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疫症/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猎宫可能爆发马瘟一事在由萧奕等人报给了皇帝以后,皇上十分震惊,忙命人前去处置。猎宫内的所有马匹都由兽医进了详细的检查,并将生病的马全都移了出来,马厩由火燎烟熏进行全面的消毒,出现过病马的马厩则全部焚毁,并在所有马的草料里都添上了一些药,以作为预防。

接下来的几日,没有再发现有新的生病的马,所有人这才安心了下来。

一场可能会爆发的马瘟被压了下去,皇帝的心情相当不错,松了一口气之余,突发奇想要去夜猎,就点了几个人一同出发了。毫无疑问,萧奕又一次在随驾的名单里。

皇帝跑去夜猎,皇后也没闲着,宣召了一些贵女前去赏月。

清夏斋自然也得了宣召,于是,南宫玥便和南宫琤、白慕筱一同去了凤麟宫。

宫女领着她们到了前院,此刻夜幕已经降临,前院中点起了一盏盏精致的琉璃灯,把院子映照得流光溢彩,绚丽夺目,仿佛连那夜空中的繁星都被夺走了光彩。

原本空旷的院子,放了不少长桌和圈椅,大部分贵女已经到了,一片喧阗声。

南宫玥扫了一圈,见大都是上次的熟面孔,少了方紫藤,多了蒋逸希,已然心中有数。皇后上次的晚宴因为蒋逸希“生病”的事不得不中断,看来今日还是为了选皇子妃,自己只要轻松地做壁上观便是。

不止是蒋逸希,原玉怡和傅云雁也到了,于是,南宫玥三人便向她们走去。

互相见过礼后,南宫玥在傅云雁的身旁坐下,几个姑娘说说笑笑,气氛很是融洽。

“皇后娘娘驾到,张妃娘娘、李嫔娘娘驾到”

随着内侍尖细的喊声,皇后、张妃和李嫔带着一众宫女浩浩荡荡地来了,众女忙福身行礼。

皇后、张妃和李嫔的座位被安排在池塘边的一张长桌后,众女分别在长桌两边坐成两排。

众人都坐下后,皇后笑道:“本宫偶然见今夜月色甚好,月明星稀,便临时起意,邀请众位姑娘来此赏月。大家不必拘束,随意赏月聊天便是。”

众人谢过皇后,便是聊天的聊天,吃喝的吃喝,赏月的赏月,但还是一些姑娘则显得很紧张,始终保持仪态端方的样子

很快,皇后就命闻嬷嬷叫了一位月色衣裙的姑娘上前说话:“你就是左都御史黄大人家的姑娘”那些对皇子妃之位有些的心思的姑娘们顿时一颗心高悬了起来,看似不在意,实际则时时留意着皇后那边的动静。

黄姑娘恭敬地上前,在距离皇后几步远的地方停下,行了一礼:“回皇后娘娘,臣女正是。”

皇后上下打量了黄姑娘几眼,见她低眉顺目,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还算满意地颔首,问道:“黄姑娘今年多大了读过些什么书”

黄姑娘不慌不忙地回道:“回皇后娘娘的话,臣女前几日刚满十四。臣女读过女四书、闺训。”

这女四书包含女诫﹑内训﹑女论语﹑女范捷录四本,这读女诫﹑内训的姑娘不少,连着女论语﹑女范捷录都读了的,却是不多。

皇后赞赏地说道:“不错,这姑娘家是该多读些书,读书才能明理”跟着,就着女四书,随意考校了几句,而这黄姑娘都是对答如流。

待李嫔也问了几句后,黄姑娘便得体地退下了。

之后,皇后又叫了好几个姑娘上前说话白慕筱是其中的第十个。

她在闻嬷嬷的引领下上前,从容得体地施了一礼,举手投足无半分失礼之处。

皇后对白慕筱印象不错,因此语气也分外亲切:“白姑娘,不知道除了跳舞以外,你平日里还喜欢做些什么”

白慕筱沉稳地说道:“回皇后娘娘,臣女跳舞主要还是为了强身健体,平日里也就是读些书,只不过除了女诫外,都是些打发闲散时间的。”

