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掌家(一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南宫玥回到王府的时候,已经过了巳时。

南宫玥在二门前下了马车,环顾这偌大的王府,顿时觉得空荡荡的,那种感觉仿佛也扩散到了她心中。

她怔怔地呆立在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直到百卉在她耳边低声道:“世子妃,周大爷和朱大爷来见您!”

周大爷和朱大爷?南宫玥顺着百卉的视线看去,只见一个黑脸汉子和一个络腮胡子正在不远处躬身等候,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正是她以前在自己的皇庄见过的周大成和朱兴。

原来这次萧奕没带上他们两个。

南宫玥朝两人走了过去,他俩便齐齐地拱手作揖给她行礼:“见过世子妃。”

南宫玥抬了抬手道:“免礼,我们去外书房说话吧。”萧奕走了,他的外书房便也交由南宫玥来使用。

几人到了外书房后,南宫玥在书案后坐下,“你们也坐吧,别太拘束了。”萧奕既然让他俩特意来见自己,想必是有事情要说。

“多谢世子妃。”周大成和朱兴却之不恭地在两张梨木圈椅上坐下,跟着,朱兴第一个开口道:“世子妃,世子爷把属下留下,是希望属下在王府暂代管家之职,此外,外院的回事处也暂由属下管着。”

管家?南宫玥怔了怔,让一个从战场上下来的人当管家那不是大材小用了吗?

朱兴继续解释道:“镇南王府原来的管家是继王妃的人,继王妃走了以后,就被世子爷赶走了。之前一直是由程昱暂代管家,这次程昱跟着世子爷回南疆了,所以又转交给属下。”

南宫玥不由想起昨晚萧奕动不动就是“找人牙子”的那番言论,真是满头大汗。哎,在管家方面,他果真是乱来啊。程昱这等一看便是军师或幕僚一类的人才居然也拿来当大管家使唤,还真是杀鸡用起了牛刀。不过这一次,程昱跟着萧奕回南疆,也总算是可以一展所长,不用再头痛这些家常琐事了。

跟着,南宫玥的目光又看向了周大成,不用她问,周大成就主动道:“世子妃,属下暂时管着府中的那些护卫,负责王府的守备工作。”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应付南宫玥这种娇滴滴的小姑娘,只能僵硬地没话找话,“世子妃放心,有属下在,必定不会让任何宵小惊扰到世子妃的!”

这很显然是萧奕给周大成硬找了件事情来做,这王府里空荡荡,只有南宫玥一个主子,也没什么下人,恐怕连朱兴这个管家都闲得很。

南宫玥无奈地说道:“那以后就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这是属下应尽之责!”偏偏这周大成就是一个直肠子,根本无法体会言下之意,一旁的朱兴尴尬得额头直冒冷汗,真想当做不认识这个兄弟。

南宫玥却被逗笑了,嘴角勾了勾。

她沉吟片刻后,又对朱兴道:“朱兴,你明日把这府里的账目都给我送来,我看看。”

这若是普通的下人最怕的就是主子查账,而朱兴一听却是两眼发亮,有些迫不及待地满口应下。他心知南宫玥这是要开始主持中馈了,这世子妃一出手,那自己以后可就轻松了。

他这如释重负的样子不止是南宫玥看出来,连一旁的百卉和百合也都看出来了,两个小姑娘交换了一个眼神。

百合心中暗道:这世子手下的人还真是有些不靠谱!

又说了会儿话后,南宫玥就带着百卉百合回了抚风院。

这府里的事情,她打算等看了萧奕留给她的花名册,还有府里的账目再说,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整理她的嫁妆,归档入库。还有,新房布置的虽喜庆,但显然内务府的人只是在拼命营造喜庆的氛围,多少都有些别扭,她打算好好拾掇一番。

于是,整个抚风院就在南宫玥主导下忙碌了开来。

她新开了三个小库房,把所有的嫁妆造册入库,又把屋内的摆设从屏风到花瓶到帷幔到座垫等等都给换了一套新的,因还是新婚,依然还是以喜庆的大红色为主,但又添了几分士林的低调和儒雅。

