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尊卑/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榆林宫后,萧奕依依不舍的和南宫玥分别了。

“给摇光郡主请安。”宫女恭敬地向南宫玥行屈膝礼,并道,“皇后正在桃花阁,奴婢领郡主与白姑娘过去。”

百合打赏了一个银裸子,宫女谢过,领着她们往桃花阁的方向走去。

南宫玥与白慕筱无话可说,沉默的往前走着,一直到遇到了蒋逸希。

自从猎宫回来以后,蒋逸希基本足不出户,在府中调养身子,自上次去了恩国公府外,这还是南宫玥第一次见她。

今日与蒋逸希一同来的还有她的两个庶妹,她们向着南宫玥行了礼后,就自觉地退开了一步。

南宫玥看了那两人一眼,无论是上次在宫里赏花,还是伴驾去猎宫,恩国公府的这两个庶女都没有出现过,也不知皇后这次特意召她们是如何打算的。

不过,这些与她无关,南宫玥也没有太在意,只与蒋逸希说笑着,并肩而行。

桃花阁位于榆林宫的正东面,桃花林的中央,此时正值桃花的盛开期,放眼望去,尽是怒放的桃花,从白色到粉色再到嫣红色,在微风的吹抚下,如波浪一般轻轻荡漾,将桃花阁点缀的格外美艳。

此时,已经有一些姑娘到了,正在桃花阁中陪着皇后说话,见到南宫玥和蒋逸希等人,皇后的脸上的笑容立刻多了几分真心,向她们招了招手说道:“希姐儿和玥丫头来了啊,过来,陪本宫说说话。”

原本围在皇后身边的姑娘们都站了起来,向南宫玥行了礼后,纷纷退开,给两人留出了位置。蒋逸希是皇后的嫡亲侄女,而南宫玥又是本朝唯一一个有着封地食邑的郡主,姑娘们虽然有些羡慕她们与皇后亲近,但也自知身份。

与蒋逸希一起来的蒋逸悠微微皱了下眉,她也是皇后的侄女,但每次皇后看到她就跟没有看到一样,还不是因为她是庶女!以前也就罢了,但是现在她这个大姐姐已经那样了,蒋家想要联姻,还是得靠自己!不然,怎么会特意把她们叫来这里呢,显然是想要她们联姻皇子宗室。

南宫玥和蒋逸希向着皇后行了礼,在她的身旁的位子坐了下来,陪着说话。

皇帝给足了皇后脸面,今日只有帝后二人同来榆林宫,没有其他的嫔妃随驾。

不多时,越来越多的姑娘到了,除了蒋逸希外,南宫玥交好的几个姑娘这次都没有来,反而来了不少各府的庶女,这些连秋猎都没有一同去过的庶女,应该是皇帝特意命皇后叫过来,准备给几个皇子为妾的。

南宫玥不动声色的把目光投向白慕筱,只见白慕筱正眼观鼻鼻观心的坐在那里,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毫不在乎。

眼瞧着人都到齐了,皇后含笑着说道:“每年的这个季节,榆林宫的桃花都是最美的。本宫这次特意请你们过来瞧瞧,若无事的话就四下逛逛吧。”

几位姑娘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浮起了一丝红晕,她们端庄起身,向皇后告退,以最完美的仪态退出了桃花阁。

“希姐儿。”皇后柔声向着蒋逸希说道,“你也去逛逛吧,这些日子总待在府里也该闷得慌了,玥丫头就留着陪我说说话好了。”

蒋逸希福了福身,说道:“是。”随后也退了出去。

南宫玥心知皇后把她留下定是有话要说,果然待蒋逸后出去后,皇后就直接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笑着调侃道:“玥丫头,本宫可是听说了,今日奕哥儿是与你一同过来的。莫不是奕哥儿特意去了南宫府接你。”

南宫玥笑着点点头,耳尖微微有些红了。

“你们俩能和和美美的就好。”皇后拍了拍南宫玥的手背,说道,“要是往后奕哥儿不念着你在猎宫不离不弃的好,一定要来告诉本宫,本宫会替你做主的。”

南宫玥丝毫没有害羞,坦率地谢恩道:“多谢娘娘。”

