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春心/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御书房内,皇帝看着站在下方的锦衣卫指挥使陆淮宁,又一次难掩惊讶地确认道:“镇南王世子妃真得在卖嫁妆?”

前日在皇后那里听闻了南宫玥要卖嫁妆的事后,皇帝就命陆淮宁前去查证了,锦衣卫也确实神速,才不过短短两日就有了结果。

“启禀皇上。”陆淮宁恭敬地禀道,“世子妃卖的是一个嫁妆铺子,那铺子在王都里还小有名气,名字叫作‘花颜’,其中的秘方都是世子妃一手研制的,所以就做了陪嫁,一起带到了镇南王府。据微臣查访得知,这铺子虽小,但每年的收益都有近五千两银子。在王都的夫人姑娘们之间口碑甚好。其中的一款脂膏原本还被内务府定为了贡品,却被世子妃回绝了。但世子妃每年都会送上一些脂膏给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

听陆淮宁这么一说,皇帝倒是有了有些印象,太后不久前还向他夸过南宫玥送进宫来的脂膏,让她去年整个冬天双手都没有开裂。

陆淮宁继续说道:“微臣特意寻人去与中人谈了,除了价钱开得略高,不卖方子和招牌外,世子妃这铺子卖得非常爽快。昨日傍晚前,铺子就已经过了户。”

“卖了多少价?”

“三千三百两银子。”

“这么少?”皇帝对于一间位于王都的铺子能卖多少价自然是一无所知,但既然这铺子每年能赚五千两,那这个价实在卖得有些低了。

陆淮宁回道:“世子妃不愿意卖招牌和方子,不然开价一万两也大有人要。”其实他心知这个价卖得有些高了,王都类似地段的铺面一两千两就能拿下。

皇帝思索片刻后问道:“可有查到世子妃是为何要卖铺子?”

“世子妃今日一早便命人送了三千两银票去了江南,据探子暗访后回报,似乎年前世子爷在江南的良田出了事。那里的管事一再抬高租子,逼得一家七口跳井而亡。世子妃得悉后,本命人去撤了管事,但好像没有成功。于是,世子爷和世子妃就只能私下里悄悄去把这些产业买回来。已经贴了不少银子进去了,世子妃迫于无奈只能卖了嫁妆铺子。除了这‘花颜’外,世子妃还在卖王都郊外的两个庄子,微臣的人去买‘花颜’的时候,中人就曾问过,要不要庄子。”

“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皇帝怒不可遏的一拍书案。

最初在得知此事的时候,他还疑惑过这到底是真是假,毕竟尽管萧奕没有分家,但自己历年来的赏赐也不少,怎就到了要卖南宫玥嫁妆的地步了。可是,现在听来,要把老镇南王给的产业一一赎回来,哪怕银子再多也不够花啊……

“看来朕的旨意都不管用了。”皇帝冷笑道,“朕本想给小方氏一个面子,没想到,她竟然如此不知收敛,甚至还变本加利。本就属于阿奕的产业,居然还要阿奕花钱赎回去,这世上竟有如此之事!她这几年来吞下的银子也够多的了,真是贪心不足。”

皇帝本只是在为萧奕不平,但越说越是心惊。

他都已经下旨警告过了,小方氏若识相的话,就应该顺水推舟的收手了事,没想到竟然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这莫非真是应了那句“天高皇帝远”?……就连小方氏区区一个妇人都是如此,那镇南王呢……恐怕,镇南王早忘了还有自己这个皇帝了吧?

要让南疆稳固,还是得扶起萧奕,可偏偏一个“孝”字压着,就足以让萧奕束手束脚。看来这件事,也只有自己能帮他了!

