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抄袭?/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辰一到,铜锣声响起,接着祭酒夫人便出现在场地中,身后跟着两个蓝衣丫鬟,分别手捧一个巨大的签筒。

相较于乐艺、书、画等其他项目,这诗词比赛有一个迥然不同的地方,便是一旦赛前泄题,那么哪怕是个蠢材,都可以找他人捉刀,轻易地获得魁首。

为了预防决赛的考题泄露,历年的锦心会决赛都是准备两个签筒,备好一百签的词牌名以及一百签的主题,然后现场抽取。

如此算下来有一万种的可能性,哪怕是签上的内容泄露了,也不会对比赛造成太大的影响。

只不过往年的锦心会决赛,都是由祭酒夫人和一名评审分别抽取一签,但今日的比赛关系到大裕和百越之争,因此这抽第二签的机会便让给了摆衣。

祭酒夫人先抽了第一签,抽中了词牌名为《江城子》。

跟着,摆衣上前抽了第二签,定下了主题为“梦”。

也就是说八位姑娘要以“梦”为主题,以“江城子”为词牌写一首词。

琼华阁的内侍即刻把词牌名和主题写在了一卷白纸上,从二楼的栏杆上“刷”地放下,将题目展示在秋水阁和听竹阁中的众人眼前。

铜锣声再次响起,这一次,诗词比赛才算是正式开始,比赛时间为两炷香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亦不长,大部分的姑娘都是面色凝重,集中精力闭目思考起来。

江城子,梦。

几个国子监的学生已经忍不住试想,倘若自己在这赛场中的话,又能即兴做出什么样词来。听竹阁中寂静无声,大部分年轻的公子都是凝眸思索着。

“江城子”这个词牌名便先规定了每句的字数、平仄、总句数……然后又要套上“梦”这个主题。

时间只有短短的两炷香……

即便能勉强做出一首词来,但恐怕难出精品啊!

思量间,他们却发现场中有一位姑娘第一个动笔了,同初赛时一样,又是白慕筱!

虽然四周的观赛者都看不清她到底在纸上写了什么,却还是目不转睛地望着她,看着她挥洒自如地往下写着,看着她优雅中却透着洒脱的姿态,看着她明眸熠熠生辉,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很快,白慕筱便果断地收笔了,快速地检查了一遍后,她便翩然下场了。

决赛的规则借鉴了科举,姑娘们所做的词作会有人统一撰抄一遍,掩去字迹,然后以匿名的方式统一交由评审和那些国子监的学生品鉴,再选出其中的魁首。

一炷香还没烧完一半,白慕筱已经交卷了,若是之前,她此举必然会给其他的大裕姑娘莫大的压力,而此刻这些大裕姑娘反而是因此松了口气,今日,已经不是大裕姑娘内部之间的竞争,只要白慕筱能赢了那百越圣女,即便她们今日给她当一次绿叶,亦是无妨。

白慕筱下场后,所有的目光自然都投注到了摆衣身上,那摆衣果然并非是普通女子,就算处于如此场合,仍是挺直腰板,目不斜视地坐在原处,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仿佛完全不知道周遭发生的一切……一直到第二炷香烧了近三分之一,她才胸有成竹地执起笔。

待两炷香都烧完后,姑娘们的作品就在撰抄后呈送到了琼华阁、秋水阁和听竹阁中。

不过是短短的两炷香内赶出来的词作,大部分词也不过是凑上了平仄,尚且通顺,实在说不上什么意境……直到蓝衣丫鬟念到了第五首: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一佳作一经念出,整个听竹阁瞬间沸腾起来,如同炸开了锅。

“妙,妙!实在是神作啊!”雪衣公子霍地站起来身来,赞不绝口,“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如此佳句,真是十年难得闻一回啊!”

“不错,不错。”另一个学究模样的公子摇头晃脑道,“这上阙记实,下阙记梦,虚实结合,实在是巧思啊。”

刘公子也是接口道:“这一句句如话家常般,但又是字字从肺腑出,情深意切,哀婉悲切。若非是亲眼所见,我简直不敢想象这是一个未满双十的女子在短短两炷香内所作出的佳作!令我自叹弗如啊!”

“谁说女子不如男啊!”雪衣公子感慨地说道,“……只是这首词到底是谁所做呢?”

就算还没看剩下的两份词作,他们已经断定此词作必然是今日当之无愧的魁首。

可是这一词若是那圣女摆衣所做的话,那大裕可就真的……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都有些忐忑不安。

不止是听竹阁中的公子们在揣测着,秋水阁中亦然。

眼看着傅云雁、原玉怡她们忧心忡忡的样子,南宫玥突然肯定地说道:“这应该是我那位表妹的作品吧。”

几位姑娘都朝她看了过来,脸上明显松了口气。

原玉怡拍着胸口道:“既然玥儿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虽然说原玉怡一直觉得南宫玥这个表妹性子乖戾,常常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众人,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但这个关乎大裕荣誉和利益的时候,她当然还是希望白慕筱……不对,是希望大裕能赢!

既然大裕已经胜券在握,原玉怡和傅云雁放下心来,嘀嘀咕咕地咬着耳朵,言笑晏晏。

而南宫玥却是面色有些古怪。

南宫玥如此肯定这首词乃白慕筱所作,并不是出于她对白慕筱的信心或者了解,而是因为这首词对她而言,称得上是耳熟能详。

没错,这首词她也知道!

