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流言/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都城南的花颜居,上门买胭脂水粉的客人络绎不绝。

这铺子分前后两个铺面,前面的这个对所有顾客开放,无论是平头百姓,还是达官贵人,男女老少都一视同仁;至于这后面的一间,只招待那些注重**的女客,二来,也是怕其他的客人冲撞了那些有身份来历的女客。

“王夫人,刘夫人,这边请!”意梅亲自把两位打扮雍容华贵的夫人引到了后头。

后间装饰得清幽雅致,还会跟着季节稍稍改变其中的装饰。

比如现在,两位夫人一进门就闻到了淡淡的桃花香味。

王夫人不由狐疑地问道:“掌柜的,这才刚三月,哪里来的桃花香啊?”

意梅笑着解释道道:“王夫人,这是小店用去年的桃花做的桃花精油散发出的香味。”

“这香味倒是清雅。”刘夫人亦是颔首道,

“刘夫人,我这桃花精油分量可不多,您若是有兴趣,可要赶早。”意梅笑容满面地说道,眼中飞快地闪过一道精光,“最近成侍郎府要嫁女儿,足足买走了我这小铺中一半的桃花精油。”

“成侍郎要嫁女儿?”刘夫人不由若有所思地朝意梅看过来。

意梅点了点头道:“听说是成侍郎府的三姑娘。”

刘夫人眉头一皱,那位成三姑娘她记得,和她的女儿一般大,当时也一起参加了宫中的赏花会,只不过赏花会后,成三姑娘被刷下去了,而自己的女儿却“有幸”随御驾去了秋猎。

想到这事,刘夫人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想当初,她千挑万选想给女儿挑一门好亲事,便是想着女儿还小,还有时间可以慢慢挑,谁知这慢慢挑着挑着……竟然就遇上了皇子选妃。

刘夫人可没打算让女儿嫁皇子,毕竟以女儿的身份,就算被挑上了,也勉强不过是一个皇子侧妃。女儿从小被她如珠似宝地养大,又如何懂得后宅之中的算计!

本想着熬过秋猎也就好了,可谁知又突然爆发疫症,以致选皇子妃一事一波三折,拖到了现在还没个结果。

如今,刘姑娘只能这么耗着,在皇家没有发话前,她若是擅自订亲,就是对皇家不敬,但这么拖下去,刘姑娘的年纪就越来越大了!

想到这里,刘夫人真是愁也愁死了。

意梅像是想到了什么,笑吟吟地对着刘夫人说道:“刘夫人,我记得刘姑娘今年十五了吧?不知道许配了人家没?”

刘夫人面色有些难看,王夫人看了刘夫人一眼,叹了口气道:“掌柜的,你这可就说到我刘姐姐的伤心事了……”跟着王夫人就把刘姑娘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目露同情。

说实话,王夫人也曾经嫉妒过刘夫人,想着没准刘家姑娘就好命地成了皇子妃,王夫人甚至还后悔把自己女儿的亲事给订早了……可时至今日,王夫人对刘夫人已经只有同情了。

意梅脸上也露出一丝同情,她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道:“若非我们还算熟,有些话我也不敢说……”

王夫人顿时眼睛一亮,好奇心被挑了起来,急忙问道:“掌柜的,你莫不是知道些什么内情?”

意梅故作神秘地说道:“我也就是听说,三位皇子的婚事应该是快要定下来了,三皇子好像……”她欲言又止地停顿了一下。

刘夫人一听皇子选妃之事就快有了定论,便是面上一松。王夫人则急切地问道:“三皇子好像如何?”

意梅又迟疑了一下道:“王夫人,刘夫人,我也就是与你们说说,你们随便听听就罢了。”

王夫人心领神会地一笑:“掌柜的放心,我明白。”

意梅这才附耳对二人道:“我听说三皇子好像会娶一个身份很低的姑娘……”

身份很低的姑娘!?

