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逃妾/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父王请慎言。”萧奕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说道,“孩儿的世子妃,岂是王妃三言两语所能污蔑的。……父王,您如此偏听偏信一个妇人之言,实在让孩儿不知该如何说你才好。”

“逆子,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什么妇人不妇人的,那是你母妃!”镇南王愤而拍桌,怒斥道,“你母妃说你早已被那南宫氏迷了心窃了,看来果真如此。这个南宫氏小小年纪,不但善妒,还如此手段了得,把你哄得团团转……这样的女人哪有资格当我们萧家的媳妇!”

“父王!”萧奕猛地站起了身,身上戾气尽现,冷声道,“话不投机半句多!孩儿不想听父王再说任何诽谤世子妃的话!”

这个逆子说得都是什么鬼话!简直是要无法无天了!镇南王气得也站了起来,“逆子!”他一边骂道,一边想也不想地抽出腰际的鞭子,就朝萧奕抽了过去,鞭子快得如毒蛇出洞,发出锐气十足的破空声,显然是没有一点手下留情的意思。

宋孝杰不敢置信地瞠大眼睛,没想到王爷对世子爷下手竟如此狠。这若非宋孝杰早已是个征战沙场多年、见过无数风雨的大将,怕是都要失态了。

宋孝杰紧张地看向萧奕,却见萧奕竟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看着那鞭子距离他的脸庞已经不到几寸,宋孝杰不由惊呼出口:“世……”

下一瞬,便见萧奕随意地伸手一抓,便将那鞭子的一端抓在了手里。他微微施力,鞭子便紧绷得如那笔直的弓弦一般,两父子目光在半空中交汇在一起,火花四射。

这一刻,空气仿佛凝固,时间仿佛停滞!

世子爷果然是身手非凡!宋孝杰心中不由浮现这个念头,五味交杂。

说实话,这镇南王身边的近臣都知道比起仙逝的老王爷,现在的镇南王无论是武功、谋略亦或魄力,总是要逊色了许多……如今看来倒是世子爷这个孙儿,颇有老王爷的风采。这父子俩关系如此恶劣,而世子爷已经如一头快要成年的幼虎……恐怕迟早这父子之争是免不了的!

镇南王气得一口气梗在胸口。造反了!这个逆子简直是要造反了!

以前这个逆子还只敢躲闪,可是现在却敢跟自己杠上了!

有了皇帝给他撑腰,接下来他是不是就要除掉自己这个父王,取而代之了?

镇南王越想心里越觉得不安,只能外强中干地斥道:“逆子!还不给我放手!”

萧奕冷冷地看着镇南王,目光犀利到仿佛能看透他内心深处。

萧奕的嘴角微微勾起,他既然从没有感受到过丝毫的舐犊情深,那么对于这个父王,他又怎会有任何的期待呢?

萧奕毫无留恋地甩手放开了手中的鞭子,转身大步离开了厅堂。

此刻的宋孝杰真是尴尬得巴不得能凭空消失,来这里以前,他万万也不会想到大败南蛮军这么一件大喜之事,居然也能让这父子俩见面不到一盏茶功夫就吵得不欢而散……

“逆子就是逆子!”镇南王又气又狼狈,瞪着萧奕离去的背影,随手抓了个杯子就摔了出去,碎片“啪”地四溅开来。

镇南王烦躁地来回走动着,怒道:“这个逆子,原来还以为他长大懂事了,结果还是同以前一样,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还好本王还有一个嫡子,不然这王位若是落到了他手中……”

这个时候宋孝杰也不方便继续当哑巴,连忙劝慰:“王爷息怒。世子爷年纪还小,又在王都呆了几年,难免和王爷王妃有些生疏了。”

他心里却是尴尬不已,这事说起来不过是父子俩的口角而已,王爷何必这样大的气性,一言不合就想要换人当世子的架势,这世子哪难说换就换的?

