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谋划/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到夕阳西下,萧奕得意洋洋的带着南宫玥满载而归,在他们的身后跟着无精打采,好像被雷劈过一样的众人。百发百中的箭术倒也不稀奇,稀奇的是百发百中之余,还每一次都能一箭双雕甚至三雕!

这已经不能单单用箭术好就能够形容的了。

先前,在萧奕和南宫玥赢了第一局之后,其他人不服气的要求再比,然而再比就没有那么容易,萧奕笑眯眯地挑唆着他们把身上最贵重的东西拿出来当作赌注,然后再次轻易的把他们杀得落花流水。

不服再来……

要不是到了快回猎台的时间,估计连他们的马都要被赢走了。

萧奕把战利品一股脑儿全塞给南宫玥,然后目光灼灼的望着她。南宫玥笑盈盈地全收下了,很认真的夸了几句,夸得萧奕眉飞色舞,只差没摇尾巴。

所有人都哀怨的看着他们,准确的说,是看着自己输掉的东西。

“臭丫头。”萧奕策马靠在她身边,小小声地说道,“小鹤子那小子有一把上好的雪域藏刀,是当年咏阳祖母的战利品,下次我给你赢回来。你拿着一定会很好看的!”

南宫玥眉眼弯弯地应道:“好啊!”

她的笑容让萧奕得意极了,恨不得直接用抢的,现在就替他的臭丫头把藏刀抢过来。

跟在他们后面的傅云鹤莫名的打了一个冷颤,很有危机感的退到原令柏的后面。

“表哥。”正在这时,伴随着娇滴滴的呼唤声,一个穿着红色骑装的少女策马奔了过来,欢喜地说道,“表哥,我找你好久了,你们去玩怎么不叫我呢。”

萧奕的好心情被打断了,一脸的不快,南宫玥向他微微一笑,两人的马径直与方紫藤擦身而过,谁也没看她一眼。

方紫藤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自恃甚高,在南疆的闺秀中更是呼风唤雨的存在,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瞧不起过。她本来想得好好的,要是这南宫玥不识相的想要阻止她和表哥说话,她就有法子让南宫玥在表哥和这么多人面前丢脸,可是、可是……这南宫玥就跟没有看到自己一样!

丢脸的是谁,显而易见!

傅云鹤等人在她身边经过,依然像看不到有她这个人存在一样,唯独傅云傅发出了一声嗤笑,似乎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方紫藤暗恨地用力捏着缰绳,心想:南宫玥,我们走着瞧!

一行人回到猎台的时候,大部分狩猎的人都已从猎场归来了,猎台上已经堆满了一座座小山似的猎物。

因为皇帝今年的新规则,大部分猎物都是一箭毙命,反倒是因此少了不少血腥味。

下了马,南宫玥远远的看到了南宫琤,向萧奕笑着说道:“我大姐姐在那里呢,我先过去了。”

萧奕依依不舍的拉着她的衣袖摇了摇,那可怜兮兮的样子,让南宫玥不禁“噗哧”轻笑了起来。她在他的手掌上轻轻握了一下,还不等萧奕反应过来,便直接跑向了南宫琤,只留着萧奕呆站在原地望着她,眼中透着脉脉温情。

“大姐姐。”

南宫玥向着南宫琤福了福,见只有她一个人,便问道:“大姐姐,筱表妹呢?”

南宫琤有些不赞同地蹙眉说道:“筱表妹她与三皇子去溜马了。”虽说在猎场,男女大防比不上在王都时这样严苛,可是,筱表妹一个女子与三皇子独自相处,总还是十分不妥的,南宫琤也劝过,偏偏白慕筱一副不以为然。

南宫玥挑了挑眉,才不过见了这几面,这两人倒还挺熟稔的?

避开了白慕筱的话题,南宫玥随意地问道:“大姐姐今日去学马了吗?”

南宫琤笑了起来,“是啊,一开始我还有些怕,但慢慢的,觉着还挺有趣的,等到再过几日,我也能骑马去猎场了……”她目光清澈,再也没有了丝毫的阴霾,笑容竟是比晚霞还美了一分。

两人随意的闲聊着,这时皇帝在一群臣子的簇拥下,大步走来。

众人向皇帝行礼后,几个内侍将今日的狩猎结果禀告给了皇帝,皇帝连连点头,朗声问道:“今日狩猎的魁首是建安伯府世子裴元辰,不错!不错!果然是虎父无犬子!赏!”

