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香艳/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城北的醉仙居,今日也一如既往的热闹。

醉仙居这两年来声名鹊起,已是王都最富盛名的酒楼之一。

它最大的特色是每日下午都会有说书或者唱小曲儿的来表演,因着说的书或唱的曲儿都是醉仙居特意寻人来写的来谱的,在别的地方没有,因而每日的这个时候,就会有不少人前来点上几个小菜,一壶酒,惬意地享受着。

醉仙居的大堂一般是招待那些平民,而达官贵人们则会选择二楼或三楼的雅致包间。

今日唱的是一曲书生与小姐的故事。说是一位俊秀的书生,家境穷困潦倒,已经无法支撑他的学业了。偶尔间,书生救了一位大户人家的姑娘,那姑娘家为了报恩招之为婿,并全力资助他读书赶考……

当台上那个嗓音柔媚的姑娘正用宜悲宜喜的唱调唱到书生在金銮殿上被点为状元,貌美的公主看上了书生的才华,甘愿下嫁,二女共侍一夫……

这时,坐在底下的一桌客人,其中一个压低了声音,脸上露出古怪地表情说道:“……嘿,说起公主,你们听说了那件事没?”

其中一个书生打扮的人疑惑地问道:“哪件事?”

而另一个则意味深长地笑了,说道:“当然听说了……子央兄,你也太孤陋寡闻了!”

子央面露好奇地问道:“快说说,士鸿兄,是什么事?”

士鸿也不卖关子,悄悄说道:“据说,咱们宫里的那位二公主,看上了皇觉寺的一个俊俏的小和尚,偷偷跟人跑了。”

“不是小和尚吧。”另一个人说道,“我听闻是宫里的一个侍卫,说是两人在宫里的时候就勾勾搭搭了,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但皇上不同意,所以,二公主就勾着情郎私奔去了。”

如此香艳的事让子央听得兴奋不已,忙不迭问道:“到底是小和尚还是侍卫?”

“这可就不知道了。”士鸿看了看左右,嘿嘿笑着说道,“据说咱们这二公主美艳无双,能让二公主委身私奔,这可真真是艳福无比呢,令人好生羡慕。怎么我就碰不上呢……”

“这么说来,我听说在宫里,就连小太监也都个个十分俊美,二公主怕是养刁了眼,看不上你我这等凡夫俗子呢。”

“哈哈哈,说的是!来来,咱们喝酒听曲儿……听说近日翠烟楼里新来了一个姑娘,虽比不上二公主美艳,但也是一个难得的佳人……”

不止是这一桌,醉仙居的大堂里,几乎每一桌在谈论的都是这则不知何时在王都流传开来的消息。

如此的香艳之事,才不过短短两日,就已经席卷了整个王都,街知巷闻。只是二公主私奔的对象在口耳相传间,除了原来的小和尚和小侍卫外,又多了一个小太监。

说是二公主与宫里一个俊俏的小太监相互恋慕,假凤虚凰,被皇帝发现后想要打死那个小太监,二公主不舍,便和小太监私逃出宫……

……

“荒唐!荒唐!”

长安宫的东暖阁里,皇帝雷霆震怒的拍着书案,他的脸色通红,气息紊乱,似乎随时就要晕厥。

刘公公连忙替他顺气,又赶紧让小太监把南宫玥特制的药丸拿过来,服侍着皇帝服下,又不住地劝慰道:“皇上,您消消气。这不过是市井刁民的胡言乱语……”

锦衣卫指挥使陆淮宁跪了下来,大气都不敢出。

用过药后,皇帝的脸色渐渐好转,含怒地问道:“那些刁民还说了些什么?”

陆淮宁低着头,回道:“他们开了盘口,在赌皇上、赌皇上您是会把二公主许给侍卫,还是小和尚,或者就是给那小太监一个身份……现在,押侍卫的人比较多。”

“可恶!”

