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不离/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上,隔离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必须尽快确认疫症的源头!”南宫玥严肃地说道,“玥儿怀疑这疫症很可能是从马的身上传染来的……”

“马!?”皇帝怔了怔,想起不久前,他们这几个孩子就因着猎宫可能会爆发马瘟一事来找过他,难道这其实并不仅仅是马瘟,而是可能先在马中传播,再由马传染给人的疫症?!

皇帝一阵心惊,这猜测简直太可怕了,一时间,他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

南宫玥理了理思绪,继续道:“皇上,前几日虽已经对猎宫所有的马匹进行过检查了,但当时是因着马瘟之事,如今即然有疫症,而这疫症有可能是因马而起,所以玥儿恳请皇上下令将所有病马的主人,以及曾经接触过病马之人,包括各宫室马房的管事和下人全部隔离。原本的死亡的病马按规矩是深埋处置的,但玥儿觉得需要将其挖出再行焚毁。”

皇帝沉声道:“玥丫头,都照你的意思,还有什么建议你就放大胆说吧。”

“是,皇上。”南宫玥凝神道,“请皇上命人辅助太医查清楚那些病患自抵达猎宫后,曾去过哪里,这些人的共性可能就是这次疫症的来源。”她顿了顿,又补充道,“暂时玥儿还不知道这场疫症的传染途径是什么,所以,暂时就请皇上下旨,将所有与病患有过接触的人全都隔离,稍后再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

皇帝不由想到了上午突然晕倒的司天监,双目微微瞠大。

差一点,只差一点,他就同那司天监就有了近距离接触。

想到这里,皇帝背上沁出一身的冷汗,后怕不已。

南宫玥目光平静,条理分明地说着:“太医们同疫症病人接触,最好掩好口鼻手,洗手、沐浴一定要使用热水;猎宫上上下下都必须撒生灰、熏艾草以消毒灭菌;还有……”说到这里,南宫玥迟疑了一下,知道她接下来的话恐怕是有些惊世骇俗,可是考虑到现在的状况,她也不能不提!

“皇上,若是出现疫症病患死亡,一定要即刻将尸体随同他的一应物品焚毁。”南宫玥凝重而果断地说了出来。

什么?火葬?!吴太医掩不住惊骇地看着南宫玥,失声道:“郡主,这……恐怕这不妥吧,马尸可以焚烧,可是人……那些死者的家属不会同意的,还是挖个深坑深埋了吧?”

皇帝也皱紧了眉头,心中惊疑不定。

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自古以来都讲究人死为大,只有犯了重罪的人才会行车裂、五马分尸之刑,而火葬那可是让人尸骨无存,尸骨无存之人将来又如何投个好胎呢?

虽然自古也有焚村焚镇以绝疫症之举,但那针对的毕竟只是普通的平民,可是现在这整个猎宫上下可都是国之重臣及其家眷……

南宫玥看出皇帝的心思,但还是道:“玥儿知道皇上的顾虑,可若是不火葬,只是深埋,天长日久,尸体在地下腐烂,说不定就会污染土壤、地下水,这水是流通的,也许地下水有一日就会流入江河,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可能喝下江河水,或者间接地,人可能误食那些饮过污染水源的动物……到了那时,很可能又将会是一场大灾难。”南宫玥大胆地抬眼看着皇帝,坚定地说道,“皇上,火葬,是为了永绝后患!”

皇帝好一会儿没说话,面沉如水,“玥丫头,真的只能火葬吗?”

南宫玥郑重地点了点头,“还请皇上降旨。”

“吴太医,”皇帝复杂深沉的目光看向了吴太医,眼中还是有一丝犹豫,“深埋真的会出现如郡主所说的状况吗?”

吴太医神色凝重,道:“回皇上,听郡主这么一说,臣倒是想起一事,五十年前,前朝北平镇曾在一个夏天出过疫症,那时死了上千人,都是深埋了事。谁知后来不出十年,疫症就卷土重来,事后调查怀疑是因水源被污引起,后来那北平镇就成了一座死镇,再无人居住了。”

待吴太医说完后,殿内又安静了下来,等候着皇帝的决断。

皇帝闭眼沉思了片刻,最终下了决断:“那就火葬。”皇帝一句话拍案定板。

“皇上英明果决,是大裕百姓之福!”南宫玥和吴太医躬身齐声道。

一旁的皇后见皇帝下了决断,心中还是沉甸甸的,一方面庆幸她的五皇儿没来,另一方面又担忧自己这次能否平安离开这里。

“怀仁!”皇帝沉声对刘公公下了一连串的旨意。

之后,南宫玥便同吴太医去了一旁的偏殿,共同商量预防疫症的方子。

忙了近一个时辰,南宫玥才从光明殿出来,百卉正在殿外守着,可是之前陪她一起过来光明殿的萧奕却已经不在了。

南宫玥眸色一黯,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

“三姑娘,”百卉忙上前行礼,“三姑爷说他有事先走了。”