皇后很是喜欢她的大气坦然,满意地点了点头,话锋一转说道:“……只可惜了你的希姐姐,本宫现在有些后悔,没有早日为她定下亲事。”

“娘娘。”南宫玥直率地说道,“依玥儿所见,这也是天意。若希姐姐真早早定下亲事,也未必是件好事。”

皇后叹了口气,略带欣慰地说道:“……难怪希姐儿与你这般要好,也就只有你会与本宫说这样的话。”

南宫玥毫不掩饰地说道:“娘娘,玥儿蒙皇上和娘娘赐婚给了阿奕,自然也希望希姐姐同样能得一门好亲事。”

皇后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下定了决心,直截了当地开口问道:“本宫曾听闻,希姐儿在病重之时,君哥儿在她住的宫外守了好几日。玥丫头你实话告诉本宫,可有此事?”

南宫玥微微一怔,无论是内宅还是后宫,无论是夫人还是妃嫔,有些话都喜欢绕着弯子来说,皇后如此直接和坦然问出蒋逸希和韩公子的事,似乎是有了成全两人之意?

想到这里,南宫玥索性也不加隐瞒地说道:“确有此事。韩公子很是担心希姐姐,希姐姐当日陷入昏迷后,韩公子甚至不顾会染上疫症而闯入室内。”

南宫玥一边说一边留意着皇后的神色,见她的眼中露出一丝喜色,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蒋逸希乃国公府的嫡长女,本是联姻的最好人选,只是现在她坏了子嗣,若再为了联姻而成亲,将来恐怕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皇后显然还是心疼她的,想为她寻一门好亲事,至少让她下半辈子不要过得太苦。

皇后缓缓点了点头,心中已经有了决定,笑着向南宫玥说道:“你也去桃花林逛逛吧,不然,本宫怕奕哥儿要过来找本宫要人了。”

南宫玥不好意思地笑了,福身道:“那玥儿就先告退了。”

桃花阁很快就变得静悄悄的,皇后思索了许久,开口说道:“桂嬷嬷,陪本宫去去桃花林走走。”

桂嬷嬷应声,扶着皇后起身,出了桃花阁。

今日不仅是为了皇子们选妃,更为了给他们纳妾,自古以来,娶妻娶贤,纳妾纳色,皇帝不想委屈了自己的儿子,也希望他们看着满意了。只不过男女大防,姑娘们在游桃花林的时候,脸上还是会戴着薄薄的面纱。

于是,种种偶遇就在桃花林里发生了。

同样,也发生在了桃花林最偏僻的一角,只见有两个风姿绰约的男女正面对面而立,女子一身绯色的长裙,袖口上绣有大朵的梅花,她的裙子用了特别的料子,显得格外飘逸,随风而动,让她有如降临凡间的仙子一般娇艳而又脱俗。

身着月白长袍,身形颀长,面若温玉的韩凌赋目不转睛的望着她,眼中的爱慕显而易见。

每一次见白慕筱的时候,她都会有不同的风采,有时如烈焰一般张扬,有时如白莲一样清纯,有时就好似现在,飘飘欲仙,如同仙子一样,总能够在韩凌赋的心里留下深刻的烙印,他早就已经无法忘记她了。

“筱儿。”韩凌赋爱恋地望着她,试图去牵她的手,却被白慕筱挣开了。

白慕筱退了一步,直视着他说道:“三皇子,还请自重。”

“筱儿?”韩凌赋不解地问道,“你这又是为何?”

白慕筱傲然而立,说道:“殿下,您既要迎娶正妃,就无须再与我有所瓜葛了。”她是应着韩凌赋的约而来的,只想与他把话说清楚。今日到榆林宫来的目的白慕筱很清楚,他就要娶正妃了,而那个人绝对不会是她。

说到此事,韩凌赋也隐隐有些不快,若非因着那些市井流言,皇帝又怎么将纳妃一事提前呢。

“筱儿。”韩凌赋有些不赞同地说道,“你怎可如此心急,将这件事情传得沸沸扬扬?若非如此,父皇也不会匆匆就要定下我的婚事。”

白慕筱难以置信地望着他,脱口而出道:“殿下以为市井流言是我所为?”她嘲讽地笑道:“殿下实在太不了解我白慕筱了。……既然在殿下眼中,我是这样一个人,那当初的约定我们不提也罢!”

