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遗物/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刺客!”

冯管事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失声惊叫起来:“快来人!快来人,有刺客!”

冯管事心里一片冰凉,他根本不懂武功。世子妃身边就带了两个丫鬟和任子南这个缺了条胳膊的,这一次恐怕是不妙……

四个蒙面人压低身子,猛地加速,如同一头头黑豹一般朝南宫玥逼近。

百合一边上前,一边道:“表姐,你保护世子妃。”说着又是一鞭子抽了出去,如同灵蛇出洞一般,卷住一个蒙面人,然后大臂一挥,顺势将对方甩了出去。

与此同时,如幽灵般的萧暗不知何时也出现在混局中,还没有挥剑,已经一脚踢翻了一个蒙面人。

为首的蒙面人瞳孔一缩,高举手里的长剑,扬声下令道:“都给我上!谁杀了世子妃重重有赏!”

果然是冲着自己来的!南宫玥神色一凛,心想:这些人到底会是谁派来的?最近她得罪的人应该也就是那么几个……

“是,老大!”另外三个蒙面人齐声喝道。

其中两个蒙面人朝萧暗夹击而去,而另一个抓着空隙往南宫玥冲来,一把把银剑如吐信的毒蛇般。

“凭你?!”百合不屑地冷笑,又是一鞭挥出,准确地卷住了对方的脖子,她微微施力,猛地收紧。

“嗖!”一支冷箭突然从一棵树上疾射而来,快若流星,目标正是百合。

百卉一见,失声叫道:“百合,小心!”

百合赶忙要躲,但是她的对手突然死死地拽住了她的鞭子,让她的动作停顿了一瞬……交手之时,只需那短短的一瞬,便是决定胜负与性命的关键……

百卉吓得脸色一白,眼看着那支冷箭就要刺中,一道灰色的身影忽然大步上前抓住百合的胳膊一个扭身,只是这一寸的距离,那支冷箭便在百合的身旁险险地擦过,惊得百合都难免出了一头冷汗。

她自觉这次丢脸丢大了,恼羞成怒地一个手刃劈在了那个蒙面人的后颈上,把对方打晕了过去。

跟着只听“咚”的一声巨响,一个黑影从刚刚那颗大树上掉了下来,重重地摔在地面上。然后萧影轻盈地从树上跳了下来,拍了拍手,笑吟吟道:“百合,不用谢。”

百合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心想:谁要谢你啊!

与此同时,萧暗也解决了另外两个蒙面人,这里已经只剩下那个为首的蒙面人了。

原来世子妃的身边居然有暗卫!一旁忐忑不安的冯管事总算是暗暗松了口气,脸色也缓和了一些。

眼看着几个手下都被制服,为首的蒙面人瞳孔猛缩,黑色蒙面巾下的面色惨白如纸,他直觉地转身就要逃跑,可是萧影哪会允许,身影一闪,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前方。

“说,你是谁派来的?”萧影笑眯眯地看着他,看来亲切地就像是相熟的故交一样,可是看在那蒙面人眼里,他却仿佛一头瞄准了猎物的秃鹰一般。

蒙面人反射地后退了两步,却听到后方传来一阵不屑的冷哼声,萧暗不知何时出现在他后方。

蒙面人又想往另一个方向躲,但是萧暗已经利落地劈出一掌将他打晕了。

萧影没好气地抱怨道:“萧暗,你怎么把他打晕了,他还没出招……”

他的话很快在萧暗冷冰冰的眼神中咽回了肚子,一起相处了十来年,就算萧暗不说,萧影也读懂了他的意思:暗卫的职责是保卫世子妃的安全,审问什么的,交给世子妃和朱兴他们便是。

萧影无奈地俯身一一撕掉了那些蒙面人脸上的面巾,指了指那一张张平凡得混到人群中就记不住的脸问道:“世子妃,这些人您可认得?”萧影也就是这随口一问,以防万一而已,事实上,就算是南宫玥认得幕后的主谋,也不太可能认识这些杀手。

南宫玥飞快地扫了一圈后,摇了摇头,“不认识。”

跟着萧暗拱手请示道:“世子妃,这五个杀手死了三个,昏迷了两个,世子妃想要如何处理?”