皇帝猛地丢出了一个杯子,“砰”的一声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皇帝深吸了一口气,问道:“这些消息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二公主的事怎么就弄得人尽皆知了呢!?”

陆淮宁心中暗暗叫苦,说道:“都是从一些酒楼茶馆里流传出来的,那些好事之徒一传十,十传百,已是无从知道来源了。”酒楼茶馆皆是一些三教九流混杂之地,想去追寻消息源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皇帝的声音冷的好似寒冰,“二公主可有下落?”

“臣已命人往南边追赶。”陆淮宁欲言又止道,“只这时间拖得有些久了,臣等虽一路搜寻,但恐还是会有所疏漏,误了二公主的行踪。”

说到这个,皇帝就气不打一处来,若是张妃一发现二公主离宫就来禀告,指不定人早已经寻回来了,哪会弄到如此地步。皇室的脸面都被这个不知廉耻的逆女丢光了。

若不是皇后担心二公主的病情前去探望,指不定还会被瞒多久呢。

皇帝越想越气,冷声道:“怀仁,传朕旨意,张妃教女无方,着降为嫔,罚一年俸禄,闭宫思过,没有朕的旨意不得出来。”

这就是长期禁足了?

刘公公连忙应下,安排人前去传话给皇后。

后宫妃嫔,份位升降,传的都是皇后的懿旨。

皇帝喝了一口药茶,把那股怒气压了下来,沉声道:“继续找!一有二公主的下落,立刻把她给朕押回来……”他咬牙切齿地继续道,“生死不论!”

这一句“生死不论”让陆淮宁噤若寒蝉,也让南宫玥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南宫玥一边翻着手上的账册,一边打着算盘,心分二用地问道:“皇上真这么说?”

“是的。”百合笑眯眯地说道,“都没避开那些在长安宫伺候的小太监们,恐怕整个宫里现在都传遍了。……世子妃,您真英明,奴婢本来还想为什么这次没递话给意梅姐姐,而是让朱兴去办,您是猜到酒楼的消息会传得更快吧。”

“这是其一。”南宫玥摇了摇手指,说道,“其二便是此事涉及皇家颜面,皇上必然会让锦衣卫严查。花颜太醒目了。相比之下,酒楼茶馆之中,每日来往大多是些三教九流,想查也查不到源头。至于其三……”她微抬下巴,一脸傲骄地说道,“花颜毕竟是面向姑娘夫人的铺子,此等香艳之事,我还怕弄脏了我的铺子呢。”

百合咯咯笑着奉承道:“所以说,还是世子妃英明。”

一旁的百卉含笑着端上了一杯明目的花茶,说道:“世子妃,您休息一会儿再看吧。”

南宫玥放下账册,懒懒的打了个哈欠。

自从在武寿堂里立了威后,南宫玥这几日来几乎都在看账本,越看就越头痛。这堂堂王府内宅居然乱成了这样,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信。要把这些事情理顺,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办到的。

不过,距离萧奕回来至少还有半年的时间,她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慢慢来。

“百合,你明日去开了库房,拿些料子给针线房,让她们去做下人们的秋衣和冬衣,各四身,先赶两身秋衣出来,其他的再慢慢做。丫鬟们的秋衣用丁香色,媳妇子用藕荷色,嬷嬷们就茶色吧。至于冬衣你们看着办,这王府的规矩也乱,以后就按我的规矩来,每年的一月和七月给府里的下人量身裁衣,每季四身衣裳,冬季再加两身袄子。”

百合笑着应声道:“是。世子妃。那些小丫鬟们肯定开心极了。”

这王府的丫鬟们穿的都是从成衣铺子里买来的成衣,一来尺寸上多少有些不合适,二来嘛去采买的人多半克扣了不少油水,又是随意买的,这样式和颜色简直就把俏生生的十来岁小姑娘穿得像是二三十的媳妇子。

南宫玥揉着额头说道:“让安娘和张嬷嬷挑三个可靠的媳妇子,一个负责内院的库房,一个就管着对新进府的小丫鬟们的调教,再一个就负责府里下人们的奖惩和月钱的发放,各给她们几个人,随她们怎么安排,我只看结果。以后这些个琐事就不用安娘和张嬷嬷兼着了,她们只要管着这些个管事的不要出岔子就行。至于抚风院的私库,还是和在墨竹院时一样,百卉替我拿着钥匙。”

一个堂堂的王府内宅居然除了两个总管外,只有六个管事嬷嬷,这要说出去,倒要成了王都的一个笑柄了!

