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夺封/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了王府后,萧奕依然没有去五城兵官司。

他陪着南宫玥用了午膳,两人一起在花园漫步消食后,南宫玥便去沐浴更衣,洗去半日的风尘。

南宫玥才刚在梳妆台前坐下,由着百合替她擦干头发,萧奕就捧着一个托盘进来,见状,百合忍不住又窃笑起来,放下帕子,拉着百卉一起退下了。

南宫玥不用问就知道萧奕给她端来了什么——

药膳!

自从几日前,南宫玥的葵水来了以后,安娘天天都会嘱咐小厨房给她炖药膳,然后萧奕只要在王府里,就会天天亲自监督她用药膳。

起初,南宫玥还会脸红,会闷声不吭的吃完,到现在,她的脸皮已经厚了很多,虽然脸依然会红,但还是含蓄地说道:“阿奕,其实我……快好了,不用再吃这些药膳了。”

萧奕亲手把那盅药膳端到了梳妆台上,拿过百合留下的帕子给她擦头发,理所当然地说道:“安娘说了,你要多补补才是!”想起那一日,南宫玥出了那么多血,萧奕还是心有余悸,觉得这些日子吃的药膳、喝的红糖水根本就不够,他在战场上被人砍一刀,流的血恐怕也没那么多……

想着,萧奕看着南宫玥的眼神就又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仿佛她是一朵娇贵的名花似的。

一看萧奕那种熟悉的眼神,南宫玥大概就猜到他又在瞎想些什么了,赶忙道:“我吃还不行吗?”

她端起药膳,仿佛是上刑场般慢吞吞地将那盅药膳吃完了,萧奕忙殷勤地接过了空的瓷盅,絮絮叨叨地说道:“我看这药膳挺好的,你吃了几日后,面色红润多了……不如以后继续吃着吧。”顿了顿后,他又道,“臭丫头,你是医者,应该知道些补血的食疗方子吧,快跟我说说。”

南宫玥无语地看着他,心道:就算她知道,难道她还傻得告诉他帮着他来折腾她自己吗?

而萧奕也很快改了主意,自言自语道:“算了,我还是去问问外祖父吧……”

她只是来葵水了,不是生病好不好!南宫玥拉着他衣袖摇了摇,语气中带着一丝撒娇地说道:“阿奕,我这几日一天喝三盅,已经喝得浑身都散发着药膳味了。”

萧奕觉得自己的心都酥了,搂着她的细腰把脸凑到了她的脖颈处,深深地吸了口气道,“我没闻到啊。看来是吃得还不够!”

他的语调里透着戏谑的味道,明显是在逗她。

南宫玥被她逗得又有些脸红了,一把推开他,故意打了个哈欠,试图转移话题:“阿奕,我有些累了,先去睡个午觉。你快去五城兵马司吧,不然皇上又要找你去谈心了。”

多休息也能补元气!萧奕直接略过了后半段话,口中忙不迭道:“累了就赶紧去歇息吧。”

若非她态度坚决,他差点又想把她横抱到榻上去。

南宫玥着中衣缩进薄被之中,萧奕帮她掖好被角后,却没有立刻离去,而是用他的右手轻轻地抚着她的背,一下又一下,动作温柔得不可思议,就像对一个孩子似的。

南宫玥本来只是借口,但是在他规律的抚拍中,渐渐地就觉得真的有些许睡意涌了上来,眼皮越来越沉重……

南宫玥的呼吸很快变得均匀而细微,萧奕知道她是睡着了,不由俯首在她娇嫩如花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又亲了一下,心口既柔软又甜蜜。

若是能够像这样一直陪着、看着他的臭丫头,那该多好。

小小的内室之中,温馨静谧,让人的心也随之变得平和下来,萧奕突然也觉得有些困倦。

要不要陪着臭丫头也睡个午觉躲躲懒呢?

萧奕还在迟疑,百卉悄无声息地挑帘进来了。

见萧奕对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百卉立刻明白南宫玥睡着了,压低声音道:“世子爷,朱管家找您有要事相商。”

萧奕点了点头,轻手轻脚地走了屋子,小心地关上了门。

等萧奕再回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

他轻声推开门,就迎上了南宫玥娇美的笑颜和那一声“阿奕,你回来啦。”

原本听了朱兴禀报后,萧奕的心情还有些低落,但那笑容仿佛是可以扫去一切阴霾的阳光,让他所有的烦燥全都一扫而光。

他都有他的臭丫头了,这是他一生最好的珍宝,其他的根本不重要。

南宫玥饱饱得睡了一觉后这才刚醒,正坐靠在床背上,懒懒地打着哈欠。

萧奕走到她床前坐下,笑眯眯地说道:“方才朱兴来寻说,刚从宫里得了消息,游管事的案子,京兆府已经结了。”

南宫玥眸光一亮,兴冲冲地问道:“怎么说?”

