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雏鹰/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玥妹妹,你来啦。”

“希姐姐。”

南宫玥向着蒋逸希福了福身,在猎宫的这几日,南宫玥时不时就会过来与她闲聊,为她诊脉,蒋逸希虽然看起来脸色还有些苍白,但也确实没有大碍了。

两人一同坐到了美人塌上,蒋逸希让丫鬟上了茶水和点心,说道:“玥妹妹,我近日无事可做,便折腾出了一种新的点心,你尝尝可还喜欢。”

南宫玥拿起了一块翠绿色的糕点,一口咬下,口中弥漫开了一种薄荷的清凉味,十分的清爽适口。

“蒋姐姐。”南宫玥笑着吃下了糕点,说道,“你这是晕车晕怕了吧。”

蒋逸希抿唇笑了起来,倒也没有否认,并说道:“来猎宫的路上,我都没能好好吃下东西。”

“希姐姐,我刚刚从皇后娘娘那儿出来……”说到这里,南宫玥停顿了下来,蒋逸希见状,了然地给大丫鬟青依使了一个眼色,青依立刻识趣地退到外面去了,百卉也跟着退下,并关上了门。

南宫玥这才继续说道:“希姐姐,药茶之事,你都告诉皇后娘娘了?”

蒋逸希淡淡一笑,应道:“当然。来猎宫后的第二日,姑母便特意来找我聊了几句,还问起了我’生病’的那件事,问我知不知道是谁搞的鬼……”

蒋逸希莫明其妙地中了迷情药,皇后身为她嫡亲的姑母,自然不可能善罢甘休。南宫玥对此并没有意外。就听蒋逸希继续说道:“她既用这种手段陷害我,我自然也不可能让她如愿。我就告诉姑母,我来猎宫之后,因着晕车连水都喝不下,只用了齐王妃特意命人送来的药茶。”

蒋逸希端庄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道:“后来,姑母问我拿了些药茶过去……”

南宫玥眨眨眼睛,一脸赞叹的看着蒋逸希。

蒋逸希中了迷情药是事实,皇后自然会彻查,但蒋逸希就这样手段轻巧的撇清了韩淮君所有的干系,把一切都引到了齐王妃的身上,实在让南宫玥有些刮目相看。偏偏皇后这才刚刚拒绝了齐王妃给韩淮君挑的那个商户女,转眼皇后的嫡亲侄女就出了这等事,这齐王妃简直就是连动机都是齐全的。

南宫玥松了一口气,拉着蒋逸希的手,犹豫了一下问道:“希姐姐,你可知齐王妃为何要这么做?”

“许是来猎宫的路上,韩公子时不时的为我送药茶,让她瞧见了吧。”蒋逸希略带轻蔑地说道,“我姑母说的对,一个堂堂的亲王妃竟如此的小家子气,上不了台面。她不过是怕我一旦嫁进齐王府,韩公子就会压了齐王世子一头。先是想为韩公子选那样一门亲事,被姑母拒绝后,便想从我这里下手。若是我因此背上婚前失贞的名义,哪怕就是嫁进齐王府,这一辈子恐怕都抬不起头来。”

蒋逸希不愧是恩国公府精心教养出来的姑娘,提及这样的话题也丝毫没有扭捏之态,她的这等心境,也难怪前世和亲远嫁也能把日子过得很好。南宫玥心中暗暗钦佩,正想把齐王妃刚刚得了一个“妹妹”的事告诉她,让她开心一下,忽然传来了叩门声,青依在外面禀报道:“大姑娘,流霜县主和傅六姑娘来了。”

蒋逸希忙起身去迎,傅云雁和原玉怡一见南宫玥也在,都是面露惊喜。

与蒋逸希见过礼后,傅云雁拉着南宫玥说道:“阿玥,我刚还去找你呢,你大姐姐说,你与方家四姑娘一起出去了,这么快就回来啦。”

南宫玥笑着说道:“看了一出好戏,戏结束了,自然就回来了。”

“好戏?”三个姑娘皆是面露好奇,傅云雁眼睛晶晶亮的问道,“说嘛,是什么好戏,快点告诉我们。”

“我刚正想与希姐姐说呢。”南宫玥也不卖关子,含笑道,“方才方四姑娘在皇后娘娘面前表示她对齐王爱慕已久,所以,在问过了镇南王妃的意思后,娘娘便把方四姑娘赐给齐王为侧妃。”

