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妄念/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建安伯夫人猜到林氏另有要事,又说了两句,便识趣地告辞离去。

玲珑这时又来禀报说,白老夫人周氏和白二夫人俞氏已经被引去了荣安堂。

林氏急急地赶往了荣安堂,还没进门,就听里面传来了俞氏略显尖锐的声音:“亲家老夫人,我和母亲今日来是想见见筱姐儿。”

周氏和俞氏怎么说也是白慕筱的亲人,这个要求也是合情合理,苏氏便应了:“冬儿,去把表姑娘唤来,让她给她祖母、二婶请个安,莫失了礼数。”

林氏与传话的冬儿擦身而过,然后步入荣安堂的正堂,客套地说道:“刚刚有事担搁一下,真是怠慢白老夫人和二夫人了。”

周氏、俞氏神色都有点不大自在,她们没有提前送上拜帖,就贸然前来,就算林氏不见她们也是理所当然的。

几人僵硬地说了会儿话,白慕筱就随着冬儿来了,来的还不止是她,还有南宫雲。

在南宫雲心中,这周氏和俞氏可是如吃人的老虎一般,上次吞了她一半的嫁妆,这一次也一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鬼知道她们有什么企图,南宫雲又怎么放心让白慕筱一个人过来!

双方见过礼后,俞氏就忍不住对着南宫雲发难道:“大嫂也真是的,筱姐儿怎么说也是白家的孩子,这离了白府后,就一去不复返了,也不来个只言片语的,教母亲这个做祖母的好生想念。”

南宫雲锐利的目光朝俞氏看了过去,这个俞氏还真是没一句好话,话里话外都是说她的筱姐儿不孝。南宫雲按捺住心中的怒意,故意面露讶然道:“白二夫人你说什么?”南宫雲故意用称呼提醒俞氏自己如今已经大归,不再是白府的大夫人了。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俞氏,继续道:“难道逢年过节,白府没有收到筱姐儿派人送去的节礼?老夫人没有收到筱姐儿亲手做的鞋袜?”她眉头一皱,道,“白二夫人放心,我马上把人叫来问个清楚,若是胆敢私吞了筱姐儿送给老夫人的节礼,我定不饶他!每次送礼的礼单我这里也有一份,我们得仔细核对一番,定不让老夫人吃了这亏!”

俞氏面露尴尬之色,南宫雲派人送来的节礼,白府自然是收到了,她之所以这么说,也只不过是想着在孝道上先压南宫雲和白慕筱一头,好为接下来要说的事铺路而已,却不想被南宫雲当场反将了一军。

俞氏只能僵硬地笑道:“筱姐儿送了节礼,我们当然是收到了,我刚刚那话的意思,只不过是因母亲思念筱姐儿大病了一场,有感而发,倒让你们误会了。”

“怎么祖母病了一场吗?是什么时候的事?”白慕筱一脸忧心地看着周氏,皱着眉头向俞氏抱怨道,“二婶,祖母生病的事,您怎么也不与侄女说一声?祖母一向报喜不报忧,可是您也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是不是?”

南宫雲一唱一和地颔首道:“白二夫人怎么也不派人过来通知一声?哎,就算是二夫人对我和筱姐儿再有怨言,也不该拿老夫人的身子开玩笑啊。”

俞氏气了个倒仰,这是完全把周氏生病怪到自己的头上了啊!

“大嫂,”俞氏装模作样地抹了抹眼角,“你这可真正是冤枉了我啊,母亲病了,我自然是紧着请来了好大夫,可是母亲那是心病,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说着俞氏看向了白慕筱,情真意切地说道,“筱姐儿,你祖母之所以会病完全是因为思念你,筱姐儿,你不如跟着我们回去吧?”

白慕筱目光一冷,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周氏和俞氏这次来南宫府就是为了这个啊!

