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新婚/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本以为自己会认床,睡不安稳,没想到这一夜竟睡得无比香甜,等她睁开的时候,就看到萧奕正坐在床边笑眯眯的望着她,眼中满满的只有她一个人。

萧奕起来已经有一会儿了,在后院打了一套拳,又洗漱完了这才回来,身上还带着好闻的皂角味。

“阿奕。”

南宫玥冲他甜甜一笑,揉着眼睛坐了起来,萧奕体贴地在她身后垫了个靠枕。

按规矩,今日是双朝贺红,需要祭祖认亲。但萧奕的亲人都不在王都,所以,也没有人催着他们早起,只需要一会儿进宫谢恩便是。

待南宫玥换上一身红色烟水裙,又随意挽了个发髻后,早膳便准备好了。

萧奕独自一个人住在王府,对于吃喝素来没什么要求,眼看着南宫玥就要嫁进来,生怕她不习惯,便理直气壮的问皇帝讨了一个御厨回来。这一桌早膳准备的精致可口,萧奕还特意命着煮了软糯的粥,很是暖胃。

萧奕挥手让服侍布菜的丫鬟们都退了出去,殷勤地盛了粥,端到她的手边,说道:“臭丫头,你尝尝。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去找皇上再换个人过来。”

南宫玥眉眼弯弯的接过,在他注目下了浅尝了几口后,萧奕又连忙给他夹了一块点心,说道:“这是玫瑰珍珠糕,是这个厨子最擅长,我把他讨来的时候,皇上还有些舍不得呢。”

南宫玥就着他的手吃了一口,满嘴都是玫瑰的香甜味,这玫瑰糕只有一寸见方,三两下就吃完了,又指使着他替自己再夹了一块,这才说道:“等我们从宫里回来,今日的晚膳我来做给你吃。”她的眸光灿若星辰,自信满满,“肯定不会比归元阁差。”

“好啊!”萧奕期待地应了,“我来给你打下手……来,再试试这个,你一定喜欢!”

南宫玥一口咬下,是甜甜沙沙的栗粉糕,滋味十分不错,便也给萧奕夹了一块。

萧奕眉开眼笑的吃了,说道:“臭丫头,咱们从宫里回来后就去庄子上吧。”

“去庄子?”南宫玥眼睛一亮,“……我们去爬山,打些野味来我做给你吃。”

按规矩,他们才刚成亲,是不能随意胡乱走动的,但仗着萧家在王都没有长辈,两个人就不约而同的忽视了这一点。

两人相视一笑,目光交织在一起,满满的都是甜蜜。

你来我往的用完了早膳,南宫玥按品大妆后,朱轮车已经备好了。藩王世子妃规制的朱轮车是内务府新赶制出来的,还散发着桐油的味道。与她原本的略有不同,但更加华贵。

萧奕扶着她上了马车,随后自己也跟了上去,坐在她身旁,赖着不肯走了,那委屈的样子让南宫玥不禁咯咯一笑,干脆也就由着他。

两个丫鬟都相识的坐到了车辕上。

萧奕满意了,自然而然的牵住了她的手,握在掌心中。

他的掌心暖暖的,让南宫玥很是安心。

朱轮车在宫门外停下,萧奕先跳了下去,又扶着她走下,就这样牵着她的手,一路往内城走去。

他们先去了太后所居的长乐宫,行过礼后,太后便乐呵呵的招手让南宫玥上前,说了好一会儿话,赏赐了一大堆东西,甚至还亲自把手上的一串玉佛珠戴在了南宫玥的手腕上,这才放他们离开。

“今日可以得不少的好东西呢。”南宫玥抬了抬手腕说着,手腕上的玉佛珠并不光鲜,颗颗珠子上都带着一些细小的划痕,显得有些陈旧,一看就知道是戴过许多年的。这种佛珠之类的物件,自然是戴的时间越久越好,那份心意的价值远远超过了玉珠本身的价值。

“臭丫头,我走了以后,你无事可以来宫里陪太后说说话。”萧奕叮嘱着说道,“皇上很是孝顺,对太后的话,几乎是言听即从的,太后的脾气直来直往,只要喜欢你就会一直护着你。”

南宫玥笑着点头道:“我知道。”她故意抬起下巴,自信地说道,“王都这边,我会打理的妥妥当当!”

