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回门/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日是南宫玥的回门宴,亦是萧奕这个新姑爷认亲的日子。

正堂内已经坐满了人,不止是南宫穆,大房、三房、四房到齐了,连南宫琤夫妇、苏氏的庶次女南宫霜也携夫和一儿一女早早地都到了,只等这对新婚小夫妻。

地上已经放了两个蒲团,萧奕和南宫玥一起给南宫穆和林氏磕了头,因是新婚后的第一次认亲,皆是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随后又奉上了茶。

南宫穆送了一本兵法孤本,而林氏则给了两人一对羊脂玉的玉环。两人皆是笑着接过,萧奕嘴甜,哄得南宫穆和林氏眉开眼笑。

随后,南宫玥一一为萧奕介绍着南宫府的其他人,互相见了礼,长辈们都客气地送了见面礼,南宫秦给的是一套前朝刻印的《春秋》,三房四房送了一些金玉。而平辈的南宫晟和南宫琤夫妇分别给了一刀澄心纸和一锭松烟墨。

接着就轮到比他们年幼的平辈和晚辈们,萧奕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封红给了几个弟弟妹妹,而唯一的晚辈恒哥儿则得了一个特意打造的小金锁。

随后,他们去了东次间,给孀居的苏氏磕头奉茶,又与大归的南宫雲见了礼。

认完亲后,就有婆子来报说酒宴已经准备好了。

接下来,才算是回门宴。

男宾的席宴就安排在正厅,南宫程第一个过来笑眯眯地拉萧奕去前院,南宫秦、南宫穆等人也跟了过去。

“妹妹,”落在最后的南宫昕悄悄地同南宫玥道,“刚刚三叔、四叔他们在商量灌阿奕酒,不过妹妹你放心,有我在呢,我一定会帮忙拦着的。”

归宁宴上,新姑爷被灌酒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南宫玥也没在意,笑着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哥哥了。”

南宫昕感觉自己身负重任,昂首挺胸地走了。

这女眷的席宴摆在了花厅,因着女眷们不喝酒,于是席宴在说说笑笑间很快就结束了。

之后,南宫玥就随林氏去了浅云院,母女俩自有私房话要说。

丫鬟上了点心和茶后,立刻识趣地退了出去。

林氏抓着南宫玥的手,先是好生打量了她一会儿,跟着有些紧张地问道:“玥儿,你和阿奕没……没……”

南宫玥知道林氏在问什么,娇羞地扑到他怀里,说道:“娘,您放心吧,阿奕都听我的!”

虽有圣旨让他们待她及笄后再圆房,但真论起来,这圣旨也管不到夫妻闺房之事。萧奕是真心疼她,才会任由着她使指着睡到炕上。

林氏松了口气,但随即又担心地问道:“那阿奕有没有不高兴?”

“才不会呢。”南宫玥故作娇蛮道,“他哪里敢!”

林氏怔了怔,当然知道女儿在逗自己开心,可是看着女儿神采飞扬的脸庞,不由若有所思。这女子便像是娇花,只有精心浇灌、呵护,花苞才能欣然绽放。女儿能说出如此的话,女儿可以这般肆意,便是有所倚仗,凭仗的正是对方的那片心意。

虽然这门婚事太急,又有种种不妥,但两个小儿女感情好,对父母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愿望。

林氏欣慰不已,可是很快又蹙起了眉头,抚着她的头发,心疼道:“玥儿,明日阿奕就要启程了吧?”

