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恶名(二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净尘目光温和。

南宫玥连忙说道:“外祖父,我都想好了。医术辩证会的主题就是‘未治病’,探讨该如何未病先防。我会根据从二公主宫人们口中打听到的症状做一些脉案,来作为探讨的主题。既然是探讨,那周王二位太医自然不会有太大的防备,再加上他们又才刚刚接触过二公主,对于二公主的病因应该最是记忆犹新的,在面对脉案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就可以告诉我们很多讯息。”她说着,两眼放光地望着林净尘道,“……除此之外,就要麻烦外祖父,帮我套套话了。”

这个计划最重要的一环还是林净尘。

林净尘缓缓捋须,细细地思量了一下,觉得这倒也确实可行。

在面对脉案的时候,大夫往往第一直觉便来自经验,对于刚刚接触过的疾病,更是印象深刻,尤其又事关二公主,恐怕想忘也忘不了。届时只需要留意着他们在看到哪一份脉案的时候会表情异样,就能够猜测到,二公主究竟患得是何病。

再加上自己见机行事,理应不会引起两位太医丝毫的怀疑。

这么想着,林净尘点头应了,并补充着说道:“既然要办,就要办得像模像样。”既然办了,那就要让参与者确实从中受惠,若是随便敷衍,那就真的是浪费时间、浪费人力与金钱。

见外祖父同意了,南宫玥不禁欣喜,连忙应道:“那是自然!”

“不过你外祖父我一向是当甩手掌柜的料,”林净尘不客气地道,“除了写写帖子,其他的琐事可全都交给你了。”

“外祖父,全包在我身上就是。”南宫玥笑吟吟的答应了,若不是字迹不同,她都想帮林净尘连帖子都写了。

南宫玥立刻兴致高昂的行动了起来,她殷勤地当起了侍候笔墨的小丫鬟,铺纸研磨。

对于辩证会的场地,南宫玥本想着是包一间酒楼,后来想起这王都的醉仙居本就是萧奕的产业,索性小手一挥就直接征用了,也省得麻烦。

林净尘亲自执笔,一连写了几十封帖子,发往王都各家有名的医馆,帖子也同样送到了太医院。

这一张张帖子如同掉入水中的一颗颗石子般,泛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涟漪,在湖面上荡了开去……没半天,整个王都的杏林界都轰动了。

天下第一神医林净尘于后日召开医术辩证会!

得了帖子的几家医馆起初还在怀疑这帖子的真实性,毕竟杏林界的人都知道这位天下第一神医一向淡泊名利,行踪不定,举办什么医术辩证会实在是不像他的作风。

那些医馆便与相熟的人去确认,很快知道就连太医院都收到了帖子,更有人去跟太医院的几位太医探了探,这一探之下,不得了。

原来这还真是天下第一神医发的帖子。

一时间,这收到帖子的医馆顿时得意了,能收到天下第一神医亲自下的帖子,足以证明他们的医馆在这王都之中果然是名声显赫,连着这些医馆的大夫、学徒们一个个都走路有风。

不仅是这些医馆,就连太医院也沸腾了起来,所有收到林净尘帖子的太医都视若珍宝的捧在手上,他们的话题全都集中在了那场辩证会上,期待着后日能够早些到来。

对于这一封封帖子所引起的骚动,南宫玥已经全然顾不上了,她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做。

先是吩咐了百卉让朱兴安排小厮去布置场地,她自己则借用了林净尘的书房,就着所打听到的症状写起了脉案。她是女子,笔墨自然不能为外人所得,就由百合在一旁服侍,将所有的脉案又都抄了一遍。

食欲不佳,精神不振……有类似症状的病,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南宫玥没有大意的一一记录着,神情认真。

突然,南宫玥的手一顿,沾满墨的狼毫笔随之滴下了一滴墨汁,在纸上晕了开来。

“世子妃?”百合疑惑地喊了一声,随之问道,“您可是累了?不如先歇会儿吧。”

“不用了。”

南宫玥换了一张新纸又继续写着,若说是症状,倒也吻合,也能解释为何周王两位太医会故意瞒下。只是……二公主又是因何而“暴毙”的呢,这可不是会引起“暴毙”的病症。

南宫玥喃喃自语着:“难道是我想错了?”

百合好奇地眨眨眼睛,想问,又不敢打断她的心绪,心里痒得好像被羽毛挠了一样。

南宫玥撇开思绪,暂时不再去想,而是飞快的把这张脉案写完了,交给百合去誊写。

百合看着这脉案着实有些犯迷糊,但当看到最后的诊断名时,眼睛立刻瞪得大大的,联想起南宫玥刚刚的表情,下意识地抬头望了过去,就看到她正在仔仔细细地写着新一张的脉案。百合的心里更痒了,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只能老老实实的拿笔誊写起来。

几乎用了整整两个多时辰,南宫玥才把所有的脉案都写完,她亲自拿去交给了林净尘,并确认着问道:“外祖父,您帮玥儿瞧瞧,可还有遗漏的?”

