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斗菊/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转眼就到了十一月二十八,恩国公府赏菊宴的日子,这一日,天公作美,晴朗的天空和暖暖的阳光都是恰到好处。

南宫玥刚用完早膳,鹊儿就让小丫鬟捧着两盆菊花兴冲冲地来了,说道:“世子妃,您快看,奴婢从那三盆‘金背大红’里选了一盆。虽说这‘金背大红’确实大富大贵,但奴婢又觉得这一盆‘左妃仙子’亦是有几分脱俗,也有几分菊王之相,您说我们到底带哪一盆呢?”

鹊儿选的两盆菊花确实不错,左边的那盆“金背大红”开到最盛,植株上的六朵花竞相怒放,大红的花瓣面与金背形成强烈的对比,看来很是夺人眼球,但又以最上方的那一朵为主,其余五朵如同众星拱月般,可谓主次分明;而右边的那盆“左妃仙子”白中透绿,白如白玉般高洁,绿似翠玉般青翠欲滴,那浓密地花瓣丝丝缕缕地向上团抱簇拥,尽显高雅之气。

南宫玥也没打算赢什么菊王,只是去凑个热闹,便随口说道:“带上‘金背大红’吧。”

鹊儿笑着应道:“世子妃说得是,还是‘金背大红’喜气。”

这时,百卉也进来了,禀告道:“世子妃,朱轮车已经备好了,要现在就出发吗?”

南宫玥看看时辰也差不多了,便梳妆打扮,带着几个丫鬟去了二门,没过一刻钟,朱轮车就从王府出发了。

她出发的时候才辰时,但是等她的朱轮车抵达恩国公府所在的康平大街时,恩国公府的门口已经是人满为患,远远地就见街上的各家府邸的马车已经排起了长龙。

今日恩国公府宴客,邀请的都是王府勋贵、朝中大臣以及他们的家眷,因此这一眼看去,这一辆辆马车皆是高贵不凡。

因着皇帝看似有意要立五皇子为太子,作为五皇子母家的恩国公府自然水涨船高,拿到赏菊帖的无人不给面子。

百合挑帘看了看后,绘声绘色地说起外面的热闹情形,她俏皮的言语让车厢里的气氛非常轻松愉快。

不过,她们也没等太久,在府外迎客的一个管事嬷嬷眼尖地认出了南宫玥的朱轮车,连忙迎了过来,对着车夫道:“这位小哥,这是世子妃的车驾吧?还请随奴婢这边走。”

百合挑帘偷偷塞了个荷包给了那管事嬷嬷,笑吟吟地道:“真是麻烦嬷嬷了。”

管事嬷嬷不动声色地接过,笑道:“不麻烦,不麻烦,能为世子妃效劳是奴婢的荣幸。”说着她就殷勤地引着南宫玥的朱轮车从角门先进府了。

这其他在等候着入府的马车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只是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南宫玥乃是堂堂藩王世子妃,深受皇后娘娘疼爱,又同恩国公府关系十分亲厚,她被先引入府也是无可厚非。

就算是有意见,也只能私下抱怨几句,比如这位张姑娘。眼看着南宫玥的朱轮车消失在角门,张伊荏气呼呼地放下了窗边的帘子,愤愤地说道:“祖母,这恩国公府也太瞧不起人了,您亲自来参加这赏菊宴,已经给足了他们脸面,居然不亲自迎您入府,反而让那镇南王世子妃后来者居上,实在是太过分了!”

“荏姐儿,别为了这么点小事就生气动怒,你也实在是太沉不住气了,真是妄为张家女了。”同处一辆马车上的张老夫人嘴里说得严厉,面上却是一脸慈爱地看着张伊荏。

张老夫人生平最得意的就是生了两个好女儿,长女虽然一开始只能委身为妾,却是个大造化的,今上登基,长女随之一路荣华,生下三皇子,一度高居贵妃之位……虽然现在降为张嫔,但张老夫人相信以长女的本事再升为贵妃是迟早的事!