从前,世子名声不佳的时候,这世子位都坐得稳稳的,更何况,如今的世子爷可是今时不同往日,连着几场胜仗在南疆军中民众都展露了头角。

再者,世子爷背后又有皇帝给他做主撑腰,王爷想要换世子恐怕是没那么容易。

只是有些话宋孝杰却是不方便对镇南王直接说,只能委婉地说道:“王爷,属下看世子爷还是有几分您和老王爷的风采的,您看,现在不连打了好几场胜仗了吗?”

“他会打仗?”镇南王不屑地勾了勾唇角,“那母猪都可以上树了!依本王看,不过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运气好罢了。田禾、姚砚他们都是良将,说不得就是他抢了他们的功劳!”

虽然宋孝杰之前也曾经做过这样的揣测,可是镇南王可是世子爷的父王啊,他竟然这样揣测自己的儿子!

之前的战役且不说,今天这一战,城墙上的那些士兵可都亲眼看到了,是世子爷萧奕亲自带兵杀敌为奉江城解的围!这么多双眼睛看到了,没想到镇南王却视而不见……看来以前世子的纨绔之名怕是和王爷的态度也有些关系。

镇南王却对宋孝杰的心思一无所知,滔滔不绝地抱怨着萧奕的种种不是……

与此同时,萧奕来到了管家给他安排的暂住的院子。

萧奕心知自己毕竟只是世子,现在有镇南王坐镇,他手中的那些人恐怕会蠢蠢欲动。而他唯有建下更大的威望,才能让军心稳定下来。他很快就要回王都了,必要在那之前,让那些人对他由尊重转为忠心,如此他这一趟才没有白白回来。

萧奕没有丝毫耽搁,便命人唤来程昱、钱墨阳和傅云鹤等人去了书房。

萧奕将一张舆图挂在墙上,说道:“我们下一个目标是岭川峡谷。”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南疆渐渐收复了失地,兴阳、封阴、回落三城已尽数夺回。但是南蛮则退守岭川峡谷,依然占据南疆的半壁江山,尤其是位于边关的府中、开连两城尤为重要,若是这两座城池夺不回来,就好像是一只恶狼环伺在侧,随时都会扑过来。

“世子爷。”田禾思吟着说道,“这岭川峡谷地势崎岖,易守难攻,若是强攻,恐怕不妥。末将以为,寒冬将近,就算我们不趁胜追击,南蛮断了补给恐怕也会撤退……”

“若说补给,恐怕断不了。”萧奕的手指点向了府中和开连两城,并说道,“府中城是我们南疆的粮仓之一,而开连又是连接着各小国的必经之路。据我所知,南蛮在夺下这两城后并未行杀烧抢掠之事。我想,是将它们留作了后路。一旦南蛮的北侵之路不顺,就会如现在这般,占据着岭川峡谷,以府中和开连来养活军需,想必绰绰有余。待他们休养完毕,随时会再度北侵。防贼容易,但要想千日防贼却是不易。”

更何况,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现在全军上下正为了南蛮的恶行而激愤,岂能不趁胜追击。

“世子爷说的极是。”田禾考虑再三,终于还是认同了。

本来这次回了奉江城,田禾有些犹豫该随着镇南王,还是继续跟着世子,毕竟镇南王才是真正掌管南疆兵权之人。可是,这些日子以来,世子所表现出来的英勇果敢却让他心服口服,仿佛当年追随着老王爷时一样……而同样的感觉,在座的几个将领几乎都有。

他们多少都看出了镇南王与世子之间不和,有人在观望,当然有人已下了决心,就听一个先锋营副将百里峰沉声问道:“世子决定如何?”

