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不弃/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都的安逸侯府内,官语白一身素服,站在一张舆图前,这是大裕全境的舆图,是由一个颇富盛名的制图大师所制,整个大裕也找不出第二张比之更加详尽的舆图。

他的书案上铺着一张纸,纸上密密麻麻的写了不少内容,而在另一边则堆放着一些摊开的书册。

官语白的手指在舆图上的一角缓缓滑过,目露沉思。

“语白。”这时,书房的门被推开了,依然是一身黑衣的司凛走了进来,见他还在舆图旁,不免有些无趣地耸耸肩。本以为沉浸在思考中的官语白一如既往的不会搭理自己,没想到,官语白却一反常态地开口了,不紧不慢地说道:“你来得正好,我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

“有趣?”司凛走了过去,在舆图上看了一会儿,有些头痛的摊了摊手说道,“你就直说吧。反正我什么都没看出来。”

官语白不答反问道:“司凛,你觉得这次疫症是怎么回事?”

司凛想也不想地说道,“卷土再来?”

“这是前朝疫症最先发病的三个村子……”官语白修长的手指在舆图上一一点过,“从这里到这里,是当年疾症波及最严重的地方。它们的位置有一个共同点……粮仓!”

司凛面色一变,脱口而出道:“粮仓?”

官语白点头,神情温和而又平静地道:“这几个县是前朝在西北的粮仓所在,当年因为疫症封死了这几个县镇,所有的一切全都焚毁一空,自然也包括朝廷囤下的大量军粮……”他说着,又指向了神龙山,并说道,“而这次,同样的疫症又在这里发生了,发生的时机恰好是皇上秋猎之时……”

司凛神色一紧,目露凝重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这不单单是疫症?”

“前朝在那次疫症后,曾有过一次经时五年的战争,几乎灭国。”

“……”

“我要去一趟神龙山。”

“你疯啦?!”司凛不赞同地说道,“你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将军了,虽挂了个侯爷的头衔,也不过是个江湖儿女罢了。这大裕会如何与你何干?哪怕改朝换代,江湖也依然是江湖,不会有任何影响。……好吧,就算你记挂那小姑娘,可指不定人家已经在回王都的路上了。还是先等小四的消息……”

官语白声音温和地说道:“刚刚已经收到了小四的飞鸽传书。阿奕去过了雷掣马场,摇光郡主与他一同留下了。”

司凛抚额,有些无奈地说道:“你一定要去?”

官语白微微颌首,神情一如既往的温润,却又十分的坚决,“这次不单单是疫症,仅仅依着疫症的法子来治,哪怕摇光郡主医术超群,他们恐怕也难有进展。所以,我必须去……”

……

……

就在官语白准备起程往神龙山而来的时候,皇帝也已经打点好了一切,摆驾回宫。

此次随驾秋猎的一共八名太医,其中四名随皇帝回王都,剩下的以吴太医为首的四位太医则留在猎宫医治病患,皇帝还下令留下了大部分的药材。

猎宫中,已经发病的病患经过详细统计已经有十五名,除了一开始的六人外,其余的几人多是一些贴身伺候的丫鬟、小厮,他们大多刚刚发烧,因地位低下,也不可能去传唤太医,只是自己吃些姜茶想压下去,直到疫病事发,他们才被找了出来。

