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挑战/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的脸涨得通红,自重生以来,她还是第一次如此捏扭,不知如何是好。

见她不说话,萧奕更着急了,声音中掩不住的担忧,“臭丫头,你哪里受伤了?不行,我得去请大夫……我先抱你去榻上歇息。”

南宫玥看他紧张得好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心里顿时淌过一股暖流。唯恐他真的去请大夫,她忙拉住了他,声调略显僵硬地强调道:“阿奕,我就是大夫!”

说来,她还真是惭愧不已,亏她还是大夫呢。

“虽然我不懂医术,但能医不能自医的道理我还是懂的!”萧奕理直气壮地说道。

以他胡搅蛮缠的性子怕是没那么容易糊弄过去。南宫玥的眼角抽搐了一下,心里挣扎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投降了。她的声音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来似的,又低又轻:“阿奕,我没事,我、我应该是葵水来了。”说着,南宫玥的脸更红了,她一世英明竟然坏在这件事上。

葵水?容貌昳丽的青年一瞬间好像是被雷击中似的,傻住了。

记忆中,在兵营的时候,好像有听谁说过,女子一旦有了葵水,就代表长大了,可以生儿育女了!

也就是说,他的臭丫头竟然来初潮了!

萧奕傻愣愣地看着南宫玥,一瞬间感觉复杂极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猛地回过神来,慌张地再次一把横抱起她,“我先抱你去榻上……”说着,他匆匆地把她往内室抱去,轻手轻脚地放在榻上,又帮她脱了鞋,盖上被子,好像她是一个易碎的搪瓷娃娃似的,然后蹙眉又道,“臭丫头,你流了这么多血,这样正常吗?我去让人叫安娘她们过来……”

“等等!”

南宫玥紧张地从被子里伸出手一把拉住了他,目光死死地盯着他衣袍上的血渍,“你想这样子出去?”

萧奕顺着她的目光也看向自己的衣袍,还没反应过来。

南宫玥的面色又僵了一下,他要是这么出去,恐怕没一会儿,这整个院子的奴婢都会知道自己的葵水沾到他身上了,那实在是……

况且,世人皆云这女子的葵水乃不洁之物,男子轻易沾染不得……

想着,南宫玥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说来说去,还是自己警觉心太差。

她深吸一口气,胀红着脸说道:“你先换一套衣裳。”

萧奕看着那一滩已经变成暗红色的血迹,这才恍然大悟地反应了过来,忙翻箱倒柜地去找自己的衣裳,然后又手忙脚乱地脱起外袍来……

南宫玥松了半口气,总算把意识放回到了自己身上,感觉到腹中有微微的沉坠感,身上的亵裤黏糊糊的,感觉很不舒服。

她一把掀开被子,打算下床找安娘早已经为她备好的月事带,心里叹气:前世她的初潮是快十五岁才来的,每一次葵水来都是腹痛难当,所以她根本没想过今生初潮会突然提前,而且身上并无太多不适,这才闹出了这个笑话。

不过也是,今生她知道自己身体底子弱,因此也比前世更注意调理身子,如今看来还是出效果了。

萧奕一看南宫玥起身,也顾不得换新衣了,随手把弄脏的袍子丢到一边,大步走了过来,声音微微拔高:“你别起来!要什么东西,我来帮你找便是……”他按住南宫玥的双肩,就想把她按回到榻上去……

“世子妃,可有……”

门帘突然被人从外面挑起,百合听到屋里的动静,想进来问问南宫玥和萧奕是否有什么吩咐,可是话说了一半,身子就如雕塑般呆立在那里,傻愣愣地看着世子爷正把世子妃往榻上按去,颇有霸王硬上弓的架势。

这是她看到的那个意思吗?

