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抬举/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一早,天刚亮,南宫玥就起了,她下意识地透过琉璃隔扇看向宴息室那张空空荡荡的炕,心里有些患得患失,总觉着萧奕回来的事只是自己在做梦……

“臭丫头,你醒啦!”

直到那充满朝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南宫玥才恍然回过神,脸上洋溢起了甜甜地笑容。她转头看向了萧奕,只见他顶着一头泛着水汽的乌发走进了屋里,他一早起来已经练完了武,刚沐浴更衣完。

南宫玥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下来,她没有唤丫鬟进来,自行避到了屏风后换好了衣裳。

两人一起用了些早膳,带上备好的礼,就从镇南王府出发,不多时就抵达了南宫府。

他俩来得早,这时是不过辰时,距离帖子上写的巳时尚有一个时辰,因此客人都还没到。

萧奕昨日刚回来,回来后的第一次拜访岳家,自然要郑重一些。

南宫穆、林氏和南宫昕早早就得了消息知道南宫玥他们今日会提早过来,因此一大早就早早地在荣安堂等着他们了。

萧奕和南宫玥一起恭敬地向苏氏行礼道:“见过祖母。”

苏氏看着这一对璧人笑得是合不拢嘴,忙道:“免礼!免礼!快坐下吧。”

苏氏以前就觉得萧奕这个出身高贵、长相俊俏的孙女婿是各种好,这一次萧奕大败南蛮又大大地给南宫家也长了脸,如今看萧奕更喜爱了,一双浑浊的老眼笑得眯了起来。

萧奕和南宫玥跟着又一一给南宫穆他们见礼,众人眼里都是掩不住的喜意,尤其是林氏。自从萧奕去年离开王都后,林氏虽然在女儿面前努力表现正常,但心里却一直担心远赴战场的萧奕会有什么不测,又担心他会一去不回,留下女儿一个人在王都,现在总算可以放下心来。

“阿奕,你瘦了!”林氏心疼地说道,“玥姐儿,你这段时间可要让阿奕好好调养、滋补一下身子,他还是长身体的年纪呢。”

“娘,您这是有了女婿,就不知道疼女儿了吗?”南宫玥撒娇着说道。

“你这孩子……”

母女俩说着话,南宫昕也迫不及待地拉过萧奕,一双眼睛闪闪发亮:“阿奕,你可要好好跟我说说你在南疆的事。”

萧奕与南宫昕在一旁坐下,笑道:“阿昕,你改日来王府,我再与你好好说。今日的主角可是恒哥儿,我可不能喧宾夺主,抢了他的风头。”

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是笑意盈盈。

说话间,东次间外的丫鬟笑眯眯地来禀告说:“老夫人,大少奶奶、二姑娘,还有小少爷过来了!”

话音刚落,丫鬟挑起珠帘,柳青清第一个走了进来,她身后是南宫琰,走在最后的则是一个三十出头、貌似奶娘的丰腴女人,怀里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娃娃,正是南宫恒。他穿了一身大红色五蝠捧云的蜀锦小袄,脖子上带着一个赤金的玉石璎珞项圈。

恒哥儿在三月就已经过了周岁,不过因着是早产儿,他从小身子就比寻常的孩子弱一些,南宫晟和柳青清曾带着去找大师批过命,大师择了今日来办周岁礼。为了恒哥儿,两人自然念可信有也不可信其无,但让他们惊喜的是,待过了周岁后,恒哥儿倒是就越长越壮实,如今更是气色红润,精神奕奕,小胳膊小腿都藕节似的,倒像是个足月的孩子了。

柳青清带着南宫恒一一跟众人见礼。恒哥儿还那么小,自然是不能跪下磕头,只能由奶娘抱着施礼。

南宫玥和萧奕自然是备了红包的,于是恒哥儿便一下子收了两个红包,他仿佛也知道自己得了礼物,笑着露出两颗小巧的乳牙,看来可爱极了,让南宫玥的心都萌化了,一双乌瞳闪闪发亮。

“大嫂,我可以抱抱恒哥儿吗?”南宫玥问道。

奶娘看了柳青清一眼,就把恒哥儿交给了南宫玥,南宫玥没有弟弟妹妹,自然从没有抱过小孩子,在奶娘的指导下,有些生疏的接过他,轻轻地颠了颠,逗弄着:“恒哥儿,快叫三姑……”