蒋逸希眸光一亮,嘴角微微弯了起来,原玉怡和傅云雁则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反正此事很快就会传得沸沸扬扬,南宫玥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三个姑娘也识趣地没有追问,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了最近秋猎的趣事。

说着说着,傅云雁想起了一件事,说道:“对了,我们知不知道,在离神龙山不远有一座雷掣马场,那里培育出来的贡马很是神俊。咱们刚来猎宫的那一日,就有好些人去那里看过马了。我听说,雷掣马场正有一种远从西洋来的马种,叫弗里什么的……对了,弗里斯马!西洋人起的名字真拗口。”傅云雁喜马,一说起马来就神采飞扬,“据说这种马还是第一次到我们大裕。我们过些日子一起去瞧瞧吧,顺便瞧瞧有没有品相佳的小马。”

“好啊。”南宫玥也对西洋来的马十分好奇,立刻就答应。

原玉怡想了想也应了,只是补充道:“总不能就我们几个姑娘去吧,还得叫上我二哥他们。”

傅云雁笑嘻嘻地看着南宫玥,调侃地说道:“那当然,还要叫上奕哥哥呢,不然阿玥怎么去得了呢。”

南宫玥面颊微红,故意瞪了她一眼说道:“六娘,等你定了亲,看我怎么糗你!”

听到“定亲”两个字,傅云雁的耳垂一下子就红了,几个姑娘交换了一下眼神,赶紧笑嘻嘻地凑了过去,“逼问”道:“六娘,快点告诉我们,你的意中人是谁?”

“哪、哪有!”

“快说嘛!”原玉怡笑着说道,“你不说的话,我就来猜了啊……”

“不许猜!”

……

几个姑娘闹作一团,虽然到最后都没逼问出傅云雁的心上人,倒是让蒋逸希答应了过些日子与她们一块儿去雷掣马场挑马。

悠闲的笑闹了一阵子,眼看着黄昏将近,圣驾即将归来,南宫玥等几人这才起身与蒋逸希道别。

她们需要去猎台迎接圣驾。

去马房牵了自己的马,三人出了凤麟宫后,也没急着上马,而是一边闲聊着,一边慢悠悠地往猎台的方向走去。在走到碧波亭附近的时候,就听到右手边有一位姑娘小声地啜泣着:“……怎么会这样?烈日昨日还好好的……”

“成妹妹,你别难过了,要不我的白云先借给你骑?”

南宫玥循声看去,只见一个着石榴色骑装的姑娘正在安慰一个穿粉色骑装的姑娘:“我想烈日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它应该只是水土不服吧。”

“刘姐姐,马儿也会水土不服?”

“那是当然。马儿要吃要喝……”

“……”

傅云雁回头看了那两位姑娘一眼,唏嘘道:“怎么又有马生病了?”她叹了口气道,“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好多马都病倒了。”她温柔地摸了摸她的黑马的脖子,又喂它吃了一块糖,柔声道,“迅风,你可千万别生病!”

南宫玥微微蹙眉,转头问道:“六娘,最近有很多马都病了吗?可有让兽医看过?”

“兽医看了,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傅云雁摇了摇头,“只说很可能是不小心吃错了什么东西,兽医还特意查了马房的草料,但都没问题,所以就怀疑马儿可能是在猎场里吃到了什么毒草、毒菇之类的。”

“那我们以后要注意点了,可不要让马在猎场乱吃东西。”原玉怡也摸了摸自己的马,有些忧心地说道。

“怕什么!”傅云雁笑嘻嘻地说道,“我们有阿玥呢,阿玥医术这么高明,要是有什么毒草毒果子毒蘑菇,肯定一眼就看出来了!……阿玥,你说是不是?”

南宫玥自信满满的说道:“那是自然。”

“……咦,好像是三表哥。我还以为他今日随驾去了猎场呢。”原玉怡忽然有些惊讶地说道,“玥儿,那个穿着红色骑装的姑娘,是不是你的表妹?”