皇帝豪爽地赏了裴元辰一把大弓、一匹宝马,此举不止引来不少子弟艳羡的眼神,连不少贵女都将目光投注在裴元辰身上,觉得他果然是文武双全,名不虚传。

南宫玥心里不由有些感慨,这位裴世子确实是不错,也难怪母亲林氏替南宫琤应下这门亲事,偏偏……算了,过去的事多思无益!

裴元辰谢恩退下后,皇帝又赏赐了第二名和第三名,跟着好像想到了什么,目光落在某道颀长的身形上,问道:“君哥儿,你今日有何收获?”

韩淮君忙出列,恭敬地作揖道:“回皇上,小侄今日毫无所获。”

“君哥儿,怎么回事?”皇帝奇怪地问道,去年春猎,韩淮君可是第一日的魁首,可是今日竟一无所获?

见此,人群中的齐王世子暗自冷笑,觉得自己这个庶兄今日可是在皇帝面前丢大脸了。

韩淮君不慌不忙地答道:“回皇上,今日小侄与柏表弟和鹤表弟他们跑马去了,所以没有狩猎。”

皇帝闻言倒是笑了,以长辈的口吻轻斥了一句:“你们这几个孩子啊,就是贪玩!”说着,他又看了一眼同样毫无收获的萧奕,了然地说道,“看来奕哥儿也和你们一起去跑马了。”

“皇帝伯伯。”萧奕吊儿郎当地笑道,“侄儿还赢了不少彩头呢。”

皇帝感兴趣地问道:“你的那些彩头拿过来给朕瞧瞧。”

萧奕笑眯眯地说道:“全送给侄儿的媳妇了。”

皇帝愣了一下,哈哈大笑了起来,“你啊你,还没成亲就懂先讨好媳妇了。”

“那当然。”萧奕理所当然地说道,“侄儿的媳妇可是皇帝伯伯您亲自挑的。”

皇帝笑得更加欢畅。

周围的贵女们纷纷扭头羡慕的看向南宫玥,南宫玥抬头挺胸,目不斜视,但脸上已是飞霞一片。南宫琤拉着她的手,生怕她恼羞成怒,劝慰着说道:“三妹妹,世子这也是看重你,你可别恼了他。”

南宫玥的眉眼皆是笑意,向着她说道:“大姐姐,我知道的。”

皇帝心情甚好的又一一问了几个子侄今日的收获,只是在问到齐王世子的时候,眉头不经意地皱了皱。直到天色渐暗,这才收了兴致,摆驾回了猎宫,而猎台上的众人自然也散了。

等南宫玥姐妹俩到清夏斋的时候,白慕筱已经回来了,相互见了礼之后,南宫玥便回了自己的房间,沐浴更衣。

跑了一天的马,南宫玥有些怏怏的,百合的精神却好的不得了,笑眯眯地说着:“三姑娘,这秋猎真是太好玩了,明年您可要也带奴婢一起来!”

南宫玥见百合兴致颇高,便笑道:“那我明日放你一天假,你自己去猎场玩玩如何?”

“三姑娘,她哪里是喜欢狩猎!”百卉笑着拆百合的台,“她是到处听墙角才是!”

“什么听墙角啊!”百合不依了,嘟着嘴嗔道,“我就是到处找人聊聊罢了。”说着,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睛闪闪发光,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三姑娘,你知不知道太常寺卿家的黄夫人其实是良妾扶正?”

“听说齐王世子今天根本没猎到一只猎物,都是侍卫帮着猎的!”