南宫雲冷笑道:“老夫人有二夫人贴身服侍,妍姐儿几个在膝下承欢,居然还让老夫人因思成疾,哎,妍姐儿自小淘气,不会又惹老夫人生气了吧?”既然俞氏口口声声说周氏会病是因筱姐儿所致,那就不要怪她以牙还牙了!

俞氏心中一寒:南宫雲好毒的心肠!居然敢坏她女儿的名声!

周氏也气得不轻,觉得再跟南宫家耍嘴皮子也是浪费她们的时间,无论如何白慕筱是白府的子嗣,他们白府占一个理字,就算是闹到官府去,自己也不怕!

周氏冷冷地说道:“筱姐儿,你若是还认我这个祖母,就跟我回去!”

白慕筱还没说话,苏氏已经拉下了脸,不客气地说道:“亲家这是什么意思,当初那可是白纸黑字说得明明白白的,筱姐儿随母大归。亲家现在又想反悔不成?”

“什么反悔不反悔的?”周氏的脸色也沉了下来,“筱姐儿是我的孙女儿,我亲自带她回白家难道错了?还是……”她意味深长地看了苏氏一眼,咄咄逼人地斥道,“还是真像现在王都里所传言的那样,因着筱姐儿要做三皇子妃了,南宫府就要意图谋夺别人家的骨肉?!”

这是怎么回事?!白慕筱心神一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事怎么会传到了府外头去了?明明她只是在南宫府里让人造势稍稍传了两句,但现在府里的传言还没达到她所期望的程度,府外竟然也人尽皆知了?

白慕筱心底升起了一股冷意,觉得事情正在渐渐脱离她的掌控。

苏氏皱了皱眉头,朝白慕筱和南宫玥看了看,心中闪过一丝不快。这两天她多少也听到了下人之间的一些传言,本来她想着过几日叫来南宫雲问上一问,可是没想到居然连周氏和俞氏都知道这事,甚至连外面都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周氏见苏氏沉默,觉得对方是理亏了,越发得意,步步紧逼地又道:“亲家老夫人怎么不说话了!?莫不是真的让我说中了心思,所以无言以对了?哼,世人都说南宫府以诗书礼仪传家,我看根本就是徒有虚名!反正我今日是一定要带筱姐儿走!”

“你!你……”苏氏被气得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脸色发白。

“母亲,您可别吓我!”南宫雲紧张地看着苏氏,忙帮她抚着胸口,“您可别跟这种人较真啊!”

苏氏深吸两口气,这白家也太不把他们南宫家当一回事了,不管这传言是真是假,她就偏不交出筱姐儿,看白家能怎么样!想到这里,她指着周氏和俞氏恨恨地道:“还不给我把她们两个给撵出去!”

苏氏一句话,立刻有四五个膀大腰粗的婆子围了过来了,俞氏花容失色地挡在了周氏跟前,外强中干道:“你……你们敢对我们无礼?!”

其中一个婆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白老夫人,白二夫人,我家老夫人有令,可别怪奴婢动粗!”

周氏一看情况不妙,立刻话锋一转道:“老二媳妇,今天我们先回去。”跟着又向苏氏说道,“亲家老妇人,我劝你还是好好再想想,筱姐儿怎么说也姓白,就算令嫒已经大归,但是筱姐儿始终是上了宗谱的白氏女,是白家的子嗣,我要带她回去那也是合情合理!无论闹到哪里去,我们白家都是有礼的!”

周氏知道今天想要带走白慕筱那是不可能的了,只能撂下狠话后,就和俞氏一起甩袖而去。

周氏和俞氏走后,荣安堂中一片沉默,气氛有些压抑。

白慕筱有些懵了,原本她是打算循序渐进,先让大舅父允了过继一事,再等过继那日正式告知白家,届时,自有南宫家替她摆平白家的障碍,可是没想到白家竟然这么快就得到消息?!白慕筱飞快地思索,虽然和预计的有所不同,但与其要时时防着白家从中做梗,不如现在就把过继一事提上明面!