林净尘细细地看了一遍,有些意外地抬眼看向南宫玥,没想到她小小年纪竟然对各种病症如此熟悉,这些类似症状所衍生出来的病症,竟然全都想到了。

林净尘满意极了,又一次在心里暗暗感慨:真不愧是我们林家的孩子!

“写的很完备了。”林净尘夸奖道,“你小小年纪,就快要青出于蓝了。”

南宫玥含羞的笑着,说道:“都是外祖父您教得好!”她这小脸微红的样子带着一分这个年纪所特有的稚气,撒娇地挽着林净尘的手臂说道,“外祖父,这次的辩证会可就都靠您了!……您可一定要帮玥儿找出来。”

南宫玥自己是不方便出面的,只能一脸期盼地望着林净尘。

林净尘自然是应了下来,喜得南宫玥立刻就应承了要亲自给他绣一个药袋子。

祖孙俩亲热地说了好一阵子,这时,百合来禀报说,醉仙居都已经布置完毕了。

如此这般,一切都准备就绪后,已近酉时,南宫玥出来了整整一天,不能再耽搁,立刻与林净尘道别回了王府。

用过晚膳,南宫玥一边倚在美人榻上绣着药袋子,一边垂眸沉思着,一不小心,针往指尖上扎了一下,渗出了一滴血珠。

“世子妃。”百卉焦急地就要去拿药箱,南宫玥忙拦住了她,笑着说道,“只是破了皮而已,别那么紧张。”她说着,用帕子拭去了指尖的血珠,低头若有所思。

这一夜悄无声息的过去了。

因忙了一天,南宫玥照例赖了个懒觉,直到午时过后才去了武寿堂处理中馈。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易嬷嬷的到来,王府近日人心浮动了不少,南宫玥冷眼旁观,倒是发现了几个蹦跶的最欢的。

而今日,她则二话不说,直接撤掉了一个新提拔上来,管着内院库房的姚嬷嬷。

姚嬷嬷顿时就惊呆了,忙跪了下来,惊慌不定地祈求道:“世子妃,奴婢有错,请世子妃明示。”

南宫玥使了个眼色,百合上前一步,说道:“可是你与易嬷嬷说了世子妃平日里总出门的?”

姚嬷嬷愣住了,当时易嬷嬷来找她套近乎,问了些世子妃的事,她想着这易嬷嬷好歹也是从南疆过来的,可不能得罪了,便随口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

“本世子妃最后再说一遍。”南宫玥开口了,慢条斯理地说道,“不管南疆如何,在这里,在王都的这镇南王府里,世子爷和本世子妃才是你们的主子!本世子妃可容不下那些个两头倒的墙头草。若是担心得罪了王妃,那本世子妃不介意成全你们的忠心,把你们送去南疆服侍王妃。”

她顿了顿,脸上似笑非笑地说道:“不知有谁自高奋勇地想过去呢?”

谁会想去那苦寒的边疆之地?!更何况,还是被世子妃送过去的,那岂不是在找死吗?

底下的管事嬷嬷和媳妇子们个个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吭。

南宫玥不再看她,而是淡淡地说道:“还有张顺家的。”

一个媳妇子忙上前一步,慌张地说道:“世子妃,奴婢可没有与那易嬷嬷有过接触……”她管的是内院的粗使丫鬟。

“张顺家的,你手底下的小丫鬟不懂事,让易嬷嬷一块花布就收买了。你是管事的,自然也要罚。”百合利落地说道,“但世子妃念你们都还不懂规矩,这次就小惩大诫,一会儿自己下去领5个板子,扣三个月的月钱。”

好歹差事没丢,张顺家不敢多说什么,赶忙恭敬地领了罚,只待回去后要好好给那些小丫鬟们立立规矩。

南宫玥的目光缓缓地扫过了噤若寒蝉的众人,不管南疆如何,这王都的镇南王府她得牢牢的握在手里,毕竟她和萧奕还得在这里住上好几年呢,总不能住在自己家里还整日处处提防着。

一定要彻底压服了她们!

南宫玥顺利的处置完了中馈之事,又分下去几块对牌,便打发她们退下。

她回房小憩了一会儿,刚醒来,鹊儿便过来禀报说朱兴想要支一笔银子。

朱兴可算是萧奕的亲信,现在又是王府的大管家,这若是想支一笔普通数目的银子,根本就没必要特意来找自己。南宫玥微微挑眉,示意她继续说。

鹊儿接着说道:“朱管家想要支取一千两。”

“一千两?”这确实是笔不小的数目,南宫玥问道,“他可有说是为何?”