“明日一早阿奕就会启程回南疆。”南宫玥说着从林氏里的怀里坐了起来,安抚地着说,“娘,您别担心,我一个人在王府会好好的。王府里有不少侍卫,百卉百合又都会些拳脚功夫。我也会经常回来看您的。”

林氏自然知道女儿安全无忧,可他担心得又何止是女儿的安全,她更担心的是萧奕此去回南疆还不知道是吉是凶,她甚至不知道该不该庆幸皇帝把女儿留在了王都为质,这若是女儿也跟着萧奕一起回去,以镇南王妃那不省心的性子,还不知道会如何借着婆母的身份为难女儿。

各种思绪交错在一起,连林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了,只能心里默默期盼着萧奕此行一切顺利,早早归来。

见林氏不说话,南宫玥笑着换了话题,挽着她的手说道:“娘,我和阿奕在日汤山下有两个庄子,是皇上赐的。庄子里还有一眼温泉,不如我挑一日带您和爹爹还有哥哥去住两天吧。那庄子附近的风景极佳,还能看到日出日落,我和阿奕昨日就去爬……”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双手捂着唇,看着林氏眨眼睛。

林氏又好气又好笑,用一根食指点着南宫玥的额头说道:“你这丫头,你和阿奕才新婚,就该好好待在家里才是,你们两个孩子真是的!”林氏没想到女儿这才出嫁没三天,就搞出这样的纰漏。哎,这孩子平日里看着老成,倒底年纪还小,一团孩子气,自己以后还是得多盯着点才是!

南宫玥被林氏训得吐了吐舌头,咯咯笑着往她怀里钻。

林氏见女儿毫无反省的样子,头痛的把她拉好坐直,滔滔不绝地与她说起了要如何为人妻、为何媳,她越说越起劲,反倒是忘了那些让人纠结的事,变得精神奕奕起来。

南宫玥一副乖巧的样子,正危襟坐,连连点头,思绪则早就飘到了萧奕那里,暗暗盘算着还有什么东西得记得让他带走。

话语间,燕娘笑着过来禀报说,大姑奶奶来了。

林氏忙噤声,吩咐她请南宫琤进来。

南宫琤进屋后,先是上前与林氏请安,然后才走到南宫玥跟前与她互相见了礼,两姐妹手牵手地挨着坐下,看着彼此,笑得仿佛两朵盛开的娇花。

看着姐妹俩和乐亲热的样子,林氏心里是既感慨又欣慰,不过眨眼间,两个姑娘都从嗷嗷待哺的婴儿长成了大姑娘,还在同一年都嫁人做了媳妇,偏偏这婚事都有些不圆满的地方。

想到这里,林氏又想叹气,但还是忍耐住了,笑道:“瞧你们姐妹俩这亲热劲,反正你们俩都嫁在王都,来往也算方便,以后也要多多互相走动才是。”

“那是当然。”南宫玥亲热地挽着南宫琤的胳膊,往她身上靠了靠,道,“我出门方便得很,大姐姐,以后我常去看你便是,你可别嫌我烦!”

南宫琤笑吟吟道:“我闲人一个,三妹妹你尽管来。”

“玥儿,刚刚已经和我说了好一会儿话,接下来你就陪陪你大姐姐吧。”林氏和蔼地看着两姐妹道,“你们俩去你的院子说说体己话吧。”

南宫玥虽已出嫁,但她的墨竹院还是留了下来,林氏日日使人打扫,就等着她偶尔回来能够住上一住。

南宫玥和南宫琤相携去了墨竹院,这才没几日,南宫玥看着自己的闺房竟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两姐妹一坐下,南宫玥就关切地问道:“大姐姐,你最近可还好?”她记挂着圣寿那日,宣平伯夫人的那些酸话。

南宫琤怔了怔,失笑道:“三妹妹,今日是你回门的日子,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尤其明日萧奕就要离开王都,归期不定,南宫琤便有些为南宫玥担心,可是现在看她开朗的样子,倒是稍稍松了口气。

也是,三妹妹一向有主见,心胸如男儿般开阔达观,又怎么会被这短暂的离别所束缚。

南宫琤握着南宫玥的手继续道:“不过看你的样子,妹夫显然对你好极了,我这做姐姐也就放心了。”顿了顿后,她脸上流露出一丝歉然,“你出嫁那日我本来也想过来,偏偏……,三妹妹,你可莫要怪我。”她想到了什么,眉头微蹙。

南宫玥眉梢微挑,干脆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大姐姐,可是伯府里出了什么事?”

