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麟儿/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大嫂怎么样了?”

南宫玥急急地冲进了清芷院,此刻院子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而柳青清也已经进了产房。

林氏眼中掩不住惊慌,但还是力图镇定,说道:“你大嫂突然早产了,现在正在里面。”俗话说,七活八不活,柳青清的肚子已经八个多月了,一想到这点,林氏就焦躁不安,想了想,干脆也进了产房。

“啊!啊——”柳青清痛苦地呻吟不断地从产房里传来,听得人心中发怵。

南宫晟根本坐不下来,焦躁地来回走动着,双拳捏得死紧,时不时往产房的方向看去。

屋中突然安静了下来,再也听不到柳青清的声音……

这个时候听到叫声让人心惊,这忽然听不到叫声更是让人胡思乱想。

南宫晟差点没跳起来,大步走上前去,却被守门的婆子一把拦住了:“大少爷,产房乃是污秽之地,您万万不可以进去!”这若是真让大少爷进去了,以后老夫人责怪起来,是谁也担待不起!

林氏忙上前安慰道:“晟哥儿,你别着急,一定没事的。”

南宫晟沉着脸,身体微微发抖,眼睛死死地盯着婆子身后紧闭的门。

南宫玥有些紧张地看看房门,又看看南宫晟,心里为两人祈祷。他们已经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好不容易走到今日,没想到柳青清又早产了!只希望这一劫柳青清能平安度过,否则她真不敢想南宫晟会怎么办?

幸好不一会儿,门就从里面打开,紫英探出半边身体道:“大少爷,大少奶奶没事,不过稳婆说这一胎恐怕要吃点苦头,让她省着点力气,否则到了关键时刻就使不上力了。”

南宫玥在一旁宽慰道:“大哥,这稳婆说的不错,先别着急……”尤其这富贵人家的夫人大多身子娇弱,多少人都是因为后继无力以致一尸两命。

紫英报完信后,又匆匆地去了,之后,紫英来来回回地为众人报信。

时间一点点地回去,柳青清忽高忽低的叫声时不时地响起,也让众人的心都高悬起来,这自古这女人生孩子就是过鬼门关,何况柳青清又是早产……

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已经快三个时辰了,孩子还没生下来。苏氏本来是在荣安堂等消息的,一个时辰前也忍不住来了清芷院。

刘嬷嬷只能安慰南宫晟:“大少爷,大少奶奶是头一胎,恐怕是要费点时。您不如坐下等吧?”

这一等就是几个时辰,丫鬟、婆子们搬来了椅子,南宫玥和南宫琤她们早就坐了下来,唯有南宫晟一直站在那里,心神不宁。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刘嬷嬷的话,虚应了一声,却没有什么动静。

外面的人等得心灼,而屋子里的人更是难熬,尤其是柳青清,她已经是叫得声嘶力竭,冷汗滚滚落下,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的。

她疼得已经不知道了时间,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仿佛被撕裂一般,可是为了孩子,她只能咬牙坚持着……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只听稳婆惊喜地喊道:“大少奶奶,再使把劲儿,已经看到头了!”

柳青清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使出全身的力气,好像有什么东西“哗”地一下如流水般冲了出来,跟着便听到稳婆欢喜的声音:“生了!生了!是位小少爷!”

柳青清大声喘着气,头发湿嗒嗒的粘在额头上,一旁的林氏也是长舒一口气,可是紧跟着就听稳婆惊慌地叫道:“哥儿!哥儿没气了!”

柳青清脸色惨白,吃力地坐起身来,颤声道:“孩子,孩子怎么了……”

稳婆胆战心惊地把婴儿朝柳青清抱近了些,脸色也是难看极了。

只见婴儿身上的秽物和血渍还没清洗干净,让他看来有脏兮兮的,他圆圆的小脸一片青紫,双眼紧闭,毫无生机。

紫英颤抖地把手指放到婴儿的鼻下,身子摇晃了几下,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语不成句地道:“没……没气了!”紫英已经是两眼通红,只觉得自家姑娘实在是太命苦了,刚有身孕时差点小产,好不容易保住了胎儿,却是早产,现在还产下一个死胎!