王夫人与刘夫人互相看了看,这身份很低的姑娘又如何能入皇帝、皇后和张妃娘娘的眼?上次随驾秋猎的也就这么几个姑娘,只要回去查查估计也就一目了然了……

意梅在一旁含笑不语,据她的了解,这位王夫人可是王都有名的长舌妇,任何一点流言蜚语进了她耳朵,非要弄到大半个王都的官宦和世家都知道不可!

意梅所料不差,短短的三天,三皇子要娶一个身份很低的姑娘为皇子妃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王都,这身份很低却又有机会进宫甚至还随驾秋猎的那又有几个?更有好事的人将上次参与秋猎的姑娘一个个分析了过去,很快就锁定了南宫府的表姑娘白慕筱。

这满足条件的姑娘没几个,这位白姑娘几乎是唯一的一个了吧?

去年的芳筵会上,白姑娘以一曲英姿飒爽的剑舞震慑了西戎使臣,为大裕长脸,当时就是三皇子亲自为她伴奏!

这么一想,越来越多的人都觉得这位白姑娘怕是要马上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只是,这姑娘的身份也太低了些……几位有意让女儿成为皇子妃的夫人们全都不由地皱起了眉来,要是连这样的姑娘都能嫁入皇家,而自己的女儿却落选,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于是,在这些夫人的有意而为下,流言越传越广,甚至还添上了几分异样的味道——

白家姑娘行事不检,时时出入酒楼里,私会三皇子;

白家姑娘与三皇子情深意重,口口声声非君不嫁;

白家姑娘自称三皇子对她极其爱慕,苦苦求娶她为皇子正妃;

白家姑娘……

……

流言像长了翅膀似的,飞进了宫中,甚至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

皇帝有些不太痛快,还把这则传得沸沸扬扬的流言告诉了皇后,并似笑非笑地说道:“看来这是有人惦记上朕的三皇儿了。”

“还有这样的事?”皇后微微皱眉,回应道,“臣妾倒是从不曾听闻。”

皇后微垂眼帘,掩住眸中的异芒。这段时间,韩凌赋突然一改以往的作风,收敛锋芒,韬光养晦,倒因此得了皇帝的另眼相看。

皇后正不知道该如何对付韩凌赋,现在倒是一个机会送上门……

“皇上,您说要不要把三皇儿叫过来问问?”皇后忧心地说道,“虽是市井流言,可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说不定三皇儿还真的有了哪个放在心上的姑娘,可是碍于脸皮薄,却是不敢对皇上说。只是,依臣妾所见,这白家姑娘的身份也太低了些,着实与三皇儿不相配。”

“皇后说的是。”皇帝若有所思,沉声道:“因着疫症,这选皇子妃一事拖得也是有点久了。这才给了那些个没规没矩的姑娘攀附皇子的机会。”皇帝本来对白慕筱印象还不错,可是这一次流言倒是让他心中起了芥蒂,正如皇后说的“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指不定就是这白姑娘为了攀附他的皇儿而故意为之!

皇帝眉头微皱,果断地说道:“朕看还是早日把三个皇儿的婚事定下来为好!”

“皇上说的是,是应该定下来了。”皇后连忙点头附和。

“说起来,除了三个皇儿以外,柏哥儿、君哥儿,还有鹤哥儿他们也到了适婚的年纪了。”皇上不再去想让人不快的流言,兴致勃勃地道,“朕也得帮他们一起挑挑,包管他们个个都过得和和美美的,就像玥丫头和奕哥儿似的。”提起南宫玥和萧奕婚事,皇帝的心情甚好,这可是他亲自做的媒,指的婚,真可称得上是佳偶天成!

