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夜会/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很深了,南宫玥沉沉地睡着。

自萧奕离开后,王都接连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一直以来,她都一个人硬撑着,步步绸缪,以至于晚上都睡得不太安生。然而,随着萧奕回来的日子步步接近,她肩上扛着的所有压力似乎一扫而光,心情也不由轻松了下来,尤其是这两日,都能一觉到天明。

只是今晚……

南宫玥迷迷糊糊间,不知怎么的,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蹭着自己的脸颊,她眉头微动,含糊地呢喃了一句:“小白……”

“喵呜——”

猫咪柔软得像是撒娇一样的声音却让南宫玥打了个激灵,一瞬间清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桃花眼,在黑暗中闪闪发亮,就像是一汪幽潭泛着潋滟的光芒。

他含笑地看着她,故意又“喵”了一声。

是他!

南宫玥猛地坐了起来,傻傻地看着他,似乎一时没反应过来。

是在做梦吧?

萧奕见她久久没有反应,一把将南宫玥搂在了怀中。

他熟悉又陌生的温暖胸膛让南宫玥心中一酸,她觉得眼圈一热,眼前就浮现一层薄雾,模糊了起来。

她将自己的脸埋在他的肩头,千言万语化成了六个字:

“阿奕,你回来了!”

萧奕紧紧地抱着南宫玥的纤细单薄的腰身,嘴角不由自主地高高翘起,展颜道:“臭丫头,我回来了!”

南宫玥深吸一口气,双臂下意地环住了她,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汗味,只觉得心一下子踏实了。她对自己说,他都回来了,自己有什么好哭的呢!

“世子妃,您是要喝水吗?”在外面值夜的百合听到了屋里的动静,轻轻地推开了门,当借着月光看到那两个正相拥在一起的人的时候,瞬间就惊呆了,差点叫了出来。她的声音已经到喉咙口,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用手捂住了双唇。

她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说道:“世、世子爷?”

百合看向那打开半扇的棱花窗,简直傻了眼。

世子爷从前就喜欢偷偷溜进自家姑娘的闺房,这也就罢了。现在都成了亲了,这王府还是世子爷自己的府邸,怎么还是不爱走正门偏爱爬窗呢,差点就吓死她了,还以为是什么登徒子呢!

萧奕和南宫玥仿若没有旁人一般,相互看着彼此,南宫玥的脸上洋溢着灿烂地笑容,说道:“阿奕,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虽然从时间上算,萧奕差不多也该时候到王都了,可是,这大半夜的城门都关了啊……

萧奕表功般说道:“我们是在傍晚的时候到驿站的,我把他们都扔在那里,偷偷溜回来了。”他目光灼灼地望着她,像是在说:快点夸我吧。

南宫玥如他所愿地说道:“我好欢喜。”

萧奕笑得更加灿烂,眸光闪亮的如同璀璨的星辰。

萧奕比起几个月前清瘦了不少,个子也抽长了不少,一双如夜空寒星的眼眸深邃神秘,炯炯有神,经过这次南疆的历练,萧奕仿佛陡然间成长了好几岁,整个人看来成熟了许多。

南宫玥有些不舍地问道:“阿奕,你什么时候走?”

“天亮前吧。”萧奕笑着说道,“明日一早,我就递折子给皇上,待皇上确定了献俘的日子后,我就能回来了!这一次,我再也不走了,哪儿都不去了。”

南宫玥用力点点头,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忙不迭唤道:“……百合、百合。”

已经默默退下去的百合,闻声推开门道:“世子妃?”

