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封赏/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府后,白慕筱先回了月桂院换了身衣裳,便去了荣安堂。

此时,大片的晚霞烧红了西边的天空,白慕筱沿着石子小径缓步而行。

待走到一个岔道时,正遇上了同样准备去向苏氏晨昏定省的南宫玥。

白慕筱笑着福了福身,说道:“玥表姐也是去给外祖母请安吗我们一道走吧。”

南宫玥当然没有反对,两人并肩朝荣安堂走去,红色的晚霞洒在两人的身上,像是披上了红色的纱衣。

南宫玥自觉与白慕筱无话可说,因此便是一路沉默,只可惜白慕筱不肯如她所愿。

“玥表姐,我有件事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白慕筱有些犹豫地看着南宫玥,虽然那不关她的事,但是南宫玥毕竟是她的表姐,她又寄居在南宫府,怎么也该知恩图报地给南宫玥提个醒才是。

一瞬间,南宫玥仿佛感受到了对方那种怜悯的眼神,几乎想劝她还是别说了。

白慕筱继续道:“玥表姐,今日我在七弯巷遇上了萧世子”接着她就把萧奕如何对待那可怜的李姑娘的事说了一遍,然后又苦口婆心地劝道,“玥表姐,萧世子如此嚣张傲慢,很容易得罪人的。表姐你还是劝劝世子吧。”

果然南宫玥眉头微蹙,就知道白慕筱不会有什么好话

南宫玥心里不悦,但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她不打算与白慕筱多说什么,因此只是漫不经心地应道:“多谢表妹提醒,我知道了。”态度很是生硬。

白慕筱眉宇紧锁,分明感觉南宫玥是在敷衍自己。这若是旁人,白慕筱也不想再费舌理会了,可是南宫玥毕竟是她的表姐,于是她耐着性子又道:“玥表姐,有些话若是对着外人,我也不会交浅言深。世子虽然有诸多缺点,却挺重视玥表姐的,你的话他也许能听进去。”

白慕筱继续规劝道:“萧世子乃是藩王之子,本来就被皇上忌惮,适度的纨绔也许能使皇上对他放心,可是一旦过度便是挑战皇上的容忍度。世子再这么恣意妄为下去,得罪的人多了,皇上若是听多了世子的不好,也许有一天就会触及龙之逆鳞。镇南王府并非只有世子一个男丁,现在的镇南王妃乃是世子的继母,就算亦是姨母,可是这隔着肚皮又怎么会是一条心,镇南王妃恐怕是巴不得把世子拉下马,让她自己的儿子上位。玥表姐,为了你和世子的将来着想,你应该好好劝世子韬光养晦,免得将来悔之晚矣。”

白慕筱怜惜地看着南宫玥,她这个表姐虽然医术不凡,但毕竟只是普通的闺阁女子,恐怕根本没有把目光放远到朝野之上,只以为皇帝的圣旨下了,她便是铁板钉钉的未来镇南王妃,却不知历史上哪一位藩王会有好下场,她和萧世子其实危机四伏,一个弄不好,便有可能万劫不复

南宫玥面沉如水,心道:莫不是白慕筱前世就是以如此指点江山的口吻赢得了某人的欢心

白慕筱以为南宫玥心里还有几分怀疑,严肃地继续道:“玥表姐,你不要以为世子之位就不可能废,你别忘了吕表姑父的前车之鉴啊就因为表姑父行事荒唐,德行有亏,结果不仅是害得他自己丢了世子位,还让宣平侯降为了宣平伯,玥表姐,你要让世子引以为鉴,我的话你可能不爱听,却是真心为你和世子好”

南宫玥原本实在懒得与白慕筱做无聊的口舌之争,可是没想到白慕筱居然拿吕衍那个败类同萧奕作比较,一团心火刹那间在她心头点燃。

“筱表妹,”南宫玥冷声打断了白慕筱那自以为是的咄咄不休,意味深长的说道,“有些事不可以光看表面。有些人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有些则相反”这“金玉其外”说的自然是白慕筱的那一位了

