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托孤/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捷报!捷报!南疆大捷!”

一封三千里加急的捷报随着奔驰而过的俊马,响彻在王都的大街,随之传遍了整个王都,一直传到了御书房。

“好!好!”

皇帝脸上的笑容掩都掩不住,从他即位以来,大事小事不断,尤其是这两年来,更是战乱频频,难得有这样一件大喜事,实在让他欣喜若狂。

南疆大捷!虽然南蛮还没有尽数撤退,但萧奕领兵一举拿下了被南蛮所占的两座城市,又断了他们的补给线,足以让南蛮军元气大伤。

这可是大裕与南蛮交战后的第一次大捷。

皇帝看着捷报越看越开心,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遍,大喜过望地说道:“阿奕果真没有让朕失望,干得漂亮!真是干得太漂亮了!”

刘公公在一旁凑趣地说道:“这还是多亏了皇上您识人有方,才会有这次的大捷!实属我大裕之福。”

“哈哈哈。”皇帝大笑着说道,“就你会说话。”

随着捷报一起递上来的,还有萧奕的一封折子,皇帝心情很好的打开,看了没几行,就被逗乐了。这折子带着萧奕一贯的风格,里面大肆显摆了自己是如何英明神武,力克南蛮。皇帝越看越乐呵,笑着向刘公公说道:“怀仁,你瞧瞧这小子,也不知道谦虚些。”

刘公公装作低头看了,口中则附合着说道:“萧世子就是实诚。”

“朕当初把他派往南疆的时候,还担心过,毕竟阿奕从小就没上过沙场,生怕这万一刀剑无眼,可怎么办才好……不过,阿奕还真是没有让朕失望。”皇帝欣慰地说道,“说到底,这南疆军也是老镇南王一手打造出来的,只不过因这镇南王糊涂,再加上他一人难以兼顾全局,才会任由那些蛮子嚣张进犯。这阿奕可是名正言顺的世子,这一回去,自然群龙有首。南蛮又有何惧。”

若是萧奕在这折子上为众将士请功,或者谦虚地把所有的功劳都归给皇帝,皇帝难免会心生顾虑,觉得他出去一趟便多了几分心机。但是,萧奕却支字未提其他将士的功劳,虽是显摆自己,却又不是那种骄傲自满的口气,反而像是一个小辈在向长辈表示自己很是能干一样,这让皇帝很是欣喜。

皇帝也不知不觉把自己代入到了长辈的身份里,只觉得萧奕不愧是自己教养出来的孩子,这才第一次出征就能立下大功。

“赏!一定要大赏。”皇帝龙心大悦道,“唔……阿奕不在王都,那就赏玥丫头好了!怀仁,你也帮着朕想想,有什么可以赏的。朕记得早先刚进贡了几颗东珠,小姑娘家家的,应该会喜欢这种东西……”

皇帝兴致一起,干脆让刘公公取来了私库的册子,亲自挑了好些东西,不止赏赐到了镇南王府,同时还有咏阳大长公主府。尽管萧奕的折子没有提,但送来的捷报上可是清清楚楚的写了那些有功的将士,就连傅云鹤的名字也在上面。

当满满当当的赏赐送到镇南王府的时候,南宫玥正要准备去前院的书房,闻言便先去接了旨。

南疆大捷!

南宫玥弯起了唇角,她就知道阿奕是绝对不可能会败的。他前世可是一路从南疆打到了王都,掌控了整个大裕,又岂会输给这区区的南蛮。

送走了刘公公后,南宫玥让百合把所有的赏赐登册入库,特意把那颗东珠取了出来,打算下次回南宫府的时候送给林氏。她心情甚好的打赏了所有的下人们每人一个银裸子,王府上上下下顿时喜出望外,只觉得这府里有了主母果真是不一样,又有新衣裳,又有赏赐,每个月还有两天休沐,这日子过得简直太好了。