“去准备些吃的,还有,小厨房应该还备着热水,让人送些水进来……”说完,她顿了顿,又道,“就说我饿了。”

萧奕没有圣旨便私自回来,虽说皇帝此刻绝不会追究,但日后若有万一,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把柄。尽管这个院子的人都还算是可靠的,但能小心自然小心为妙。

百合也明白了她的意思,点头应诺,便退了下去。

“阿奕,你先用些东西。”南宫玥笑盈盈地拉着他坐下道,“你们一路上,应该也没好好用膳。”难怪都瘦了。

萧奕有些委屈地看着她,比起用膳什么的,他更想一直抱着她不放。

他灼热的目光看得南宫玥脸上飞起一抹红霞,随后不由“噗哧”轻笑出声,轻轻说道:“阿奕,我好想你。”

这一句话,几乎堪比灵丹妙药,让萧奕长途跋涉以来所有辛苦全都一扫而光,整个人好像呆住了一样,脸上露出了泛着傻气的笑容,这傻傻的貌样若让南疆的那些将领们瞧见,恐怕连眼珠子都要惊掉了。

不多时,膳食就准备好了,匆忙间只准备了一碗面,也亏得小厨房里始终煨着鸡汤,虽只是简单的面,也香气扑鼻。萧奕确实饿了,他一路紧赶慢赶的,连驿站都懒得住,每日也就干粮充饥,就为了早日回到王都,可就算这样,带着这么多人,也实着快不到哪里去,堪堪还是走了二十五天。

用完了面,热水也已经备好了,萧奕粘着不肯离开,南宫玥干脆把他推去了净房,又从箱笼中取出了亲手做的中衣,递了进去。

哗哗的水声自里面传来,直到这一刻,南宫玥才开始有了真实感,萧奕真的回来了。

不知何时,内室的水声停了下来,萧奕换了一身干净崭新的中衣,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知道这是南宫玥亲手做的,萧奕穿得珍惜极了,出来的时候还傻笑着用手直抚。

南宫玥瞧着这中衣还算合身,只是袖子短了一分,还是得改改才成。

百合早就很自觉地退了下去,南宫玥拿起白巾帮他绞干头发。

此时已是寅时三刻,到卯时一刻,就要开城门了。

南宫玥很是不舍,但还是主动说道:“你该走了。”

萧奕转身,双臂环着她的腰枝,赖着不肯离开,南宫玥不由一笑,一把推开了他,面对他一脸委屈的表情,笑着把换下来的那件满是汗水和粘泞的外衣又递了过去,轻笑着说道:“快穿上吧……早早的请了旨,就可以回来了。”

“不要。”萧奕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中衣可是他的臭丫头一针一线缝出来的,怎么能弄脏呢!“我还是去换那件旧的。”还不等南宫玥拉住他,就急匆匆地去了净房,把身上的中衣换了下来,珍惜地捧了出来放好,这才穿上了外衣,依依不舍地说道,“那我走了……”

“嗯……”南宫玥轻轻应了一声,“我等你回来。”

萧奕凝望着她,忽然俯身在她的唇上轻吻了一下,随后他的耳垂涨的通红,逃似的翻窗走了。

南宫玥望着半开的窗户,手指轻轻地抚上了自己的唇瓣,温和的笑意直达眼底。

南宫玥的日子过得越发恍惚起来,直到第三日的早朝后,她终于从朱兴那里得到了三日后午门献俘的消息。

也就是说,再过三日,萧奕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回家了!

南宫玥嘴角不由勾起,心情瞬间明朗,而这时,鹊儿来到屋外禀告道:“世子妃,傅六姑娘来了!”

南宫玥脸上的笑意更盛,傅云雁这回特意过来想必是也得知了萧奕和傅云鹤回来的消息,果然——

傅云雁一进门,就欢天喜地说道:“阿玥,三日后午门献俘的事,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南宫玥自然是点头。

傅云雁艳羡地又道:“祖母以前跟我说过先帝时候几次举办过午门献俘仪式,场面恢弘极了,皇上登基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呢,可惜只有文武百官可以去午门广场亲眼观看。”即便是百官,也唯有那些有资格上早朝的三品及以上官员可以去,所以南宫玥和傅云雁必然是去不了的。

傅云雁皱了皱小脸,露出一丝遗憾,但很快又精神一振,道:“我想过了,虽然我们不能去午门,但是可以去南城门那里迎接他们回王都。阿玥,你觉得如何?”

