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酝酿/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车一路急行,总算在夕阳完全落下前赶回了镇南王府。

送走了傅云雁后,南宫玥便吩咐道:“朱兴,你安顿一下楚大叔和阿蓝。”

“是,世子妃。”朱兴拱手领命。

跟着,南宫玥又对任子南说:“阿蓝,你也别急着当职,先好好歇上几天。”

楚大卫不以为意地抢着说道:“世子妃,阿蓝这点小伤不碍事的,他的身子结实着呢。”说着他还用力地在任子南的胸膛上拍了一下。

百合的闷笑声清晰地从身后传了过来,南宫玥眼中也染上笑意,原本因为那封信一直不能平静的心绪稍稍被转移了些注意力,笑道:“楚大叔,你们刚到王都,就让阿蓝陪你四处好好看看、逛逛,也好熟悉一下环境。也不差这几天。”

“多谢世子妃。”

父子俩谢过南宫玥后,朱兴就带着他们下去安顿了。

南宫玥则和百卉百合她们回了抚风院。今日,她没急着洗漱,而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书房里,然后从怀中拿出了那个发黄的信封。

轻若鸿毛,重若泰山,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吧。

南宫玥深深地凝视着那个信封许久许久,才把它放在一边。

她取过一张信纸,铺在书案上,跟着把些许清水倒入砚台,一手拿起墨条,一手撩起袖子,挺直腰板。

父亲自小教她磨墨的人姿势要端正,磨墨要轻重、快慢适中。

眼看着清水在墨条一圈又一圈规律地研磨中渐渐地变为浓稠的墨汁,南宫玥的心渐渐地沉静了下来……

待她放下墨条时,已经是心有腹案。

她拿起一支小楷笔,一鼓作气地给萧奕写了一封长信,这信要从一个多月前她第一次到柳合庄说起……详细讲述了关于柳合庄之事的前因后果,然后她抬起笔尖又沾了沾墨,下笔的速度开始放缓。

“阿奕,我下笔写这封信前迟疑了许久,现在战事正在关键之处,没有任何事能凌驾其上,我本不该让你分心,可是此事涉及祖父,我斟酌之后,还是给你写了这封信。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也许会气会急,但是王都还有我,我会将一切处理妥当,让你可以心无旁骛。

祖父的遗书我好好收着了,盼归来!”

写到这里,南宫玥没有收笔,而是郑而重之的在最后又加了一句话。

写上最后的落款“玥”以后,南宫玥长舒了一口气,原本略显紧绷的身形终于舒展了开来,这一天的疲倦顷刻间席卷全身。

南宫玥仔细地把那封遗书藏到一个檀木匣子中,上锁后,这才把百合和百卉唤了进来,并吩咐百合明日一早把信寄给萧奕。

她与萧奕之间的信件自有特别的渠道,速度也只比三千里加急慢上一点。

这封信应该很快就能到萧奕的手中了。

南宫玥走窗前,推开窗,沉默地看着渐渐暗淡的天色。两世以来,她从不知道自己也能如此思念一个人,只希望南方的战事能够尽快结束。

日落月升,漫长的一天结束了。

过了腊八节,很快就要到新年了,其中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为各府准备年礼。

关于年礼的事,她早早便已经吩咐了下去,于是次日一大早,安娘就拿着一张礼单过来了,慎重地说道:“世子妃,这是给南疆的镇南王府送去的年礼,您看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南宫玥是新妇,这是她第一次给南疆的公婆那边送去年礼,无论如何,也不能有任何差错的,因此安娘对这次的年礼很是慎重。

南宫玥接过礼单看了看,大多都是王都的特产,还有一些滋补药材……

“再加几样王都流行的布料和绢花吧。”顿了一顿后,她又道,“我记得宫里赐了不少绢花,就拿一匣子添加进去吧,也好给世子的几位妹妹把玩。”

