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芳逝/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天还没过去一半,五皇子择选伴读的消息就以最快的速度传遍朝野上下。

从皇室宗亲到勋贵乃至朝中大臣,仿佛直到此刻才意识到原本一直因为体弱而隐于人后的中宫嫡子原来已经到了选伴读的年纪了,不,其实早就应该选了,只不过因五皇子体弱,一直耽搁着而已。

五皇子选伴读之事就像是投下了一块巨石,让原本就不大平静的朝堂局势,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上到三个长成的皇子,下到文武百官,都不禁纷纷揣测了起来。

就连南宫秦在下朝后也特意把二弟南宫穆叫到了外书房。

两兄弟隔案而坐,南宫秦抿了口茶,开门见山地问道:“二弟,你对五皇子择选伴读一事有何看法?”

南宫穆思索着说道:“五皇子大了,选伴读是理所当然的,关键要看选的是哪家?”

南宫秦点了点头,谁都知道,皇子一旦选了伴读,不仅是伴读,就连伴读的家族都会倾向于这个皇子,就好比大皇子、二皇子和三皇子他们的伴读,现在都是他们手下的心腹,所以五皇子伴读人选也必然会对朝中的局势分割形成一定的影响。

南宫穆沉吟一下,问:“大哥可知皇后会从哪几家挑选人选?”

南宫秦凝眉答道:“从朝中几位大臣言谈之间透露的讯息来看,多半是恩国公府及其姻亲吧。”

这一点两兄弟都不意外,依皇后娘娘对五皇子的维护,必然是要放她自己信得过的人。

南宫穆想了想,又道:“大哥,皇上既然亲自为五皇子挑伴读,是否……”圣心开始偏向五皇子?

南宫秦明白二弟的言下之意,颔首道:“嫡庶不正,本就是乱家乱国的根源,皇上早该嫡庶分明才是。如今三位年长的皇子私下里都是小动作不断,显然皇上也看在了眼中,再不正嫡庶,恐怕将来乱象难免。”不过原来五皇子体弱,能否长大成人且不好说,皇上有所顾忌也是应当,如今五皇子日渐长大,皇帝的心也该定了。

“大哥说的是。”南宫穆微微垂眸,思忖道,“只是单五皇子择伴读恐怕还难以正了嫡子之位,除非……”

两兄弟涌起了同一个念头:除非立太子!

说话间,在书房侍候的丫鬟进来禀告道:“大老爷,二老爷,二少爷和三姑奶奶来了!”

他们兄妹怎么来了?南宫秦兄弟互相看了一眼,怔了怔后,南宫秦忙道:“还不请二少爷和三姑奶奶进来。”

丫鬟退下后,没一会儿,南宫昕和南宫玥就一前一后地走进书房中,十五岁的南宫昕比妹妹高了大半个头,两人的容貌有五六分相似,都是粉雕玉琢,唇红齿白,一看就知道是两兄妹。

南宫穆看着一双儿女,心中充满自豪与满足。

南宫昕和南宫玥给大伯父和父亲行礼后,便也坐了下来。

南宫秦含笑问道:“昕哥儿,玥姐儿,你们俩怎么突然来了?”

南宫玥给了南宫昕一个鼓励的眼神,南宫昕便看向了南宫秦和南宫穆,认真地说道:“大伯父,爹,我想做五皇子的伴读!”

这一下,南宫秦和南宫穆是真的惊讶了,他们刚刚才觉得五皇子选伴读一事与南宫府关系不大,却没想到居然就和南宫府扯上了关系。

没等长辈们发问,耿直的南宫昕就从头到尾把事情给说了一遍。

南宫玥在一旁一直笑吟吟地看着兄长,从皇后那里出来后,她本来是想先去找林氏,可临时又就改变了主意。南宫昕已经十五岁了,到了可以议亲成亲的年纪。一个男子要成家立业,又怎么能事事再由林氏作主,南宫昕必须学着长大了。

于是,南宫玥直接把皇后有意点他为五皇子伴读之事一一地告诉了南宫昕……然后就来了这里——此事事关南宫府,自然不是他们兄妹可以随意决定的。

说完了来龙去脉后,南宫昕又一次道:“大伯父,爹,我可以做五皇子的伴读吗?”

