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锦心(二更)/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狄大败的消息在皇帝的授意下,在王都内迅速传播,几乎半天的时间就人尽皆知,一时间与次日即将举行的锦心会一起,并列为了王都最热门的话题。

王都里的勋贵世家里,男人们纷纷议论着此次大捷,谁会是首功,朝局又将会有怎样的变化。而女人们则紧张的为自家就要去锦心会参加初赛的姑娘们准备着行头。

锦心会最初是由前朝的一位才女创办,之后成了王都三年一次的盛事。在那位才女过世以后,便由国子监祭酒的夫人操办的,举办的场地就在国子监。平日国子监可是闲人免进的地方,到了锦心会的那几日,凭着祭酒夫人发出的素纹锦心帖,就可以进入国子监观看锦心会。

锦心帖分为两种,一为金纹是邀请那些姑娘们来参赛的。二为素纹则能凭帖前来观赛。

不止是参加金纹帖难得,这素纹帖亦是千金难求,没有一定的身份地位根本就拿不到帖子。

更别说南宫玥手中的评审帖了!

能成为锦心会的评审从出身、人品到才学,都要无可挑剔。

前朝时,一个权臣的夫人曾经凭借夫君的权势得到了评审帖,这参赛的姑娘们还没发出异议,国子监的那些学生就已经暴动了,在国子监门口游行示威,硬是不让那位夫人进国子监,最后那位夫人只得灰溜溜地又回去了,之后连国子监祭酒和祭酒夫人也受了牵连,被罢了职。

这锦心会的清高可见一斑!

锦心会当日,南宫玥的朱轮车一大早就从镇南王府出发,因萧奕最近刚领了差事,她很难得的独自出门,不到半个时辰就抵达了目的地。

“世子妃,国子监到了。”车夫在外面提醒了一声。

这国子监是前朝时就留下的,到了新朝后,在先帝的旨意下,经过一番整修,比原来扩建了近一倍,一眼看去,不仅恢弘,而且沉静悠远,散发着一种历史的韵味。

抬眼便可见大门的牌匾上书“国子监”字样,黑底金字,字体瘦劲清峻,笔势豪纵,让人一见便生敬仰之心。

尚未等南宫玥多生感慨,便见一个身穿蓝色衣裙的丫鬟从一排穿着一式衣裙的丫鬟中走了出来,对着南宫玥福了福身。这些丫鬟显然是严格培训过的,每一个都是容姿出色,举止有度。

那丫鬟一见南宫玥的朱轮车,就知道对方必然是身份不凡,但就算是如此,她也依着规矩问道:“奴婢醉莲见过夫人,可否让奴婢一见锦心帖?”

南宫玥把手中的帖子交给了百合,然后由百合转交那个醉莲。

醉莲一看南宫玥那大红色的帖子,便是肃然起敬,这锦心会发出的帖子中唯有评审帖是大红色的。

醉莲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帖子,瞟了一眼后,终于知道了南宫玥的身份。

“见过世子妃。”醉莲再次给南宫玥行礼,然后在前头为她引路,并向她解释今日的比赛流程。

南宫玥是乐艺的评审,所以她要去的不是普通的看台,而是作为评审台的琼华阁。

南宫玥一路跟着醉莲缓步前行,时不时看见不少蓝色衣裙的丫鬟在路旁、廊下守着,没一会儿便到了琼华阁的二楼。

琼华阁中,已经有人在了,三三两两地闲聊着。

南宫玥一眼扫去,便见其中也有几张熟面孔,比如国子监的琴艺老师、翰林院的汪大人、国子监的祭酒夫人……

众人一一上前与她见礼,很快,其他的评审也陆陆续续到了,琼华阁也越来越热闹了。

直到一声“云城长公主到”,琼华阁才为之一静。

南宫玥怔了怔,没想到云城长公主也是乐艺比赛的评审,原玉怡必然是早就知道的,还故意瞒着自己。

这时,身着华服的云城长公主已经进阁了,众人与她行了礼后,然后才重新落座。

“玥儿!”

云城长公主笑眯眯地对招手,让南宫玥坐到了身旁,说道:“本宫年轻时琴技也不错的。”她仿佛是看出了南宫玥心中的惊讶。

南宫玥与她熟稔,因而也不拘谨:“那殿下改日定要指点玥儿一番才是。”

两人说笑了几句后,祭酒夫人便上前对云城道:“殿下,时辰差不多了,比试是不是开始了?”

