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求旨/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凌赋深深地看着白慕筱。

他了解他的筱儿,知道对她而言,在这种情况下向父皇俯首,绝对违背了她的原则。她为什么会愿意这么做,原因不言而喻!

韩凌赋心中涌现一股热流,感动不已地看着白慕筱,果然,他的筱儿心中,是有自己的!

两人隔着几丈彼此凝视,那种眼中只有彼此的感觉看得崔燕燕一口气哽在胸口,上不上,下不下。

崔燕燕手中的帕子几乎揉成了抹布,她原来觉得最好等她和三皇子圆房之后,感情稳定了,再纳侧妃纳妾室,可是现在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让这个白慕筱早点入门。

只要白慕筱进了门,后宅之中,自己这个当家主母想要折腾一个妾,那也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甚至于有些事根本就不用她出面,就有的是人想教训这个自以为是的贱人!

皇帝冷眼看着白慕筱,嘴角勾出一抹冷笑。

本来他招白慕筱来殿中一舞,也算是给她的脸面,谁知道这个小姑娘竟然当着文武百官和南蛮使臣的面扫自己这个皇帝的脸面!

现在倒好,知道怕了,想要低头了?

那也要看自己愿不愿意给她这个机会……

皇帝心中还是有一分犹豫,若是准了白慕筱一舞,自己心头之火难消;但若是不让白慕筱跳,那岂不是自认大裕人不敢与南蛮圣女一比?

这时,圣女摆衣屈膝道:“大裕皇帝陛下,摆衣生于百越,长于百越,偏居一隅,今日有幸与白姑娘切磋一番,乃是摆衣之幸。”

摆衣这句话也算是让皇帝有了台阶,皇帝面色一松,淡淡地对白慕筱道:“那你就先去准备一番吧。”

皇帝这么一说,韩凌赋总算松了口气,飞快地看了摆衣一眼,不过她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份情他记下了。

白慕筱再次行礼后,就暂时与两名宫女一起退下准备去了。

约莫一炷香后,她换了一身白色的舞裙,出现在太和殿中。

这太和殿中的众人一见,却是觉得有几分失望。

刚刚南蛮圣女便是一身白色的纱衣为舞裙,如今白慕筱的舞裙感觉与前者类似,却又无出挑之处,让人不由有些失望。

从皇帝下令召白氏女,等了一个时辰,真可谓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却不想,等来的也不过如此。

希望这白氏女今日不要在南蛮使臣团前丢了大裕的脸才好!

韩凌赋环视四周,将那些或轻蔑或嗤笑或冷淡的脸映入眼中,心道:筱儿的本事他最清楚不过……很快,他们就看到他的筱儿是如此的与众不同,才华横溢!

这偌大的太和殿中,也就韩凌赋对白慕筱信心十足,至于南宫玥则丝毫不在意这一次的斗舞赢的是谁。

白慕筱自然也感受到周围那一道道充满质疑的目光,但她并不在意,言语有时候无力,她的舞将会是最好的辩驳!

她莲步轻移,站到殿中央,然后单膝跪地,双手在胸前交叠,右腿往后勾翘与上身后仰扭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

这时,清冷的琴声在殿中响起,白慕筱随着琴声的节奏缓缓由地面站起,右手半掩脸庞,娇羞如同少女。

琴声流畅,如同泉水缓流,溪水潺潺,令人只觉得一阵清凉。

这殿中的百官多是通君子六艺,一听便知道这筝曲甚为新颖,难道说是这白慕筱所做?