镇南王只有萧奕和萧栾二子,但女儿倒是不少,小方氏便有一个嫡女,其余的皆是庶女。

安娘点头应了,看着南宫玥又问:“世子妃,那世子那份……”

“世子的衣物、鞋子,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再把我为世子准备的药材、药丸都带上,千万不要同那边的搞混了。”说着,南宫玥把早就准备好的礼单交给了安娘,“世子的东西,一会儿就交给朱兴单独安排。”

两人正在说话,百卉进来禀报道:“世子妃,意梅来了。”

年底是对账的时候,每年意梅都会在这段时间把胭脂铺子的账册拿来。

南宫玥点点头说道:“让意梅进来吧。”

安娘也没特意退下,她也算是看着意梅长大的,一看意梅进屋,脸上不由露出笑意,但很快便是笑意一僵,眼中掩不住的担忧。

意梅的脸色看起来有些憔悴,虽然施了脂粉,还是掩不住眼下的阴影。

待意梅请安后,南宫玥先让她坐下,仔细看了看她的脸色,问道:“意梅,你没事吧?可是没睡好?”

“是啊,意梅。”安娘担心地附和道,“我瞧你的气色有些不好。”

意梅把手中的包袱放在案几上,打开后,指着其中的一叠账册,笑道:“世子妃,您看看这叠账册就知道奴婢为何没睡好了。这些天逢着年底,铺子里的生意热火朝天,奴婢真是恨不得有分身术才好。”

南宫玥虽然没有数,但也从这叠账册的厚度,看出确实比起往年多了不少。自己这家胭脂铺子虽然不算大,但这些年在王都是越来越兴旺,甚至还有不少外地人批量地买去再到外地转卖,因而如今不止是在王都赫赫有名,连在外地也是名声鹊起,那些官家、富户女眷都以能用到“花颜”里的胭脂为荣。

这些成果自然都少不了意梅这些年尽心尽力地打点,南宫玥心里盘算着年底还得给意梅包一个大大的封红才是。

她含笑着对意梅道:“意梅,铺子的生意好固然好,你也要注意身子才是。前几日,我正好得了几支老参,待会我让百卉去给你取一支,我再给你写张药膳单子,你回去好生补补。”

意梅受宠若惊地欠了欠身道:“奴婢谢过世子妃。”

交了账册,意梅与南宫玥又说了一些铺子里的趣事,就告辞了。

接下来的好些日子,南宫玥都是在王府中足不出户。快要过年了,不止是要给南疆送年礼,她还要给南宫府、外祖父、以及咏阳大长公主府等亲近人家送上年礼,此外,还要布置王府、年底对账等等,各种琐事让她忙得团团转……

正所谓“瑞雪兆丰年”,十二月十五,王都开始下起了雪,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不过半天就让大地变得银装素裹,整个王都白茫茫的一片。

次日,傅云雁便遣人送来了一张帖子,说是要在十七日请南宫玥过去赏雪,倒是让忙碌中的南宫玥有了喘一口气的空隙。

也不知道傅云雁是不是掐算过的,十七日的清晨,雪就渐渐地小了,但是连着下了两天的鹅毛大雪,地上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白雪。

不过,王都毕竟是王都,街道上的积雪早就被清扫到了路边,因此马车行走起来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只需要稍稍放慢速度即可。

南宫玥的朱轮车在辰时准时进了咏阳大长公主府,在百卉和百合的搀扶下,小心翼翼地下了车。

此时,天空中只余下零星的小雪还在时不时地飘落。

倒是巧得很,南宫玥才下车,就看到云城长公主府的马车也进来了,看来是原玉怡来了。

傅云雁今日亲自在二门处迎客,蒋逸希已经到了,正在傅云雁身旁与她说着话。

一见南宫玥,蒋逸希便叮嘱道:“阿玥,你走得小心点,今日地上可能有些滑。”

傅云雁笑道:“希姐姐,您就放心吧,有百卉和百合在,一定不会让阿玥摔着的。”

她这么一说,百合得意得尾巴都有些翘了起来,“傅姑娘这么说,那对奴婢和表姐可是最大的夸奖了!”