除了这十五人以外,二十几名去过雷掣马场的人,五六十名与病患或病马有过亲密接触过的人,以及上百名略有接触的人也都被留在猎宫暂时隔离,不得离开。

此外,所有病患的近身伺候者,一半的御林军,上千的骁骑营,以及所有原本就在猎宫里留守的内侍宫女近两百人也全都被留了下来。

一时间,猎宫中人心惶惶,弥漫着一种近乎绝望的气息。

谁都知道,除非疫症被彻底控制住,否则,为免疫症扩散,被留下来的这些人恐怕都难以离开,直到死亡……

皇帝起驾回宫的当日,南宫玥一大早就去了清风阁为裴元辰做临行前的最后一次诊脉,并告知建安伯夫妇她已经把膏药的方子给了张太医,还与张太医解释了治疗方案。

建安伯夫妇显然松了一口气,感激之余,又叮嘱了南宫玥一切小心后,便与她一起赶往了猎台。

这时才刚过辰时,但大部分人已经在猎台整装待发。

南宫玥是特意来猎台与众人送别的。

“三妹妹,你还是同我们一起走吧。”南宫琤柳眉紧蹙,犹豫地道,“二叔和二婶若是知道了,一定会很担心的。”她咬了咬略显苍白的樱唇,掩不住忧心。她心里其实怀疑南宫玥会想留下也许跟萧奕有关……想到这里,南宫琤的眉头蹙得更紧,只希望萧世子将来不会辜负三妹妹的一片心意。

“大姐姐,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南宫玥笑着安慰她,“我的医术你还信不过吗?我会做好预防措施,绝对不会出事的。”

她的语调很轻松,但是谁也知道这话只是用来安慰人的,这个疫症至今还没找到对症之法,无论是谁染上了此症,也不过等死而已。

“可是……”

南宫琤还想再劝,南宫玥却是握紧了她的双手道:“大姐姐,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阿奕、怡姐姐、希姐姐……他们都在这里,而且,还有这么多得了疫症的人等着救治,我既然学得一身医术,又怎么能因为惧怕疫症而退缩!”

“三妹妹……”南宫琤的眼眶有些湿润,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南宫玥继续说道:“大姐姐,我爹爹和娘亲那里,就要麻烦你带话给他们了,让他们别担心,我一定会没事的。等疫情过了,我会和阿奕一起回去亲自向他们请罪!”说到这里,南宫玥心里一阵酸涩……

“琤表姐,”一旁的白慕筱突然出声道,“既然玥表姐心意已决,我们就别再劝她了。”

白慕筱看着南宫玥的眼神中有一丝复杂,她也没想到南宫玥就因为这一道圣旨促成的婚约,就能对萧奕情深义重到生死相随的地步……以致连她都不知道应该佩服南宫玥不畏生死,还是应该说她犯傻。

白慕筱朝南宫玥走近一步,一霎不霎地看着她,慎重其事地说道:“玥表姐,你一定要小心,我们会在王都等你的!”

“多谢筱表妹吉言。”南宫玥微微一笑,“我一定会回去的。”好不容易,有了现在的幸福,她又怎么舍得去死呢!

见南宫玥态度坚定,南宫琤也不再多言,担忧地说道:“三妹妹,保重!”

南宫玥亲自送南宫琤和白慕筱上了马车,这时,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阿玥!”

南宫玥回头一看,只见咏阳、云城和傅云雁正站在不远处,出声叫她的正是傅云雁,而另一方向,韩绮霞也朝她这边走来。

南宫玥急忙迎了上去,可才走了几步,就见韩绮霞身后一个圆脸嬷嬷一把拉住她向后方的朱轮车走去。

韩绮霞频频回头,只能向南宫玥投来歉意的眼神,用口型说了两个字:“保重!”

南宫玥冲着她微微颔首,意思是自己会没事的,她的长兄韩淮君也会没事的。

一旁的齐王妃冷冷地向着南宫玥望来,那目光中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看她的样子显然是巴不得韩淮君就此死在这场疫症之中。

南宫玥淡定地与齐王妃对视,自信而坚定。

齐王妃没趣地头一甩,上了朱轮车。

“我这个弟妹,真是心胸狭隘!”云城沉着脸道,对齐王妃完全看不上眼,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打这种龌龊的心思。

云城眉头紧蹙,想到自己的一双儿女正被隔离在猎宫,她的心就一阵阵的抽痛。云城是一万个不愿意离开,但皇帝下了严旨,就连她也反抗不了。若是柏哥儿和怡姐儿出了什么事,她也活不下去了!