琴声忽如风般悠扬,白慕筱便随之摇曳起来,身影流动,水袖舞动,一时含羞掩面于碧叶之中,一时翘首待放,一时婀娜多姿,尽情舒展;当琴声变快,激昂澎湃,白慕筱的舞姿也变得明快洒脱,旋转,甩袖,下摆,一气呵成,或迎风起舞,或卧于波光粼粼的水面,或卓然成长……让众人仿佛看到了一朵高洁的白莲沐浴于清澈的月光之中,散发出袅袅清香,一阵晚风袭来,清香四溢开来。

随着乐声渐渐接近尾声,殿中响起一个女子清冷悠扬的歌声:“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当着殿中皇帝和百官听到那句“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时,都是面露惊叹之色,原本只是单纯的在看舞,而现在,却因着这歌,让这舞显得很是不俗,对这殿中起舞的白慕筱有了几分另眼相看。

无论是她这一舞,还是这诗文,“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还有“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妙啊!真是妙语连篇!

众人稍一琢磨,便都明白了,白慕筱最初的起始动作代表的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于波光潋滟中探出水面,芙蓉初出水,桃李忽无言……显得意味深长。

众人都体会出点趣味来,静下心观赏起来,此刻眼中少了几分轻慢,多了几分慎重。

没想到这小小的弱女子竟然有这般的才华!

在一道道赞叹的目光中,琴声与歌声越来越轻,白慕筱抖动玉臂,仿佛莲花抖落身上的露珠,亭亭玉立水中央,不怒不争,宁静而淡然。

她又缓缓地单膝跪了下去,右腿往后勾翘,上身后仰,做出与开头一样的姿势,随着乐曲停止,她的动作也停顿在了那里,如同一朵白莲在幽静的湖面上静静地绽放,那般高贵典雅、不卑不亢、傲然独立,又超脱世俗之美,如同周敦颐笔下志行高洁的隐者。

满堂都是静悄悄的,仿佛不忍去叨扰这朵高洁的白莲……直到白慕筱自己动了,站起身来,对着皇帝施了一礼。

“好!好!”齐王抚掌赞道,只觉得白慕筱这一舞真是旷古烁金,如此高洁之舞确实如她所说不应用来献媚。他不由艳羡地看了自己的三侄儿一眼,觉得对方实在是艳福不浅啊,能得此才艺双全的美人倾慕……

与此同时,满朝文武亦是交头接耳地讨论着刚刚那一舞,皆是赞不绝口,这个说此一舞品性高洁;那个说此舞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又一个赞说这舞透着“众人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脱俗之美……

一时之间,溢美之词不绝于耳,御座上的皇帝虽然没有表态,但是表情亦是有所松动,眼神若有所触。

这满堂的赞美让韩凌赋亦是与有荣焉,恋慕朝白慕筱看去,白慕筱像是有所觉,微抬眼对上韩凌赋灼热明亮的眼神,两人的目光缱绻。

此时,崔燕燕简直快气疯了,又妒又恨,又有一丝担忧。今日白慕筱在皇帝、百官和南蛮使臣团前长了脸,自己想要弄死她恐怕是没那么容易了,甚至弄不好,皇帝龙心大悦,想要赏赐她的话,那……

崔燕燕几乎不敢想下去,小心翼翼地朝皇帝看去。

皇帝的心情显然不错,对着白慕筱问:“你这舞和这诗文可有名字?”

“回皇上,这舞和这诗文名曰《爱莲说》!”白慕筱镇定自若地福身回道,这复杂的一舞跳下来,居然气息毫不紊乱。

“《爱莲说》……确是舞如其名,文如其名。”皇帝抚掌赞了一句,跟着朝使臣阿赤答看去,故意问道,“阿赤答,你觉得白姑娘适才那一舞如何?”

刚刚白慕筱那一舞看得大裕官员精神一振,却看得阿赤答背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说不好,是睁眼说瞎话,得罪大裕皇帝和百官;他要是说好,那又至圣女于何地!圣女的高贵与尊严必须捍卫,否则和亲的事又该如何进行下去呢?

