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踏青/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明白的,希姐姐。”南宫玥一霎不霎地看着蒋逸希,“我不会劝你抱养姨娘或通房的孩子。正像你说的,两个人若是真的彼此喜欢对方,就绝不会愿意再有别人来分享这份感情。换作是我也一样,我喜欢阿奕,所以我不可能会贤惠的去接受姨娘和通房,哪怕会被冠上善妒之名也无妨。日子不是为了别人而过的。”

蒋逸希笑了,她们两人的想法竟是如此的相近,难怪与南宫玥在一块会她觉得很舒坦。

“只是,蒋姐姐。”南宫玥继续问道,“你可知道韩公子是怎么想的?你有问过他吗?”

蒋逸希微微一怔,错愕地眨了眨眼。

“希姐姐,当日在猎宫,我们还没有找到日目草的时候,凡是染上疫症都逃不了一个死字。可是,韩公子却在你病情恶化的时候毫不犹豫地闯进了屋里,他为了你连性命都不顾了。”南宫玥沉静地看着她说道,“子嗣固然重要,但是面对这样一个能够为你舍弃性命的人,你不觉得应该给他一个机会,与他面对面,堂堂正正的把话都说开吗?……最多也不过是和现在一样的结果。”

若非韩淮君在猎宫时为了蒋逸希不顾生死,南宫玥绝不会这样劝她,毕竟这世上女子总是过的艰难,稍有不慎就会毁了一生。但是,韩淮君与蒋逸希之间的情感他们都看在眼里,子嗣之事虽然重要,这到底是两个人的事,不应该由蒋逸希单方面地做下自以为是为韩淮君好的决定。

若是喜欢他,就该尊重他,相信他!

若是他真的值得你喜欢,那么他也该回以同等的尊重,否则这个人又如何值得你付出真心!

蒋逸希久久没有说话,脸上若有所思,而南宫玥也没有催促她,毕竟这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决定的小事……

一个时辰后,众人的车驾终于到了日汤山脚。

南宫玥和蒋逸希的马车才刚刚停下,就听到了外面传来大黑、默默和几条小狗轻快的叫声,气氛很是愉悦。

两个姑娘相视一笑,相继下了马车。

这时,才刚到巳时,四月的上午还是比较凉爽,舒适,这绿意浓浓的郊外更是让人不由地放松下来。

“汪!汪!”

南宫玥一下马车,就见四只小狗聚集在一棵大树下,排排坐地仰首对着树上叫唤着。小灰正停在树上,骄傲地看着下方的小狗仔们,那不屑的眼神仿佛在说,有种你们就上来啊!

“汪!”

小狗们兴奋地叫着,尾巴激烈地甩个不停,意思是,你快下来啊!

可是小灰哪里会那么傻,淡定地停在树枝上,时不时地轻啄着自己身上的灰羽。

这一鹰四犬就僵持在了那里。

对于南宫玥而言,最大的问题是小灰怎么会被放出来了?

她眉头一扬,朝百合看了过去。这鹰有凶性,她院里的大部分丫鬟还是有些害怕小灰的,平日里除了她自己,基本上是百合和画眉自动请缨在照顾小灰。

这一次出来,南宫玥本也是为了带小灰去山林间放放风,但是小灰不止是和小白不对付,跟大黑的儿子皮蛋也不对付,每日不是狗追鹰,就是鹰追狗,谁胜谁负基本是五五之数。

考虑到此行狗多,所以南宫玥就吩咐百合先将小灰关在笼中,想着待会儿避开小狗们,和萧奕专门找个地方去放鹰。

可谁知这一幕还是发生了——

有了兄弟姐妹们壮大犬方的声势后,皮蛋“汪汪”叫得更欢乐了。

百合无辜地耸了耸肩,“三姑娘,我也不知道小灰怎么打开笼子的……该不会是皮蛋干的吧?”百合睁眼说瞎话,毫不脸红地栽赃道。反正皮蛋也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

南宫玥无奈地摇了摇头,倒也没真的生气,反正小灰总要放出来玩玩的,早些晚些倒也没太大区别。

“阿玥,”萧奕走了过来,脸上是满满的笑容,“我们先原地歇息一炷香再……”

话说了一半,就被后头的云城打断了:“玥姐儿,希姐儿,这难得的大好天气,我们一块儿爬山去。”说着她还看了萧奕一眼,故意道,“你们年轻人不至于才骑了一个时辰的马就支持不住了吧?年纪轻轻的,身子怎么这么虚啊!”