皇后含笑着恭维道:“皇上赐婚,自然是天赐良缘。我看玥丫头和奕哥儿真是处得好极了。”

皇帝得意地捋了捋胡子,“朕的眼光自然是差不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感慨地说道,“本来朕觉得齐王家的君哥儿和咱们家的希姐儿年岁相当,看着倒是挺般配的,只可惜君哥儿是庶子,不然的话,朕定要亲自作主给他们赐婚了。”可惜嫡庶有别,就算是皇帝有心,那也要顾着皇后和恩国公府的脸面。

君哥儿和希姐儿……皇后怔了怔,眼神有些黯然。原来确实是君哥儿配不上希姐儿,可是如今却是今时不同往日。蒋逸希因着一场疫病坏了身子骨,就连林神医也说她以后子嗣艰难,无论是豪门贵族还是平民小户,这对女子而言,子嗣可是最重要的事……

皇后定了定神,若无其事地说道:“皇上,既然要为皇子和柏哥儿他们选媳妇,那不如臣妾再办一场小宴,把姑娘们请进宫来,还有那白家姑娘……臣妾这就拟一张名单让皇上过目一下如何?”

“白家姑娘?”皇帝皱了一下眉,想了想说道,“皇后,这事你来定就好。”他顿了顿,又说道,“南宫府的大姑娘就不必考虑了。”

皇后怔了怔,不懂皇帝怎么会突然提起南宫琤。

皇帝像是看出皇后脸上的疑惑,解释道:“今日早朝后,南宫秦来御书房求见朕,说是他的长女已经许配给了建安伯世子。”一说到建安伯世子,皇帝唏嘘不已。

那些勋贵子弟中,建安伯世子本来是极其出色的一个,皇帝本打算好好培养重用,却不想秋猎中的一场意外就生生地把一个少年英杰给毁了!

皇帝不由叹道:“南宫侍郎果然是有南宫世家的傲骨,虽说两家之前就在议亲,可是建安伯世子如今这个状况,南宫侍郎还能信守诺言将爱女许配,确实不易!”毕竟这南宫琤可是南宫家的嫡长女,品貌皆是不凡。

皇后默不作声,只觉得这南宫琤和蒋逸希都是命苦的孩子,今后的日子怕是莲子心多苦自知!

帝后唏嘘间,王都另一头的南宫府中,此刻正为了南宫琤的这门婚事,起了喧嚣……

荣安堂的东次间中,林氏正半低着头,跪在冷硬的地面上。

“啪”的一声,一只茶盏被扔在林氏的脚边,摔得四分五裂,茶水四溅,溅在林氏的裙摆上。

“有你这么当婶娘的吗?”苏氏冷着脸怒斥道,“琤姐儿可是家里的嫡长女,你居然给琤姐儿定的这样一门亲事!”

林氏的头垂得更低了,她一直对南宫琤心存愧疚,所以对于苏氏的指责,一句都不敢反驳。

林氏的沉默只让苏氏越发气恼,疾言厉色地道:“林氏,你如此不慈,怎可为我南宫府的当家主母,我要收回你的中馈之权,另选贤能。”

林氏的身子颤抖了两下,对于主持中馈她并不留恋,可是苏氏的斥责却让她感到分外难堪和羞辱。她可是有儿有女的人,若是被这样按上一个不慈的名声,她的昕哥儿和玥姐儿将来如何立足于世。

“见过三姑娘!”

屋外突然传来丫鬟行礼的声音,南宫玥挑开门帘匆匆走了进来。

“还请祖母息怒!”

她对着苏氏屈膝行礼后,就俯身去扶林氏,“娘亲,您的衣衫湿了,地上又凉,快起来,莫受了寒气。这若是得了病,让外面不明究理的人知道了还以为祖母苛责您,那就是大大的不孝了。”

如果是别人说这种绵里藏针的话,苏氏肯定要翻脸,却不得不给南宫玥几分脸面。

苏氏脸色微缓,冷淡地抬手道:“老二媳妇,起来吧。”

“谢母亲。”林氏由南宫玥扶着,僵硬地起了身。

三月的天气还冷着,虽然屋子里放了火盆,可是林氏在地上跪着,又被茶水弄湿了裙子,两腿的膝盖又冷又硬。

南宫玥扶着林氏坐下后,压下心中的怒意,还算冷静地对苏氏道:“玥儿刚刚在屋外听到了几句,祖母可是为了大姐姐之事忧心?”