南宫玥淡淡地应了一声。

她当然是知道萧奕为什么走了,现在疫症的状况还不明了,而从小四带来的话看,雷掣马场的病马很有可能是这场疫症的来源之一,甚至就是根源!萧奕不久前才刚刚去过那个雷掣马场……他定是担心若染上疫症的话会连累自己。

南宫玥定了定神,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自乱阵脚。

这病症的源头来自雷掣马场目前也只是官语白的猜测,现在当务之急,是把能做的事先都做好,然后静待吴太医那边的消息。

百卉有些担心地看了南宫玥一眼,又道:“三姑娘……”

“我没事。”南宫玥勉强笑了笑,“我们先回清夏斋。”

南宫玥回了清夏斋,与此同时,皇帝的旨意也传遍了猎宫上下,整个猎宫都震动了起来。

御林军齐齐出动,以最快的速度封闭猎宫,没有皇帝赐的腰牌,谁也不能随意出入猎宫。猎宫中更是有御林军巡逻、守卫,各宫室全都闭门不出,一旦发现可疑之人,杀无赦!

与此同时,整个猎宫上下根据南宫玥和众太医的建议实行了一道道对策:

其一,那些患病的人被暂时隔离到了猎宫最偏僻的角落睦元堂中,而那些曾经与病人接触过的人也被隔离到了睦元堂旁的辛夷堂;

其二,凡是病人穿过的衣物、接触过的织物一律焚烧;

其三,所有人都沐浴更衣、清理房间;

其四,整个猎宫用艾草熏了三遍、广撒生灰;

其五,太医命人煎了浓浓的艾草水和预防疫症的药汤,分发给整个猎宫上上下下服用;

……

这疫症可是要人命的玩意,一点也马虎不得,整个猎宫一时风声鹤唳,人人自危,无论是主子还是奴婢,做事恐怕从来没如此齐心过。

清夏斋的情况亦是如此……待南宫玥忙完诸事有空在书房坐下时,百合来报,说是表姑娘来了。

南宫玥扬了扬眉,似乎想到了什么,道:“请她进来吧。”

“玥表姐,”白慕筱一进门就是歉然道,“疫症突发,我知道玥表姐想必是很忙,我本不该来打扰,不过这疫症事关重大,我也想出一分微薄之力,所以就冒昧过来了。”

“筱表妹何须如此客气,请坐。”南宫玥正色道,“若是表妹有什么主意,还请不吝赐教。”

白慕筱坐下后,道:“玥表姐,我虽然不懂医术,但也闲暇也曾翻过几本医书,看到上面说这病从口鼻而入,就特意做了这个。”她给了丫鬟一个眼色,丫鬟立刻递上了一个小巧的篮子。

白慕筱把竹篮放在桌上,从中拿出一个白色的东西,道:“玥表姐,这个叫口罩,是我用六层纱布叠在一起缝制成的,戴在脸上遮住口鼻,可以疫症的病菌从口鼻而入。”她又指着口罩两边上细细的袢带说,“这个袢带可以挂在耳朵上,很方便的。我和丫鬟一起做了十几个过来。”

白慕筱的主意还是那么多。南宫玥眸光一闪,接下过来,道:“筱表妹,你这口罩确实不错,我会和太医商量推广的。”且不论两人前世的种种恩怨,白慕筱的主意确实对预防疫症会有所帮助。

白慕筱见南宫玥接受了她的意见,心中稍稍放下心。她本来还怕这个玥表姐心高气傲,不肯接受自己的意见,既然她能听进去就好……

就在这时,百卉进屋禀告道:“三姑娘,吴太医来了。”

南宫玥颔首道:“快请吴太医进来。”跟着又看向白慕筱,“筱表妹,吴太医过来是为了与我商讨关于疫症之事,怠慢之处还请表妹见谅。”

南宫玥这话其实是在逐客令,偏偏白慕筱故意当作没听懂,笑道:“玥表姐真是太客气了,你我姐妹何须说什么怠慢不怠慢。”她抬眼与南宫玥对视,“玥表姐,我可以留下吗?也许也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南宫玥见她坚持,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很快,百合便将吴太医引进屋来,吴太医没想到书房里还有别人,愣了愣后,这才向南宫玥行礼:“见过郡主。”