她的杏眸璀璨如星辰,带着狭黠,看得萧奕心中一阵火热,忍不住便凑过去,飞快地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南宫玥脚步一顿,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他,她的脸颊上顿时飞起了一抹红霞,轻轻地捏了捏他的手。

萧奕眉开眼笑,南宫玥瞪了他一眼,随后不禁抿唇轻笑。

萧奕一脸遗憾地看看在几步开外带路的内侍,真想早早谢过恩后,就带着他的臭丫头去庄子上。到时候,就没这么多碍眼的人了。

从长乐宫去凤鸾宫的路是南宫玥走过好多回的,他们穿过了御花园,又走过一条长廊,便看到了凤鸾宫的重檐芜殿顶。

而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玫瑰红色宫装的纤细身影却突然从一旁飞奔而来,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南宫玥微微屈膝,向她行了半礼,“见过二公主殿下。”

二公主的面上带着一层薄纱,双眼好似一翦秋水,怔怔地望着萧奕,“阿奕……”

萧奕牵着南宫玥继续往前走,眉开眼笑地与她说话,就好像面前的二公主根本不存在。

二公主的目光落在了他们牵在一起的手上,眸中露出了一抹嫉恨,她一步挡在了他们面前,以高高在上的姿态说道:“南宫玥,你要是真的喜欢阿奕,就应该去求父皇,让阿奕不要回南疆!父皇对你比对我们这些公主都好,你要是去求了,父皇一定会答应的!”

南宫玥有些莫名其妙,说道:“二公主,这是我们夫妇的事,与您无关。”

“南疆如此凶险,你却不愿意为阿奕争取一二。本宫就知道,你看中的不过是这世子妃的荣冠罢了。”二公主怒目瞪着她,“父皇和阿奕都被你给骗了,你这样爱慕虚荣女人根本配不上阿奕。”她说着,又目光恳切地向着萧奕,声音也柔和了许多,“阿奕,我会去求父皇的,去求父皇收回旨意,不让你去南疆冒险的,我……”

萧奕的眉头皱了起来,身上散发出了一股难掩的戾气。

南宫玥摇了摇他的手,冲他甜甜一笑,而当目光落在二公主的身上,却是瞬间变得一片冰冷,唇角勾起冷笑,说道:“二公主,世子是我的夫君,当不起您如此亲昵的称呼。您就算自甘下贱的想进王府为妾,也得看我答不答应!”

二公主气得语结,“你……放肆!”

“世子要不要回南疆,自有皇上做主,您一后宫女眷,无权置喙。我想不想让世子回南疆,更是我们夫妇的事,您一外人,有何资格跑来我们面前胡言乱语?”南宫玥嘲讽地看着她说道,“二公主,您身为皇家公主,应为大裕女子之榜样,您瞧瞧您自己,如此言行无状,举止无度,实在当不起这尊贵的公主之名。”

“南宫玥!”二公主已是气极败坏,嚷道,“来人,掌嘴!”

南宫玥嗤笑道:“我堂堂藩王世子妃,就连皇后想要训斥一二都得发中宫谏表,你一还没有诰封的公主,有什么资格来掌我的嘴?……二公主,请恕我们夫妇失陪了。”

南宫玥头一昂,骄傲拉着萧奕就走,他们俩的步伐一如先前般不急不缓,丝毫没有因为二公主而有任何的改变。

二公主死死地咬着下唇,双目通红的仿佛要喷出火一样。

萧奕笑眯眯地看着南宫玥的侧脸,听着她用娇俏的声音喊着“夫君”两个字,他的心就“砰砰”直跳。

南宫玥斜了他一眼,眸光流转,仿佛一根羽毛在他的心尖轻轻挠着,一阵酥麻。

南宫玥“噗哧”轻笑出声,两人的手牵得更紧了。

他们到凤鸾宫的时候,皇后身边的大宫女雪琴已经候在那里了,一见到他们就立刻迎了上来,恭敬地屈膝行礼道:“世子爷,世子妃,皇上和皇后正等着你们呢。”

