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魁首/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陆陆续续地离开国子监,南宫玥与众人道别后,登上了朱轮车,而云城和原玉怡则直接回了公主府。

“母亲,妹妹!”

消息灵通的原令柏已经得知了锦心会发生的事,迫不及待地来找母亲和妹妹询问当时的细节。

原玉怡绘声绘色地把事情说了一遍,那口才堪比说书先生,听得原令柏过瘾不已,扼腕地说道:“要是我今日也能去就好了!”如此好戏怎么就让他错过了呢!

原玉怡笑容更盛,与有荣焉地说道:“玥儿的琴艺确实不凡,前年在猎宫时一曲《广陵散》就是技惊四座,今日玥儿能借着雨声为自己的琴音造势,抒发琴境,这临场应变的能力确实让我自叹弗如啊。”也正是因为南宫玥的琴技登峰造极,各种琴曲娴熟在心,所以才能如此自信从容,随机应变吧。

云城亦是感慨地叹道:“我以前是听你妹妹赞过玥儿的琴艺,还以为她说得是客套话,今日才知道原来玥儿的琴艺已经堪称是‘大家’了,否则恐怕还压不过那个摆衣!”

原令柏眉头一动,好奇地问道:“那个什么摆衣吹的埙真有这么厉害?”

“确实不错。没想到百越这种蛮荒之地,竟然也有如此能人。”云城颔首道,眸中有些复杂。今日是她太轻敌了,以为这摆衣玩不出什么花头来,这才答应允她在锦心会中一展才艺,谁知道差一点就出了大错。

大裕一向自诩中原乃文化礼仪之邦,这一次,倘若在乐艺上败给了南蛮,那大裕的脸可就丢尽了!

“幸亏这次玥儿为大裕扳回了一城。”想起当时的场面,云城总算又露出几分笑意,“没想到玥儿这丫头片子不止是医术不凡,连琴也弹得这么好。”说着,她不知道第几次地惋惜了起来。这么好的儿媳人选怎么就被萧奕给抢走了呢!

云城没好气地瞪了原令柏一眼,害得原令柏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不知道自己到底又做错了什么。

不止是云城长公主府在讨论锦心会的事,今日其他观战的人也在意犹未尽地与亲朋好友说起此事来,以致才不到半天,这件事便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传遍了整个王都,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人人都在讨论镇南王世子妃在锦心会上以一曲《十面埋伏》力挫南蛮圣女一事,这一个个说来都是与有荣焉,只觉得我大裕人才济济,哪像那等南蛮小国都是井底之蛙!

不知不觉中,镇南王世子妃已经被王都的百姓们吹成了天上仙女下凡……

然而这个时候,南蛮圣女摆衣却出现在了御书房。

这些天来,百越正在与大裕和谈,但大裕皇帝一改开始时的作风,竟然提出了非常苛刻的条件,不止割去百越大片最肥沃的土地,还要求他们年年上贡,向大裕称臣,而若他们稍有不满,就会意有所指地提出要让大皇子殿下留在王都为质子。这让摆衣和使臣都有些心慌,他们隐约觉得大裕皇帝应该是看出些什么来了,才会想要以大皇子殿下作为要挟。

摆衣曾试探过韩凌赋,却没有得到有用的线索,这堂堂的皇子竟好像对一些重要的政事一无所知,若非自己在这大裕寸步难行,摆衣甚至都不耐烦搭理他了。

随着和谈的步步紧逼的,摆衣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她筹谋很久,等待时机,而这无意中所得知的锦心会倒是给了她一个绝佳机会。

“圣女殿下,皇上有请。”

思绪间,一个小内侍前来传达口喻,摆衣含笑着点点头,轻撩裙摆,进了御书房。

她知道,为了今日她在锦心会上的表现,皇帝一定会见她的。

“参见大裕皇帝陛下。”摆衣以最标准的大裕礼节行了礼。

皇帝抬手让她平身,打量着她问道:“圣女求见朕可是有什么事吗?”