白慕筱怔了怔,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宫玥。

南宫玥莫不是认为萧奕是金玉其中吧

南宫玥这是在颠倒黑白,还是她已经为爱情盲目到变成了睁眼瞎

白慕筱深吸一口气,不赞同地说道:“玥表姐,萧世子虽与你有婚约,可是他做错了就是做错了,你不能因为他是你的未婚夫就盲目地信任他。那位李姑娘虽然贫寒,却是一名孝女,而且通情达理,她如此善良孝顺可怜,可是世子却”

“筱表妹,有时候看着可怜的人不一定就是弱者。”南宫玥神色冷淡地说道。

“玥表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怎么就变得这么的麻木不仁了。”白慕筱一脸失望地看着她,摇着头道,“你这样让我很失望,你不该是这样的人。”

她一直以为南宫玥医术高明,仁心仁术,乃是女中丈夫,直到今日她才发现自己错了

没错,不是南宫玥变了,也许南宫玥本身就是这样的人。

白慕筱眉头一皱,一瞬间,心如明镜。是啊,南宫玥虽然医术了得,可是经她出手诊治的人,不是皇帝,就是达官显贵,根本就没有医治过平民百姓。

恐怕对出身世家的南宫玥来说,那些普通百姓的命就是贱命,根本不值一提

眼看着荣安堂就出现在前方,南宫玥不想再与白慕筱纠缠,强硬而讽刺地说道:“筱表妹,请不要把你的想法与为人处事之道强加于别人,人与人不同,我与世子不会为了不让你失望而去迎合附和你。”

南宫玥实在是厌烦了白慕筱的自以为是,真不明白白慕筱是哪来的自信,认为人人都得听她的,认为她说的就一定很有道理。

说完后,南宫玥也不再看白慕筱,快步走进了荣安堂,只感觉白慕筱失望的眼神如芒在背

南宫玥眨眼就把白慕筱抛诸脑后。

向苏氏请了安,南宫玥便陪着林氏一起回浅云院用过晚膳,这才回房。

洗漱后,南宫玥披散着秀发,坐在贵

妃椅上,小白“喵”的一声,跳了上来,打滚求抚摸。

南宫玥轻笑着摸摸它的下巴,似乎看到了那个撒起娇来与它有几分相似的少年,不由的轻笑出声。

刚刚重生的时候,她的心里充满了恨,也想过绝对不会让韩凌赋和白慕筱这两人好过。可是现在,哥哥没有夭折,母亲也没有早逝,他们一家和睦美满。而她也已经有阿奕了想到萧奕,南宫玥的眸中掠过一抹柔情。

这一生,她已经得到了幸福,若为了前世的种种而影响到这份难得的幸福,实在不值得

所以,她容忍了白慕筱。

只要白慕筱别再招惹她,她也不会去阻碍白慕筱与韩凌赋的“真爱”,更不想与他们再扯上任何关系,她只要韩凌赋今生登不上那九五至尊的位置,护住南宫家满门就足够了

然而白慕筱那怜悯同情的目光和高高在上的姿态还是越来越让她不耐烦了,尤其是,她竟然如此贬低阿奕

南宫玥的手指在小白的毛间轻轻抚过,双眸微微眯了起来

月亮升起又落下,第二日一早,南宫玥刚起身洗漱完毕,鹊儿便匆匆来报道:“三姑娘,有圣旨到。”这两年来,南宫玥没少接到圣旨,她身边的这些大丫鬟们早已处变不惊了。

圣旨

莫非是为了疫症之事

南宫玥微微颌首,换上了全套郡主朝服,在丫鬟们的簇拥下,去了前院的正厅。

正厅里,香案已经摆齐,阖府上下皆已经到了,前来宣旨的刘公公见到南宫玥,眉开眼笑地说道:“郡主,请接旨。”

南宫玥仪态端方的走到众人的最前面,恭敬地跪了下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摇光郡主治疗疫症有功,利于社稷”

