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大婚/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天还没亮,南宫玥就感觉身旁一动,正打算起身却被林氏按了回去,“玥姐儿,你再睡会儿,今日你还有的辛苦,反正吉时在酉时,等用过了早膳,你再梳妆时间也绰绰有余。”

既然林氏这么说了,南宫玥也从善如流地躺了回去,就像林氏说的,今日还有的折腾呢!

又小睡了一觉后,天已经完全亮了,已经睡饱的南宫玥起身用了些吃食。这婚礼的过程繁琐冗长,今日的午膳晚膳她肯定是吃不上了,也只能现在稍微吃点垫垫肚子。

午时过半,几个丫鬟就伺候南宫玥沐浴,然后换上内务府送来的世子妃的大妆,这世子妃的礼服比普通嫁衣更加华丽繁复,红色的大衫,深青色织有金云霞凤纹的霞帔,穿在身上,哪怕是坐着也会觉得很辛苦。

没过多久,鹊儿就来禀告说,林氏和柳青清领着全福夫人过来了。鹊儿说话的时候表情有些怪异,可是南宫玥倒没多想,直到画眉把三人领进屋来,南宫玥才恍然大悟。

“世子夫人!”

南宫玥惊诧地想要起身行礼,却听对方笑吟吟道:“玥姐儿,你别起来了,今日你是新娘子,就好好坐着吧。”

南宫玥怎么也没想到来给做她的全福夫人竟然是蒋逸希的母亲,恩国公世子夫人。恩国公府家里四代同堂,世子夫人公婆俱在,又有儿有女有孙,确是个有福之人。

只是以世子夫人的身份,通常情况下,是很少有人能请得动她当全幅夫人的。

林氏在一旁微微笑着,为女儿感到荣耀。其实并不是林氏请来的恩国公世子夫人,而是对方主动提出的,当时连林氏都非常惊讶,立刻欣然接受。

南宫玥忍不住叹道:“希姐姐也太会瞒了!”蒋逸希昨天来给自己添妆,却一点也没提及此事。

世子夫人笑笑道:“是我叮嘱她别告诉你,免得你太过拘束多礼。”去年在猎宫,南宫玥救了蒋逸希,之后为了调理蒋逸希的身子更是费劲了心力,这些事世子夫人都一一记在心里,一直希望能为南宫玥做些什么,便干脆趁着她大婚主动请缨,尽一份心意。

南宫玥穿着礼服,不便行礼,于是微笑着颔首:“那玥儿今日就麻烦世子夫人了。”

“好了,你就别与我客气了。这吉时也快到了,玥姐儿,我来为你梳头吧。”世子夫人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南宫玥忙对镜端坐好。

世子夫人说是梳头,其实只是象征性地梳几下,然后便由百卉帮南宫玥盘了个圆髻。

跟着,世子夫人又细细地用一个红丝线为南宫玥绞了面,她原本就如月般皎洁白皙的脸蛋越发晶莹剔透,然后施粉涂朱,再戴上世子妃的礼冠。这礼冠上前后饰珠牡丹花、蕊头、翠叶、珠翠穰花鬓、珠翠云,冠上顶着七颗东珠,左右两边分别插着皇后赐的那对赤金五尾凤钗。

这礼冠极为华丽漂亮,做工精致得令人赞叹,宝光莹莹,映衬着南宫玥的小脸仿佛在发光似的,她如同一朵花儿绽放,娇艳欲滴……

自己的玥姐儿真的是长大了!一旁的林氏愣愣地看着镜中人,心中既欣慰又心酸。

“妹妹真漂亮!”

南宫昕的声音突然从后方响起,他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一向单纯得如一张白纸般的脸上此刻居然有些复杂。

“娘,怎么办?”他哭丧着脸向林氏看去,不舍地道,“我舍不得把妹妹嫁给阿奕了。”

他一句话让一旁的世子夫人嘴角微勾,双目含笑,却是让林氏红了眼眶。林氏又如何舍得把玥姐儿就这么嫁出去!

南宫玥看着镜中母亲的眼睛,亦红了眼。

见状,林氏急了,故作嗔怒地对南宫昕道:“你妹妹好不容易才装扮好,你可不许惹哭了她,哭花了脸,被人看笑话……”林氏强忍着心中的酸涩与眼中的泪意,拿帕子拭了拭眼角,“这大喜的日子,都不许掉泪!”