白慕筱说着一甩袖,转身就走。

别人不信她倒也罢了,没想到,就连韩凌赋也误会她。既然在他眼里,自己是这样的女子,那这段感情不要也罢!

韩凌赋见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上前拉住她,说道:“筱儿……”

白慕筱拼命地挣扎着,可是却挣不开他,于是便索性放弃,平静地望着他,含怒地说道:“殿下还想如何?”

“筱儿,是我错了。”韩凌赋完全放下了皇子的脸面,说道,“我不该误会你。”

韩凌赋此时也觉得自己太不应该了,白慕筱是那样的高洁,就如同冰山上的雪莲,他可是求了好久,才让她答应成为自己的正妃,又岂会像那些胭脂俗粉一般为了攀附皇子而不择手段。

白慕筱有些心软,韩凌赋乃是皇子,他的身份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然而在自己的面前,他却从来没有摆过任何架子,从来都是站在与自己相对等的位置。白慕筱可以确信,他是真得喜欢自己,只可惜,在世人的眼中,他们是不相配的。

白慕筱眸光微动,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无论殿下信或是不信,流言之事非我所为。”

“我信。”韩凌赋忙不迭地说道,“我当然信你。”说着,他更是解释道,“我只是太着急了,父皇前日把我宣去训斥了一顿,之后我就听说皇后定下了这榆林宫之行……筱儿,我真得只想娶你一个人!”

白慕筱幽幽地说道:“殿下这又何苦呢。我们如此不般配……”

“不!”韩凌赋连忙说道,“我们当然配,你相信我,哪怕父皇这次指了婚,只要一日没有成亲……不,就算是成了亲,我都不会放弃的,我会让你名正言顺的嫁给我,成为我的正妃!”

“殿下。”白慕筱义正言辞地说道,“筱儿不愿与别人共侍一夫。”

韩凌赋的脸色暗淡了下来。

“殿下,筱儿与你有缘无份。”

韩凌赋拉着她的手,略带祈求地说道,“筱儿,你再给我一些时间,一定会有别的办法的!”

白慕筱沉默着低下了头,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筱儿,我待你的心永远都不变。”

韩凌赋柔情蜜意的说着话,白慕筱也渐渐心软了,不由地给了他一个笑容。

两人谁都没有发现,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已经落入了他人的眼中,只见在距离他们不远处,南宫玥正津津有味的看着这一幕,而一旁的萧奕则注视着她的脸庞,不舍得挪开眼睛。

南宫玥心知两人必然会在榆林宫中私下见面,便早早就让萧奕替她盯着韩凌赋了,等她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白慕筱表示不愿意与人共侍一夫,如此算来,现在的时机倒是正好。

“阿奕。”南宫玥拉了拉萧奕的衣袖,压低声音说道,“咱们走吧。”

萧奕只要和她在一块儿,去哪儿都无所谓。

两人悄悄离开,也亏得韩凌赋找了如此偏僻的地方,两人的来去都没有让任何人发现。

南宫玥向着萧奕眨了眨眼睛,说道:“你可知皇上现在在哪儿?”

萧奕笑着说道:“你随我来。”

萧奕完全没有问她为何要坑三皇子,也丝毫不在意她的意图,这让南宫玥的心里很舒坦。

南宫玥并没有打算隐瞒,主动开口说道:“这些日子王都的流言是我命人传开的,这流言倒也不假。本来这事我懒得掺和,只是,我这白表妹为了嫁三皇子为正妃,便想让我大伯父过继她为女儿。南宫家在这大裕朝本就过得战战兢兢,如此行径只会让皇上有所忌惮。而且……”她毫不掩饰的说道,“我不喜三皇子与白慕筱。”

萧奕从来没有把韩凌赋看在眼里,更何况他还差点陷害臭丫头去和亲。萧奕闻言不由暗暗计算着,哪天再去坑这韩凌赋一把来让他的臭丫头开心。

两人说着话,就看到穿着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皇帝正在不远处与皇后一同赏花。

两人走了过去,向帝后行了礼之后,就听皇帝心情不错的向着皇后说道:“皇后你瞧,这两个孩子还真是般配。”