随着刘公公慢悠悠的语速,跪在地上的众人全都震惊不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皇帝对南宫玥赏赐些金银财宝、绫罗绸缎,他们早已经是见怪不怪,可是这一次皇帝竟然还把云中郡赏赐给南宫玥作为封地食邑

那可是食邑啊

就连南宫玥心中也是不敢置信,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前朝历史上是有过数位得宠的公主、郡主获得皇帝封地食邑,可是自大裕建朝以来,却无此前例,南宫玥还是第一个

而且,这云中郡可不是什么小地方,而是青州第二大郡,正好靠近九宫山一带,皇帝选了这个地方显然也是极具深意的。

当刘公公拖着长长的尾音念完了最后一个字,众人都愣在当场,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南宫玥定了定神,忙恭敬地磕头谢恩:“摇光领旨,谢皇上恩典,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时,众人才如梦初醒地一起磕头谢恩。

南宫玥恭敬地接过圣旨后,刘公公又从一旁的小内侍手中拿来一个黑漆托盘,只见托盘上的红色绒布上放着一个小巧精致的金印。

“郡主,这是您的金印,请务必好好保管。”刘公公含笑道。

这郡主的金印也是独一份的,大裕朝中只有拥有封地的藩王、亲王才享有

大裕朝的公主、郡主、县主都是名头上的虚衔,只有朝廷给的俸银,可是一旦有了封地食邑那就不同了,虽然郡主的食邑不同于藩王,郡主对封地并没有任何管辖权,但是这封地中上缴的租税都是属于郡主的。

南宫玥连忙把手中的圣旨交给一旁的百卉,双手接过了托盘。

刘公公一行人传完旨意后,领了厚厚的分红后,也没多留,很快就离开了。

正厅内只剩下南宫家众人,他们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林氏早已经是激动得泪水盈满眼眶,女儿能获此殊荣,做母亲的又如何能不为她感到高兴。

“三妹妹,真是恭喜你了。”南宫琤和柳青清笑着上前恭贺道。

“大嫂,你有身子,还是赶紧坐下吧。”南宫玥忙示意百卉扶柳青清坐下。柳青清的肚子已经八个多月了,而她的身形却还是纤瘦依旧,以致衬托着肚子大得让人看着心惊。苏氏早就免了柳青清的晨昏定省,若非今日为了恭迎圣旨,柳青清平日里除了散步,已经很少出清芷院。

苏氏让南宫玥把圣旨呈给她看。她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才确信这是真的,不住地道:“好好”苏氏看向南宫玥的目光透出发自心底的慈爱,喜笑颜开地说道,“赏阖府大赏,一起沾沾三姑娘的喜气”

下人们纷纷凑趣的跪下磕头,喊道:“谢老夫人,谢郡主”

黄氏羡慕嫉妒得眼睛都红了,那可是云中郡一个郡的租税这一年那该是多少银两就算这食邑不是世袭的,这几十年下来,就是一笔她想也不敢去想的巨款这玥姐儿也太有福气了吧

“三姐姐,”南宫琳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突然笑眯眯地上前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金印呢,可以借我看看把玩一下吗”她歪着脑袋看着南宫玥,看来就像一个可爱的小妹妹。

这郡主的金印是可以随便把玩的吗苏氏眉头一皱,不悦地看了南宫琳一眼,觉得这三房果然是不知轻重。

不过这一次,苏氏还没说话,黄氏就已经抢在她前面训道:“琳姐儿,你三姐姐的金印又岂是用来把玩的”说着她赔笑着看着南宫玥,“玥姐儿,你妹妹年纪小,你别跟她计较。”

“三婶婶太客气了。”南宫玥淡淡地一笑,却是没有把金印给南宫琳。

南宫琳不敢置信地看着黄氏,心里委屈极了。母亲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训斥自己还是为了南宫玥