摆衣蓝眸明亮,唇边带着一丝妩媚的笑容,说道:“摆衣斗胆,其实是想来向皇帝陛下您求旨,允许摆衣参加锦心会。”

皇帝探究地问道:“你要参加锦心会?”

“今日蒙三皇子殿下所请,摆衣得以去锦心会一观,大裕姑娘们的惊才绝艳让摆衣叹服,不禁跃跃欲试。”摆衣抿唇而笑,眼波流转间带着一种别样的风情,“上一次,与白姑娘斗舞,这一次,与世子妃斗琴,都让摆衣收获颇多,摆衣自幼便仰慕大裕文化,对于琴棋书画也是粗通一二,便想着,若是能够得到这次机会与大裕姑娘们一较才艺就好。这才斗胆来求见皇上,还请皇上恩准。”

锦心会是大裕三年一度的盛事,与女子而言,甚至堪比科举,因而皇帝多少也会关注一些。摆衣今日在“乐艺”一项上与南宫玥的精彩对决,更是早早的就传到了他的耳中,一个南蛮的姑娘竟然差点就要在锦心会上独占鳌头,扫了大裕一众姑娘们的脸面,这是皇帝万万难以接受的。

还好有南宫玥板下一筹,让皇帝总算是舒坦了一些。

但这摆衣竟然不自量力的还想要挑战?

大裕姑娘中德行出众,才艺双全都多的是,摆衣不过是在琴舞上出色了一些,竟然就敢不把大裕放在眼里。如此挑战,皇帝若是不应,岂不是会让这小小的摆衣以为大裕是怯了她了。想到这里,皇帝冷然说道:“既如此,那你就去吧。”

“大裕皇帝陛下,摆衣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没等皇帝开口,摆衣便直截了当地说道,“再过半个月就是我百越一年一度的瓦尔节,这是我们百越最重要的节日,若是摆衣有幸在锦心会上夺了四项魁首,还望大裕皇帝陛下能够允许我百越大皇子殿下,与我们一同过节。”

百越的大皇子奎琅现在还被押在刑部大牢里,摆衣表面上只是在要求让奎琅出去过节,但实在是让皇帝放了奎琅。而现在两国的和谈正在进行,若是皇帝手上没了这个最大的把柄,恐怕百越也不肯让这么大的步。

这摆衣之意,皇帝心知肚明,可刚刚他已经答应了让摆衣参加锦心会,现在单单只是为了这个条件,就否决,一方面违了“金口玉言”,另一方面,岂不是让这小小的摆衣以为大裕怯了他们百越?

而且,这摆衣甚至还主动提了要夺四项魁首,剩下的比试只有五项,四项魁首何等之难。大裕刚刚才在沙场上胜了百越,岂能在文斗上堕了威风?

皇帝脸色沉了下来,心中暗暗责怪韩凌赋,就连一个小小的理藩院都管不好,竟还带着摆衣去锦心会,简直莫名其妙!

责怪归责怪,此刻,他也只能应道:“好。朕答应你。若你能在锦心会上夺得四项魁首,朕就允了让琅奎出刑部大牢。”

皇帝可不信大裕的姑娘就连两场都赢不到。

圣女嫣然一笑,以最优雅妩媚的姿态行了礼,声音娇媚地说道:“多谢大裕皇帝陛下。”

百越的圣女摆衣被皇帝恩准参加锦心会的消息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已经传得王都上下人尽皆知,甚至就连摆衣和皇帝达成的约定也不知被谁给透了出去。

换奎琅出刑部大牢?

听闻这个消息后,南宫玥不禁饶有兴致,奎琅在南蛮的地位,萧奕也曾经跟她说过。这个人算是关系到这次的和谈大裕能够取得多大胜果的关键,恐怕百越也是发现了这一点已经为大裕所知,所以,才会改了策略,先把奎琅换回来,再提和谈之事。

不过,这锦心会历年的魁首都是大裕最出色的姑娘,摆衣真得有如此自信可以连夺四魁?还是仅仅只是因为迫不得已,才如此放手一搏?