用了两天才做完这些,南宫玥又兴致勃勃的收拾起了西稍间的小书房。

这小书房足足比她在墨竹院的那个大了一倍有余,次间则是萧奕特意为她打造的药阁。

书房中朝南开了一排隔扇窗,看来光线甚为明亮,里面书案、画案、琴案、案几、美人榻、桌椅等,一应俱全,还有一排排靠墙的书架,虽然现在空荡荡的,但是南宫玥仿佛已经闻到了那浓重熟悉的书香味。

几个小丫鬟把书房重新打扫了一遍,百卉指挥着几个王府的婆子把一箱箱的樟木大箱都搬了进来,那大箱着实是重,没一会儿就抬得那些婆子满头大汗。一个婆子好奇地低声问道:“百卉姑娘,这箱子这么沉,里面莫不是都是书不成?”心里却想着,这么多箱子,那到底该有多少书啊?恐怕是王爷书房里的书加起来都没这么多!

百卉淡淡地看了那婆子一眼,道:“办完事就出去吧,问这么多干嘛?”

婆子唯唯诺诺地和其他几个婆子出去了,还隐隐能听到婆子们交谈的声音:“我听说世子妃是书香门第,还真是与别人不同啊!居然陪嫁了这么多书过来。”

“是啊,那么多书,世子妃能读得完吗?”

“……”

真是没规矩!

百卉摇摇头,任由那些声音远去,跟着吩咐小丫鬟们打开箱子,把其中几箱医书、药书、林净尘的行医笔记,南宫玥自己的心得笔记什么的都一摞摞地拿出来。南宫玥亲自将它们分门别类的归整到了最大的那个书架上,然后又让丫鬟们帮着理了一书架的《大学》、《论语》、《春秋》、《史记》等等,一书架的志怪小说、野史杂文等。

书案则依南宫玥喜好,摆上了肇庆的端砚,高丽岁贡的松烟墨碇,和田白玉笔洗,一架大小不一的紫毫笔,仅仅只是这么放着,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待整个小书房收拾捣腾好后,南宫玥又把陪嫁的药材一一放置在药阁里,才算是大功告成。

南宫玥满意地环顾四周,虽然忙活了半天是有点疲累,但是现在总算是看哪儿,哪儿舒服,就算是要工作,也得先弄一个让自己觉得舒服的环境才行。

南宫玥如往日里在墨竹院的闺房一样,懒懒地靠在小书房窗边的美人榻上,随口吩咐丫鬟们去把朱兴昨日送过来的账册拿来。

不多时,几个丫鬟便把账册捧了过来,这些帐册堆在书案上足足有一大摞。

南宫玥正看着有些头痛的时候,百合福了福身道:“世子妃,方才朱大爷递来宫里的消息。”

南宫玥挑了挑眉,虽然萧奕在宫里安插了人,但这些消息都是直接传到外院的,除非这事与她有关。

她看了一眼百合,就见百合有些难以启齿地说道:“……说是二公主两日前偷偷离宫,似乎是追着世子爷去了。”

南宫玥微微垂眸,面露不快。

二公主对萧奕的爱慕昭然若街,“知好色,则慕少艾”,也不能说思慕他人就全然是错的。

但是,在萧奕和自己定了亲,乃至现在成了亲以后,二公主依然这般对有妇之夫纠缠不休,那简直就是不知廉耻了!真以为自己是泥捏的不成?

萧奕是她的夫君,岂能容得他人觊觎!

南宫玥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情绪的波动,“皇后知道了吗?”

“皇后还不知。”百合答道,“张妃对外宣称二公主病了,需要休养,把消息压下来了。三皇子正在悄悄派出人手去寻二公主。”

南宫玥唇角微勾,冷笑着说道:“告诉周大成,让人想法子把这个消息透露给皇后。”

百合应了一声,赶紧出去传令。

南宫玥脸色微沉的挥了挥手,让百卉和鹊儿她们先去看账册。

她喝了一口茶,打开萧奕给的王府的白封花名册,随意地翻了起来。

这偌大的镇南王府中仆人连带护卫只有五十八人,这对于出生在名门世家的南宫玥,几乎是少到不可思议。

花名册上有备注这些人的来历,南宫玥看过后,发现大部分人都是镇南王妃小方氏在王都采买的,来府中也没几年;一部分是今上赏赐的奴婢、侍卫;一小部分是先帝时就留在这个王府里看家、打扫的;还有一小部分是镇南王还有小方氏从南疆带来的人手,不过这部分人数比她预想得要少的多。