皇后倒没觉得什么,而一旁的张妃却是微微蹙眉,上次在宫中她就已经觉得这个白慕筱琴技平平,如今看来竟是连正经书读得也不多。这姑娘家书读的不多也不要紧,多花些功夫在女红之类便是,可是她居然费心在跳舞上,这跳舞能上什么台面,说得难听点,便是舞姬

偏偏皇儿居然对她另眼先看

也不知道她是使了什么狐媚手段

可是张妃也不喜欢为了一个民女,就和儿子起了龃龉,心想:左右不过一个妾或一个侧妃罢了,自己又何必为此和儿子心生嫌隙

白慕筱退下后,皇后似笑非笑地问张妃:“张妃妹妹,你可要找哪位姑娘也说说话”她也想瞧瞧张妃属意的未来的三皇子妃是谁,以便随机应变。

张妃的目光在南宫琤的身上飞快地扫过,心中还有些可惜,本来为着南宫家在士林学子中的号召力,南宫琤是她颇为中意的三皇子妃的人选,只可惜皇帝不同意

张妃定了定神,视线落在一位鹅黄衣裙的姑娘身上,道:“这位是威扬侯家的章大姑娘吧”

那鹅黄衣裙的姑娘忙起身,恭敬地行礼道:“正是臣女。”

“章姑娘过来,让本宫瞧瞧。”张妃慈爱地打量着章雨弦。

章雨弦上前了几步,张妃亲热地拉起她的手,赞道:“好个水灵的姑娘,早就听说威扬侯家的姑娘钟灵毓秀,今日一见,果真如此。章姑娘,你平日里都喜欢做些什么”

“臣女平日里都在家读读女诫,做些女红。”章雨弦害羞却得体地答道。

张妃问,章雨弦答,两人一来一回地说了好些话。

见状,四周其他的姑娘已经是心里有数,恐怕这位章姑娘就是张妃娘娘看中的未来三皇子妃了,一时有羡慕的,也有嫉妒的。

南宫玥很快收回了视线,眸中闪过一道异芒,心道:难道说今生成为三皇子妃的会是这位威扬侯府的章姑娘那白慕筱又会如何

南宫玥转头朝与自己隔着两人的白慕筱看去。

这时,白慕筱正好将目光从章雨弦身上移开,模样看来很是平静,盈盈美目中看来没有羡没有嫉也没有恨,反倒是透着一丝淡淡的怜悯,还有几分自信与淡定。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勾,似喜还羞。

也是。南宫玥也笑了,三皇子的“真爱”可是白慕筱,若是这位章姑娘真的成了三皇子妃,她才是需要被同情的对象

南宫玥若无其事地拈起一块糕点送入口中,继续与蒋逸希、原玉怡她们说笑闲聊。

“咦御史令府的李姑娘没来吗”原玉怡朝四周看了一圈后,突然问道。

“李姑娘她病了。”蒋逸希同情地道,“听说之前路上舟车劳顿身体就没养好,这几天一下子就病倒了,已经病了好些天了。”

“最近生病的人真不少啊。”原玉怡感慨了一声,数着手指说,“希姐姐你之前病了,李姑娘病了,我听说忠武将军府的成姑娘也病了玥儿,六娘,你们也要注意身体才是。”

“成姑娘”傅云雁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微挑说道,“阿玥,这成姑娘好像就是那匹叫烈日的红马的主人。”

烈日的主人南宫玥立刻想了起来,还记得那日她哭得很伤心,于是有些唏嘘道:“是那位姑娘啊。”

傅云雁同情地叹道:“难道因为她的马没了,她哀伤成疾如此爱马之人,我以后定要与她结交一下才是。”

原玉怡感慨地说道:“还好发现的早,马瘟没有扩散,我们的马儿一定会好好的。只可惜了那些病死的马儿”

“别说这些让人不高兴的事了。”傅云雁振作精神,她机灵的眼珠一转,神秘兮兮地笑了,“对了,你们有没有听说那个方四溜出腾云阁去烟雨斋找镇南王妃哭诉”她意味深长地看了南宫玥一眼,仿佛在说,她已经知道方紫藤会被赐给齐王跟南宫玥也有关系。