“暂时就先这样子吧。”南宫玥弯了弯唇角道,“明日找个人牙子过来,你们去挑几个小丫鬟,这王府的人手还是太少了。另外,传我的话下去,我过些日子还要在王府的老人里提拔几个管事嬷嬷……”

百合好奇地问道:“世子妃,您要用王府的人?”

“总得瞧瞧她们的禀性再说。”南宫玥笑了,意有所指地说道,“更何况,这镇南王府是镇南王的,我只是一个新进门的儿媳妇,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行了,总不能把手伸得太远。”

百合似懂非懂,但也知道自家姑娘是个有主意的,她这么说肯定是有她的用意。

南宫玥喝完了花茶,想起了一件事说道:“对了,我上次还说等过些日子请大姐姐过来玩呢,择日不如撞日,就九月十八好了。你替我去下几张帖子,把希姐姐,怡姐姐,还有六娘她们也一块儿请来。让外院大厨房的张厨子准备一些拿手的点心。”这张厨子就是皇帝赐的御厨。

百合笑呵呵地应了,自去准备帖子不提。

交待好了这一切,南宫玥又要继续翻账本,这时,鹊儿过来禀报道:“世子妃,舅爷将您在府里的私库送来了。”

“哥哥来了?”南宫玥欣然起身,说道,“随我出去迎。”

南宫玥出嫁的时候,一百二十八抬嫁妆里并没有包括她原本在府里的小私库。

与普通的世家姑娘只有一些私房钱不同,南宫玥小私库的丰厚令人咋舌,大多是皇帝、皇后、太后这几年来的赏赐,她晋封县主和郡主时各家送来的礼物,还有她自己这些年经营铺子赚的银两,以及庄子、铺子、房契,地契等等。这些若随着嫁妆一起过来,那再加一百二十八担都不一定放得下,这么一来,都要超过公主的份例了。于是,只能待她出嫁后,再送过来。

几日没有见南宫昕了,南宫玥将他迎到了前院的花厅,让人奉上了他最喜欢的点心,热络的说着话。由着百合她们几个带着丫鬟、婆子们去清点造册,顺便又开了两个小库房。

只可惜,萧奕不在,也不方便留着南宫昕用晚膳,待到东西都清点完毕后,便依依不舍的把他送了回去。

匆匆几日过去,待南宫玥终于将府里的账册全都看完,已经到了九月十八,恰好是小宴的日子。

不到巳时,南宫琤、蒋逸希和原玉怡就陆陆续续来了。

这还是萧奕离开王都后,她们第一次见到南宫玥,见她气色、精神都不错,全都都暗暗松了口气。

南宫玥把待客的地方设在了花园旁的小花厅,想着午膳后,可以到花园里随便逛逛,坐坐,赏赏花。

小花厅里,早已经摆了一桌的果鲜、点心,绿豆桂花点心、酥酪奶豆卷、豆沙小花糕……看来五颜六色,全都是张厨子拿手的,做得既精致又好看。

她们喝着茶,吃点心,随意地闲聊着,一如南宫玥还没有出闺时一样。

姑娘们的话题往往就是王都时兴的衣裳、首饰,琴棋书画,但是聊着聊着就一不小心提到了最近王都最受关注的话题,关于二公主。

原玉怡表情复杂地说道:“……二公主好像真的不在宫里。我娘昨日进宫,皇上和太后都很生气。”

“确实不在。”蒋逸希肯定地说道,“我听我爹说,皇上已经出动了锦衣卫去找二公主,我看二公主应该很快就会被找回来的。”她心里有些唏嘘,没有想到,二公主竟然如此胆大包天。

从去年的和亲事件,因着各种利害关系,最终被草草地压下,以曲葭月和亲作为终结。

可是这一次的私逃,已经闹得人尽皆知,王都中的流言越传越难听,就连她们这些身在闺中的姑娘家都听说了,可想而知,这流言传得有多广。

也不知道二公主到底是去了哪里,难道真是与谁私奔了不成?