府里的下人们个个面带春风,就好像过年一样。

南宫玥带着百合百卉到了外院书房,此时,朱兴早已候在了书房外面,见到她来,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南宫玥抬手免礼,自行进了书房,坐在了书案后面。

她刚一坐定,朱兴就忙不迭地回禀道:“世子妃,已经查到了。继王妃的姨娘确实姓牛,牛家是方家的家生子,继王妃的姨娘原本是方家三老爷的丫鬟,后来开了脸作为了通房,待到生了一个庶子后才被抬为姨娘,随后又生了继王妃。这牛姨娘只生过他们兄妹俩,后来便不得宠了,直到继王妃嫁入王府为填房后,这才翻了身。”

那天,从庄子上回来以后,南宫玥便让朱兴去查这件事了。

虽然王都距离南疆千里迢迢,但这镇南王府里多少还是有些从南疆来的老人的,有些消息不难打听到。

南宫玥微微颌首,问道:“这么说来,那牛管事还真就是继王妃的舅舅了?”

“应该没错。”朱兴忙回答道:“……属下已经派人回了南疆,过些日子就会有确切的消息过来。”

南宫玥思忖了一会儿,索性直截了当地问道:“当年,老王爷一共留下了多少人?我曾听世子爷提过,应该不止你们四个吧。”

“不止。”朱兴的面上现出一抹哀伤,“老王爷一共给世子爷留下了十二个亲信。但最后只剩下我们四个活着见到了世子爷。”

南宫玥继续追问道:“那可曾还有一个大管事?”

“确有一个大管事,申大管事跟着老王爷二三十年了,一直都管着老王爷的产业。老王爷过世后,申大管事忠心殉了主……”

“殉主?”南宫玥目光微凛,说道,“你好好说说。”

朱兴努力回忆着说道:“……自从老王爷过世以后,申大管事就一直在为老王爷守陵,直到老王爷一周年的时候,一头撞死在了老王爷的墓前,殉了主。”

南宫玥垂眸沉思,忽而出声道:“柳合庄的那婆子说,牛管事是在老王爷去了后一年到那里的,代替了原来的管事。”

“是啊……”朱兴先是呆呆地点了点头,随即猛地反应了过来,脱口而出道,“世子妃,莫不是……”

南宫玥淡淡地说道:“老王爷即已托孤,申大管事若是忠仆就该为世子爷好生打点好这些产业,毕竟那个时候,世子爷年纪尚幼。可是,他却置老王爷的遗命不顾,反而在事隔了一年后‘自杀殉主’,你不觉得这其中很有可疑吗?”

朱兴满头大汗,回想起那个时候,他们都为了申大管事的殉主而悲痛,却并没有想过,这会是人为安排的……

南宫玥长长叹了一口气,显然,自从申大管事过世后,便少了可以替萧奕打理产业的人。

南宫玥在当初看账册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奇怪了,老王爷即然给萧奕留下了如此多的产业,为什么就没有留下一个可以信赖的人来为他打理呢。不然,也不会因为主家多年未曾过问,就奴大欺主至此。而事实上,老王爷果然是留了合适的人,只可惜,没能等到亲自把这些产业交到萧奕的手里,就被人害了性命。

若是申大管事还在的话,现在应该不至于此。

南宫玥沉思着问道:“老王爷托孤之事有多少人知道?”

“老王爷生怕届时因这些产业而引来纠纷,便让萧家族中的五个族老做了中人。但王爷和继王妃应该不知。”朱兴说道,“老王爷曾有过叮嘱,直到世子爷成亲后,再把这些产业当着王爷和五个族老的面交还到世子爷的手里。”

南宫玥又跟着问道:“这些房契地契这些年都是谁在保管?”

“都放在大丰钱庄,我们来投奔世子爷的时候,这才取出。”

“所以,这些年来从未有人过问?”