“吴太医免礼。”南宫玥忙让吴太医坐下,跟着介绍白慕筱,“吴太医,这位是我的白家表妹,她刚刚拿了一个叫口罩的东西过来,也许可以在这次的疫症中发挥些作用……”

说着南宫玥拿起一个口罩,飞快地跟吴太医解释了一遍,听得吴太医连连点头,也拿起一个,翻来覆去看了看,赞不绝口:“这口罩确实不错。”连带看向白慕筱的目光都不同了,“郡主,这口罩可以大力推广,比起我们原来用泡过艾草水的麻布一层层地包住口鼻,真是方便多了。只可惜做得不够细致,这口鼻位置恐怕无法包裹严密,稍后我带回去让人改进一下。”

白慕筱起初还笑吟吟的,待听到中途时,面色不自然地僵硬了一下。原来用布包住口鼻预防疫症传染这点,他们早就想到了,而且还嫌自己的口罩做得不细致?……她很快又镇定下来,对自己说,无论如何,她的口罩还是方便好用不少。细致不细致的,他们懂什么?!

吴太医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说错了话”,他捋着胡须赞道:“白姑娘真不愧是郡主的表妹,果然也是聪慧过人。”

“吴太医过奖了。”白慕筱得体地微微一笑,她没有再去纠结口罩之事,而是自信地说道,“吴太医,玥表姐,其实我还有些想法,若是说错了,还请表姐指正。我刚刚听说那些病患和接触过病患的人已经被专门隔离了,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调查过那些病患这些天来的行为轨迹?”

“行为轨迹?”吴太医疑惑地念道。

“我的意思就是这些病患在这几天去过哪些地方,接触过哪些人,也许可以因此找到疫症的源头。”白慕筱滔滔不绝地说道。

吴太医怔了怔,含笑道:“白姑娘确实聪慧,和我们想到一块去了。”

什么意思?白慕筱也呆了一下,这一次脸上的尴尬之色掩也掩不住。她又多此一举了?

吴太医打开随身的药箱,手隔着帕子从中拿出一叠纸放在了桌上,对南宫玥道:“郡主,这是所有病患的名单,并且按照时间顺序,详细列举了他们到猎宫以后曾经去过哪些地方,做过哪些事。”

还真的是……白慕筱咬了咬下唇,坐立不安,真是恨不得立刻消失在这里。

南宫玥根本没心思注意白慕筱,她没想到太医院这边的效率这么高,才不到两个时辰就调查清楚了。

南宫玥戴上一只手套,急切地接过那叠纸,一张又一张地翻着,第一张就让她注意到那个让她胆战心惊的四个字。

她心中一凉,仿佛被倒了一桶冰水似的。她紧张地连续翻了好几张纸,在那些最先发病的几个人的名单下面,都写着同一个地点——

雷掣马场!

一瞬间,南宫玥几乎是无法呼吸,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揪住了心似的,捏着其中一张纸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

果然是雷掣马场吗?

南宫玥的最后一丝侥幸在这一刻也荡然无存了。

为什么会是雷掣马场?!

萧奕、傅云鹤、原令柏、韩淮君、原玉怡和蒋逸希他们才刚刚去了雷掣马场啊!

哪怕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得了疫症……

南宫玥几乎不敢再想下去。

萧奕,还有萧奕……

南宫玥的心仿佛又被刺了一下,生生的疼痛。

南宫玥深吸一口气,又仔仔细细地把那份名单翻看了数次,这才放了下来,向吴太医说道:“目前来看,最先发病的几个人,都曾与病马有过接触。而那些刚刚发病,病况较轻的,都是在病人发病后曾与他有过接触的。在发病前与他们接触过的人中,并无人有症状出现。这是不是可以判断,病人只有在发病以后,才具有传染性?”

“目前来看确是如此。”吴太医也同意地说道,“但疫症往往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变化,暂时还是不能因此就掉以轻心。”

南宫玥点点头,霍地站起身来,“吴太医,此事事关重大,我们即刻去光明殿回禀皇上。”

“是,郡主!”

南宫玥和吴太医再也顾不上白慕筱,匆匆地离开清夏斋,赶往光明殿求见皇帝。

内侍将两人引入殿中,还不等两人行礼,皇帝急急地喊了“免礼”,表现得比他们还要急切,“玥丫头,吴太医,你们可是有了什么进展?”

南宫玥按耐住内心的波涛汹涌,沉声道:“回皇上,经过玥儿和吴太医的分析,这疫症来源的确是马,而且应该是从附近九宫山下的雷掣马场传出来的,最初得病的几个人都去过雷掣马场,马房第一匹患病的马也是来自于雷掣马场。”

“雷掣马场?”皇帝眼中闪过一抹急色,果断地下令道,“朕马上派人封了那个马场!”