皇后含笑颌首道:“也是皇上您指婚指的好。”

皇帝笑了起来,“说的也是。朕可真是羡慕镇南王,有这么好的一个儿媳妇。”

“皇帝伯伯。”萧奕笑吟吟地说道,“您很快也要有自己的儿媳妇了。侄儿方才还见到三皇子与一个姑娘在那里说话呢,看起来也挺般配的呢。”

“哦?”皇帝饶有兴致地说道,“是哪位姑娘?”

萧奕理所当然的说道:“侄儿哪儿认得别的什么姑娘啊,阿玥会不高兴的!”

皇帝微微一怔,龙颜大悦的哈哈大笑,调侃着说道:“朕倒是不知道,这玥丫头还是个河东狮呢。”

南宫玥一脸羞怯的低下头,又不服气瞪了萧奕一眼,这副小儿女的情态让皇帝看得更是愉悦,心情很好的说道:“皇后,不如同朕一起去瞧瞧,那个和三皇儿聊得甚欢的姑娘是谁吧,若是合适,就随了三皇儿的意便是。”

“自然是好。”皇后温顺的应了,“奕哥儿和玥丫头就陪着咱们一块儿走走吧。”

萧奕和南宫玥自然是应了,伴驾而行。

说话间,帝后一行就向着桃花林的另一面走去,他们倒也没想着一定要找到韩凌赋,毕竟这桃花林如此之大,想要偶遇也不容易,带着这两个孩子赏赏花倒也不错。然而在萧奕有意无意的领路下,他们还是向着韩凌赋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不多时,透过茂密的桃花林,皇帝率先看到了韩凌赋的背影,果然是与一个姑娘在一块儿。

皇帝心情不错,向着其他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悄然走了过去。

萧奕向着南宫玥眨眨眼睛,一副求夸奖的模样,南宫玥抿唇一笑,拉着他的衣袖轻轻摇了摇,萧奕顿时眉开眼笑。

“……殿下,若是皇上不赞同你我的婚事,你就放弃吧。即便是在民间,婚事也不是两个人事,而是两个家族的事。”白慕筱的声音伴随着风传了过来,“筱儿不想因着此事,而影响到殿下的前程。”

“筱儿,你能如此为我着想,实在是我的福气!”韩凌赋微微拔高嗓门,真诚地说道,“但我对你亦像你对我,我又怎能轻言放弃?”

“殿下请听筱儿说。”白慕筱轻叹着说道,“皇上的圣宠对于殿下而言很重要,若是为了筱儿而触怒龙颜,这不值得。”

“这当然值得。”韩凌赋情意绵绵地说道,“筱儿,为了你,无论做任何事都是值得的。哪怕父皇不同意,我也不会放弃的……”

“不会放弃?”

皇帝含怒的声音让两人不禁一惊,一回头才发现,竟发现皇帝不知何时竟然来了,也不知道到底听到了多少。韩凌赋脸上一白,还来不及开口,就见皇帝怒目直视着他说道:“朕前日与你说了什么,你全忘了吗?就为了这么个女子,你竟然就想忤逆朕?”

忤逆!

若是认下了这个名声,一个被皇帝亲口责为“忤逆”的皇子哪里有可能成为太子,乃至于以后登基为帝呢!

韩凌赋彻底的慌了,赶忙跪了下来,惶恐地说道:“儿臣不敢!”

白慕筱也随之跪在了韩凌赋的身侧,微微垂下头,没有说话。她自知身份,在这个时候,没有她说话的资格。

“不敢?朕看你是被这个下贱的女子给迷了心窍,把朕的话都当作耳旁风了!”皇帝冰冷的声音传入了白慕筱的耳中,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并非是因为龙颜震怒而恐惧,而是屈辱!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这么卑微的跪在地上,任由旁人毫不怜惜的辱骂。皇帝甚至连看也没有看她一眼,就好像她只是一个卑微的蝼蚁,丝毫没有被他放在眼里。

她以为先前大伯父的责骂已是屈辱的极限,可是,和现在比起来,那实在算不上什么。

在皇家面前,她的脸面,她的尊严,根本不值一提!