南宫玥心里偷笑了一下,然后走到云城身边,挽起她的胳膊道:“长公主殿下,玥儿与您一起。”

云城得意地瞅了萧奕一眼,拉着南宫玥一块称朝咏阳走去,心里还在惋惜着:玥姐儿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被皇帝指给奕哥儿了呢?可怜了自己家的柏哥儿……明明是柏哥儿跟玥姐儿更为般配,也不知道皇帝弟弟是哪根筋搭错了!

傅云雁、傅云鹤、原令柏,还有南宫昕此刻都围着咏阳,五人不知道在说什么,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傅云雁一看到南宫玥走近,便兴奋地朝她招了招手,道:“阿玥,要不要跟我们一起比赛爬山?”

南宫玥欣然点头,并问道:“怎么比?”

傅云雁忙解释了一遍,两个姑娘都没注意到原令柏的脸色有点难看。

原令柏暗暗地瞪了傅云雁一眼,觉得她真是出得什么馊主意,他们比赛也就罢了,何必叫上摇光郡主呢!每次跟摇光郡主比赛,自己肯定倒霉!

原令柏小心翼翼地瞅了瞅萧奕,却正好与他四目相对,萧奕似笑非笑,仿佛在说,小柏,你懂的!

原令柏整张脸都僵住了,心里又把傅云雁给抱怨了一遍。

萧奕这时笑眯眯地说道:“干脆我们换一种比赛方式和规则吧。”

一句话让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他身上,萧奕继续道:“光是爬山姑娘们体力不济,总是有些不公平……”

他这么一说,傅云雁立刻不服气地挺了挺胸膛,道:“谁说我们女子不如……”

萧奕还没说话,原玉怡已经笑道:“六娘,我们知道你身手不凡,堪比男儿,但你总要考虑一下我、希姐姐和玥儿吧。?”说着她朝萧奕看去,“奕哥哥,你有什么主意?”

萧奕的目光穿过众人落在了后方那四条已经停止吠叫,目光却还是灼灼地注视着小灰的黑色幼犬道:“难得带了大黑它们出来玩,干脆就和它们搭组比赛如何?”

“这倒是有趣!”原令柏眼睛一亮,觉得这个主意可以让傅云雁见识一下自家的黑子绝对不胖,是壮!而且要远比它的兄弟姐妹神勇!

咏阳也觉得这个主意适合孩子们一起玩,含笑道:“阿奕,你这孩子,一说到玩,就这么多主意。那就上我就来给你们叫口令好了。”

众人纷纷叫好。

接下来,四条幼犬自然是分别跟着他们的主人:萧奕、南宫昕、原令柏和傅云雁,至于大黑和默默则被调配给了傅云鹤和原玉怡,南宫玥则在咏阳的提议下,带着小灰一起参加。蒋逸希自动弃权。

比赛规则是主人不能用项圈、绳索什么的牵着自己的犬,不能肢体接触它们,只能用言语来下令,也算是增加比赛的难度和趣味。

咏阳发出口令后,众人与黑犬们纷纷往山上出发,细犬是一种极聪明的猎犬,所以除了天空中有天然优势的小灰,一开始猎犬们都是一马当先地往前冲去,傅云雁、原令柏几个好胜心强的,更是冲得厉害,没一会儿,身影就淹没在树林中。

萧奕和南宫玥都没打算争胜,便与蒋逸希、云城和咏阳他们慢悠悠地在后方走。

咏阳见状,故意笑呵呵地说道:“阿奕,你是男孩子,没必要迁就我们几个。既然都一起玩了,就该像柏哥儿他们一样尽力而为才是。”

“咏阳祖母,您听说过龟兔赛跑的故事吗?这一时的快,也不代表就能获胜。”萧奕看来说得头头是道,心里想的却是:他提议这次踏青,本来就是为了和臭丫头出来玩玩,比赛什么的就是为了赶走那些碍眼的家伙罢了,谁会傻到真的跑去争第一呢!

