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作戏/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马车出城后,萧奕借口不想再应酬某些不识相的人,干脆厚脸皮地躲到了马车里。

可怜的百卉、百合两姐妹自然被撵了出来,百合去骑了萧奕的那匹马,而百卉则干脆和车夫周大成肩并肩地坐在车厢前方。

车厢里,南宫玥和萧奕坐在窗边的位置上,一边说着话,一边挑开窗帘看着郊外的风景。

南宫玥眼中闪现着笑意,嘴角亦是翘得高高,萧奕当然也发现她心情不错,南宫玥真的开心时,眼神便会像现在这样闪闪发亮,灿若繁星。

萧奕心里得意地想着:不会有人像自己这样了解他的臭丫头了吧?哪怕是臭丫头脸上有一点点细微的变化,他也能敏锐得察觉到她心情的细微变化!

萧奕握着南宫玥的手,笑眯眯地道:“臭丫头,你若是喜欢出门,现在我回来了,我们可以常出来玩。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他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自他回来后,还没和原令柏他们聚过,也许过几日,可以约上傅云鹤兄妹、原令柏兄妹他们出来踏青,好好玩玩。

南宫玥但笑不语,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眉眼弯弯地说道:“若是我想去西疆呢?我以前在《大裕九州志》看到过,听说西疆的西河高原风貌奇特,那里的百姓群居在窑洞之中,甚为壮观。你可愿意陪我去?”

“你想去,当然没问题。”萧奕忙不迭地应了,“你想去哪儿我都带你去,我们可以一起走遍大裕的山山水水。无论是西边还是北边,我们可以去域外,去南洋,去许许多多的地方!”萧奕从来不觉得女子就只能待在内宅小小的四方天地中,他会带她离开王都这狭小的地方,海阔天空,任意驰骋。

南宫玥脸上的笑意又盛了一分,不禁露出一丝向往。

萧奕拉起南宫玥的手,一本正经道:“所以,臭丫头,你一定要把身子养得好好的!我们一起活到百岁!”说话的同时,他眼中透出一种埋藏在深处的恐惧,他的生母、他的祖父,爱他的人都早早地离他而去,那臭丫头呢?臭丫头会不会也……

南宫玥也感觉到他表情和语气的变化,轻笑着说道:“一百岁,我才不要当老妖怪呢!”她抬了抬小下巴,故作斟酌道,“八十岁好了,阿奕,我们一起活到八十岁吧!”

萧奕一把将她揽在怀中,好一会儿,她头顶才传来一句有些含糊有些哽咽的话:“臭丫头,我会努力比你多活一天的。”

“好。”

车厢里安静了下来,两个人就这么彼此依偎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了百合欢喜的声音:“世子爷,世子妃,柳合庄到了。”

跟着车速也渐渐地缓了下来,南宫玥撩开帘子往外看了看。

她前两次来柳合庄已经是秋冬之季,还是第一次在春天万物复苏的时节来到这里,外面是绿意浓浓,鸟语花香,清澈的河水在暖暖的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看来仿佛是另一个迥然不同的地方。

马车停下后,萧奕和南宫玥就一前一后地下了马车。随行的朱兴、任子南、楚大卫等人也纷纷下了马。

冯管事已经带着不少庄子的下人,还有数十个残疾的老兵等在那里了,队伍看来甚为庞大,所有的目光都集中萧奕和南宫玥身上,当然更多的还是萧奕。那数十个老兵还是第一次见到萧奕,忍不住便去审视他……甚至想从他身上找到老镇南王的影子。

可惜,萧奕的长相与那个粗犷、黝黑的老镇南王迥然不同,甚至连一丝丝影子都找不到。

冯管事正要上前行礼,却听后方传来一个孩子尖锐的叫声:“来了!世子爷、世子妃来了!”