朱兴羞愧的点点头,并说道:“到了王都交给了世子爷后,就由程昱在管着,后来又交到我手里了。”

无论是程昱还是朱兴,他们都是从沙场之上下来的,若论行军打仗,他们不会输给别人,但说到打点庶务,清理账目,那就真得两眼一摸黑了。

他们就等着有了世子妃后,世子妃可以接手这一切。

“我明白了。”南宫玥了然点头,说道,“据我猜测,应该是有谁把托孤之事透露给了继王妃。”所以,继王妃才会仗着萧奕年纪尚小,插手到这些产业里。

除了柳合庄外,也不知道她还知道多少,更不知道她还插手了多少。

光是柳合庄每年都有这么多的收益进了小方氏的手,还给萧奕留下了洗不清的骂名!真是好算计啊!是想等到萧奕恶名昭彰时就能名正言顺的夺了他的世子位吧。

可惜她的算盘打错了。

南宫玥按耐住心中的恼怒,语气平静地问道:“牛管家和郑直可有消息了?”

“已经派了人手去寻,从王都到南疆,这一路上都布下了人。只要他们敢回南疆,就不会逃出我们的手心。”

南宫玥点点头,又想起了一件事,问道:“对了,申大管事可还有家人?”

朱兴回道:“在申大管事去了后,就由王爷作主,放了他们全家的奴契。”

“你安排人去寻一下。若是能找到申大管事的子侄,可以问问他愿不愿意来王都。”

朱兴有些意外,问道:“世子妃是要用他们?”

“我们府里现在缺一位打理庶务的大管事。老王爷既然如此信赖申大管事并托了孤,或许他的子侄也可一用。”在南宫玥看来,托孤往往只会选择那些真正忠心耿耿之人,不但是自己忠心,其家人也必要忠心,否则又怎么可能将爱孙托付呢。她停顿了一下,说道,“不过,是不是要用,我还得亲自看看人才成。”

朱兴躬身应了下来,“是。世子妃。”

“就先这样吧。”

南宫玥站起身来,回了抚风院。

她还有不少账册要看呢。

上次她就只顾着查账了,至于其他的比如柳合庄更换过管事之类的细节她都没有留意,现在还需要再好好看一遍,看看能不能从中得到什么线索。

小方氏既然敢把手伸这么长,自己若不想个法子跺了她的手,还真是说不过去!

南宫玥振奋起精神,向着百卉吩咐道:“今儿让小厨房给我准备一个佛手金卷,一个芙蓉鱼骨,还要长春羹和翡翠银耳,其他的你们看着上。”不吃饱些,怎么有力气和他们斗呢!她想了一下又道,“今日大喜,府里上下每人都添一个肉菜,让大厨房来做。”

“是,世子妃。”百卉笑吟吟地应了,“那些小丫鬟们一定会乐坏的。”

自从南宫玥从柳合庄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小书房里大半天都没有出来,甚至就连晚膳也没用。那之后几日,她都有些心绪不佳,整日沉思着,让百卉实在有些担心,见她终于打起了精神,也不由松了一口气,赶紧吩咐了一个二等丫鬟去办了。

阖府皆是大喜,一个个全都笑逐颜开,巴不得天天都有捷报传来。

而这来自南疆的捷报,也影响了整个王都。

本因着连番大战,虽然都远在边疆,但多少还是影响到了人心,这次的捷报一传来,本有些惶惶不安的人全都大松了一口,争先奔走相告,整个王都的氛围才不过一夜间就变得轻快起来。

就连酒楼茶馆里谈论的也皆是关于大捷的话题。

所有的人一个个全都自信满满地说着“大裕必胜”。

而萧奕的信也在捷报传来后没几日,送到了王都。

一得到信,百合欢天喜地就奔进了屋子,人未到,声先至,“世子妃,世子爷来信了。您快看看!”