“贸然进攻确实不妥。”萧奕早已考虑好了,“但我们可以引蛇出洞。”

早在王都之时,官语白便已经预料到了战局最终会走到这一步,他们也曾就着岭川峡谷进行过不止一次的沙盘演练,这地势,作为防守确实极佳,但对于攻击而言,并非没有机会。

而他们最可以利用的就是南疆的沼泽蛇虫。

萧奕思吟了片刻,说道:“我们兵分两路。一路从岭川峡谷北侧进攻,以吸引南蛮的注意。而另一路才是关键……”他指向舆图上的某一点,说道,“这里有一条小路,从这条小路出去,便是一个极为隐蔽的沼泽。另一路必须轻兵突进,从小路进入岭川峡谷,以偷袭为掩饰,把南蛮军引入沼泽……”

在座的将领们皆是大惊,他们惊讶的是,萧奕怎么知道这里有小路,还有沼泽,莫非……世子爷早早的就已经为了将来坐稳南疆而有所部署了?若真是这样,世子爷实在深谋远虑啊!

萧奕细细的与他们分析着,几乎把每一点都说到了。

这一战将是奠定胜局的关键,只要夺下岭川峡谷,他有自信在两个月内结束这场战乱!然后就能回去了。

他想他的臭丫头了!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窗外,落日已经西沉,也不知道他的臭丫头有没有好好用晚膳……

王都此刻的天色同样半明半暗,南宫玥的朱轮车终于在天黑宵禁前进了城门。

等她回到镇南王府时,王府的大门前,已经高高挂起了两只大红灯笼。

朱轮车一路行到二门处才停了下来,南宫玥由百合搀扶着下了车,今日来回就坐了四个时辰的马车,她的眉目间掩不住的疲倦。

安娘领着两个抬轿椅的婆子候在二门边了,见到南宫玥连忙上前施礼:“世子妃,您回来了啊。”

南宫玥抬了抬手,让她们起身。

安娘走到南宫玥跟前,压低声音道:“世子妃,方次妃现在在武寿堂内等您。”

南宫玥愕然地眨了眨眼,随即笑了,看来这镇南王府的门户还是太过松懈了些。

安娘继续禀报道:“奶娘已经打探清楚了,是抚风院里的一个叫蕊儿的粗使丫鬟向易嬷嬷通风报信,易嬷嬷让守西角门的王婆子开的门,这才让那方次妃入了府。”方紫藤既然都入了王府,安娘毕竟也只是一个下人,也不好非叫人把方紫藤给撵出去。

百合不屑地勾了勾嘴角道:“这个王婆子是小方氏留下的人,世子妃见她做事还算老实,没出过什么差错,就留她在府里继续当差,却没想到她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吃里扒外!”

“原来这个蕊儿背后的人竟然是方次妃。”鹊儿有些惊讶地说道。虽然她们早就知道蕊儿被人收买,在暗暗地往外面传消息,但这些日子以来,蕊儿一直都没有异动,也没有再递消息,因而倒也没把方紫藤给揪出来。

“这次倒是算一箭双……不,一箭三雕了!”南宫玥似笑非笑。

“那倒也是。”百合也跟着笑了,目露狡黠,问道,“世子妃,要不要奴婢这就去把那方紫藤丢到府外去?”

没想到南宫玥摇了摇头道:“先不忙,我去会会她们……”跟着转头吩咐百合和画眉,“你们先把那几盆菊花放到花房里去,让花匠好生照顾着,也顺便安顿一下叶二福家的。”

“是,世子妃。”百合和画眉应声而去。

南宫玥坐上了轿椅,由着两个婆子抬着去了武寿堂。

方紫藤和易嬷嬷正坐在武寿堂里闲聊、喝茶,一听到外面的动静,目光都齐刷刷地朝南宫玥这边看来。

南宫玥下了轿椅,不慌不忙地走进了武寿堂,易嬷嬷和方紫藤的眼中闪过怒恨交加的情绪,但碍于身份尊卑,还是只能站起身来。

易嬷嬷先是“恭敬”地对着南宫玥屈膝行礼道:“见过世子妃……”