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子撒腿往村子的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扯着嗓子大喊着,眨眼就吸引了不少田里的农人、村子里的村人朝这边看了过来,其中有一些人更是迫不及待地跑来,想看看世子爷萧奕到底是如何模样。

这一闹倒是把原本有些僵硬的气氛打破了。

冯管事顿时面露尴尬,作揖道:“让世子爷、世子妃见笑了。”

他身后的那些老兵齐齐地单膝下跪向萧奕行了军礼:“见过世子爷,世子妃。”

虽然他们年纪大了,声音中已经掩不住嘶哑,但此刻当他们的声音如此整齐地重叠在一起,显得那么洪亮,那种身为军人的严谨、肃杀之气在一瞬间释放了出来,让看者都是心头一凛,不由也严肃了起来。

由于之前牛管事的事,老兵们对于这位世子爷的感觉还是有些复杂的,但不管世子爷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至少这一次他率军一举将那可恶的南蛮子赶出了大裕境内,夺回了之前的失城,更为无数死在南蛮子手下的百姓报了仇这几点来看,世子爷无论如何是受的起他们这一礼的。

“免礼。”萧奕上前几步,扶起一人,其他老兵这才纷纷起身,任子南则也跟着扶起了一位腿脚不便的老兵。

“老楚!阿蓝!”

老兵们看到久别重逢的楚大卫、任子南父子都很是亲热,围上去说起话来。

就算是楚大卫和任子南什么也不说,他们都看出父子俩在王府应该是过得不错,不说衣裳打扮什么的比以前好了,光看他俩那精神奕奕的模样,尤其是任子南,以前在柳合庄时总觉得少了一分年轻人的生气,仿佛是提早跟着他们这群老家伙进入了老年期一样……而现在的任子南才算是有了年轻人的精气神。

这年轻人啊,果然还是不能成天跟他们这群老家伙在一起。

看着现在的任子南,连一向严肃的老闵嘴角都隐隐勾起一抹笑意。

“进去说话吧。”萧奕一句话,众人都簇拥着他和南宫玥进了庄子。

待众人在冯管事的指引下进入正厅后,原本就不算大的正厅显得拥挤不堪,正厅里原本的圈椅根本就不够他们坐,冯管事就急急地命人搬来了不少凳子。

他们在正厅中一一落座后,气氛就变得尴尬沉静起来,最后还是南宫玥笑吟吟地开口道:“这段时间我忙,一直没时间再过来看看,大家住的可还习惯?”

“习惯!非常习惯!”一个高大的老兵粗声道,看他五十出头的样子,红光满面,若非缺了左手,看来就像一个普通的庄稼汉。

“他当然习惯了。”旁边的另一个老兵忍不住取笑,“他过了年刚娶了媳妇,如今是乐不思蜀了,现在就算送他回南疆,他也不要回去了。”

一番话说得一屋子的老兵都哄堂大笑,却是每个人都喜气洋洋,显然都是真心为同袍而感到高兴。

冯管事在一旁低声地解释了一遍,南宫玥才知道原来这个老兵叫叶石,去年旁边那个村子里的柳寡妇一家雇他帮忙盖房子,谁知一来一去,他就和那个柳寡妇看对眼。这柳寡妇儿子早已经成家,也不反对,因此过了年他们就成亲了。

“这是喜事啊。”南宫玥笑眯了眼,“冯管事,你应该早点与我说才是,我也好送一份贺礼过来。”也为这个叫叶石的老兵感到高兴,他这样也算真的在柳合庄安了家,对于这些如浮萍般的残疾老兵而言,大概这已经是人生莫大的幸福了。

“不,不必了……”叶石慌忙地摆了摆手道,有些手足无措,“世子爷,世子妃,您二位为我们这些老家伙做的也够多了!”他们也都不是贪心的人,原本就只希望能安安稳稳地渡此余生,能在这柳合庄真正地安家落户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萧奕突然笑眯眯地插嘴道:“这么说来,我也算是媒人了!我该找你讨一份媒人礼才对!”