这若是平日里她这样咋咋呼呼的,百卉定是要皱眉训她一句,但是今日看在世子爷这封信的面子上,她也不与百合计较了。

“快给我。”

正在看账本的南宫玥喜出望外地站了起来,连忙接过了信,脸上是掩不住的喜色。

太好了!阿奕的信终于到了。

她拆开了信封,里面除了一张写得满满的信纸外,还藏了一个信封,她随意地瞟了一眼,就发现第二个信封里装的是傅云鹤的来信,于是便暂时放在了一边,眉眼含笑的读起了萧奕的信。

信上,萧奕先是用一半的篇幅缠绵地诉说了一番她的思念之情,然后又洋洋洒洒地写了他这段时间在南疆所做的事,顺便还提到说小方氏如何送了一个女人过来,自己又是如何以牙还牙地扔了一个花魁给萧栾,又夸自己如何英勇神武,骁勇善战,把南蛮军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

末了,又强调了他在南疆一切安好,没有受伤,没有生病,让南宫玥安心呆在王都,不要为他担心,但要记得想念他!

南宫玥轻轻地抚摸着信上那遒劲有力的字迹,眼前仿佛看到了战场上少年运筹帷幄、大战沙场的模样,嘴角的笑意又浓了几分。

虽然知道萧奕必然安好,但直到收到这封信,她才彻底安下心来。

南宫玥反复看了几遍后,这才小心翼翼地亲手放进了一个红木匣子里。自从萧奕去了南疆之后,他的每一封来信,南宫玥都小心珍藏着,时不时会拿出来再读一遍……等她把这个匣子装满的时候,萧奕也该回来了吧。

南宫玥眉眼弯弯的锁上匣子后,把它放到了一边。

随后,南宫玥看向了傅云鹤的那封信,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思吟片刻后,便吩咐百合准备去车驾,去了咏阳大长公主府。

公主府的门房一见南宫玥来访,连忙开了侧门,迎她的朱轮车入府,并立刻派人去禀报咏阳和傅云雁。

五福堂中,除了咏阳,傅大夫人正好也在东次间中陪咏阳闲话,婆媳俩一听说南宫玥来了,不免有点意外,南宫玥昨日才刚递了帖子,说是明日会来拜访,怎么今日就来了呢?南宫玥一向知礼数,虽然与公主府关系亲近,但像这样贸然前来还是很罕见的,咏阳忙派自己身边的大丫鬟红线出去相迎。

话音刚落,就听屋外传来了傅云雁活泼清脆的声音:“阿玥,我还以为你明日才会来呢。你都不知道,我这两日实在无聊极了,要不是我娘不许我出门,早就去找你玩了。”

这孩子……傅大夫人暗暗摇头,这都是订了亲的人了,还成天想着玩。她心里琢磨着六娘年纪也不小了,出嫁也是这一两年的事,当人媳妇可没有在家当姑娘舒适,什么都能由着她的心意来,还是得磨磨她的性子。

思绪间,两人手挽着手亲热地走了进来,看她俩亲亲热热的样子,傅大夫人的眼中不由都闪现笑意。南宫玥可是她未来的小姑子,她们能处得愉快,简直再好不过了。

待她们给咏阳和傅大夫人行了礼,又落座后,南宫玥取出一封信,并道出来意:“咏阳祖母,傅伯母,玥儿冒昧早来了一日。这是傅四哥从南疆寄过来的信,是今日和阿奕的信一起捎来的。”

一听说是傅云鹤的来信,东次间中的傅家三代女人都是面露喜色,傅大夫人的眼中更是隐隐闪现泪光,但立刻就偏开头拭去了泪花,心道:儿女都是债啊,这个臭小子总算记得写信过来了。

傅云雁就坐在南宫玥身旁,不用咏阳吩咐,她就欢喜地接过信,然后亲自送到了咏阳手中。

咏阳看着信封上熟悉的字迹,欣慰地勾了勾嘴角,吩咐傅云雁:“六娘,你帮祖母念念。”