南宫玥倒是有了几分慎重。这对南蛮一战的胜利是萧奕用命在杀场上的搏来的,岂是一个随意的交易条件就能够抹杀的。

原本她不过只是“乐”艺的评审,后面几场的比试无需再去,可是现在,她有些想去看看了。

只是,面对那把她当作是重病人,一直围着她团团转,一脸紧张的萧奕,南宫玥还是花了好大一番工夫才说服了他。

于是,两日后,南宫玥又一次坐上朱轮车,往国子监而去。

这个上午,将同时举行画与书两个项目的比试。

本来锦心会就是最近王都上下关注的焦点之一,如今竟然跟百越的圣女扯上关系,甚至还关系到百越大皇子奎琅的命运,以致连那些普通百姓都对此关注了起来,也让锦心会平添了几分政治色彩。

到了国子监,南宫玥被几个蓝衣丫鬟迎入后,立刻就发现国子监中的气氛变得不太一样,一个个身穿铁甲铜盔的御林军竟然也出现在国子监中,十步一岗,以致这本来斯文优雅的锦心会竟染上了些许肃杀之气。

南宫玥想到了什么,不由多看了那些御林军几眼,便、这才随着蓝衣丫鬟进了秋水阁。

秋水阁中,人声鼎沸,南宫玥一入阁中,互相见了礼后,她便被招呼到云城、原玉怡和傅云雁她们身旁坐下。

南宫玥低声问身旁的云城:“殿下,玥儿看外面来了不少御林军,莫不是……”

她话还没说完,云城已经明白她的意思,颔首道:“不错,今日皇兄和皇嫂也会过来。”

原玉怡插嘴道:“玥儿,这个摆衣还真是大言不惭!明明前两日才刚在乐艺上输给了你,现在居然夸口说她可以赢得四项魁首,还真不把我们大裕的女子放在眼里,以为我们大裕无人了!”

南宫玥含笑着说道:“怡姐姐莫气,我大裕姑娘也都是有真才实学的,她想在这锦心会上赢得四项魁首可没那么容易。”

“怡姐儿,你还是太嫩了。”云城冷冷地一笑,一阵见血道,“她这是无本生意,又有什么不好夸口的!”

确实,若是摆衣真的获得四项魁首,就可以换他们百越的大皇子出刑部大牢,获得自由身;即便是她输了,也不过就是丢脸而已,皇帝也不会拿一个小姑娘怎么样,那岂不是就是无本生意。

几个姑娘面面相觑,这时,对面的琼华阁传来内侍尖细得几乎要刺穿耳膜的声音:“皇上、皇后驾到!三皇子殿下驾到!”

一声唱报让秋水阁的众人都纷纷站了起来,一起俯身下跪给出现在琼华阁二楼的帝后行礼:“参见皇上,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三皇子殿下千岁千千岁!”

皇帝、皇后在二楼栏杆后的宝座上相继坐下后,皇帝就抬手示意众人免礼,又赐了座。三皇子韩凌赋则坐在皇帝右手边的次座上。

皇帝招来祭酒夫人,便问起今日的比试何时开始,祭酒夫人忙毕恭毕敬地答道:“回皇上,画艺比试会将在半炷香后开始。”

跟着,祭酒夫人还把今日比试的一些事项交代了一遍,她说话的同时,下方花园中也有了动静,今日参加画艺比试的七位大裕姑娘以及百越圣女摆衣已经陆续进场,各自在一张书案后坐下。

跟之前的初赛一样,她们的随身丫鬟都被留在了场外,只许会场中的蓝衣丫鬟在每位姑娘身旁服侍笔墨。

一旁看着时辰的婆子正欲敲响锣鼓,却见场中的摆衣突然站起身来,仰首对着琼华阁中的皇帝说道:“皇上,请恕摆衣斗胆,摆衣想给今日的比试增加一点小小的难度,不知皇上可否应允?”