南宫玥沉吟一下,便吩咐冯管事把那三具尸体带去京兆衙门,说清楚事情经过,然后指着两个昏迷不醒的黑衣人道:“这两个人先带回柳合庄。”

萧奕的身份多少有些尴尬,私下处置这些人虽无伤大雅,但日后若有万一难免成为把柄,还是走了明路会比较好。

经过这个绝对称不上愉快的插曲,南宫玥自然是没心情去看后山那片荒地了,众人一起打道回府。

南宫玥的身份着实太过醒目,没一会儿,世子妃遭人刺杀的事就如同野火一般传遍了柳合庄。

南宫玥他们一回到柳合庄,朱兴和傅云雁就闻讯而来,傅云雁抢在朱兴前面飞快地冲到了南宫玥跟前,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着:“阿玥,你没事吧?”她自责地说道,“我该跟你在一起的。”

朱兴见南宫玥安然无恙,总算也松了一口气,“世子妃,幸好您没事。”若是世子妃有个万一,他真是万死难辞其咎,更无法向远在南疆的世子爷交代!

“我没事,倒是……”

南宫玥几个字说得众人心中一紧,只见她看向了任子南,道:“百卉,取些金疮药给阿蓝。”

金疮药?百合怔了怔,定睛一看,这才发现任子南的左臂上有一条淡淡的血痕,双目微微一瞠。他受伤了?难道是那个时候……

她不由想起了刚才若非任子南及时拉开了她,她这一次恐怕伤得不轻。可是,她却连对方受伤了也没有发现。

百合有些不好意思地垂眸,好吧,这一次,算她欠他一次!以后有机会一定还。

百卉让人取来剪子,熟练地剪开任子南的袖子,替他上药包扎……就在这时,厅外远远地传来一片喧阗声和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没一会儿,楚大卫以及一干老兵步履匆匆地走进大厅来,神色中都掩不住焦急,尤其是楚大卫。

直到看到任子南安然无恙地坐在圈椅上,楚大卫这才松了一口气,定了定神,道:“阿蓝,我听说你受伤了?你没事吧?”楚大卫的表情中有一丝复杂,怎么也没想到任子南给南宫玥当护卫的第一天,南宫玥就遭到了刺杀……

“爹,我没事。”任子南摸了摸刚包扎好的伤口,不在乎地说道,“只是一点擦伤罢了。”

楚大卫释然的同时,不由朝身旁的老闵看了一眼。这次受伤让楚大卫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弄巧成拙了。也许自己不但没有缓和同伴对世子爷的忌惮,反而还……

果然,老闵的面色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楚大卫的心情不禁变得沉重了起来,欲言又止。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老闵的表情有些不对,老闵的目光看得是地上昏迷的其中一个黑衣人。

楚大卫试探地问道:“老闵,有什么不对吗?”

“我认得他……我认得他……”老闵喃喃地说着,身体激动得微微颤抖起来,忽然,他灼热的目光猛地看向楚大卫,指着地上那个留着短须的黑衣人,“老楚,你难道忘了他吗?”

老闵的一句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南宫玥微扬眉梢,也顺着老闵的目光看了过去,这个黑衣人看来四十岁出头,黝黑的皮肤,鹰钩鼻,人中和下颚留着短须,身形倒是健壮得很。

如果说老闵认识他的话,那么他应该是……

南宫玥若有所思地微微眯眼,吩咐道:“萧影,把他浇醒。”

“是,世子妃。”萧影本来正觉得无趣,南宫玥一吩咐,顿时两眼一亮,精神了。

现在是腊月,不愁弄不到“凉”水。

“哗啦啦!”