厅中众人都没想到萧奕会说这么一句,厅堂中安静了一瞬,跟着叶石第一个大笑出来:“世子爷说的是,我那婆娘酿酒很有一套,待会我去取几坛过来,给世子爷尝尝。”

另一个老兵大着胆子附和了一句:“这句话老叶说得不错。嫂子酿的酒确实妙!”

一说到酒,这些人扯开嗓子说开了,到后来,每个人都说起自己的情况……从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话语中,南宫玥得知这些老兵现在过得充实极了,一会儿帮村里人盖房子;一会儿帮庄子修渠道;一会儿帮着村人春耕;一会儿又引河水灌溉后山的卤地……

卤地!南宫玥这才想起了村子后山那片盐碱地,脱口问道:“那片卤地已经灌溉好了?”

冯管事忙禀告道:“是,世子妃。渠道上个月修好了,前些日子就引了前面的河水过来灌溉卤地。只可惜咱们北方一年一耕,今年的春耕是赶不上了。”

叶石插嘴道:“虽然春耕是赶不上了,但是还是可以种点蔬菜什么的。”

萧奕自然也曾听南宫玥提到过这卤地之事,此时倒是有了兴趣说道:“咱们一起去后山瞧瞧吧。”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响应,于是便一同向后山而去。

他们这么多人去经过村子,自然是又吸引了不少村子的人也加入到队伍中,不过这些人自然不是为了看后山的地,而是为了围观萧奕和南宫玥。

萧奕和南宫玥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两人都泰然自若,萧奕甚至当着众人的面握住了南宫玥的手,一起朝后山而去,时不时地咬着耳朵,相视而笑。

一时间,这跟着后面的村妇和小姑娘们都是交头接耳,眼中喊着艳羡,这世子爷和世子妃不只长得好看得如同画中人,感情还这么好,简直就像一对神仙眷侣般。

穿过村子,便是豁然开朗,一大片已经开垦过的田地映入他们的眼帘。

这片曾经称之为“后山荒地”的地方,现在已经大不一样了,去年南宫玥最后一次来这里时,这片地才开垦了一半,上面覆盖着一片白花花的晶体,现在经过春天的河水灌溉后,已经现出了土壤本来的颜色。

南宫玥几乎可以想象待到来年春天,这片土地插满秧苗,绿意浓浓……在秋收时,化成一片金色的海洋。

自后山回来以后,萧奕单独叫来了老闵,问了他关于信的事。

“这是老王爷过世前三年交给我的,让我好好保管。”老闵回忆着说道,“从那时起,这封信一直都没有离开我的身边。”他顿了顿,有些为难地说道,“世子爷,前些年,听闻您纨绔无用,肆意妄为,我曾经以为老王爷的这封信再也不见天日了。只是没想到,原来您竟受过这么多的苦,若老王爷还在世,定然会心疼极了。”

萧奕眸光微暗,但随后却洒脱地笑了,“若祖父在世,恐怕会气我太没用,居然被人随随便便就哄了,只留下了无数骂名。……你们的事,是我失察了。”

“世子爷。”老闵由衷地说道,“您有一个好媳妇。”

若不是世子妃,恐怕他们到死都会记恨世子爷,错把继王妃当作好人。

若不是世子妃,世子爷身上的恶名恐怕是洗不干净了。

若不是世子妃,他们一众老兵也没有现在的好日子。

萧奕得意了,理所当然地说道:“那当然!她比谁都好!”语气中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

老闵不禁感慨道:“老王爷一定会很高兴的。”

萧奕露出了一丝怀念之色。

一直到六岁以前,萧奕都是跟着祖父一起生活的,学写字,学武艺,学兵法……而听老闵所言,祖父在他三岁的时候,就将信交给了老闵保管,那些产业据说也是在那之后陆续过到了他的名下。

萧奕暗暗有所疑惑,在他三岁时,究竟发生过什么,才会让祖父下了如此的决心……

在回王都路上,萧奕把和老闵的谈话内容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南宫玥,最后更是表功道:“臭丫头,其实就算老闵不说,我也知道你是最好的!我最最喜欢你了!”