云城身为皇帝的长姐,可以这么数落齐王妃,但南宫玥却不好说什么,只能沉默以对。

“阿玥,”一向开朗的傅云雁此刻也笑不出来了,满面愁容地说道,“二哥他们会没事吗?”

她心里明明知道南宫玥也保证不了什么,可是还是忍不住去寻求保证,仿佛只要这样,就能安心一点。

几天前,他们本是约好一起去雷掣马场的,她和南宫玥意外没去竟逃过一劫,但现在……离开猎宫的却只有她一人!

傅云雁并不觉得自己幸运,反倒是有一丝愧疚,仿佛自己抛下了大家,独自逃跑了……

“阿玥……”

傅云雁深吸一口气,想说什么,却被南宫玥打断:“六娘,你放心吧。”南宫玥一霎不霎地看着她,郑重其事的保证道,“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出事的!”

南宫玥这句话不止是说给傅云雁听的,同时也是说给咏阳和云城听的。

傅云雁眸中含泪,艰难地说道:“阿玥,一切就拜托你了。”

一旁的云城和咏阳眼眶中都闪烁着泪光,咏阳沉声道:“我们走吧。”

“珍重!”

慎重地告别后,咏阳三人上了各自的朱轮车。

一辆辆马车按着品级的高低排列成长长的车队,在御林军的护卫下,浩浩荡荡地离去了。

皇帝临行前下了旨意,疫症一事由南宫玥全权负责,因而,所有留在猎宫中的人全都以她马首是瞻。

但南宫玥却知道皇帝定是还有后招,这疫症如此恐怖,一旦猎宫中的疫症情况失控,那么等待他们所有人的恐怕不过是一把大火,玉石俱焚!

不过,这一切暂时还不需要去考虑,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把疫症控制住。

南宫玥命令宫女们缝制了大量的改良版口罩,让所有人都戴上了口罩,跟着又令众人把被隔离的那些人分成了几组,分别为重病、初期症状、中度症状、无症状、密切接触者和非密切接触者,这些人按分类和男女隔离到不同的宫室中。

南宫玥和太医们已经大致商量过,打算根据实际病发的情况再来判断具体隔离的时日,现在初步计划至少隔离观察十天到半个月。

宫女、内侍们也迅速地行动了起来,不止是将隔离人群分类,还重新在猎宫中撒了生石灰,喷洒了艾草水……一时间,众人所到之处,都散发着浓重的药香味混合着石灰味,让人不由就凝重压抑了起来。

那十五名病患是南宫玥和太医们的重点关注对象,每个病患身边都配备两个宫女,时时刻刻照顾并检查病患的病情,上报给太医。

太医每日一次视察病患,望闻问切,然后沐浴更衣后,再到杏林堂与南宫玥一起会诊,商量了几个方子,按病程让不同的病患服用。

可就算是这样,事态还是再一日日地变坏……

皇帝离开的当日,就有两名去过雷掣马场的人出现了发热的征兆,被转移到了“初期症状”的院落。

第二日,一名照顾重病患者的宫女也开始发热,那些宫女已经开始人心惶惶,若不是皇帝下了逃跑者杀无赦的命令,恐怕已经有人要逃了……

第三日,出现发热征兆的人又增加了五名,还有三名中度症状的病患又咳又吐又泄,其中一人甚至出现了吐血的症状,一名重病患者昏迷不醒,呼吸困难……

当南宫玥得知这个消息时,正在杏林堂和太医会诊,她沉吟了一下,淡淡地说道:“我去看看李姑娘吧。”南宫玥口中的这位李姑娘正是御史令府的李姑娘,李姑娘就是那位昏迷不醒的重病患者。

一瞬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南宫玥的身上,百合更是不敢置信地脱口而出:“三姑娘!?”