“皇上,猎宫中其他去过雷掣马场的人,不管有没有染上疫症,目前全都需要隔离。至于具体需要隔离几日,还待玥儿稍后看过所有人的病程再定。”南宫玥郑重其事地道,“请皇上即刻命人去收集去过雷掣马场的人员名单。”

“来人!”皇帝不敢怠慢,马上招来了锦衣卫指挥使陆淮宁着手去查。

锦衣卫出手,果然是雷厉风行,仅半个时辰陆淮宁就回来复命。

刘公公亲自从陆淮宁手中接过名单,神色恭敬地送至皇帝的御案上。

皇帝凝目看着名单,越是往下看,眉头就拧得越紧。

去过雷掣马场的人还真是不少,官员、宗室、女眷,还有各家子弟……当皇帝看到中间一连串的名字时,脑袋嗡的一声像是炸开了似的,神色骤变地站起身来,声音颤抖道:“怎么他们也去了!?”

一个个令皇帝都触目惊心的名字赫然其中,萧奕、傅云鹤、原令柏、韩淮君、原玉怡,还有蒋逸希!

刘公公忙大胆地上前,瞟了一眼,也是心惊不已。萧奕、韩淮君他们六人都跟皇帝和皇后有着千丝万缕的亲密关系,要是他们都……刘公公简直不敢想下去。

皇帝深吸一口气,不敢相信地说道:“镇南王世子、齐王大公子他们几人也去过雷掣马场?”

陆淮宁自然知道这几个人的分量,更知道他现在所做的事可说是吃力不讨好,但是此事实在是事关重大,绝对马虎松懈不得。

“是,皇上。”陆淮宁躬身作揖应了。

一听到萧奕的名字,吴太医便不由地看向了南宫玥,见她半垂着小脸,看着面色还算平静,可是双手却是紧握成了拳,手背上青筋微微凸起,显然内心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吴太医心里不免为她担心,生怕她接受不了这个打击。镇南王世子可是南宫玥的未婚夫,又是皇帝赐婚,若是他有个万一……吴太医不敢想下去了。

殿内静悄悄的,等待着皇帝的宣判,或者说,大家都已经知道皇帝会如何选择,这自古帝王都要以大局为重,这孰轻孰重,早已经是一目了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皇帝闭了闭眼,最终还是硬起了心肠,下令道:“陆淮宁,那就先把名单上的人员都单独隔离开来。”

“是,皇上。”陆淮宁神色恭敬地应了,然后快步退出了光明殿。

当皇帝说出决定的那一刻,南宫玥的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

“吴太医,”眨眼间,皇帝好像是老了十岁一般,看来很是疲倦。他揉了揉眉心,把目光投向了吴太医,语气艰涩难当,“无论如何,要尽快研究治疗疫症的对症良方。”

单独点名自己,吴太医并不意外,毕竟这摇光郡主身份高贵,虽会医术却不是行医之人,自然也不需要冒险,而自己身为太医,这是应尽之责。

吴太医目光坚定,恭敬应道:“是!”

皇帝跟着又下令道:“怀仁,命人即刻准备起驾回宫!”

刘公公匆匆应了,赶紧下去准备。

“玥丫头,你也回去准备一下,我们明日就起程。”

“皇上。”南宫玥上前一步,正色道,“恳请皇上让玥儿留下。”

此话一出,在场的数人皆惊讶地望着她,此地疫症横行,别人想走都来不及,她竟然自动要留下?

“玥丫头。”皇帝不赞同地说道,“你虽会医术却并非医者,无需留在这里。”

南宫玥语气温和却铿锵有力,“南宫家从无再嫁之女。”

皇帝有些动容,显然他听懂了南宫玥的意思,萧奕已经注定会被留在猎宫,哪怕经过隔离确认他没有染上疫症,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前恐怕也再难回到王都。而现在疫情如此险峻,在这里多待一日就是多一日的风险,谁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保住性命。

而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南宫玥与他虽有婚约,却并没有过门,按规矩守上个三年也能再嫁。然而,她却表示自己不会再嫁……

“皇上,请让玥儿留下吧。”南宫玥平静地说道,“玥儿懂医术,也能帮着吴太医他们。玥儿相信,疫症一定能够控制住的。我们能够活着回王都。”

皇帝深深地看着她,沉默了片刻后说道:“玥丫头,你可考虑好了,一旦有什么万一……”