冰得刺骨的凉水一头浇在短须黑衣人的头上,他激烈地打了哆嗦,就猛地睁开了眼。他的眼神有些迷茫,仿佛还没搞清楚置身何处,但很快就瞳孔猛地一缩,正欲跳起来,却被萧影笑眯眯地一脚踩在了胸口上,故意往下使力。

黑衣人痛得脸都扭曲了,高声道:“公子饶命!公子饶命!小的也就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而已!”

“是吗?”南宫玥淡淡地说道,“可是我这里好像有人认得你呢。”

黑衣人心里“咯噔”一下,这里见过他的人应该不多……下一刻,便见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映入他的眼帘,对方那双浑浊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眼中的恨意浓到几乎要溢出来了!

怎么会是这个老东西!黑衣人暗道不妙,面如死灰。这一次恐怕是逃不过去了……

老闵仿佛想吃了他似的,狠狠地说道:“我认识你,过去的一年你来见了牛管事两次!”每一次都是悄悄地在后山……

“牛管事”这三个字如同是一滴水掉进了烧热的油锅中,这厅堂中、厅堂外的数十个老兵的情绪瞬间炸开了,跟着又有好几个老兵说道:

“我想起来了!他确实来见过牛管事!”

“好像是在后山……”

“如今他又来暗杀世子妃……”

“……”

老兵们越说越激动,他们终于明白了,终于确信了,牛管事确实没有跟世子爷没有任何关系,世子爷是真的有心来给他们养老的!

这一刻,老兵们的心情复杂极了,他们真的冤枉了世子爷!

南宫玥心里也是有几分感慨,这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没想到那个牛管事想要除掉她,反而让她有了意外的收获。

“是牛管事派你来杀世子妃的?”朱兴气得几乎是七窍生烟,心道:好大的胆子,真是好大的胆子,仗着有小方氏撑腰,他们这些人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朱兴不由想起了当年他们还有钱墨阳一行人被小方氏千里追杀的事,当初若非他们运气好,怕也早就命丧小方氏之手,而同样被老王爷托付的同伴们却已经死了好几个。

一想起死去的同伴们,朱兴的心恨得如同火烧一般。

黑衣人冷哼一声,不理会朱兴,只是道:“既然被你们抓住了,要杀要剐随你们便!”他心里很明白,要是他把牛管事给招出来,别说牛管事,恐怕是王妃小方氏就不可能绕过他!

看着他如此硬气,萧影重重地鼓掌道:“佩服,佩服,真是汉子一条!”说着他笑眯眯地看向朱兴,“朱管家,我听说你们军中有不少让俘虏招供的手段,不如教教我,让我也长长见识?”

朱兴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冷冷地勾了勾嘴角道:“说起酷刑,我们大裕军中最厉害的酷刑也不过是五马分尸或者腰斩什么的,这一点确实是比不上南蛮,听说南蛮有一种酷刑,叫做活剥人皮,方法就是把活生生地人埋在土里,只在外面露出一颗脑袋,然后在头顶用刀割个十字,把头皮拉开以后,向里面灌水银下去,水银不断往下掉,就会生生地把人的肉跟皮拉扯开来……据说埋在土里的人那时候会痛得生不如死,却又无法挣脱,最后身体会从头顶‘光溜溜’地爬出来,只剩下一张皮留在土里。我倒是没试过,要不今天试试?”

那个黑衣人已经听得面上没有一丝血色,浑身不住地颤抖着……

“果然是条宁死不屈的汉子啊。”萧影一边说,一边抓起他的一条腿,可是下一刻就闻到了一股腥臭的尿骚味,这个黑衣人竟然吓得失禁了,惊慌失措地说道:“我招!我招,是牛管事不甘王妃霸占……不对,是拿回了柳合庄,又作践了他的侄子,便命小的们前来暗杀世子妃……世子妃饶命啊!”

厅内的众人不由掩鼻,而朱兴虽已猜到原因,但听到他亲口这么说,依然觉得有一股怒火直冲头顶,真是恨不得把这个人千刀万剐。朱兴深吸一口气,努力镇定自己的情绪,看了看南宫玥,见南宫玥挥了挥手,便对萧影和萧暗道:“先把这两个人看管起来,随后带回王府关押。”

“是,世子妃!”