于是,白慕筱拉了拉南宫雲的手,使了个眼色,这才向恭敬地向苏氏告退。

接着,林氏也被苏氏打发了下去。

待她们离开后,南宫雲忙把下人打发了,还不等她开口,苏氏就一脸不快地质问道:“雲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家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母亲,”南宫雲亲热地坐到了苏氏身边,眼中露出喜意,“三皇子确是许了筱姐儿为正妃。”

还真有其事?苏氏皱了下眉,虽有些不快被瞒在鼓里,但外孙女儿能许给三皇子还是让她十分喜悦的,连忙确认道:“雲儿,这事可不能乱说,你可确信?”

南宫雲急忙颔首道:“是三皇子亲口向筱姐儿许婚的。”

“雲儿,这事怎么不早告诉我!”苏氏有点埋怨地看着南宫雲,“这么大的事居然还想着瞒我,还让白家先知道了!”

“母亲。”南宫雲连忙赔笑道,“这毕竟还只是三皇子同筱姐儿之间的口头约定,事还没正式定下来之前,女儿哪里敢随意乱说?”

说道这里,南宫雲眉头一皱,道:“也不知道白府是怎么得到的消息!?听她们的语气,竟像是整个王都都知道这件事了?”既然想不通,南宫雲也没太在意,话锋一转,怒道,“母亲,筱姐儿能被聘为三皇子妃本来是天大的好事,可是只要一想到那白家能因此成了皇亲国戚,女儿就不甘心啊!白府这样作践女儿和筱姐儿,凭什么让他们得了这天大的好处?!”

说起这个,苏氏心里也觉得不舒服,白慕筱可是她的外孙女儿!但白慕筱毕竟是白家骨肉,于是,只能无可奈何地说道:“……那又能如何呢,周氏有一句话说得没错,筱姐儿哪怕现在住在南宫府,她也是上了宗谱的白氏女。”

“母亲,女儿有一个主意。”南宫雲笑着压低声音说道,“反正女儿已经大归,女儿就想干脆让筱姐儿过继到南宫府,成为南宫家的女儿,那么到时候,与皇家联姻的就是南宫家了。母亲,你觉得如何?”

过继筱姐儿!?苏氏震惊地看着南宫雲,继而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确是个好主意……”苏氏心中开始打起了算盘,南宫秦不愿意南宫琤嫁入皇室,可若是过继白慕筱,通过白慕筱与皇家结亲,想来他应该不会拒绝吧?毕竟白慕筱只是南宫府的外甥女,并非亲女,而白慕筱又有着南宫家的血脉,想来以后她心里也定会向着南宫家的!最重要的是,三皇子也是属意白慕筱的!

苏氏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妙极了。而且也不会白白便宜了白家!

“母亲的意思是……”南宫雲激动又期待地看着苏氏。

“等老大回来了,我就找他说去。”苏氏自信地笑道。

南宫雲闻言喜上眉稍,这事若是由苏氏跟南宫秦提,事情定能顺利进行。

母亲俩对视一眼,都是心情大好,说说笑笑,一直到太阳西下,南宫秦回府了。

南宫秦一回府,便来荣安堂给苏氏请安,看见南宫雲亦在,不由眉头微蹙。白府今天来人的事,南宫秦已经听大管家说了。

待南宫秦坐下后,苏氏就迫不及待地把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道:“……这是天大的好事,可不能就这样便宜了白家,想想当初那白家如此作践你妹妹和筱姐儿。现在她们眼看着筱姐儿有出息了,居然就厚颜地想着带筱姐儿回去!哎,以她们婆媳那贪婪的性子,谁知道将来筱姐儿会被拖累成什么样子!”

南宫雲象征地抹了两把眼泪,泣道:“可怜筱姐儿小小年纪没了父亲,才被人欺负至此!”

南宫秦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地说道:“先把筱姐儿叫来吧。”

苏氏和南宫雲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是心中一喜。南宫秦既然没有当场否决,那就代表有戏,要不然叫白慕筱过来做什么?直接回绝不就是了。

不光是苏氏和南宫雲这么想,就连闻讯而来的白慕筱心里也是这样认为的。

可是当白慕筱到了荣安堂,正准备向南宫秦行礼却是被南宫秦一句呵斥弄懵了。

“筱姐儿,跪下!”