说起这事,苏氏心里就窝了一肚子的火气,道:“玥姐儿,那裴世子已瘫,哪里还配得上你大姐姐,你娘居然擅作主张,定下这么一门婚事,简直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苏氏的脸像是结了一层冰霜,锐利如箭的目光朝林氏射了过去。

南宫玥面色沉静,不急不缓地回道:“还请祖母明鉴,大姐姐的婚事,我娘必定不敢擅作主张的。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据玥儿所知,大姐姐的婚事是由大伯父亲自做主定下的,我娘最多也只不过是依言行事而已。祖母若是觉得大姐姐这门婚事有失妥当,不如把大伯父寻来再作商量,您觉得如何?”

苏氏瞪着一双浑浊的眼睛,眼角抽搐了几下,脸色青白交错,却是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她当然明白南宫琤的婚事若是没有经过南宫秦的同意,林氏哪里敢擅作主张,之所以先找林氏发难,那也只不过是柿子捡软的捏,同时也想趁机收了林氏的管家权,如今二房的声势太旺,隐隐有压了长房一头的趋势,对南宫家这样的家族来说,那可不是一件好事……

至于南宫琤的婚事,苏氏自然会另想法子搅黄了。

南宫玥哪里不明白苏氏的心思,见她语结,便淡淡地又道:“祖母,孙女先带娘亲回去换身干净的衣衫,就先告退了。”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喧阗声。

“让我进去!谁敢拦我!”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穿着石青色裙袄的赵氏急匆匆地冲了进来,几个丫鬟花容失色地跟在后面。

南宫玥已经半年多没见过赵氏,她看来清瘦了不少,体型变得跟以前相差无几,只是看了老了好几岁,面色惨淡无光,右脸上那道当初被金钗划伤的伤痕早已经好得只剩下一条淡淡的白痕。

赵氏一进屋,一双空洞幽黑的眼眸就直直地朝林氏看了过来,看得林氏心口一跳。

赵氏快步上前,“扑通”一声在苏氏跟前跪下,哀求道:“母亲,您可一定要为琤姐儿做主啊!”

“老大媳妇,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好好说!”苏氏忙道。

“母亲,您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赵氏啜泣着膝行了几步,“母亲,您可决不能让琤姐儿嫁那个裴世子啊,这不是毁了她一生吗?!”赵氏一听说爱女居然被许配给了瘫痪在床的建安伯世子裴元辰,整个人几乎都要疯了。

赵氏用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泪光,又道:“母亲,我以前是做错了事,我也认罚了。自一年前回府后,我万事不管,万事不争,在小佛堂里深入简出,就是想赎我的罪过。我已经什么都不要了,可是琤姐儿的婚事,我实在是不能不管啊!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往火坑里跳呢!”

赵氏从头到尾没说林氏一个不是,却又每一句都意有所指,句句诛心。

一旁的南宫玥气得浑身微微颤抖着,不客气地说道:“大伯母,您别指桑骂槐的,有什么话,您尽可以找大伯父去说!”

苏氏无奈道:“老大媳妇你先起来吧。”

“我不起来!母亲,您若是不肯答应,我就不起来!”赵氏犟在了原地,只觉得体内似有一股邪火在不停地燃烧升腾,她的女儿如珠似宝般养大,却要被逼着嫁给一个瘫子,简直是欺人太甚!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丫鬟行礼的声音:“见过大姑娘!”

话音刚落,就见一道蓝色的身影疾步走进东次间,正是南宫琤!

她是听闻了林氏正为了她的婚事被责骂而匆匆赶来的。

她歉然地看了林氏一眼,然后重重地跪在了地上,哀求地看着赵氏,“娘,此事与二婶无关,这门婚事是女儿亲口答应的,二婶只是按着爹和女儿的意思行事罢了。”

说着她歉然地看向林氏,道:“二婶,对不起,是琤儿连累了你,我替我娘向您赔罪。”

林氏慌忙道:“琤姐儿,你别这样,快快起来!”