“见过表嫂。”方紫藤期期艾艾地福了福,目露希冀地瞥了易嬷嬷一眼。这回她可全看这易嬷嬷的本事了。

南宫玥目不斜视地一直走到大紫檀雕螭案旁的紫檀木太师椅上坐下,这才慢吞吞地说道:“免礼。”

易嬷嬷站直了身体,一旁的方紫藤眼看着南宫玥根本不给易嬷嬷一点脸面不由心中“咯噔”一下,开始担心易嬷嬷是不是根本没有她自己吹牛得那么厉害。

易嬷嬷一看百合不在,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那个贱婢实在是太不讲道理了,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就好比上次,她连世子妃的面都见不着。如此一来,就算她有万般手段,巧舌如簧那也无处可使!

易嬷嬷仗着南宫玥这次晚归理亏,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说道:“世子妃,请恕奴婢多嘴,如今世子爷不在王府,您又还是新妇,应该谨言慎行才对,像今日这样早出晚归的,实在不妥!”

“嬷嬷说得确实有几分道理,我作为新妇,确实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行。”南宫玥神情慵懒地看着易嬷嬷,微微颔首,却连眼角的余光都懒得看方紫藤一眼。

方紫藤眼看着易嬷嬷竟把南宫玥给压住了,眼中又浮现一丝期翼。

易嬷嬷心里其实早已经做好了南宫玥会如何牙尖嘴利地反驳自己,完全没想到这次她竟然会如此温顺地听从自己的教诲。她怔了怔后,暗想:也是,这个世子妃毕竟也才十三岁,不过是一个丫头片子,平日里定是因为她的丫鬟在背后教唆着……

易嬷嬷越想越是如此,欣慰地点头道:“世子妃,您肯听奴婢好言相劝,想必王妃知道了也会很欣慰的。”说着她看了一旁的方紫藤一眼,神色肃然地训斥道,“世子妃,您今日还有一错处,方表姑奶奶乃是王妃的侄女,世子爷的表妹,她登门向您求助,您怎么可以就这样把她一个人丢在府门外,自己却出门去游玩?”

易嬷嬷跟着又说道:“如今,方表姑奶奶在齐王府有难处,奴婢斗胆还请世子妃为她作主,让齐王妃切不可以再如此刁难方表姑奶奶了!再怎么说,方表姑奶奶那也是王府的亲戚,怎么可以任由别人如此折辱于她呢?这根本就是在下王妃的脸面,损咱们镇南王府威仪。世子妃,您身为王妃的儿媳,就理因替婆母分忧,更要维护镇南王府的体面……”

易嬷嬷滔滔不绝地说着,南宫玥漫不经心地笑着,打断了她,说道:“易嬷嬷,我敬你是母妃派来的嬷嬷,想给你几分脸面,你怎么就胡说八道起来了。居然把一个别家的逃妾说成是我们镇南王府的亲戚,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易嬷嬷,你这些话可别往外处说,否则人家还以为我们镇南王府都是些不懂规矩的呢。”

易嬷嬷双目瞠大,恶狠狠地瞪着南宫玥,原来她就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啊!

易嬷嬷气得额头冒青筋,“世子妃,方表姑奶奶就算是做了齐王的次妃,那也还是王妃的亲侄女。既然世子妃身为表嫂,不肯为表姑娘做主,那奴婢只好给南疆送信去了,世子妃,您就等着王妃的训斥吧!王妃怎么说也是您的婆母,世子妃您不会连王妃的指示也敢不听吧,那可就是……”她高傲地抬了抬下巴,没有把最后的“不孝”两个字说出口,但谁都知道她的言下之意。

不顺父母,那可是“七出”之名,她就不信南宫玥不怕!

不想,南宫玥却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失望摇头道:“母妃的话,我这做儿媳的自然是要听的。可是母妃这么守规矩、知礼数的人,怎么会认一个妾做亲戚?易嬷嬷,你是母妃的人,母妃若是知道你这么说,怕是要气死了!我这做儿媳的,怎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这贱婢四处嘴碎坏了母妃的名声!”