苏氏和南宫雲一惊,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

白慕筱却是心中疑惑:大舅父不是应该好言好语地与自己商量过继之事吗?怎么自己一来就让自己跪下?

难道说是想先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免得自己将来成为三皇子妃却不向着南宫家?

白慕筱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心中有几分不悦。

如果可以的话,白慕筱实在是不愿意向任何人下跪,可是有一句话说:上跪天地,下跪父母,若是她真想要过继到南宫秦名下,这一跪还真是少不了。

这么一想,白慕筱咬牙强忍着屈辱跪了。心想:待将来自己成了这大裕最尊贵的女子,自然就没有人敢随意叫自己下跪了!

白慕筱微微垂眸,掩住眼中的不甘。

南宫秦看着跪在地上的白慕筱,疾言厉色地质问道:“筱姐儿,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要背祖忘宗改姓南宫?”

南宫秦的话就像是扔下了一个炸雷似的,一瞬间,苏氏、南宫雲和白慕筱的脸色都变了。

背祖忘宗,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罪名。这若是传扬了出去,白慕筱就是前程尽毁,别说是嫁三皇子韩凌赋了,恐怕想要挑门稍微好点的亲事都难了。

白慕筱自然是不愿意承担这个罪名的,她抬眼,一脸倔强地看着南宫秦道:“大舅父,究竟筱儿做错了什么事?您要如此对待筱儿……筱儿不服!”

“筱姐儿,难道不是你让人在府里散播流言,要做三皇子妃,要过继到南宫府吗?”南宫秦语气淡淡,眼中却是透露出一丝凌厉,“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个事就真得神不知鬼不觉,无迹可寻了?”

白慕筱脸色一白,心底一颤,南宫秦的几句话彻底撕掉了她的外衣,让她有种被剥光**裸地展现在人面前的感觉。

她没想到大舅父什么都知道了!

南宫秦失望地摇了摇头,曾经他觉得白慕筱长大了懂事了,没想到是个不省心的,她居然以为散播些莫明其妙的流言就能引得他心动,将她过继为女,真是异想天开!

她也实在是太小瞧他南宫秦了!

南宫秦俯视着下方的白慕筱,没有漏掉她眼中的不服,于是冷冷地又道:“筱姐儿,我今日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南宫家不会做那等夺人骨肉的小人行径。”

白慕筱咬了咬下唇,她千算万算,却是怎么也没想到大舅父南宫秦居然会不愿意!

“大舅父,你可能对筱儿有些误会……”

白慕筱还想要为自己辩解,却被南宫秦不客气地打断:“筱姐儿,我不想听你那些歪道理。你要记住,你身在南宫家,就要守南宫家的规矩,若是再暗地里使这等鬼魅伎量,就休怪我无情,送你回白家!”

送自己回白家那个火坑!?白慕筱双目瞠到极致,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宫秦。南宫秦不但不同意过继,居然还要把她送白家去。

她纤细的身子紧繃成一张拉满的弓,指甲深深地掐进了手掌心里,从心底升起了一丝怨恨。

南宫秦不同意过继就不同意吧,她白慕筱也不稀罕,可是为什么要让她下跪,如此羞辱她,实在是欺人太甚!他还不是仗着她和母亲南宫雲暂时必须依附在南宫家?!

南宫雲在一旁再也忍受不了,红着眼扑上前去,紧紧地把白慕筱搂在了怀里,声音哽咽地道:“大哥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不满,冲着我来就是了,想把筱姐儿过继给你是我的意思,同筱姐儿一点关系都没有,何苦把怒气发泄到孩子身上!筱姐儿已经够可怜了,没了父亲,白家的人上次就想把她嫁给那等浪荡子,她若是回了白府,哪里还有她的活路!大哥,这是要逼死我们娘俩才甘心吗?”