“听说车骑将军府的二公子今天从马上摔了下来,还死要面子地说是马腿软……哈哈,太好笑了。”

“还有还有,奴婢听说……”

“对了……”

夜就在百合叽叽喳喳的声音中渐渐深了,万籁俱寂……

……

秋猎眨眼间就进入了第三天,在早晨最后一次祭天仪式后,皇帝亲自点了三位皇子以及几位世家公子一起随驾进猎场狩猎。这皇帝出行自然是声势浩大,出行前,就先由一千多名御林军进入围场里布围,一时间,马蹄翻飞,黄土飞扬,连地面仿佛都微微震动了起来。

至于那些姑娘家,大都三三两两地自己玩去了。

今日萧奕他们全都随驾去了,南宫玥便和傅云雁、原玉怡约了一起去附近跑马。

三人带上几个身手尚可的丫鬟,绕着猎场的外围跑了一个时辰,原玉怡终于疲累地叫停:“玥儿,六娘,我们休息一会儿吧。”她的额头早已是香汗淋漓,脸上更是掩不住疲色。

一身艳红骑装的傅云雁仍旧精神奕奕,故意用鄙视的眼神看了原玉怡一眼,亲昵地取笑道:“怡表姐,你真没用!才跑了这么一会儿就累了,应该让我祖母好好操练你一番才行。”

“六娘,你就饶了我吧,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么喜欢练武啊。”原玉怡转头向南宫玥寻求认可,“玥儿,你累不累?”

南宫玥其实尚可,但还是配合地说道:“六娘,我也有些累了。我和怡姐姐就在这里休息片刻,你要是还想跑,就尽管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

傅云雁本想下马与她们一起歇息,但突然想到了什么,碰了碰背在身后的弓道:“也好,阿玥,怡表姐,你们就在这里歇一会儿,我去给你们猎个山鸡回来。”说着,她也不等南宫玥她们答应,就夹了夹马腹,帅气地策马走了。

南宫玥见叫不住傅云雁,干脆便给了百合一个眼色,让她跟上去。

南宫玥和原玉怡下了马,随意地找了处草地,随行的丫鬟们利落地在草地上铺好了一块薄毯。两人就这样悠闲地席地而坐,吹吹风,看看景,好不悠哉。

“可惜,希姐姐不能一起出来玩。”原玉怡有些婉惜地说道。

秋猎这几日,蒋逸希因着“水土不服”,“病倒了”的缘故,一直没有出现,倒是她们几个每天都会过去瞧瞧她,与她说会儿话。

“我们昨日去瞧她的时候,她的精神已经好了许多了。”南宫玥含笑道,“想必再过几日,就能与我们一起跑马玩耍了吧。”

原玉怡想想也是,眉眼又舒展了开来,说道:“那等一会儿,我们再去瞧瞧她,她一个人待在猎宫也挺闷的。”

南宫玥笑着应了。

没多久,就听哒哒的马蹄从前方传来,很快那熟悉的黑马和熟悉的艳红身影就映入她俩眼帘,南宫玥和原玉怡互看了一眼,都是含笑。

是傅云雁!

傅云雁不止是自己回来了,还如她之前所言地带了一只硕大的山鸡回来。

百合也跟着一起回来了,笑着赞道:“傅姑娘的箭术果然是厉害,奴婢都还没反应过来,傅姑娘的箭已经是一箭射穿了山鸡的眼珠!”

“那是。”傅云雁利落地从马上跳下,“怡表姐,阿玥,我来烤山鸡给你们吃,我做得叫花鸡可好吃了!”

“六娘这句话倒是不假。”原玉怡笑着点头道,“她也就这道菜拿得出手!”

原玉怡本意是调侃傅云雁,可是傅云雁完全没觉得不好意思,还理直气壮地应了。

三人其乐融融,气氛很是轻快,一直到吃了烤山鸡,又休息了半个时辰,这才再次上马原路返回。等回到猎宫,她们便一块儿去了蒋逸希那儿。

从蒋逸希那儿出来时,已经快申时了。

这时,不止是原玉怡,就连南宫玥都露出了疲态,傅云雁忙道:“阿玥,怡表姐,你们赶紧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说着,她叹了口气说道,“你们的体力还是太差,以后应该常到我家多练练才是……”

三人又说了几句,便分道扬镳。

回了清夏斋后,南宫玥沐浴更衣,之后便悠闲地半躺在美人榻上看书。

“三姑娘,”等一本书看完一半,百卉苦笑着走进来了,禀告道,“方四姑娘来了,说是镇南王妃命她给您带一句话。奴婢说姑娘您睡着了,她就在外面等了足足一个时辰,看样子还会再等下去。”她心里不得不佩服方四姑娘的“耐心”,这几天几乎是天天来访,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拒绝的次数多了,今日倒知道拿镇南王妃作依仗了,而且还偏就待着不走了。

百合乌黑的大眼滴溜溜一转,顽皮地笑道,“这次她又给表姐什么好东西了?”