原玉怡也看了南宫玥一眼,笑着问道:“别卖关子,然后呢”

“过程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只听说她后来是哭着从烟雨斋跑出来的,想必是”傅云雁笑嘻嘻地看着南宫玥,指望她能透露一点内情,满足一下她们的好奇心。

这“内情”南宫玥确实知道。因为方紫藤前脚刚离开烟雨斋,就有人把事情的经过报给萧奕了,于是萧奕就拿这事来她这里求夸奖,说是方紫藤跟小方氏哭诉说齐王不宠爱她,齐王嫌弃她连累了王妃和世子,她让小方氏给她做主可是小方氏又怎么会理会她,随手就把方紫藤给打发了。

当时因着“连累”一词,让南宫玥很是好奇,于是,萧奕特意让人去打听了一番,据说齐王世子当日想用迷情药行不轨的对象并不是宫女,而是这个新庶母,方四也因此,皇上才会大发雷霆。

傅云雁见南宫玥只是笑,却不说话,好奇心像蚂蚁一样在心中爬,忙缠着南宫玥问个不停

就这样,又过了片刻,雪琴神色匆匆地走到皇后身边,悄声说了几句话。

皇后黛眉微蹙,面露忧色,正想要开口,却听张妃一脸好奇地问道:“皇后娘娘,可是出了什么事了”张妃一看皇后蹙眉,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皇后哪里不明白张妃的心思,似笑非笑地看了张妃一眼,“张妃妹妹,是皇上回来了。”

皇上出去还不到一个时辰吧张妃诧异地说道:“皇上这么快就夜猎回来了”

雪琴忙福身回道:“回张妃娘娘,于侍郎家的公子突然昏了过去,从马上摔了下来,还断了腿。皇上兴致被扫,就半路又折返了。”

于侍郎张妃脸色一沉,于侍郎是皇儿韩凌赋的亲信,上次为了西戎使臣一事,于侍郎已经是令皇帝不喜,如今于侍郎的儿子又

这也太巧了难不成

张妃目光沉沉地看了皇后一眼,心里怀疑是否皇后,甚至是平阳侯府的人暗中所为

底下的姑娘们都是面面相觑,惊疑不定,皇上夜猎却遇到这种事,感觉委实不太吉利

出了这样的事,皇后无心再宴饮了,摆驾去了皇帝的光明殿。

众女连忙起身恭送皇后、张妃和李嫔,之后,姑娘们三三两两地离开了凤麒麟宫,这一夜,就在众人猜忌不安的心思中过去了

秋猎已经过半,按照规矩,第二日是猎中的献祭仪式,皇帝要把从猎场里亲手猎来的猎物献祭给上苍。

初日才冒出小半个头,南宫玥就随同众人来到了猎台,一起跪下祈福。

皇帝就站在前方的祭台前,台案上高高地堆着了各式猎物。

此时,皇帝正在猎台上天念着晦涩的祭文,向上苍祈福,祈福国泰民安,祈福风调雨顺,祈福无灾无难

念完祭文后,皇帝手持三柱香,向上苍鞠躬拜了三拜,然后亲手插在了香案上。

接下来便是献祭,献祭很简单,只要天子亲自点燃猎物,把猎物焚烧殆尽,那就代表老天爷收下了祭品。

这一道过程是决不可能出错的,宫人早已经在那些猎物上涂满了香油,只要火把一触及,猎物必然熊熊燃烧起来。

现在就只等司天监点燃了火把,然后亲手交到皇帝手中可是司天监却久久没有反应。

旁边的小内侍不由着急了,干咳了一声,提醒道:“利大人”

司天监好像这才反应过来,忙拿起了火石,他的手微微颤抖着,就像是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树苗,让人实在无法无视。

小内侍有些着急了,想要上前帮忙,却发现司天监的面色难看极了,脸上惨白如纸,额上更是布满了汗珠。

利大人该不会是病了吧小内侍心里咯噔一下,凑到司天监身边低声道:“利大人,你且”