这时,原玉怡也下了马车,笑道:“六娘,你可真回选日子,正好雪停了,我们待会还可以去花园赏梅。”她转头又对南宫玥道,“玥儿,你还没来公主府赏过梅吧?姑祖母喜欢梅花,因而在花园的北边种了一大片梅林,白梅、金梅、红梅……整个冬天都花开不断,这两日刚下了雪,梅花一定都开得好极了,香极了。”

“那是自然的。”傅云雁挺了挺胸膛,得意洋洋地说道,“我们府中的梅自称第二,也就只有宫中敢称第一。”

原玉怡抿唇笑着说道:“希姐姐,玥儿,你们瞧瞧她,才夸几句,六娘又要飞上天了。”

四个姑娘都笑了,一边说,一边过了二门,朝内院走去。

来了公主府,她们自然是要先去向咏阳和傅大夫人请安。傅大夫人知道她们要来,干脆就在咏阳的五福堂等着她们,也省得她们跑两趟。

两位长辈也没多留她们,只是随意地问候了几句,便让她们四个年轻姑娘自己玩去了。

几人在傅云雁的带领下去了府中的后花园。

如同原玉怡所说,园中的梅花开得好极了,还没进园,就已经能闻到花园中飘出缕缕梅香,让人心醉。

此刻是金色的腊梅开得最好的时候,一朵朵金黄的梅花像是一个个金色小铃铛般挂在树枝上,微风一吹,便带着淡淡的梅香扑鼻而来,令人神清气爽。

而白梅和红梅都是含苞欲放,楚楚动人,显然再过些日子,待它们一起绽放时,这花园中将是另一番美景。

“一枝梅花开一朵,恼人偏在最高枝。”蒋逸希远眺着梅林,叹道,“可惜霞妹妹不能来,她最喜欢梅花了。”

说起韩绮霞来,傅云雁亦有几分感慨,道:“我给霞表妹送了帖子的,可是齐王府没动静,我猜一定又是被表婶给扣下了。”齐王妃实在是小心眼,为了婚事不成,就给拧上了,这架势好像是连亲戚都不想认了。要不是为了韩绮霞,傅云雁才懒得理这个莫名其妙的齐王妃。

“哎,”原玉怡无奈地叹了口气,“齐王府最近也是多事之秋,霞表妹估计也没心情出门了……”

傅云雁想到了什么,眉头微动,“怡表姐,你不会跟我说那件事是真的吧?”

南宫玥亦是看着原玉怡,那眼神仿佛也在问着同样的问题,唯有蒋逸希一头雾水地看着她们,“你们在说什么啊?”

一瞬间,另外三双眼睛都看向了蒋逸希,似乎在说,希姐姐,你也太不食人间烟火了!

原玉怡理了理思绪,这才娓娓道来:“三天前,一个齐王府的逃奴逃到了京兆府门口,当场喊冤,口口声声说这齐王府里藏污纳垢,因为她不小心看到了齐王世子和齐王的一个妾室有了苟且,所以齐王妃就想要杀人灭口……闹得那可真是厉害。不过很快就被齐王府管家给带走了,那个逃奴的家人都说她最近撞了头,脑子出了问题,所以才胡言乱语……既然齐王府和那逃奴的家人都出面了,京兆府也不好管人家的家务事,就让他们把那个疯疯癫癫的逃奴给带走了。”

齐王世子居然连他父王的妾室都敢染指?!蒋逸希听得目瞪口呆,这也太荒唐了吧!

确实很荒唐,南宫玥甚至还知道那个传言中的妾室正是方紫藤,只是这传言是真是假,就连她也没有弄清楚。

傅云雁摇头叹道:“你们说,我那个表哥莫不是以为自己是前朝的高宗皇帝?”