“不,不会的!”柳青清不敢置信地惊呼道,泪水情不自禁地淌了下来。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虚弱地拉住林氏的袖子道,“三妹妹在哪儿?三妹妹……二婶,求求您了……”

南宫玥是未出阁的姑娘家,本来不该进产房,可是这人命关天,林氏怎么说也是杏林世家出身,又如何不懂这个道理,于是,她忙向青依吩咐道:“快去叫三姑娘进来。”

“对!三姑娘!”青依一下子精神一振,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慌慌张张地冲了出去。

青依踉跄地撞开了门,一眼就看到院中的南宫玥,急急地上前拉住了她的手,祈求道:“三姑娘,小少爷没气了,求您救救小少爷!”

她的一句话仿佛平地惊雷,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气!

南宫晟自然也听到了,他再也忍不住,狠狠地扒开守门口的婆子。

苏氏忙拔高嗓门道:“快拦住大少爷!”这男人进产房,那可是大不吉利的!

又有两个丫鬟冲上前去,试图拉住南宫晟,可是此时南宫晟已经下定了决心,谁也无法拦住他。现在正是他的妻儿最需要他的时候!

“青依,我这就随你去。”

南宫玥毫不犹豫地紧跟在南宫晟身后小跑着进入屋中,柳青清一看到二人,眼泪又落了下来:“相公,三妹妹,孩子,孩子他……”她已经哽咽着说不下去。

看着稳婆怀中那面孔青紫的婴孩,南宫晟僵立原地,两眼通红,心痛得不敢上前。他和柳青清是那么期待这个孩子的降临,小心翼翼地期盼了八个多月,竟然是如此的结局!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告诉自己此刻最伤心的人,不是他,而是柳青清。

南宫玥只一眼,她就确信这孩子确实没有了呼吸。她飞快地看了看孩子的鼻孔,又打开孩子的嘴看了看,急忙道:“孩子是因为吸入羊水,哽住了喉咙,导致不能啼哭,呼吸困难,现在还来得及,必须快点把他喉咙中的脏东西给吸出来!”

南宫玥的意思是……孩子还有救?!

南宫晟和柳青清原本死灰般的眼眸透出了一丝希望。

“芦苇管!”那稳婆忽然惊呼一声,想起了什么,“我好像听人说过有大夫用芦苇管把哽在婴儿喉中的羊水给吸出来了!”

可是这一时去哪里找芦苇管?

却不想,南宫玥摇了摇头,“不行,他喉咙中的羊水混合了胎粪,非常粘稠,芦苇管怕是吸不出来,一不小心还会伤及孩子的咽喉,必须用嘴吸!”跟着吩咐稳婆,“快,把孩子放在桌上。”

百卉、百合赶紧在桌上铺好了薄薄的褥子,稳婆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放在了上面,大红褥子上,孩子小得不可思议,仿佛一个手掌就能覆盖。

南宫玥正要俯身从孩子的口中把秽物吸出来,这时,南宫晟却拦住了她,说道:“三妹妹,让我来吧。”他祈求的看着南宫玥,这是他的孩子,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孩子还没有睁开眼睛,就早早的夭折了。

这个时候,孩子需要他,他也需要这个孩子!

时间容不得耽搁,南宫玥思忖后退开了一步,南宫晟连忙上前,先是轻柔地用手掰开婴儿的嘴,然后俯首凑上去吮吸着。

南宫玥在一旁细细地指点着他的动作,又不断地注意着孩子的状况。

产房里,所有人的心在这一刻都高高提了起来,这个孩子对他们来说是何等的重要,他们全都想要留住他。

快醒过来吧!

醒过来吧!

屋内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南宫晟和婴孩的身上,每一个人都是屏息以待。

突然,南宫晟抬起了头来,把嘴里的秽物吐在了旁边的一个盆中,顾不上漱口,两只眼睛一瞬不瞬地,神情紧张地盯着小婴孩看。

南宫玥拈起一根金针,在婴孩细嫩的手指上扎了一下,几乎是下一瞬,就听“哇”的一声,响亮、清脆的哭声如同天籁一般响彻在产房里。

他的孩子,活了!南宫晟看着那陶陶大哭的孩子,眼中的泪意再也止住,蜂涌而出。

“活了!孩子活了!”稳婆不敢置信地惊呼起来,总算是松了口气。这要是喜事变丧事,连带她这个稳婆都要被主家嫌弃,这下,红包总算是跑不掉了。

南宫玥赶忙又替孩子仔细检查了一遍,高悬的心也落了下来。她将婴孩交给稳婆抱去清洗一番,然后才对南宫晟和柳青清道:“大哥,大嫂,孩子因为早产有些体弱,但是只要仔细调养,应是无碍的。一会儿我让人去太医院请一位擅儿科的孙太医过来,再给他好生瞧瞧。”

孩子能活下来对于南宫晟夫妇而言,已经是最大的惊喜了,就算体弱些,又有何妨!