当两个黑衣人被萧影和萧暗带下去后,厅堂中便只剩下南宫玥他们,以及那群老兵。

老兵们互相看了看,突然之间,一起跪在了地上,对着南宫玥重重地磕头。

“你们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南宫玥连忙道,“你们这样我可受不起!”

老闵跪在地上抱拳道:“世子妃,我们愚昧,被继王妃蒙蔽,险些误会了世子爷,还败坏了世子爷的名声!”

老闵的表情复杂极了,这些年来,小方氏的表面功夫做得很好,以致他们这些老兵还真的对她感恩戴德,甚至还听信她的片面之言,一直都以为世子纨绔无用,无可救药……哪怕把他们接来王都也是因着小方氏的怜悯,世子不得已而为之,这才在他们到了王都后如此作践他们。

老闵深深地吸了口气,依然难以平复心绪。

一想到老王爷在世时对世子爷的期待,老闵的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

南宫玥站起身来,慎重地说道:“这件事情世子亦有不是,他一片好心把你们接来却没有把你们安顿好,是他失责。所幸,一切为时未晚。大家都起来吧。”

老兵们面面相觑,终于都从地上站了起来。

南宫玥又细细地询问了他们的近况,与他们一个个地说话……直到半个时辰后,这些老兵才渐渐地散去,只余下楚大卫和老闵。

南宫玥笑着对楚大卫道:“楚大叔,今日多亏了你家阿蓝,否则我的丫鬟百合恐怕要在床上躺一阵子了。”

百合面露尴尬,头低得简直就要碰到鞋子了。哎,谁让她太大意了呢!

楚大卫笑得合不拢嘴,拍了拍任子南的肩膀说:“他能帮上忙就好。”

“阿蓝的身手真是不错。”南宫玥毫不吝啬地赞道,“尤其……我感觉他的耳力好像特别厉害!”

“世子妃,您的眼光真好。”楚大卫露出引以为豪的笑容,“阿蓝以前是做斥候的,听风辨位的能力特别好……”说着,他露出几分惋惜,若非是阿蓝的手臂废了,他也不至于落到现在的境地。

不过,战场上瞬息万变,阿蓝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万幸了。

楚大卫想到了什么,定了定神,又道:“世子妃,属下听说最近世子爷在南疆大败南蛮,已经夺回了一半的城池,真是大快人心。世子爷不愧是老王爷亲自带大的,真是有几分老王爷当年的风采!”说着,不仅是楚大卫目露崇敬怀念之色,他身旁的老闵亦然,浑浊的眼眸中也多了几分神采,似乎想起了老镇南王当年驰骋沙场的英姿。

“可惜无缘亲眼见见祖父的风采。”南宫玥亦有几分感慨。

一个人能够在他的属下、他的士兵中留下如此浓重的色彩,想必这个人绝对是一代枭雄,绝世之名将,比如过世的老镇南王,也比如官如焰大将军……

“楚大叔,你不如也跟阿蓝一起随我去王府住下如何?”南宫玥提议道。

南宫玥这么一提,任子南眼中顿时露出期待的光芒,可是楚大卫却有些迟疑,他这个老残废跟过去,岂不是给义子添麻烦吗?

谁知老闵突然出声劝道:“老楚,你就跟阿蓝去吧。阿蓝都说了要为你养老送终,你若是留在这里,他也不放心。”

楚大卫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这时,冯管事走进厅堂中,禀告道:“世子妃,三具尸体已经让人送去京兆府衙门了。不知道世子妃可还有什么吩咐?”

南宫玥沉吟一下,对着老闵和楚大卫道:“不知道两位可愿意陪我去后山的荒地走一圈?”