南宫玥倒底没有他的厚脸皮,被那句“最最喜欢”弄得面上一红,脸上的羞意惹得萧奕心中荡漾,忍不住飞快地偷亲了一下。

与此同时,南蛮使臣进王都的消息也已经传开了,王都的上上下下都在讨论这个话题。

这说书的摊子消息最是灵敏,说书人滔滔不绝地讲起南蛮王派使臣上王都求和的事。

明明这说书人根本没去过南蛮,也没见过南蛮王,可是他却绘声绘色地把南蛮王如何招来众臣商议,又如何挑选了使臣带着数位绝色美女来王都的一幕幕说得好像他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似的。

直说到使臣进了王都,说书人便嘎然而止,敲着惊堂木令众人等下回分解。

“这就完了?!”正在嗑瓜子的一个中年妇人意犹未尽地叫嚣道,“这才说到关键的地方,怎么就完了呢?刘三嘴,你不待这么糊弄人的吧!我可是花了钱的。”

那说书人刘三嘴故弄玄虚地摸了摸八字胡,道:“嘿嘿,欲知下回分解,明天再来不就知道了吗?”

中年妇人正要继续叫骂,一旁穿着短打的一个中年汉子忍不住出声揭了刘三嘴的老底:“这位大姐,你别听他瞎吹了。这不还没下回分解吗?我听我一个守城门的兄弟说了,这南蛮的使臣昨儿才进的王都,现在连皇上的面都还没见上呢!”

另一个青年心有戚戚焉地叹道:“我猜咱们皇上定会好好地晾晾这个使臣。”

“那是。”中年汉子附和道,“这该死的南蛮子听说可是连屠了我大裕几城啊,这冤死的百姓至少有上万人了!现在被镇南王世子打得如同丧家之犬,才知道求和了!”

“就该让该死的南蛮子割地赔款,年年朝贡才是!”

“哼,我看这样也便宜他们了!”

“照我看啊,……还得让公主和亲!”一想到此前大裕的公主窝囊得和亲了西戎,一个胖子扯着嗓子叫嚷道。这一次总该轮到他们大裕呈呈威风了!

他这一说,他身旁黑瘦的青年意有所指地用手肘顶了顶他,“不是听说南蛮把他们的圣女都送来了吗?……我还听镇南王世子是把那个圣女关在囚车里运进王都的!”

“不会吧?”胖子不敢置信地咋舌道,“不是说那圣女国色天香,倾国倾城,镇南王世子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吧!”

中年妇人却是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长得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南蛮子!听说啊,他们南蛮子都是有狐臭的!”

这些听客们说得好不热闹,刘三嘴在一旁得意地笑了,心里巴不得这南蛮使臣在王都呆越久越好,他这小摊子也好借借光,蹭点银子赚赚。

在王都上下的一双双眼睛瞩目中,皇帝终于在次日下了旨意:三日后在宫中召开宫宴,宴请文武百官以及有诰命的女眷,同时宣南蛮使臣也入宫参加宫宴。

皇帝此举的用意一目了然,这宫宴于大裕官员而言,如同庆功宴,可是对这南蛮使臣而言,便是威慑。

皇帝的诏令自然也传到了镇南王府。

送走宫人后,南宫玥只觉得头疼,去宫宴就要按品着大妆,最是麻烦不过,偏偏他们还不得不去,毕竟萧奕也算是这次宫宴的主角之一。

鹊儿走进武寿堂,问道:“世子妃,今日还去‘花颜’吗?”

“去,为什么不去?”南宫玥挑眉,宫宴又不是今日,何必为了它影响今日预定好的行程。

“是,世子妃。奴婢这就下去备马车。”鹊儿行礼后又退下了。

萧奕眉头一动,问道:“臭丫头,你今日要出去?”