皇上也在?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有下朝才是……

他们本应该向太后和皇后行过礼后,再去御书房向皇帝谢恩,没想到,皇帝竟然早早的就到了皇后宫里。

雪琴引着他们来到凤鸾宫的东暖阁,通报了一声后,便领他们进去了。

两人向着皇帝行了三跪九叩的参拜大礼,谢过恩典,才在一声“平身”后站了起来。

如此便已礼成。

皇帝笑容满面地看着他们俩,自得地向一旁的皇后说道:“瞧瞧这两个孩子,郎才女貌,实在相配。”

皇后应和着说道:“也是皇上您赐婚赐的好。天作之合,也不过如此。”

萧奕和南宫玥相视一笑,眼中的甜蜜显而易见。

皇帝赐了坐,两人陪着帝后说了好一会儿话,皇帝的心情非常好,一股脑儿的赏了好些东西,萧奕凑趣地说道:“侄儿过几日就要回南疆了,侄儿的媳妇脾气好,皇帝伯伯您可不能让她被人欺负了。”

“皇后你看。”皇帝笑呵呵地说道,“才刚成亲就维护上了。”

皇后跟着笑道:“这刚成亲的小两口可不是就得亲亲热热的嘛。我看阿奕都不舍得把玥丫头一个人留王都呢。”

萧奕理所当然地说道:“皇帝伯伯,等南蛮大军退了,侄儿就回来。南疆那里又干又热,可没有在王都待得舒坦。”

皇帝满意极了,很好说话的说道:“这样可不行,待这趟南蛮之事解决了之后,你还是要带玥丫头回去的,让你父王瞧瞧朕给你指的媳妇怎么样。”

“皇帝伯伯指的当然是最好的。”萧奕眉开眼笑地说道,“侄儿满意极了。”

他这毫不掩饰的得意引得帝后又是一阵笑,南宫玥脸红的瞪了他一眼,萧奕则扭头向她眨眨眼睛。

帝后二人有趣地看着这小两口耍花枪,这时,刘公公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在皇帝耳边轻声说了一些话,只见皇帝不快地皱起了眉头,但很快神色又舒展了开来,和皇后一起逗着萧奕和南宫玥,东暖阁里时不时地便会响起一阵欢笑。

帝后留着他们用过了午膳,这才让他们带着满满的赏赐回去。

待两人离开后,皇帝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向着皇后说道:“皇后,二丫头年纪不小了,你给她寻门亲事,早早打发了吧。”

皇后微微一怔,随后柔声问道:“对二驸马的人选,皇上可有中意的?”

皇帝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二丫头的婚事就不必让张妃参与了,皇后你是嫡母,你来决定就成。找户规矩森严些的人家,免得日后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来。”

皇后应了下来,没有再多问。联想起方才皇帝听到刘公公传话时那皱起的眉头,显然这事就发生在不久前,一会儿自会有人来禀报他。

二公主自幼受宠,现在却弄得皇帝对她如此厌恶,简直连多看一眼都嫌烦,也真是她的本事!