两兄弟交换了一下眼色,皆面露沉思。

对于如今的南宫家而言,避开朝中风波才是最妥当的,只是正嫡庶乃是臣子本份,若是没有嫡子倒也罢了,既有嫡子,又怎能只让庶子张扬?

……

自从宫中传出要为五皇子选伴读的那一刻起,大臣们的眼睛就直盯着帝后的下一步举动,如此又过了三日,帝后亲自在众大臣家中挑了几个伴读的侯选人。

恩国公府的蒋明清,齐府的齐政……加上南宫府的南宫昕,一共是六人。

消息传出来之后,朝臣们都是一头雾水,搞不明白帝后挑人的标准,怎么这个南宫府的南宫昕也在伴读侯选人之列,五皇子才九岁,而南宫昕已经十五岁了,这年纪也未免差的有点大了吧!

不光是朝臣们觉得怪异,就连南宫府上上下下得知这份名单,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揣测着是不是南宫玥为自己的哥哥求的情,想让南宫昕摆脱傻子的头衔,没人想过南宫昕会真的入选,毕竟他的年纪摆在那里,只除了知情的南宫秦和二房一家子。

候选人都将进宫,由帝后亲自考校,并从中选择两人作为五皇子的伴读。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这个结果,南宫玥自然也不例外。

在南宫昕进宫的当日,从一早起来,南宫玥就有些心不在焉,虽然明知若有结果第一时间就会有人来禀报自己,但还是忍不住往门外张望,就连手上的账册也是许久没有翻过一页了。

百卉端着茶点进了小书房,笑着劝道:“世子妃,您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也好。”南宫玥放下了账册,净了手,拈了一块玫瑰糕放在了口中。

这些账册她反正也看得七七八八了,余下的看不看也无所谓。

老镇南王才不过过世几年,这些庄子的管事就开始把主家当傻子般哄,头一两年拿上来的账目还算是用心的做平了账,越到后面,就越是敷衍和离谱,错误百出的就交了上来。

一想到这里,南宫玥就有些恼。

这些刁奴,罚肯定要罚,只是要怎么罚,倒让她伤了脑筋。

毕竟他们都是从老镇南王时期就留下来,若是处置不当,对萧奕的名声不利。

她得好好筹谋一番。

要是萧奕在就好了,还有一个人可以商量一下。但若是和萧奕说这件事,他一定会随意的挥挥手说一声“撤了就是,若是敢闹就再打一顿”……想到这里,南宫玥不由轻笑了出声。

这么一笑,心情也好了许多,让丫鬟们把账册都收了起来。

南宫玥用过茶点,又小歇了半个时辰,宫里的消息还没有传来。

该做的事上午都已经做完了,南宫玥又不想再看账本,便随意地靠在窗边打起了络子。见她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百合笑嘻嘻在一旁逗趣着说着王都近日来的趣事。

“世子妃,崔大姑娘前日及笄宴,发了不少的贴子给王都的贵女们。”

这崔大姑娘便是未来的三皇子妃。

南宫玥微微挑眉,随意地猜测道:“莫非崔大姑娘还下了帖子给我那表妹?”

“世子妃您真聪明,一猜就着了。”百合笑着赞了一声后,又跟着说道,“可当日表姑娘却没有去,让崔大姑娘好生没脸。”

南宫玥不禁一讶,这崔燕燕乃是未来的三皇子正妃,而白慕筱不过是个奉旨入府伺候的妾。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及笄宴上公然下崔燕燕的脸,也不怕日后日子难过?