“确实是好东西。”百卉无奈地笑了笑,摊开了右手,她的掌心上是一朵精致的点翠珠花,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先是给了表姐五钱银子,后来是五两银子,再后来又给了珍珠耳环,现在又给了这个……”百合如数家珍地说,“这几天她老对着表姐套近乎,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图谋。”

百卉皱了皱眉,问道:“三姑娘,您要见吗?”

南宫玥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眼,坐起身来道:“让她进来吧。”

以镇南王妃的名义求见,不管她是否乐意,按规矩倒也不好不见,也罢,就瞧瞧这方紫藤到底想玩什么花样!南宫玥放下手中的书,懒洋洋地看了一眼百卉手中的珠花,“至于她送的这些个东西,她愿意送,你就收着便是。”

“那奴婢就代表姐谢过三姑娘了。”百合笑嘻嘻地抢话道,还故意对着百卉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见者有份。

百卉笑着摇了摇头,把那朵点翠珠花塞给了百合,跟着就出去请方紫藤了。

南宫玥则招招手,让百合过来,低声吩咐了几句。

不一会儿,穿着一身烟霞色衣裙的方紫藤由百卉领着笑盈盈地走了进来,优雅地南宫玥行了礼:“紫藤见过郡主。”

南宫玥也没想过为难方紫藤,挥手就让她起了身:“方姑娘,免礼,坐吧。”

“谢郡主。”方紫藤直起身,在一旁的圆凳上坐下,心里很是得意。心想:一抬出姑母,果然这南宫玥也不敢不见她!

待百合给方紫藤上了茶后,南宫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问道:“方姑娘今日来见本郡主,可是王妃有何吩咐?”

方紫藤脸上堆着笑,娇声道:“郡主,紫藤前日在神龙山附近闲逛的时候,偶然发现一个湖,名叫月亮湖,那里不止是湖光山色,精致好,而且湖里的鱼儿很是肥美。紫藤就想着我们姑娘家打猎不行,钓钓鱼还是挺不错的,所以邀了一些姑娘明日一同前往月亮湖垂钓,姑母得知后,怪责紫藤没有约上您,所以就特意命紫藤来约您明日一块儿去垂钓。”

方紫藤笑吟吟地与南宫玥对视,又强调道:“姑母说,还请您不要拒绝。”

南宫玥眼皮也没抬一下,爽快地同意了:“既然是方姑娘盛情邀请,本郡主就却之不恭了。”

她竟然就这么答应了!?方紫藤怔了怔,她还想好了要是南宫玥敢拒绝的话,就以“不敬长辈”来压她,没想到,居然就这么同意了?这让她已经准备好的一肚子都无处说。

郁闷归的郁闷,方紫藤还是灿烂的笑道:“那紫藤就跟郡主说好了,明日巳时在猎台边碰面,郡主觉得如何。”

“客随主便。”南宫玥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方姑娘,可还有其他事?”她言下之意就是下逐客令。

方紫藤心中暗恼,但马上反应了过来,娇笑道:“瞧郡主说的,如果紫藤没事了,难道就不能陪郡主说说话吗?再怎么说,我们以后也是一家人,以后紫藤还要称呼郡主一声表嫂呢。”她故作亲昵,好像一个天真可爱的小表妹一样。

南宫玥但笑不语,并不接话。

可恶的南宫玥!方紫藤的脸一瞬间扭曲了一下,忍不住又想起南宫玥对她种种羞辱,一时间新仇旧恨一起上来,但想着心中所图,她还是强忍了下来,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打量着房间,赞道:“郡主果真是玲珑心,这房间布置得真雅致!”她一边说,一边就在房中走动起来,一会儿夸南宫玥案上的画,一会儿赞帘子,一会儿又说琴好……没话找话地说了大半个时辰,南宫玥一直不接话,方紫藤这才讪讪地告退。

百卉、百合亲自送方紫藤出门,没一会儿,百合就掩不住笑意地走了进来,禀告道:“三姑娘,那个方四刚刚果然从针线筐里偷走了一个荷包……”