“那游管事最后咬牙认了是自己侵吞了三千两银子。”萧奕毫不在意地说道,“说是王妃着他带着六千两银子来王都,他一时贪心,没下了其中的三千两。”

南宫玥抿唇笑了,“这么说来,他倒是承认继王妃让他带过来的一共只有六千两银子?”

这游管事也不知道是忠心还是愚蠢,虽是认下是自己没了三千两银子,可却把继王妃给暴露了。皇帝下了旨,命小方氏偿还这些年来吞没的银子,她却只给了区区六千两,这下子,在皇帝的眼中恐怕就是公然抗旨了。

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皇权,皇帝好面子,在他看来,恐怕就是镇南王给自己王妃撑腰,故意和自己作对了。

南宫玥脸上的笑意又盛了一分,说道:“皇上怎么说?”

“皇上据说雷霆大怒,直接就下了圣旨,命夺了继王妃的诰命。”萧奕轻笑着说道,“继王妃的运气还真糟。”

南宫玥抿唇笑了,今日摆衣接连两次夺魁,皇帝的心情必然已是相当不悦,哪怕他原本还会犹豫再三,气头之下,也会立刻下了决心。

这一次,继王妃的王妃诰命是保不住了!

两人相视一视,南宫玥眉眼弯弯地说道:“……阿奕,我们还需要再煽把火才行。”

南疆远在千里之外,哪怕小方氏被夺了王妃的诰命,可若是有镇南王护着她,那在南疆,她依然是高高在上的“王妃”,这可并非是南宫玥的初衷。这些日子,接二连三的事情下来,从南疆传回来的消息来看,镇南王对继王妃的耐心和信任早就已经大打折扣了,只要再稍加煽风点火,恐怕镇南王还会乐于小方氏没了这王妃诰命。

萧奕心疼地搂着她说道:“你最近不舒服,不要再劳神了。”

南宫玥无奈了,她简直无法想像要是以后每个月都这样可怎么办啊。只希望……呃,萧奕还是早早习惯了好。

南宫玥没再去争辩自己真得没生病,而拉住他的手,巧妙地换了话题,说道:“阿奕,这次过后,镇南王妃的尊荣永远都只会是母亲的。”

小方氏只是被夺了诰命,并没有被休,镇南王自然无法再续娶,从此以后,都不会再有任何一个女人被冠上“镇南王妃”之名。萧奕尽管一出生就没有了亲娘,但南宫玥却时时都会听他提起,那神情中的眷恋是难以掩饰的。

萧奕紧紧地抱住了她,语气中带着一丝强行压抑的哽咽,“臭丫头,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从来都只有他的臭丫头会这样一心一意的为他考虑。

他的力气有些大了,但南宫玥没有挣开,任由他抱着。

不一会儿,就听到萧奕声音有些闷闷地说道:“刚刚朱兴收到了父王从南疆递来的信,让我把祖父给的产业交给萧栾一半。”

萧奕从来不在意手上有多少产业,他就连自己家里有多少银子都不知道,只是这样的要求多少还是会让他有些心情沉闷。

但想想,他的父王不是一贯如此嘛,这些事情,习惯就好了。

南宫玥张开双臂环住了他,把身子往他怀里凑了凑。

萧奕大喜,果然,在臭丫头面前装委屈还是管用的!

他嗅着她身上皂角的清香,片刻都不想放开她。

皇帝的圣旨以3000里加急的速度发出,估摸着到南疆还需要十来日,而南宫玥在次日与萧奕一同去了一趟南宫府见了大伯南宫秦,回来的路上就听到四处在议论着百越圣女在锦心会接连夺魁之事,所有人都对第二日就要举行的“棋”与“诗”的比试份外关注。

一时间,锦心会的风头到达了巅峰。

那些普通百姓无从得知参赛姑娘的身份,但是那些世家、官宦子弟可不同,他们已经开始分析每位姑娘的水平,谁有可能夺魁,夺魁的几率又是多大……

在这一次次讨论中,诗词比赛的初赛中大放异彩的那位白姑娘自然难免被人不断提起,这些年轻公子不止又一次研究了白姑娘初赛所作的诗词,就连她以往的一次次佳作也翻出来反复品评,不少人都认为这位白姑娘极有可能可以在诗词比赛中力压百越圣女。