苏氏眉头微蹙,心疼地说道:“雲儿,好端端的说什么胡话,也不怕不吉利!”跟着又看向南宫秦,“老大,你说话也太重了。”

南宫秦仿若未闻,看着南宫雲冷声道:“大妹,当初你带着筱姐儿大归,我并没有多说什么。那白府要是敢欺凌你们母女,我自会为你们母女撑腰,主持公道,可是……”说着他目光犀利地落在了白慕筱身上,“若是有人趋炎附势,想借着南宫府为自己的前程铺路,那却休怪我翻脸无情了!”说完,南宫秦毫不恋战地甩袖而去。

白慕筱跪在原地一动不动,心如寒潭一般,觉得既屈辱又难堪。

今日的一切,她记下了!

总有一天,她会让南宫秦为今日的一切后悔的!

……

荣安堂里发生的这一切,很快地就传到了南宫玥的耳中。

百合笑嘻嘻地说道:“三姑娘,你没在那里可真可惜,真该看看当时表姑娘的表情!就像吞下了那啥似的,太好笑了!”

南宫玥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膝盖上的小白,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大伯父南宫秦不会答应白慕筱过继早就在意料之中,甚至今日白家会找上门来,也是可以预料到的。王都现在对白慕筱之事传得沸沸扬扬,以白家的行事,一旦知道她有可能成为三皇子妃,怎么可能会把她白白“让”给南宫家呢。

一切根本不需要她动手,白慕筱自己就能够把自己作到死地。

南宫玥眼中闪了闪,挑了挑小白的下巴,摸得它双眼陶醉地眯了起来。现在的白慕筱还是太嫩了点,她还不知道这扯上了皇家,事情可远没她想得那么简单,能任由她随意左右!

接下来,就等着看好戏吧!

“喵呜——”

这时,她膝上的小白突然挣扎了起来,甚至连藏在肉爪里的指甲也露了出来,隔着裙子轻轻地挠了她一下,惊慌地从她膝上跳下,灵活地往床榻下躲去。

南宫玥眉头一样,不用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果然,下一瞬就感觉一道凉风吹来,她抬眼一看,就见小灰展翅从窗外滑行进来,它微微地拍动了一下羽翅,又是一阵微风拂面而来。

“小灰,快快快!”百合在一旁鼓掌道,“我相信你可以的!”

小灰看了没看她一眼,只是调整姿态不断往下滑行,然后也消失在床榻下。

“喵呜!”床榻下传来小白一记惨烈的叫声,下一瞬,就见它从床榻的床尾板那头钻了出来。小白全身的白毛都炸了起来,尾巴竖得高高的,慌张地朝多宝格那里跑去。它轻松地往上一跃,跳上了多包格中层的某一格,那一格放着一尊小小的马形木雕,随着小白的跃上,多宝格震动了一下,连着那个木雕也震动了一下。

小灰也从床榻下爬了出来,发出一声清脆的叫声,拍拍翅膀,也朝多宝格飞了过去,却见那个木雕正好从多宝格上掉了下来,只听“咚”的一声,结结实实地撞在小灰的脑袋上。

连一旁在看好戏的百合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替它觉得疼。

小灰狼狈地摔落在地,肚子朝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不是晕了过去。

小白轻快地从多宝格上跳了下来,小心翼翼地走近小灰,伸出一只前爪试探地推了推它,小灰没动弹,于是小白又走近了半步,又试探地推了一下……下一瞬,就见小灰突然睁开了眼,兴奋地嘶叫着朝小白扑了过去。

“喵呜!”小白大叫着转身就跑,这一灰一白就在房中自顾自地玩耍起来,看得南宫玥和百合津津有味,时不时的鼓掌叫好,谁都没有搭把手的打算。

也不知道玩了多久,两个小家伙总算是玩累了,往一旁的美人榻上一倒,就依偎着睡着了……这一幕看来温馨极了,可是刚进门的百卉却是眉头一皱,头疼地看着凌乱的房间,质问百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百卉身后还跟着画眉,画眉手里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几件刚做好的衣裳。

百合无辜地摊了摊手,意思是不关她的事。跟着指了指睡着美人榻上的那两只,意思是,罪魁祸首在那里呢!