南宫琤却没有起来,而是就地转向了赵氏,道:“娘,还请娘别再怪罪二婶了,此事真与二婶无关,娘若是有怨有气,就冲着女儿来吧。”

“琤姐儿,你别犯糊涂啊!这可是关系你一生的幸福!”赵氏急切地拉着南宫琤的手,试图说服她。

“娘,女儿已经想清楚了。”南宫琤毫不犹豫地再次道。

赵氏面色发白,捂着胸口,身形摇晃了两下,一旁丫鬟忙扶住了她。

“琤姐儿,你这是在挖为娘的心肝,要为娘的命啊!”赵氏红着眼道,“你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娘如今已经没什么指望了,只希望你能过得好好的!”可为何老天爷连这么一丝微小的愿望也不愿意成全她?

“娘,对不起。”南宫琤愧疚地叹道,她知道她的决定让赵氏伤心了,可是……她却必须这么做!

苏氏也是深受打击,她深吸一口气,每个字都像是从牙齿间挤出来的:“琤姐儿,祖母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想清楚了?”苏氏面对南宫琤还从未这样疾言厉色过。

“祖母。”南宫琤对着苏氏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这是孙女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孙女无悔!”

苏氏面沉如水地看着南宫琤,一言不发。

“祖母,南宫府与建安伯府先前就有议亲,孙女不能因为裴世子现在出了事,就反悔中断议亲。”南宫琤目光坚定地看着苏氏,再次磕头道,“还请祖母成全。”

要自己成全?!苏氏心中又气又苦,只觉得自己一片慈爱之心都被南宫琤当成了驴肝肺。

“你是这是铁了心了?”苏氏手指颤抖地指着南宫琤。

从小到大,南宫琤都没有违背过苏氏的意思,苏氏怎么也没有想到,南宫琤居然会在这婚姻大事上,与自己有了二心。

南宫琤还没说话,赵氏已经拉着她的袖子急急地道:“琤姐儿,我知道你善良,觉得裴世子救了你,所以想报恩,可是你不能拿你自己的终身去报恩啊!我们可以用别的办法的……”赵氏似乎想到了什么,双眼一亮,欣喜地说道,“对了,可以让琰姐儿代替你嫁过去,琰姐儿虽是庶出,但也是南宫府的姑娘,不算辱没了裴世子……”

苏氏一听,亦是面上一喜,觉得赵氏这个主意不错。

南宫琤失望地看着赵氏,缓缓地却坚定地把自己的手从她那里抽了回来,一字一顿地说道:“祖母,孙女心意已决。”

苏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气得嘴唇直哆嗦,指着南宫琤怒道:“荒唐!真是荒唐!琤姐儿,你给我去祠堂跪着,什么时候想通了,再给我什么时候出来!”

“是,祖母。”南宫琤没有争辩什么,恭敬地又向苏氏磕了个头,起身又向了赵氏、林氏行了礼,离开了荣安堂。

赵氏自然不舍得南宫琤受罚,可是更不忍心女儿嫁给一个瘫子,硬是狠下了心肠没有帮女儿求情。

虽然赵氏也感激裴元辰救了南宫琤的命,可是要她就此赔上南宫琤的一生幸福,赵氏却是万万不愿的。现在赵氏只能心里暗暗祈祷,希望南宫琤能自己想通,断了这个念头。不行,她还得去找老爷也说说,可不能由着他们父女犯糊涂啊!