“石头,你说是不是?”他唤了前方撒欢前行的黑犬一声,黑犬石头懵懂地转回头,“汪汪”叫着,仿佛在认同他似的,然后就欢乐的往前扑蝶去了。

其他人当然知道萧奕是睁眼说瞎话,似笑非笑地看了南宫玥一眼,看得她粉面微红。

接下来几人继续闲适地往山上而去,到了近半山腰的时候,就听到原令柏无奈的声音:“黑子小祖宗,你好歹动一动啊?都休息了一刻钟还不够吗?”

南宫玥几人互看一眼,嘴角都染上了笑意,萧奕得意洋洋地卖弄了起来:“咏阳祖母,你们看我说得没错吧,这起头快,也不代表就能赢!”

他们沿着蜿蜒的石梯向上,很快就看到原令柏正无奈地蹲在地上,而他跟前,黑子正懒洋洋地瘫在地上,一动也不肯动。

原令柏还没看到后面的南宫玥他们,威胁道:“黑子,你要是再不走,回去我就给你减一半肉!”

一听到要没肉吃,黑子一下子站了起来,谄媚地摇了摇尾巴。

“噗嗤——”南宫玥终于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这还是真是犬似其主人。

一旁的云城几乎要掩面了,柏哥儿他还真是……绝对不是像自己!都是驸马的错!

南宫玥这一笑,原令柏回头便看到了他们,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而黑子却欢快极了,眼里只看得到自己的小伙伴,它和石头互相闻了闻,然后便一前一后地往山上跑去。

“黑子等等我!”原令柏抛下这一句,有些狼狈地借此溜了。

可是他逃得一时,却逃不了一炷香,不到一炷香,南宫玥和萧奕等人又在半山腰看了瘫在地上不走的黑子和一旁无力的原令柏,这一次原令柏在云城鄙视的眼神中,被众人抛在了后面。

日汤山其实不太算高,南宫玥等人又走了一炷香,便已经能清晰地看到山顶的凉亭。

没过多久,他们遇上了默默和气喘吁吁的原玉怡,队伍因此又壮大了一些……等一行人抵达凉亭时,傅云雁、傅云鹤和南宫昕已经等在那里了。

傅云雁见原令柏没跟上来,先是取笑黑子果然是养得太胖了,跟着又笑吟吟地找咏阳讨赏说:“祖母,今日第一名是我哦!你要奖励我什么?”

傅云鹤不服气地说道:“要不是大黑惦记着默默和怡表妹,我怎么可能会输!”

“规则可是事先说好的!二哥你还输不起啊!”傅云雁不以为意,反正无论怎么赢的,她赢了就好。

两兄妹说着说着就斗起嘴来,看得咏阳直摇头,但眼里却是满含笑意。她这个年纪最喜欢看到的就是子孙和乐。

就在这时,一道灰影突然从亭外飞了进来,“砰”的一声,扔下一个东西,把众人吓了一跳。

待看清那东西竟是一只血淋淋的山鸡时,原玉怡和蒋逸希怕的撇开脸不敢去看。倒是傅云雁兴奋地鼓掌道:“小灰真厉害,我的第一名就让给它好了!”