百卉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表示:旁观也有罪!还不赶紧收拾!

百合吐了吐舌,乖乖地收拾去了。画眉忙把手里的托盘交给百卉,道:“百合,我帮你一起收拾。”

百卉无奈地摇了摇头,捧着托盘走到南宫玥跟前,行了个礼,道:“三姑娘,后天踏青穿的新衣裳做好了,您要不要先试试?若是有哪里不妥的,奴婢也让赶紧命人修改。”

南宫玥对后天的踏青也很是期待,她已经很久没有和萧奕一块儿出去玩了,还有哥哥和希姐姐他们。

南宫玥起身欣喜地说道:“我去试试!”

一主一仆去了屏风后试新衣,这三套衣裳一翠一粉一黄,是专门为了这次踏青做的,款式既不同平日里穿的襦裙,也跟骑马穿的胡服骑裝略有不同,勉强算是改良骑裝,是为了方便爬山踏青特意改良的。

南宫玥兴致勃勃地试着新衣,而百卉一边服侍她试衣,一边禀告道:“三姑娘,踏青的准备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奴婢还特意备了一些简单的内外药物,渔具、弓箭什么的也备了,那天要吃的点心会让厨房当日一早现做出来。姑娘若是还有什么吩咐,奴婢赶紧命人去备起来。”

南宫玥颔首道:“再备些驱虫蛇的药粉吧。”

“姑娘提醒得是……”

一主一仆说得兴致勃勃,都希望后天快点到来,可谁知预定好的踏青最后没有机会成行,次日一早,南宫府就接到了皇后的口谕,宣南宫玥和白慕筱第二天随驾去榆林宫。

南宫玥有几分无奈,只能给南宫昕传了口讯,把踏青的计划给延后了。

当天太阳才露出鱼肚白,萧奕就到了南宫府,南宫玥得到禀报后,立刻笑盈盈地与林氏道别,去了二门。

此时,白慕筱还没有到,萧奕正守在她的朱轮车旁,一见到她,脸上的笑容藏也藏不住,立刻迎了上来,“臭丫头,我今日随你一块儿去。”

南宫玥眉眼弯弯地点点头,虽然不能一块儿去踏青,但有萧奕陪着去榆林宫也不错。

“阿奕,今日皇上怎会突然想到让我们去伴驾呢?”南宫玥含笑着问道,“莫非是为了三位皇子的婚事?”

“你说对了。”萧奕的桃花眼中眼波流转,笑着说道,“皇上对近日王都的传言可是相当不满,之前还特意把三皇子叫去训斥了一顿。据说,这次三位皇子的婚事可以定下了。早点定下也好,省得总是扰了咱们去踏青。”想到今日不能去踏青,萧奕就是一脸的失望,他还想偷偷带着臭丫头去瞧瞧他们的庄子呢。

终于要定下了吗?

南宫玥眸光微动,她倒是有些好奇,韩凌赋和白慕筱两人能不能用他们的“真爱”感动皇上,让皇上可以成全他们呢。

这次的榆林宫之行,看来会很有趣。

------题外话------

推荐一本书:《重生之侯门邪妃》青墨烟水

本文重生女强,一对一甜宠爽文。

欧阳慧是被爱情这玩意儿坑死的,可惜峰回路转,死是没死透,还借尸还魂了。但是……谁告诉她这个借尸的壳子是个女疯子怎么办?

——

感谢大家的月票!最近的月票涨幅太让人兴奋了!

谢谢:

男神很帅的王大人送了5颗钻石;Coffey的宝阅儿送了1朵鲜花;

书城:英子打赏了399书币、李漂亮打赏了88书币。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