“怀仁。”皇帝沉声道,“着人拟旨……”

……

次日清晨,一封圣旨由三千里加急送往了南疆,而在一个时辰后,萧奕和南宫玥就得知了消息。

自己的媳妇这么能干,萧奕骄傲极了,一把抱住了南宫玥,在她脸颊上用力亲了一口。

“呀。”

正掀开门帘要进来的百合不巧的看到了,她忙退后两步,低眉顺眼地在外面禀报道:“世子爷,世子妃,马已经备好了,可是现在出发?”百合心里暗暗决定下次一定要听表姐的话,世子爷在屋里的时候,绝对不可以进去……又看到不该看的了!这还是白天呢!

南宫玥的脸上一片通红,好似涂了胭脂一样,娇艳欲滴。

她推开了近日越发得寸进尺的萧奕,瞪了他一眼,才扬声道:“现在就走。”

萧奕亲到了,满足了,美滋滋地拉着她的走出了屋子。

今日,他们邀了南宫昕、原令柏兄妹以及傅云鹤兄妹一块出门踏青游玩。

大家约好了今日辰时在西城门口碰头。

南宫玥自认自己已经提前了一刻钟,却不想当她和萧奕抵达西城门时,南宫昕、傅云鹤和傅云雁已经等在那里了。

萧奕和南宫玥两人皆是骑马,众人相互见了礼,南宫玥笑着道:“哥哥,六娘,你们来得还真早!”

她言语中带着一丝调侃,可是傅云雁却没觉得不好意思,理所当然地说道:“那当然,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别忘了早起的虫子还被鸟吃呢。”傅云鹤故作凶狠地瞪了傅云雁一眼,没好气地对着南宫玥吐槽道,“大嫂,你不知道,六娘这家伙天没亮就起了,还逼着我一起早起!”

都约好了辰时碰面,哪里差这么点时间?

他意味深长地在在傅云雁和南宫昕之间看了看,摇着头叹了口气。

这俗语说的真是不错,女生外向啊!

有了未婚夫,就不记得他这个哥哥了。

哎,回想他前段时候在南疆时,不上战场的日子,就得日日跟着大哥萧奕晨练,每日闻鸡而舞,过得简直是比皇帝表舅还辛苦。好不容易回王都了,可以舒舒服服地睡几个好觉了,却偏偏摊上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妹妹。

南宫玥听得忍俊不禁,而萧奕则突然干咳了一声,傅云鹤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但是已经晚了,只见萧奕笑眯眯地看着他道:“小鹤子,看来你回了王都后,就荒废了!”

傅云鹤慌了,急忙赔笑道:“大哥,我也就是先休息几日,这一路舟车劳顿的,不就是累了吗?”

这下轮到傅云雁拆他的台了:“三哥,你都休息了大半个月了,还嫌没休息够啊!”她拍拍胸膛道,“奕哥哥你放心,我会和祖母一起好好监督三哥晨练的。”

傅云鹤已经顾不上记恨妹妹,忙不迭点头附和道:“是啊,大哥,有祖母和六娘监督我呢。”这若是让大哥亲自出门监督,那可就不是普通的晨练了,保管练上个十天,连他娘亲都不认识他了!

傅云鹤吃瘪的样子让众人都看着有趣,嘻嘻哈哈,言笑晏晏,气氛好不轻松。

傅云鹤在心中暗暗地宽慰自己:古有老莱子彩衣娱亲,是为二十四孝,传为美谈,今日有他傅云鹤彩衣娱友,亦是佳话啊!

说笑间,时间转瞬便到了辰时,傅云鹤朝城门的方向看了一眼,道:“小柏和怡表妹怎么还不来?”

他正要提议是不是派小厮去瞅瞅,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见原令柏骑着一匹红马,夹着马腹往这边奔来,他后方不远处紧跟着一辆青蓬马车,估计应该是原玉怡的马车。

“吁——”

原令柏在距离他们不到一丈的地方拉紧马缰,马儿嘶鸣不已,两只前蹄抬高,停了下去。

“你们都到了啊……”原令柏一边利落地从马上跳下,一边笑嘻嘻地与众人打招呼。

“你又迟到了!”傅云鹤不客气地指出事实。

原令柏眼珠一转,压低声音为自己辩护:“小鹤子,你知道的,女儿家就是比别人麻烦一点……”他说着下巴朝后方的青蓬马车指了指,把黑锅送给了妹妹原玉怡。

可是傅云鹤却不买原令柏的账,双手抱胸地看着他,凉凉地说道:“那你随五皇子殿下出城迎接我和大哥的那日又是为何迟到了?”