他的话再也没机会说完,只听扑通一声,司天监已经倒在了地上,双目紧闭,嘴唇又白又干,已经不省人事了。

司天监居然在这么个紧要关头,突然倒下了

这事还真是闻所未闻

皇帝顿时脸色大变,就

连底下正等着完成最后一道仪式的官员们也都傻眼了。

这下该怎么办

这献祭仪式还继续吗

皇帝面色铁青地喝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过来扶司天监大人。”

“是,皇上”两名内侍颤声应了,疾步跑到了司天监面前,用最快的速度把他抬了下去。

一时间,全场寂静无声,空气沉闷得有些吓人。这献祭仪式出现如此意外,实在是不吉之兆啊

这时,宣平伯双眼一眯,机灵地上前言道:“还请皇上亲自点燃火把,完成最后的献祭仪式。”这献祭只要求皇帝亲自点燃作为祭品的猎物,到底由谁来点燃火把其实并不重要,只不过历代的皇帝又怎么会屈尊去点什么火把,但如今好歹把场面圆了过去。

皇帝赞赏地看了宣平伯一眼,道:“就以宣平伯所言。”

如此,皇帝亲手点燃了火把,扔于祭物之中,下一瞬,那熊熊烈火便映红了整个猎台,不过一盏茶就把那些祭物烧成了焦炭,烧成了灰烬一时间,台上台下的人都终于松了口气。

还好,终于有惊无险地完成了献祭仪式。

等皇帝下了猎台,坐上龙辇离去后,众人这才纷纷起身。

“阿玥,你还好吧”萧奕一起身,就先冲到了南宫玥身旁,心疼地说道,“腿麻了吧。”

“我没事。”南宫玥淡淡一笑,她哪里有那么娇贵。“腿是有点麻,走走就好了。”

旁边南宫琤看着这一幕,心里有着淡淡的羡慕。虽然萧奕名声不好,可是从他的行动及言语上,都可以看出他是真的把三妹妹放在心上的。

而白慕筱看着南宫玥的眼神却不以为然,萧奕虽然身份高,长相亦不错,但是终究是无能之辈,以她这玥表姐人品、才华,配他实在是可惜了。更何况,纵观历史,像镇南王这样的权倾一方的藩王必然遭帝王忌惮,也必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只可怜了她的玥表姐,还不知道现在她有多尊贵,将来便会遭受相应的磨难,弄不好就是从最高处瞬间跌至谷底,永不超生

南宫玥莫名地觉得如芒在背,那目光的方向似乎是白慕筱,不由想到了对方常常藏于眼中的那一抹怜惜,那一抹感慨。

她眉头一皱,她可不需要白慕筱的同情,转头对萧奕道:“阿奕,你陪我走走吧”

萧奕顿时眼睛一亮,直点头:“好好好”

一瞬间,南宫玥感觉自己又看到他背后那条摇摆不停的长尾巴,不由忍俊不禁,眨眼就将白慕筱抛诸脑后。

两人漫无目的闲逛着,萧奕的眼睛一直专注的望着他的臭丫头,听着她轻轻柔柔地说着话。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到了黄昏,萧奕正说着一会儿去咏阳大长公主那里蹭饭的时候,不识趣的竹子又冒了出来。

“世子爷”

萧奕一脸嫌弃地瞪着他,可怜的竹子当然知道自己被嫌弃了,但还是不得不说:“世子,郡主,小四来找你们有急事,十万火急。”说着,他指了个方向。

南宫玥和萧奕顺着竹子指的方向一看,便见几十丈外,小四正站在一棵大树后,露出半个侧脸。

小四会来肯定是官语白派来的,官语白自然不会没事派小四走这一趟。

看来必有大事

南宫玥和萧奕互看一眼,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萧奕沉声道:“我这就过去。”

两人快步走入猎台后方的林中,小四立刻从树后走出,他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拱了拱手道:“公子命我过来,转告世子还有郡主,雷掣马场近日疑似发生马瘟,马场四周的村子有数人死亡,公子恐这一带会有疫症发生,让你们尽快回王都。”