一见母亲和妹妹都红了眼,南宫昕有些手足无措了,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林氏打发着往前院去。

太阳渐渐西移,南宫府的不少亲戚女眷三三两两地跑来与南宫玥说话,这个夸着新娘子天生丽质,那个夸慧质兰心,另一个就夸她命好,一看就是做王妃的命……好听的话谁不爱听,林氏笑得合不拢嘴。

很快,门外隐约响起了噼里啪啦的爆竹声,紧接着,就有一个小丫鬟气喘吁吁地跑来,喊道:“花轿到街口了,花轿到街口了!”

大部分的女眷都迫不及待地跑出去看新姑爷,或者说,是等着看拦门的热闹。

镇南王世子迎亲,声势比之前大皇子迎亲的盛况有过之而无不及,百姓竟相围观。

神采飞扬的萧奕着一身大红色喜服,骑着系有红绸的高头大马,在一片喜庆的唢呐声中,向南宫府缓缓行去。

这鲜艳的大红色可不是普通的男子撑得起的颜色,可是在萧奕身上,却那么合适,仿佛一团炽热的火焰般,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流转着夺目的光彩,叫人心醉驰迷,光耀夺目,让周围的人全都黯然失色。

围观的大姑娘、小媳妇看得都红了脸,交头接耳觉得新娘子真是好命。

马背上的萧奕一夜辗转难眠,却还是精神奕奕,容光焕发。

一整晚,他想的都是今日娶亲的事,满脑子都是南宫玥的身影,她笑颜如花的脸,她柔滑细嫩的手,她的一言一语一嗔一怒……

他忍不住去想,披上大红嫁衣的南宫玥不知道会美成是什么样儿,想得抓心挠肺。

而现在,他很快就能见到了!

他就快要接他的臭丫头回家了!

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穿街走巷,吹吹打打,终于到了南宫府大门外。

南宫府大门外,张灯结彩,萧奕赏了红包,就被人欢天喜地地迎进了门,一路喜气洋洋地到了二门处,却是被人给拦了。

南宫晟、南宫昕、林子然和南宫昊几兄弟站在了二门外,后方的二门紧闭着。

萧奕身后的傅云鹤大步上前,熟稔地笑道:“阿昕,可要手下留情哦,可不要误了背你妹妹上轿的吉时哦!”

迎亲拦门,也不是真的要为难新郎官,一来是男方女方亲戚一来一往地热闹,让观礼之人也逗个开心;二来,才是看看新郎官的才华人品。

今日这女方的几位舅爷与男方一起来迎亲的几位公子都算相熟,因此你来我往的说话也随便,便多了几分逗趣,几分肆意,看得围观者时不时哄堂大笑,这喜庆的气氛也越发浓烈了……

二门处的热闹很快就传到了墨竹院,小丫鬟们都是喜气洋洋,眼眸闪闪发光,时不时地来报信,一会儿说三姑爷很是大方,进了大门就赏了几箩筐的银裸子;一会儿说花轿已经到了二门;再一会儿,又绘声绘色地说着大少爷、表少爷他们拦门时说了什么话,又出了什么题,而陪着三姑爷一起来的几位公子是如何应对,三姑爷又如何答题……

南宫府上一次嫁姑娘是南宫琤的婚礼,因为建安伯世子如今的特殊情况,因此没能有机会好好为难新郎官一番,甚至连婚礼的气氛都一直透着一种压抑的感觉,可这一次南宫玥的婚礼乃是皇帝赐婚,内务府帮忙操持,说起来那也是莫大的荣耀,阖府上下乃至奴婢都是挺直了腰板,喜气洋洋地忙前忙后。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眼看着二门那边还没放行,林氏不由有些着急了,忙吩咐鹊儿道:“你去前面看看,悄悄跟大少爷他们说一下,差不多为难一下就好了,耽误了吉时,那可就不美了。”

鹊儿立刻领命而去。

黄氏上前一步,阴阳怪气地掩着嘴道:“二嫂,这玥姐儿还没出嫁,二嫂就开始心疼我们三姑爷了。”

南宫琳忙不迭附和道:“二伯母,我想以三姐夫的才华一定没问题的!”

南宫琳笑得天真烂漫,好像真的觉得萧奕才华横溢似的,可是这整个王都谁不知道镇南王世子萧奕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啊!