阿赤答正手足无措时,圣女摆衣上前一步,清冷的声音不卑不亢,道:“回大裕皇帝陛下,白姑娘那一舞高贵典雅,平博淡远,超脱世俗,摆衣自愧不如。”她的身形看着单薄,却挺拔如松柏。

阿赤答脸色一沉,眼中闪过一抹愠色,暗道:这个摆衣实在是自作主张,大裕人还没说话表态,她却先自己示了弱。

摆衣自然感受到阿赤答的不悦,但仍是镇定如斯。阿赤答虽然是使臣,却不如她了解大裕。

大裕乃是礼仪之邦,刚刚自己说的那番话由阿赤答来说便是认输,但是由自己来说,便是自谦。

况且,她承认这位白姑娘的舞艺确实是不凡,但自己与她也不过是平分秋色,大裕有一句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跳舞就似前者,当势均力敌时,一千个人有一千种看法,这个时候,便是上位者说了算。

现在就看这个大裕皇帝是不是如她所想的那般了……

摆衣的眸光闪了闪,待听到皇帝爽朗的大笑响起时,她便知道她赌对了,却仍是低眉顺目的样子。

果然,皇帝朗声说道:“圣女过谦了,朕倒是觉得圣女与白姑娘是各有千秋,难分上下。”

皇帝这么一说,立刻有大臣连声附和。

几个使臣也松了口气,殿上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

无论如何,今日这御前“斗舞”也算是双赢,无论是大裕,还是百越,都不算丢脸,甚至大裕还有隐隐压过百越的势头。

皇帝心情大好,觉得这也算是此次和谈一个不错的开始,大方得对白慕筱道:“白姑娘,今日你这一舞甚为不错,若是有何所求,尽管与朕说?”皇帝似笑非笑,带着一种了然于胸的笑意。

这一句说得韩凌赋心中一喜,崔燕燕却是心下一沉,飞快地瞟了身旁的韩凌赋一眼。

这还是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若是皇帝真的给了白慕筱一个侧妃的名分,那就等于在白慕筱没进皇子府前,先助长了她的气焰,压了自己一头。

而上了玉牒的侧妃和贱妾毕竟是不同的……若是日后生了孩子,更是恐怕再无自己立足之地了!

崔燕燕几乎不敢再想下去,只能死死地看着白慕筱,仿佛等着宣判的死囚一般……

这倒是意外之喜了!白慕筱压抑着心头的喜悦,面色如常地屈膝,不紧不慢地说道:“谢皇上,民女听闻锦心会在即,不胜心向往之,求皇上赐民女一个恩德,容许民女参加锦心会。”

她这个请求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也包括皇帝,皇帝本来与崔燕燕想法类似,觉得白慕筱马上要给三皇子为妾,想必所求也必然是与此有关,却不想这个小姑娘倒是委实有点意思。

也难怪能跳出《爱莲说》如此脱俗的舞蹈!

若是“舞”如其人,这个白慕筱倒也绝非什么凡俗的女子,也难怪三皇儿对她有几分另眼相看。

韩凌赋目光中露出一丝引以为傲,含笑地看着白慕筱,努力压抑心中的狂喜。父皇金口玉言,以他对父皇的了解,白慕筱的所求有九成几率可以成功。他的筱儿果然是如此不凡!哪怕明珠偶尔蒙尘,也终将释放出属于她的光辉。

果然,皇帝沉吟片刻,就爽快地应道:“那朕就应你所求!”

虽然白慕筱的出身确实是低了些,但是以她的才艺,今日百官都亲眼所见,她去参加锦心会也不算辱没了其他参赛的姑娘。

皇帝一句话让殿中一时骚动了起来,尤其是那些诰命夫人都是交头接耳,皇帝亲口准许一个女子参加锦心会这在大裕朝建朝后还是有史以来第一回。

只是刚才那一舞《爱莲说》还犹在眼前,那句句堪称经典的诗文恐怕这宫宴之后就会传遍王都,甚至于那些文人墨士都会传颂不已,因此那些往日里自视甚高的夫人虽然窃窃私语着,却是没一个出声反对。

皇帝的恩准让崔燕燕暗暗松了口气,心里嗤笑:这白慕筱还真是自视清高,错过了这个大好机会,那就是有这次没下回了!