在众所瞩目中,锦心会第三轮决赛来临了。

这一日,南宫玥起了个大早,但是萧奕比她还早,天刚亮就进宫去了——前一晚,萧奕就收到了皇帝的口谕,让他今日进宫伴驾。

本来,萧奕是打算亲自送南宫玥去国子监的,但是皇帝金口玉言,哪怕萧奕再不想,也只好改变原本的计划。他拖拖拉拉地在府里赖到了最后一刻,千叮万瞩让南宫玥加上一件斗篷,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进宫去了。

国子监四周,聚拢的百姓越来越多,附近的茶楼、酒楼都满了,那些人就聚集在街边,以致那些要进国子监的马车几乎是寸步难行,幸好京兆府尹得了消息,急忙派了衙差过来疏散人流,否则今日的比赛能否准时开始恐怕还不好说。

南宫玥一进门,就正好遇上了比她早了一步的原玉怡,原玉怡的目光在南宫玥身后停顿了一下,故意调侃道:“阿奕没送你过来?”她虽然没说,但目光中的意思明显是,你们俩不是一向能黏多紧就黏多紧吗?

百合差点又要闷笑出来,但想着这里是外头,要注意维护主子的面子,忍住了,做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

原玉怡很快想到了什么,又问道:“难道阿奕跟我娘一样被皇上舅舅招进宫去了?”

南宫玥微微点头,原玉怡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随后又上上下下的看着她这有些不合时宜的打扮。好奇的目光似乎在问:这都初夏了,还穿斗篷出门?

南宫玥面上一红,除下斗篷交给了百合捧着,幸好这时蒋逸希和傅云雁过来了,总算让南宫玥暂时逃过了这个话题。

待几个姑娘在秋水阁中落座没多久,帝后很快便再次驾临了,这一次,帝后身旁如众星拱月般随行了一大帮子人,有云城、三位皇子、萧奕、陈大学士、已经致仕的陆阁老……安逸侯官语白也随行而来。

看着这些随行人士个个身份都不简单,便能看出皇帝心中对今日这两项比赛的重视。

今日先举行的是“棋”的比试,为了更近距离的看到棋局,帝后并未如前日一般进了琼华阁,而是在比试场地附近的凉亭落坐。

参赛的仍旧是八位姑娘,因今日到了不少外男,这些未出闺的姑娘们皆都用白纱遮了面。

此刻,在场中已经放好了八个棋盘,以一道道屏风互相隔开,每个棋盘上摆的都是同样的残局,而八位姑娘要做的就是破解棋盘上的残局,与她们对棋的乃是国子监中教授围棋的于大师。

于大师已经年近六十,一身简单的灰袍,面容清癯,发须半白,双目炯炯有神。

虽然于大师需以一敌八,但是残局难解,棋盘上的黑子占据着几乎是压倒性的优势,这些执白子的姑娘想要破局绝非易事。

果然,不到一炷香时间,八位姑娘已经有三位垂首认败,退下场去。

再过一炷香,又有一位姑娘投子认输。

最后,只有三位姑娘破了第一个残局,其中一位便是圣女摆衣。

虽然这才是第一个残局而已,但已经让观赛者骚动了起来,难道说这位圣女还真是无所不通的绝世奇才不成?

众人交头接耳的同时,场中已经把原本的八个棋盘以及其中的五张书案撤下了,又换上了三个新的棋盘。

众人看了都是面色一凝,这第二个残局的难度陡然上升了好几个台阶。

棋盘上,黑棋呈现“大眼吃小眼”之势,白棋已陷入了重重围攻的绝境之中,几乎可以看到再走几步,白棋将难逃全军覆没的结局……

懂棋的人已经看了出来,这是《十厄势》,鼎鼎大名的残局。全局头绪繁多,涉及好几块棋的死活,想要在败势与乱世中求生,那可不容易。

晋级的三位姑娘都端坐在棋局前,一双双明眸一霎不霎地盯着棋盘,久久都没有动作……

好一会儿,最左边的一个翠衣姑娘终于拈起一颗白子,落了下去。

她一落棋子,便立刻有两名蓝衣丫鬟把她落棋的位置报到了秋水阁中,演示在那里的棋盘上供众人观棋。

南宫玥一看,便是眉心一蹙。

这一步怕是不妙。

傅云雁看着南宫玥的脸色,问道:“阿玥,凌姑娘这一步走得可有什么问题?”