林氏本想要求情,却被南宫玥阻止了。苏氏正在气头上,现在谁求情也没用,还不如找人去给南宫秦送个消息。

之后,南宫玥和林氏就向苏氏告辞,出了荣安堂。

南宫玥陪着林氏回了浅云院,刘嬷嬷一看林氏湿掉的裙摆就知道她在荣安堂又受了委屈,连忙吩咐丫鬟服侍林氏换了身衣裳,又亲自端了碗姜汤看着林氏喝完,这才退出了屋子。

林氏坐在美人榻上,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玥姐儿,你也别怨你祖母和大伯母,这事也难怪她们会如此生气,裴世子现在这个情形,琤姐儿嫁他确是委屈了……而且这同情总不能过一辈子。”林氏也是有女儿的,将心比心,这若是她,自然也是舍不得玥姐儿嫁一个双腿不良于行的相公,甚至连子嗣都有可能成为一个难题。

而南宫玥却知道南宫琤早在去年十月在猎宫时已经下定了决心,现在都过去快半年了,既然南宫琤还是没改变心意,就说明她心意已决,不会再为任何人轻易改变。

南宫玥不想林氏为此伤神,柔声道:“娘亲,您不必想那么多,您只是婶娘,大姐姐的婚事自有大伯父做主,您只管听大伯父的吩咐就是了。若是祖母再找您,您也一概推给大伯父便是。”

林氏沉吟了片刻,想想也是,这门亲也不是她说不结就能不结的,说到底还是要看南宫秦和南宫琤的意思。林氏点头道:“玥姐儿你说的是。”

接下来,母女俩一边聊天一边打络子打发时间,等到了傍晚,两人就相携去荣安堂向苏氏请安,却是被挡在了院外。

守门的婆子恭敬地说道:“二夫人、三姑娘,大老爷有事正在同老夫人说话,说是今晚的请安就免了。”

南宫玥和林氏相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又原路折回浅云院。

这一天,一直在浅云院里用过晚膳后,南宫玥才就着月色回了墨竹院。

洗漱更衣后,出去打探消息的鹊儿进来禀告道:“三姑娘,大姑娘已经回了挽晴院。傍晚的时候,大老爷在荣安堂里足足呆了一个时辰,出来后就亲自把大姑娘从祠堂里接了出来。之后,大老爷还去了一趟小佛堂,和大夫人大吵了一架,说是让大夫人没事别出来!听说大夫人哭得可惨了,一哭二闹三上吊全上了……”

鹊儿说得绘声绘色,好像是亲眼看到似的。

南宫玥并不意外。大伯父想要坚持的事,也没几个人能拗得过他。她只希望大伯母别再去骚扰母亲……只盼大嫂坐完月子后也能接手一些中馈之事,等过几年大嫂上了手,这主持中馈还是应该交给长房长媳才是正理。

……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过了三天,到了南宫府同建安伯府正式交换庚帖的日子。

这一次,建安伯夫人没有让林氏等多久,一大早就亲自上了门。

虽然林氏之前一直瞒着没声张,可是这建安伯夫人都上门了,事情自然是再也瞒不住了。锦华院的小佛堂里,赵氏终于得知了建安伯夫人来交换庚帖的事。

“你说什么?”赵氏原本跪在蒲团上念佛,一听应嬷嬷的禀报,神色骤变地站了起来,“你说那建安伯夫人上门来取琤姐儿的庚帖了?!”

“是啊,大夫人,”应嬷嬷焦急地说道,“这可如何是好,这若是交换了庚帖,那这婚事可算是板上钉钉了。”

赵氏又哪里不明白这个道理,眉头紧锁,急切地问:“那建安伯夫人现人在何处?”

“二夫人正领着去花厅呢!”

赵氏心下微松,只要还没交换庚帖,不,只要建安伯夫人还没出南宫府,那自己就还有机会破坏这门亲事!

“应嬷嬷,快随我去花厅!”赵氏心急如焚地冲出了小佛堂,却在锦华院的院门口被两个守门的婆子拦住了去路。

“大夫人,大老爷说了,夫人身子不好,就不要随意出院子走动了。”其中一个婆子看似神色恭敬,眼底却藏着一丝不明显的轻蔑。像大夫人这样,能把这么好的日子过成这样的,也算罕见了!

赵氏心中一寒,南宫秦分明是在防着她。可是若是以为这样就能阻止她,那也就太小看她了!