不管是与不是,如今皇家脸面尽损,此事恐怕是无法善了了!

果然,原玉怡颔首道:“听太后的语气,恐怕二公主就算找回来,日子也不会好过。”

南宫琤坐在一边,静静地,一句不发,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但很快又归于平静。已经过去的事又何必再惦记着。

“算了,不说这种扫兴的事了。”原玉怡勉强笑了笑,然后抬头向厅外张望着,“这都巳时三刻了吧,六娘怎么还不来?”

又过了一刻钟,一个小丫鬟总算来报说:“世子妃,几位姑娘,傅六姑娘的马车已经进府了。”傅云雁是最后一个到的。

没一会儿,花厅外已经隐约地听到了“汪汪”的狗叫声,姑娘们立刻意识到这是傅云雁的爱犬曜日发出的叫声。

蒋逸希不由失笑:“有句话说,人未见形,先闻其声。六娘倒好,人未见形,先闻其犬!”

“六娘也太慢了。”原玉怡眨了眨眼,笑吟吟地提议道,“她最后一个到,应该让她自罚三杯酒才是。”

“那可不行。”没想到南宫玥竟然出声先否决了,原玉怡扬了扬眉,就听她振振有词地继续道,“怡姐姐,你们来我这里可一概不许喝酒,梅子酒也不成,若是你们带了一身酒气回去,那你们家里还指不定怎么埋汰我!以后都不准你们来我这里,那我找谁诉冤情去?”

她一番话把大家都逗笑了,气氛轻松欢快极了。

这时,傅云雁和曜日终于在丫鬟的指引下进入小花厅,看到她们都笑得开怀,不禁也跟着笑了。

南宫玥的目光在傅云雁灿烂如花的笑颜上停顿了一下,不由想起了南宫昕,她得找个时间去找林氏提一提才行……

“六娘,你可总算来了。”南宫玥笑着迎了上去,拉着傅云雁在她身旁坐下,“你再不来怡姐姐就快望穿秋水了。”

傅云雁不好意思地说:“我也想早点出来。不过最近祖母不在,我要出府必须经过我娘的同意。这几日我娘像吃了火药似的,我求了好一会儿,她才放我出来。”

原玉怡怔了怔,她和傅云雁是表姐妹,傅大夫人是她的表舅母,以她所知,傅大夫人虽然说不上脾气特别好,但比起她娘云城长公主,那也算是没脾气了。想必傅大夫人最近心情不好,定是和傅云鹤去南疆之事有关。

不止是原玉怡,其她几位姑娘也想到了这一点,气氛稍稍有些沉重。

看着她们面露异色,傅云雁忙道:“你们别想岔了,是因为那个锦心会!”

锦心会?!众女怔了怔,怎么就扯到锦心会了?

傅云雁略显无奈地朝蒋逸希和原玉怡看去,“希姐姐,怡表姐,你们是不是收到锦心会的帖子了?”

锦心会是数百年前一位极富才气的女子创办的才艺比试,三年举办一次,只能由未婚姑娘参加,而且这些姑娘大都是出身名门,偶有出身寒门,那其父兄也必须是官身,总之平民是不可能参加锦心会的。

曾经,参加锦心会也是南宫琤的向往,只是没想到还没等到这一天,她就嫁人了。

蒋逸希和原玉怡均是颔首。

傅云雁无奈地摊了摊手,“我娘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知道你们俩还有霞表妹她们都收到了帖子,就我没有,这不气坏了,一大早,我去请安,就把我训了个狗血喷头。”她顿了顿后,气呼呼地道,“本来这也没什么,说来说去,也要怪那个什么咏絮会非要给我下什么帖子!”

