土不服,今日呕吐了好几回,本宫已经让太医给她看过了,没什么大碍,就是还需要多躺躺。”

南宫玥松了口气,“希姐姐没事就好,那等她好些,玥儿再来看她。”

皇后含笑地拍了拍她的手,又道:“玥丫头,你赶紧回清夏斋先好好歇一会儿吧。今晚酉时本宫要在含晖阁摆宴,宴请众位姑娘,你记得把你大姐姐和表妹都叫上。”

“是,娘娘。”南宫玥连连点头。

“好了,那你就先回去歇息”说着皇后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提醒道,“玥丫头,待会儿你可别忘了去给镇南王妃请安。”虽然皇后也不喜欢那个镇南王继王妃小方氏,但是南宫玥既然和萧奕定下了亲事,那小方氏就是她未来的婆母,若是不去给小方氏行礼,难免会被人落了话柄,甚至指责南宫玥不懂规矩。

南宫玥自然明白皇后的一片好心,白皙的小脸上露出感激的笑容,温顺地应道:“玥儿谢娘娘提点,一会儿就过去给王妃问安。”

皇后欣慰地点了点头,便让南宫玥下去了。

南宫玥离开凤麟宫后,让百卉回清夏斋取了一盒提神茶后,便去了小方氏住的烟雨斋,丫鬟引着南宫玥进入厅堂,此时,不止是小方氏在,方紫藤也在。

一见到南宫玥,方紫藤挑剔不善的目光就幽幽地刺了过来,就这么个还没长成的小丫头,地抢了自己世子妃的位子,每次看到她,方紫藤就气不打一处来。

南宫玥目不斜视,这种不知所谓的人,她根本就不需要去搭理。

“见过王妃。”南宫玥以挑不出错处的礼仪给小方氏行礼,想到上次小方氏在南宫府中拿乔,硬是让众人屈膝站了片刻,因此这一次,没等小方氏说免礼,她就自己直起了身。

小方氏心中不悦,倘若南宫玥只是一个普通的弱女子,她自然要以此为由好生教训她一番,可偏偏南宫玥是深受皇后宠爱的郡主,也只能压下这口气,若无其事地笑道:“郡主快坐吧。”

“多谢王妃”南宫玥颔首坐下,“王妃这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摇光有一些提神茶可以调养精气,特意给王妃送来。”不用她使眼色,百卉便奉上了提神茶,小方氏身旁的丫鬟立刻接过。

“那就多谢郡主的好意了。”小方氏一脸欣喜地说道,但心里则暗暗想着一会儿一定要记得让丫鬟把这茶给处理了。南宫玥送来的东西,她又如何敢吃进肚子呢。

方紫藤寻着空隙开口道:“郡主,真是好久不见,上次藤儿特意去贵府”

方紫藤本来借这个机会让小方氏再为她做主,没想到她话还没说完,厅堂外就传来丫鬟惊慌的声音:“世子爷,请稍候,王妃有客世子爷,请留步”

话语间,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形不顾丫鬟的阻拦,大步走了进来,漂亮的眼中闪着一抹冷光。

“表哥”方紫藤喜出望外地站起身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