她暗喜的同时,倒也没注意韩凌赋和白慕筱深情款款地交换着眼神,韩凌赋目送白慕筱缓步退下的背影,直至她娇弱的身形消失在殿门口……

阿赤答见皇帝对圣女的印象不错,抓住机会再提和亲一事:“大裕皇帝陛下,这和亲一事……”

“此事朕要考虑一下,容后再议。”皇帝淡淡地说道,一副不欲多言的样子。

大裕乃是战胜国,要和谈,要和亲也是由大裕说得算,哪里容得百越多言。

阿赤答倒也面色如常,只要有的议,那就有转寰的余地,怕的是皇帝一口回绝。

这时,圣女摆衣再次上前一步,屈膝对着皇帝道:“大裕皇帝陛下,今日难得的宫宴,摆衣想借此答谢一人,不知您可否恩准?”

皇帝有些意外,目光闪了闪,但还是同意了。

“多谢大裕皇帝陛下。”摆衣直起身子后,在殿中无数道灼热好奇的视线中,不疾不徐地走到了——

镇南王世子萧奕的席位前。

“见过世子爷,世子妃。”摆衣恭敬地对着萧奕和南宫玥福了福身,“从南疆到王都千里之遥,世子爷对摆衣多有照顾,摆衣实在是不甚感激。”

她盈盈一笑,原本就是艳冠群芳的脸庞显得更为美艳夺目,一双剪水蓝眸勾人心魄,细腻的肌肤在殿中柔和的光线下仿佛在发光似的,看得不少男子又是倒吸一口气。

这殿中的众人大都是人精,男男女女很快就开始考虑圣女此举的用意。

使臣提出以圣女和亲大裕,可是这圣女偏偏在这个时候当着众人的面对萧奕发出善意,这真的只是单纯的感激吗?是否圣女别有所图,比如,她这一路对萧世子芳心暗许,试图暗示皇帝她想嫁于萧奕?

皇帝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性,眉宇紧锁,目光微沉。当初萧奕将圣女关押在囚车中送进王都,皇帝还觉得萧奕此举甚为荒唐。可是如今细想起来,也未免是太过荒唐了些?难道说萧奕和这圣女一路上有了私情,只是为了避人耳目,才做戏——“作践”圣女?

对于自己刚刚那番话所制造的“效果”,摆衣心下十分满意,妩媚的嘴角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微微勾起。

这个萧奕,真是活该!

这位圣洁如月光的圣女眼中闪过一抹阴鸷,想到她从小在百越在万般娇宠中长大,这一次,因为百越战败,百越王才不得已把她送给萧奕以换取大皇子奎琅,她以为凭借她的美貌与才学,必然能让萧奕视她如珍宝,成就一段佳话。

却不想……

摆衣的双拳在雪色的纱衣袖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想起萧奕竟把她关入囚车中,让她无法沐浴,无法更衣,日日吃最粗糙的猪食……日夜颠簸,像是一个乞丐,不,是比乞丐还要不如!

想到从南疆到王都的这段时日中自己遭遇的种种屈辱,摆衣就恨不得将萧奕碎尸万段。

但是她知道以她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做到这一点,她能做的便是借力打力,他既然敢如此折辱她,那也别怪她以牙还牙,十倍奉还!让他为他的错误付出代价!

萧奕面色阴沉,原本嘴角漫不经心的笑意不知何时褪去,身上的戾气瞬间爆发出来,难以掩饰,知他如南宫玥心知他这是动了杀心了。

照道理说,御前虽不能佩剑,但萧奕是武将出身,且身份高贵,便被特旨允了,而此刻,萧奕的右手已放在了剑柄上。

南宫玥忙拉住了他的手,轻轻地在桌下摇了摇,看向摆衣含笑道:“圣女姑娘客气了。我大裕乃礼仪之邦,素来优待降俘。不过,只有姑娘一人前来道谢,可是觉得世子这一路亏待了各位?……那可真是世子的不是了。”

摆衣不禁看向南宫玥,脸色微变。

这番话单独听起来倒是没什么,却让自己刚才的那番“道谢”变成了一场笑话。她是与她百越的大皇子殿下一同被作为降俘带来大裕王都的,现在她都来向萧奕道谢了,若殿下没有任何表示,那她岂不是在自扇耳光,自己承认是她在胡言乱语;可若是殿下也跟着过来道谢,那谁还会在意自己刚才那番“道谢”的言下之意?