黄氏给了南宫琳一个警

告的眼神,示意她安分点。知女儿莫若母,黄氏一看女儿的眼神,就知道她心里在打什么小九九。南宫琳一定是想借着把玩金印,玩点花样气气南宫玥。可是这种无聊的举动根本就是损人不利已

黄氏算是想明白了,这玥姐儿就是个有福气的。照理说,这大臣的女儿能封个县主已经是莫大的福气了吧可是玥姐儿就硬是又升了郡主。以为一品的郡主已经是顶天了吧她又成了未来的镇南王妃现在更好,居然连藩王和亲王才有的食邑也有了

既然玥姐儿是个有福的,自己何不干脆就借借光自己的女儿怎么说也是堂堂一品郡主、未来镇南王妃的堂妹,谁想和镇南王世子做连襟,那还不是要来求娶自己的女儿将来女儿出嫁,玥姐儿作为堂姐难道好意思不给添妆

黄氏越想越美,可是南宫琳却无法理解母亲的想法,只觉得母亲简直是着了魔了,她委屈地跺了跺脚,红着眼跑出了正厅。

黄氏尴尬地看着南宫玥,连声道歉,心想着等回去了一定要跟女儿好好说说这利害关系

这时,正厅门口突然传来了南宫雲的声音:“母亲,琳姐儿这是怎么了刚刚叫她也不理我。”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南宫雲和白慕筱并肩走进了正厅,因南宫雲乃孀居之人,而白慕筱也非南宫家之人,因而宣旨时,她们只能避开,直到刘公公离开,这才特意前来道贺。

苏氏似笑非笑地看了黄氏一眼,黄氏忙道:“大姐,琳姐儿就是闹小孩子脾气,您别与她计较。”

南宫雲心中嘲讽地一笑,故意道:“三弟妹,琳姐儿的年纪也快要许人家了,你该好好教教她才是”

黄氏脸色一黑,差点没翻脸,却顾忌苏氏,只能暂时忍下。

南宫雲根本没把黄氏放在眼里,笑吟吟地朝林氏和南宫玥看去,道:“二弟妹,玥姐儿,皇上给玥姐儿封地食邑,那可是天大的喜事,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才是。”

“雲儿说的是。”苏氏忙不迭点头。

白慕筱上次和南宫玥闹得有些不欢而散,本来并不想过来,可是转念一想,若是自己不来,说不定南宫玥还以为自己心眼小,爱记仇。能劝的她已经劝了,至于南宫玥能否听进去,本来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反正自己问心无愧就好。因此白慕筱还是随南宫雲一起过来了。

她上前一步,含笑道:“玥表姐,真是恭喜你了”

与众人不同,白慕筱并不羡慕南宫玥,反而为她感到忧虑。所谓“盛极必衰”,君不见历史上那些被帝王荣宠一时的臣子、妃嫔什么的,往往都没什么好下场人若是得了超越自己本分的东西,那就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只可惜,她这个玥表姐被此刻一时的尊贵荣华所迷惑,已经忘乎所以,听不进别人好言相劝。哎,她以前还是太高看这位玥表姐了

南宫玥不打算因为白慕筱影响自己的好心情,客套地应对了一句后,便不再理会她。

之后,由苏氏发话,当晚在花厅摆两桌席面,自家人一起小小地庆祝一下。

次日一早,南宫玥穿上了全套郡主朝服,进宫谢恩。

先后与太后、皇后请了安,待到早朝散了,她便去了御书房,三跪九叩,如此才算礼成,从此她便是大裕朝第一位拥有封地食邑的郡主了。

谢了恩刚要离开,便有内侍来禀报说镇南王世子到,于是,在皇帝的默许下,南宫玥退到了一边。

萧奕也是来谢恩的,看到南宫玥也在,脸上的笑意藏也藏不住。

皇帝乐呵呵的看着这对小儿女,待萧奕谢过恩后,便早早的就让他们退下了。

这次得到封赏的并不只有南宫玥一人,几位留守猎宫的太医都得到了相应的赏赐,大多是金银田地,唯有太医正吴太医得了一个可世袭的萌恩,虽然只是一个五品虚衔,但对于一位太医而言,也是前所未有过的。御林军副指挥使和骁骑营副指挥使则被皇帝派去了西山军营,可想而知,接下来是会受到重用的。