“娘……”

恒哥儿奶声奶气的一声叫唤让屋子里的众人都傻眼了,一旁的柳青清面露尴尬之色,解释道:“三姑奶奶,恒哥儿还只会叫‘娘’……”所以他现在对着谁都是叫娘。

众人不由都忍俊不禁,萧奕看着窝在南宫玥怀中的小娃娃,想象着,再过几年,自己也会有一个小娃娃,长得既像自己又像臭丫头……

他越想越美,打算先过过瘾,便冲南宫玥道:“让我也抱抱。”

萧奕从南宫玥臂弯里一把抱过了南宫恒,他的动作比南宫玥还要僵硬,只觉怀里这小子软软的,也不敢用力,更不敢把他当兵器扛……一时间,倒是有些手足无措地看向南宫玥。

南宫玥赶忙扶着南宫恒的后背,笑盈盈地逗着他。

南宫恒也不怕生,吸着自己白嫩的指头,瞪大了眼睛望着萧奕。

萧奕逗了逗他,最后也得了小娃娃的一声“娘”,南宫玥不禁抿唇笑了起来。

萧奕自然是带了见面礼的,他是武将,给些书本字画什么的也不合适,于是昨日夜里,南宫玥便与他一同在库房里选了一把未开刃的匕首,匕首上镶满了宝石,是从域外来的,那样式在大裕倒是少见的很。

这匕首自然是不能给小孩子把玩,柳青清替南宫恒谢过萧奕后,便令丫鬟把匕首收了起来。

气氛正欢乐着,却有丫鬟匆匆进来禀告说:“老夫人,白表姑娘来了!”

这个消息出乎所有人意料,东次间内安静了一瞬,热闹的氛围一瞬间消散,众人的表情都有些微妙。

前来报讯的丫鬟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脸色僵硬,今日府里请了哪些人过来参加小少爷的抓周宴,这都是有名单的,这白慕筱绝对是不在名单中。

也就是说,这白慕筱是不速之客,这若是普通的不速之客,要么劝要么撵,可白表姑娘偏偏是老夫人苏氏的嫡亲外孙女,如今白慕筱的母亲南宫雲还在府中住着呢。

苏氏的脸色亦不太好看,今日的抓周礼请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白慕筱一来,他们又该如何向宾客介绍她呢。

心里虽然有些不悦,但苏氏还是沉声道:“请表姑娘进来吧。”

丫鬟暗暗地松了口气,忙应声下去。

不一会儿,白慕筱就在另一个丫鬟的引领下款款走了进来,以无可挑剔的礼仪给所有人一一行礼。

其他人也就是例行的一句问候,等到了萧奕和南宫玥面前时,她才多说了几句:“三表姐夫你能平安归来,筱儿真是替玥表姐感到高兴。”说心里话,萧奕这个纨绔子弟能够活下来,甚至还挣下了一份军功,白慕筱不得不感慨他的运气确实是好。

照她所听所闻,如今这个镇南王也是个不如父辈的,也幸而过世的老镇南王留下了这一大片的基业和人才,南疆的军心民心一致,所以才得以躲过这一劫。

只是萧奕现在风光一时,却恐怕还没意识到他现在的军功越大,皇帝就会对他越戒备。

现在他有多么圣宠无限,以后就会有多惨!

白慕筱按耐着心中的冷笑,看向南宫玥。这南宫玥因为一己私心毁了自己的幸福和理想,现在就连老天也看不过眼。南宫玥此时的荣耀和风光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她的运气是好,并嫡和阴婚皆都被她逃过,但这运气是不会好一辈子的,总有一日,她定会一无所有!