百合还想要说什么,却被百卉拉住了,给了她一个眼神,她才勉强把话咽了回去。

“郡主,你考虑清楚了吗?”吴太医深深地打量着南宫玥,他一向佩服南宫玥的医术,但此刻除了佩服之外,又多了一丝敬重。

南宫玥坚定地颔首,她早已经考虑清楚。虽然他们做了力所能及之事,但是这疫症还是以不可阻挡的势头扩散开来,除非现在就把所有病患和隔离人群一并烧死,否则如此下去,最终还是会走向无法控制的结局……到目前为止,都是由太医来转告脉象和症状,她若不是亲眼看到,恐怕也无法进行最精确的诊断。

既然已经留了下来,那么为了她和阿奕能够活着回去,她不能就这样“安逸”的躲在杏林堂里,等着太医每日送上的脉案。

南宫玥换了一身用艾草水泡过的衣裙,用口罩蒙了口鼻,包了头发,戴了手套,前往李姑娘所在的睦元堂。

睦元堂气氛比外面还要沉重,连空气都好像阴森森的,无论是守在院门口的御林军,还是院中行走的宫女都是面目阴沉,整个院子就像是义庄一样。

引路的宫女带着他们走到朝西的一间屋子前,道:“郡主,吴太医,这间就是李姑娘的房间。”然后对守在屋子门口的两个宫女说,“你们快开门,郡主和吴太医要进去看看李姑娘。”

两名宫女看向南宫玥的目光掩不住的震惊,她们留在这猎宫都是不得已的,但是南宫玥身为高高在上的郡主,根本就没有必要留下来,更别说现在以身犯险地来接触病患了。现在所有的病患中可是有一半以上是姑娘家,太医早就说老弱病少最易感染疫症,这几日的发展也确实证明了这点。

见那两个宫女呆立当场,引路的宫女不由皱了皱眉,微扬嗓门催促道:“还不开门!”

“是!”那两个宫女这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地开了门。

随着“吱呀”一声,两扇门被缓缓地推开,房中昏暗的一片,似乎散发出一种死亡的气息。

南宫玥提着裙摆走了进去,房间中除了艾草的味道,还夹杂着一股恶臭。

“见过郡主,吴太医。”李姑娘的两个贴身丫鬟忙福身行礼,她俩看来非常疲倦,眼中更是掩不住又忧又愁又恐。

“免礼。”

南宫玥在丫鬟的指引下到了病榻前,眸色一凝。

才几日不见,李姑娘已经瘦得不成形了,脸颊瘦到凹了进去,面色枯黄,却又潮红一片,呼吸极其艰难,双目紧闭,显然失去了意识。

若非早知道她就是李姑娘,南宫玥早已认不出眼前这个人就是曾经娇嫩如春花的李姑娘。

就算南宫玥前世已经见识了不少生生死死,但这一刻,她的心还是为之一震。

吴太医见南宫玥呆立了好一会儿,以为她被吓坏了,心想:摇光郡主虽然一向表现地理智成熟,但是毕竟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看到这样的场面被吓到了吧。

“郡主……”吴太医小心翼翼地唤道,已经开始考虑是否劝南宫玥回去,却见南宫玥在榻边的杌子上坐了下来。

她先为李姑娘诊了脉,心中一沉,从脉象来看……

她稳住心神,又掀开李姑娘的眼皮看了看,她的双眸布满红血丝,脖颈以及臂弯更是布满了青斑,身体略显浮肿……

南宫玥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李姑娘的两个丫鬟在一旁欲言又止,但最终被南宫玥释放出的气势镇住,终究没敢问出来。

出了李姑娘的屋子,吴太医终于问道:“郡主,李姑娘她……”虽然吴太医没有给李姑娘搭脉,但是从李姑娘的气色,也隐隐感觉到她已经是奄奄一息,恐怕是撑不了太久了。

南宫玥沉声道:“吴太医,如果我没诊错的话,李姑娘怕是撑不到明天天亮……”

虽然早知道死亡迟早会降临,但还是比南宫玥预计得要早,而且这还仅仅是个开始而已,恐怕接下来那些上吐下泻的病患也会渐渐走上同样的道路……

另一方面,南宫玥更担心的是,这猎宫之中本来就已经是人心惶惶,李姑娘的死亡也不知道会在众人心中溅起多大的水花。

“百合,”南宫玥吩咐道,“你去通知御林军柳副统领最近务必要加强猎宫中的警戒!”