更何况,殿下向来高傲,这来王都的一路上,萧奕虽然没让人折磨他们,但却是半点不给殿下留尊严,殿下能咽下这口气已经不错了,还让他来道谢?!

没想到,这位世子妃年纪小小,反应却如此之快,才不过支言片语,就是一番连消带打!

南宫玥一定淡然地看向席间的百越大皇子琅奎,就见他霍地站了起来,先向皇帝告了罪后,然后大步走到了萧奕面前,拱手道谢道:“多谢萧世子这一路来的照顾。”说到“照顾”两个字的时候,他几乎是咬牙切齿。随后,他的目光冰冷地瞥了一眼摆衣,看得摆衣心下一冷,是她太大意了。

萧奕冷笑着说道:“大皇子不必客气,本世子觉得其实还是应该依着百越的规矩来行,不然,大皇子恐怕还觉得不习惯呢。本世子隐约好像记得大皇子在攻破我大裕城池的时候,曾放过豪言,不留活口。”

琅奎脸色一白,除了他们几个被萧奕押解到王都以外,剩下其他的降将和百越士兵都还被囚在南疆,若是萧奕真发起狠来,损失恐怕难以估量……单凭他对萧奕的了解,萧奕此人与他那个号称“人屠”祖父老镇南王无异,他相信萧奕一旦起了杀心,绝对不会手软。

这摆衣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琅奎心中的恼意又盛了一分。

摆衣不禁打了个冷颤,不敢再多言了。

萧奕似笑非笑,说道:“不知大皇子觉得如何?”

“萧世子玩笑了。”琅奎干笑着,向着萧奕抱拳致意,又转向皇帝,毕恭毕敬道,“大裕皇帝陛下,我百越上下皆叩谢大裕皇帝陛下的恩典,不敢忘。”

皇帝此刻也看出了些门道,心中暗恼这百越实在不识相,都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还敢在朝廷和镇南王府之间挑拨离间。

这琅奎本就是降俘,他不过是看在百越有心求和的份上,才着人把他从刑部大牢里提出来,参加这次的宫宴,没想到竟如此不识抬举。

就连战败都不知收敛,百越求和之心可想而知!

皇帝本对议和已经有些心动,但现在,这分心动却被压了下去,他心想:就算要议和也不能如此轻易地顺了百越的意!

想到这里,皇帝沉着脸,淡淡地说道:“百越有此心便好。都请坐吧。”

琅奎和摆衣道了谢,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一段插曲让周遭的气氛稍稍冷淡了下来,直到宫宴结束。

百官拜退,这偌大的皇宫在短时间内又冷清了下来。

太阳已经落在了西边的地平线上,染红了半边天空。

琅奎被再度带回了刑部大牢,而韩凌赋因领着理藩院的差事,便奉旨送百越使臣们回去。

夕阳的光辉柔和地洒在几辆辇车,载着几位异域来客来到宫门口,韩凌赋下了辇车,温和地对几位使臣和圣女摆衣说道:“诸位使臣,圣女,本宫已经请人备好了马车和马匹……”他话还说完,几个侍卫已经牵着几匹马和一辆青蓬马车过来了。

阿赤答正想谢过三皇子,摆衣今日自作主张做错了事,急着要将功赎罪,思绪飞转间出声道:“三皇子殿下,不必这么麻烦,摆衣骑马就可以了。”离开太和殿后,她又像之前一样用白纱蒙上面颊,只露出一对湛蓝清澈如蓝宝石一般的眼瞳。