傅云雁自然却之不恭,迫不及待地打开信封,取出了其中的信,大声念了起来。

傅云鹤的信不似萧奕那般冗长,只有几句话,主要就是来报平安的,并询问祖母、父母身体可好,关于战场上的事,是一句没提。

知道他平安无事,傅大夫人一方面长长地舒了口气,另一方面又暗暗埋怨傅云鹤这封信也太短了。

不止是傅大夫人不满意,傅云雁也不满意,嘀咕道:“祖母,母亲,四哥这信也太敷衍了吧。也不说说他自己打了几次仗,杀了多少敌……”

她不说还好,一说,傅大夫人的脸色更难看了,傅云雁缩了缩肩膀,不敢再说下去。

南宫玥抿了口茶,笑吟吟地为傅云雁解围:“六娘,我后日想去一趟药王庙,你可要与我一起去?”

“好啊。”傅云雁想也不想地答道,只要能出门,她便是精神百倍,“我正好也去替四哥求平安符!”

傅大夫人闻言若有所思着说道:“我听说药王庙的平安符和签好像挺灵的。”

“药王庙的签据说是挺灵的,不过我是打算去还愿。”南宫玥含笑道,“阿奕出征前,我去药王庙给他求过平安符,现在打了胜仗,我想着还是应该去庙里还愿才好。”

傅大夫人也是信佛的,忙同意着说道:“阿玥你做的对,既然求了菩萨,是该去还愿。”跟着她对咏阳提议道,“母亲,不如我们也跟阿玥一起去趟药王庙吧,给鹤哥儿求道平安符。也给他和阿奕祈福。”

“是啊是啊!”傅云雁眉飞色舞地说道,“娘,祖母,咱们一块儿去吧!去为哥哥他们祈福,预祝他们早日打完仗,胜利归来。”

咏阳也是意有所动,笑着看向南宫玥:“阿玥,你不在意再多我和你傅伯母两个吧?”

南宫玥扬唇笑道:“咏阳祖母,玥儿欢迎且不及……咱们就一起去。”

如此这般,第三日一大早,南宫玥的朱轮车就先到了公主府,与咏阳她们会和后,一同出发,前往药王庙。

这药王庙虽小,但香火一向旺盛,可是今日的药王庙中,香客看着竟然不太多,感觉空落落的。

一看两辆朱轮车停在寺外,寺里的僧人就知道有贵客到了,立刻就有一个八九岁的小沙弥迎了上来,双手合十念了个佛号后,道:“几位施主,今日本寺的大殿暂时关闭,小僧引施主去偏殿不知可否?”

咏阳素来大度,不以为意地说道:“小师傅,那就带我们去偏殿吧。”

傅云雁也是没有在意,对她而言,拜菩萨也就是求个心安,拜的到底是哪个倒是一点也不重要。

唯有傅大夫人皱了皱眉,她们难得来这药王庙上香,就遇上大殿关闭着,总让人觉得好像是菩萨把她们拒之门外,怕不是好兆头……

鹤哥儿在南疆那可是玩命的,怎么难得来上香祈福竟遇上这样的事!

傅大夫人只是一个眼色,她身后的莫嬷嬷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笑吟吟地问道:“小师傅,这大殿怎么就关闭了?莫不是今日贵寺有什么要事不成?”

小沙弥平日里也是看惯了香客们的脸色,忙解释道:“几位施主,今日因为张府的老夫人在大殿中做法事,所以只能暂时关闭大殿,还请施主见谅!”

莫嬷嬷想到了什么,便又问:“张老夫人?莫非是张勉之张大人府上的?”