吴太医显然也想到了,亦是面色凝重。在这场疫症的大战中,他们所要应对的不仅仅是病症,还有被病症逼疯的人心!

“是,三姑娘。”

百合匆匆去了,南宫玥和吴太医分别后,就回了清夏斋,用热的艾草水沐浴更衣……

这一晚,南宫玥毫无睡意,却又不敢不睡。这个时候,缺乏睡眠只会让身体疲倦,最后抵抗力变差,遭病魔入侵。她干脆就自己起身点了安神香,终于沉沉地谁去了。

第二日一早,百卉就传来了一个消息:李姑娘在天亮前就没了。

南宫玥静坐了许久,才缓缓地说道:“命林副统领尽快焚尸!”

“是,三姑娘。”

百卉正欲领命而去,南宫玥突然又叫住了她:“等准备好了,也叫我一声,我也一起去。”李姑娘在此无亲无故,就让自己送她最后一程吧!

人死如灯灭,便是尘归尘,土归土。

可是死亡却会在活着的人心中留下深刻的烙印,就像南宫玥之前所担心的一样,当晚就有两名宫女和一名内侍试图从猎宫逃走,最后被御林军杖毙,以儆效尤。

众人虽一时被御林军所震慑,但接下来的两天又死了三人,尸体同样被焚烧成灰烬……整个猎宫都被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中,空气中弥漫着一片绝望的气氛,在恐怖的疫症面前,人命便如草芥一般。

每一天都有人试图从猎宫逃走,无一不被杖毙,这种情况下,猎宫之中的气氛更为压抑……

南宫玥和众太医虽然心急如焚,但在病魔之前却也深感无能为力。

这一日已经是皇帝走后的第六日,原令柏出现发烧的症状,被转移隔离到了八咏堂——八咏堂是专门隔离处于初期症状病患的宫室之一。

这个消息炸得南宫玥久久没回过神来。

虽然南宫玥早就知道疫症的噩梦很有可能会降临到萧奕、原令柏他们几个身上,可是当真的得知这个讯息的那一刻,她还是觉得无法接受。

百卉担忧地看着南宫玥,却是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

“百合、百卉,”南宫玥突然道,“我们去杏林堂。”

两个丫鬟连忙应了一声,百卉拿起一件披风为她披上,一同出了清夏斋。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迎风而来的秋风透着瑟瑟凉意,南宫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并加快了脚步。

杏林堂中,一见到南宫玥,四位太医便起身相迎,恭敬行礼,随后,吴太医犹豫着开口说道:“郡主!原二公子的事……”

众人都知道南宫玥与流霜郡主、原令柏等人都关系不错。

“我已经知道了。”南宫玥淡淡地说道,她平静的反应让众人意外,不由互相看了看。

可是紧接着,南宫玥却用同样平静的语气,说出了让他们无比震惊的话:“我明日一早准备去一趟雷掣马场!”

“郡主!”

“三姑娘!”

四位太医和百合的声音交叠在了一起,尤其是百合,语气中充满了不赞同。

百卉拉了拉百合的袖子,可是这个时候百合已经不想压抑了,微扬起声音道:“表姐,我们不能由着三姑娘胡来!”她急匆匆地对着南宫玥道,“三姑娘,您不能去,这太危险了!”这里的人,谁都知道这雷掣马场是疫症的源头,人人都避之唯恐不及,为何三姑娘就偏偏要撞上去?

南宫玥用冷静得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追本溯源。只有搞清疫症真正的源头,才能找到对症之道。这件事情我必须去做!”

这一点太医们又何尝不懂,古有神农尝百草,这医术之道便是在阎王手中救人,想要有所收获,自然要付出相应的风险与代价!