小四这一句话仿佛是平底一声惊雷,便是南宫玥和萧奕也是大惊失色。

这疫症一旦传开,这人命便不是论个算,而是论村,论镇,论城在历史上,曾经有过的疫症,足足焚烧了十几村庄才阻止了扩散,顷刻间几千多条人命便这样没了。

南宫玥作为医者,更是对这种致命的传播性疾病充满了敬畏。

“马”南宫玥惊疑不定地说道,“难道那不是马瘟这么说来,上次听说,烈日的主人,那位成姑娘似乎是病了”

南宫玥的心中顿起一阵凉意,她不由朝萧奕看了一眼,心中浮现某个念头,却不敢想下去。

一场暴风雨似乎就要降临了,而她,不过是一艘孤舟,只能随命运的波涛起伏,甚至顷刻间覆灭其中

与此同时,太医院太医正正一脸惶恐地在光明殿中向皇帝和皇后禀报司天监的病况。

“什么司天监得的是疫症”皇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勃然色变。

作为皇帝,他又怎么不知这疫症的恐怖疫症一个处理不好,将比干旱、洪水等天灾还要可怕。在历史上,甚至有的族落因疫症而灭绝

皇帝定了定神,怒斥道:“休得危言悚听,司天监不过是疲劳昏厥而已,哪里就能扯到疫症上去了”

“皇上,”吴太医跪了下来,惶恐不安地磕了一个头,“司天监大人的病况与前几天生病的几人症状相似,先是高温不退,再是神智模糊,用了各种药物,也不见病情有所好转,反而还越来越严重了。”吴太医的脸色很是难看,心里沉重得几乎透不过气来,“相似的症状,一两个人可以说是偶然,可是,现在已经有六个人了微臣与几位太医已经会诊过了,一致认为,疫症的可能性非常之大。还请皇上早作准备”

“你们可确定真是疫症”皇帝的脸色像涂了层墨汁似的,心底冰冷一片。

皇后在一旁也听得心惊胆寒,双手下意识地握成了拳头,眸光更是闪烁不已。这要真是疫症,那可真是要出大乱子了

“皇上若是有疑虑,可再招众太医一同会诊。”吴太医深深一叩首,几乎不敢抬头看皇帝。

接下来是长长的沉默,安静得让人窒息,空

气沉闷得仿佛夏日的暴雨前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皇帝终于沉声对一旁的刘公公道:“怀仁,宣摇光郡主去为司天监诊脉。”

皇后心中一跳,连忙出声道:“皇上,恐怕不妥”

皇帝看向了皇后,微微挑眉。

“还请皇上三思”皇后正色地道,“玥丫头虽懂医术,但她并非大夫这万一真的是疫症的话,玥丫头只是个姑娘家,年纪又小,不比男子身强体壮,若是不慎感染了疫症”

皇帝眉头微皱,忙颔首同意道:“还是皇后考虑周到。让玥丫头去诊脉确是有失妥当,是朕思虑不周。”他沉吟一下,道,“还是让玥丫头过来这里,依着太医所述辩症吧。”

刘公公立刻会意,忙吩咐了一个内侍去请南宫玥了。

之后,殿内又安静了下来,死一般的寂静。

吴太医仍旧跪在地上,却是一动都不敢动,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直到殿外传来内侍的唱报声:“摇光郡主到”殿内的气氛才为之一松。

皇帝忙道:“快传”

南宫玥一身碧衣,不疾不徐地迈入殿内,俯首就要行礼:“玥儿参见皇”

“玥丫头不必多礼了。”皇帝焦急地打断了她,“朕宣你过来是有要事”

难道说南宫玥心中浮现某种可能性。其实就算皇帝不来宣她,她也是要来求见皇帝的。这疫症事关重大,光凭她一人之力,是绝对不可能控制得了的,还必须让皇帝以雷霆手段,将疫症掐灭在萌芽状态

南宫玥深吸一口气,镇定地问道:“不知皇上有何吩咐”

“吴太医,”皇帝对着还跪在地上的吴太医道,“你且起来跟摇光郡主说说。”