前朝的高宗皇帝登基后纳了先皇的一个妃子为嫔,那个时候,可是轰动了天下,为满朝文武所诟病,偏偏高宗皇帝痴恋那个女子,甚至后来还立了她的儿子为太子,不仅失了臣心,亦失了民心……而那个太子后来便成了前朝的末代皇帝。

原玉怡目露同情道:“齐王府的后宅乱,最后倒霉的还不是霞表妹……”这好点的人家哪里还看得上齐王府,想要攀附齐王府的又会是什么好人家!“过两天,我还是得去看看霞表妹,陪她聊聊天。”她们四人之中,现在也只有她还能进齐王府的大门了。

“怡姐姐,”南宫玥忙道,“那你干脆帮我送点年礼给霞姐姐,我也不方便给她捎东西。”

南宫玥这么一说,傅云雁和蒋逸希也争先恐后道:

“玥儿,你这个主意好!”

“怡妹妹,你也替我捎些东西吧。”

原玉怡得意地挺了挺胸膛,“你们既然要求我办事,还不好好地贿赂我?”

“这个简单。”蒋逸希笑吟吟地说道,“怡妹妹,你不是喜欢我煮的雪水茶吗?难得今年瑞雪,今日六娘又请我们过来赏雪,正好我们从梅花上扫些雪水存起来,来年开春我再煮茶给你们喝怎么样?”

这腊梅上的雪是香的,扫下花瓣上雪,封入罐子中,待到来年便可用来煮茶,这茶中便会带着梅花的香气。

不过这花瓣上的雪就这么一点,想要积累成一罐子可要费一番功夫。

不过也正因为费功夫,喝起来才会觉得格外香甜吧。

蒋逸希这么一说,原玉怡立刻两眼发亮,对南宫玥和傅云雁道:“玥儿,六娘,今年开春的时候,希姐姐请我喝过雪水茶,可香了!”

“扫雪煮茶,这个主意甚好。”南宫玥笑着点头道。

傅云雁好奇地从一朵花上拈了点雪花,凑到鼻头闻了闻,道:“阿玥,好像确实有点香。”

不过,扫梅花上的雪……

她看了一圈周围那丁点大的梅花,真是头也大了。

原玉怡自然看了出来,笑眯眯地威胁道:“六娘,你若是敢躲懒,那以后我们喝雪水茶可就不叫你了!”

傅云雁无奈地举双手投降。

丫鬟们很快取来了几个陶瓷的罐子以及几把小刷子,四个姑娘便分头扫起雪来,一边扫,一边聊天,而她们的贴身丫鬟自然也不好意思看着,也一起帮起忙来。

这一扫,便忙到了午时。

一位老嬷嬷过来含蓄地提醒她们午膳已经备好了,于是傅云雁便带着她们去了离花园最近的望梅阁。

望梅阁中早就烧起了火龙,一进门,就觉得里面暖如春夏,与外面的冰天雪地仿佛是两个世界一般。

丫鬟们忙替姑娘们解下了厚厚的斗篷,南宫玥顿时觉得身上轻快了不少,长舒了一口气。

原玉怡也是一样,捶了捶酸软的胳膊说:“原来扫雪这么累,希姐姐,你可真有耐心。”

蒋逸希掩嘴轻笑道:“累才好,明年喝起茶来才更香。”

见姑娘们都坐下了,丫鬟们一个个地提着食盒进来了,然后把热腾腾的菜肴一道道从食盒中取出上桌……

用了午膳后,丫鬟们又上了热茶给众人消食。

热茶下肚,整个人便从内到外地热了起来,姑娘们的脸颊上都浮现淡淡的红晕,看来都是容光焕发。

傅云雁突然做了个手势,她的贴身丫鬟便捧着一个红木托盘过来了,上面放着几方帕子。

南宫玥她们还没搞清楚,那个丫鬟已经一人给她们奉了一方帕子,南宫玥的是月白色的,原玉怡的是淡黄色的,蒋逸希的是梅红色的,每一方帕子上都绣了一枝梅花,只是绣工实在是平平。