只是没想到南宫玥这个小姑娘是第一个想通这一点的。

“那老夫陪郡主一起去。”吴太医轻松地含笑道,慈爱地看着南宫玥,已经把她当孙辈来看。到他这个年纪,早就置生死于度外。

南宫玥没有拒绝,这个疫症乃未知之症,她一个人毕竟会有所疏漏,吴太医肯陪她一起去,那是最好。

“我们明日一早就出发。”南宫玥说着,向他们微微颌首,交代一些对原令柏的用药后,转身离开。

“三姑娘。”一直走出杏林,百合依然一脸不赞同地说道,“您还是别去了吧……”

“若是疫症控制不住,会发生什么?”南宫玥平静地说道,“所有的病患会死,原二哥会死,就连我们都早晚会被传染上疫症,然后死在这里……最后,为了控制疫症扩散,皇上下旨一把火焚了猎宫和神龙山、九宫山附近的所有村镇乡县。”

百合一阵心惊,声音也随之有些颤抖,“三姑娘?”

“百合。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我留在这里并不是为了等死的。”南宫玥唇角微微弯起,眸中透着一丝柔情说道,“我留着这里,是为了和阿奕,为了和你们一块儿活着回去。”

南宫玥声音轻缓地说道:“留给我们的时间其实不多,有些险必须得冒,不然,说不定以后连冒险的机会都没有了。”

百合和百卉面面相觑,片刻后,异口同声道:“三姑娘,我们也去。”

留在猎宫,本就是意味着九死一生,也没有什么可以忌讳的,南宫玥想了想,点头应了。

她没有回清夏斋,而是脚步一转,直接去了永华宫的方向。

萧奕就被隔离在永华宫中。

经过南宫玥和太医们这些日子来的记录研究,基本上可以确定,一个人若是感染上疫症的话,会在七到十日内出现病症的初期症状,也就是发烧。十日后,若是无恙,那就可以基本确定是健康的了。

这个消息也清楚的告知给了每一个被隔离的人,几乎所有人都在一天一天的数着日子。

而萧奕他们几个,到今日为止,距离去雷掣马场已经过去了整整九日。

自从他被隔离后,南宫玥每日早晚都会去永华宫见他一次,以致守在门外的竹子一看到她,就识趣地退到了一边。

“臭丫头!”

南宫玥一走到门外,萧奕就出声道。

“阿奕。”南宫玥没有平时一样,与他笑着说自己今日做了什么,而是声音略显低沉地说道,“原二哥发烧了。”

萧奕很快就能从这里出去,与其从别人的口中得知这件事,南宫玥宁愿选择亲口告诉他。

南宫玥从来没有想过要欺骗萧奕,也没有想过要隐瞒他任何事。无论善意亦或恶意,欺骗终究是欺骗,只会在他们心中种下怀疑的种子,如同被墨溅上的白纸,哪怕只是芝麻大小,都可能渐渐渲染开来,留下永远也无法清除的痕迹。

萧奕沉默了一会儿,问道:“……还有几日?”

南宫玥眼眸微垂,回答道:“第一个病死的李姑娘从出现发热的征兆开始,一共是十日,其他的两个也都是九日,或者十日……”顿了顿后,说道,“阿奕,虽然到目前为止,所有的药都没有任何效果,但我们还有时间,不到最后一刻,我都不会放弃的。”

萧奕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她,沉声问道:“你是要去雷掣马场吗?”

南宫玥将手掌贴在了窗纸上,隔着窗户与他说道:“……我不是来与你道别的,而是来问你,要不要陪我一块儿去。”

室内的萧奕笑了,笑意一直达到了眼底。

隔过窗纸,萧奕将自己手与她贴合在了一起,他仿佛能够感受到她掌心的温度,是那样的暖,让他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愿意放开。

萧奕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我们当然一块儿去。”

无论会面对什么,无论是生是死,他们都不会分开。

------题外话------

谢谢月票!这个月刚开始就收到不少呢,感谢!

谢谢!摎jiu送了1朵鲜花;竹轩娅夏送了1朵鲜花;Suiren送了10朵鲜花。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