她说得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听得一旁的鹊儿努力地憋着笑,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易嬷嬷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正要辩解,却见南宫玥指着方紫藤喝道:“来人,还不把这个齐王府的逃妾给本世子妃绑了,送回齐王府去,免得污了我镇南王府的地!”

南宫玥一声令下,立刻有两个膀大粗圆的婆子进了堂里。

“南宫玥,你敢!”方紫藤不敢置信地站起身来,指着南宫玥的鼻子道。

可是她也只能说这么几个字,那两个婆子一左一右地钳住方紫藤的胳膊,粗鲁地将她拖了下去。

“南宫玥,你怎么可以!易嬷嬷……”方紫藤歇斯底里地大叫,却徒劳无力,声音渐行渐远。

南宫玥淡淡地又吩咐百卉:“百卉,你待会替我拟个帖子连着那逃妾一起给齐王妃送去,让她管好自己的内宅,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四处生事了!”

她说得意味深长,百卉忙福了个身应道:“是,世子妃。”她去了后头的西稍间拟帖去了,她自然知道这帖该怎么来拟!

这一切发生得如同电掣雷鸣一般,易嬷嬷整个被震住了,结结巴巴地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世子妃,您……您竟然……您就不怕王妃怪罪吗?”

“易嬷嬷,看来我这里庙小实在是容不下嬷嬷这尊大佛,”南宫玥笑眯眯地看着易嬷嬷,“既然嬷嬷这么想念母妃,那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你回去见母妃吧。”

易嬷嬷好歹是小方氏送来的,自己身为媳妇,总得给些脸面,自然也不能无故把她送走。但是,既然她这么不安生的犯到了自己手里,那南宫玥当然也不会手软。

易嬷嬷倒吸一口气,她就这么灰溜溜地被送回南疆,恐怕连王妃小方氏也会从此把她给难看了!

易嬷嬷勉强扯出一抹笑,想着是不是低个头,先把这一关熬过去了,“世子妃,请恕奴婢……”

南宫玥再次打断了她,漫不经心地吩咐道:“易嬷嬷没规没矩,坏母妃的名声,就杖责二十以示小小惩戒。”

“是,世子妃!”

立刻又有两个婆子进来了,易嬷嬷不死心地大叫:“你们敢!我可是王妃的人,小心我……啊!”

她的威胁终究以她杀猪般的惨叫作为结尾,一声比一声高亢。

拟好了帖子的百卉从西稍间里出来,南宫玥粗粗地扫了一眼后,就在帖子的落款处盖上了她的世子妃金印,让人把这帖子与方紫藤一起送去齐王府。

百卉领命而去,与被安娘命人押进来的蕊儿和王婆子擦肩而过。这两人眼看着王妃小方氏的亲信易嬷嬷都是现在这个下场,心里一阵透心凉,进到堂中,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磕头求饶:“世子妃请饶恕奴婢吧!”

安娘走到南宫玥身旁,请命道:“世子妃,这两人该如何处理?”

南宫玥的目光先落在蕊儿身上,挥了挥手说道:“……明日叫人牙子来把她领走。”

蕊儿有些懵了,她以为自己不过是传个消息,也没做什么害主子的事,没想到竟然会这么严重……这里吃好住好差事轻松,也有赏钱拿,这若是被人牙子再卖一次,指不定会卖到什么地方去。

“世子妃,奴婢再也不敢了……”蕊儿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试图求饶,可是立刻就被婆子粗鲁地拖了下去了。

而对那正匍匐在地,微微发抖的王婆子,南宫玥也懒得废话,说道:“王婆子,你今日随意放外人入府,罪证确凿,我就罚你杖责十五以儆效尤……”

一听只是杖责十五,王婆子暗暗地松了口气,却又她听慢条斯理地继续道:“你是母妃的人,我也不好发卖你,既然你这么不喜欢王都,就送你们一家子回南疆,好好侍奉母妃吧。”