她说话的同时,小灰早已经又飞了出去,在碧蓝的天空中盘旋了一圈后,停在了一棵大树上,用俯视众生的眼神看着亭中的众人,仿佛在说:你们不会打猎的凡人,朕就好心送你们一点猎物好了。

“汪!”不知道是哪只小狗第一个叫道,跟着其他的小狗也一起吠叫起来。

傅云雁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道:“没想到这里竟然有山鸡!阿昕,我们一起打猎去!上次秋猎你没去,这一次一定让你见识一下我狩猎的本事。”傅云雁说是风就是雨,从丫鬟手中接过弓箭,就拖着南宫昕,带上这里的几条狗,像一阵风似的跑了。

只留下咏阳摇头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对着云城叹道:“再过两年都要及笄的人了,还是跟小孩子似的。”

云城也是看着傅云雁和南宫昕的背影,却是若有所思,掩嘴提醒道:“这孩子不知不觉就大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咏阳怔了怔,又朝两人离去的方向看了看,虽然他们的身影早已被树林淹没,但咏阳还是久久没有收回视线。难道说……

“二哥!”原玉怡在一旁挥了挥手叫道,打断了咏阳的思维。

众人顺着她的视线一看,只见原令柏正气喘吁吁地从他们上山走的那条小径探出了脑袋,随着他渐渐接近,众人才发现他怀里还抱着黑子,累得是满头大汗。一到山顶,他就迫不及待地把黑子往下一丢,黑子稳稳地落在地面上,摇着尾巴,热情地朝原玉怡跑来,看得其他人都失笑出声,傅云鹤更是直接笑得捂住了肚子,就差没原地打滚了。

原令柏心里觉得自己真是交友不慎,这些人一个个都没有同情心!

云城无力地扶额,心里默念着:都是驸马的错!驸马的错!

众人笑着聊着玩闹着……没过多久,傅云雁、南宫昕和大黑他们打猎归来,他们的收获还算不错,打到了三只山鸡,两只野兔和一只野鸽,据说其中一半是狗狗们的成果。

小狗们欢乐地对着树上的小灰炫耀起来,那一阵阵此起彼伏的犬吠声再次将众人包围。

而咏阳则看着傅云雁和南宫昕,眸中闪过一抹深思。

见众人都没有在注意他,萧奕悄悄地挪到了南宫玥身边,压低声音说道:“臭丫头,皇上赏给咱们的两个庄子就在山脚下,一会儿,咱们偷偷过去瞧瞧。”

“好啊。”南宫玥笑着应了,学着他的样子,小声说道,“现在就走?”

萧奕的笑意一直弥漫到眼底,忙不迭说道:“好……”

萧奕趁机拉住了她的手,见她没有挣开,笑容更加灿烂,两个人就这样偷偷摸摸地与众人越离越远……

咏阳早就注意到了萧奕的小动作,好笑地看了一会儿,才轻咳两声,出言说道:“阿奕,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呢?”

两个人的脚步一顿,正当萧奕决定把偷溜改成明逃的时候,咏阳又笑着继续说道:“阿奕,我记得你在这附近有两个庄子,不如带我们一块儿去,把这些野味给烤了。”

“好啊好啊!”傅云雁最是兴奋地拍着手,随后她的目光停在了萧奕和南宫玥两人牵在一起的手上,故意眨了眨眼睛,说道,“阿玥,奕哥哥,你们该不会想撇下我们自己去吧。”

偷溜行动宣告失败!

萧奕一脸失望,南宫玥脸红的放开了他的手,想了想后,又忍不住“噗哧”轻笑了出来。

虽说男女大防,但这两人毕竟是定了亲的,咏阳和云城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傅云雁等人则有趣地把南宫玥拉了回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调侃了起来。

一行人就这样说说笑笑的下了山……

萧奕的庄子离日汤山不远,到了山脚后,马车行了一刻钟便到了,而这时刚过午时,爬了一上午的山,众人已经是饥肠辘辘。

庄子的管事早就得了消息,给他们备好了午膳。除了傅云雁自告奋勇地去做叫花鸡,其他人先热热闹闹地吃开了,虽然是粗茶淡饭,手艺也不算精致,但胜在材料新鲜,众人都吃得津津有味。

这一顿午膳足足吃了近一个时辰,午膳后,年轻人都有些坐不住了,傅云雁笑吟吟地问:“阿奕,你这庄子里可有什么好玩的?”