“请父皇恕罪。”韩凌赋的额头触在地上,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恕罪?”皇帝冷笑地说道,“你要朕如何恕你的罪?或者说,你何罪之有?你口口声声说为了这个女人,做任何事都是值得的,朕偏不同意你们的婚事,你又待如此?”

“父皇。”

韩凌赋在最初的慌乱后,很快就冷静下来。

显然皇帝已经听到了他与白慕筱说的那些话,若是一味否认只会在皇帝面前留下敢做不敢当的印象,反而不美。倒不如认了下来!想到这里,韩凌赋抬起头来,惶恐地看着皇帝说道:“父皇,儿臣有罪,但儿臣确是心悦白姑娘不假,儿臣不敢欺瞒父皇。”

白慕筱有些愣住了,她强忍着屈辱跪在这里,本也是想瞧瞧韩凌赋究竟会如何选择,她甚至并不期望韩凌赋会为了她而反抗皇帝,可是,他却做到了,他真得做到了!……白慕筱心中一暖,她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应该为了身份,为了地位,为了不能嫁于他为正妻而屡屡的拒绝他,也许她应该退一步,给他们的未来一个机会。

“皇上。”白慕筱开口了,她的声音轻柔而又坚定,“民女知道民女不配,但感情的事并非是身份与地位所能够左右的。民女……”

哪怕她再怎么巧舌如簧,皇帝也不愿意多听半个字,一脸厌恶地命令道:“掌嘴。”

自有内侍应了一声,上前毫不留情的就是一巴掌。

啪!

轻脆的声音在白慕筱的耳际响起,痛彻心扉。

这不止是脸颊的痛,而是一直痛到了骨子里,血肉里,灵魂里……

白慕筱死死地咬着下唇,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

“父皇。”见白慕筱挨了打,韩凌赋的心都在痛,他膝行着上前,重重磕了一个头说道:“是儿臣的错,求父皇不要怪罪白姑娘。”

皇帝一脸的失望,失望他所得意的皇子竟然会看上一个身份地位与之明显不符的姑娘,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为君者的大忌。但是对于他的毫不否认的态度,皇帝倒是有些赞赏的,想来这个儿子只是太过年轻,才会如此被轻易的迷了心窍。

一旁的皇后看着这一幕,也注意到了皇帝神色的变化,忽而开口劝道:“皇上请息怒,三皇儿毕竟年纪尚轻,正所谓’知好色,则慕少艾’,待成了亲之后,就会好的。”她一脸温柔地向跪在地上的韩凌赋说道,“三皇儿,你也太不懂事了,你若真喜欢白姑娘,求你父皇把她赐给你便是,何苦要弄得如此呢。”

皇帝皱了一下眉,说道:“皇后,你这是何意?”

“皇上。”皇后含笑着说道,“白姑娘虽身份低微,难以为皇子正妃,但若是侧妃恐也妥当。”

皇帝不屑地说道,“就一小小的民女,还想为皇子侧妃,简直不自量力。”

白慕筱的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修整的圆润的指甲死死地抵在掌心。

皇帝和皇后所说的每一句话,就如同一把刀子一样生生在她的心间剜过,痛得连心都在滴血。

这些就是所谓的贵人吗?在他们的眼中,自己就这样的微不足道!曾几何时,她并不在意所谓的身份与地位,也曾经想过用自己的智慧和双手就能够谋取到想要的一切,然而现在,这个残酷的现实却在告诉她,她太天真了!

脸颊很痛,可是她的心更痛,她的尊严正在被他们践踏,被他们一层一层的剥开,裸露在外。

“皇上。”皇后依然温婉地说道,“若是侧妃也不合适的话,不如就妾吧。三皇儿也长大了,身边也总得有人服侍。既然三皇儿如此喜欢她,把她给了三皇儿也就是了。”

若只是妾的话,倒也无所谓身份与地位,皇帝思索了一下问道:“小三,你可是真喜欢她?”