原令柏面露尴尬之色,第一反应就是傅云鹤怎么知道了?

他反射性地朝那一日也在场的南宫昕看了一眼,南宫昕无辜地摊了摊手,意思是跟他没有关系。

等他再朝傅云鹤看去时,却见对方淡定地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没好气地说道:“就知道你这小子爱迟到!”

原令柏悔得几乎捶胸:他也太傻了,就这么轻易地被小鹤子随意一诈,就自己招供了,简直是毁了他一世英名啊。

他脸上却是赔笑道:“小鹤子,其实我也就是晚到了那么一会儿……”他胆战心惊地看了萧奕一眼,见萧奕正粘乎乎的粘着南宫玥,完全没在意这里的事,总算稍稍松了口气,心里装模作样地暗叹一句:英雄气短!

这时,青蓬马车也姗姗地抵达了,原玉怡在丫鬟的搀扶下下了马车,紧跟着是韩绮霞。

一看韩绮霞,众人都是掩不住的惊讶,虽然他们是托原玉怡把帖子送到了齐王府,但是以齐王妃的性子,他们还以为韩绮霞来不了呢。

见他们讶异,原玉怡得意洋洋地说道:“怎么样?是不是意外的惊喜?”

韩绮霞不好意思地说:“我瞒着母妃,说是和柏表哥、怡表姐出来踏青。”也正好这段时间齐王妃一直心情不错,便也没太拘着她。偏偏母妃心情好的原因却是因为大哥他下落不明……

韩绮霞眼中闪过一抹哀伤,但不想败了大家的兴致,便是若无其事地笑了,道:“时辰不早了,我们赶紧出发吧。”

原令柏想到了什么,看向了傅云雁,迫不及待地问道:“六娘,我们今日到底去哪啊?你的关子也卖得太久了吧。”

“反正你们跟我来便是。”傅云雁笑眯眯地说道。

踏青最初是萧奕提出来的,但是傅云雁却自告奋勇地替大家安排今日的行程,既然她兴致勃勃,众人便交由她随意安排了,可是她故弄玄虚只说了碰面的时间、地点,到现在对目的地还是避而不谈。

原令柏却不依,又道:“六娘,你给我把话说清楚,神秘兮兮的,还特意嘱咐我不准带我家黑子,有什么地方是我家黑子不能去啊?”

原令柏这么一说,南宫玥也好奇地朝傅云雁看去,因为傅云雁也提前给她捎了口讯,说是别带鹰小灰和石头它们。

“到了你们不就知道了。”傅云雁豪爽地摆了摆手,不再理会原令柏。

她帅气地翻身上马,一身红衣的她,就像是一个行侠仗义的红衣女侠,活力焕发,几乎比这初升的朝日还要炫目。

看着她精神奕奕的侧颜,南宫玥不由嘴角微勾,哥哥性子单纯,而傅云雁则阳光活泼,真是让人羡煞的一对!

“六娘的精神总是那么好。”原玉怡亦是深有同感地叹道,接着话锋一转,“玥儿,霞表妹,我三人一辆马车吧。”

南宫玥虽是骑马来的,但原玉怡即然邀了,也却之不恭,于是便笑着同意了。

一行人就出发了,以傅云雁为首,沿着城西的官道一路往西……

马车内,三人言笑晏晏,只觉时间过得飞快……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外突然传来了原令柏的声音:“六娘,你……你不会是要带我们去伽蓝寺吧?”他语气中透着一丝惊骇。

随着他的话语,马车的速度稍稍缓了一些下来,原玉怡赶忙挑开了窗帘,看了看两边的景致,俏脸亦是有些紧张,道:“六娘,不会真的要去伽蓝寺吧?”她小时候也去过一次伽蓝寺,那经历也足够她印象深刻得不想再去了。