柳青清喜极而泣地说道:“三妹妹真是多谢你了!”南宫玥救了孩子,也等于是救了她半条命。

“大嫂,你不要再哭了。这坐月子的人可不能流泪。”

南宫玥柔声劝着,这时,稳婆已经把孩子清洗干净抱了过来。

柳青清的目光立刻灼灼地落在孩子的身上,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吃力地说道:“快抱过来我看。”

“大少奶奶,小少爷真是可爱极了。老婆子接生了那么多孩子,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稳婆眉开眼笑地说着好听的话。

可是柳青清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痴痴地看着襁褓中的孩子。

小小的婴儿裹在大红的锦缎被褥里,只露出一张皱巴巴的小脸,小小的眼晴闭得紧紧的,小小的嘴巴瘪着,那张脸嫩得不可思议,仿佛碰一下就会化掉似的。

南宫晟有些颤抖地伸手摸了摸他小小的脸庞,笑道:“清儿,这是我们的孩子……”看着这小小的婴儿,初为人父的南宫晟心里发软发烫,连眼神都变得温柔无比。

这是他们好不容易才活下来的孩子……

南宫玥和百卉互看一眼,悄无声息地退出去。她必须向大家汇报这个好消息才行!

待院子里的苏氏和南宫琤等人知道孩子没事后,都是松了一口气,苏氏更是合掌对着天空念道:“真是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很快稳婆把襁褓中的婴儿抱了出来,苏氏看着嫡曾长孙,笑得合不拢嘴,心情大好地赏了稳婆大大的红包,之后,疲倦的苏氏就由王嬷嬷搀扶着走了,而黄氏和南宫琳也借故离开了。

清芷院中喜气洋洋,可是南宫玥却还惦记着一件事,她不想破坏南宫晟和柳青清此刻的好心情,便给了紫英一个眼色,悄悄把她叫到了院子里。

“紫英,”南宫玥正色地问道,“大嫂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早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以柳青清的脉象而言根本不可能会早产。

一说到这事,紫英脸上就露出愤然之色,不平地说道:“是因为程姨娘!”

南宫玥怔了怔,程姨娘是四叔的姨娘,亦是四叔口口声声的“真爱”,为四叔诞下了一女,只是柳青清怀着身孕足不出院,这四房的程姨娘没事怎么会闹到清芷院来!?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四夫人顾氏,顾氏局促不安地动了动。这程姨娘一贯嚣张没规矩,只是南宫程护着她,以致自己这个夫人也拿她没辙。

“程姨娘?”林氏眉头一皱,想起一件事来,“今儿早上,程姨娘来浅云院找过我……”她飞快地看了顾氏一眼,程姨娘来找林氏是为了抱怨顾氏亏待了她,要林氏做主,可是林氏怎么可能会自降身份去给一个姨娘做主,而且还是隔房的姨娘,压根儿就没见她,只是让丫鬟婆子随意给打发了。

林氏含蓄地说道:“只是我正忙着,就没见她……难不成后来程姨娘就来了这里?”林氏眉宇紧锁,这程姨娘也实在是太没规矩了!

紫英愤愤地点头道:“程姨娘来的时候,奴婢正陪着大少奶奶在院子里散步。大少奶奶本来也不想理会她,可是她硬闯进了院子,还大放阙词地说什么大少奶奶才是长房长媳,府里应该由大少奶奶来主持中馈,二夫人巴着权力不放手,根本就是居心叵测,想要中饱私囊!”

紫英看了林氏一眼,着急地解释道,“当然我们大少奶奶可没有理睬她,当下就命奴婢们将程姨娘赶走,可是程姨娘就是不肯走,非要去与大少奶奶说话……混乱中,程姨娘一不小心就把大少奶奶给撞倒了!”

“荒唐!这简直是荒唐!”林氏气得浑身发抖,一个区区的姨娘竟然害得长房的嫡长孙差点就没了。“快,还不去把程姨娘给我绑过来!”