赵氏也不多与这两个低贱的婆子废话,眸光一闪,果断地拔出头上的一个金钗就抵在了自己的咽喉处,威胁地道:“若是我有个意外,看老爷、少爷和姑娘可饶得了你们!”

两个婆子骇然一跳,赵氏脸上那条淡淡的白痕分明在提醒她们赵氏自残可不是第一次了,如果赵氏真的有个好歹,那就即便是她们是奉了大老爷之命也一样落不得个好。弄不好全家都得跟着倒霉!

两个婆子有些犹豫,而赵氏却是抓住了她们犹豫的一瞬间,闪电似的冲出了院门,应嬷嬷狠狠地一把推开其中一个婆子,也追了上去。这一主一仆身手敏捷,拐过一个弯,就不见人影了。

“大夫人!”两个婆子回过神来,急急地去追。糟糕,要是真的让大夫人破坏了这门婚事,那倒霉的还是她们!

两个婆子心里吓得不轻,可是没想到的是,她们一转过弯,就发现赵氏和应嬷嬷倒在地上,两眼紧闭,不省人事。

这是怎么回事?!

两个婆子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个大着胆子上前一步,试探了一下赵氏的鼻息,松了口气。

“大夫人晕倒了……”

虽然想不通赵氏怎么会和应嬷嬷一起“晕倒”了,但两个婆子可不打算跟自己的好运作对,两人赶忙先把赵氏抬回了锦华院。

她们一走,百合就笑吟吟地从一棵大树上轻盈地跳了下来,卷着耳鬓的一簇黑发,得意地看着晕倒在地的应嬷嬷,心道:幸好三姑娘早有提防,怕大老爷的人不顶用,让自己守在这里,否则今日府里怕是又要不太平了!

嗯,自己这事办得如此漂亮,得向三姑娘讨赏去!

百合轻快地往墨竹院去了,而发生在这里的事林氏却是一点不知,这时,她已经亲自迎着建安伯夫人到了后院的花厅。丫鬟们礼数周到地奉上茶点后,就退到了一边。

建安伯夫人看着林氏,心里可以说是五味俱杂,当初自己怎么就被猪油蒙了心呢,没弄清楚事情的始末就让郑嬷嬷羞辱了林氏。

建安伯夫人定了定神,心道:既然两家要定亲,那该做的事自己就必须去做!

“南宫二夫人。”建安伯夫人一脸愧色地对林氏施了礼,“上次的事,是我的不是,还请夫人不要见怪。”

“伯夫人不必如此。”林氏连忙扶起了建安伯夫人,“那事也怪不得夫人,夫人也只是受了小人的蒙蔽。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了,夫人不必耿耿于怀。我们两家毕竟也是姻亲,哪有隔夜仇的。”

林氏如此通情达理,倒让建安伯夫人心中越发惭愧。

两人落座后,客套了几句,便很快办起了正事,正式交换了南宫琤和裴元辰的庚帖。

直到拿到南宫琤的庚帖,建安伯夫人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了。

这庚帖一交换,亲事算是正式定下了!

两人都是心头一块巨石落下,说起闲话来……就在这时,玲珑突然走进了花厅,来到林氏身边小声地附耳说道:“二夫人,白家老夫人和白二夫人来了。”

林氏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像白老夫人和白二夫人这样贸然上门实在是不合礼数,再怎么说也该事先递个拜帖才是。不过,白家倒底是南宫家的姻亲,哪怕大姑奶奶大归了,也是白表姑娘的嫡亲祖母和嫡亲婶婶,倒是不好就这样把她们拒之门外。

沉吟了片刻,林氏就对玲珑道:“先安排她们去正厅坐会儿,再派人通知老夫人一声。”

玲珑应了一声,悄声无息地退下了。

------题外话------

感谢大家送的月票!

谢谢!

时闻一叶落送了5颗钻石

WeiXin33a8e120a1送了1朵鲜花;一只大鞘丸送了1朵鲜花;大敏儿送了3朵鲜花;松枝绿色送了15朵鲜花;

书城:♂顺其自然打赏了88书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