她的目光在那件被萧奕随手扔在一旁的衣袍上看了一眼,眼尖地看到了上面沾染了红色的血迹。

这时,鹊儿抱着一叠账册从后面走来,见百合挡在门口,便道:“百合,怎么……”

她的话也是没说完就嘎然而止,她也看到内室里的情况了,嘴巴张得几乎都能吞下一个鸡蛋了。两个小丫鬟面面相觑,然后同时有了动作,放下帘子,避之唯恐不及地快步往后退去。

内室中的萧奕和南宫玥静静地看着彼此,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住了,两人好一会儿都没反应过来……

“噗嗤——”

萧奕突然笑出声来,笑得前俯后仰,眼中都泛出了淡淡的水光,波光潋滟。

南宫玥起初还愤愤地瞪着他,觉得这一切都是他的错,否则也不至于让丫鬟们误会了。

但很快地,她也张嘴笑出声来,笑声清脆如山间溪流。

仔细想来,确实是太好笑了!

但是两人没机会笑太久,没一会儿,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萧奕佯装无奈地叹了口气,一副“他马上就要倒大霉”的表情,果然,下一刻,安娘就挑帘进来,用谴责的眼神看着萧奕,仿佛在说,当初成婚前明明说好了等南宫玥及笄再圆房,如今只差不到一年了,您居然毁约了!

安娘身后,还跟着百卉、百合和鹊儿三个丫鬟,四人的眼神出奇的一致。

萧奕相信自己若是不把这事情说清楚了,明天岳父岳母大概就会来拜访他,好好地找他谈心了……

不过这样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

眼看着萧奕向她挤眉弄眼,南宫玥差点又笑出来。虽然尴尬不已,但她还是解释道:“安娘,是我小日子来了……”

安娘怔了怔,一开始还用越发愤怒的眼神瞪着萧奕,似乎在说,世子妃都来葵水了,您居然还如狼似虎,不知道体谅……

等等!

安娘突然想到了什么,面上一喜,快步上前道:“世子妃,您小日子来了!”

她再也顾不上萧奕,坐到床沿,细细地对着南宫玥询问、关照起来。

紧跟着,萧奕这个大男人就被丫鬟们赶出了内室,丫鬟们则忙成了一团,百卉去备热水,百合去取新衣裳和月事带,鹊儿去厨房让人备红糖水。

等到南宫玥弄干净身子,又换好衣裳、被褥,重新再躺回到床上已经是大半个时辰后了。

安娘又叮嘱了几句,让南宫玥好好歇息后,这才和丫鬟们退了出去,南宫玥总算是放松地闭上了眼,觉得一股暖意席卷全身。

萧奕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床榻往下沉的感觉让南宫玥知道身旁有人,睁开了眼,萧奕忙道:“别睁眼,你得好好休息才行。”刚刚安娘跟他说了女子葵水来时会产生的各种不适,让萧奕看南宫玥的眼神越发小心翼翼了。“臭丫头,你觉得还好吗?要我帮你揉揉肚子吗?或者我让丫鬟给你备一个汤婆子吧。”

南宫玥心里暖暖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道:“不用了,我睡一会儿就好了。”

萧奕帮她掖了掖被角,又道:“我到旁边去看书,你若是觉得哪里不适,就叫我。”他正欲起身,又想到了什么,“臭丫头,明天的锦心会不如你还是别去了,我派人去和祭酒夫人打声招呼。”

南宫玥失笑地拉住了他的手,“阿奕,我又不是病人!我睡一两个时辰就没事了。”南宫玥几乎可以想象她若是没去锦心会,蒋逸希、原玉怡她们一定会来看她,若是知道她是因为葵水才没去锦心会,那这一次还真是丢脸丢大了。而且她真得没多少不适。

她坚定的眼神好不容易说服了萧奕,可是第二日,南宫玥就知道她高兴得太早了。

她才一起来,萧奕连五城兵马司都没去,就一直围着她,问她觉得如何,又开始劝她还是别去锦心会了。

直到她在百合闷笑的眼神中第一百次地保证自己没事,萧奕还是不放心的与她一同上了朱轮车,一路护送着她到了国子监门前,才在南宫玥的再三要求下,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南宫玥虽然有些尴尬,但能让人如此惦记,她的眉眼中都带着暖暖的笑意,向着百合说道:“我们进去吧。”