“是的,父皇。”韩凌赋一脸真诚地说道,“儿臣对白姑娘是真心的。”

皇帝厌恶地看了跪在地上的白慕筱一眼,随口说道:“既如此,就给你为妾吧,待你开府娶了正妃后再抬进府好了。”

妾?

白慕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的终身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定下来,而且还仅仅只是一个妾?!

“不!”白慕筱不甘心地开口道,“皇上,您岂可如此……”

“怀仁,朕不想看到她。”皇帝打断了她的话,并下令道,“带上去,让白家好生管教,免得日后不知分寸的在皇子后院搅风搅雨。”

皇帝并不知道白慕筱已随母大归住在南宫府里,日理万机的她,哪有功夫去理会一个小姑娘住在哪里。皇后倒是知道一二,可也不打算提醒,只是含笑着站在皇帝的身侧。

刘公公一挥手,立刻就有两个内侍上来,捂着白慕筱的口唇把她拖下去,很快便消失在了桃花林中。

南宫玥的唇角微微扬了起来,白慕筱实在太天真了,天真到根本不懂何为尊卑分明!前世自有韩凌赋护着她,而现在的韩凌赋却根本护不了她!

一切已经与前世不同了!

白慕筱既不愿为妾,那就让她尝尝为妾的滋味吧!

皇帝看了一眼还跪着的韩凌赋,向皇后说道:“皇后,回桃花阁吧,今日就把他们几个人的婚事定下来。”

皇后温婉地应了一声,“是。”

皇帝与皇后回到了桃花阁,而萧奕和南宫玥则在他们俩的默许下去了桃花林游玩。

不多时,待帝后二人商量妥当后,便有宫女内侍将在桃花林中的姑娘与皇子、宗室们唤了回去。

皇帝当场下旨,为三位皇子各自指了正妃与一位侧妃,又选每人选了两个妾,就连韩凌赋也不例外,皇帝并没有因为已经把白慕筱给了他,而减少他的妾室名额。

随后皇帝又笑着看向韩淮君说道:“……还有君哥儿,你也到了适婚的年纪了,朕就把皇后的侄女希姐儿指给你如何?”

皇帝在听闻皇后想将蒋逸希配给韩淮君的时候很是一怔,毕竟韩淮君只是庶子,可想想两人确是郎才女貌,倒也爽快的应了下来。

韩淮君的脸上露出了难言喜色,上前跪了下来,说道:“臣韩淮君谢皇上龙恩。”

皇帝爽朗的笑了,又看向蒋逸希说道:“希姐儿,你可愿意?”

蒋逸希对韩淮君自是有情,可是她自知子嗣艰难,又怎能连累到他呢……她犹豫了一下,正要起身,坐在她身侧的蒋逸悠却是快了一步,一脸恐慌地拉着她的手说道:“大姐姐,你可不能糊涂,这可是欺君之罪啊!”

皇后顿觉不妙,正要开口,皇帝却拦住了她,皱眉道:“你说什么?”

蒋逸悠似是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无措地说道:“臣女、臣女……”

“说!”

蒋逸悠顿时害怕地跪倒在地,支支吾吾地说道:“臣女不敢欺瞒皇上,我大姐姐她因疫症坏了身子,日后子嗣艰难,岂可配与宗室……若隐瞒不报,这可是欺君之罪!”

蒋逸悠声音如平地惊雷,在桃花阁所有人的耳边响彻。

------题外话------

致腾讯书城的读者们:每天更新8000字—9000字左右,按书城每一千字5书币的价格,合计为40—45书币。从前被同步到书城后,一章会被系统自动分成7—9小章,每小章只有1000—1500字,所以才会是5—7书币一小章(以前每一章的标题后面都会有1、2、3……等),现在系统不分章了,每章按实际字数8000—9000字来计费的。我没有少更,更没有提价,谢谢!

——

感谢订阅!谢谢大家送的月票,这个月的月票数量太让人惊喜了!

谢谢!

玉瑾郡主送了6颗钻石;

張萌芽送了5朵鲜花、QQ13da24ae734c89送了9朵鲜花、竹轩娅夏送了1朵鲜花;

书城:李漂亮打赏388书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