南宫玥笑嘻嘻地道:“我前几日不是跟你说,要卖了我在王都的两个铺子吗?昨儿约好了中人今日去‘花颜’看看。我午膳前就会回来的。”

一说到卖铺子,萧奕来劲了,等卖了铺子他就能靠臭丫头养了,这日子想想就美好!

“我随你一起去!”萧奕兴致勃勃地说道,眼睛里闪闪发亮。

南宫玥自然是同意了。

两人都不是喜欢兴师动众的性子,因此随意地整了整行装后,半个时辰后就从镇南王府出发了。

“花颜”距离王府不算太远,他们抵达那里时还不到巳时,距离和中人约好的时间还有一炷香。

意梅一听说南宫玥来了,忙放下手头的事,亲自出来相迎,却不想萧奕也来了,眼中闪过一抹意外,忙向二人行礼:“见过世子爷,世子妃。”

今日他们过来算是便衣出行,若是平日里,南宫玥也就让意梅别太讲究礼数了,但是既然她镇南王世子妃都落魄到要卖嫁妆了,也该露点行迹,才方便。

果然,意梅的动作一下子吸引了四周几道异样的眼神。

意梅恭敬地把南宫玥和萧奕迎到了内室中,内室中有些乱,书桌上、椅子上都放了不少账册。

“世子爷、世子妃,这里有些乱,您可别见怪。”意梅不好意思地请萧奕和南宫玥坐下。

南宫玥要请中人来看“花颜”的事,这铺子里现在还只有意梅知道。这做戏自然是要做全套,既然要卖铺子,意梅干脆就装模作样地整理起“花颜”的账册来。

南宫玥不以为意,随意地挥了挥手,“不碍事,有个地方坐就好。”

意梅很快命人上了茶和点心,南宫玥才轻啜了一口茶,原本在外面守着的百合这时也进了内室,禀告道:“世子妃,叶姑娘求见。”顿了顿后,她忙补充道,“就是淮元县的那位叶姑娘。”

发生在柳合庄、淮元县和白林庄的事,南宫玥之前是一一跟萧奕说了的,因此一听到淮元县,萧奕也知道是哪位叶姑娘了。

南宫玥对萧奕对视一眼,便道:“让她进来吧。”

不一会儿,百合就引着叶依俐进来了,只见她不施一点脂粉,脸庞白净,肌肤细腻,一身素净的青色衣裙,头上只戴了两朵春兰绢花,如此简单的装扮,穿戴在她身上,却显得别有一种淡雅、飘逸的气质。

她一进屋,就飞快地扫视了屋中一圈,目光在萧奕身上定了一下,乌黑的眸子中露出惊讶之色,但很快就规矩地微微垂首,低眉顺眼地上前,福了福身道:“见过世子爷、世子妃。”

虽然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镇南王世子,但是也从“花颜”的人听到过他们对这位世子爷的描述,再加上能与世子妃这样亲昵地并肩而坐的,应该也只有世子爷和世子妃的兄长了。

萧奕容貌自然是不俗,却与南宫玥没有一点相似,因此叶依俐心里几乎有十成把握眼前这个昳丽的青年就是镇南王世子萧奕。

想通之后,叶依俐反而有些懊恼。她抿了抿嘴,急忙解释道:“世子妃,民女听说您过来了,就过来给您请安。”刚才她偶然从铺子里的一名帮工口中听说南宫玥来了,便急忙过来请安,却不想世子萧奕也过来了。

说来,她的行为还是有几分冒昧的,她忍不住微微蹙眉。

南宫玥从叶依俐的举止也看出几分端倪,含笑道:“叶姑娘,你不必拘谨,坐吧。”

叶依俐坐下后,南宫玥又道:“叶姑娘,你在这里做得可习惯?”