闻言,老闵和楚大卫都掩不住讶色,但还没说什么,冯管事却是忍不住劝道:“世子妃,您刚刚才遭遇刺……”

南宫玥一个抬手示意他噤声,不以为意地笑道:“若是因为这点小事就如同惊弓之鸟,那我以后岂不是要足不出户,夜不成眠?那倒是让那等小人得逞了!”

“阿玥,你说的好!”傅云雁抚掌赞道,“可不能让小人如愿。我陪你一起去,看哪个不长眼的还敢对你不利!”

“六娘,那我可就全靠你了。”南宫玥眉眼弯弯,洒脱地笑道。

看来之前的刺杀确实不曾在她心里留下一点阴影,老闵和楚大卫不由互看一眼,听说这个世子妃是南宫世家的嫡女,文臣之家出身的姑娘竟有如此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度与气势,不管世子爷的人品性情究竟如何,能得如此贤妻,确是世子爷的福气!

如此这般,众人便再次往后山荒地而去,只是这一次队伍与之前不同,变得有些浩浩荡荡,不止是朱兴以及王府的护卫都跟着去了,连庄子里的那些护卫也被如惊弓之鸟一般的冯管事叫来,随行在后,唯恐再发生什么意外。

那片开垦了一半的荒地就在村子后,因为之前村民们都是口口声声说“后山荒地”,南宫玥本来还以为那是一片梯田,却不想那是一大片挨着后山的平地,一眼看去,只见那土地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白雪,白茫茫的一片,闪得人眼睛都有些花了。

可是最近应该没下雪吧?南宫玥眨了眨眼,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朝村子看了一眼,惊讶地说道:“这是卤地?”所谓卤地又称盐碱地,就是含盐过高的土地,那土地表面白雪般的晶体就是土壤中析出的盐粒。

“没错,正是盐碱地。”冯管事点砂说道,“世子妃果然见多识广!”

“我也只是在书上看到过,”南宫玥惊讶地蹲下身,隔着一方帕子挑起些许掺着白色晶体的土壤,《史记·河渠书》有云:“临晋民愿穿洛以溉重泉以东万馀顷故卤地。诚得水,可令亩十石。”看来这牛管事确实有几分见识,只是偏偏心术不正。

楚大卫出声解释道:“那个牛管事原来是打算等来年开春后,修建渠道将前面的河水引过来灌溉卤地,淤成良田。”

南宫玥沉吟片刻后,对冯管事道:“若是能将荒地变成良田,于民亦是利事,这件事可以继续。如今农闲,你不如雇佣村子里的青状佃户继续开垦这片荒地吧。开恳荒地辛苦,给他们的工钱就比市价高三成好了,再包两餐饭食。”

“是。世子妃。”冯管事赶紧应声,如此优渥的条件,他相信佃户们肯定会趋之若鹜。

一直沉默的老闵这时突然开口道:“世子妃,可否也雇佣我们这些老兵?”

不止是南宫玥,冯管事以及其他人,也都是意外,没想到老闵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倒是楚大卫反而理解老闵的心情。老闵继续道:“其实我们这些老兵还有些力气,每日在这农庄中也是闲得发慌,还不如找点事做做,生活还有些乐子。”

他们也并非好逸恶劳之人,当初的牛管事若只是让他们开荒倒也罢了,偏偏待他们连牲口都不如,怎能不让人恨得咬牙切齿。

“你们若是愿意,我自然是欢迎且不及。”南宫玥含笑道,也希望这些老兵能够在这个柳合庄找到适合他们的生活。

生活最怕的便是没有希望与期待,那只会变成一潭死水……

这一日过得忙碌而又充实,待太阳渐渐西移,南宫玥一行人终于准备打道回府。

他们来的时候轻装简行,可是回去的时候却是浩浩荡荡,不止是人多了好几个,连着马车都多了两辆,冯管事以及庄子里的佃户给南宫玥送了不少田产和野味什么的,足足装了整整两辆马车。

老兵们都跑来送行,南宫玥与他们告别后,正欲上马车,老闵突然出声道:“世子妃,老夫可以与您单独说几句吗?”