今日是锦心会决赛的第一日,与初赛时一天举行两项比试不同,今日只比赛一项乐艺。

此时,国子监的门口早已经是车水马龙,比之前初赛那几天要热闹许多。

不止是那些持有各种帖子的贵人到了,连其他的好事者也聚集到了国子监附近的茶楼、酒楼、铺子,琢磨着就算进不了国子监,也可以在外面凑凑热闹,讨论一下关于锦心会的最新消息。

虽然萧奕忧心忡忡,但南宫玥倒是没什么不适,下了车后就被迎到了琼华阁中,她是提前半个时辰来的,但是没想到的是其他评审都已经到了,不止是如此,对面的秋水阁也已经聚集了不少观赛者,比上次的初赛多了不少生面孔。

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别样的神采,也正显示着锦心会独特的影响力。

南宫玥如同上次一样坐在了云城身边,谈笑间,乐艺的决赛在巳时准时开始了,这次参加决赛的姑娘共有七名。

当比赛的锣声响起时,南宫玥就敏锐地感觉到周围的气氛变了,一干评审、观赛者,以及下方刚刚进场比赛的第一位姑娘都是面色凝重,四周的气氛不知不觉就变得紧绷了起来。

接下来,姑娘们选择的比赛曲目更是证明了这一点,《溟山》、《长相思》、《广陵散》……她们选的曲目一曲比一曲难,力图展现她们绝佳的技巧。

这几个姑娘都是从初赛中挑出的佼佼者,技巧是不在话下,只是就像南宫玥曾经说过的比赛中看得不止是技巧,考验的还有更多……

南宫玥看着那些紧绷得像拉紧的弓弦一样的姑娘们,心里微微叹息。

一曲接着一曲,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蒋逸希作为第六名参赛者出场了,她选的是一曲《平沙落雁》,以舒缓的节奏和清丽的泛音开始,一开场便让人耳目一新,沉浸了进去。

跟着,曲调就一转,变得活泼灵动,中间点缀着时隐时现的雁鸣,显得生机勃勃……待曲子转入尾声时,旋律又复归于和谐恬静。

在十大筝曲中,《平沙落雁》的难度不算高,但是曲调悠扬流畅,隽永清新,在一连听了前面好几支紧绷的曲子后,让人不自觉地放松舒缓了下来,好几个评审都是闭目细细品味着,感受着其中恬淡却又生趣盎然的意境。

当琴声停止后,南宫玥含笑地睁开了眼睛,几乎可以肯定蒋逸希必然是今日的魁首了。

果然,包括她在内,评审们无一不给了甲等的成绩,现场更是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稍微通点乐艺的人都知道蒋逸希已经是胜券在握了。

跟着便是第七名出场比赛的姑娘,她的情绪很显然受到了影响,光是调音就试了好几次,最后一曲《梅花三弄》弹得连出了好几处错,这样的错误是有资格进入决赛的姑娘不可能会犯的。勉强弹完一曲后,她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地下场了。

就算这位姑娘的成绩还没出来,但乐艺的魁首已经是不言而喻,蒋逸希以无可争议的成绩成了今天的胜利者,并由云城亲自把代表魁首的玉牌颁给了蒋逸希。

一瞬间,全场再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蒋逸希是这届锦心会第一个魁首,今日,她是最闪耀的主角。