南宫玥闻言望了过去,落日的余辉洒在前方的湖面上,像是蒙上一层橘红色的纱衣,秋风轻拂,泛起一阵涟漪,远远望去,湖中心的碧波亭中,果然有两个熟悉的身影,赫然就是韩凌赋与白慕筱。

两人此时正面湖而立,白慕筱望着湖中的鲤鱼,徐徐的微风中,她的声音更显清脆,“……殿下,其实您不用太心急的。”

韩凌赋怔了怔,锐眼微眯,朝白慕筱看了过来。她的意思是……

白慕筱优雅地福了福身,道:“殿下,有些事我本不该多言……只是为了殿下,我就冒然多说几句……”

为了他……韩凌赋心中一动,原本有些锐利的眼眸变得柔和起来,道:“白姑娘,请说。”

白慕筱沉吟一下,第一句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殿下,您以为现在当上太子就是一件好事吗?”

韩凌赋双目微微一瞠,一句习惯的“放肆”几乎就要出口,却听白慕筱不疾不徐地继续道:“今上正值壮年,英明神武,但处在这个至高之位上,又岂会没有疑心病呢。殿下您以为皇上可容得下一个比他还要英明神武的太子?”

韩凌赋心中一凛,好像被当头泼了一桶冷水似的冷静了下来。她说得没错,父皇最大的毛病便是疑心病重,只要走错一步,就会引来父皇忌惮,满盘皆毁。

白慕筱自然察觉到他的变化,眸中闪过一道精光,接着道:“皇上若是真的有心立太子,如今三位皇子都已经快要成年,为何到现在还不立太子?”

韩凌赋没有说话,这个问题他也想过。这立太子的第一原则是:“立嫡立长”,如今嫡子五皇子年幼多病,而大皇子又平庸无能,以致皇帝迟迟未立太子;若是皇帝“立子以贤”,看诸位庶子的德行而定,那么自己和二皇子就大有机会……由于皇帝一直没表态,这几年来,三位皇子之间暗藏汹涌,三人都想在皇帝面前表现自己,抹黑别人。

难道白慕筱的意思是,皇帝所想见的正是他们三人鹬蚌相争?

见他深思,白慕筱淡淡地一笑,再问:“即便是皇上真的现在立了太子,殿下有没有想过要成为一个怎样的太子?”

韩凌赋理所当然地答道:“自然是……”他突然想到白慕筱前面说的话,又顿住了。父皇疑心病甚重……

白慕筱嘴角的笑意更深,“太子之位注定会对皇上的权威构成一定的威胁,一个平庸的太子让皇帝嫌弃,一个能干的太子让皇帝忌惮,要把握好这个分寸很难,更何况皇上正值壮年!”这个太子之位还不知道要做多少年呢?“再者,难道做了太子,皇上就不能废太子吗?从古至今,被废的太子还少吗?皇上如今正值壮年,年富力强,就算有些疑心,也不至于大动干戈,但是越到晚年,皇上对太子的猜疑只会越来越深,越来越重……”唯恐太子逼宫篡位!

白慕筱说得越多,韩凌赋便越是心惊,看向白慕筱的目光也与过去不同,爱慕之中又多了一分敬重。

没想到她一个内宅的小女子,竟然连这些朝堂之事都看得如此透彻。再想到当初芳筵会时,她一个纤纤弱女子却说得出“十步杀一人”,却能舞出如此凌厉的剑舞……她,与别的女子,是不同的!

白慕筱自然注意到韩凌赋灼热的目光,将小脸偏开,眼睫半垂。

虽然他们此生有缘无分,但是她还是希望他能越走越好,直至那至尊之位,自己若是能为他出一份微薄之力,也就不枉他们相识相知一场……

“白姑娘,”韩凌赋不由朝她走近了一步,想再看清她一点,“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做呢?”

白慕筱抬眼朝他看去,缓缓道:“照我看,殿下应该韬光养晦。”顿了顿后,她突然话锋一转,“殿下有没有想过皇上为何如此喜欢镇南王世子萧奕?”