皇帝心里不悦,只觉得这个百越圣女的花招实在是多,也不知道她这次又在打什么主意。但是为了体现大裕礼仪之邦的风度,皇帝还是耐着性子道:“愿闻其详。”

摆衣盈盈一拜,道:“皇上,摆衣提议今日的画作需一气呵成,一旦一张作废,就失去比试资格。不知皇上觉得摆衣这个建议如何?”

她这么一说,场上的好几位姑娘眼中都露出凝重之色,脸色微微泛白。虽然她们个个是画艺高手,但只要是人,就难免会出错,尤其是在锦心会这样的场合下,在帝后的目光下……

四周的其他人也是窃窃私语,摆衣提的这个建议可说是微妙得很,不至于强人所难,可是在比试前突如其来地新增一条规则,却不免给其他参赛的姑娘一种无形的压力。

这些皇帝自然也想到了,只是如此“微不足道”的小条件若是不答应的话,却显得大裕太小家子气了。

皇帝沉吟一下,还是颔首道:“好,就如圣女所求!”

摆衣福身谢过了皇帝,半垂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得意,然后又坐了回去。

跟着,锣鼓声响起,代表比试开始了。

姑娘们纷纷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画笔,沾了沾墨后,便聚精会神地落笔画了起来……

四周都静悄悄的,无论是附近的蓝衣丫鬟,还是秋水阁和听竹阁中的观赛者都不敢喧哗,唯恐影响到几位姑娘的表现。

作画的时间是半个时辰,但是才过了一柱香,就有两位姑娘相继下场,形容中透着颓然之色。她们留在书案上的画作也被翻了过来。

观赛者心里都是了然的,看来这两位姑娘应该是失手画废了。那圣女摆衣临时提出的建议果然还是对参赛的姑娘造成了些许的影响。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渐渐地,有几位姑娘陆续地放下画笔,神态释然,应该是顺利完成了作品。

“咚!”

半个时辰一到,锣鼓声再次响起,比试结束了。

姑娘们一个个地退场,而她们的画作一幅幅地由着场中的蓝衣丫鬟呈到琼华阁去了。

琼华阁的二楼早已经摆好了一张张书案,丫鬟们仔细地把那些画作都放了上去,然后帝后便在评审们的簇拥下走了过来,一幅幅地品鉴过去。

第一幅是《出水芙蓉图》,第二幅是《溪山清远图》……一直看到第五幅《红梅图》时,皇帝的嘴角总算是有了笑意。

一旁的祭酒夫人忙介绍道:“皇上,这是陈大学士府的陈大姑娘所作。”

画纸上,一片茫茫白雪,寒风呼啸,惟有湖边红梅卓然不群,无惧凛冽的北风,红艳艳的花朵星星点点地散落在叶头,娇艳似火,傲然地吐露芬芳。

这幅画中的红梅栩栩如生,无论是技法,还是意境,都是上乘之作。

评审们也是交头接耳,纷纷点头称赞,最后给出了十个甲等。

众人继续往下看去,待到摆衣的画作站展现在众人眼前,他们都是心中一凛。

那是一幅《猛虎出山图》!

但见那郁郁葱葱山林之中,狂风大作,一头吊睛大白虎张嘴咆哮,跃然纸上,一种开山伐斧气吞天下之势扑面而来,那头白虎仿佛要从画中跳出一般。

“好!”不知道是谁脱口道,“形似神更似!”