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立刻领命而去,没一会儿,就把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给押了过来。

程姨娘果然是美貌,肤白细腰,看来楚楚可怜,倒是与苏卿萍有几分相似,也难怪南宫程如此宠爱。

可是这两个粗实的婆子也没什么怜香惜玉之心,这一路又是拽又是拖,弄得程姨娘头发都有些乱了,身上更是香汗淋漓,看来狼狈不堪。

“冤枉啊!二夫人,奴家冤枉啊!”程姨娘被婆子粗鲁地压倒在冷硬的石板地面上,艰难地喊冤道。

林氏是又气又好笑,这清芷院中这么多人亲眼看到程姨娘撞倒了柳青清,她竟然还好意思喊冤?林氏也不想跟她废话,捏了捏衣袖道:“程姨娘,你冲撞了大少奶奶,差点害了小少爷,按规矩就算是直接杖毙了,也不为过,不过今日是大喜的日子,小少爷刚出生不能见血……”她挥了挥手道,“拖下去,明日找个牙婆子过来,发卖吧。”

“你要卖了我?”程姨娘不敢置信地看着林氏,若非婆子压着,她差点就没跳起来,“你敢……”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一个熟悉的男音自院门口响起:“心儿!”

那一声情真意切,听得南宫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抬眼看去,便见四叔南宫程焦急地大步走了进来,一双眼眸痴痴地粘在了程姨娘身上。

一见南宫程,程姨娘瞬间变了一张脸,凄凄切切、娇娇弱弱地泣道:“四郎,你要救救心儿啊!二夫人……二夫人她要卖了心儿!”

南宫程深情地允诺道:“心儿,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说着他目光凌厉地看向顾氏,摇头道,“顾氏,我对你太失望了!我知道你一向嫉妒我和心儿的真爱,可是你身为正妻主母,居然没有一点容人之量,心儿被发卖是不是就如你所愿了!”

“相公,我……我没有!”顾氏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宫程,脸色发白,身子摇摇欲坠,没想到他竟然是如此想她的!

可是顾氏的姿态看在南宫程眼里只觉得她是心虚,跟着转头对林氏道:“二嫂,我知道这次心儿有错,但是她也是无心的,只是意外罢了。晟哥儿若是生气,我这做四叔的亲自向他赔罪便是。二嫂,请你看在我和珊姐儿的面子上,就饶了心儿一次吧。”珊姐儿是程姨娘的女儿,在南宫府的姑娘中行六。

“二舅母,”一旁的白慕筱这时也上前一步,插嘴道,“您就饶程姨娘一次吧。”

白慕筱眼中闪过一丝难以苟同,她以前觉得这位二舅母性子绵软,是个柔善的主母,可没想到竟然动不动不是喊打喊杀,就是发卖什么的,在二舅母和玥表姐的心中,恐怕这奴婢姨娘的命就不是命!

白慕筱不禁起了怜悯,继续说道:“总算大表嫂和小侄子也平安无事,程姨娘怎么说也是珊表妹的生母,让她们母女从此生别离,那也太可怜了!”

林氏一时语结,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但是白慕筱一个小姑娘,也只是心软,自己若太过疾言厉色,下了小姑娘的面子也有些不妥。

见林氏似乎面露犹豫,程姨娘对白慕筱投以感激的眼神,忙道:“多谢表姑娘仗义执言!”

南宫玥眉心一蹙,看也不看白慕筱,直接对着两个婆子下令道:“还等什么,没听到二夫人的吩咐吗?把程姨娘拖下去!”与白慕筱较真,只会是浪费时间,反正这位白姑娘总是有一套套的大道理!说不准她还觉得四婶婶应该为四叔和程姨娘的爱情所感动,自动退位让贤呢!

“玥表姐!”白慕筱忍不住上前几步,挡在了程姨娘前方,义正言辞地与南宫玥对峙道,“你怎么能如此不讲道理呢!”

她看起来正气凛然,仿佛茫茫雪域高原上的一朵雪莲,清冷而不畏强权。

南宫玥根本懒得跟她争吵,似笑非笑道:“筱表妹,我就是不讲道理又如何?”说着她冰冷的目光射向程姨娘,“以我堂堂的一品郡主,难道还处置不了区区一个姨娘?”

她指着程姨娘再次下令道:“给我直接拖走,找牙婆子过来,明日我不想看到此人还在南宫府中!”

程姨娘不敢置信地几乎瘫倒在地,她忙泪眼朦胧地看向了南宫程:“四郎,四郎你一定要救我啊!”