伽蓝寺也是王都附近一间小有名气的寺庙,南宫玥自然也是知道的,她忍不住扶额,难怪傅云雁一直讳莫如深。

伽蓝寺本身也没什么,建于前朝,位于一座高山中,虽不如白龙寺这些有名的寺庙气派,但是也算是清静雅致。

为了方便香客,寺庙自然是修了石阶供香客拾级而上,只偏偏这石阶有足足一千阶,更糟糕的是伽蓝寺为了显示香客的虔诚,是不许香客坐着滑竿上山的,只能自己步行上山。

再一想,南宫玥也是觉得先前的疑惑有了答案。

原来是打算去寺庙,也难怪傅云雁叮嘱他们别带上小灰和那几条细犬了。那些细犬平日里单独跟着自家主人都是非常听话,但是当兄弟姐妹几个凑在一起时,每每有过度活泼的嫌疑,恐怕会扰了佛门的清净。

而自家的小灰更别说了,狩猎是它的本能,开杀戒和荤戒是它的日常……万一亵渎了佛门圣地,总是让人心中不安。

这时,原本骑在最前方的傅云雁也放缓了马速,顽皮地吐了吐舌,道:“嘻嘻,被你们发现了。”她笑吟吟地看着原玉怡道,“怡表姐,你就是每日窝在公主府太少动了,身子才会那么差,霞表姐也是!……况且伽蓝寺的风景真的不错,后山还有一个小小的瀑布,清泉叮咚沿着山往下流淌,美极了。放心吧,你不会后悔的。”她信誓旦旦地保证着。

傅云雁都安排好了行程,原玉怡又怎么可能会扫兴呢,只能故作凶悍地瞪了傅云雁一眼,一字一顿地加重音量道:“六娘,下次我做东,我们办个读书会,你可不许缺席!”

谁都知道六娘最不耐烦“之乎者也”了!

眼看着傅云雁可怜兮兮地垮下了肩膀,众人不由都失笑,笑意浓浓。

车马“哒哒哒”地继续往前走去,约莫一炷香后,就抵达了伽蓝寺所在的正始山下。

正始山的风景果然是不错,一眼看去,四处都是茂盛的树木,漫步于浓浓的绿荫之下,耳边听着随处可闻的啾啾鸟鸣,让人下意识地放松了下来。

原玉怡低头看着脚边的石阶,一点地抬起头,最后仰首遥望那仿佛没有尽头的石阶长叹了一口气。

“怡表姐,走吧。”傅云雁笑眯眯地挽起她的胳膊说,“最多,要是爬到半山腰就走不动了,我背你们还不行吗?”

“别忘了你说的哦!”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过?”

“那我就爬到半山让你背……”

表姐妹几个说笑着就开始沿着石阶往上爬,看得其他人不由失笑。

这伽蓝寺的一千石阶显然是吓退了不少香客,他们这一路上去除了几个僧人,所见的香客不超过十人。

从山下到伽蓝寺的一路上建有几处歇脚的地方,方便香客中途休息,才爬到三分之一处,原玉怡和韩绮霞已经是气喘吁吁。

南宫玥比她好些,但气息也变得紊乱起来,萧奕跃跃欲试的想要背她,但面对那么多双调侃的目光,南宫玥的脸皮到底还是没这么厚。

于是,在行了一段路后,他们便停下来小憩了。丫鬟们的动作利索极了,在石凳上放上了垫子,以免姑娘们坐着不适,热茶和点心也随即送到主子们的手边。

这个时候,原玉怡可吃不下东西,挥了挥手示意丫鬟把点心收起来,然后连灌了两杯的温水,几乎顾不上仪态了,总算觉得缓过来一些。

从山腰上往四周看着山上的风景,只见附近奇峰突冗、沟壑纵横、密林蔽日、花草繁茂,可说是胜景迭出,确是一个春日踏青的好地方。想起傅云雁说后山还有瀑布与清泉,原玉怡也有些期待了。