想到萧奕,韩凌赋嘴角轻蔑地一勾,“父皇不过是看在镇南王的面子上。”

“此是其一。”白慕筱摇了摇头,“其二,也是最重要一点,是因为萧奕纨绔无能,将来若是继承镇南王之位,对朝廷对皇上才不能构成威胁!镇南王乃世袭藩王,手掌十几万南境军,一个太能干的镇南王只会脱离皇上和朝廷的控制。”

韩凌赋定定地看着她,目光灼灼。

白慕筱继续道:“当然殿下也不能全学萧世子,皇上喜欢萧世子的纨绔,却不会希望太子无能。对皇上,您要是不展示您优秀的一面,恐怕不被考虑,就像大皇子;但是您要是过分展示您优秀的一面甚至超过皇上的话,又会被皇上所猜忌。”

韩凌赋微微皱眉,按照白慕筱的说法,自己岂不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我送殿下四个字,孝、诚、和、忍。”白慕筱从容自信地笑了,黑曜石般的乌瞳闪烁着不可思议的光辉,“孝以事之,诚以格之,和以结之,忍以容之。”

“孝、诚、和、忍……”韩凌赋若有所思地念道,嘴角的笑意渐渐蔓延开来,拱手道,“白姑娘,你真是见解独到,今日我受益不浅!”

白慕筱荣辱不惊地微微一笑,又福了福身道:“殿下别怪我妄议朝政就好。我也只是希望能对殿下有所帮助……”

韩凌赋深深地看着她半垂的俏脸,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让他很想去碰触,但又不敢唐突佳人。他的心口像有团火似的,烧得他的心绪无法平静。

“筱儿,”他忍不住上前一步,略显激动地说道,“我心悦你,我娶你,可好?”

“殿下,”白慕筱抬眼悲伤却决绝地看了韩凌赋一眼,“我已经与殿下说过,我决不为妾!你我二人注定此生无缘。”

“筱儿,你听我说!我会想办法的。”韩凌赋急切地拉住了她的小手,“……你可愿再等我一段时日?”

他如大海般的眼眸透出一丝哀求,让白慕筱一下子心软了。他是如此高高在上的皇子,却为了她,甘愿放低姿态,自己是不是应该给他一个机会呢?

白慕筱微微垂下了眼帘,过了片刻,才抬眼道:“殿下,圣驾快回来了。我们该去迎驾了。”

虽然她没有立刻答应让韩凌赋有些失望,但好歹,没有如以前那样果断地拒绝自己。韩凌赋多了一分信心,像她这样美好的姑娘,自己唯有用真心才能够打动她。

韩凌赋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她的手,温柔地说道:“筱儿,可随我一起去猎台吗?”

白慕筱点了点头,大方的说道:“殿下,请。”

两人的马正留在碧波亭外,来了猎宫几日,白慕筱的骑术进步的很快,独自乘骑已经没问题了。韩凌赋扶着她上了马后,才纵身骑上自己的马,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并肩向着猎台而去。

等他们到了猎台的时候,天色又暗了一分,与韩凌赋一同前来的白慕筱并不在意他人探究的目光,依然抬头挺胸,韩凌赋于他们而言是天之贵胄,而与她而言却仅仅只是一个爱慕者。在感情这件事上,他们俩的地位是平等。

为了迎接圣驾,除了如蒋逸希般报了生病的以外,几乎所有人都到了猎台,白慕筱环顾了一圈,说道:“殿下,我琤表姐和玥表妹已经到了。请恕我先告辞了。”

白慕筱与他福了福,牵马而去。

韩凌赋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久久不愿离去。

白慕筱很快就与南宫琤姐妹俩会和,三人相互见了礼,又闲话了几句后,便听到太监尖利的传话声:

“圣驾归——”

猎台的众人皆安静了下来,纷纷跪地迎接圣驾。

直到皇帝上了猎台,才在一声“平身”后,站了起来。

皇帝的收获十分丰富,看得出来心情也十分不错,没有早早的遣开众人,反而特意招了几个人上前说话,而与皇帝一同回来的,自然还有那些伴驾出行的臣子们。

萧奕自打回到猎台后,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南宫玥,一双桃花眼熠熠生辉。哪怕在众人之中,她也是最最特别的一个,无论什么时候,他都能够在人群中一眼就找到她。

当南宫玥与他目光相对的那一瞬间,萧奕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不停地向她眨眼睛。

很快,皇帝也注意到他的不安份,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南宫玥,故意板起脸来说道:“奕哥儿,你在看什么呢。”

“皇帝伯伯。”萧奕笑容满面地说道,“您替侄儿把媳妇叫过来吧。”

皇帝可没想到他还真敢说,微微一怔后,失笑地摇了摇头,便向南宫玥的方向招招手说道:“玥丫头,你过来吧。”