“六娘,你也收到了咏絮会的帖子啊?”原玉怡讪讪地说道,一个“也”字的言下之意溢于言表。

这个咏絮会是几年前王都某些才子弄出来的诗会,有点跟锦心会较劲的意思,根据第一个创办的那位才子说,锦心会设限太多,实在是埋没了不少有才华的女子,而他们这咏絮会是唯才是举,哪怕是你不过是个豆腐西施,只要你腹中有诗书,均可参加。

这个咏絮会说得是比唱得还好听,往年得了魁首的姑娘也着实风光了一番,但是世家姑娘们又怎么会自降身份由着那些才子、贵公子对自己评头论足,起哄追捧,因此大部分收到帖子的世家姑娘是不会去的,去的大部分都是些出身较低,想借此提高身价的姑娘。

这在场的几位姑娘都是绝对不可能去参加的!

傅云雁气呼呼地揉了揉指关节,发出“咯嗒咯嗒”的声响,“要是让我查出来是想谁想到下帖子给我的,我非要给他好看不可!”害她无缘无故就挨了一通骂!

“六娘,消消火,难得来玥儿这里做客,别坏了兴致。”原玉怡安抚了她一句后,又转头笑着对南宫玥道,“玥儿,既然人都到齐了,你赶紧带我们逛逛这镇南王府吧。这里可是前朝的摄政王慕容睿的府邸,那个慕容睿权倾一时,虽然死后被前朝皇帝掘墓但也算是风光一世了。我早就想来看看这个府邸了……”看南宫玥一脸茫然的样子,原玉怡突然想到了什么,“阿玥,你不会不知道吧?”

南宫玥摇了摇头,她哪里管这个王府是谁留下的,又有什么历史啊。不过原玉怡说的这个什么摄政王慕容睿,她还是知道的。慕容睿的存在多少让这个府邸染上几分传奇的味道,看来先皇把这个府邸赐给老镇南王应该也是为了显示对其的荣宠。

看着南宫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原玉怡灵光一闪,福至心灵,脱口道:“阿玥,你不会还没好好逛过这个王府吧?”

原玉怡的语气倒让南宫玥有些不好意思承认了,萧奕走后,她每天忙着各种事,一得空,就把她们请过来做客,倒还真没想过逛逛这个王府。

蒋逸希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地说道:“怡妹妹,我还想你今日怎么一直关心六娘有没有来,原来就是为了逛这王府啊!”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原玉怡身上,好像都在说,原来如此。

原玉怡忍不住解释道:“你们不知道,以前我娘就想找外祖父讨这个府邸,不过外祖父没同意,反而赐给了老镇南王,我娘到现在还嘀咕着,这府邸赐给镇南王是暴殄天物,宅子还不就是荒废着,没人住。”说着原玉怡不由朝南宫玥看了一眼,其实她娘还说,镇南王府跟她真是天敌,先是抢了她的公主府,现在又抢了她看好的儿媳……听得原玉怡都有些汗颜,觉得母亲真是越活越像小孩子。

“难得怡姐姐有兴致,那我们就奉陪一次如何?”南宫玥笑问。

其他人被原玉怡这么一说,心里也起了几分兴致,反正来镇南王府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干脆就在这王府逛逛,也挺悠闲自在的。

见众人没有异议,南宫玥想了想后,便吩咐百合:“百合,你去把张嬷嬷唤来。”

百合应声而去后,没一会儿便带来一个老妇人,只见她穿了件苍色茧素面绸袄,鬓角略带几根银丝的头发整整齐齐地绾了个圆髻,插了根檀木簪,正是张嬷嬷。

张嬷嬷一开始还有些惶惶,不知道南宫玥突然召她来是为了何事,直到听南宫玥一说,这才暗暗地松口气,人也变得气定神闲起来。

“世子妃,可要让人备轿椅?”张嬷嬷恭敬地说道,“这王府不算后面的山林,占地已经超过一百亩,走起来还是有几分费力的。”