南宫玥抚掌,欣然答应:“六娘,这个主意好。”能够看着萧奕回来,这是再好不过了!

百合也在一旁凑趣道:“世子爷和傅三公子亲自押解南蛮大皇子进王都,那想必是威风凛凛得很。”

“那是!”傅云雁越说越激动,“我祖母说了,那一日,皇上会派五皇子带几个重臣出王都去迎奕哥哥和三哥他们回来,我估计一大早南城门以及南大街一带就要清道、封路,届时来围观献俘的百姓肯定也不少,所以我们最好在南大街上订一间茶楼或酒楼,到时候就可以在二三楼靠窗的雅座悠哉地坐着等他们进城了!……糟糕,不行!”

说着,傅云雁有些急躁地站起身来,又道:“阿玥,这主意我既然能想到,别人也会想到。我估计着那些茶楼、酒楼什么的,肯定会客满为患。我们得赶紧去把这件事订下来才行。”

南宫玥也兴致勃勃,忙站起身来说道:“六娘,我与你一起去。”

两个姑娘说干就干,让百卉百合她们备了一辆普通的青蓬马车,只随身带了两名侍卫,就轻装简行地出门了……

半个时辰后,马车来到了南城门,南宫玥和傅云雁向四周扫视了一圈,立刻选了一家名为来运茶楼的茶楼。

茶楼的小二一听她们是来预定雅座的,低头哈腰地笑道:“客官,你们运气可真好!三日后镇南王世子要进王都献俘的事已经传开了,好些客人都来定三日后早晨的雅座,现在二楼面向南大街的雅座已经只剩下最后一间……”

“我订了!”傅云雁豪爽地拿出一个银裸子,小二见她爽快,更高兴了,把她们引到了掌柜处,又把代表预定的木牌交给了傅云雁。

这才不到一盏茶,傅云雁就把事情利落地办好了,看得百合咋舌道:“傅六姑娘,奴婢将来一定要开一间铺子专门做您的生意!”

百合话中调侃之意溢于言表,但傅云雁也不在意,道:“既然看准了自然要先下手为强。”她大臂一挥,又道,“走,我们到二楼的雅座坐坐,也顺便踩踩点。”

四人随着小二上了二楼,那间雅座是距离楼梯最近的一间,平常若是求清净的,一般都会选择走廊尽头的,不过这一次也没的挑了。进了雅座后,傅云雁和百合立刻跑到窗口去看,都是大为满意。

这间雅座的位置确实不错,视野开阔,不止是萧奕他们一过城门就能看到,而且还能目送他们远去。

虽然办完了正事,但几个姑娘也不着急,在雅座里喝了些茶,又用了些点心,这才离开了来运茶楼。

出了茶楼后,南宫玥和傅云雁又上了马车,打算回镇南王府,可是没想到的是马车才刚到南大街和堂仁街路口,车速就突然慢了下来,几乎可以说是寸步难行,在路口等了半盏茶时间,马车才走出了十来丈。

车夫不好意思的声音从车外传来:“世……少夫人,前面围了不少人好像在看热闹……”

南宫玥和傅云雁面面相觑,侧耳一听,发现前方正传来一阵阵的锣鼓声,“咚,咚,咚”,锣鼓声震天,难道是有人家要娶媳妇,以致吸引了路人过去看热闹。

对于看热闹什么的,百合最感兴趣了,急切地说道:“世子妃,奴婢下去看看……”话音还未落下,人已经没影了。

接下来,马车还在缓缓地前进着,像是龟爬似的,傅云雁都无聊得打起了哈欠来,幸而百合很快就回来了,却见她一脸愤愤地说道:“世子妃,太离谱了!实在是太离谱了!”

南宫玥眉头微皱,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傅云雁已经忍不住问:“怎么了?”