也是,镇南王和小方氏的人恐怕也不稀罕留在王都吧,让他们留在王都恐怕就跟被放逐没什么差别,也许一辈子无出头之日了。

这时,鹊儿突然低呼了一声:“这也太离谱了吧。”她捧着手上的账本拿来给南宫玥看,“三姑娘,这内院的人穿的衣裳居然都是外面成衣铺子里买来的……”说着她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哪里像一方藩王的王府,这做派怕是连稍微富裕点的商户都看不上眼!

南宫玥随意地瞟了一眼,从账目上那些成衣的数量来看,还真是如此。

这么说,这两天又多了一件当务之急的事,就是得开库拿料子先给内院的下人先做秋装和冬装,还得加上她自己陪嫁过来的丫鬟以及那几房人。

不过,时间也不早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南宫玥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合上花名册,让丫鬟们摆膳去了。

……

次日一早,不需要晨昏定省的南宫玥悠哉悠哉地起床、洗漱、梳妆、用膳,反正这府中没有长辈,天大,地大,她最大。

待诸事完毕后,百卉问道:“世子妃,你用早膳的时候,张嬷嬷和宋嬷嬷已经来过,说是要给您请安,被奴婢先打发了。待会是不是让那张嬷嬷和宋嬷嬷带着府里的丫鬟婆子来给您请个安,也好认认人?”小方氏不在,镇南王府的内院便没有女主人,因而平日里内院诸事基本上由张嬷嬷和宋嬷嬷管着。

南宫玥不想那些不相干的人进自己的院子,弄得闹哄哄的,便说:“让她们去前面正堂吧。”

“是,世子妃。”鹊儿领命下去办事,待画眉来回报说,那些丫鬟婆子都已经到了,南宫玥这才带着安娘以及一众眉目如画的丫鬟,如众星拱月般前往正堂。

这个时候,外面的天空早已经是大亮。

这内院的正堂正对着二门,青砖白墙红瓦,四扇黑漆隔扇门齐开,左右两面墙上挂着两幅对联,正墙上则高悬着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匾上写着斗大的三个大字——“武寿堂”。

这三个大字乃先帝亲笔所题。

字体刚劲有力,奔腾放纵,气势磅礴。

大匾下一张大紫檀雕螭案,桌上悬着待漏随朝墨龙大画,两旁是两把镶嵌大理石的紫檀木太师椅,厚重中正,高雅别致,下头两溜十六张黄梨花木椅,每两把椅子间都放了一个小案几。地上是如镜子般发亮的大理石地面。

好一间气势恢宏的大厅堂!

南宫玥的目光停在大紫檀雕螭案旁的紫檀木太师椅上,这太师椅原为官家之椅,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其设计造型都是为了突出主人的地位和身份,适合高大健壮的男子,适合积威甚重如苏氏般的老夫人,却不太适合南宫玥。

只见她纤瘦的身形往上面一坐,显得这太师椅空荡荡的,非但不衬托她的气势,反而衬得她瘦巴巴的,柔弱可怜。

这堂内堂外待命的奴婢们悄悄地瞅了一眼这位刚过门的世子妃,暗暗地互相交换着眼神。

一旁的丫鬟赶忙给她上了热茶。

南宫玥轻啜了口热茶,抬眼看去,正堂内,恭敬地站了两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人,一个矮胖,圆脸,看来有几分憨厚,身穿翠蓝色素面杭绸褙子;另一个不矮不胖、不高不瘦,嘴角长了颗美人痣,着一件鹦哥绿潞绸褙子。

就算没人介绍,南宫玥也猜到这两人就是张嬷嬷和宋嬷嬷。

按照花名册上的记录,这个张嬷嬷是宫里出来的,据说是当年先帝赐下这个宅邸的时候,赏赐给萧奕的祖父的,这些年来都在这里看守着宅子。本来后院里是她一言堂,直到小方氏来王都以后,留下了个宋嬷嬷一起帮着管事。