云城微微颔首,随着一声锣鼓响,便有一个丫鬟高声宣布乐艺比试开始,让参赛者上场。

南宫玥坐在二楼的窗后,俯视着下方的比赛场地。

她才注意到原来琼华阁面对的是一个小花园,现在是春末夏初,花园里可见百花盛开,牡丹、月季、绣球、蔷薇……发出令人陶醉的清香,沁人心脾。

花园中,一个凉亭中正好正对他们这些评审,凉亭的四周已经围起了白色的薄纱,风一吹,薄纱翩翩起飞,凉亭中已经放了一张琴案。

很快,就有一位戴着帷帽的姑娘抱琴走入凉亭中,放下琴后,端坐在了案桌前,她纤手一拨,流畅的乐音从指下流泻而出,如山溪轻灵,好一曲《高山流水》……

第二个参赛者乃是吹箫,一曲《平沙落雁》亦是引来不少掌声。

其实能来参加锦心会的姑娘个个都是不凡,只不过这高手也分高下,锦心会便是要挑出那些个最最出挑的!

到了第五位参赛者,南宫玥不由与云城互相看了看,只见蒋逸希抱琴走入凉亭中。

她坐直身体,两手抚于琴上,一段冰冷流畅的琴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明明此刻是春末夏初,但众人却觉得仿佛置身于寒冬之中。

这首曲子是……南宫玥微扬柳眉,嘴角浮现一抹笑意。

很快,琴音就变得清新流畅,节奏轻松明快,仿佛一瞬间冬去春来,大地复苏,万物向荣,朝气蓬勃!

旁边不知道是谁低叹了一声:“好一曲《阳春白雪》!”

《阳春白雪》是十大名曲之一,自然是极其讲究技巧的。

而蒋逸希的技巧几乎是无可挑剔,起部的旋律充满活力,承部的旋律猛然上扬,情绪变为热烈,转部乐声时而轻盈流畅,时而铿锵有力,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不止是技巧,她的情感也表现得恰大好处,让听者与琴声发生了共鸣,全都沉浸在她的琴声中。

南宫玥嘴角的笑意更盛,仿佛从中听到了蒋逸希这段时间的心路历程,曾经心如寒冬,结上了厚厚的冰霜,直到喜讯突然而至,如同春日的幼苗无惧寒霜破土而出,冰霜在暖阳下渐渐融化,冬去春来。

那曾经冰封的心亦在潺潺春水中再次活了过来,生机勃勃!

太好了!

南宫玥没有去看蒋逸希,只是聆听她的琴声便已经足够了……

琴声便是心声,更是“情”声!

一直到琴声停止,四周静悄悄的,众人都是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最后还是翰林院的汪大人第一个拍手叫好,跟着台下一片掌声,南宫玥也跟着鼓起掌来。

这一曲大概就是希姐姐此刻的心情吧,冬去春来,大地复苏……一切都在转好!

南宫玥的嘴角不由翘了起来。

她有些迫不及待地希望韩公子早日回到王都,也能向希姐姐讨杯喜酒。

虽然后面还有大半的姑娘没有表演,但是南宫玥已经可以肯定蒋逸希必然能通过今日的初赛,参加一个月后的决赛。

比赛继续进行着,后面的姑娘们相继演奏了《春晓吟》、《良宵引》、《梅花三弄》、《十面埋伏》……

约莫两个时辰后,乐艺的初赛终于结束了,评审们商议后便在数十名姑娘中挑选了其中七名晋级决赛,不出意外地,蒋逸希的名字也在其列,而且位列榜首。

一炷香后,是今日锦心会的另一项初赛——诗词比赛。

南宫玥只是乐艺的评审,这诗词比赛就归不得她管了,于是她便向云城告退,下楼去了。

蒋逸希正在琼华阁的门口等着她,“玥妹妹!”

“希姐姐,”南宫玥快步上前,毫不吝啬地夸奖道,“你刚才那一曲《阳春白雪》真可谓余音绕梁,人琴合一,希姐姐你的琴艺又更上一层楼了。”

蒋逸希自然明白南宫玥必然是从琴声中听出了自己的心意,一瞬间眼中闪过一抹羞赧,俏脸浮现一层淡淡的红晕,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眸更是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南宫玥都有些看呆了,她还从未见蒋逸希如此璀璨,如此耀眼过。

这时,一个十三四岁粉衣丫鬟向两人小跑着过来,福了福身:“见过世子妃,蒋大姑娘。”

南宫玥和蒋逸希都认识她,这是原玉怡的贴身丫鬟寒梅。

寒梅恭声禀告道:“世子妃,蒋大姑娘,我家县主和傅六姑娘请两位一起过去秋水阁。”秋水阁是观赛者的看台。

顿了顿后,寒梅又小声地提醒了一句:“齐王妃也在秋水阁。”

南宫玥和蒋逸希互相看了一眼,齐王妃在秋水阁也是理所当然,因为韩绮霞会参加接下来的诗词比赛,齐王妃身为母妃,又怎么会不来看女儿一展风采呢。

南宫玥和蒋逸希也没打算特意避开齐王妃,颔首示意她们知道以后,就随着寒梅过去秋水阁了,原玉怡和傅云雁已经在二楼最前排给她们留了座位。

以齐王妃的身份,自然也是坐在最前面的一排。

虽然她们和齐王妃之间有些龃龉,但齐王妃毕竟是亲王妃,也是这秋水阁中身份最高的一个,因此南宫玥和蒋逸希进阁后的还是走到了齐王妃的跟前,福身行礼道:“见过齐王妃。”