白慕筱的冰冷的眼神让南宫玥很是不快,她微挑眉梢,淡淡地说道:“多谢筱表妹的关心。”

气氛僵硬了一瞬,这时,外面传来一片喧阗声。苏氏眉头一皱,呵斥几乎脱口而出,可是下一瞬就看到长女南宫雲心急慌忙地小跑着进了东次间。

“筱姐儿……”南宫雲一双凤眼中已经看不到别人,只看得到自己的女儿,两眼泛着泪光,“筱姐儿,你瘦了,也憔悴了!他们白家是不是又在用什么见不得人的法子折腾你了?”南宫雲说着恨恨地咬牙,眼眶中的泪水几乎就要滑落。

白慕筱急忙拿出一方帕子,眼明手快地替南宫雲拭去泪花,安抚道:“娘,今日是恒哥儿的抓周宴,大好的日子,您怎么能哭呢。”

南宫雲接过帕子,给自己拭了拭,然后红着眼睛不好意思地说:“倒让母亲、二弟、二弟妹你们见笑了。”

苏氏对着自己的女儿,毕竟是心疼,叹了口气,安慰了一番。

白慕筱扶着南宫雲坐下后,缓步走到柳青清跟前,笑意盈盈地道:“大表嫂,这是我送给恒哥儿的礼物,还请大表嫂不要嫌弃。”说着,她身后的紫英打开了手中的布包,露出一本深蓝色封皮的书籍。白慕筱取过书籍,递向了柳青清。

柳青清笑着接过,道:“多谢筱表妹,你实在是太客气了。”

柳青清看了一眼,只见深蓝色的封面上书写着《千字文》三个大字,封皮的边缘有明显的磨损,其中的书页已经发黄了,书角翘起,看上去非常陈旧。

柳青清随意地翻开一页,书页的内容由楷书书写,字迹端庄雄伟,气势开张,明显出自名家之手。

苏氏虽然没有近观,但也看了出来,很是动容,脱口问道:“这是本古藉吧?”

白慕筱但笑不语,柳青清不好意思地看向白慕筱,道:“筱表妹,这本古籍实在是太过贵重了,恒哥儿还小……”

白慕筱微笑着打断了柳青清:“大表嫂,恒哥儿现在看着是还小,可是转眼就长大了,很快就会用的上了。”

这本《千字文》可是三皇子特意找来的古籍,由前朝文豪亲手抄写,可以说是千金难求。

这抓周的时候,亲朋好友会送上各种礼物,若是这礼物比主人家自备的更珍贵,主人家就会把这个礼物也放入抓周的物品中。

她送的这本《千字文》绝对是独一无二的,这么贵重的东西,柳青清是书香门第出身,想必也知道它的价值,她一定会摆放出来用来抓周的,也好给她自己的儿子长脸。

白慕筱半垂眼帘,眸中闪过一抹自信的光芒,然后抬眼又道:“大表嫂,待会的抓周礼,我恐怕是不太方便过去。”她故意露出一抹苦笑,“希望大表嫂别见怪!”

白慕筱此举乃是以进为退,在旁人眼里,她很快就要入三皇子府为妾,身份低微,那些名门夫人、闺秀又如何愿意与她为伍。若是她真的前往抓周礼的现场,只会引来其他宾客的指指点点,反而令苏氏和柳青清不悦,还不如“礼到人不到”,让苏氏她们惦记着自己的好处。

白慕筱心里是胸有成竹,但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一副识大体的模样。

柳青清倒是面色如常,而苏氏已经如白慕筱所料般面上露出一丝心疼,觉得她这个外孙女还是识大体顾大局的,特意为南宫恒的抓周宴送来如此贵重的礼物……只是命苦啊!

“筱姐儿,委屈你了。”苏氏怜惜地叹道,却也没提出异议。

白慕筱低眉顺眼,但心里却是丝毫没有动容。她这个外祖母也只会说些场面话而已,一旦涉及到南宫家的脸面,又何尝会想到自己这个外孙女!也罢,人还是要靠自己才是。……今日若非是三皇子一定要她来这一趟,她也不想来此自取其辱!

一旁一直悄无声息的南宫琰有些复杂地看了白慕筱一眼,眼神闪烁了两下,又把头半低了下路去。

南宫玥淡然的望着这一幕,她实在无法想象白慕筱这趟过来就是单纯为了送一本古籍……莫非是有别的用意?