至于次女,那也是个有本事的,被当年的曲大公子,现在的平阳侯一眼瞧中,娶来做了填房,后来便夫贵妻荣,成了平阳侯夫人。

想到这些,张老夫人心里不免得意,张家的姑娘那可都是旺夫的,一个女婿成了皇帝,一个女婿做了侯爷,只不过……

张老夫人心中叹气,相比之下,张家的外孙女却是苦命的很,一个远嫁和亲,一个芳龄早逝……

想到早逝的二公主,张老夫人的目光就落在了南宫玥远去的朱轮车上,眼里几不可见地闪过一丝幽光。

张伊荏看了看放在自己身侧的那一盆“金背大红”,也冷静了下来。就算这南宫玥先进了恩国公府,那也不叫风光,今日还长着呢!

她伸手轻抚那“金背大红”的花瓣,嘴角一勾,眼中隐隐闪现期待的光芒。

另一边,进了恩国公府的南宫玥已经在二门处下了马车。

今日恩国公府来往宾客众多,可不是人人的马车都有资格进到二门处的。能进二门的女眷大多都是王府女眷,有封号的宗室女,至于其她的勋贵大臣女眷都是先安排在了前院的一处厢房稍做休息,然后才由府里的婆子们抬着软轿到二门处下轿。

南宫玥一下马车,就见恩国公世子夫人和蒋逸希正在二门附近的迎宾堂迎客。

见到南宫玥,蒋逸希连忙笑吟吟地迎了上来:“玥妹妹,你可来了!”跟着她的目光落在了那盆捧在鹊儿手中的“金背大红”上,赞道,“玥妹妹,你这盆‘金背大红’养得真是漂亮。”

“多谢希姐姐美言。”南宫玥亲热地拉着蒋逸希的手。

今日恩国公府宴客,作为主人的蒋逸希自然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她梳了个百花分肖髻,插了一支镶紫色宝石的金蝴蝶钗,亮紫色的烧花叠穿褙子,淡紫素面绣玫红色莲花纹的马面裙,端庄中透露着明媚。

南宫玥正想好声地把蒋逸希夸奖一番,却听一道尖利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了过来:“蒋大姑娘这眼睛也算是长到头顶上去了,连本王妃来了,也没见瞧上一眼,迎上一迎。”

这个女音实在耳熟得很,好像是——

齐王妃!

南宫玥和蒋逸希一起循声看了过去,果然见齐王妃正缓步朝这边走来,脸上似笑非笑,漫不经心,可是看着她俩的目光中却是透着一丝恶意,仿佛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

韩绮霞神色尴尬地走在齐王妃的身边,直拉她的袖子,低声恳求道:“母妃,您就少说两句吧。”韩绮霞歉然地看了蒋逸希一眼,用眼神替齐王妃赔罪。

齐王妃想也不想地甩开了韩绮霞,开口又道:“蒋大姑娘……”

她话还没说完,恩国公世子夫人忍着怒意,接过话道:“希姐儿,你与韩大姑娘一向玩得好,还不快过来与韩大姑娘好好说说话,叙叙旧……”说着她故意挡住了齐王妃的去路,亲热熟稔地说道,“王妃,让她们姑娘家自个儿说话去吧,王妃若是觉得闲得慌,不如我陪您先在迎宾堂里说说话。”世子夫人伸手做请状。

若非今日是府中宴客,决不能让人看热闹,世子夫人几乎是想要下逐客令了。可是想到如今朝堂中的局势,想到今日的赏菊宴会有贵人前来……世子夫人只能憋着一口气忍下了。

可偏偏齐王妃不识趣,故意找茬道:“恩国公夫人呢?本王妃来了,她也不来相迎?”

齐王妃乃是亲王的王妃,亲王在王爵中是第一等,而恩公国乃是王爵中的第三等,为从一品,齐王妃要是非要让恩国公夫人来迎她,也并非不可。但恩国公夫人怎么说也是皇后的生母,通常情况下,又有谁会傻得去折皇后的面子!