南宫玥又一次成了众人的焦点,她发现自己已经被萧奕“连累”的脸皮厚了许多,也不觉得脸颊烫了,就这么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仪态端方地行礼道:“皇上。”

“好了。”皇帝如同对待自己的子侄一样,亲切地说道,“奕哥儿,朕替你把玥丫头叫过来了,你想献宝就快点献吧。”

“谢皇帝伯伯。”

萧奕笑嘻嘻地道了一声谢,忙不迭地把南宫玥拉到了一边,随后,他就得意地捧出了一个小竹筐,竹筐里铺了一些草,隐约间,似乎还传来轻微的唧唧声。南宫玥好奇地凑了过去,就见到有一只褐色的小鸟正窝在草堆里,它只有巴掌大,身上尽是软软的绒毛,南宫玥看得眼睛都亮了起来。

南宫玥小心翼翼地去碰了碰它的绒毛,她的轻作放得极轻,就怕一不小心就弄伤了它。

这鸟小归小,却是相当的凶悍,南宫玥的手还没碰上去,它就张开小喙向她发出阵阵恐吓声。南宫玥被它这样子给逗乐了,抿唇轻笑了起来,向着萧奕问道:“这是什么鸟?”

萧奕正呆呆地看着她的笑容,闻言才回过神来,说道:“这是雏鹰。”

“鹰?!”南宫玥瞪大眼睛,惊叹道,“原来鹰小的时候是长这样的啊……”

“我是在山崖脚下发现它的,可能是从窝里掉下来的。我没找到它的窝,就把它带回来了。”萧奕显摆地说着,脸上满满写着“求表扬”三个字,“等明年春猎,它也该长大了,到时候,可以带它一块儿去打猎。”

南宫玥的唇角洋溢着笑容,说道:“我很欢喜。”

这四个字如同天籁之音一样涌入了萧奕的耳中,让他全身上下都透着浓浓的喜悦。

正一边与臣子们说话,一边在偷偷注意着他们的皇帝只觉得这对小儿女实在有趣极了。这桩婚事本就是他挑的,对于这两个孩子的感情自然也是乐见其成的。更何况玥丫头素来与他和皇后亲近,也算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人品自是信得过,往后也不至于会在萧奕的身边行些挑拨之事。这两个孩子的感情越好,萧奕只会越是亲近他们。

皇帝越想越满意,呵呵笑着说道:“玥丫头,阿奕自得了这只鹰以后就一直捧在手上,朕问他要都没给。只说是要带回来给你的。”

被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调侃,南宫玥的脸皮显然还不够厚,不由添上了几抹艳红,但依然落落大方地向皇帝福了一礼说道:“玥儿谢皇上。”

皇帝有趣地说道:“谢朕什么?”

南宫玥眨眨眼睛,一脸娇俏地说道:“自然是谢皇上把小鹰让给玥儿啊。”

皇帝开怀地哈哈大笑,周围的臣子们看在眼里,暗暗觉得这摇光郡主果然颇得圣宠。

皇帝不再逗她了,公开赏赐了几个今日随驾狩猎表现出色之人,赫然就有建安伯世子裴元辰和齐王府的韩淮君,这两人皇帝尤其赞誉有佳,可想而知,待回了王都后,其前程必当更加顺畅。

人群中,羡慕、嫉妒、欢喜尽皆有之,而那齐王妃则不禁有些愤愤不平,心想:皇上如此抬举一个庶子,岂不是要助涨了嫡庶不分吗?!只可恨这韩淮君……她绝不能让这个贱人所生的儿子夺了自家泽哥儿的前程!

皇帝在猎场待了一整天,此时也有些累了,在赏赐过后,又说了几句话,便让人散了。

众人行过礼,目送着皇帝远去,这才一一散去。

毕竟天色已晚,萧奕再如何不愿,也不能缠着南宫玥不放,只能依依不舍的与她道别。南宫玥小心翼翼地捧着雏鹰,回到了正远远等着她的南宫琤那儿,三个姑娘一同向清夏斋而去。

“三妹妹,这是什么鸟儿?”

“原来是鹰儿啊,难怪长得这么威风!”

“鹰儿要怎么养?它吃虫子吗?”