南宫琤迟疑了一下,想着南宫玥一向牢靠,便是道:“三妹妹,你还记得你姐夫的那个表妹?”

南宫玥立刻想了起来,“可是那位陆表姑娘?我记得她应该已经嫁到建安伯府了吧?”

“妹妹记得不错。她如今已经是我的二弟妹了。”南宫琤苦笑着道,“你大婚前一日,府里收到了江南的亲戚送来的节礼,其中有好几箩南湖蟹,娘便也给二房送去两箩,结果半夜二弟妹就闹肚子疼,连夜请了大夫来看,才知道她有了身孕,因这蟹是寒性食物,她吃多了,动了胎气,幸好也不算太严重,大夫给开了药,之后就没事了。”

南宫玥微微扬眉,大概猜到事情恐怕不止是如此,否则南宫琤也不至于前日没能赶来。

果然,南宫琤秀眉紧皱,继续道:“之后,二婶就跑去老夫人那里告状说大房其心可诛,知道二弟妹有了,所以故意给他们送去了南湖蟹,就是想害二弟妹流产!老夫人一大早就把娘和我叫了过去,质问了一番……哎,这二弟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我们又如何知道?偏偏二婶母还是哭天喊地,吵闹不休,非说是娘猜到了……”南宫琤可终于知道什么事泼妇骂街了,时时把二弟妹是老夫人的侄孙女挂在嘴边,还说要请族长评理,足足闹了一天才算消停。

“大姐姐,以后若是没人的时候,你看到她可要绕道走,这惹不起,咱还躲得起!”南宫玥故意用玩笑的语气开解她,心里则隐隐有些不安。

南宫琤无奈地叹口气,这怀胎十月,才第一个月就这样,以后恐怕还有的闹。但愿这二弟妹消停一下,平平安安地把孩子生下来。

“大姐姐,不说这些不愉快的了,你若是在伯府里呆得闷,干脆去我府里玩,阖府我最大,保管你嬉笑怒骂都不必拘束。”南宫玥滔滔不绝道,“等过些日子,我把府里诸事都理顺了,一定邀请你和希姐姐到我府里玩。”

随着她的话语,南宫琤亦是展颜,眼中笑意盈盈,有一句没一句地与南宫玥搭着话……

这一天就在这种轻松的气氛中,一点点地过去……

按照规矩,这回门新婚夫妇必须在天暗以前回婆家,因此看着天色差不多,林氏便来了墨竹院,同时还使人去查看男宾那边到底如何了,特意催促了一声。

林氏亲自送南宫玥到二门,朱轮车已经备好了,南宫昕正陪着萧奕在等她。

一见到南宫玥,萧奕立刻眼睛一亮,直接就迎了上来,先殷勤地冲林氏喊了一声娘后,目光便热切地粘在了南宫玥的身上。

想到萧奕明日就要走了,林氏虽有些不舍,也不好打扰这小两口短暂的相处时间,赶紧打发他们回去了,但却一直站在二门,目送着朱轮车渐渐驰离,消失在了眼前。

待两人回到镇南王府的时候,已近黄昏。

南宫玥一边吩咐着准备晚膳,一边亲自为萧奕打点起行李,而萧奕则在一旁满眼含笑的看着他。

此行回南疆即远且急,一路上需要轻装简从,南宫玥没有准备为他带太多的东西,只整理了几件路上换洗的衣裳,还有就是这些日子所制的药,一种是林净尘特制的金疮药,可以让伤口快速止血;一种是她所特制的护心丹,能在受伤时护住心脉,争取时间;一种同样是她制的解毒丸,为的是防南疆的沼泽瘴气之毒;最后就是林净尘珍藏的那颗灵药了。