“玥姐……”

南宫程还想说话,却见南宫玥冷冷道:“四叔,你若是还有什么话,就直接去找祖母吧。”跟着,她搀扶着林氏道,“娘,今日您也累了,我扶您回浅云院吧。”

一听到苏氏,南宫程整个人都萎靡了,他心里最清楚若是苏氏知道柳青清早产和程姨娘有关,怕是宁可要了程姨娘的命!

程姨娘眼中最后的一丝希望被浇灭,好像丢了魂似的被婆子拖走了。

只留下白慕筱还留在原地,一霎不霎地看着南宫玥离去的背影,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南宫玥没有打她,可是她却觉得脸颊生生地发疼,就像当初二公主那一巴掌打在她脸上一样,不,更疼!

她报了二公主的一巴掌之仇,却不能把南宫玥怎么样,只因她和母亲现在寄人篱下!

她咬了咬牙,心道:南宫玥不过是仗着自己是郡主才能如此嚣张!果然,在这个等级分明的时代,有权势才是重要的!

本来,她还有一分犹豫,皇家虽然高贵,却也是一个巨大的牢笼让人失去自由,所以她一直无法决定到底要不要嫁入皇家,但是现在——

她决定了,她一定要成为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

既然下定了决心,白慕筱也不再犹豫,一回到月桂院,就遣退了屋里的丫鬟。

南宫雲猜到白慕筱大概是有什么体己话与自己说,含笑道:“筱姐儿,你可是有什么话与娘说?”

白慕筱沉吟一下,用试探的语气问道:“娘,如果我想过继到南宫府,您觉得有可能吗?”

南宫雲完全没想到白慕筱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吓了一跳。南宫雲受的是南宫府最正统的闺秀教育,对她而言,大归已经是极为出格的一件事,若非白府欺人太甚,她也不至于这么做。可是让女儿不姓白,改姓南宫,那就是另一件事了……

“筱姐儿,就算白府薄待了你,你父亲毕竟还是姓白啊。”南宫雲蹙眉担忧地道,心里实在担忧女儿要是连亲生父亲都不认,会为人诟病。

白慕筱并不意外南宫雲会这么说,毕竟南宫雲骨子里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大裕女子,思想受礼教所束缚。

“娘,您听我说。”白慕筱慎重地看着南宫雲,缓缓地说道,“三皇子对我说,愿意聘我为正妃。”

白慕筱的话就像是丢下了一道雷,炸得南宫雲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不敢置信地低呼道:“筱姐儿,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曾经,南宫雲是想过让女儿嫁给三皇子,但最多也就是侧妃而已,可是白慕筱坚决表示不做妾,所以南宫雲也就断了这个念头。

可是现在,白慕筱竟然说要嫁给三皇子为正妃?!

南宫雲狠狠地捏了自己一把,几乎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白慕筱点了点头,重复了一遍:“娘,三皇子亲口对我说了,愿娶我为正妃。”

自己的女儿竟然要成为皇子妃!南宫雲形喜于色,“筱姐儿,这可是天大的喜事,无上的荣耀啊!”就算是南宫玥也不过是嫁给藩王世子,自己的女儿却要嫁皇子了!

白慕筱又道:“娘,您说若是白府的人知道了女儿将会成为三皇子妃,会如何?”

南宫雲眼中闪过一抹恨意,咬牙切齿地道:“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定会死死巴结上来。”如跗骨之蛆!

“甚至还以三皇子妃娘家的名义招摇撞骗,败坏女儿和三皇子的名声。”白慕筱故意引导道。

南宫雲不由眉头一皱,回想当初白家那帮子人为了谋夺她的嫁妆,简直是面子里子都不要了,以他们的品性,也许还真的做的出来。弄不好,可能还会影响女儿的前途。若是三皇子为了白家那帮人厌了女儿,那岂不是……

想到这里,南宫雲面色一沉。她本来觉得女儿改姓不妥,说到底也是怕影响女儿的前途,可若是女儿真的能成为三皇子妃那可就不同了,这世人都是拿软柿子捏,又谁敢说三皇子妃的不是呢?

“娘,我已经仔细考虑过了,白家是扶不起的阿斗。”白慕筱斩钉截铁地道,“如今我们寄居南宫府,承的是南宫府的恩,难道不该知恩图报?”她一脸郑重地看着南宫雲道,“这份荣耀应该属于娘和南宫府。所以,娘,若是我过继到南宫府,成为南宫府的女儿,那南宫府岂不是就成为三皇子的妻族?”