南宫琤对这小小的雏鹰十分喜爱,和白慕筱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个不停。

南宫玥从来都没有养过鹰,自然一问三不知,倒是百卉还稍稍知道一二,笑盈盈地说道:“三姑娘,有生肉就行了,等回去后,奴婢就去准备一些新鲜的生肉,切得细细的喂给它吃……”

说话间,她们就到了清夏斋,还没等安顿好,便收到了皇帝的赏赐,这赏赐每个人都有,是皇帝今日亲手打到的猎物,南宫家的三姐妹得到了一大块野猪的后腿肉和两只兔子,还没等三人商量好要怎么吃,傅云雁便让丫鬟来约她们一块儿去咏阳大长公主所居的徽仪宫吃烤肉。

三人欣然应了,随着那丫鬟一同去了徽仪宫。

到了那里才知道傅云雁不止邀了她们,还邀来了原玉怡、韩绮霞和其他一些姑娘,就连蒋逸希都被她硬拖了过来,院里架起了一个大的火炉,火炉底下的碳正在熊熊燃烧着,火焰不住的跃动,在火炉上则是铁篦和铁条,一旁则是已经处理好的肉。

见到三人,傅云雁笑盈盈地迎了上来,说道:“阿玥,琤姑娘,白姑娘,你们来啦。今日皇上赏了祖母一整头的鹿,祖母都赏给我了,一会儿我们就烤来吃。”

南宫琤和南宫玥自然没有意见,而白慕筱则热络地说道:“傅姑娘,若是把肉切得小些,用一些调料腌一下再烤,会更加美味呢。”

傅云雁思索着点点头道:“听起来似乎不错,我一会儿留下一块儿,明日试试看。”

南宫玥抿唇一笑,点了点她的额头,熟稔地说道:“我看六娘你是舍不得都让我们吃了,这才想找个借口藏下一些吧。”

被说破心思的傅云雁咯咯笑了起来,拉着她的手走了进去,说道:“你们就坐这儿吧,和希姐姐她们坐一块……”

姑娘们相互见了礼,南宫玥坐到了蒋逸希身旁,不忘叮嘱道:“希姐姐,你身子还未全好,鹿肉性热,你可不能多用。”

蒋逸希微笑着点头应了。

这些贵女们哪会自己动手,她们只需坐着说说笑笑,自会有丫鬟把烤好的鹿肉端到她们面前,一块块仔细的片好。

对此,贵女们大多习以为常,唯独白慕筱有些失望地挑了挑眉,心想:若是能自己动手烤就好了。

正吃的愉快的时候,韩绮霞的大丫鬟突然匆匆而来,在她的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就见韩绮霞脸色微变,起身与傅云雁道了别,急急忙忙的就离开了。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其他的姑娘们都觉得有些奇怪,纷纷窃窃私语,南宫玥和蒋逸希倒是隐约猜到了一些,两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随后,蒋逸希便让青依出去打听一下。

不多时,青依回来了,带回了一个让她们即意外,又不太意外的消息。

皇后下了懿旨,将镇南王妃的侄女方四姑娘许给齐王为次妃,三日后抬入腾云阁。

让两个姑娘有些意外正是这“次妃”一说,方紫藤好歹是镇南王妃的侄女,许以次妃,似乎是有些低了。亲王府邸,一正妃两侧妃是上玉牒的,至于这次妃,也不过是名义上叫着好听,实则不过是个妾而已。换作普通的大户人家,也可以称为良妾。

“姑娘,皇后娘娘身边的雪琴姐姐说,这是皇上的意思。皇上说,方四姑娘并无功劳,岂可一入府就为侧妃,待到日后生下一儿半女再抬也来得及。”

南宫玥和蒋逸希面面相觑,这后院女子所谓的功劳也就不过是子嗣罢了,方紫藤还没入门,又怎么可能会有功劳呢?皇上简直就是故意在下镇南王妃的脸面。不过,这秋猎进行到一半,便把镇南王妃的侄女给了齐王为次妃,这齐王妃的脸面恐怕会更难看吧……

“玥妹妹。”蒋逸希忽而一笑道,“届时,我们一同去向齐王妃道个贺吧。”

南宫玥欣然答应。

齐王不过是纳妾,以她们俩的身份根本用不着去道贺,很显然,蒋逸希是想去出了那口气吧……

------题外话------

昨天的抢楼奖励都已经发了~~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