他们这些人会被王妃留在王都,本来就是不受重用,不受待见……这次回了南疆,怕是连差事也保不住了!王婆子彻底地瘫倒在了地上,由着两个婆子把她拖了下去。

堂内终于清静了下来,在外奔波了一天的南宫玥懒懒地打了个哈欠,起身道:“回抚风院。”

南宫玥坐上了轿椅,有婆子抬回了抚风院,这轿椅规律地一晃一晃的,她几乎快睡过去了。

回到了抚风院,见南宫玥眉眼都掩不住疲倦,先一步回来的百合忙说道:“世子妃,沐浴的热水已经备好了;厨房给您温着粥,煲着汤,您是要先沐浴,还会先稍微用点吃食?”

“先去沐浴吧。”

沐浴更衣,又喝了一小碗粥,由着丫鬟帮她绞干头发……到后来南宫玥已经趴在案头沉沉地睡着了。

百卉和百合见南宫玥的头发干了,就悄无声息地将她抱到了床榻上,从头到尾,南宫玥都睡得沉沉的,一点都没惊醒。

百合忍不住笑眯眯地调侃道:“世子妃的警觉性真差,估计就算我们悄悄把她给卖了,她也不知道。”

百卉瞪了她一眼,虽然没说话,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百合吐吐舌,心想:她也不就是耍耍嘴皮子吗?

这时,画眉走进屋来,见南宫玥入眠,便压低声音道:“百卉,叶二福家的已经安顿好了,那几盆菊花也已经放在花房了。”

百卉点点头,明天再与世子妃说这事吧。

次日,睡得饱饱的南宫玥用完早膳的第一件事,就是让百卉给她准备笔墨纸砚。

她略一思量,一气呵成地给小方氏写了这么一封信——

母妃见信如晤:

母妃对儿媳一片慈爱之心,视儿媳为亲女,送来易嬷嬷为教养嬷嬷,儿媳亦深为感动,朝南三跪六叩,以示对母妃的感激。

儿媳一向尊敬母妃,视母妃如亲母,自易嬷嬷抵达王都后,儿媳视易嬷嬷如同母妃亲临,衣食住行,无一不敢怠慢!

岂知这易嬷嬷竟奴大欺主,胡言乱语,四处破坏母妃的声誉,儿媳一忍再忍,但实在不忍母妃贤良淑德、知书达理的名声毁于此等贱婢之手!儿媳义愤填膺,斗胆替母妃稍稍教训了此等贱婢一番。

易嬷嬷乃母妃之人,儿媳毕竟不好遇阻代庖,便将这易嬷嬷送回南疆王府,请母妃做处置!

最后的落款是“儿媳南宫氏上”。

南宫玥写完后,满意地扫了一遍,便交由百合帮着吹干墨迹。

百合不客气地顺便将信看了一看,这一看,差点没绷住。以前看世子妃给世子爷写的信,她还以为世子妃不会写信呢,看来写的还挺好的啊!

百合闷笑着把信送进了信封,命人送了出去。

南宫玥伸展了一下四肢,只觉得神清气爽。

而送信回来后的百合,则与她说起了一桩刚刚从出门采买的婆子处听到的小道消息:“……听说张老夫人昨日进了宫,然后哭哭啼啼出来了,口口声声说张嫔也不念着二公主早夭,连个子嗣都没有,以后无人供奉烟火什么的……”

南宫玥秀眉微挑,说道:“这传言是哪儿来的?”

“说是张府一个婆子多嘴传出来的,那个婆子还被狠狠打了一顿。”

一个婆子?

南宫玥饶有兴致地说道:“一个婆子能把这样的阴私事在一天之内传得王都沸沸扬扬,倒是有趣了。”

“世子妃,您的意思是?”

南宫玥沉吟了片刻,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起身,笑着说道:“我们去花房瞧瞧,可别让小白它们把我的菊花给糟蹋了。”

------题外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