“谢皇上”吴太医颤颤巍巍起了身,“郡主是这样的”吴太医有条有理地就把疫症之事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最后愁容满脸地说道,“郡主,无论内服、外用,各种手段齐下,他们的病情都没有一点好转,反而越发严重了。”

吴太医抹了抹额上的冷汗,“严重者已经出现了胸痛、咳嗽、唾沫带血的症状,吐出的血中带着恶臭,这次随驾的几位太医会诊后,都认为很可能是疫症”

就算是早有心理准备,南宫玥还是觉得胸口仿佛又受了一次重击,心口仿佛压了一座大山。

她定了定神,肃然问:“吴太医,那他们的皮肤,指甲如何可有异样”

吴太医立刻回答道:“猎宫之中,病症最严重的是中书令大人和御史令府的李姑娘,他们的皮肤已经出现了紫黑色,那指甲盖的颜色也与正常人不同,呈现淡淡的黑色。”

中书令大人已经年近五十,御史令府的李姑娘则娇弱多病,最容易感染疫症的正是人群中的老弱病幼南宫玥越想脸色就越凝重,又问:“还有呢,还有没有什么相似的症状”

“有三人腹泻,便中带血。”

南宫玥的心一点点地沉了下去,听吴太医所述,再加上小四的报信,再联想之前的种种征兆,就算没有亲自诊脉,她也已经可以毫不犹豫地确定那就是

一瞬间,一张又一张熟悉的面孔在她心头划过,萧奕,蒋逸希,原玉怡她最重要的人,她最亲爱的朋友,此刻他们都置身于这个猎场,这个眨眼间就可能变成地狱的地方。

南宫玥闭了闭眼,对自己说,冷静事已至此,现在最重要的是做出最快最有效的应对,将损失降低到最低。

“回皇上,”南宫玥恭敬严肃地禀告道,“吴太医所言不差,这次的病症恐怕十有就是疫症。皇上,疫症一旦爆发,便是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如今形势十万火急,一个不慎,疫症就有可能蔓延开来,届时,不止是猎宫会第一个变成一座死城,还会波及几个村,甚至几个镇,还请皇上尽快下令采取相关措施,防止疫症扩散”

疫症,居然真的是疫症

一瞬间,皇帝如坠冰窑,即便是太医早就下了诊断,现在听到南宫玥再一口肯定确是疫症,也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皇后的脸白得几乎要透明了,带着一丝颤音问:“玥丫头,你可有办法,那些人可还有救”

南宫玥声音是前所未有的的凝重,道:“皇上,娘娘,疫症分很多种,必须对症下药,在还没有确定到底是什么病症前,玥儿亦是无能为力。”

这一刻,南宫玥心中是真的无力,就算她自诩医术高明,但是这世上始终会有令她也觉得无能为力的病症。自古以来,这疫症大都非治愈,而是选择隔绝、掐灭病状的源头,每一次都是悲壮,却又不得不为之。

一条命重要,还是一百条,甚至上千条命更重要

这个问题永远不会有标准答案

“皇上,”吴太医在一旁肃然附和道,“郡主说的极是,必须要尽快采取措施才行。”

“那现在应该如何是好”皇帝面色冷凝,声音艰涩,“应该如何防止时疫蔓延”

这些问题南宫玥在来此之前已经细思,于是很快就答道:“皇上,第一步是必须尽快先把病患以及那些与病患亲密接触过的人,比如病患的家属、下人等暂时隔离开来;封闭整个猎宫,不许任何人随意出入;而且必须把疫症的可怕后果告之众人,一旦发现疑似病人,就要即刻上报,不可出现隐瞒、谎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皇帝只是给了刘公公一个眼神,刘公公便即刻命人去传旨。就算是刘公公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此刻也不禁是两股战战。

这时疫一个弄不好,他这条老命就交代在这里,甚至是

刘公公飞快地看了皇帝一眼,几乎不敢想下去。

这个秋猎聚集了大裕的皇族、宗室、众臣任何一个人丢了性命,这皇朝恐怕都要震一震,更不用说是聚集了皇朝大半的中坚力量。

这弄不好,大裕说不定就会在顷刻间崩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