南宫玥眉眼微动,脱口问道:“六娘,这些莫不是你绣的?”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灼灼地看向傅云雁,傅云雁沾沾自喜道:“阿玥你可真聪明。你们看,只要我用心做,还没什么做不好的。”

南宫玥和原玉怡、蒋逸希互相看了看,虽说着帕子的绣技连八九岁的孩子都不如,但是对傅云雁来说,确实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原玉怡掩嘴取笑道:“六娘,这么快就开始绣嫁妆了啊?”

“那可轮不到我。”傅云雁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我娘说了,也就指望我绣个帕子、荷包什么的就够了。”

她这话倒是说得其他几位姑娘有些同情傅大夫人了。

“怡表姐,”傅云雁忽然贼兮兮地看向了原玉怡,“我什么都告诉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原玉怡狐疑地眨了眨眼,一头雾水。

傅云雁嘴角狡黠地弯起,故意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问道:“怡表姐,我听说表姑母在帮你相看了,是不是真的?”

原玉怡怔了怔,第一反应便有些不好意思,但又不想让傅云雁太得意了,道:“就算告诉你,你又能如何?”

“当然是帮你去打听打听人品啊。”傅云雁理所当然地说,“万一是那种讨人厌的人家,以后不准我上门那可怎么办?”

原玉怡又是一愣,这一回,倒是眼眶有些湿润。六娘倒是跟自己想到一会儿去了。

眼看着身旁的好友一个个有了归宿,原玉怡的心情是有些复杂的,一方面期待自己也能遇到相敬如宾的夫君,另一方面也觉得惶恐,对于未知的将来感到不安……

“六娘!”原玉怡扑了上去抱住了傅云雁,“那我可指望你帮我掌眼了。”她故意把脸埋在傅云雁的怀中,惹得傅云雁嫌弃不已地推开了她。

一旁的蒋逸希和南宫玥相视一笑,由着这表姐妹俩笑闹成一团,自顾自地闲聊着。

小小的屋子中充斥着姑娘们明亮的笑声,仿佛早春提前来临。

原玉怡与傅云雁笑闹了一会儿,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来,朝蒋逸希看去,问道:“希姐姐,我听说,最近皇后招了不少人家的小姑娘进宫说话?”她双目闪闪发光,很显然,她的问题绝对不是表面的那么简单。

这一句一下子引来傅云雁和南宫玥的注意力,她们也想到了,傅云雁眨了眨眼,道:“不会吧?五皇子才九岁呢。”言下之意是原玉怡是不是想太多了?

蒋逸希只是喝着茶,默不作声,她不说话,反而让她们怀疑原玉怡的猜测没有错。

难道说,皇后真的在帮五皇子相看人家了?

“过了年,五皇子也该十岁了。”南宫玥淡淡地说着,心里却有几分感慨:时光飞逝,那个曾经没活过六岁的小男孩现在已经这么大了,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南宫玥凝眸一想,最近皇帝对五皇子越来越关注,因此朝中立五皇子为太子的风向越来越明显,现在大皇子、二皇子和三皇子不是成婚,就是已经定亲,也只有五皇子的亲事没有定下……说不定,这也是皇后想借着这个机会试探皇帝的意思。

选太子妃跟选皇子妃的标准总是不一样的……

几位姑娘都是若有所思,不过无论如何,这事跟她们关系不大,很快,她们又聊起了别的话题。

这一日在愉快的氛围中匆匆过去,过了未时,几个姑娘就一一与傅云雁告辞。

当南宫玥回到镇南王府的时候,才刚刚到申时一刻,还在二门时,鹊儿便禀报说朱兴有事找她。于是南宫玥干脆直接去了外书房。

朱兴很快便匆匆赶来,行了礼后,直接禀报道:“世子妃,郑直已经被押到王都了。”

坐在书案后面的南宫玥微微点头,问道:“……他怎么说?”