一时间,众人的表情都有些微妙。

今天比试的姑娘画的有山,有水,有蝶,有花,却都透着女子的闺阁之气。相比下,摆衣的这幅猛兽图便让人眼前一亮。

而且,摆衣的画技确实出众,这猛虎出山的姿态和气势都画得是惟妙惟肖,仿佛她曾亲眼看过这一幕似的,活灵活现。

实在很难相信这么一幅白虎图,是出自一个异族少女的纤纤素手。

陈大姑娘的《红梅图》虽然不错,但是摆在这幅《猛虎出山图》旁,便是黯然失色,相形见拙。

到底谁胜谁负,这阁中众人都是心中有数了,皇帝的脸色自然不算好看。

韩凌赋的眼神亦有些复杂,摆衣一个纤纤弱女子能精通如此多的才艺,确实是举世罕见,说是巾帼英豪也不为过。可是这次的比试却可能会关系到大裕与百越的和谈,让他不知该不该去赞叹她的绝世才华……

一炷香后,内侍就高声宣布了百越圣女为画艺的魁首,一时间,秋水阁中满场哗然,所有人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堂堂大裕的才女们竟然输给了蛮夷的女子?

这怎么可能呢?

唯有下方花园中的摆衣完全没有任何意外,傲然而立,朦胧的面纱下露出了势在必得的浅笑。

很快,她就会让这帮有眼无珠的大裕人知道,他们才是真正的井底之蛙!

一个时辰后,整个国子监再次沸腾了,百越的圣女摆衣竟然再度战胜大裕闺秀获得了书法比试的魁首。

这时,皇帝几乎是整张脸都黑了,也没再秋水阁多逗留,冷哼了一声,甩袖离开了国子监。

今日的比试结束了,众人都陆续离开,其中混着一个小厮模样的人,急匆匆地往国子监斜对面的茶楼跑了过去。

茶楼的小二认得他,所以也没特意去迎他,由着他自己“蹬蹬蹬”地跑上了二楼去。

“公子……公子,”小厮上气不接下气地禀告道,“那个南蛮的圣女又得了书法比试的魁首!”

此刻,茶楼的二楼已经被一帮年轻的国子监学生给包下了,他们这几日进不了国子监观赛,因此便相约聚在国子监外的这间茶楼中。

数十个年轻公子一听到小厮禀报的这个消息,差点就没炸了,整个二楼一瞬间喧哗起来。

“怎么会这样?!”一个方脸的公子“啪”地拍案而起,“先是画,再是书,我堂堂大裕竟然让这小小的百越一下子就占了两项魁首!”若非这平日里的教养,他几乎想把那些参赛的大裕闺秀狠狠地嘲讽、数落一番了。

另一个白脸的公子问道:“阿砚,那百越圣女到底写了什么才得了魁首?”据他所知,书法的评审中无论是国子监的书法老师王大师,还是翰林院的刘大人,都不是好相与的,为人古板刚正,不轻易给出甲等。

小厮满头大汗,嗫嚅道:“公子,小的也没亲眼见过圣女的字,只是传话的那丫鬟告诉小的,说什么几位大人夸圣女的字,大气磅礴,气势如虹……还说什么创造了新的时代书风,可自成一体。”

小厮不懂这几句话中所包含的分量,但是这茶楼中的众位学子都是寒窗苦读十年,每一个都在书法上有所浸淫。

书法绝非可以一日一蹴而就的,需以下功夫、花心思,持之以恒,所以才有王羲之入木三分、王献之写完十八口大缸水成就“小圣”的逸事。

百越圣女能得一句“书法自成一体”的夸奖,那可是许许多多书法大师追求的至上荣耀。

茶楼内,静悄悄地,这些年轻公子都心情凝重,他们突然都意识到一点,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百越圣女若非心中有所凭仗,也不会在朝堂上对皇帝提出以四项锦心会魁首换回百越大皇子奎琅的要求。

难道真的要让那个圣女如愿以偿?

想到这里,他们的心口都仿佛压了一座大山似的,憋屈、郁闷极了。

好一会儿,一个白脸公子出声道:“各位,这样下去,情况可不妙啊。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大裕连番失利,继续下去,就怕大裕士气不振,反而让那圣女趁势又赢了第三项……”那么到了第四项比试时,大裕所面对的压力就更大了。

“我就不信那圣女真的无所不能了!”一个削瘦的公子愤愤道,“哪怕她的舞、乐、书、画皆不凡,难不成连棋、诗、御也是无所不精?”