“哎,可惜希姐姐不能来。”原玉怡不无惋惜地叹道。自从韩淮君下落不明的消息传来后,蒋逸便一直心情沉郁,精神萎靡,所以众人也想约她一起出来散散心,偏偏不巧皇后突然在昨日命人传她今日进宫。

傅云雁也是点头道:“难得霞表姐今天可以出来跟我们一起玩,偏偏希姐姐又不能来。”她心里有几分失落:他们这些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聚齐……

虽然说得是蒋逸希和韩绮霞,但众人不由都想到了韩淮君,皆是脸色一黯。

韩淮君至今下落不明,他失踪得越久,怕是生还的希望越渺茫。

如果韩淮君真的……那希姐姐会如何?南宫玥不敢想下去。其实,在萧奕回来的当日,就得知了韩淮君的事,也立刻命了在北疆的探子去搜查,只是还没有传来任何的消息。

萧奕安抚地捏了捏南宫玥的手,只是这些微的动作就让南宫玥的心莫名的安了下来。

“君表哥一定会回来的!”傅云鹤坚定地说道,“我特意拿他的八字去算过了,那个神算子说了,君表哥不是短命的相,至少能活到七十岁,人生七十古来稀,也差不多了。”他故意用轻松的语气活络气氛。

韩绮霞用力地点头道:“鹤表哥说得不错,我大哥他一定会回来的!”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就算母妃和二哥对大哥的生死无动于衷,可王府里总还有自己等着他回来,还有希姐姐在王都等着他,他必定是舍不得就这么走的……

时间在沉默中一点点地过去,小歇片刻后,原玉怡觉得体力恢复了一些,霍地起身道:“我休息得差不多了,我们继续往……”

她话还没说完,却见傅云雁突然把小脸凑到了她跟前,笑嘻嘻地说:“怡表姐,我答应过你上了半山就背你的,怎么样?”

原玉怡无语得眉头抽动了一下,刚刚她们只是说玩笑话罢了,她又怎么好意思真的让傅云雁背她。

“不用了!”她伸出一根食指,重重地点在傅云雁的眉心,把她推开了一些,然后率先朝石阶走了过去……只可惜,这份帅气也维持不过一盏茶,很快,她又累得气喘如牛,心道:早知道让六娘背她了。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到了伽蓝寺门口,原玉怡已经是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南宫玥也是额头布满了香汗。

一旁如履平地的傅云雁抓着机会又道:“怡表姐,阿玥,我就说了,你们最好和我练练武,才能强身健体。”

“六娘说得对。”跟着也爬上山的南宫昕忙不迭附和道,“妹妹,你看我去咏阳祖母那里练了一年多武,身体强健了许多。”

南宫玥和原玉怡互看一眼,对这个话题一点也不感兴趣。

“小僧无证见过几位施主!”

一个七八岁的白胖小沙弥迎了上来,让南宫玥和原玉怡逃过一劫,避过了这个话题。

小沙弥无证热情又不谄媚地引南宫玥他们进寺,并滔滔不绝地介绍着他们伽蓝寺的历史。

这伽蓝寺里就像寺外所见一样,着实人不多,香火缭绕,气氛庄严肃穆,让人进到其中,便是肃然起敬,不敢随意喧哗。

无证一看萧奕、南宫玥一行人的穿着打扮,就知道他们都是有些出身的人物,态度恭敬极了,先引着他们去了寺内的各殿一路地拜了过去。

众人自然也大方地各自捐了些香火钱,又求了几个护身符。

看他们如此大方,无证笑得更为开怀,合掌施了个佛礼,道:“几位施主,敝寺的祈福林非常灵验,几位可有兴趣一试?”