百合深吸一口气,一鼓作气地说道:“刚刚在敲锣鼓的是齐王府的人,说是齐王府的一名管事,他带着一顶轿子,一路走,一路敲锣打鼓地嚷嚷着说是他们是要去南宫府迎二姑娘给他们世子为妾!他这一路嚷嚷下来,还真引了不少好事者,看样子他们还真是要去南宫府呢!”

齐王府如此做派必然是不怀好意!

南宫玥和傅云雁都是目露愤然,而南宫玥除了愤怒后,心中还有一丝不解,南宫琰怎么会和齐王世子扯上了关系?

南宫玥微蹙眉心,想到这个微妙的时间点,心里有些怀疑齐王妃突然会做出如此损人不利己的事,是不是因为前些日子自己让她没脸,以致她为了报复像疯狗一样乱咬人,南宫琰遭了池鱼之殃?

还是南宫琰真的和齐王府有了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

南宫玥怔了怔,本来已经忘记的事突然又一次浮现在了脑海中。那一日她在南宫府的书房外遇到南宫琰,可是南宫琰却连招呼也没打一声,就仓惶地转身跑了。如今想来,那一日的南宫琰夜委实是有些怪异……

见南宫玥面容有些凝重,傅云雁忙道:“阿玥,你有事就不必管我了,我自己回家也是一样的。”

“六娘,也不急在一时。”南宫玥立刻否决道,“我先送你回公主府吧。”虽然她是想赶回南宫府一趟,但也不能就这么抛下傅云雁一人。

傅云雁见南宫玥语气坚定,也不再多说什么,只能安慰道:“阿玥,别太担心……”

“我明白。”南宫玥淡淡道,“齐王妃确实是个麻烦,但即便她是亲王妃,也没本事强迫南宫府把我二姐姐许给她儿子为妾。”而齐王妃偏偏这么做了,她到底只是蠢得想泄愤,还是真的……

南宫玥的目光微沉,若有所思。

把傅云雁送回咏阳大长公主府后,南宫玥的青蓬马车又改道去了南宫府。

才刚到胡同口,她在马车里就听到了一片吵闹的喧哗声,挑开窗帘往外看去,可以看到南宫府的大门口围了不少好事的路人,都对着南宫府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人群的中心,一个干瘦的中年男子正对着南宫府的大门嚷嚷着:“不识抬举!真是不识抬举!你们南宫府不是礼仪之家吗?居然就这样逐客,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我们王妃大人有大量,肯让我们世子纳你们二姑娘为妾,你们就知足吧!”

南宫府的门房皱紧眉头,不耐烦地道:“李管事,我们二夫人已经说了,不欢迎你。你还是快走吧,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让这个疯狗继续在府前闹事,最后倒霉的没准就成了自己!

“你想怎么不客气?”李管事却是无赖地挺了挺胸,“我可是齐王府的人,你还敢打我不成?分明是你们南宫府的姑娘和我家世子情投意合,非要赖着我们齐……啊!”

他话没说完,就惨叫一声,不知道是谁从后面踢了他的后腰心一脚,摔了他一个五体投地,狼狈不堪。

“谁?!”李管事尖声质问着,“你们知道不知道我……”

他回头便看到两个侍卫模样的男人站在自己的身后,其中一个根本不想听李管事废话,粗鲁地一脚踩在了李管事的背上,跟着李管事便看到青色的裙裾进入他眼中,一个丫鬟模样的小姑娘淡淡地说道:“好好教训一顿,就把人绑起来赶紧送到京兆府吧。”她俯视着李管事,面上带着一丝不屑,“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胆敢打着齐王府的名义到处闹事,破坏齐王府的名声,简直是不知死活了!”

李管事心里咯噔一下,若是自己真的成了假冒齐王府名义的骗子,那还真是被打了也白被打。他惊慌失措地忙叫道:“你们敢打我?我可是齐王府的管事!是齐王妃派我来的……”

“住嘴!”百卉冷冷地打断了他,冠冕堂皇地说道,“没想到事到如今,你还死不悔改地要破坏齐王妃的名声。我们世子妃说了,齐王妃一向贤良淑德,知书达理,就算是齐王府真的要纳妾,又怎么会敲锣打鼓,弄得像个笑话似的?”