南宫玥没有问郑直到底招没招,因为她还是挺相信朱兴那些人的手段的。

“郑直招认,是继王妃命他来柳合庄收银子的。每半年一次,他主要负责的是北方这几省的庄子和铺子的收益。每半年收一次。”

“每次有多少?”

朱兴愤愤然地说道:“他一开始还说只有两三千两,后来用了刑,才招认说,每半年就有两万多两收益!”

“两万多两。”南宫玥平静地说道,“世子的产业有一多半在北方,再加上南方和其他地方的收益,粗略算来,继王妃一年至少可以从世子这里得到近十万两。”

朱兴恨得咬牙切齿,从怀里取出了几张银票,又说道:“世子妃,这是郑直身上抄来的,从各个庄子和铺子里收到的银票,总共有一万三千两,您看要如何处置。”

南宫玥思吟片刻,说道:“暂且先放着,待我把余下的庄子铺子整顿之后再一并处置。”

距离王都最近的只有柳合庄和另一个名叫白林庄的庄子,以及位于王都的一家铺子,南宫玥打算先从这里着手。

朱兴恭敬地应了。

南宫玥随后又道:“我仔细看过账册,光凭北方的这几个庄子和铺子,若是按正常收益来计算,一年总共也不足两万两。”她神色平淡,但心中却是按耐不住的愤怒。

柳合庄是萧奕名下比较大的几个庄子之一,类似这样的庄子,哪怕是丰年,每年的收益也不过两三千两。但牛管事每半年就能上交小方氏三千两,可想而知,这些银子是哪里来的!为了这些银子,这些年来,小方氏也不知道败坏了萧奕多少名声!

也难怪前世的萧奕会如此恶名昭著。

南宫玥平复了一下心绪,问道:“牛管事现在去了哪里?”

“郑直说,是去了南方。”朱兴回答道,“但郑直也不知道他是去做什么……应该是真不知道,他熬不住刑。”

“南方吗?”南宫玥喃喃自语。

她这些日子已经把账本看得七七八八的了,萧奕手中的产业以北方和江南那边的最多,北方以庄子为主,江南则主要是田地和铺子,其中有八成在前几年里陆续换了管事。而其他一些产业,比如矿山、船厂、钱庄之类的,从账目来看,倒也还干净。

或许是小方氏并不知道萧奕还有这些产业,也或许是她没找到插手的机会。

而牛管事会在这个时候去南方,莫非……

“世子在南方有一个船厂。”南宫玥抬眸说道,“我怀疑小方氏是不是开始打船厂的主意了。”

“可恶!”朱兴一时没忍住,脱口而出的骂了一句粗话,但立刻就意识到南宫玥在这里,忙低头道,“世子妃,那现在怎么办?”

“有什么可以着急的呢。”南宫玥笑了,“既然知道他去了南方,派人截下来也就是了。”

朱兴也不禁笑了,拍了一下自己头,说道:“也是,是属下糊涂了。”他是一时心急了。

“另外,那牛长安现在如何了?”

朱兴露出了一丝阴冷之色,“送到了西北的一处矿山,属下让人去打点过了,绝对死不了。”

南宫玥微微颌首,嘱咐道:“透些消息出去。”

朱兴眸光一亮,“世子妃的意思是……”

“时间没有算错的话,易嬷嬷和我的信也该送到南疆了。再算算牛管事得知柳合庄消息的时间,他的告状多半也要到了。”南宫玥的手指轻轻扣着书案,浅浅一笑,说道,“南疆与王都千里之遥,总得要继王妃先出了招,我才能找到机会收拾她!……这一次,我非得让她把吞下去的那些原封不动的吐出来!”

------题外话------

阿奕虐完渣爹就回来,很快了!我知道你们一定想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