正堂外,凌乱地站着一排排的丫鬟婆子,有的挺直腰板,有的躬身驼背,有的交头接耳,一看就是懒散惯了,无人管教。

鹊儿上前福了福,为南宫玥介绍了张嬷嬷和宋嬷嬷。

张嬷嬷和宋嬷嬷都上前一步,恭敬地福身行礼道:“见过世子妃!”这两个嬷嬷刚打听到新的管家已经在外书房见过了世子妃,以及后来抚风院里的动静,猜测到世子妃应该是要开始中持中馈了,便想着试一试这个世子妃的性子。

这抚风院跟个铁桶似的,里面伺候的基本上都是世子妃陪嫁的丫鬟婆子,原来府里的丫鬟最多做些粗使的洒扫之事,不止是世子妃卧房的洒扫轮不到她们,连进堂屋打扫都是时刻有人盯着,根本见不到世子妃。

不过两个嬷嬷没有知难而退,想着这旱路走不通,就走水路呗,她们见不到世子妃的人,也可以凭借厨房送膳食的时间来确定世子妃用膳的时间,于是两人明知道世子妃才刚开始用早膳,便跑去说要给她请安,想看看世子妃会如何应对。没想到这世子妃的丫鬟硬气得很,也没去通报一声,就轻描淡写地把她们给打发了,也让她们心中惊疑不定,看丫鬟可见其主,这世子妃怕是个厉害的。

因而这两个老婆子虽然见南宫玥看着年纪小又娇滴滴的,却不敢造次,一直维持着屈膝的姿势,直到南宫玥示意她们免礼,这才直起身来。

宋嬷嬷先开口道:“本来老奴早该来给世子妃请安,但想着世子妃近日里忙也不敢随便来打扰您,还请世子妃恕罪。”顿了顿后,接着道,“世子妃,内院的下人都在堂外候着了,只留了两个守门的婆子没来,是不是让她们都进来给世子妃您磕个头?”

她殷勤地对着南宫玥笑着,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而一旁的张嬷嬷也不着急,暗自冷笑,心想:这宋嬷嬷是王妃小方氏带来的人,无论她表现得多么忠诚,世子妃也决不可能信任她,她做再多,也不过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南宫玥看了百卉一眼,百卉便道:“让几个管事的进来,其他的人就在外面给世子妃磕个头,就散了吧。”

“是,世子妃。老奴这就去叫人。”宋嬷嬷应了一声后,就殷勤地走到了堂外,很快又带着四个婆子和两个三四十岁的媳妇子进来了。

而外面剩余的人都齐齐地拜倒在青石板地面上,给南宫玥磕头请安,跟着便散去了。

宋嬷嬷把人带到堂中后,一个个地介绍过去,这一个是平时管厨房的,这一个是管针线的,这一个管洒扫的,这一个管采买,这一个管看门的,这个是管花木的。

之后,六人亦是跪倒磕头行礼,齐声请安。

南宫玥也没叫她们起身,反而是吩咐鹊儿:“鹊儿,把她们叫来吧。”

她们?

张嬷嬷和宋嬷嬷都怔了怔,不知道南宫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很快,她们就看到鹊儿领着三人走了进来,一个是五十多岁的老嬷嬷,另外两个看来不过是三十出头的年轻媳妇。

两位嬷嬷和其他人都是心理咯噔一下,她们虽然不知道鹊儿带来的人姓甚名谁,却知道她们几个是世子妃的陪房,这世子妃自然不会平白把陪房给叫过来,一个念头一下子浮现在她们心中……

可是很快又在心里否决,不可能吧?就算世子妃肯定是要往府里安插人手,也不会才一见面就直接出手吧?毕竟她才刚嫁进来,总不能做得太过,传扬出去对她的名声也不好……

她们才这么想着,就听鹊儿笑吟吟地介绍道:“这三位是潘嬷嬷,于大为家的,和吴然家的。”

三人都给张嬷嬷和宋嬷嬷福了福,算是见过礼了。

跟着,南宫玥不紧不慢地说道:“以后潘嬷嬷,于大为家的,和吴然家的就接管厨房、看门和采买上的事务!”