南宫玥不由失笑,她猜到方紫藤前来定是不怀好意,若单单只是给镇南王妃带话,她完全可以让百卉递一声,也不用巴巴的在外面等半天,除非是有什么必须要进到自己屋里的原因。

南宫玥淡定地说道:“内宅之中的手段也无外乎几种罢了,看来,她是想用私相授受的手段来陷害我。”她冷笑道,“虽然简单粗暴,可一旦得手,倒也确实损人利己。”

针线筐是她故意让百卉放在显眼的位置的。把荷包偷偷取回来,让方紫藤的计划落空,无疑是最简直的,可是,她有些不想陪这个莫名其妙的“表妹”玩下去了,于是便微笑地吩咐道:“百合,你去把匣子里的那个荷包拿过来。”

百合笑着应了一声,很快就拿了一个粉红掐嫩芽的荷包过来,仔细看就能发现,这竟与被方紫藤偷走的那个一模一样。

这两个荷包是南宫玥无聊时拿来练手的,没想到现在倒有了用处。她翻开荷包,指了指内侧向百合说道:“你在这儿绣上一个’藤’字,晚上拿去与方四带走的荷包换一下。”

“是,三姑娘。”百合接过荷包,兴奋地忙活了开来。

方紫藤要不就安安份份的,别动什么歪脑筋,不然的话,她就等着自食恶果吧。

“三姑娘。”百卉则在一旁问道,“要不奴婢去盯着她吧?”

“不用。”南宫玥摇头道,“这里不是王都,一切小心为宜。”

猎宫因着皇上皇后的圣驾在此,防备是堪比皇宫的,以百合百卉姐妹俩的功夫,去偷换个东西也就罢了,若是长时间的跟踪打探,反而不妙。

百卉有些不放心,“那您明日还去不去?”

南宫玥淡淡地笑了笑,又拿起了榻上的书看了起来,完全没为这事影响自己的心情,口中则漫不经心地说道:“当然去,这可是镇南王妃吩咐的,我怎能不去呢?而且,我也想瞧瞧这方四到底想做什么……与其防贼千日,不如让贼再也做不成贼。”

南宫玥勾了勾唇,就让她陪方紫藤好好玩玩!

……

这一夜无声无息的过去了,据说昨日皇帝狩猎得了不少猎物,心致颇佳,今日一大早,又带着人去了猎场,萧奕自然又在随驾之列。这也让南宫玥松了一口气,她并不想萧奕总是被困在这小小的内宅之中。

南宫玥慢悠悠的用过早膳,与南宫琤说一声后,便带着百合百卉姐妹俩骑马去了猎台。

不早不晚,正是辰时。

方紫藤等得有些着急了,一见到南宫玥,便立刻笑着迎了过来,福了一礼道:“郡主,您总算来了。”

南宫玥没有避开的受了一礼,含笑道:“方姑娘。”

此时,已经有几个姑娘到了,也纷纷上前行礼,彼此说了一会儿话后,人便到齐了,于是,一路向着月亮湖而去。

骑马约半个时辰的时间,她们便到了月亮湖畔,这月亮湖已近神龙山的外围,湖如其名,远远看去,就如同一轮弯月,清澈的湖水在阳光底下泛着点点的光芒,就如同夜晚的星光一样,十分迷人。

姑娘们纷纷被这儿的景致给迷住了,称赞方紫藤找了一个好地方。

“郡主。”方紫藤不禁得意起来,娇笑着说道,“您瞧如何?”

南宫玥微微颌首,“方姑娘找的自然是好地方。”

南宫玥也觉着这儿不错,若不是还需要和方紫藤虚以委蛇的话,就更完美了。

“既然郡主也觉着好,那我们就在这里垂钓吧。”方紫藤一副处处以南宫玥为先的态度,并说道,“一会儿,带着钓好的鱼去我那里,让厨子好生烹饪一番,岂不是完美?”