“若有万一,玥儿也不愿守那望门寡。”南宫玥毫不犹豫说着,同时也在心里说道:若有万一,在最后的日子里,她也愿意与萧奕在一起,绝不后悔。

她的眸中闪过一道柔光,这一生,她会陪着他,永远陪着他,无论发生什么……

“玥丫头,你是个好孩子……”皇帝温和地点了点头,这小丫头竟然如此的有情有义,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他顿了顿说道,“那你就留下吧……奕哥儿他们几个,朕就托附给你了。”

南宫玥跪了下来,郑重地磕了一个头,说道:“谢皇上恩典。”

“这哪是什么恩典啊。”皇帝苦笑着说道,“朕这是在把你往死地里推啊。”

南宫玥抬起头,含笑着说道:“皇上,请相信玥儿的医术。说不定您刚回王都不久,我们就能回来了。”

“你起来吧,玥丫头。”皇帝抬了抬手,语气沉重地说道,“若是以后奕哥儿敢负了你,朕会替你做主的。”

南宫玥笑盈盈地说道:“多谢皇上。”她的神色淡然,似乎并没有为这生死之劫而有丝毫的惶恐。

“吴太医。”皇帝又说道,“疫症之事就交由摇光郡主与你全权负责。此次疫症,朕于你们先斩后奏之权。”这也就表明,若是疫情加重,他们甚至可以下令焚毁附近的村镇以杜绝疫症蔓延。

吴太医完全震惊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才不过金钗之年的小姑娘竟有如此的勇气和决心,要知道,他们一旦留下,将面临的将是九死一生啊!吴太医看着南宫玥的眼神更加的钦佩,与她一同躬身应命。

皇帝赐了令牌,南宫玥接过后,这才离开了光明殿。

按道理,皇帝此刻正在疫区,并不应该随意来去,以免疫症扩散,可皇帝乃是大裕的基石,又怎可能留在这种危险的地方,于是南宫玥便和吴太医商量着,开一张方子,让皇帝和所有的随行人员日日服用,以把危险降到最低。

之后,南宫玥便直接去了萧奕的住处。

萧奕此时正要迁往辛夷堂附近的永华宫,守在外面的御林军远远的见到南宫玥过来,都有些意外,本想拦着,但见她手中的令牌,还是纷纷退开了一步。

此时,竹子正在替萧奕整理着衣服,一见到南宫玥进来,惊讶地张大了嘴,随后便退了下去。

“阿奕,你这儿真乱。”南宫玥笑着看了一圈说道,“真是辛苦竹子了。”

“臭丫头,你怎么来了?”萧奕愣了好一会儿,有些慌张地说道,“快点出去,那些御林军都在做什么啊,居然放你进来了。”

南宫玥拿出那块令牌在萧奕的面前晃了晃,那样子就与萧奕经常在她面前显摆的时候如出一徹。她抿唇笑着,故作轻松地说道:“皇上已经命我全权负责猎宫的疫症一事,从现在起就连你都要听我的。”

萧奕的目光一凛,说道:“我去见皇上。”他的样子已经有些杀气腾腾了。

就算臭丫头的医术再好,又怎能让她负责疫症之事,万一……他不敢去想这个万一。萧奕知道,按皇帝的性子,肯定这两日就要回王都的,他必须得让皇帝带上臭丫头一起回去,绝对不能让她留在这里!

南宫玥拉着他的衣袖,“阿奕。”

仅仅是这个动作,原本就能让萧奕愉快好久,可是现在,他避之唯恐不及,连忙把衣袖扯了出来,退后一步说道:“臭丫头,你别靠近我……”

“阿奕。”南宫玥收敛起笑容,认真地看着他说道,“是我让皇上允许我留下的,所以,我不会离开。”

“臭丫头。”萧奕呆呆地望着她,连忙说道,“不行。”

南宫玥上前一步,主动拉住他的手。萧奕的手有些粗糙,指上还有茧子,但却十分的温暖,南宫玥紧紧地握着,微笑着说道:“我可是考虑了整整九日才答应与你的亲事的。从答应的那一刻起,我便决定了,无论发生任何事,我都会陪着你。更何况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疫症。”

萧奕想要挣开,又怕弄伤了她的手,站着没有动,口中依然不赞同地说道:“不行,你不能留着。”

“若今日是我被留下,而你能走,你会走吗?”

“……”

“我也一样。”

“这不一样!”

南宫玥紧紧地拉着他,目中透着一丝柔光,说道:“阿奕,你相信我吗?”

“臭丫头……”

“相信吗?”

“……信。”

南宫玥的笑容又深了一分,“那就让我陪着你吧……只是小小的疫症而已,我们都能活下去的,你别想让我一个人离开!”

------题外话------

谢谢!vivian8595 送了9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