不过,以白慕筱而言,会这么做倒也不奇怪。

白慕筱素来瞧不上做妾,让她舍下自尊,去给崔燕燕做脸,她必是不肯的。

百合神秘兮兮地说道:“……那日去了及笄宴的姑娘们回来后,都传开了,说是崔大姑娘连一个妾都压不住。”

南宫玥轻笑,崔燕燕的如意算盘倒是打得不错,想在白慕筱进三皇子府前就先压她一头,没想到,她遇上的偏偏是白慕筱。

端看这两人以后在三皇子府里会如何了。

“还有呢,世子妃……”

百合说得热络,南宫玥听得有趣,一根络子才打到一半,鹊儿前来禀报道:“世子妃,大姑奶奶和大姑爷来了。”

大姐姐来了?

南宫玥有些惊讶,这样没有事先递拜帖就突然来访是相当失礼的,显然南宫琤是确有事才会如此。

只是大姐夫……萧奕不在府里,她实在不方便招待裴元辰,于是便让百合去了趟前院,让朱兴帮忙招呼着,又把南宫琤迎了进来。

“大姐姐。”南宫玥亲自到了抚风院的院前相迎,只见南宫琤一脸歉意地说道,“三妹妹,突然来打扰你,我实在……”

“你我姐妹,说这些做什么。”南宫玥拉着她进了正屋的宴席间,招呼着她在美人榻上坐下,说道,“世子不在府,只能委屈姐夫在外院坐一会儿了。”

南宫琤点了点头,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丫鬟端来了茶水和点心,南宫琤向书香和墨香使了个眼色,那两个丫鬟识趣的退了下去,南宫玥见状心知她有话要说,也挥手让屋里的人都退出去。

直到屋中只剩下她们姐妹二人,南宫玥开门见山地问道:“大姐姐,可是建安伯府出了什么事?”

南宫琤苦笑了一下,说道:“我那二弟妹小产了。”

南宫玥微讶,接着又听她说道:“今日我和世子在花园里闲逛,不巧遇上了二叔和二弟妹。他们俩似乎闹了什么不愉快,二弟妹从假山后面突然跑了出来,我避不及,就与她撞在了一起来。随后,二弟妹便喊腹痛,叫了大夫过来后没多久,就小产了。”

南宫琤还算说得含蓄,但事实上,她与裴元辰本在赏花闲话,其乐融融。这崔家二少奶奶陆佳期却哭哭啼啼的从假山后面冲了出来,裴元辰的轮椅极重,她力气小,没法及时推着他让开,这才被陆佳期撞上。

这件事本与他们无关,只是一场意外。但在陆佳期小产以后,二房却直接闹到了他们院子前,说是他们故意要害得陆佳期小产。

南宫琤微微一叹,说道:“府中着实太闹,母亲便让我带世子出来走走。我思来想去,只能来打扰三妹妹了。”

南宫玥秀眉轻皱,立刻发现了关键点:“可是二房有什么不恭敬的言语?”不然,何至于让一个堂堂世子避到府外去呢。

南宫琤苦笑着说道:“不瞒三妹妹,二夫人来我们院子前,口口声声责骂世子,说……”她有些难以启齿,好不容易才一咬牙道,“她说世子都已经残废没用了,还巴着世子位不放,自己生不出孩子,还不让别人生孩子……”

南宫琤倒底是世家贵族教养出来的姑娘,如此污言秽语哪怕只是转述,她也说不出口。

其实还有一句,南宫琤没有说出来,那就裴二夫人甚至口不遮拦地说“就该早早死了算了”,裴元辰虽然心胸开阔,但也不能留在府里任由他们辱骂!所以,建安伯夫人便让她带着裴元辰避了出来,待府中诸事料理妥当了再回去。

“岂有此理。”南宫玥恼道,“真当我们南宫家没人了吗?!大姐姐,你就应该回娘家,让我母亲和大嫂为你出面,去建安伯府与那裴二夫人好生理论一番。我南宫家的姑娘岂能任由他人欺辱!”