萧奕哪有兴趣去理会旁人什么事,他见南宫玥好半天都没理会自己了,有些委屈的悄悄拉住了她的手,在她的手心搔了一下。

南宫玥撇了他一眼,眼神勾得他心中一荡,只想把她抱在怀里。

小两口自以为隐秘地又挤眉弄眼了一阵,看得一旁的林氏眼中含笑,欣慰不已,心想:虽然阿奕走了大半年,所幸他们小两口感情没有生疏,那就好。

就在这时,一个丫鬟来报说,南宫琤夫妇来了。

随着南宫琤推着一张轮椅走进了荣安堂,众人的目光也立刻转移了过去,寒暄了片刻后,苏氏看看时辰差不多了,女眷们赶忙移步到花厅,而萧奕、南宫穆和裴元辰则去了外院男宾的席面。

今日的抓周礼在南宫府内院的花厅举行,管事妈妈和几个丫鬟早就候在那里做好了各项准备工作,一见主子们过来,忙上前相迎。

“大嫂……”趁其他人没注意,南宫琰悄悄地拉了拉柳青清的袖子,欲言又止地看着她。

聪慧如柳青清自然是立刻领悟了,给了紫英一个眼色,紫英便带着奶娘先进花厅去了。

柳青清和南宫琰走到无人处,南宫琰这才局促地说道:“大嫂,今日的抓周礼我是不是还是别去了……”前些日子,齐王妃令人如此招摇过市地胡闹了一番,如今自己在王都恐怕都快成一个笑话了,待会宾客来了,难免引来异样的眼光,坏了大好的气氛。

柳青清怔了怔,明白南宫琰心里的顾忌,心里有一丝心疼。

她定了定神,拉起南宫琰的手道:“二妹妹,别拿你自己和筱表妹比,你们两个不同!”

说到白慕筱,柳青清眼中闪过一抹不屑,本来,白慕筱随母大归南宫府,以苏氏对她的疼爱,完全会帮她安排一份门当户对的婚事,偏偏人心不足蛇吞象,她偏偏想攀三皇子那个高枝,甚至不惜委身做妾。

相比下,南宫琰一向规规矩矩,只是运气差了点,居然不小心被齐王世子给纠缠上了。

南宫琰感动地看着柳青清,呢喃道:“大嫂……”

柳青清继续道:“二妹妹,你既然问心无愧,那就堂堂正正,如果你不去,别人反而还以为你做贼心虚!”柳青清自己与南宫晟的婚姻也经历了好一番波折,因此对女子的名声与难处更有切身的体会。

但她心里也不得不感慨,这南宫家的姑娘在婚事上实在是坎坷了些,先是南宫琤,现在又是南宫琰……明明本来只差一步,这门婚事就能定下来了……

柳青清心里暗暗地叹气,但现在惋惜什么的也是无济于事,人还是要往前看。

“走,二妹妹,我们进去吧。”

柳青清挽着南宫琰一起进了花厅。

花厅里,管事妈妈早就摆好了一张长近一丈的黄花梨镂刻大案,在大案上放好了文房四宝、秤尺算盘、文房书籍、道释经卷、甚至于弓矢、赤金财神爷、玉扇坠等等东西,林氏、黄氏和顾氏他们围在案边说笑讨论着。

没多久,与南宫府相熟的那几家的女眷,比如长平侯夫人、傅大夫人与傅云雁母女、原大奶奶、原玉怡等等都陆陆续续地来了……众人一会儿行礼,一会儿说笑,好不热闹。

柳青清悄声对身旁的丫鬟吩咐了一句,那个丫鬟赶忙把刚才萧奕送的匕首也放了上去。

管事妈妈看看吉时已经差不多了,正打算提醒苏氏和柳青清一句,却见一个青衣丫鬟步履匆匆地走了进来,径直地走到了苏氏跟前,福了福身道:“老夫人,三皇子殿下来了。”

这个消息让整个花厅都震了震,不止是宾客,连南宫府的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南宫府与三皇子无亲无故,南宫府举办抓周礼,三皇子殿下为什么会来呢?

白慕筱!

南宫玥的心中立刻浮现了这个名字,之前她就觉得白慕筱来的有些蹊跷,如今既然连韩凌赋也来了,说这是巧合,她可是一点也不信。

这两人从来不做没有目的的事,这次特意过来南宫恒的抓周礼也必然是有所图的。

南宫玥给百合使了一个眼色,百合立刻领会了她的意思,点了点头后,就悄无声息地退下了,往南宫府的外院探听消息去了。

南宫玥想到了白慕筱,这在场大部分的人也想到了,毕竟南宫府和三皇子勉强的联系也就是白慕筱了。

难道说三皇子特意过来,是为了给白慕筱长脸?