南宫琳的眸光闪了闪,心里不由想起当初苏卿萍的婚礼上,宣平伯世子吕衍一气之下就甩手走人的事,这若是今日好戏再次重演,那可就好玩了。

柳青清在一旁暗暗摇头,不过这大喜的日子,也没人理会黄氏母女的拈酸做怪,很快,画眉又匆匆地来了,气喘吁吁地说道:“二夫人,花轿已经过了二门,正往这边来呢。”

林氏前一刻还想着不能错过这吉时,可是当画眉真的这么来报信的时候,她又觉得心头的一块肉仿佛生生地被剜走了一块,眼眶一瞬间就湿润了,对南宫玥道:“玥姐儿,你该走了。以后,你就是萧家的人了,虽然现在你公婆不在王都,但是你也要孝顺他们,该尽的礼数千万不可遗漏……”林氏本来觉得该说的话,昨晚已经说了,可是事到临头,又仿佛还有说不完的话需要叮嘱。

南宫玥心里亦是波涛汹涌,自她四年前重生以来,她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力挽狂澜,总算是保住了这个家,保住了母亲,保住了哥哥……如今,她终于要离开这个家了,雏鸟终将要离巢。

南宫玥拉住林氏的手,红着眼艰难地说道:“娘,别担心,我就在王都,我会常回来看你的。”

话虽这么说,但是这出嫁女以后回来哪有那么方便。

林氏心里自然明白,却也只能强忍悲伤,故作笑颜:“玥姐儿你可不许哭,刚刚我还说了你哥哥,要是被他看到我把你弄哭了,岂不是要笑话我!”

一旁的柳青清也是心里酸酸的,不由也拭着眼角。虽然她跟南宫玥认识也没几年,却已经一起经历了许多,变成了真正的家人。她可以想象如果她有妹妹,妹妹此刻要出嫁,自己大概就是这种心情吧。

南宫穆和南宫昕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屋外,听到屋里的声音,也很是不舍。不过毕竟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两人都是强忍着泪意。

虽然不想打破这温馨的气氛,但柳青清还是不得不提醒道:“二婶,吉时已经差不多了。”

林氏颔首放开了南宫玥,又替她整了整衣装,最后又说了一句:“玥姐儿,什么时候都要想着你自己……娘永远站在你这边!”

南宫玥差点又要哭出来,百卉和百合忙替她盖上了大红盖头,她眼前只剩下一片红艳艳的颜色。

南宫穆拍了拍南宫昕的肩膀,意思是该你了。

这时,百卉和百合扶着蒙上头盖的南宫玥走到了门边,南宫昕在门槛外蹲下了身,“妹妹,我背你上花轿。”心里是万分的不舍。

南宫玥在百卉和百合的帮助下,趴到了南宫昕的背上。

南宫昕小心翼翼地背起她,慢慢地向前走去,每一个脚步都是如此的稳健,仿佛他背的是世上最重要的东西。

他们身后跟着一溜串观礼的人,欢声笑语此起彼伏。

“妹妹。”南宫昕低沉的声音穿过那些嬉笑的喧阗声、嘈杂的鞭炮声,传进南宫玥的耳朵里,如此清晰,却又如此坚定,“妹妹,以后阿奕若是敢负你,你一定要回来跟哥哥说,哥哥为你出头!”

母亲送她出嫁,哥哥背她上轿,这几乎是前世的南宫玥想也不想的事,而这一世却统统圆满了!

夫复何求!

南宫玥眼中酸涩,眼前已经模糊一片,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好一会儿才用几乎快听不到的声音缓缓地应了:“好。”

她还想说什么,但话全都梗在了喉咙口,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这时,南宫昕终于到了轿前,丫鬟掀开轿帘,南宫玥就在喜娘的搀扶下和亲人们的祝福中被送上了花轿。

她不知道林氏和南宫穆在不远处并肩看着她,目光灼灼,甚至不舍得眨一下眼睛。

轿帘放下,掩盖了南宫玥纤细的身形,下一瞬,林氏眼眶中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震天的鞭炮声再次炸响,轿夫们稳稳地抬起了花轿,一摇一摆地上路了。南宫府距离镇南王府并不远,天还没全黑,迎亲的队伍已经在锣鼓声中抵达了镇南王府。

“噼里啪啦!”