韩凌赋有些意外地看了摆衣一眼,立刻移开了视线。

既然对方提出,韩凌赋也没有反对,招了招手,又让侍卫多备了一匹白马。

摆衣看着韩凌赋,面纱下的嘴角含笑。

“众位请!”韩凌赋含笑又道,“就由本宫护送众位回班荆馆。”

班荆馆乃是大裕招待外国使臣居住的国宾馆,这些天,几个南蛮使臣和圣女摆衣都是在班荆馆暂住。

众人上了马后,都挥起马鞭,一时马蹄声声,尘土飞扬。

韩凌赋骑在了最前面,摆衣很快与他并行,那惬意自在、游刃有余的样子显然骑术不错。

从宫门沿着南大街走过两个路口,然后右拐一条巷子便是班荆馆,不过是不到一炷香时间的距离,只是今日谁也没想到的是,拐弯后,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出现在一丈外,蹲在地上似乎在捡什么东西……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是太过突然,连韩凌赋都没想到,偏偏而这条巷子的宽度只够两匹马并行,那男孩就在圣女的前方,距离实在太近了,根本无处可以躲闪。

“吁——”

韩凌赋急忙拉住马缰,试图停下马,空出右边的路让摆衣得以躲闪,却不想他身旁的摆衣却是将身子微微前倾,臀部浮在马鞍上,螓首抬起向前看去……

她这是要……

韩凌赋瞳孔一缩,只见摆衣驱使马儿飞腾起来,那马儿仿佛长了翅膀般从男孩的头上飞跃而过,而那男孩仿佛这才意识到刚才的危险,“哇”地哭了出来。

这时,一个年轻的妇人匆匆地跑了过来,一把抱起那哭泣的男孩,有些紧张地看着他们,怯怯地说道:“大人恕罪!大人恕罪!”

话音刚落,后方的两个侍卫赶了过来,下马后抱拳请罪:“殿下您没事吧?”

韩凌赋随意地摆了摆手,示意他没事。

摆衣已经缓下了马速,调转方向又骑了回来,替那对母子求情道:“殿下,还请宽恕他们吧。”

韩凌赋微微一笑,温文儒雅,爽快地颔首道:“既然圣女求情,就饶恕他们吧。”

那对母子连连磕头后,忙不迭走了。而两个侍卫也稍稍松了口气,今日的事可大可小,真追究起来,连他们这些随行的侍卫也有责任,幸好圣女求情,小事化无。

这位百越圣女还真是让自己意外连连……韩凌赋深深地看着摆衣的蓝眸,道:“没想到圣女不止是舞技超群,骑术亦是不凡。”尤其那份当机立断的魄力,以与之相匹配的骑术都让他另眼相看,颇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就像他的筱儿一样。

摆衣毫不避讳地与韩凌赋直视,道:“殿下过奖了,我们百越的女子不似大裕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自小都会学习骑马和泅水……摆衣记得在大裕的书上看到过一句话:‘我亦无他,唯手熟尔。’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之前圣女说喜爱中原文化且读了不少大裕书籍,是谄媚附庸之语,没想到还真是如此。作为一个异邦人,她这样确是难得了。韩凌赋眼中闪现一抹赞赏,道:“圣女真是谦虚了。”

这个小小的风波过去了,几人继续策马前行,这一次,都放缓了马速,而韩凌赋依然与摆衣并肩而行,只是气氛已经大不相同。两人仿佛成了患难之交般,一边前行,一边随兴地交谈着。

阿赤答故意放慢速度,和前方的二人保持了一段距离,心里暗道:圣女果然是不凡,如此就与大裕的三皇子攀上了交情,想必对接下来的和谈必然会大有益处!

他与其他使臣交换了一个眼神,眼中闪现精光。

------题外话------

评论前十的名单已经发在书评区了~顺便再求一下月票,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