“这庄子虽没什么好玩的……”萧奕笑着,目光却移向南宫玥,显摆道,“倒有一处温泉!”

“温泉!?”

一听到温泉,众人都是双眼一亮,兴致勃勃,其中也包括南宫玥。

见状,萧奕心里暗暗得意,嘴角翘得更高,心道:他就知道臭丫头一定喜欢!等一回王都,他就把这庄子的地契给她送过去!

“咏阳祖母,长公主殿下,”南宫玥转头对咏阳和云城道,“泡温泉益处甚多,不仅可以缓解疲劳,美白肌肤,而且对很多疾病也有神奇的治疗效果。我们今日爬了山,倒是正好泡个温泉缓解疲劳,放松肌肉。”

南宫玥说到这里,不止是咏阳和云城心动,连蒋逸希、傅云雁和原玉怡也是跃跃欲试,这姑娘家哪有不爱美的,一听到温泉可以美白肌肤,几双眼睛都是闪闪发亮。

而原令柏更是迫不及待了,急性子地说道:“那还等什么,大哥,你快带我们去啊!”今天抱着黑子爬山,把他这条老命差点没交代了,胳膊酸得都好像不自己的了……等回府里以后,一定要给黑子减肥!

“原二哥,酒足饭饱后,不可以立刻下温泉,否则与健康无益。”南宫玥含笑提醒道,“我们先四处走走消消食,然后再去泡温泉吧。”

众人在庄子里的丫鬟带领下,四下闲逛着,当作消食,本来打算半个时辰后就去泡温泉,却不想一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断了所有人的计划。

“世子爷!世子爷!”

未时过半,一个管事急匆匆地走来,禀告道:“世子爷,王都刚刚来人了,说是奉皇上之命到此求见咏阳大长公主殿下,现在人正在正厅等候!”

闻言,众人不由面面相觑。

按照他们原本的计划,是打算当日就回王都,而皇帝的人竟然连这么半日都等不了,那想必是十万火急的大事了!

咏阳当机立断地道:“快引我过去吧。”

其他人心中都有些担忧,也没心思去泡温泉了,便一起随咏阳急忙前往正厅。

一个身穿铁甲铜盔的御林军正焦躁地在正厅中来回踱着步,一看到咏阳等人,便大步流星地冲到了厅外,单膝跪地,恭敬地行礼道:“见过大长公主殿下!”

“免礼!”咏阳抬了抬手,表情肃然,“皇上命你来有何要事?”她也没做什么,周身便露出一股慑人的威仪。

那御林军面色凝重地禀告道:“回大长公主殿下,皇上今日刚得到三千里加急的北疆军报,说是北境军与长狄首战失利,皇上请殿下尽快回王都,共同商讨战事!”

这个消息让众人都是心中一凛,两军交战关乎国家的命运,这可不是小事,更别说去年大裕与西戎的连连战败还历历在目……

一时间,众人心中都仿佛压了一座山似的,沉重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咏阳果断地说道:“我们立刻回王都!”

众人即刻行动了起来,没一刻钟就收拾好了行装,马蹄飞扬,车轮滚滚,急速赶往王都!

一回到王都,咏阳便立刻进了宫,而其他人则回了各自的府里,这封三千里加急让整个王都都陷入了一片沉寂。

当天夜里,萧奕就过来了,是来送庄子的地契的。

见他显摆的把放着地契的小匣子塞在了自己的手里,南宫玥不由抿唇笑了起来,仔细的收好了,并说道:“等过些日子,咱们再一块儿去。”

萧奕连连点头,心里暗暗决定,到时候谁也不带,就他和他的臭丫头两个人!

但想归想,没成亲前,想要两个人偷偷跑去庄子玩估计是不可能的……想到这里,萧奕又有些沮丧,要是能早点成亲就好了!