鞭炮声又一次点响,花轿一停,新郎官射了轿帘后,南宫玥的手中被塞了红绸,被扶着出了花轿,全福夫人引导着她跨过钱粮盆,再跨过门槛,入了镇南王府。

萧奕也牵着红绸,时不时地看着红绸另一头的新娘,那春风满面的样子看得旁人都是会心一笑,真是好一对天造地设的佳人!

一片喜庆中,新郎、新娘入了喜堂里。

喜堂里,此刻人声鼎沸,亲眷、宾客已经在两旁坐定,等着观礼,唯有这象征父母双亲的主座空荡荡的。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镇南王夫妇远在南疆,就算是插了翅膀也没办法过来主办婚礼。

不过这婚礼上,男方的双亲都不在,也着实是怪异了一点,毕竟又不是人没了。

一时间,喜堂中观礼的人都是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有人说,这成亲以后等于也认不了亲,若是以后镇南王夫妇不认这门亲事,那摇光郡主岂不是尴尬了?

但立刻又有人说,这君命大过父母之命,既然皇帝下了旨,那镇南王夫妇不认也得认。怎么说这世子妃的圣旨御封的。

跟着还有人说,这镇南王世子还有没有命回来还不好说呢……

众说纷纭,好不热闹。

顶着红盖头的南宫玥一跨入喜堂,就感觉到这里的气氛有些不对……

但是她也不能挑开盖头,只能随着男方的全福夫人的指示,顺着红绸牵引的方向往前走。

待走到喜堂中央,却没有听到傧相吆喝拜天地的声音,她越发觉得不对,微微地拉了拉红绸,想问萧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皇上驾到,皇后驾到!”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喜堂都炸开了,众人都没想到皇帝居然如此给镇南王世子和摇光郡主脸面,竟亲临婚礼了!

帝后来了,众人自然都跪下恭迎圣驾,其中也包括一对新人。

皇帝和皇后很快在众星拱月中走进了喜堂,众人齐呼万岁,皇帝豪爽地笑道:“众卿都免礼,起来坐吧。今日不论君臣,朕和皇后是以伯父伯母的身份来给镇南王世子和摇光郡主主婚的,众卿都不必太过拘束。”

众人自是应声,纷纷坐下,心中都是起了一番惊涛骇浪。帝后竟然亲自来为臣子主婚,可是从未有过的事,甚至就连皇子都未必能让帝后主婚!这未免有些恩宠过甚吧?

虽然心里很是腹诽了一番,可是皇帝在场,却也没人敢妄议什么!

婚礼继续进行,一对新人就在众人或羡或妒或惊的眼神中拜了天地。

待傧相宣布礼成后,南宫玥心中方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她终于和萧奕成婚了。这一世,她真真正正地走上了和前世不同的道路!

她手中的红绸被牵着另一端的人轻轻地拉了一下,仿佛在提醒她什么,她这才回过神来,萧奕肯定是早知道皇帝皇后要来主婚的事吧,居然也不提前跟她说一声!

在全福夫人的指引下,南宫玥与萧奕一起出了喜堂,往后院而去。

红头盖掩住了她大半的视线,只能看到脚下的鹅卵石小径、萧奕的靴子和他抓着红绸的手指,白皙修长,骨节分明,仿佛牵的是她的手一样。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南宫玥的眼中闪现点点笑意,心头如小鹿般雀跃不已。

没一会儿,新人被一前一后地入了新房。

新房中,烛台上那几乎有手臂粗的龙凤双喜蜡烛“滋吧滋吧”地燃烧着,照得房中亮堂堂的。

南宫玥在全福夫人的指示下乖巧地坐在喜床边上,双手交叠在小腹前。

压襟、撒帐后,便有一柄秤杆猛地挑起了盖头,盖头无声无息地落了下来,南宫玥的视野一下子变得亮堂起来,她眯了眯眼,直觉地抬头朝跟前的萧奕看去,嘴角微扬,冲着萧奕笑了。

萧奕呼吸一窒,直愣愣地看着她,那黑亮的眼眸在烛火的映衬下,仿佛在发光,漂亮得不可思议,但这双眼眸中只有她,仿佛再也看不到了旁人。

萧奕几乎都舍不得移开目光了,原来他的臭丫头穿嫁衣是这个模样的啊,好看得让他真想把她藏起来……

太好了!臭丫头终于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媳妇了!