而至于萧奕,只是象征性的得了两个庄子。

一出御书房,萧奕就眉飞色舞地说道:“臭丫头,皇上赏的两个庄子就在城郊的日汤山那里,改日我们一起去瞧瞧吧。”

“好啊。”南宫玥笑着应了下来,说道,“再加上哥哥他们,咱们一块儿去踏青。我那小灰最近绒毛已经褪得差不多了,咏阳祖母说再过些日子就可以带出去试猎了。我院子太小,它飞得不痛快正好带它出去飞飞。”小灰正是南宫玥那只雏鹰。

虽然多几个人有点碍眼,但相比能和臭丫头一块儿出去根本算不上什么,萧奕立刻说道:“好。咱们过几日就去。”

南宫玥眉眼间皆是笑意,两人一同并肩向宫门走去。

这一旨圣旨让南宫府中热闹了好些天,以至于踏青也延后了。

接下来一连十几日,每日都有各路人马上门,有相熟的,也有不相熟的,都来道贺、送礼、套近乎光是送来的礼物,就让林氏足足记了一个厚厚的本子,请示过苏氏后,全都归进了南宫玥的小私库。

就连林净尘都为此特意来了一趟南宫府,林氏、南宫玥和南宫昕亲自在二门相迎,把林净尘和林子然迎到了花厅。

丫鬟们上了茶点后,就被林氏遣退了。

林净尘一坐下就对南宫昕道:“昕哥儿,伸出手腕来,外祖父替你把个脉。”

南宫昕乖乖地伸出左腕。

林净尘每次见南宫昕,都会先替他把脉,其他人都已经习惯了。

“不错。”林净尘很快收回了手,林氏闻言松了口气。

林氏曾问过林净尘为什么儿子这几年渐渐好转,林净尘给出的解释是南宫昕脑部中的淤血渐渐散去的缘故,却没说为何淤血会散去。

林净尘意味深长地朝南宫玥看了一眼。想当初他玩笑地教了南宫玥认穴,却不曾想过这个小丫头为了自己的哥哥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把自己这个外祖父都比了下去

有志者事竟成,老话还是没说错的。

林净尘嘴角一勾,啜了口茶后,戏谑地说道:“玥姐儿,听说这两天你收了不少礼,我这做外祖父的好像也不能太小气,今天也凑个热闹,特意来给你送礼了。”

南宫玥也不跟林净尘客气,调皮地笑道:“外祖父您要送我什么,这太差的礼物,我可不收哦”

“玥姐儿”林氏忙嗔道,“你怎么跟外祖父说话的”

林净尘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道:“颜儿,都是自家人,何须客气你们这几个就是太正经无趣了”说着他还故意看了林子然一眼,显然这“无趣”的人也包括了林子然。

林子然仍是嘴角含笑,不动如山,好像对林净尘的嫌弃,已经见怪不怪了。

林净尘从袖中拿出一个紫檀木的长盒,他还没说话,林氏已经脱口惊呼道:“爹爹,这可不成这可是您最心爱之物”这盒子林氏最熟悉不过,这里面装的是林净尘最喜欢的一套金针,还记得小时候自己好奇地想拿来把玩,却被父亲宝贝地夺了回去。

南宫玥却是完全没听到母亲的话,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檀木长盒,这个盒子她再熟悉不过,前世当她离开外祖父家的时候,外祖父也把它送给了自己。没想到今生,外祖父竟然也会再次把他最心爱的金针送给了她

这是外祖父对她的肯定

南宫玥力图镇定地接过盒子,手指微颤地打开了它,在看到里面那熟悉的数十根金针时,她的眼睛红了,眼前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薄雾。