百卉这么一说,这围观的人听着亦是心有戚戚焉。这齐王府可是亲王府,纳妾就纳妾,一顶小轿子抬到府里就得了,何必敲锣打鼓地弄到人尽皆知,这又不是普通的小门小户,大惊小怪的!

细细一想后,众人看向李管事的目光就变得古怪起来,现在的骗子胆子还真是大啊,连亲王府、亲王妃的名义,也是随口就借来用的。

既然知道是骗子,众人都觉得有些无趣,渐渐地便散了。

至于那李管事被杖责了二十杖后,就被侍卫送去京兆府了……

与此同时,南宫玥的青蓬马车已经悄悄地从侧门进了南宫府,待她在二门下了马车后,就看到林氏院子里的燕娘已经得到通报,在那里候着了,迎了上来,行礼道:“三姑奶奶,您可回来了。二夫人他们现在都在荣安堂。”

南宫玥微微点头,一边随燕娘一起朝荣安堂走去,一边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氏既然特意派燕娘在此等着自己,应该是想事先给自己透个风。

燕娘小声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去年自南宫琰去了恩国公府的赏菊宴后,其他府的几个夫人仿佛这才想起南宫府还有这一个庶出的二姑娘,纷纷登门为自家的庶子或幼子过来南宫府探口风。南宫秦把南宫琰的婚事托付给了林氏和柳清青相看,仔细在几家中挑选了一番后,最后选中了钟御史家的庶出三子,又得了南宫秦的首肯后,便在过年前,带着南宫琰去白龙寺亲自相看了一番,结果还不错,双方都还算满意,觉得无论是出身门第、品貌,两人都十分相配。

说到这里,燕娘叹了口气,“这眼看着就要换庚帖,定下亲事,谁知道今日一大早,齐王妃居然派人上门来了!”

齐王妃?!南宫玥柳眉微蹙,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跟齐王妃扯上关系,十之八九是没好事。

她沉声问道:“齐王妃派人来做什么?”

“齐王妃遣了一个嬷嬷来说,要替齐王世子提亲纳二姑娘为妾!”说着,燕娘脸上也露出一丝不可思议,这齐王妃着实是离谱,就算是二姑娘南宫琰是庶出,可是怎么说也是南宫家的族长南宫秦的女儿,更何况南宫家从来就没有为妾的姑娘,即便是皇子想要纳二姑娘为侧妃,南宫秦也定是不会同意的,更别说不过是一个齐王世子了。

顿了顿后,燕娘继续道:“二夫人当场就回绝了。可是这事还是传到了老夫人的耳里,老夫人气急了,觉得这事实在是有损我们南宫府的脸面,就把二姑娘叫过去斥责,质问二姑娘跟齐王世子到底是不是真的私相授受,怎么齐王妃会莫名其妙地来南宫府提出这种要求!”

南宫玥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讽刺。苏氏一向最爱面子,会作出如此反应,南宫玥并不意外。

“那二姐姐怎么说?”南宫玥问道。

“二姑娘说相看的那日在白马寺她偶然遇到齐王世子突然晕倒了,就好心叫来僧人把他抬走了……她当时从头到尾就没与齐王世子说过一句话,可谁知几日后,她的丫鬟晚晴出府帮她买点东西,却被齐王世子派来的人给缠住了,还硬要塞信给晚晴让她转交给二姑娘,晚晴当然是没收,不过也因此好些日子不敢出府。事情已经过了两个多月,齐王世子那边再也没动静,还以为没事了,谁知道齐王妃会突然派人找上门来……”燕娘说话的同时,两人已经到了荣安堂的院门口,苏氏的丫鬟迎了上来。

不过,此时南宫玥倒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二姐姐自身立得正就行,其他的自有家里与她做主!