“原来施主也知道啊。”小沙弥暗暗松了口气,既然认识就好,也免得他们里外不是人。这事情总是有个先来后到。

说话间,小沙弥就已经把他们引到了偏殿,随后就被莫嬷嬷打发去殿外守着。

傅大夫人见四下没有外人,忍不住低声抱怨道:“母亲,这张家最近还是真是上蹿下跳的,一会儿在这药王庙搞什么法事,一会儿又在四个城门口施粥……”难不成还想收买民心不成?……也不对啊,这施个粥又能讨好了谁,也就是那些无知的百姓说张府一句好话,估计就算是皇帝听说了,最多也就是一笑置之吧。

咏阳面色微沉,倒也没说什么。

这做法事也好,施粥也罢,别家也不是没做过,只不过张府正好是三皇子的外家,以至于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变得引人注目起来。

这个话题很快便没人在意,众人都一个个虔诚地上香,拜佛,傅大夫人还特意求了一支签,是支上签。傅大夫人顿时喜笑颜开,仿佛心里也一下子踏实了。既然连菩萨都说话了,那鹤哥儿一定会平平安安从南疆回来的!她这个做母亲的,也不求儿子光宗耀祖,只希望他能平安而已。

众人上完香后,便出了偏殿,傅大夫人正想吩咐莫嬷嬷随小沙弥去捐个香火钱,却见前方两道有些眼熟的身形正缓步朝这边走来。

来人乃一老一少,老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妇人,花白的头发整整齐齐地梳成一个圆髻,身上穿着一身秋香色的褙子;年轻的那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姑娘,此时已值深秋,但她却穿得相当单薄,一身素净的白色,只在裙摆绣了几朵银色的梅花。

那姑娘仔细地搀扶着老妇人,走到了偏殿前。

“见过大长公主殿下,见过世子妃!”这一老一少恭敬地给咏阳和南宫玥行了礼。

“张老夫人,免礼。”咏阳淡淡地说道。

张老夫人和身旁的白衣姑娘直起身来后,张老夫人介绍道:“殿下,这是我的孙女伊荏……荏姐儿,还不给殿下请安。”

张伊荏上前一步,再次见礼:“给殿下请安。”她的声音嗲嗲的,柔柔的,像是捏着嗓子憋出来的嗓音,听得傅云雁打了一个寒颤,忍不住悄悄地与南宫玥交换了一个眼神。

咏阳随意地打量了张伊荏一番,尤其是她那身打扮,若非她知道张大人和张夫人都活得好好的,而张老太爷已经仙逝多年,她几乎要以为他们张家有什么丧事了……咏阳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若有所思。

她客套地夸了一句,然后摘下手腕上的镯子赏给了对方。

跟着,张伊荏身子一偏,又给南宫玥请安,南宫玥赏了她一块玉佩,她又福了福,娇声道:“谢过世子妃,早就听表姐说世子妃气度不凡,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让伊荏甚为仰慕。”

“张姑娘过奖。”南宫玥含笑道。

张伊荏有两位身份高贵的表姐,一个是二公主,一个是明月郡主,相比下,张伊荏不过是一个从三品官员之女,身份实在是不高。说到底,不过是张大人兄以妹贵罢了,他们张家底蕴不足。

傅大夫人也跟着赏了张伊荏,而傅云雁则从张老夫人那里得了对方一个碧玉扳指。

双方费了一番功夫,总算是相互都见了礼,认了人。

张老夫人又对咏阳道:“殿下,老身刚刚从这寺中的僧人口中得知有贵人过来礼佛,所以才特意来给殿下请安。老身这几日在大殿中请了寺中的高僧做法事,倒是扰了殿下礼佛的兴致,还请殿下恕罪。”

“张老夫人客气了。”咏阳道,“万事都讲个先来后到,张老夫人不必太过介怀。”

“谢殿下。”张老夫人又福了福后,便告辞。

祖孙俩又施施然地走了,看她们离去的方向,显然是回大殿去了……

------题外话------

张家二姑娘的名字改为张伊荏,因为我后来发现“薇”字已经被镇南王的侧妃用过了……(唔,姑娘们可能也不记得她原来叫什么了……)

谢谢!

索索soso赠送10颗钻石、多一份期待赠送1颗钻石;

墨色之零丶赠送520朵鲜花、伊1nuo赠送1朵鲜花。

非常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