当然也有酸溜溜的人与别人窃窃私语地说着,这人果然没有十全十美,蒋逸希虽然出身、才艺、人品和相貌俱佳,却偏偏子嗣艰难,这女人一生,也就是子嗣最为至关重要了。说到子嗣,不由的又提及了近日风头正盛的齐王庶长子韩淮君,颇有些为他而不值。而如此一想,不少人又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蒋姑娘的琴艺果然是不凡,刚刚那一曲委婉流畅,动中有静,静中有动。摆衣甚为佩服。”一个清泉般的女音突然出声道,那略显生硬别扭的语调一下子吸引了琼华阁中所有的视线。

众人循声看去,这才发现一个着一身白色纱裙、脸上蒙着白纱的蓝眸少女出现在二楼的楼梯口,虽然四周好些人之前从未见过这个少女,但是光凭对方那双奇异的蓝眸,便立刻猜出她就是那位赫赫有名的百越圣女摆衣。

而摆衣的身旁还有一道熟悉的修长身形,身着蓝色锦袍,头戴金冠,面容俊朗,让看者不由心赞:好一个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

锦心会是闺中女子比试才艺所在,一般不允许男子观赛,哪怕现在到了决赛,也只有真正的饱学之士和“大家”才能入这国子监评鉴一众女子之才艺。只不过,韩凌赋是皇子,再加上又是陪着百越圣女摆衣来的,最终还是放了行。

“三皇子殿下!”

阁中的众人都纷纷地向韩凌赋行礼,只除了云城。

韩凌赋本来因着白慕筱有所误会,确实是打算与摆衣疏远以证清白,但他的身上领着理藩院的差事,百越到底是远来之客,在大裕总有各种不便,一遇到什么事,摆衣就会来寻他的帮忙。如此才貌双绝的姑娘软言相求,而她一直都是恪守礼节,从不因他是皇子而有任何献媚之举,如此风度让韩凌赋难以拒绝,一来二去,他对摆衣也愈加欣赏。

今日,摆衣是因听闻了锦心会之名,想过来一睹大裕女子的风采,韩凌赋便带着她一同过来了。

众人互相见礼后,蒋逸希不卑不亢地对着摆衣道:“多谢摆衣姑娘谬赞。”

“摆衣记得大裕有一句话:‘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不知道今日摆衣有没有机会仿效,以‘乐’会友?”摆衣含笑问道。

这句话若是由任何一个大裕女子来说,都是极为冒昧的,锦心会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来的,素来需要先获得锦心帖才可以在众人面前一展才艺,而锦心帖更是千金难求之物。可是摆衣来自百越,不知道这规矩也是理所当然的,再者,她是百越来使,乃“客”,若是不允,便显得有些失礼,毕竟大裕乃是礼仪之邦。

可是锦心会的规矩是前朝定下来的……

祭酒夫人一时没有主见,便求助地看向这里地位最高的云城。

云城心里冷笑,琴,乃“八音之首”,自古以来便有“君子左琴右书,无故不撤琴书”之语,这南蛮百越又怎么可能懂琴?

云城淡淡地说道:“既然摆衣姑娘有如此兴致,本宫倒要听上一听。”

本来,乐艺的魁首已经选出,今日的锦心会算是结束了,对面秋水阁的观赛者也打算陆续离去,但立刻有人眼尖地注意到了琼华阁这边的动静,便使人来打听……知道百越的圣女要挑战锦心会的乐艺比赛,秋水阁中顿时一片哗然,原本打算要走的人都坐了回去,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看来这次又有好戏看了!

这些大裕的贵妇、贵女虽然听说过这位百越圣女的舞技不凡,可是这“舞”哪能与“琴”比?