南宫玥特意用了不同样式的小瓷瓶来装,上面一一贴了签,生怕弄混了。

她轻声细语的向他叮嘱着这些药的用法,絮絮叨叨地说了很久,说得她自己都有些口干舌燥了,萧奕却没有一点不耐烦,一直笑眯眯地看着她,心里甜丝丝的。

这时,百合叩门进来,厨房已经把南宫玥特意嘱咐的干粮做好了,也就是一些面饼,肉干和白面馒头,让萧奕赶路的时候可以吃。

待东西准备得七七八八时,已经是华灯初上,虽然只有简简单单一个包袱,但该带的都已经带上了。

除了包袱以外,还有一对白鸽,是官语白前些日子送给萧奕让他带去南疆做传信之用的。

南宫玥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最后把几张银票和碎银子放在一个亲手绣的荷包里,并把荷包放在包袱旁,提醒自己明天要记得给萧奕戴上。

南宫玥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阿奕,我都整理好了,明日你一拿上就能走。”

萧奕支着肘子,笑容满面的望着她,在他的生命里,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周详的为他打理好一切。

“阿奕。”南宫玥精神奕奕地站起身来,拿出了她编好的那件金丝内甲,“你过来试试看。我是按着你的尺寸做的,应该不会有问题!”

小定的时候,南宫玥就已拿到了萧奕的尺寸,因已经过了一年,她估摸着稍微放大了一些。

萧奕先是愣了一会儿,他的唇角越扬越高,整个人眉飞色舞。

萧奕连忙过去,除下外衣,由着南宫玥为他穿上那件金丝内甲。内甲编得细细密密的,非常合身,南宫玥用了上好金丝线,又在编之前花了不少功夫对金丝线细细揉捻了一番,因而穿在身上十分柔软,丝毫不会防碍行动。

“很合身。”南宫玥满意极了,自得地说道,“我的手艺真好!”

萧奕用力点点头,非常肯定地附合道:“我的臭丫头是最棒的!”

“你一定要时时穿着。”南宫玥不厌其烦地叮嘱道,“睡觉的时候也不能脱下。”

她的眼神干净明亮,直直地,仿佛要看到他心里去,让他不由想起了另一人——

今日在南宫府,酒宴之前,南宫穆还找过萧奕单独说过几句话,谆谆叮嘱着:“阿奕,你这次去南疆凶险异常,你是我的女婿,我虽然心疼玥儿,但为国戊边,杀退蛮夷,乃男儿本份,国家大义自是凌驾于儿女私情,所以我不会劝你不要上战场,或者莫要冲锋陷阵之类的话,只是这战场上不止是刀剑无眼,更多的还是阴谋算计……”

“到了南疆,你要面对的不止是蛮族,还有诸多南疆的势力关系,万事你都要仔细思虑,爱惜性命,万不可因为一时轻忽大意,平白葬送性命!你要时刻谨记你的一个决定,关系到的不止是你自己,还有这偌大的南疆万千百姓……”

南宫穆与他说了许多许多,萧奕听得十分专注。

南宫穆说得这些,萧奕并非不懂,只是这一句句话中是岳父对他以及对南宫玥的一片关爱之心,亦是他从未在亲生父亲身上感受过的,让他不由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些温暖,但也让他不由想起了镇南王……为何他的父王却偏偏……

……

算了,已经不重要了,他已经有他的臭丫头了,臭丫头的家人就是他的家人,在这个世上,他不再是孤独的一个人了!

萧奕的嘴角高高翘了起来,飞快的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伸手将她拥入了怀里。

“我会时时穿着你给我的金丝甲,我会记得还有你在等我回来。”

南宫玥紧紧地依靠着他,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

哪怕她一次次地告诉自己,按照前世,萧奕一定会没事的,可是前世的轨迹早已因为她的重生发生了变化,萧奕更是早就走上了另一条道路,未来究竟会如何,谁也无法预料……

她能做的也就是相信他,等着他!