世子夫人深吸一口气,客气却语含讽刺地说道:“哎,说来府里也没有一个身份同王妃相当的人,的确是怠慢了,以后一定注意。既然迎不起王妃,就不要打肿脸充胖子,邀请王妃上门做客了。”

齐王妃整张脸都黑了,冷声道:“世子夫人,真是好巧的一张嘴,怎么不帮着蒋大姑娘快快说下一门亲事,蒋大姑娘的年纪可不小了!”

齐王妃本来与恩国公府无冤无仇,可是自从皇帝差点把蒋逸希许配给韩淮君,就让齐王妃心里扎了根刺,好几夜的不成眠,生怕这蒋逸希最后真的嫁给了韩淮君。虽然蒋逸希子嗣艰难,可是她出身高贵,娘家得力,这若是真让韩淮君娶了她,那韩淮君这个庶长子说不得就更难掌控了!

她怎么能容得下韩准君这个贱人之子出人头地,那岂不是打她的脸吗?她原本想得好好的,要给儿子找门更加显赫的婚事,谁想到咏阳家的傅六娘竟然宁愿嫁给那个南宫家的傻子!

齐王妃越想越恼,狠狠地瞪向了正站一旁的南宫玥,又不禁想起了前几天她把方紫藤那贱人送回来时,那封意味深长的帖子,当时看得她差点没呕血。

眼看着齐王妃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世子夫人便淡淡地笑道:“还真是有劳王妃费心了,婚姻之事,讲究缘份,总不能做那等强买强卖之事!”

世子夫人这话也是语含深意,气得齐王妃面色铁青,一甩袖,走向正与南宫玥亲热说话的韩绮霞,粗鲁地一把拉起她的手道:“霞姐儿,既然主人不欢迎我们,我们走就是。”等晚上齐王回府,她非要找齐王好好告上一状才行!只是一想到齐王上次被咏阳打过一顿后,就对自己各种挑剔和不满,她又有些迟疑了。

“母妃。”韩绮霞哀求地叫了一声。这才刚到就要走,实在是失礼的很。

齐王妃心一横,拉着韩绮霞就想离开,这时,有两顶软轿一摇一摆地到了,张老夫人和张伊荏正从轿里出来,刚好见到齐王妃拉着韩绮霞就想要上马车。

张老夫人由张伊荏扶着,笑容温和地走向齐王妃,先行了礼,然后亲热地说道:“王妃,这是怎么了?怎么这就要走了?”说着轻飘飘地瞅了世子夫人一眼,“可是哪里怠慢了王妃?”

齐王妃冷着一张脸道:“恩国公府庙大,本王妃高攀不上!”

“王妃这是嫌弃我的身份低微,不配招待她呢!”世子夫人苦笑着摇头。

而一旁的张伊荏却没有聚焦在此,而是看向了南宫玥身后的“金背大红”,没想到竟然这么巧,南宫玥带的菊花竟然也是“金背大红”,而且她的这株有六朵花,自己的这株只有五朵花,感觉好像是硬生生被她给压了一头。

可恶……张伊荏眼中闪过一抹恼意。

张老夫人没注意到孙女的异样,笑呵呵地做起和事老来:“王妃一向宽和,又平易近人,哪里会如此,定是有什么误会……”说着便上前去拉齐王妃,“王妃既然来了,哪能就这样走了,这传扬出去可像什么话啊,走走,给老身一个薄面,怎么也要留下吃顿饭再走吧。”说着就对孙女张伊荏使了个眼色。

张伊荏会意地挽住了韩绮霞的胳膊,道:“韩大姑娘,难得碰上,我们一块儿去花园赏赏菊花吧。”

齐王妃正愁没有台阶,不由松了一口气,自然就顺着下了。

世子夫人含笑看着四人在一个管事嬷嬷的带领下向内院行去,直到她们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才低叹着道:“看来张家还想着再出个亲王妃呢。”

蒋逸希微微一讶。

张家出身商贾,因着一个女儿为宫妃,另一个女儿为侯夫人这才挤入了贵圏,如今再想出个亲王妃,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只不过真的是这样吗?