身为嫡母,要给她找一户表面光鲜的婚事太简单了,待她嫁过去后就会知道一个失宠的公主日子会过得有多么艰难。

皇帝对二公主的厌恶暂且不提,出了宫的萧奕迫不及待地就要带着南宫玥去庄子。

于是,在打发了百合把赏赐的东西送回王府,再收拾几件换洗的衣裳和其他物件后,南宫玥就直接让朱轮车改道日汤山。萧奕仿佛忘了自己会骑马,一直赖在南宫玥的朱轮车里不肯离开。听着他的臭丫头娇俏的声音,看着她还带着一丝稚气的笑颜,时不时的捏捏小手,亲亲小脸,萧奕只觉得这日子美好极了。

南宫玥被他逗得面红耳赤,最后恼羞成怒地拿着靠枕向他扔了过去。

坐在车辕上的百卉听着车厢内的欢声笑语,也不禁扬起了唇角。

约莫行了一个多时辰,百合就带着收拾好的东西追了上来。

朱轮车停在了一座庄子里,已经得到吩咐的管事领着丫鬟婆子们出来迎接,见一身世子妃礼服的南宫玥从朱轮车上下来,所有的下人们全都跪地相迎,口呼:“见过世子爷,世子妃。”

萧奕和南宫玥径直进了庄子,随在他们身后的百合则一一打赏了银裸子,下人们眉开眼笑的接了赏,谢了恩。这银裸子足有二两银子,抵他们几个月的月钱呢。

不止是庄子里的伺候的下人们,庄子上的佃户们也每户得了一两银子,半扇猪,一斗米和一匹布,家家户户都热闹的好像过年一样。

由着百合去分发赏赐,南宫玥回了正院换上了一身新制的改良骑装,精神抖擞的就拉着萧奕一块儿爬山去了。

因在宫里留的时间有些久,他们到庄子的时候已近申时,没有丫鬟们相随,只有他们两个人,相依而行。

此时秋意已浓,山上秋风瑟瑟,有些凉飕飕的,但是,萧奕的手掌却十分的温暖,暖到让南宫玥有些不舍得放开。

“阿奕,我们来比试一下吧。”南宫玥的杏眸中闪过一丝狡黠,轻笑着提议道,“你记不记得在山顶上有个亭子?我们就比谁先到那里。”

萧奕微微挑眉,笑着问道:“你确定要跟我比?”

“你要让我一刻钟!”南宫玥竖起一根手指头,娇俏地说道,“不许赖皮哦!”

萧奕从来都不会拒绝她的任何要求,反正也有暗卫跟着,便笑眯眯的应了。

南宫玥向他挥挥手,快步沿着山路而去。她虽是深闺女子,可也是学习过骑射的,体力比普通的姑娘要好了许多,这里已是半山腰,距离山顶顶多也不过半个时辰,怎么想她都不可能会输。

一刻钟眨眼而过,南宫玥向身后看了一眼,确定萧奕没有追上,脚步又快了几分。

没多久,她就已经可以看到石亭的宝顶了。

赢了!

南宫玥唇角弯了起来,虽已经有些气喘,但步伐却没有半分的迟缓,沿着台阶又往上走了几步,她的动作一顿,呆呆地眨了眨眼睛,只看到一个昳丽的少年正站在凉亭前,笑容灿烂的望着自己。

怎么会?!

南宫玥下意识看向来路,明明就没有人追上来过,萧奕怎么会比她更快呢?

这不可能。

“你赖皮!”南宫玥故意板起了脸,可是很快就先憋不住笑了起来。

眨眼间,萧奕就从百米开外到了她的面前,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一把将她抱起。

“呀——”

南宫玥下意识轻呼一声,双臂搂住了他的肩膀,头靠在了他的肩上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萧奕把她抱到了凉亭,小心地放下,就好像抱着怀里的是自己的一切。

“臭丫头,你瞧。”

南宫玥顺着手指方向望去,夕阳正在渐渐落下,天边的云霞被染上一片绯红,仿佛一层红色的薄纱笼罩着大地,带着一份难言的静谧,天地间好似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等我从南疆回来后,我们再一起过来看日出。”萧奕向她保证道,“最多半年,我一定会回来。”

“阿奕,我在王都会好好的。”南宫玥注视着他的双眸,认真地说道,“你想做什么尽管去做,王都的一切我都会替你料理好的。……沙场凶险,你不要因为想早些回来而鲁莽。无论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都会等着你,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好。”

萧奕带着厚茧的手指轻抚着他被吹乱的发丝,笑着应道:“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随后又在心中暗暗保证道:绝对不会让你伤心的。

“我相信你!”