百卉微微皱眉,想起这个老闵之前一直对南宫玥充满了敌意,就觉得有些不妥。

南宫玥有些意外,但还是颔首道:“当然可以。”两人并肩而行,往前走去,身后的百卉和百合则一直盯着老闵的一举一动。

老闵当然也感受到了两个小丫头警觉的视线,却也不以为意。他沉默地片刻,突然问道:“世子妃,老夫只在世子爷幼时见过世子爷几面,后来关于世子爷的事,都是听外人道听途说……世子妃您可以与老夫说说世子爷是个怎么样的人吗?”

南宫玥觉得更意外了,完全没想到老闵叫住她竟然只是为了问萧奕。

萧奕是个什么样人?

南宫玥想了想,干脆就从她九岁第一次遇到萧奕那一次说起……说起当初如何被他视为亲人的成伯刺杀;说起镇南王留在他脸上的鞭痕;说起他被留在王都作为质子;说起程昱、朱兴他们被小方氏派遣的杀手一路追杀;说起皇帝对他和镇南王府的忌惮……

虽然只是短短四年半,但是发生的事真是太多太多了,往日的发生的一幕幕快速地在南宫玥眼前闪过,虽然她的语气依旧平静得仿佛在述说着外人的事一般,但是她的心中却是波涛汹涌,眼眶更是有些酸楚。

阿奕,你在南疆可好?

我想你了!

南宫玥微微地抬高下巴,仰望西边被染红的天空,艰难地忍住了泪意。

好一会儿,她才平静了下来,深吸一口气,转头对老闵道:“天色不早,我该走了,否则……”

她的话没有再说下去,只见老闵从怀中拿出了一个信封,这个信封应该有好些年了,纸张泛黄不说,连上面的折痕都有些磨损了,看来似乎多年被人反复拿在手里审视过、摩挲过。

老闵的表情凝重极了,他极为慎重地双手将信托在手中,俯首送至南宫玥面前道:“世子妃,这是老王爷给世子爷的遗书!”

就算是南宫玥,也被这句话震得好一会热回不过神来,几乎怀疑自己幻听了。

她努力镇定自己的情绪,接过了那封信,没有打开,只是看着信封上龙凤凤舞的几个大字:孙奕亲启。

老闵抬眼朝南宫玥看去,缓缓地说道:“当年,老镇南王感觉自己已经日子不多,可是当时世子爷的年纪还小,小方氏表面看着对世子爷不错,却不知道将来会为了她自己的儿子又会如何……老王爷实在不放心,就做了多手准备,一方面给世子爷留了一些人手和家产,另一方面又把这封遗书交给了老夫,并嘱咐老夫,若是世子爷长大后扶不起来的话,这封遗书也就永远不用送出去了,老王爷留给世子爷的钱财也足够他富足一生……”

这些年来,由于对萧奕的误解,这封信一直藏在老闵的怀中。

南宫玥突然明白了,老闵此前虽然一直表现出对萧奕敌意与怨恨,可事实上他心里还是抱着一丝希望试图去相信萧奕的,否则,这封信恐怕早已经不在了吧!

------题外话------

11月有一个小活动。(从11月1日—15日)

专门找人画了一版奕和玥的Q版大婚图,以此为模板定制了一款金属书签和一款明信片,获得条件:

1、潇湘粉丝榜前五十名的姑娘。(截止到11月15日止)

2、从11月1日至15日,潇湘书评区评论(包括回复)最多的前十名的姑娘。(只限粉丝值在秀才以上)

3、腾讯书城的姑娘们,因为作者君无法使用书城的后台,所以简单的就是粉丝榜前十五名。(截止到11月15日止)

因为定制费加上快递费会比较贵,所以只能加上这些限制条件……姑娘们不需要为了这些小玩意特意去砸粉丝值,若喜欢定制品的姑娘多的话,以后还会有别的活动的。

请不用特意去砸粉丝值!

请不用特意去砸粉丝值!

请不用特意去砸粉丝值!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