南宫玥唇边含笑,表情意味不明……

“世子妃,”鹊儿低声在南宫玥的耳边道,“奴婢看张府带的也是一盆‘金背大红’。”

南宫玥微微蹙眉,她当然没觉得自己的“金背大红”是独一无二的,也做好了会和别府撞花的心里准备,可是偏偏和张府撞上,让人心里实在是有些隔应。

“百合,鹊儿……”南宫玥低声在两人耳边说了两句。

“希姐姐,阿玥!”

这时,又有一辆马车到了二门,傅云雁也不要丫鬟扶,就轻快地自己下了马车。

跟着,傅大夫人由丫鬟扶着也从车上下来,略显无奈地看着女儿毛躁的模样。

世子夫人连忙笑脸相迎,同傅大夫人互相见了礼,然后就吩咐蒋逸希领着南宫玥、傅大夫人和傅云雁一起去花厅给恩国公夫人请安。

众人忙着互相寒暄,谁都没注意到百合和鹊儿悄悄地走开了……

今日来给恩国公夫人请安的女眷实在太多,因此南宫玥她们只是给恩国公夫人见过礼后,也没多说什么就由一个丫鬟领路去花园赏菊,而蒋逸希又去了前头迎客。

花园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虽已至深秋,但秋日的阳光依然带着一份暖意,园中各式各样的菊花争相怒放,这些菊花多为寒菊,有的含苞欲放,有的盛开吐蕊……一株株、一盆盆、一丛丛、一堆堆,红的似火,黄的如金,绿的像玉,白的若云……数百朵,甚至是数千朵菊花环绕簇拥,争妍斗芳,看得人目不暇接。

很显然,为了贴合今日赏菊的主题,恩国公府是大费了一番力气重新捣腾这花园。

一进园,就有恩国公府的丫鬟上来相迎,指引着斗菊台的位置——今日参加斗菊的菊花都会放到斗菊台去。

傅大夫人忙吩咐捧花的丫鬟去了,傅云雁这才注意到身旁少了些什么。她打量了半圈后,狐疑地问:“阿玥,你的菊花呢?”她眯了眯眼努力回想着南宫玥今日到底是带了菊花没。

南宫玥正要回答,右前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玥儿,六娘……”

远远地,就见原玉怡穿着一身绯红衣裙,笑容明媚地向她们走来,然后盈盈地给傅大夫人行礼。

傅大夫人与原玉怡寒暄了两句后,就识趣地走开,与几个相熟的夫人说话去了。

见长辈走开,原玉怡的表情就变得顽皮起来,眨了眨眼,调侃地看着傅云雁,“你们姑嫂俩怎么今天这么有默契,连衣裳穿的都是一个色系?不会是事先约好的吧?”

她这么一说,南宫玥才注意到自己和傅云雁今日都穿的衣裳中都有菊黄,南宫玥下身石青色的马面裙绣着大朵大朵的黄色菊花,而傅云雁则穿了菊黄的褙子。

这倒是巧了!南宫玥和傅云雁互看一眼,眼中都闪现笑意。

傅云雁完全没在意原玉怡的调侃,坦然地对原玉怡道:“我们姑嫂感情好呗!怡表姐,你莫不是羡慕了?”她还故意在“姑嫂”上加重了音量。

原玉怡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才订了亲,就自称姑嫂了,六娘你怎么就不知道端着点呢?小心阿昕被你给吓跑了。”两人是自小相熟的表姐妹,开起玩笑来也没什么顾忌。她心里其实很为傅云雁感到高兴。

这婚姻要和美,不止是相公人要好,婆母好不好相处也是顶顶重要的。南宫玥和南宫昕的母亲林氏,原玉怡自然是认识的,那可是性子再好不过的人了,傅云雁以后嫁到南宫府去,必然不会有婆媳的纠纷,并且,她和南宫玥这个小姑子关系也好,以后必定在南宫府中如鱼得水,那么等她成婚后,自己想要找她玩,也不必顾忌太多。

傅云雁一脸得意地挺了挺并不特别饱满的胸膛,自信地说道:“我就这样,阿昕也就喜欢我这样!”