“三妹妹。”南宫琤拉着她的手说道,“所以,我才没有回娘家。母亲待我很好,如同亲女一般。她既已说了这件事交由她来处置,我再回娘家告状总是不妥。”

若是她今日回了南宫府,苏氏或者林氏问起,总不能不答,为了避免麻烦,这才避到了南宫玥这里。

见南宫玥有些不赞同地皱起眉,南宫琤又说道:“你放心吧,三妹妹,我不会任由旁人欺到头上的。若此事,母亲难以处置妥当,我定回去禀明二婶婶。”

南宫玥这才微微点头,又思忖着问道:“裴二夫人如此做派,可是有什么原因?”

“或许是为着二弟被列为伴读人选一事。”南宫琤略带迟疑地说道,“先前,二房正在说服几位族老同意改换世子,据说已经有些族老心动了,可是自打二弟的事传出来以后,他们全都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毕竟建安伯府的世子夫人南宫琤是南宫家的嫡长女,是南宫昕的长姐。

“原来是这样……”南宫玥算是了然了,安慰着说道,“大姐姐你先别急,就在我这儿待上一会儿吧,若你不放心世子,我让人在前院给你们收拾一个院子歇歇。”

“不劳烦妹妹了。”南宫琤含笑道,“我……”

说话间,鹊儿喜滋滋地跑了进来,欢喜着说道,“世子妃,大姑奶奶大喜,咱们的二舅爷被皇上亲自择选为五皇子伴读了!”

“太好了!”

南宫琤和南宫玥姐妹俩不禁相视,喜出望外地站了起来。

南宫玥更是欣喜若狂,她就知道哥哥绝对不会比别人差!

五皇子的伴读人选正式确定——蒋家的蒋明清和南宫家的南宫昕。此事,很快就传遍了朝野,同时也传到了咏阳大长公主府里,当傅大夫人得知这个消息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南宫昕,南宫府的二少爷被选为五皇子的伴读了?”傅大夫人不由又问了一遍。

莫嬷嬷复杂地看了傅大夫人身旁掩不住喜意的傅云雁一眼,点头道:“是的,大夫人。”顿了顿后,她又补充道,“听说皇上在御书房考校了六位公子的学问和人品,当场就点了南宫二公子。”

这皇子的伴读要求是很高的,毕竟没准就是给未来的皇帝挑选近臣与亲信,就算不是候选人中学问最出色的一个,那也必须学问够硬,人品出众,否则就算一时过得了皇帝这关,以后在太傅那里也得露相,所以混水摸鱼绝不可能。

看着母亲脸上掩不住讶色,傅云雁在一旁得意地说道:“娘,我就说了嘛,阿昕不是傻子,您偏不信!”

傅大夫人没有说话,却是若有所思,想到和南宫昕见过的几面,他确实说话条理分明,不是太傻的样子,只是有时候会露出特别天真、孩子气的表情和语句……难道说只是性格作祟?想想六娘有时候也孩子气得紧。

这若是撇开这个问题,南宫昕也未必与六娘不合适……

傅大夫人心中有些烦躁,一方面觉得她既然已经拒绝了,就不该再去考虑南宫昕,而另一方面她又委实为六娘的亲事感到担忧。

毕竟因为齐王妃的刻意宣扬,王都好多人家都以为傅家要与齐王府结亲,就算自己散播消息否认了此事,但是伤害已经造成。

一旦涉及到亲事,有些谣言对于男子也许没什么,但对女儿家,一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坏了名声。本来傅云雁的婚事,傅大夫人并不着急,觉得尽可以慢慢挑着拣着,可是现在却怕连挑拣的机会都没有就把傅云雁拖成了大姑娘,以后再来后悔莫及却是晚了!

此刻,烦恼的并不止有傅大夫人,还有韩凌赋……

当得知皇帝择了南宫昕为五皇子伴读后,韩凌赋立刻匆匆离宫,到了张府。

一见到张勉之,韩凌赋便脸色难看地说道:“舅舅,你听说了吧,父皇选了南宫昕为五皇弟的伴读!”