而林氏却没注意到南宫玥的异状,继续劝道:“爹爹,你以前曾说这套金针要传给你的传人”

“这金针很珍贵吗”南宫昕好奇地凑到南宫玥身边去看那盒中的金针。

“那当然。那是你外祖父最喜爱的一套金针。”林氏急急地说道,“爹爹,怎么说这也不该给玥姐儿啊”说着,林氏看了一旁的林子然一眼,觉得就算林净尘不打算传给兄长,也可以传给外甥林子然。

林子然也明白姑母的意思,却是毫不介意地笑道:“姑母,就送给玥姐儿吧。我觉得玥姐儿比我有资格拥有这套金针”他对着南宫玥慎重地抱拳道,“玥表妹,你不惜以身犯险深入疫区,不止是救了那些身染疫症的病患,更是救了万千有可能感染疫症的百姓,实在是医者的典范,让为兄我佩服不已”

南宫玥闭了闭眼,努力平静下来,“大表兄过奖了。”

林净尘含笑道:“玥姐儿,你表兄虽然性子无趣了点,也愚钝了点,不过好在心胸还算宽广,你就安心收下吧。”跟着又对林氏道,“颜儿,你刚刚说错了一句难道玥姐儿不是我的传人吗”

南宫玥的医术当然是习自她林家。林氏一时哑然,就听南宫玥迫不及待地说道:“我当然是外公的传人。”

好像怕林氏会抢似的,南宫玥赶忙把盒子抱在了怀里,一副谁也不给的样子。

林氏不由失笑,有时候觉得女儿过于成熟懂事,可偶尔也会露出这样孩子气的表情。见女儿真心喜欢,林氏也不再多言。

林净尘想到了什么,心情十分愉悦的说道:“说来这套金针也合该是玥姐儿的。”他故意卖关子地停顿了一下,“昨日阿奕送了我一套极品的寒铁针,这寒铁针我已经寻了几十年了,没想到阿奕这么有办法,连着装针的寒玉盒也被他找到了。”林净尘自然明白萧奕如此有心是为了南宫玥,识趣地替萧奕在林氏和南宫玥面前表表功。

“阿奕一向有本事。”南宫昕深以为然地抚掌道,“上次还送了我一个木牛流马,好玩极了。”

一听到萧奕的名字,林子然不由皱了皱眉。他不喜欢萧奕这件事,萧奕当然也心知肚明,偏偏萧奕不识趣,老是到自己面前晃,而自己顾忌祖父林净尘和表妹南宫玥,只能勉强忍耐。

林氏不知外甥的心思,含笑地看了一眼南宫玥,道:“爹,你和阿奕好像挺熟的”

“阿奕这孩子也算有心了,这些日子几乎是每天来看我,还带着我四处逛。”林净尘笑道。

林氏嘴角扬得更高,倒是对萧奕这个未来女婿满意了几分。他愿意爱屋及乌地对父亲如此敬重关爱,那便是把玥姐儿放在了心上。林氏不求女婿富贵,只求他能对女儿好,那一切便好。如今看来萧奕虽然名声不好,却有一个最重要的优点

再者,父亲看人一向准,既然连父亲都肯定了萧奕,那萧奕必然是真的不错的

想到这里,林氏总算是心中大定,想着以后一定要对萧奕好一点。

南宫玥微笑着看着林氏,心中满是柔情。

一切都在变得越来越好

真好

一家人和和乐乐用了晚膳,送走了外祖父和然表哥,南宫玥与父母兄长道别后,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刚洗漱完,正要再翻一会儿医书,门被急匆匆的叩响了,鹊儿有门外禀报道:“三姑娘,大少奶奶早产了,据说现在情形很是不妙”

南宫玥一惊,猛地站了起来,大嫂的产期明明还有一个月才到,前几日为她诊脉时,脉象还十分稳定,怎么突然就早产了呢,而且竟还如此凶险

------题外话------

谢谢

1592628 送了1朵鲜花;suiren 送了5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