“好,好,这主意好!”南宫雲越想越觉得女儿的主意妙极了,一来可以摆脱血蛭般的白家,二来这对南宫府也可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南宫雲霍地站起身来,“我这就找你外祖母去。”

“不,娘,不能找外祖母说去。”白慕筱连忙阻止道,“我们的目的是要还恩南宫府,若是让别人以为南宫府挟恩要挟那岂不是不美了?”

南宫雲想想也觉得有道理,“筱姐儿,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白慕筱就对南宫雲悄声说了几句话,听得南宫雲连连点头。

……

白慕筱正在暗暗谋划着什么暂且不提,此时的南宫府正在为这个新出生的孩子忙碌着。

孩子出生的第三日,按照大裕习俗,要办洗三礼,南宫晟和柳青清虽然不想大办,但拗不过苏氏。

南宫玥见林氏忙得团团转,便去帮着打下手。

洗三礼那一日,很是热闹,柳青云自然是来了,还给外甥送了金镶玉的长命锁。其他与南宫家有些关联的人也大都来府中贺喜,就算是人不到,贺礼也是一早就送来了。

南宫秦给长孙取了单名一个“恒”,孙太医来瞧过几回,说这孩子除了因早产而有些体弱外,并无大碍,专门开了个方子让奶娘吃,借着乳汁为孩子调理身子。

恒哥儿是个乖巧的孩子,每天都是吃了睡睡了吃,很少哭闹,甚至整个洗三礼折腾下来,居然都没把他给弄哭……

洗三礼过后,南宫玥又空闲了下来。每天就是看看医书,逗逗猫小白,逗逗鹰小灰,不过小白与小灰不对付,两个动不动就能打起来。

小灰已经五个多月大了,虽然还没成年,但它现在已经是头鹰了,双眼如电,利爪如钩,浑身的灰羽顺泽发光。

这鹰当然不能困在笼中,南宫玥一般是不拘着它的,由着它在院子里自由的飞,飞到饿了自然会回来,向南宫玥讨生肉吃。

南宫玥笑盈盈站在窗口看着在空中展翅盘旋的小灰,这时,鹊儿走了进来,福了福身后,笑着说道:“三姑娘,奴婢刚刚在厨房那边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是有关白表姑娘的。”

白慕筱?南宫玥挑了挑眉,漫不经心地问道:“什么事?说来我听听。”

鹊儿忙回道:“最近几日,府里的下人们都在传,说是苏表姑娘蒙三皇子殿下青睐,马上要飞上枝头做凤凰,成为三皇子妃了!还传得有板有眼的,说正是因为三皇子,白表姑娘才能去参加宫里的赏花会,才能去神龙山参加秋猎。”

听到这里,南宫玥也来了兴致,虽然说这传言有部分确实属实,但是无风不起浪,无缘无故地,府中怎么传起了这样的流言?难道说……是有人在刻意而为?

南宫玥微微眯眼,所有所思。

鹊儿兴致勃勃地继续说着:“三姑娘,奴婢还听说,表姑娘不想让白家承了这份皇恩,想要过继到南宫府……现在府里的下人们都称赞表姑娘知恩图报,重情重义!”

“过继到南宫府?”南宫玥失笑出声。

搞了半天,原来这才是白慕筱的目的啊!看来韩凌赋为了娶到他的心上人还真是煞费苦心呢。

只可惜,恐怕不能如她所愿了。

以大伯父南宫秦的为人,白慕筱只会是竹篮打水罢了。

不过……

南宫玥突然想到了什么,微微蹙眉。

难道说前世白慕筱也想着要过继到南宫府,却是没有如愿,这才会因此恨上了南宫家,最后甚至除之而后快?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只是这一点应该还不至于让白慕筱记恨至此,甚至起了杀心……

不管其中的内情到底什么,既然白慕筱和韩凌赋对彼此如此情深意切,相知相许相爱了两世,自己不如帮上一把,成全他们这对有情人吧!

只是,世人皆知长幼尊卑,而这位筱表妹似乎于“尊卑”二字理解的不够通彻。

南宫玥脸上勾起一抹浅笑,挥退了鹊儿后,飞快地写了一封信。跟着,就唤来了百合,让她把信带去交给意梅。

好戏还在后头呢!

------题外话------

祝大家中秋快乐!和和美美!

谢谢!

男神很帅的王大人送了99朵鲜花;

竹轩娅夏送了1朵鲜花。

昨天得了不少月票,排名一下子涨了好多,非常感谢!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