南宫玥看了看其他人,南宫琤和蒋逸希异口同声地说道:“走走也好。”两人互看一眼,不由笑了。

傅云雁是问也不用问,以她的体力哪里需要轿椅,而原玉怡干脆就少数服从多数。

跟着,一行人便在张嬷嬷的引领下闲逛。因着外院多护卫家丁,为了避免冲撞,她们就没去外院,直接在内院走了起来。

现在虽然是秋季,但是秋老虎凶猛,太阳还是有些火辣辣的,幸而这镇南王府里是前朝留下的府邸,府中自然是有不少的老树,一眼望去,都是桃李槐松柏竹,绿树成萌,让她们行走起来舒适了许多。

张嬷嬷一边走,一边还介绍着王府的构成……南宫玥这才知道小方氏在王都时住的是名叫碧霄居的正院,这正院中堂屋、厢房、耳房、库房等等加起来足有近三十多间屋子,看来气派宏大。

不得不说,萧奕挑了抚风院显然是仔细琢磨过的,这抚风院虽然只有二十多间屋子,但胜在碧霄居位于武寿堂西侧,抚风院则在武寿堂东侧,一东一西,两个院子离得远。

除了这两个院子,这内院还有七八处的院子,大大小小,自然都是空着;此外还有一个议事厅,一大一小两座花厅;连接着这些厢房、院子、花厅等等的是一道道仿佛迷宫一般的抄手游廊、檐廊、游廊,还有一道道角门、月门……

南宫玥走到后来,早就已经晕了,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原玉怡突然提议道:“玥妹妹,我看前面是花园吧,不如我们到园中找个亭子先歇息一会儿吧。”

看她香汗淋漓的样子,傅云雁笑吟吟地取笑她:“怡表姐,你的体力还是这么差。”

不过原玉怡这么一说,南宫玥倒是注意到蒋逸希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疲态,想到蒋逸希自从疫症痊愈后,身子骨便比以前弱了不少,于是亦是点头道:“走了快半个时辰了,是该歇一歇。”

“世子妃,几位姑娘请随老奴来。”张嬷嬷自然是应声,一边领着她们往前走,一边介绍说前面的是后花园,连着后头的山林,而小花厅旁边的那个是小花园。

话语间,她们穿过一道月洞门,便走进了后花园。

一进园子,她们就看到一处至少有半亩大的莲花池,池水清澈,波光粼粼,只可惜现在已经过了莲花盛开的季节,只余下池面零落的莲叶。

这莲花池甚大,池中心就建了一个凉亭,池边一道游廊一直连到凉亭中。

姑娘们便三三两两地沿着游廊走到了凉亭中小憩。

在凉亭中足足歇息了近半个时辰后,姑娘们便回了小花厅用午膳,等用完午膳,原玉怡也懒得再逛了,直感慨说:这府邸太大了,也不太实用。

于是,南宫玥便建议到小花厅旁的那个小花园随便逛逛,众女欣然同意,可是才刚起身,鹊儿突然匆匆来了,悄声地在南宫玥耳边说了一句。

南宫玥皱了皱眉,见她面露异色,南宫琤与其他几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开口道:“三妹妹,若是你有什么要事的话,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不用了。”南宫玥已经变色如常,不紧不慢地说道,“这件事你们很快也会知道的。”

众女怔了怔,却听南宫玥接着道:“我刚得到消息,二公主殿下已经被带回王都了!”

虽然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但几位姑娘还是忍不住面色微变,面面相觑。

------题外话------

谢谢!

QQac6f5d5e0b09c8送了1朵鲜花、134**6565送了1朵鲜花、QQ24ef656ff162fb送了1朵鲜花、星璃影落送了9朵鲜花;

书城:李漂亮打赏388书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