原玉怡无力地扶额,被傅云雁的厚脸皮给惊住了。

傅云雁忍不住抿嘴笑了笑。

说笑间,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突然从右后方传来:“三姐姐!”

只见南宫琳快步朝南宫玥这边走来,把柳青清和南宫琰抛后了两三个身位。

“四妹妹。”南宫玥含蓄地对着南宫琳微颔首。

南宫琳完全不在意南宫玥的冷淡,一一给原玉怡和傅云雁见礼,心里已经决定这场赏菊宴一定要死死地跟着这个三姐姐,这样就不愁与贵人搭不上话!

柳青清和南宫琰很快也走了过来,互相见了礼。

虽然彼此之间以前也见过,但那时傅云雁可不是未来的南宫府媳妇,因此这一次柳青清她们审视傅云雁的眼神都带上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味道。

这若是性格内敛的小姑娘也许会有几分羞赧,但是傅云雁的一向开朗且落落大方,泰然自若地由着她们看。

接下来六人便随意地四处赏菊,柳青清和傅云雁往后就是妯娌了,两人更是亲亲热热地说着话。

她们一行人中有一位镇南王世子妃,又有一个流霜县主原玉怡,因而时不时便有人来找她们行礼说话,几乎就没一刻安静……待到巳时过半的时候,便有丫鬟请园中的女眷去斗菊台,说是斗菊要开始了。

众人顿时如乳鸽归巢般三三两两地朝斗菊台的方向蜂拥过去。

这说是“斗菊台”其实不过是恩国公府特意搭建的一个类似戏台的高台,高台下,又拉起了几个篷,篷下放着一张张桌子和圈椅,引众女宾入座。

这才刚坐下,原玉怡倒想起了一个问题来,问道:“玥儿,六娘,你们可知道这次斗菊的评审是谁?”

这既然要斗菊,总要有个评审来决定哪一盆才是今日的菊王吧。

南宫玥和傅云雁互相看了看,倒是完全忘了这个问题。南宫琳一看机会来了,连忙插嘴道:“难道是恩国公夫人?”

她这么一说,其她人都是含笑不语。

这想要当今日的评审,要么就是对花有足够的品味,令众宾客叹服;要么就是有高贵的身份,令众人折服不敢有异议……恩国公夫人虽然身份尊贵,但是无论是上面哪一条,她都不满足。

倒是这么一细思,有几人已经是若有所思,恩国公府很少如此高调地宴请众人,难道这一次来的竟然是……想着,不由往天上看了一眼。

“县主,关于近日的评审,我倒是知一二。”一个爽朗的女音突然自旁边传来,挺语气似乎和原玉怡还挺熟稔的。

原玉怡怔了怔,像是想到了什么,惊喜地循声看去,“梓表妹,你怎么回来……不对,你什么时候回来了?”说着她嗔怪地看了对方一眼,“你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等等,你回来了,难道说……”原玉怡说话简直是有些颠三倒四了。

原玉怡口中的“梓表妹”看来十二三岁,长得并不算特别美丽,只是清秀,但她笑容灿烂,声音如黄鹂般悦耳却又带着爽利,双眸灿灿,神情奕奕,穿了一身橘黄的印花对襟褙子,淡黄的马面裙,看上去俏丽活泼。

“梓表妹”噗嗤一笑,颔首道:“没错!就像你想得那样,怡表姐。”说着她又笑嘻嘻地同六娘打招呼:“雁表姐……”