“是。朱管家说,这笔银子是要给一些老兵来治病用的,他说那些老兵曾跟过老王爷。”

“老兵?”南宫玥随口问道:“他们现在可是在王都?”

鹊儿早就细细地问过,因而很快就答道:“朱管家说,现在那些人都在城外的柳合庄住着。”

南宫玥脱口而出道:“柳合庄?!”

鹊儿忙应道:“世子妃,朱管家确是这样说的。”

这个柳合庄南宫玥记得很清楚,是老镇南王留给萧奕的庄子。她不久前刚刚看过庄子的帐册,其中有几个庄子帐目的混乱程度足以让人咋舌,而这柳合庄就是其中之一。

南宫玥沉吟片刻,对鹊儿道:“你让朱兴去外院的外书房见我。”

鹊儿领命而去。

南宫玥则带着百卉百合去往外院。

等她到了外书房时,朱兴已经在那里了,起身抱拳道:“见过世子妃!”

“坐下说话吧。”

两人隔着大大的梨花木书案坐下后,南宫玥便开门见山道:“朱兴,与我说说柳合庄的那些老兵……”

朱兴也猜到南宫玥找他是为了此事,早理好了思绪,立即解释道:“世子妃,柳合庄住的那些老兵是老王爷在世时的亲兵。他们长年征战,都是身有残疾,无家无室。这些亲兵有不少已经过世了,还留下的这些以前在南疆的时候也只靠着微薄的抚恤过活,日子过得很是艰难,因此世子爷就干脆命人把他们接到王都来好生奉养,也算全了老王爷和他们的主仆之情。”

当初程昱、朱兴他们跟萧奕提起这些伤残老兵时,本来只是指望萧奕能稍微照顾一下他们,没想到萧奕竟主动提出把他们接到王都来,这一点当时就让朱兴几人甚为感动,觉得萧奕不愧是老王爷看中的继承人,有老王爷之风。

南宫玥听着倒是不意外,萧奕看着玩世不恭,举止轻浮,其实最重感情。

而且,这些老兵跟着老镇南王征战沙场,保卫国土,如今年老身残,孤苦无仃,确实应该好好安顿起来,让他们至少能安享晚年。

百卉百合亦是若有所触,世子爷能有这份心意,确实是令人尊敬。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南宫玥语气平静地又问。

“去年秋猎以前。”朱兴有些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南宫玥,感觉到她似有不悦,解释道,“世子妃,这件事本来属下早就应该禀告的,只是最近琐事繁多,属下便忘记了。”直到今日,庄子派人来讨银子,他才想起这茬事。

南宫玥确实有些不悦,但这并非针对这些老兵,也非针对朱兴,而是因为想到了那个庄子送来的那堆乱糟糟的账本。这些庄子的管事们胆大包天到连主家也能随意糊弄,也不知道会怎样对待这些寄住的,毫无谋生能力的老兵们……

是会善待,还是……

奉养老兵是一件好事,可万一这好事落到了小人手上,便是可以硬生生把它办成一件坏事的。

南宫玥面沉如水,前世,萧奕的名声可说是糟糕到了极点,除了弑父杀弟外,其中有一条就是无情无义。

最有名的一件事便是慈善堂了。

前世,萧奕在夺了南疆兵权,成了镇南王后,曾用祖父老镇南王留下的一些庄子,办过一个慈善堂,专门收留那些从战场退役、身有残疾的士兵,其中还包括了曾跟随过老镇南王的亲兵们。

彼时就有不少传言说萧奕是为了挽回他堪称狼藉的声誉才会伪善地搞什么慈善堂……一年后,一个老兵突然跑到了镇南王府前怒斥萧奕以慈善堂之名压榨奴役他们这些可怜的老兵,让他们没日没夜挖矿,如今已经有一半残疾老兵都去了。

而那个老兵最后更是一头撞死在镇南王府前的石狮子上,血溅当场!

这件事不仅是震动了南疆,连王都都听闻了,人人都说镇南王萧奕果然是心狠手辣,冷血无情!

现在想来,这到底是萧奕真得冷血,还是另有原因?

不管如何,今生,她绝不会让那些小人有机会坏了萧奕的名声!

南宫玥沉默了好一会儿,辩证会的事自由外祖父来主持,她若出现只会惹来猜疑,反而不美。

干脆趁这个机会……

南宫玥抬眼看向朱兴,说道:“明儿,我要去一趟柳合庄,亲自去瞧瞧那些老兵。”

“是,世子妃!”朱兴有些意外,但还是立刻恭敬地应下了。

------题外话------

二更君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