一时间,这秋水阁中的无数道目光都朝琼华阁看去,集中在那圣女摆衣身上,兴味盎然。

而这时,摆衣的贴身丫鬟已经从随身的包袱中取出一个物件,交给了摆衣。

这是……

众人的目光中都是难掩讶色,其中也包括云城。

摆衣所执的乐器并非是琴,而是埙,一个紫砂陶埙。

也是,锦心会的乐艺比赛并未限制乐器的种类,在初赛时,也有参赛的姑娘以箫或琵琶或瑟为乐器,只是被选入决赛的几位姑娘正巧都是弹琴罢了。

看着手执陶埙的摆衣,南宫玥倒是有几分兴味,甚至心生些许期待来,不知摆衣会不会如同在宫宴上那极具异域风情的舞一样让人眼睛一亮。

摆衣捧着陶埙走到了栏杆边,凭栏而立,夏日的微风习习而来,吹得她的面纱飞舞着,看来飘然若仙。

她以大裕的礼节向众人福了福后,就将陶埙捧到嘴边,开始吹奏了起来……

埙声神秘朦胧、低沉哀婉、幽深悲凄,仿佛是在向大家讲述一个古老而美丽的爱情故事。

是《孔雀东南飞》!

立刻便有人听了出来。

渐渐地,坝声变得凝重深沉起来,众人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对相爱至深的夫妻却因婆母的各种刁难,而不得不暂时分离;妻子遵守着同丈夫的约定,誓不二嫁,无奈地投湖自尽;丈夫归来,知道今生都不能同妻子再聚首了,也跟着殉情……

孔雀东南飞,十里一徘徊!

不知不觉,众人皆听得入了迷,眼圈微红,有些未经过事的年轻姑娘,更是眼中泛着泪光,拿起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泪花。

直至埙声停止,众人都还笼罩在在一种淡淡的悲凄和感伤中,心头有几分愁绪,一时无法解脱出来。

没想到这百越圣女竟然有这般的才艺!

不知何时,外面的天空变得阴沉沉的,夏日的天翻脸像翻书,仿佛就连老天爷都被刚刚的那一曲给感动了。

“滴答滴答……”

天空很快落下大颗的雨滴,密密麻麻,眨眼间,地面就湿了一半。

御林院的汪大人霍地站起身来,对着摆衣拱手作揖道:“圣女的埙声超凡脱俗,令人叹服。”

这位汪大人的性子是有名的中正,说一就是一,决不肯虚言。

韩凌赋亦是鼓掌道:“摆衣姑娘果然是才艺非凡,不止是舞技卓绝,连吹埙亦是一绝。”他看着摆衣的目光中掩不住的赞赏。摆衣虽然来自南蛮之地,可是无论哪方面都不比大裕的才女弱,倘若是她真的参加锦心会,恐怕这乐艺的魁首花落谁家也难说了!

摆衣收起陶埙,缓步走来,目光却是落在南宫玥的身上,福了福身道:“世子妃,又见面了。摆衣听闻锦心会的评审都是该项技艺中堪称大师的绝才,不知世子妃可否让摆衣见识一下世子妃的乐艺?”她小巧的下巴微微抬高,透着毫不掩藏的挑衅,“还是说,世子妃并非倚靠真才实学坐在这里?”

这也不是圣女摆衣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下挑衅镇南王世子妃了。

周围的人立刻看出了门道,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南宫玥平静地看了摆衣一眼,对于这样的挑衅,谦虚或者礼让只会让人轻她看。

锦心会乃是一展女子才艺之所在,她唯有迎战。

南宫玥含笑着向蒋逸希道:“希姐姐,可否借你的琴一用?”

蒋逸希自然是同意了,命丫鬟将她的琴放在阁中的琴案上。

南宫玥净手焚香,然后挺直腰板端坐在琴案前。

阁外的雨哗哗地倾泻而下,不但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还越下越大,密密麻麻地交织成一片朦胧的雨幕,雨滴打在叶子、花朵、树枝、地面上……各种声音凌乱地混杂在一起。

一旁的摆衣看着那淅沥的雨幕,殷红的嘴角在薄薄的面纱下似笑非笑,心道:这还真是天助我也!老天爷注定要让这个南宫玥出丑!