两人并肩而坐,一同望着夕阳,感受迎面而来的秋风和这份平静与安宁。

过了许久,南宫玥站起身来,笑盈盈地说道:“我们该下山了,天快黑了。”

“可惜今日来不及去打猎了。”萧奕有些遗憾,但很快就收拾起了这分遗憾,说道,“我们下次再来。”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在一起,不需要急在一时。

南宫玥用力点点头,重复着说道:“我们下次再来!”

话音还没有落下,她忽然又是一声轻呼,便再一次地被萧奕抱在了怀里,“天黑了,山路险,我抱你下去。”

南宫玥有些不太自在,但很快她就释然了,依靠着他,笑容灿烂。

回到庄子,南宫玥依言亲自下厨准备晚膳,萧奕则兴致勃勃的一旁打下手。

南宫玥的厨艺是前世随外祖父住的时候,为了孝敬外祖父而特意学的,一举一动都有模有样。但萧奕却从来没有进过厨房,一不小心就帮了倒忙,还偏偏赖着不肯走,动不动偷吃,自己偷吃也就算了,还不忘挟一筷子给南宫玥让她也尝尝。

到了后来,两个人索性在厨房里边做边吃,笑语不断,看得真正在一旁打下手的百卉一脸的无奈,很识相地退了出去。

这一夜,他们没有回王都,而是留在了庄子上……

……

夜色渐渐褪去,当天才刚蒙蒙亮的时候,萧奕就已悄悄的从他自己睡的坑上起来,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

南宫玥睡得正熟,只有白净的小脸露在锦被外,眉目舒展,朱唇微启。

仅仅只是看着,就让萧奕心情大好,唇角也勾了起来。

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把她娶回来了。

萧奕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轻啄了一下,有些不愿意把她唤醒,但今日是回门的日子,他们还得快些赶回王都才是。

只是,臭丫头睡得好熟啊……

还是别叫醒了吧!

萧奕拿定了主意,先是吩咐去准备朱轮车,待车备好,便把她连着被子一同抱了上去,让她靠着自己继续睡。他是习武之人,动作很轻,竟完全没有惊动熟睡的南宫玥,以至于当南宫玥醒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快到镇南王府了。

南宫玥睁开眼睛,呆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相信自己要是再晚醒一会儿,就会发现正睡在抚风院新房的床上,以至于误会去庄子的事只是一场梦。

南宫玥从他怀里抬起头来,问道:“阿奕,什么时辰了?”

萧奕搂着她舍不得松手,口中则回道:“刚过辰时,阿昕马上就要来接咱们了。”

一听说哥哥就要来了,南宫玥立刻睡意全消,裹着被子坐了起来,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他。

王府里只有他们两个主子,规矩什么的都不如萧奕的一句话来得有用,于是,原本应该停靠在二门的朱轮车直接就驰进了抚风院。

因着要回门,南宫玥换上了一身大红压金线的宫裙,挽了堕马髻,刚刚拾掇好,鹊儿便来报说:“舅爷来了。”

这个称呼南宫玥还有些不太习惯,微愣了一下才起身走了出去。

萧奕正在宴息室等她,两人一同去往二门,远远地就听到小白陶醉地“喵呜”了一声。待走近,就看到南宫昕正蹲在地上搔着小白的下巴,小白舒服得眯起了眼睛,这时,天空中的一个灰影则飞快的俯冲下来,冲着他嘹亮的鸣叫了一声,又极速折返,向更高空飞去,就好像下来只是为了一个招呼。

小白与小灰自然是随着南宫玥一同陪嫁过来的。

一听到脚步声,南宫昕立刻抬头看来,大步迎上前:“妹妹!”他拉住南宫玥的手上下端详着,确定她没胖没瘦,也没有缺胳膊少腿后,总算展颜,又道,“妹妹,我们赶紧回家吧!娘都等急了!”