“习惯,当然习惯。”叶依俐正危襟坐,目不斜视地看着南宫玥,恭声答道,“世子妃,民女在这里受到意梅姐姐不少照顾,如今民女家中也一切安好,兄长已经渐渐康复……”她感激地看着南宫玥,“世子妃,其实就算世子妃今日不来,民女也想改日去王府拜见世子妃谢恩才是。”

“叶姑娘,你太客气……”

南宫玥还没说完,鹊儿挑帘走进内室来,有些意外地看了叶依俐一眼,福身道:“世子妃,中人来了。”

中人?叶依俐愣了愣,第一个反应便是,南宫玥为什么会需要请中人到“花颜”呢?据她所知,现在铺子里的人手正好,应该暂时不需要招帮工。难道说……

她突然想到某种可能性,秀眉微蹙,飞快地看了南宫玥一眼。

她心中有几分不安,但还是果断地站起身来,福了福身道:“既然世子妃有事,那民女就先告退了。”

南宫玥自然也没有挽留她。

待叶依俐退下后,南宫玥就站起身来,打算随鹊儿去见那个中人。萧奕也跟着起身,却被南宫玥阻拦:“你在这里等我?”

见萧奕面露失望,她含笑道:“过犹不及!”

萧奕委屈地坐了回去。

南宫玥和鹊儿一起去前头见那个中人,那中人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子,身着蜜合色遍地金褙子,身形略显丰腴,圆胖的脸看着很是和气,但眼中却透露一丝精光,显然是个精明人。

一见南宫玥出来,中人就知道这位小夫人非富即贵,虽然穿着不算出挑,甚至是故意低调,但那通身的气度是骗不了人的。

其实,中人对于镇南王世子妃要卖嫁妆铺子的事,一直心怀疑虑。怎么说世子妃也是南宫府的嫡女,皇帝御封的摇光郡主,嫁的又是镇南王世子,成亲当日的十里红妆都在王都被讨论了好一阵子。这样的世子妃怎么会沦落到要卖嫁妆铺子呢?

中人心里甚至有一瞬间曾经怀疑过是不是世子妃的下人奴大欺主瞒着世子妃偷偷卖嫁妆,但又想着这来看看也无妨,没道理有生意不做啊,所以便来了。

直到现在看到南宫玥,她就知道这一定是正主。

原来镇南王世子妃真的要卖嫁妆铺子!这可是大消息啊!

刚刚听说世子爷也来了,现在人在哪呢?

中人急切地伸长脖子往后看了看,希望世子也能现身就好了。

只可惜,后方后无一人,看来世子是不打算现身了。

也是,卖媳妇嫁妆这么丢人的事,还不躲着点!

中人按捺着心里的激动,没等鹊儿介绍南宫玥,就谄媚地甩着帕子迎上前,用还算过得去的礼节给两人行礼。

之后,几人在铺子里逛了一圈后,中人清了清嗓子后,还是不确定地问了一句:“世子妃,您是真的打算卖铺子?”

鹊儿双手叉腰,抬着小下巴道:“刘大妈,您莫不是以为我们今日叫你过来是寻你开心的?”

“那当然不是!”中人紧张得忙道,“我也就是确认一下。那……不知道世子妃是打算只卖这铺面,还是连带这整个铺子一起卖?”顿了顿后,她解释道,“世子妃,您这铺子虽然位置不错,但若是只卖铺面这价格也不过如此。可是您这‘花颜’是已经做出了名气的,若是连着‘花颜’名号一起……”

“你是说连着‘花颜’的方子吧?”鹊儿似笑非笑地插了一句。这个中人倒委实精明。

南宫玥适时地面露一丝迟疑……

中人觉得似乎有戏,忙比了一个数字:“世子妃,您的‘花颜’卖到这个数,连着您铺子里这些人也都可以一并接收。”中人滔滔不绝地又说了一些好话。

最后,鹊儿装着看了看南宫玥的脸色,然后对中人道:“此事我们世子妃还要再仔细考虑一下。”

中人是连声附和,又说了几句好话,才依依不舍地在鹊儿的暗示下告辞了,心里其实也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她得赶紧找好姐妹去说说这个劲爆的消息……

于是,不过是短短两日,镇南王世子妃要卖嫁妆铺子的事,就在王都里悄悄地传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