她启唇,轻柔但又铿锵有力地说道:“我等你回来。”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一直到百合来禀报说晚膳已经备好,两人这才相视一笑,一块儿走了出去。

用过晚膳,回到内室后,萧奕拿了两本花名册给她,说道:“这本黑封面的都是我的人,有府里的侍卫和暗卫,有安插在皇宫以及王都各府的探子,还有一些其他的人脉,都在上面了。这些人是可以信赖的,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他们。另外,这本白封面的,是府里的这些下人,他们有些是外面买来的,有些是继王妃留下来的。等我走了以后,你近身伺候的都用你的陪嫁就成。其他人,要是不安份就找人牙子来卖了。”

萧奕说着有些担心了,他素来懒得理会这些琐事,只把这些人关在内院里了事。现在想想,就应该全都卖掉才是!

萧奕一下子站了起来,说道:“我去让人找人牙子过来。”

“阿奕。”南宫玥含笑着拉住了他,说道,“内宅之事你不用操心,我会一一料理妥当的。而且,你现在把这些人都卖了,这诺大的王府,哪里都要人手,新买的人还要调教好一阵子才能用,着实不方便。总不能等你回来的时候,王府连杂草都长出来了吧。”

萧奕被她说服了,又坐了回去。

南宫玥翻了翻那本黑封花名册,上面那密密麻麻的名字让她有些咋舌,说道:“阿奕,王府里不需要留太多人,你多带些侍卫和暗卫去吧。”

“明面上我会带着六个侍卫随行,暗地里,还会有四个暗卫。”萧奕知晓她担心,耐心地向她说道,“这些人已经足够了。这几年,我在南疆也安插了一些人手,等到了那边,自会有人与我会和。”

萧奕得意的向她眨了下眼睛,很是显摆地说道:“你夫君我吃不了亏。”

南宫玥抿唇轻笑,也是,萧奕才不是那种明知不可为而偏为之的人,一直以来也只有他让别人吃亏。

烛光映衬着南宫玥的脸庞娇俏可爱,听她俏生生的说着话,萧奕的心格外安定。

房间里的烛火还在燃烧着,随风摇曳。

他们俩你一句,我一句地随意地说着,想到什么便说什么,哪怕只是一些无意义的话,他们也说得十分愉快……

这一夜,他们睡得都有些晚,但次日天还没有亮,南宫玥便已醒了。

萧奕起得比他更早,刚打完拳在净房洗漱。

等他从净房出来后,南宫玥便亲手把荷包和玉佩挂在了他的腰间,这玉佩的络子还是她亲手打的,作为他去年的生辰礼物,已经有一年多了。那个时候,她完全没有想过,今生会嫁给萧奕……

南宫玥唇角扬起,盘算着过些日子再给他打几根换着用,还有鞋子和中衣,她都要亲手做!

用过早膳,萧奕就要进宫向皇帝辞行。

南宫玥不想让他临到上沙场都有不必要的牵挂和顾忌,便笑盈盈地向他道别,并说道:“我在府里等你,一会儿我送你出城。”

萧奕俯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说道:“我很快就回来。”

这个家伙!南宫玥轻推他一下,脸颊阵阵发烫,这屋里还有丫鬟呢!

送走了萧奕,南宫玥也没别的事可干,她坐在宴息室里,心不在焉地翻着白封花名册,又时不时的往门外看去,可是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都没有等到萧奕回来。

照道理跟皇帝告别不需要那么久吧。

难道说是出了什么变故?

当这个念头浮现在她心头时,百合快步地跑来了,脸上掩不住匆忙之色。

“三姑娘,”她飞快地禀告,一时都忘了改称谓,“竹子刚刚来报说,因为宫里发生了一些事,耽搁了点时间,世子爷不能回来了,要直接从宫里出发……世子爷说,他在南城门等您。”

南宫玥微微颌首,起身吩咐道:“百合,备马,我们去南城门。”

百合应了一声,急急地应命去了。

南宫玥拿起收拾好的包袱,匆匆出门,策马直奔南城门。

远远的就看到萧奕,不止是他,就连傅云鹤兄妹、原令柏兄妹,甚至就连南宫昕也都到了。萧奕出行的具体时辰,他们都没有告诉过别人,因而一下子看到有这么多人,让南宫玥有些意外。

南宫玥勒住缰绳,翻身下马,南宫昕立刻迎了上来,喊道:“妹妹。”

“哥哥。”南宫玥笑着问候道,“你是来给阿奕送行的吗?”