南宫玥笑着用力地点头。

南宫昕纯净的眸中充满了期盼,“妹妹。我好想你啊。你能不能回家来住。”

萧奕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他明日就要走了,快则三个月,慢则半年,臭丫头一个人住在这空荡荡的王府里,他也不放心啊!这么想着,回南宫家住一阵子似乎也不错。

萧奕正要开口,就见南宫玥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哥哥,我已经出嫁了,怎么能回娘家长住呢。”

她即已嫁了萧奕,那萧奕的家就是她的家,她会留在这里等着他凯旋而归。

南宫昕一脸失望地说道:“真的不可以吗?”

南宫玥含笑道:“大姐姐嫁了之后,也没有回来长住。等你以后娶了嫂嫂,要是嫂嫂总回娘家可怎么办呢。不过,阿奕走了以后,我一个人住在这王府也挺闷的,到时候,我一定会常常回去看你们的。”

南宫昕思索了一会儿,终于又笑了,欢喜地说道:“妹妹你要来的时候就派人跟我说,我来接你!”

萧奕看着他们兄妹俩,心中暖意浓浓,自从祖父去世后,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受到家人的温情了。

说说笑笑间,三人出发前往南宫府,

南宫昕骑马随行,而萧奕则继续赖在了南宫玥的朱轮车上。

快到南宫府时,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兴奋的喊声:“是三姑奶奶和三姑爷回来了,快去禀告二老爷和二夫人!”跟着凌乱的脚步声渐渐离去,显然那人是府里特意派来查看的。

朱轮车开始放缓车速,很快就在门房殷勤的引领下进了大门,停在二门外。

萧奕先下了马车,牵着南宫玥的手把她扶了下来,却不想一道白影突然在她身旁蹿过,吓了她一跳,身子一个趔趄,直接撞进了萧奕的怀里。

“喵呜!”小白一脸无辜地看着南宫玥,它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悄悄地躲进了朱轮车里。

“你这坏猫咪!”百合心有余悸地抱起小白,在它额心用力地点了点。这若是世子妃在回门那天摔一跤,那可就成笑话了。

早守在二门的林氏本来也紧张得低呼了一声,见女婿牢牢地扶住了女儿总算松了口气。再看这对并肩站在一起的小儿女,真是越看越般配。

南宫玥今日穿了身大红压金线宫裙,而萧奕也穿了一色的大红衣袍,这两身衣服显然是配套制的,那红色格外的艳丽,穿上普通人身上怕是有些压不住,可是这对小夫妻都是眉眼昳丽,皮肤又白皙如玉,两人一起往那这么一站,真正是一对金童玉女,叫人错不开眼。

南宫玥站稳后,目光立刻投向了林氏,低呼道:“娘亲。”她快步走向林氏,亲热地挽住了林氏的胳膊。

“玥儿……”林氏仔细打量着南宫玥,见她面色红润,笑意盈盈,总算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

看来她的玥儿这几天过得还不错。只要这对小儿女处得好,这样自己就放心了。

林氏心中还有千万个问题要问,可是现在的场合不对,只能暂且按捺。

这时,萧奕也走过来,笑容满面地向林氏作揖行礼:“娘。”

南宫玥抿唇一笑,也没去纠正。

林氏则愣住了,作为女婿,他应该称呼“岳母”才是,但显然,“娘”更显亲热,再想想刚刚萧奕搀扶南宫玥的举动,林氏颇有种丈母娘看女婿越来越顺眼的感觉,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道:“阿奕,老夫人和你岳父还在荣安堂等着呢,我们快过去吧。”

于是,一行人就向荣安堂而去。

荣安堂的丫鬟们见南宫玥一行人来了,一个赶紧向屋内通报,另一个则帮着打了帘子,引他们进了正堂。

------题外话------

谢谢!

qquser6853597赠送3颗钻石;

米雅玛朵赠送9朵鲜花、一只大鞘丸赠送1朵鲜花、领袖威震天赠送1朵鲜花、Suiren赠送9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