南宫玥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如果我估计不错,凌姑娘快则两三步,慢则不超过十步,怕是就要输。”

蒋逸希亦是颔首道:“玥妹妹说的不错……”

叹息间,她们就见那翠衣的凌姑娘眉宇紧锁,整个人如同雕塑似的僵了一会儿,便俯首认输。

这时,摆衣终于也动了,纤纤素手优雅地落下白子。

“十四雉,七。”

随着蓝衣丫鬟的通报,摆衣的落子呈现在秋水阁中的棋盘上。

蒋逸希直直地看着棋盘,若有所思道:“这一步,我竟然有些看不明白……”蒋逸希的棋力比南宫玥要略高上一筹,她这么一说,南宫玥眸色微沉,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

场中,于大师很快胸有成竹地落下黑子。

“十七星,三。”

于大师这一步稳扎稳打,又将他的包围圈扩大了一些……

“十二月,五。”

“十一冬,四。”

“……”

不过是短短的一盏茶间,双方就你来我往地对了十几招,直到摆衣一步自毁前程的怪棋走得众人都是一头雾水。

“九州,六,断。”

“她竟是在自断其路?”就算傅云雁不太懂下棋,也看出来了。

这下棋的基本原则就是把自己的棋连成一片,可是摆衣竟然反其道而行之?

南宫玥想到了什么,深深地看着眼前的棋局,喃喃道:“棋从断处生……不妙啊。”

她的预感应验了,之后,摆衣的白子攻势一步比一步凌厉,棋风完全不似她的外表那般娇弱,仿佛一个战场上一员猛将挥起屠刀呼呼作响。

而于大师的黑子毫不示弱地针锋相对,黑白双方可说是刀光剑影,妙手叠出,双方险象环生,棋盘上风起云涌,旁观者看得眼花缭乱。

此刻,无论是下棋者,还是观棋者已经不知今夕是何年……直至又一颗白子悍然落下,仿佛一道巨雷劈下,四周寂静无声,仿佛一瞬间从折戟沉沙的战场又回到了国子监这个斯文之地……

众人都知道胜负已定。

于大师捋了捋胡须,只沉吟了一瞬,便当机立断地投子认输:“圣女棋艺不凡,这一局圣女胜了。”

而这时,旁边的黄衫姑娘已经是满头大汗,双手紧紧地攥住了裙裾。

这场比赛虽然没有具体的时限,但是必须在一炷香内落下第一子,现在一炷香已经快到了,自己若是还不落子,那便是不战而逃。

她咬了咬下,终于从棋瓮里取出了一粒白子,然后咬牙落下……

于大师只看了一眼,便暗暗地摇头……不出五步,黄衫姑娘便只能俯首认输。

棋艺并不需要评审,摆衣既然留到了最后,那么便是棋艺的魁首。

皇帝的脸色已经黑到不能再黑了,这时,就听于大师突然对摆衣道:“摆衣姑娘,你既然有此棋艺,想必也是爱棋之人,老夫为着今日的锦心会准备了三个残局,不知道姑娘可有兴趣挑战这最后一个残局?”

摆衣自信地一笑,反正无论她能否解开第三个残局,她都是当之无愧的魁首,便落落大方道:“摆衣愿一试。”

第三个残局很快便摆了上来,秋水阁和凉亭中也照例摆上了同样的一个棋盘。

众人围着棋盘一看,本以为于大师摆上来的会是另一个著名的残局,却不想一干人等看了一遍,却都不知其名。

这一残局初看不似《十厄势》繁复、凌乱,可是再看,又觉得这盘残局实在是意味深长,其中有三个劫,一环套一环,若是只能解开一个,便会再生一个,那么这盘棋就会反复走上类似的道路,双方无法分出胜负。这三劫循环的对局可是相当罕见,可以说是“万中无一”。

这盘残局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不算夸大。

摆衣既然是棋艺高手,自然很快品出了味道来。

这一局不简单,不止不简单,摆衣根本无从着手来解此局,整个棋盘就好似一个巨大的漩涡一样,仿佛能够把她的思维全都席卷而入。自己接下来还有诗词比赛,实在不宜为这一不必要的一局而陷入了魔障,分散了精力。

她定了定神,心中立刻有了决议,爽快地认输。

凉亭中,官语白一直注意着摆衣的每一个神态变化,眸色微沉,低声对身旁的萧奕道:“阿奕,观棋如观人,此女心性沉稳,杀伐决断,且城府颇深,若是她日后和亲大裕,我看必然会生出祸端来。”

萧奕含糊地应了一声,心不在焉地看着秋水阁的方向,心道:臭丫头又没穿斗篷,不知道会不会冻着……安娘都说了,她现在不能受凉的。那两个小丫鬟真靠不住,还是得自己看着才行!

官语白看出他的心根本就已经飞到那边的秋水阁去,失笑着摇头。

这时,皇帝突然站了起来,微扬嗓门道:“安逸侯何在?”