“免礼。”齐王妃僵硬地说道,整张脸差点没黑下来。

一见蒋逸希,齐王妃就不由地想起了韩淮君,双手不自觉地在袖中握成了拳头,心道:没想到那个贱种竟然能活着回来!而且还立了大功……齐王昨日更是欣喜若狂的连连夸赞他有“乃父之风”,比世子更像自己,齐王妃当时听着差点没翻脸。

韩淮君占着长子的名份,齐王又时时垂念他早逝的亲娘,本就对他比其他庶子要另眼相看些,现在,他又立了大功,等一回王都,可不就是要嫡庶不分了?!

难道她儿子的世子位真要让给这贱种不成。

还有蒋逸希,好好的大家闺秀,竟然心心念念要嫁一个庶子,简直不知廉耻!

齐王妃越想越恨,若非顾忌阁中其他的夫人姑娘,早就已肆意地对着蒋逸希冷嘲热讽起来。不过,也不差今日,等她嫁进府里就知道庶子媳妇没那么好当的!哼!

南宫玥和蒋逸希从齐王妃那青白交加的脸色上就能够猜到她的心思,两人相视一笑,并不在意,携手去了原玉怡和傅云雁那边。

原玉怡见齐王妃总算没蠢得在这里为难蒋逸希,心里暗暗松了口气,面上则是笑吟吟地将蒋逸希的琴艺狠夸了一番,夸得蒋逸希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直到下方花园中的动静转移了她们的注意力。

只见一个个蓝衣丫鬟正在往花园中搬桌椅,没一会儿就有整整齐齐的二三十张桌椅间隔均匀地安置在那里了。

原玉怡瞥了一眼旁边已经烧得只剩下一半的香道:“诗词比试快要开始了,也不知道霞表妹准备得如何了……”说着原玉怡都有些紧张了。

说来,诗词比赛的难度比乐艺要高上一筹,也更考验参赛者的临场发挥,因为乐艺的曲目是可以事先准备的,所以方便姑娘们扬长避短,挑选更适合自己的曲目,而诗词比试为了避免作弊的情况,便不可事先出题,历年的锦心会都是先现场抽签,抽中一个评审后,再由该评审临时出题的。

待那支香燃烧完以后,就见二三十位姑娘一一进场,坐在了案桌前。

她们的丫鬟都不可进场,因此每一张安桌旁都有一个蓝衣丫鬟服侍,为参赛的姑娘们磨墨、铺纸。

很快,锣鼓声再次响起,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琼华阁那里,只见一卷长长的白纸“哗”地如瀑布般落下,可以看到白纸上赫然写着:“浣溪沙”和“春末”。

“浣溪沙”乃是词牌名,“春末”是主题。

题目一出,立即引来四周观众的一阵骚动,今年的题比往年高了一个程度,往昔的诗词比赛一般都只出一个主题,规定参赛者在一炷香内完成,是作诗亦或作词由参赛者自行决定。

不过有难度,才有看头!

不止是参赛的姑娘们,就连看台之上,也有评审在垂眸思考。

场地中,很快有一位月白衣裙的姑娘拿起了一支狼毫,沾了沾墨就一鼓作气地挥笔写了下去。

那姑娘容貌秀美,尤其是一双漂亮的眼眸极为突出,阳光下,五黑的瞳孔中闪着一层璀璨金芒,气质落落大方,举止神态间透着一股清高自信的气韵。

原玉怡和蒋逸希两人自然认出她是南宫玥那不省心的表妹白慕筱。

南宫玥唇边含笑,据她所知,除了跳舞外,白慕筱最擅长的一向才艺约莫就是作诗了,甚至可能比她的舞艺还要出色,前世白慕筱便是以此得到不少文人学子的追捧,尤其是韩凌赋的深深爱慕。

白慕筱百般求来的这次锦心会的参赛资格,也是想着自己能够在这里大放异彩吧。

白慕筱这一动笔,尤其是她挥洒自如的样子像是要一气呵成地写完,不由给四周其他的姑娘无形的压力,有些的姑娘眼中、举止已经掩不住焦躁之色。

没一会儿,又有好几名姑娘也执起了笔架上的狼毫,却是多数仍然迟疑着下不了笔。

她们游移的时候,白慕筱已然收笔,嘴角在面纱下勾起一抹自信的微笑。

她有十足的把握,这一首词足已把她送入锦心会的决赛。

------题外话------

说好的二更君来了!

快月底了,要是还有月票的话,请砸过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