张二姑娘抚掌道:“这是个好主意。”

其他几个姑娘也纷纷应是,说说笑笑的去往湖边准备垂钓,而她们的丫鬟也忙碌了起来,铺垫子的铺垫子,拿钓杆的拿钓杆,一时间,宁静的月亮湖充满了姑娘们娇俏的欢声笑语。

这神龙山是皇家猎场所在,除了每两年一次的秋猎外,平日里也不会有人来打扰这些鱼儿,月亮湖里的鱼儿个个都养得无比肥硕,而且毫无危机感,才一会儿工夫,几个姑娘就都有了收获,也因此更加兴致勃勃。

百卉帮着南宫玥把一尾刚刚钓上来的鱼儿取下,忽而笑了起来,说道:“三姑娘,她过来了。”

“郡主。”方紫藤笑着走了过来,亲热地在南宫玥的身边坐下说道,“紫藤一直想与您说说话,但您似乎对紫藤好像有所误解。”说着,她神色有些哀伤道,“紫藤从小就以为能够嫁给表哥,姑母带紫藤来王都时也是这般说的,可是……”

南宫玥面色未改,脸上依然带着得体的笑容,问道:“方姑娘的意思是对皇上的赐婚有所不满?”

方紫藤面色一僵,忙道:“紫藤怎敢……您与表哥得蒙皇上赐婚,紫藤自然也是相当为你们欢喜的。”说着,她面上带着一丝羞意,望向南宫玥,“紫藤与表哥青梅竹马,甚是仰慕……”

南宫玥的目光在方紫藤的身上扫了一遍,如果在审视一件货物似的,慢悠悠地打断她,并说道:“若方姑娘是想自荐枕席,那本郡主拒绝。”

方紫藤面露尴尬,她故意过来与南宫玥说这番话,只是为了接下来的计划惹恼南宫玥,可没想到,这南宫玥竟如此牙尖嘴利,明明先前在姑母那里的时候,还是一副上不了台面的小家气。真是太会装腔作势了!

离得近的几个姑娘或多或少都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尤其是那“自荐枕席”四个字,让她们看着方紫藤的眼神又是惊讶又是鄙夷,心里不由想起了前几日子在含晖阁宴会里发生的事,都不禁有些猜测。

方紫藤只觉得有无数的目光刺向自己,脸上的表情更僵了,强笑着说道:“郡主您怕是误会我了。紫藤幼承庭训,岂会有如此不堪念头。”说着,她一副义正言辞道,“还望郡主甚言,有些话可不能随意胡说!”

有些姑娘面上带了一丝迟疑,心想:莫不是这摇光郡主故意污蔑方姑娘的名声?若是这样的话,这摇光郡主的人品可就不好说了。

“是误会就好……”南宫玥将发丝撩至耳后,漫不经心地说道,“我还以为王妃忘记告诉方姑娘,皇后娘娘已经回绝了这件事呢。”

原来还真有这件事?周围的姑娘们一脸的探究和好奇,有几个关系好坐一起的姑娘已经忍不住窃窃私语地来。

方紫藤紧咬牙关,“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好不容易才克制住了,僵硬地说道:“紫藤先告辞了。”

南宫玥微微颌首,优雅地说道:“方姑娘走好。”

方紫藤带着得意而来,却是恼恨而去,每一步都是重重地踩下去,仿佛要把所有的怒意全都发泄在脚下一样。

她勉强自己不去理会周围的目光,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故作若无其事的甩下了吊钩。

过了一会儿,方紫藤的大丫鬟红樱凑到她跟前,悄悄说道:“姑娘,都已经安排好了,您看……”

一切和她计划的不太一样,这让方紫藤很是恼火。原本以为只要自己激上几句,南宫玥就会愤然离开,就好像上次在姑母那里一样,而南宫玥一旦敢走,从这里到猎宫整整半个时辰的路程,就足以发生很多事,可偏偏她不但没走,还把自己给狠狠羞辱了一通。

方紫藤心头的怒火腾腾的就冒了上来,白皙的手背上青筋爆起。

红樱小心翼翼说道:“姑娘……”

本来她只是想让南宫玥失了名声,这么一来,也就再无底气拦住她过门了,可是,既然南宫玥如此不识抬举,也就别怪她了。

方紫藤的脸上露出一丝阴狠的冷笑,轻声道:“南宫玥,这是你自找的!”

------题外话------

奕:小鹤子,你这把藏刀不错。

鹤:大哥,这是您的藏刀!

奕:臭丫头,雪域藏刀给你拿来了,喵喵,求表扬!

玥:……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