萧奕高兴得一双桃花眼都笑眯了。

一旁的全福夫人自然都看在眼里,窃笑了一番后,喜气洋洋地说了一些吉祥话,跟着把酒杯交给了肩并肩地坐在喜床边的南宫玥和萧奕手上。

新郎新娘先各饮半杯,然后双臂交缠,同饮交杯酒。

萧奕一向觉得自己酒量很好,可是这一刻,这淡淡的一杯酒竟然喝得他整个人晕糊糊的,暖烘烘,心怦怦直跳,仿佛是沸腾了起来。

酒不醉人人自醉……

他眼中闪着水光,脸颊上更是泛起淡淡的红晕,南宫玥被他看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脸上亦浮现一层漂亮的粉红色。

大红喜床上撒满了桂圆莲子花生,全福夫人端来了一碗饺子,南宫玥咬了一口,就听对方问:“生不生?”

南宫玥轻声应道:“生”。

随着这一声“生”,萧奕仿佛看到一个酷似南宫玥的女娃娃冲着他叫爹,但转念一想,又觉得生女儿实在是不好,他几乎可以想象今日岳父大人是多么的不舍和心痛,养了这么多年的宝贝女儿就这么平白送给了别人……若是女儿的话,出嫁的时候,臭丫头一定会很伤心的,他还是和臭丫头生个儿子吧!

萧奕一会儿纠结,又一会儿乐滋滋地想着,就连全福夫人她们什么时候退出新房,都没注意到。

都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新房里就只剩下了他和南宫玥两个人。

坐在床沿上的萧奕,不禁有些手足无措,他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这样紧张。他偷偷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南宫玥,一身华丽的大妆把她衬得格外娇小。也是,他的臭丫头才不过13岁,他们原本的婚礼应该是在两年后。

他本想给她最盛大的婚礼,可现在,却只能让她这样仓促的嫁了。

萧奕有些遗憾,但一想到自己终于娶到她了,他的脸上还是露出了傻笑。

萧奕小心地握住了她的手,生怕自己粗糙的手掌磨破她娇嫩的皮肤。

“臭丫头……”

南宫玥眉目含笑的转头望向他,两人的目光交织在了一起,充满甜蜜和眷恋,谁也不愿意先挪开。

室内又静了,静到只余下了他们的呼吸声。

这一次,南宫玥先开口了,声音听起来如往常一样,只是她的耳垂早已一片嫣红。

“阿奕,你该出去敬酒了。”

萧奕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一件事来,他含糊地应了一声,桃花眼中充满了遗憾,“……那我很快就回来。”说着便有些匆忙地往外走去,他生怕再多留一会儿,就真的不想走了。

南宫玥目送着他的背影好像逃似的出了新房,不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心情倒是平静了下来。

不多时,门“吱呀”一声开了,百合和百卉姐妹俩各自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是四色糕点和清茶。百合笑盈盈地说道:“姑娘,姑爷他……”话音还没落,身边的百卉悄悄踢了一下她的小腿,百合自知说错了话,吐吐舌头道,“世子妃,世子爷让送些点心进来。”

在赐婚那日,南宫玥就被册封为了镇南王世子妃,因而也无需萧奕再次请旨,她已是名正言顺的镇南王世子妃。

“就放那里。”南宫玥随口吩咐了一声,又说道,“你们来的正好,帮我把礼冠拿下来。”

这一套行头实在太重,一整日下来,南宫玥的脖子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两个丫鬟放下了托盘,服侍着她解下礼冠,小心地放在了梳妆台上。

南宫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用手揉了揉脖子,细细地打量起新房。

王都的镇南王府虽只有萧奕一人住着,但镇南王还健在,这里自然不可能是正院。不过,抚风院的图纸萧奕曾带给她看过,是一个宽畅的三进院子,而新房则是五间带耳房,东稍间是内室,由八扇五彩镶琉璃的隔扇与宴息室隔开,耳房打通做了净房。