“妹妹。”南宫昕看了一眼傅云鹤,有些不舍地说道,“小鹤子他也要一起去南疆……”

怎么会!?南宫玥不敢置信地朝傅云鹤看去,想起之前竹子来报说,因为宫里出了点事,耽搁了萧奕的行程,难道说的就是傅云鹤的事?

可是傅云鹤怎么会……

仿佛看出她心中的疑问,傅云鹤笑着解释道:“是我祖母进宫去跟皇上请旨的。”

傅云鹤说得如此轻松,但事实上,这件事咏阳大长公主已经挣扎了很久,她是以军功为自己赢得了尊重和地位,可是人死如灯灭,这份荣耀随着将来她的逝去也会渐渐淡去,傅家想要在这朝堂立足,必须还是要子孙有出息,去赢得属于自己的荣耀才行!

可是这战场上刀剑无眼,生死也不过是瞬息之事,她一把年纪可还承受得了白头人送黑头人之苦?

咏阳辗转几夜后,最终把选择权给了傅云鹤。

她没想到的是,还没等她分析利弊,傅云鹤便欣然同意了,于是咏阳一大早就带着傅云鹤进宫去找皇帝请旨。

皇帝斟酌很久以后,终于是同意了。

而傅云雁也是一个时辰前才得知了此事,此刻咏阳大长公主府早就炸开了锅,阖府上下反应不一,有惊有怒有幸有妒,傅云鹤的亲娘更是急得快哭出来了,想去闹又不知道跟谁闹……咏阳在府中说一不二,根本没有人敢到她面前说什么,况且皇帝已经恩准,这事便是铁板钉钉,成了定局。

最后,因着时间紧迫,傅云鹤只是草草地收拾了一些衣裳,就跑来投奔萧奕这个大哥了,反正他心想着需要什么沿途买就成了。

傅云雁自小和傅云鹤的感情就好,便偷偷地瞒着家里人跑来送行。

原令柏在一旁叹了口气,哭丧着脸说道:“君表哥去了北疆,大哥和鹤表弟去了南疆,现在岂不是只剩下我一人留在王都,真是太没意思了。”他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提议道,“要不我也随大哥你们一起去南……”

“二哥,你想也别想!”原玉怡出声打断了他,“母亲是不会准的。”云城就这两个儿子,又无咏阳的魄力,怎么忍心送次子上战场。

原令柏顿时垮下肩膀,傅云鹤得意地笑了,拍拍原令柏的肩膀,仿佛在说你就认命吧!

原本沉重的气氛被他们这一插科打诨竟变得轻松了些许,也冲散了离别的悲伤。

众人相视而笑,萧奕接过南宫玥递来的包袱,说道:“我们该启程了!”说话的同时,他和南宫玥的视线在半空中交集了片刻,然后移开。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萧奕和傅云鹤分别上马,带着随行的侍卫,马蹄扬起一片尘土,渐渐远去。

直到他们的身影已彻底的消失在了眼前,他们又在原地站了许久,这才返回城里。

与南宫昕等人道别后,南宫玥策马回府。

谁也不知道,就在此刻,张妃宫里乱成了一团:二公主不见了!据说是去了南边。

张妃慌乱间,还记得把事情严严实实的压了下来,悄悄的寻来韩凌赋,让他赶紧去找他皇姐……

------题外话------

谢谢!

Suiren赠送9朵鲜花;

书城:李漂亮打赏100书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