一句话让这堂中的六人都不敢置信地瞠目,这跪在地上的六人中有三人都猛地抬起头来,有震惊有愤慨,她们还没敢出声,宋嬷嬷已经跳了起来,道:“世子妃,为什么?她们三个平日里虽然不能说有什么建树,但也没犯过什么大错,没功劳也有个苦劳啊,怎么能平白无故就夺了人的差事呢?”

而张嬷嬷在短暂的震惊后,立刻恢复了平静。

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反正世子妃的这把火对自己的影响其实不大。自从四年多前,宋嬷嬷来王都以后,就把厨房、采买和针线从自己手上抢走了,这厨房和采买可是大大的油水啊,若是安插上了世子妃的人,那宋嬷嬷还有什么好处,等于宋嬷嬷这个后院管事也不过是架空的虚职了。至于自己这边,不过是少管了一项看门。

想通以后,张嬷嬷在心里讽刺地笑了,心道自己预料得果然没错,世子妃和王妃小方氏注定是天敌,世子妃又怎么容得下宋嬷嬷管着厨房和采买这么重要的差事!

张嬷嬷再一细想,越发觉得世子妃肯定是早已细细考虑过,看门对自己而言可有可无,但是是世子妃而言,守住这内院的门户自然是重中之重,决不能有一点点的马虎!

既然这世子妃是个心里有数的,那自己还是等着看好戏便是。

南宫玥淡淡地瞥了宋嬷嬷一眼,还是不骄不躁,道:“我是世子妃,我若是想调派人手,莫不是还要宋嬷嬷你同意?那今日如果我要调宋嬷嬷去世子爷在日汤山的庄子,宋嬷嬷你是去还是不去?”

宋嬷嬷一瞬间老脸涨得通红,一口气梗在了胸口。这世子妃莫不是在威胁自己不成?宋嬷嬷气得差点没喘上来,外强中干地说道:“世子妃,老……老奴可是王妃亲自指派的人!”

南宫玥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道:“宋嬷嬷,母妃一向关爱体贴世子,若是知道世子的庄子没人管,定是愿意派嬷嬷过去帮帮世子的。如今母妃在千里之外,我也不方便请示,那就由我做主,派嬷嬷过去吧。”

也不用她吩咐,百卉已经命两个膀大粗圆的婆子上前,一左一右地钳住了宋嬷嬷。

“你……”

宋嬷嬷还想叫嚷,但已经被百合用一块抹布塞了嘴巴,这么踢着腿被人给拉了出去。

几个跪在地上的嬷嬷媳妇子暗暗地互相看了看,头都大了。

自王妃走后,这府里就是世子萧奕最大,她们当然想着要揽权挤兑,把别人踩下去,好让自己出头,可偏偏世子万事不管,只简单粗暴地让人锁着内院,把她们像坐牢一样关起来,平日里除了采买以外一概不准进出。

世子这边没商量,她们一度以为这苦日子怕是没个盼头,没想到皇帝这么快就令世子大婚。

本来,她们还想着这世子妃进门以后,内院就不必锁着了,她们终于可以“出狱”了,可以放开手脚,各显神通,却不想这本该年轻不知事的世子妃行事比世子还要粗暴,世子在的时候,躲着不见她们;世子这才一走,就露出了庐山真面目,这普通的新嫁娘哪有刚嫁进来,就二话不说夺了几个人的差事,然后明目张胆地安插自己的陪嫁,甚至连这府中一直威风八面的宋嬷嬷也眨眼就被镇压,还落得个流放的下场!

这分明就是杀鸡儆猴,其他人都噤若寒蝉,额角沁出一层冷汗。

不是说世子妃是那个南宫世家的嫡女吗?这种士林人家教养出来的姑娘不是应该斯斯文文,秀秀气气,怎么出手比那些武将家出身的还要狠?

南宫玥把堂中几人的反应都看在了眼里,但笑不语。

------题外话------

嗯…今天两更,第二更在18:00

谢谢!

玻璃猫ps送了5颗钻石、莪哋洎甴鉽送了5颗钻石、8莲子8送了70颗钻石;

玻璃猫ps送了9朵鲜花。

非常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