萧奕目不转睛地盯着南宫玥柔美的面庞,不由幻想着她穿起嫁衣来会有多好看。

南宫玥一转头就见他正看着自己傻笑,脸颊微红的斟了杯茶给他,便在美人榻的另一侧坐了下来,有些不自在地没话找话道:“阿奕,宫里可有什么消息吗?”

“还好,没想象那么严重,只是皇上他太小看长狄,估算不足,以至于兵力粮草都没能跟上,这才让本是必胜的一战弄到如此地步。”萧奕漫不经心地说道,“虽然现在再想要板回战局并不太容易,但是,长狄也讨不到什么好,最多不过是再僵持一阵子,失一两座城而已。就看皇上会派谁出征了。……其实小白说的对,咱们的皇上算不上是昏君,但也并非明君,大裕建朝才不过十来年,内忧外患不断,以皇上的手段,实在难以掌控全局。”

是啊……南宫玥暗暗的想着,前世算起来,大裕的朝政也才维持了不过三十年,就被萧奕夺下了。

也许这就是人时、地利、人和之故。

今生又会如何呢?

萧奕见南宫玥的神色有些暗淡,忙安慰着说道:“臭丫头,你不用担心,大裕还也远没有到会崩塌的地步。以后咱们也可以避回南疆。”他目光清澈,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不会让事情脱离掌控的。”

南宫玥扬唇笑了起来。

也是,根本不需要操心那么远的事,她已经得到前世所没有的幸福了,至于未来如何,只要和阿奕一起,一步一步慢慢走下去自然就会知道。

无论会遭遇什么,他们俩都会一同来面对!

……

三月匆匆而过,转眼就到了四月。

四月上旬,建安伯府迅速地给南宫府下聘,请期,最终将裴元辰和南宫琤的婚期定在了五月十五。

距离婚期不过月余,时间非常紧迫,林氏既要主持中馈,又要操办南宫琤的婚事,忙得不可开交。三月底已经出了月子的柳青清感觉身子恢复得差不多,便主动请缨地帮着林氏一起打点各项事务。

也幸亏南宫琤是府里的嫡长女,她的嫁妆早早的就置办好了,否则会更加手忙脚乱。

四月中旬,皇家传来一则则喜讯,先是大皇子大婚开府,跟着内务府又筹备起二皇子和三皇子的婚事,婚期分别定在了六月初以及八月初。

随着皇子们的婚期一一定下,其他的府邸也跟着这波喜事之风开始给自家的儿女安排起亲事,一时间,整个王都的喜庆生意倒是大大地红火了一回。

除了南宫琤的婚事外,对于南宫玥来说,最大的喜事还有一桩:表兄林子然盘了王都城南的一个小铺子,开了一家医馆。以林家的祖训,林家子弟在出师前需要独自经营医馆至少三年。因着医馆才刚刚开张,林净尘干脆也暂时留在王都,照看他一阵子。当然这个医馆是神医林净尘的嫡孙所开一事,被严严实实的瞒了下来。

祖孙俩在城南租了一座小小的二进宅子,一想到林净尘将在王都呆上一段时间,南宫玥真是做梦也要笑醒。

但是,有喜亦有忧!

北境军与长狄的战事正如萧奕所预判的陷入了胶着,也给王都上上下下蒙上了一层阴影,唯恐西戎之祸再次重演,至于长狄的亲王诚王则依然被软禁在了自己的府里,现在的待遇更是比之前又差了一筹。

时间飞逝而过,随着五月十五的渐渐临近,南宫琤变得越来越沉静,却并非忧郁,她就如同一枝空谷幽兰,静静地释放出属于自己的芬芳。

眨眼就到了五月十四,明日,南宫琤就要出嫁了……

------题外话------

非常感谢大家的月票,这个月的排名一直在破记录!\(▽)/

谢谢!

天地为大万物为小送了5颗钻石、摎jiu送了1朵鲜花;

书城:忘川打赏388书币、童太平打赏真爱红包。

非常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