官语白闻言起身,作揖行礼,含笑道:“臣在,不知皇上有何吩咐?”

皇帝的目光看着不远处的摆衣,面上乌云笼罩,沉声道:“安逸侯,你说这最后一个残局可解否?”

官语白淡淡地一笑,作揖答道:“回皇上,此局不难,自然可解。”

摆衣闻言一回头,就看到皇帝身边站着一位陌生的男子,俊美高挑,身形略显清瘦,他只是这么静静地站在那里,嘴角漾着淡淡的笑意,便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温润如玉,清雅隽永。如此风姿卓越之男子,是摆衣生平仅见。

他能解这局棋?

摆衣有些难以置信,她虽只看了一会儿,但已被这残局的精妙所难住,她相信这一局必是无人可解。

摆衣忍不住开口了,“皇上,可否认这位侯爷指点摆衣一二,此局应该何解?”

皇帝向官语白微微颌首,后者却未上前,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此局的关键在于左上角,只需舍弃这部分半死不活的白子,就可把黑子的一条大龙卷进去,然后开劫、转换即可。”

摆衣再次看棋盘,那一瞬间如同醍醐灌顶,立刻就了然了。

这看似简单的一步,岂能用“绝妙”一词所形容,他势必已经考虑到了整个棋局的演变。

“妙,真是太妙了!”于大师毫不吝啬地夸赞了起来,起身向着官语白作揖道,“今日这一局,老夫受益匪浅。不知官侯爷日后可有时间与老夫手谈一局?”

官语白回了一礼,“荣幸之极。”他的一举一动皆是淡然自若,带着一种仿佛与身俱来的气度。

安逸侯?摆云眉梢微挑,心道:不知是哪个府上的侯爷竟如此不凡,等今日比试过后,定要去打听一番。

皇帝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话锋一转:“接下来就是诗词比赛了。”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是的,接下来就是诗词比赛了。

百越圣女已经连得了三项魁首,只要她再赢一项,自己就不得不让奎琅出刑部大牢。

接下来的这一战实在是至关重要!大裕输不得!

祭酒夫人上前,小心翼翼地回话道:“回皇上,诗词比赛将在半个时辰后开始。”

祭酒夫人背后早已经是出了一身冷汗,大概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小小的百越圣女竟然能力挫大裕才女吧!如今龙颜震怒,一个弄不好,相关人士都有可能被迁怒。

皇帝应了一声,便没再说话。

帝后以及随行的所有人都被引入了琼华阁,与此同时,下方的花园中已经开始为下一场诗词比赛做准备了,一张张案桌又整齐地摆放到场中;还有十名国子监学生也被蓝衣丫鬟引入了秋水阁旁的听竹阁中。

诗词比赛的评审除了琼华阁中的十位文人墨士外,这十名国子监学生也将一起品评姑娘们的作品。

另一边,八位参赛的姑娘已经在场外的凉亭中待命了,其中自然也包括白慕筱。

摆衣连得三魁的消息当然也传到了白慕筱耳中,与众人不同,她却是微微地笑了。

虽然对大裕来说,连输三场不止是脸面尽失,而且还让局面变得岌岌可危,可是对于白慕筱而言,这反而成了她最大的机会,让她可以在皇帝的面前露面,为她自己寻到一条锦绣前程。

白慕筱的眼中闪过一抹自信的光芒。

“各位姑娘,”这时,一个蓝衣丫鬟进入凉亭中,恭敬地行礼后道,“比赛快开始了,请众位跟奴婢过来。”

蓝衣丫鬟引着八位姑娘一一入场,待她们在场中站定后,连四周的观赛者都有些紧张。

大裕已经不能再输了!

之前初赛的时候还没有什么人认得白慕筱,但这一次,情况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四周的大裕人每一个都知道那个一袭月白衣裙的就是在初赛中大放异彩的白姑娘,唯有她才可与圣女摆衣一拼。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清幽似兰的白慕筱和蓝眸湛湛的摆衣身上,其他的六位姑娘仿佛成了她俩的配角一般。

琼华阁中的皇帝也同样在俯视着二女,目光先是在摆衣身上停顿了一下,然后又落在了白慕筱身上,若有所思。

这个白慕筱虽然性格有几分出格,但的确是才学非凡,每一次都能给自己带来意外的惊喜。

希望这一次也不例外!

想起白慕筱曾做出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词,皇帝的心定了下来。

官语白在看向白慕筱的时候,同样记起了那几首流传甚广的诗词,眉梢微挑,唇边露出了一丝似有若无的浅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