傅云雁眼中亦闪现笑意,她也大概猜到了什么,转头与南宫玥介绍:“阿玥,这位是陆……”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梓表妹”打断了,她的目光朝花园入口的方向看去,笑道:“说曹操,曹操就来了。”

傅云雁却是不知道,南宫玥今世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梓表妹”的,却是认识她的。想到对方的身份,南宫玥也猜出了评审的身份。

这时,四周的女眷也陆续地看到了来人,仿佛是一粒石子掉入水中,泛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涟漪。

花园入口的方向,恩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正亲自陪着一个年近六十、须发已经白了大半的清瘦老者朝这边走来,他穿着一身杏黄色的锦袍,胸口、袖身都用金线绣着三爪龙,头上束着碧玉冠,就算不认识此人,一看也知道他至少是一名亲王。

恩国公夫人和老者行在最前面,两人说说笑笑,很是随意熟稔。

女眷们纷纷交头接耳:“竟然是安王!”

“没想到恩国公府连安王也请来了!”

“可是不是说安王去江南几年,已经乐不思蜀了吗?”

“……”

一说起八卦来,女眷们都来劲了。

这安王乃是先帝的三弟,不过一向不理朝政,生平只爱闲云野鹤,养花遛鸟,驯养蟋蟀……这要是说起文成武略,安王是半分没有,但是论起鉴花养花的能力,王都之中绝对是罕见,至少在这权贵中是数一数二,更别说,他还是今上的王叔。

既然安王身份和品鉴的能力俱全,那么由他来任今日斗菊的评审确实是再合适不过,绝对镇得住场面。

在场的一些女眷一方面暗暗佩服恩国公府的好心计,居然连闲散的安王都请来了,另一方面又忍不住揣测就连一向闲云野鹤的安王难不成也要站队了?那么安王的意思,是不是代表着皇帝的意思呢?

但另一些心里门清的女眷却是知道安王怎么也不会加入夺嫡的,这安王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几年前更是连女儿也没有了,只留下一个外孙女名叫陆颖梓。

安王绝对是王都认可的不折不扣的怪人,多少人想着他没有儿子送终,给他送过妾,却被他一句“命里无时莫强求”给打发了。

安王一行人渐渐走近,众人也不好再窃窃私语,忙给安王行了礼。就算是齐王妃这个亲王妃遇上安王这个长辈也不得不屈膝行礼。

安王随意地挥了挥手,“免礼!我今天不是王爷,就是个评审。”

众人心里腹诽,就算你说你不是个王爷,可你就是王爷啊!

安王根本不在意众人的态度,他的注意力立刻被斗菊台上的菊花给吸引了,目光灼灼,掩不住痴迷之色,真不愧是有名的“三痴”,一痴花二痴鸟三痴蟋蟀。

安王飞快地走了一圈,一边走,一边指……紧跟在他身后的三名丫鬟念念有词,似乎在默记着什么。

那几盆花的主人心中暗喜,谁知安王最后来了一句:“这些都不行,先淘汰了!都给我搬走了!”他大臂一挥,就一下子淘汰了大半,那几个丫鬟手脚灵敏地迅速行动起来,把那些淘汰的菊花都搬走了。

眨眼间,这斗菊台上就只剩下了二十来盆菊花:“缀佩湘裙”,“绿衣红裳”,“金背大红”,“绿牡丹”,“十丈珠帘”,“左妃仙子”,“凤凰振羽”……这一眼看去,一盆盆都是各领风骚,各有各的优势与特点,这台下众人也不是一点都不懂花的,心下想着:这安王不愧是“三痴”,鉴花还是有些眼光的。

跟着安王又让丫鬟们把相同品种的几种菊花放在了一起,两盆“十丈珠帘”就淘汰一盆;三盆“绿云”就淘汰两盆……等轮到两盆“金背大红”时,安王来回扫视了一下,目光就落在其中一盆六朵花的盆栽上,目露可惜地叹道:“可惜折了一朵……”

台下,张伊荏眼中却是闪过一抹得意,心道:就是说嘛,关键还是看谁能笑到最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