一时间,眼皮子浅的人对白慕筱有了几分重视,而这识规矩的人家却觉得这三皇子实在是有负他一向的名声,他对一个还未过门的妾室如此重视,将来恐怕是会宠妾灭妻、嫡庶不分,这可是乱家的根源啊!

不过是弹指间,众人已经是心念百转,心思各异。

“老夫人,”那青衣丫鬟恭敬地奉上了一个木托盘,托盘上摆着一个精致的牛舌形墨块,一面龙戏珠凸纹,一面阴文楷书“龙香御墨”四字。“三皇子殿下送来一块龙香御墨作为贺礼,大老爷令奴婢拿来作为抓周用的物品。”

这龙香御墨价比黄金,但是对在场的人而言,也不算什么昂贵的东西,珍贵在它乃是御用之物,用来抓周自然是体面极了。

苏氏一见,笑得合不拢嘴,忙道:“还不赶紧放上去。”顿了顿后,又道,“你回去复命的时候替老身好好谢过三皇子殿下。”

这一番小小的波折后,吉时已到,管事妈妈唯恐误了吉时,忙上前提醒了一句。

跟着,苏氏和怀抱南宫恒的柳青清便走到了那张大案前站定。

南宫恒的抓周礼终于要正式开始了!

众位夫人、姑娘都朝那张黄花梨大案围了过去,一下子就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个水泄不通,言笑晏晏地讨论着南宫府准备的抓周物品。南宫玥根本就挤不进去,干脆也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这是……”南宫雲不敢置信地看着大案上的一本书籍,只见那青蓝色的封皮上赫然写着《琼林幼学》。

南宫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的女儿白慕筱送了一本千金难得的古籍《千字文》给柳青清,但是柳青清竟然如此不给面子,宁可用一本最普通的《琼林幼学》作为抓周的物品,也没用那本珍贵的古籍!柳青清这是什么意思?

总不至于是怕弄损了古籍,所以舍不得吧?

南宫雲面色不太好看,苏氏也注意到了这点,脸色亦有几分僵硬,若非现在众目睽睽,她都想质问柳青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南宫府的三人对这本《琼林幼学》的关注,也引来宾客们的注意力,傅大夫人似乎发现了什么,若有所思道:“这本《琼林幼学》墨迹尚新,莫不是新抄的?”

“傅大夫人的眼光果然犀利。”柳青清含笑道,“这本《琼林幼学》乃是我兄长为了恒哥儿今日的抓周礼亲自撰抄的。”

“原来是柳探花为了侄儿撰抄的啊,那倒是有心了。”原大奶奶笑道。

“这若是恒哥儿抓了这本《琼林幼学》,没准将来长大了,那也跟舅舅一样做探花啊。”又有一位夫人凑趣道。

如此几句下来,已经把苏氏说得再度展颜,毕竟好话谁不爱听,更何况是亲舅舅抄写的书,感觉总是有几分不同。

气氛又热络起来,而傅云雁却已经敏感地感觉到有些不对,她悄悄地从人群中退了出来,找到了在一旁悠闲自得的南宫玥,悄声问起了其中的缘由。

反正傅云雁很快就是自家人了,南宫玥也不怕家丑外扬,就把之前白慕筱送来一本古籍作为抓周礼的事说了一遍,听得傅云雁感慨万千,叹道:“你那个表妹可真是不简单啊。……等她入了三皇子府,三皇子的后宅怕是不清净啊。”

这时,一阵喧阗声响起,南宫玥和傅云雁不由循声看去,在宾客们的欢声笑语中,她俩得知南宫恒最后抓了柳青云抄写的那本《琼林幼学》。

一时间,众人纷纷祝贺,都夸恒哥儿不会是南宫家的子孙云云,苏氏仿佛看到了南宫恒将来光耀门楣的样子,笑呵呵地去逗了逗南宫恒,道:“恒哥儿将来就跟曾祖父一样当个读书人!”