张勉之和张逸雨行了礼后,前者神色凝重的将他迎入了书房。

待坐定后,张勉之眉宇紧蹙道,“殿下,这对我们太不利了。那个南宫昕是镇南王世子妃的胞兄,本来镇南王世子妃就同皇后交好,如今南宫昕成了五皇子的伴读,五皇子那可真是如虎添翼。”他的心头发慌,越想越是不敢想下去,“皇上这样安排,难道真的是想要让……”

他余下的话没有说出口,但在场的人都明白他的意思,心里浮现同一个想法:

皇帝这是不是在为五皇子的未来铺路了?

韩凌赋面沉如水,最近这一段日子,他隐隐能感觉到皇帝对他日渐冷淡,本来就让他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现在皇帝又对五皇弟做了这样一番安排,更是让他觉得危机重重,长此下去,他只会离那至尊之座越来越远……

他又怎么能甘心!?

韩凌赋缓缓地问道:“舅舅,如今这个局面,我们应该怎么办?”

“殿下,依臣之见,南宫府可以暂先撇到一边,”张勉之沉吟着道,“南宫秦此人,并不想卷入夺嫡之中……要不然……”说着他意味深长地看了韩凌赋一眼。

韩凌赋明白他的言下之意,要不然,南宫秦早就把南宫琤嫁给他了……可偏偏南宫秦脑子一根筋,甚至不肯同意过继白慕筱,这才让他和白慕筱落入如今的困境。

想到这里,韩凌赋眼中幽暗如一汪深潭。

“至于镇南王府,”张勉之凝重地说道,“那就要看这次镇南王世子的南疆之行会如何了。若是萧奕得势而归,南宫玥再从中牵线,没准真的让皇后和镇南王府结成同盟。”说着张勉之长叹一声,面露复杂,“若是皇上允了并嫡一事就好了。”

“父亲,现在再说这些也于事无补。”张逸雨是张勉之的嫡长子,他沉思着说道,“既然当日与萧奕撕破了脸,就应该想到有这么一天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如何来弥补。既然‘并嫡’一事已不可行,还是得想想有没有别的法子。若是让萧奕站在了五皇子这一边,对表弟可是相当不利的。”

韩凌赋同意地点点头,脑海中不禁闪过一个念头:当日就不该轻信筱儿的话,去布那个局。不过,这个念头一闪而逝,毕竟筱儿也是想帮他而已,谁又知道,萧奕还会有回南疆,执掌大局的机会!

“萧奕虽已娶妻,但摇光郡主毕竟年岁尚幼,萧奕身边总要有人伺候。”韩凌赋想着,看向了张勉之,问道,“不知舅舅可舍得薇表妹?”

张薇是张勉之的嫡次女,才貌双全,在王都也是颇享盛名的。

张勉之微一怔,随即意识到,韩凌赋是想把张薇许给萧奕为侧妃。

虽是侧妃,但摇光郡主离及笄尚有两年,张薇入府若能先一步生下长子,那萧奕与张家,乃至与三皇子可就能绑在一起了。

张勉之捋须道:“自然舍得。”

韩凌赋满意地点头道:“此事还当细细谋划才行。”他顿了顿,又道,“……此外,舅舅,上次你同工部赵侍郎聊得如何了?”

“那个赵信杨,”张勉之面露不悦,声音稍扬,“根本就是墙头草,一听说五皇子要选伴读了,和他谈起正事,就开始模棱两可起来,逼得紧了,就和你打哈哈,还问起了你表兄的婚事,想要让你表兄娶他的女儿,想得倒美!”

“那就算了。”韩凌赋神色淡淡。

张逸雨可是张家下一代最有出息的,为了拉拢赵信杨这么一株墙头草去联姻,那可不值得。

联姻的上佳人选多的是,比如关内卫祝大将军之女祝二娘,咏阳大长公主府的傅云雁,那可都还待字闺中呢。

想起傅云雁,韩凌赋就试探地问张勉之:“舅舅,对于表兄的婚事,你觉得咏阳大长公主府的姑娘如何?”

“殿下指的可是那傅家六姑娘?”张勉之眉头一扬,“那个传言正在同齐王世子议亲但后来傅大夫人又否认此事的傅云雁?”