对面的西稍间是小书房,次间则是萧奕特意为她打造的药阁。

虽然他们的大婚有些仓促,但新房却是萧奕早早就让人修缮过的,墙面是新糊的,就连头顶的承尘都镶着祥云琉璃,光可鉴人。

这里以后就是她和阿奕的家了,想到这里,南宫玥就愉快的扬起了唇角。

虽然离开了爹娘,虽然阿奕再过几日就要出征,但是,南宫玥打从心底里坚信,一切只会变得更好。

南宫玥坐在床沿上,静静地等待着。

不知过了多久,有脚步声传了过来,随后就听在外面伺候的鹊儿唤道:“世子爷。”

萧奕身边没有伺候的丫鬟,因而新房里伺候的都是南宫玥带来的陪嫁,只听萧奕虚应了一声,随后推开了门。

萧奕带着几分酒意走了进来。

南宫玥笑着说道:“阿奕,你回来啦。”

从踏进新房的那一刻,萧奕就一直看着她,不舍得挪开眼睛,直到听到她的声音,才反应过来,向她走了过去,并问道:“你饿不饿,吃过东西没?”

南宫玥摇摇头,含笑道:“我等你回来一块儿用。”

萧奕忙不迭点头,他的目光环顾了一圈,看到了放在桌上的点心托盘,就要过去拿。南宫玥拉住了他说道:“先等一下,我去把这身大妆换下。”

“那你快去。”

世子妃规制的嫁衣非常繁复,萧奕光看着就心疼她这么累。

南宫玥笑着应了,喊了百合百卉一起进了净房,直到这时,萧奕才注意到屋里居然还有两个丫鬟。

南宫玥洗漱了一番,抹了香脂,又简单的把头发抚起,换上一件崭新的正红色中衣,回到了内室。萧奕见到她眼睛一亮,忙拉着她坐到了桌边,先是斟了一杯茶,又殷勤地把点心拿到了她的手上。

南宫玥确实有些饿了,与他一起用过了点心,重新漱了口后,在室内服侍的百合百卉将床上撒着的桂圆莲子花生都收拾了起来,端着托盘退了出去。

内室又一次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南宫玥的唇角弯了起来,绽放着甜美的笑容,随后眨眨眼睛,带着一丝促狭地说道:“阿奕,我娘说,让我和你分房睡,所以……”

萧奕正看着他的臭丫头发呆,忽然听到这一说,面上露出了委屈的表情,可怜兮兮地说道:“能不分房吗?”

好不容易成了亲,怎么能分房呢?萧奕委屈极了。他的臭丫头年纪还小,他自然也不会这么心急,只要别分房,一切都好商量!

南宫玥抿唇一笑,眸光流转间,让萧奕的心里一阵荡漾。

萧奕不由凑近了她,近到让南宫玥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以及呼吸中所带着的淡淡酒气。南宫玥抿唇一笑,一双杏眼流光溢彩,看得萧奕的心中一阵火热,双唇不由落在了她粉嫩的脸颊上。

这时,门被叩响了。

南宫玥轻笑着推了他一下,说道:“进来。”

百合和百卉姐妹应声捧着被褥铺盖走了进来,铺在了宴息室临窗的炕上,随后又屈膝告退。

萧奕看了看铺着大红喜字被褥的婚床,又看了看才刚刚铺整好的炕,虽然和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但好歹不用分房睡了。

这么想着,萧奕满足了。

他舔了舔嘴唇,唇上似乎还留着那甜美的滋味,他的心跳得很快,也不知是想掩饰还是别的什么,局促地站了起来,说道:“我去洗漱,你先歇息吧。”

萧奕的身影匆匆地消失在了净房,一路上还脚步不稳的踉跄了一下。

南宫玥抿唇一笑,起身取下自己的琴放在琴架上,纤长的手指在琴弦上缓缓拨动。

悠扬的琴声荡漾在这宁静夜晚。

是一曲《凤求凰》!

正在净房的萧奕,唇角高高的弯了起来,脸上的笑意难以掩饰。

那一日,他向南宫玥告白的时候,弹的也正是这曲《凤求凰》。

他们终于成亲了!

真好!

------题外话------

谢谢月票!

谢谢!

陌染丶颜赠送10颗钻石、大悦悦dyy赠送1颗钻石、光辉轻弦赠送10颗钻石、elsazhang赠送10颗钻石、悠然悠然赠送8颗钻石;

星璃影落赠送9朵鲜花、大悦悦dyy赠送1朵鲜花、光辉轻弦赠送9朵鲜花;

elsazhang赠送188潇湘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