“将来又是一个探花郎!”

“……”

花厅之中,欢声笑语不断,气氛很是喜乐。

抓周结束后,众人就去入席吃寿面,之后有的去打牌,有的去看戏……

而柳青清则赶忙派了一个丫鬟去前院禀告南宫秦、南宫晟他们抓周的结果。

谁想,南宫秦父子俩都在,但是南宫穆和三皇子殿下却不见了踪影。

难道三皇子已经走了?

那丫鬟退下后,暗暗找一个小厮打听了一句,这才知道二老爷随三皇子殿下去外书房,也不知道是在商量什么要事。

丫鬟没特别在意,又匆匆地回内院复命去了,却不知道此刻南宫穆的书房中气氛有些凝重——

“殿下,您让臣给臣侄女弄一个锦心会的名额?”南宫穆有些不敢置信地重复道。

韩凌赋淡淡地一笑:“南宫大人,你如今在国子监任司业,这对你来说应该只是举手之劳。”

去年,南宫穆的三年绩考评了一个甲等,皇帝在看过他所做的几篇策论后,把他调任国子监司业,虽然连跳了几级,但国子监司业也不过是从四品,而且也不领什么实职,因此也没在朝堂上掀起什么浪花。

本来韩凌赋也没在意,只是这次为了锦心会的名额,他才想到了南宫穆。若是能由南宫穆出面给白慕筱弄一个锦心会的名额,这件事也不会吸引太多不必要的目光。

南宫穆面沉如水,有些失望地看着韩凌赋。他本来觉得比起大皇子、二皇子,这个三皇子还算是行事有度,看来也不过如此。

南宫穆也不绕弯子,直接道:“殿下,请恕臣不能同意。臣的侄女她不太合适……”

他说得还算是含蓄,可是韩凌赋却是不依不饶,又道:“为何不合适?虽然说参加锦心会的女子多为王公贵族、文武大臣家的姑娘,但历届以来也都有德才皆备的平民女子参加。令侄女白姑娘聪慧灵秀,才情不凡,她若是有幸参加锦心会,拿到一项魁首是绝对没有问题的。”韩凌赋自信地说道,心想:如果白慕筱得了魁首,对南宫府而言,那也是一件长脸的事。两全其美,又有何不可为!

南宫穆见韩凌赋简直像是入了魔障一样,知道不把话说白,怕是不行,理了理思绪,作揖道:“多谢殿下对臣侄女的垂怜,可是且不说臣这侄女出身平民,皇上已经下旨令她为殿下的妾室,如此,她已经没有资格参加锦心会了。”让白慕筱一个妾参加了锦心会,那锦心会多年的名声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甚至对今年参加锦心会的那些闺秀,也是一个羞辱!此事是万万不可的。

简直是不识抬举!韩凌赋的眼中一瞬间迸射出强烈的愤懑,但是他已经习惯掩饰自己的情绪,很快又冷静下来,又变成那个斯文的三皇子。

他清浅地一笑,看似毫无芥蒂,道:“倒是本宫强人所难了,还请南宫大人不要放在心上。本宫先告辞了。”心里却是想着:筱儿说的没错,这南宫府的人都是榆木脑袋,根本就不值得抬举!他得想想别的法子弄到这锦心贴。

韩凌赋毫不留恋地转身出了书房,他看似正常,但脚步却比平时快了不少。

南宫穆看着韩凌赋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又赶紧回了席面。

待四周安静下来,一直隐藏在一棵大树上的百合才若无其事地跳了下来,偷听什么的,自从跟了世子妃以后,她已经做得很熟练了。

她理了理衣服,就若无其事地回去找南宫玥了。

这小小的插曲没有影响今日的气氛,抓周宴热热闹闹地一直延续至太阳西下,众人才渐渐地告辞。

但萧奕却没有随南宫玥一块儿回王府,而是去了安逸侯府……

------题外话------

截止到16日凌晨,潇湘粉丝榜前50和书城粉丝榜前15的名单都记录在书评区了。评论数的前10,我还没算好,请再稍等一天。

请按书评区的联系方式把收件地址发给我,这个月内陆续寄出。

另外,还定制了同款的钥匙扣,留作下半个月的抽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