这个世上天才极为罕见,却不能说没有,也许这个百越的圣女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那方脸公子又道:“若是真的让百越圣女得了四项魁首,那岂不是便宜百越的大皇子奎琅了?!我大裕南疆数万百姓、战士的鲜血岂不是都白流了!”

在座的公子们心里都是义愤填膺,茶楼中又一次静了下来……

突然,一个倚靠在窗边的公子看着斜对面的国子监门口道:“那是不是镇南王世子妃的朱轮车?”

他这么一说,好几道目光都看了过去,只见一辆随行了数名侍卫的朱轮车正从国子监门口驶出,朝南大街的方向而去。

白脸公子不由感慨地说道:“若是真的让百越圣女事成,最不甘心的大概就是镇南王世子了!”

是啊!镇南王世子浴血沙场,才大败南蛮百越,拿下百越大皇子,如今这么轻易,甚至是兵不血刃就让百越又得回他们的大皇子,最气最恨的岂不就是萧奕!

渐渐远去的朱轮车中,萧奕正笑眯眯地看着南宫玥,殷勤的为她端了一杯红糖水,这红糖水一直都煨在马车中的小火炉上的,还是热腾腾的。

他一大早去五城兵马司报到后,就早早地偷溜了出来,并候在了国子监门口。

等到南宫玥出来的时候,一眼看到萧奕,都不禁愣住了,而同行的姑娘和夫人们也皆都面带羡慕,心道:这镇南王世子妃能得夫君如此敬重和爱慕真真是好福气啊。

萧奕素来不会去在意别人的目光,笑眯眯地把南宫玥扶上了朱轮车后,自己跟了上去。

方才那些公子们的谈话没有压低声音,自然也清晰地传到了他们的耳中。

南宫玥接过红糖水,小口小口地抿着,秀眉微皱地说道:“阿奕,今日那摆衣得了两项魁首,大裕的姑娘们还是输了一筹。”

“听说了。”萧奕并不在意,只是皱眉望着南宫玥,只觉得她今日穿得有些单薄了,该带些斗篷出来的。

南宫玥将喝完的茶杯放回到了几案上,望着他说道:“后日的棋与诗词的比试不知会如何……”

“棋”,南宫玥倒是不知道那些姑娘们的棋艺,但是诗词却让她想到了白慕筱,联想起白慕筱曾经做过的几首诗,恐怕到最后会演变成她与摆衣之间的对决吧?

南宫玥不禁有些忧心,“阿奕,若是摆衣真得赢了四项魁首的话……”她担心和在意的是萧奕浴血奋战所得来的胜利会化为乌有。

“臭丫头,你有什么好烦心的。”萧奕满不在意地握住了她稍稍有些凉的手掌,语带张扬地说道,“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南蛮皇子,我能擒住他第一次,就能擒住他第二次。”

萧奕脸上的笑容如此的肆意和张扬,就连马车外的阳光都盖不住他的丝毫风采。

南宫玥看着他,唇边也不禁浮起笑容。

她还真是想岔了,萧奕才不是那种会惧于挑战的人,一个小小的南蛮罢了,不过是他的手下败将!

南宫玥不由地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萧奕心中一喜,虽然不知道今日臭丫头怎就这么主动,但他从来不会和自己的好运气做对,立刻美滋滋地搂住了她的纤腰,凑在她的耳边,忧心地问道:“你今日觉得如何,身子有没有不舒服?”

南宫玥的脸“刷”地一下红了。

------题外话------

若是有新来的姑娘没能赶上这波钥匙扣和书签的活动,或者这次抽奖没有抽中的话也没关系,很快就会有下一次的!小白在向你们微笑。

另外,有几位姑娘发来的收件地址里没有附带联系电话,快递点不肯接,麻烦请再发一次电话,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