而蒋逸希却是微微皱眉,很多事情都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这个摆衣的运气确实是不错。此刻暴雨倾盆,很有可能压过琴音,从而影响了琴曲的效果。

蒋逸希有些担忧地看南宫玥,却见她表情从容、淡定,显然胸有成竹。以蒋逸希对南宫玥的了解,南宫玥必然是心中有了成算,蒋逸希高悬的心稍稍放下了些。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全都聚集在南宫玥的身上。

只见她双手抚于琴上,微微侧首后,十根纤纤玉指便急速拨动起来,一段铿锵有力的琴音自她指下流泻而出,一开场便是声动天地,金声、鼓声、剑弩声、人马辟易声此起彼伏……

乃是一曲《十面埋伏》!

如此透着杀伐之气的曲目本不该由女子演奏,更不适合在锦心会中弹奏,可是这时,大裕和百越之战方歇,南宫玥以此曲应对百越圣女的挑衅,让人不由感觉意味深长。

南宫玥眼中闪过一道冷冽的光芒,她并非那种从未目睹过铁血战场的闺中女子,前世王都被攻破之时,厮杀、尖叫仿佛还回响在耳边……心随意动,指下的音律如冲流而下的惊涛骇浪一般,惊得人心一阵剧震,令人热血沸腾,慷慨激昂。

之后,曲声变得悲壮凄美,好似可以从中听到项羽悲歌慷慨之声、别姬声,又蓦然响起铁骑追击声,项羽无颜面对江东父老,至乌江而自刎……

曲毕,全场默然,众人都是如痴如醉,仿佛置身历史的洪流中,亲眼目睹那沉雄悲壮又凄楚宛转的楚汉之争,深感自身的无力与渺小。

“好!”

云城站起身,击掌叫好。

跟着,便是一阵热烈的掌声传来,几乎将外面的雨声压下,无论是琼华阁,还是秋水阁的人都不自觉地站起身来,掌声久久没有停歇,这掌声不止是为南宫玥,更是为大裕的荣耀……

“妙啊,实在是妙!这雨声竟像是为这琴声伴奏一般……”汪大人赞不绝口,连声道好,“世子妃果然不愧出身南宫世家,琴技不凡,琴境更是登峰造极啊。”

汪大人忍不住想道:若非南宫玥去年出嫁,今日锦心会乐艺的魁首之名必然是落在她身上了。

想着,汪大人心生一种惋惜。

南宫玥站起身,云淡风轻地说道:“汪大人谬赞了。”

“摆衣姑娘,”云城似笑非笑地朝摆衣看去,故意拔高嗓门问道,“你觉得世子妃这琴声如何?”

云城这句问话自然是在挑衅,更是在回击,在场有耳朵的人都能听出,南宫玥这一曲《十面埋伏》绝对胜于摆衣的《孔雀东南飞》,不止是技高一筹,而且在意境上,只是着眼于男女之情的《孔雀东南飞》也显得小家子气了点,沉郁悲伤,远不如南宫玥的这一曲慷慨激昂,战争,家国,儿女私情……大爱小情缠绵交织在一起。

摆衣面纱下的樱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直线,今日她当然不是凭着一股意气向南宫玥挑战。只是这南宫玥在王都虽然名声赫赫,却是因为那一身卓绝的医术,其他方面则不显,没想到对方在乐艺上能有如此的造诣,却是自己失算了。

摆衣暗暗咬牙,愿赌服输。

她定了定神,坦然地看向南宫玥,优雅地福了福身道:“世子妃的琴技让摆衣自叹不如。”心里却是暗道:她的计划这才只是开始而已……谁输谁赢且不好说呢!

看着摆衣落落大方的姿态,一旁的韩凌赋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赞赏。

摆衣与筱儿确实有几分相似……

韩凌赋不由想起白慕筱派人给他送来的那封信,眸光亮了亮。

经过这个小小的波澜后,锦心会第一日的乐艺比赛总算是以比较圆满的方式落下了帷幕。

但谁也没有注意到,摆衣在离开国子监时,蓝眸中那一闪而过的锋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