祈福?众人互看了一眼,都想起了韩淮君。

傅云雁第一个道:“我们去替君表哥祈福吧。”

南宫玥一行人跟着无证朝祈福林走,而这时,祈福林里,白慕筱和白慕妍也正在林中祈福。

俞氏今日也是随她们姐妹俩一起来的,只是俞氏年纪毕竟不轻了,走完一千级石阶又拜完菩萨后,就觉得腰酸背也痛,干脆去了寺里的厢房小憩,由着白慕筱和白慕妍自己去寺里面随意逛逛。

这一点,白慕筱并不意外,或者说,就如她预料中的一般。

祈福林位于正殿后方的一块空地,一棵棵直冲云霄的大树上悬挂着一道道平安符,和煦的春风一吹,树叶发出“簌簌”的响声,连那些垂吊在半空中的平安符也在风中摇摆着,互相撞击着,却散发着一种恬静安详的气氛。

祈福完毕,白慕妍便有些意兴阑珊,正要问小沙弥寺中还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却见白慕筱像似看到了什么,指着她的裙角道:“二妹妹,你可是掉了什么东西?”

白慕妍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裙下似乎还真有什么,她忙往右边移了半步,却见那是一块翠绿的翡翠圆环挂件,下方垂着一根石青色的流苏。

她的随身丫鬟立刻将那玉环捡了起来,正要问自家姑娘要不要帮她把玉环别回腰际,却低呼了一声:“二姑娘,这不是你的……”

白慕妍也往自己的腰际一看,果然,自己的用来压裙子的玉环还在腰际,再一细看,丫鬟手中的那个玉环虽然与自己这块有些许相似,但流苏的颜色和编法却有些不太一样。

“这位姑娘,敢问姑娘是否是捡到了小生的玉佩?”

一个陌生的男音突然从后方传来,温柔清朗悦耳,就像是清越的琴声一般。

白慕妍缓缓地转过身,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着一身月白衣袍、戴同色方巾的年轻书生正站在不远处,他面冠如玉,英俊潇洒,举止优雅,静静地站在一棵大树下,阳光透过树枝与树叶间的缝隙温柔地投射在他身上,洒下一片斑驳的光影。

这……这就是像是王连昱自戏本中跳了出来!

白慕妍一时都看痴了,但很快回过神来,纤纤玉指指着丫鬟手中的那个玉环,脸上露出羞赧的笑容,“这是公子的玉佩?”

书生上前了几步,却又礼貌地与白慕妍保持一定的距离,矜持地颔首道:“正是小生的玉佩。小生刚才在此祈福时,不小心掉落了,幸好被姑娘捡到了。”

“琥珀,还不把玉佩还给这位公子。”白慕妍忍不住又飞快地看了书生一眼,却正好对上了对方清澈的眼眸,顿时如小鹿受惊般又赶忙移开。

丫鬟琥珀上前,把玉佩还给了那书生,书生感激而慎重地对着白慕妍作揖道:“多谢姑娘,小生无以回报,只能送……”

送?!送什么?琥珀眉头一皱,斥道:“登徒子!你说什么呢!我家姑娘才不会收你的东西!”

书生面露尴尬之色,忙解释道:“这位姑娘,你误会了。小生只是送一幅景,这寺的后山有一道山泉,每年三月桃花盛开时,无数花瓣就会顺着山泉水流淌而下,‘二月春归风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美不胜收。”

白慕妍听着听着不自觉地入迷了,眼前仿佛浮现王连昱与他的妻子在桃花溪边相逢的场景,如梦似画,难道说他就是……

她眼中闪现点点星光,似含着三江春水,春心荡漾。

书生与她对视了一眼,温文儒雅地一笑,再次谢过白慕妍之后,然后就告辞了,只留下一个清隽的背影……

白慕妍痴痴地目送对方离去,却完全没注意到她身后的白慕筱眼中露出一丝得意,嘴角微微翘起,自信而又得意地想着:少女情怀总是诗,这时,若是一个梦想中的白马王子走到她跟前,不怕她不上钩!

“二妹妹,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在寺中随处逛逛吧。”

白慕筱故作亲热地挽住了心不在焉的白慕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