张逸雨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眯了眯眼,叹道:“齐王妃为了同咏阳大长公主结亲,可算是步步紧逼了,只是我们若是上门求亲,那可就得罪了齐王府了。”他看了韩凌赋一眼,“殿下可想好了?”

在这个当口求娶傅云雁自然是会得罪齐王府,不过,想到能拉拢咏阳大长公主,韩凌赋觉得这笔买卖还是很划算的。

韩凌赋满不在意地笑道:“有什么好怕的,一家有女百家求,傅云雁的亲事可还没订下呢,舅舅上门提亲也合情合理……不过倒是可以再等等,如今流言传得正凶,难免有损傅云雁的闺誉,咱们可以等傅大夫人急了,才好成事。”

三人互看了一眼,露出志在必得的笑容。

这时,门外突然响起内侍紧张的声音:“殿下,奴才有要事禀告!”这个内侍是平日服侍三皇子的小太监,他明知三皇子在和张家父子商议要事,却还跑来打扰,那此事必定是真的非同小可。

韩凌赋与张家父子互看一眼,忙道:“小励子,进来吧。”

小励子脸色发白地走了进来,浑身甚至微微发着抖,韩凌赋还没看到小励子这个样子过,不由心中一沉。

小励子恭敬地俯身,颤声禀告道:“殿……殿下,二公主她,她……”他几乎说不出口。

“皇姐怎么了?”韩凌赋忙问道。

小励子深吸一口气,终于一鼓作气地把话说完:“二公主她薨了!”

二公主死了?!

这个消息砸得书房中的三人都是耳中嗡嗡作响,几乎怀疑这是在做梦。

韩凌赋很想再质问小励子一次,可是这么大事小励子如何敢谎报。

韩凌赋脸色发白地冲出了张府的书房,他必须尽快回宫!

同一时间,镇南王府的南宫玥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她闻言,好一会儿没回过神来,二公主竟然就这么没了?虽然前几日她也在凤鸾宫中听说过二公主在皇陵重病的消息,可是无论是皇后,还是她,都以为是二公主又在耍什么花样,毕竟二公主也不是第一次玩这样的把戏,没想到……

南宫玥神色凝重地吩咐道:“百卉,你吩咐朱兴让宫里的人留意一下。”

“是,世子妃。”百卉应声后,悄无声息地退下了。

南宫玥烦躁地在小书房里来回走动着,虽然让人去留意了,但是她的心绪还是无法平静,心里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二公主去世一事虽然在一部分人心中激起了些许涟漪,却没有在朝堂和王都引起多大的响动。

第二日早朝,另一件事如同一块巨石骤然砸下,引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金銮殿上,百官瞩目之下,礼部侍郎向皇帝上折,请旨立中宫嫡子五皇子为太子。

从前,也曾有人向皇帝上过同样的折子,可是都被皇帝以五皇子体弱为由给驳了回去,可是这一次,皇帝却是意外地没有立刻驳斥,只说立储一事,事关重大,他要仔细斟酌考虑。

那之后,又听说皇帝几次召了五皇子过去说话,考教学问,对五皇子赞赏有加。

众人还在惊疑不定地揣摩着圣意,皇后的母家恩国公府忽然一改往日的低调,向王都的一些王室宗亲勋贵世家下了赏菊宴的帖子。

南宫玥和恩国公府的关系一向不错,再加上她又是镇南王世子妃,这帖子自然也就送到了她的手上。

南宫玥拿着大红烫金的帖子,想着最近的朝中动向,心思翻涌。

上一世由于皇后嫡子早夭,大皇子被贬,二皇子身残,南宫家才会倾全力的支持韩凌赋。而现在,皇后即有嫡子,以南宫家而言,永远只会站在五皇子这一边。大伯和爹爹会同意哥哥去成为五皇子的伴读应该也是因为这一点。

一旦五皇子被立为太子,那韩凌赋将来想要继承大统,那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韩凌赋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看来他很快也会有所动作了……

朝堂上恐怕是要再起风云了!

------题外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