丫鬟领着南宫玥去了东次间,一进去,就看到南宫琰正一动不动地跪在地上,纤细的身形挺得笔直,显得有些单薄。

除了南宫琰,林氏、黄氏、顾氏和柳青清也都到了,坐在两边的圈椅上。

苏氏下首的林氏出声劝道:“母亲,这事其实也跟琰姐儿没什么关系……”都是齐王世子实在太过荒唐!

苏氏仍是怒意难平,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她也知道南宫琰也许是无辜,可是因为南宫琰坏了南宫府的名声也是事实。今日的事若是传扬开去,这南宫府必然就成为王都中茶余饭后的话题!

一旁的黄氏亦是面色阴沉,心里真是把南宫琰给恨死了。所谓:“苍蝇不叮无缝之蛋”,若非南宫燕不够谨言慎行,怎么会让齐王世子心生如此妄念!这事若是传扬出去,自己的女儿琳姐儿还如何嫁人!

南宫玥走到南宫琰身旁,先给苏氏请了安。

一看到南宫玥,苏氏的面色稍缓,示意她免礼。

南宫玥没有急着落座,俯身试图扶起身旁的南宫琰,道:“二姐姐,快起来。”

南宫琰迟疑地看着苏氏,没有起身。

南宫玥自知苏氏的心思,便向她道:“祖母,照孙女看来,此事分明是齐王府在故意驳我们南宫家的脸面,与二姐姐并无关系,若因此怪罪二姐姐,只会让外人看笑话。”她皱了皱眉,故作迟疑道,“祖母,孙女想此事还是交由大伯处置吧。齐王妃这件事做得实在有些荒谬,总让人觉得其中另有隐情……”

苏氏亦是眉头一动,心想:也是。如果齐王妃真心要给齐王世子纳妾,悄悄地遣人来说便是了。难不成她是故意的?

这时,柳青清也出声劝道:“祖母,孙媳觉得三姑奶奶说得是,三姑爷再过三日就要回来……您说会不会是有人看不惯南宫家如今声势鼎盛?”

这一句说得苏氏面上一松,三姑爷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也算是给他们南宫家添了光,别人难免会有所嫉妒,这么说来,琰姐儿还真是太无辜了!

想到这里,苏氏立刻决定,他们南宫府绝不能示弱于外人!白白让齐王妃得意!

苏氏露出慈爱的笑容,看着南宫琰道:“琰姐儿,快起来吧,这事祖母一定会为你做主的。”她表现得一副好祖母的样子。

南宫琰松了一口气,忙谢过苏氏,然后在南宫玥的搀扶下站起身来。

跟着苏氏又慈祥地对南宫玥道:“玥儿,你也早早回去吧。三姑爷就要回来了,这些天王府中想必还有不少事要打点。过几日,你再与三姑爷一起回来吧。”

“多谢祖母。”南宫玥笑着应了。林氏有些不舍,亲自送南宫玥去了二门。

南宫玥与林氏告别后,就回了王府。

一回府,她便写了一封长长的信,让百合交给周大兴,命他亲自交给大伯南宫秦。

在那封信中,南宫玥先是致了歉,又详细地说了她与齐王妃的几次嫌隙,提及这次齐王妃声势浩大地派人上门纳妾,可能是故意要借着羞辱南宫府的行为来报复自己!

信送走了,可是南宫玥的心情还是有些烦躁,也不知道这次的事会不会对南宫琰的婚事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世子妃,外院的大厨房已经拟好了三日后的菜单,您可要瞧瞧?”

这时,百卉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南宫玥接过菜单,一边看一边吩咐道:“让人去我庄子上挑一些新鲜的蔬果回来……”

“是!”

“还有,这两日王府上下再重新打扫一遍,挂上新制的灯笼。世子回来的那一日,让所有的下人们都换上新制的春装……”

南宫玥细细地一一叮嘱着……

------题外话------

萧奕(求蹭蹭,求亲亲抱抱):喵~~呜~~

玥:……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