并非是这首词是由她所做,也并非是这首词不是由白慕筱所做。

问题恰恰在于——

这首词前世“也”是由白慕筱所做,每一个字都是一模一样。

也是如现在一般,这首《江城子》一出手,便是技惊四座,引来了无数文人墨士的吹捧。

犹记得前世白慕筱是在两年后她十五岁的时候做出了这首词,那是白慕筱参加了王都的一个闺秀举办的小宴,当时众贵女诗兴大发,就决定以“思念”为主题,作诗作词,于是,白慕筱就七步成诗地即兴做了这一首《江城子》,一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听得几名闺秀泪眼朦胧,如此佳作在小宴后便迅速地在文人墨士间传开,到后来甚至还传遍了大江南北,天下文人皆知南宫府的白表姑娘文才绝伦,身上不愧流着南宫一族的血!

南宫玥凝眸,她虽然不善诗词,却也知道诗词最重意境,不同时期,不同环境下,诗人或者词人的心境不同,体会也不同,因此作出的诗词在用词、意境上,总会有些许的不同,以致整首诗词会产生一些极其微妙的区别。

前世的主题是“思念”,这一次的主题是“梦”。

这首《江城子》初看之下,确实同时符合这两个主题,但是细品之下就会体会到“梦”只是恰好和下阙搭上了点关系而已,这一首的主旨应该还是“思念”亡妻。

这么一想,倒是更有趣了。

虽然说并非一定要以自己的立场去作诗作词,可是白慕筱一个弱女子,为何偏偏要以男子的角度去思念亡妻呢?

更别说白慕筱只是一个未出嫁的闺阁女子!

如果说前世是白慕筱灵机一动,那么今世呢?又是什么在锦心会决赛的一刻启发了她?

南宫玥若有所思,在心中又把这首《江城子》默念了一遍。

最后的两句“明月夜,短松冈”,可说是凄清幽独,黯然魂销,可是南宫玥却是凝眸,又发现一处怪异。

按照这首词所述,词人的妻子最后葬在了长满矮松的山冈,但实际上按照大裕的风俗,北方的山冈种柏,南方的山冈种松。南宫玥还是前世去南方外祖父家住了几年才知道这一点,而白慕筱一个自出生后便没有离开过王都的人又如何得知呢?

疑点一个接着一个……

南宫玥的心头忍不住浮现一个想法——

难道说这首《江城子》并非是白慕筱所做?

前世,南宫玥也曾怀疑过为何白慕筱一个小女子竟能做出或豪迈或婉约或悲慨等等风格迥然不同却又精彩绝伦的诗词佳句,可是白慕筱所做的这些诗词确实是南宫玥不曾听闻的。她自己虽然不擅诗词,但到底也是出生南宫世家的,看过的书绝不再少数。而自打白慕筱前世扬名后,更是有无数饱学之士将她的诗作传唱,谁也没有指证说,这是白慕筱盗用别人的……

是自己太多心了吗?

也许白慕筱就是在诗词上天赋异禀?

南宫玥垂眸沉思的同时,琼华阁中的官语白也在看着这首《江城子》,俊朗的脸庞上又浮现了他惯常的那种清浅微笑。

萧奕对诗词什么的根本不敢兴趣,但看官语白的神色,就知道这一轮的比试,大裕应该是必胜的。也就是说,后天的御赛将会是大裕和百越在锦心会中最后的决战局!

萧奕随手拿起一旁果盘上的一个鲜果,漫不经心地啃了起来,眼睛不住的往清水阁的方向看。

栏杆旁的皇帝这时转过头来,向着官语白问道:“安逸侯,你觉得这一局如何?”

官语白含笑道:“大裕必胜。”

皇帝眉头一挑,不禁饶有兴致地说道:“莫非安逸侯对于这首词作的主人已经心中有数了?”

官语白的声音悠然自若,“不瞒皇上,臣确有九成的把握。”

云城在一旁含笑提议道:“那安逸侯不如猜上一猜,把名字写在一张纸上,等稍候公布魁首的时候,再来看看安逸侯猜得对否,皇上觉得如何?”

皇帝眼中闪过一丝兴味,官语白素来算无遗策,他都这样说了,恐怕至少也有八成、哦不,是九成把握吧?这让皇帝的心情好了不少,点点头,允了。

于是官语白便走到一张书案前,飞快地写下一个字,之后便折叠起来,掩在袖中交给了云城。

云城也没急着看,只是随手放在一旁的案几上。

很快,祭酒夫人就统计出了所有评审和国子监学生的投票结果,报给了皇帝。

皇帝颔首,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一个小内侍这时站到栏杆边尖声宣布了诗词比赛的魁首乃是白氏女,并把那首“十年生死两茫茫”给诵读了一遍。

与此同时,云城也将手中的那张纸展现给众人看,官语白的那张的白纸上赫然写着一个“白”字。

琼华阁中再次哗然,不知道该赞叹的是白慕筱作词的功力,还是官语白如同诸葛再世的才智。

皇帝也是喜形于色,心中庆幸,还好这首“十年生死两茫茫”是那白氏女所做。

皇帝身旁的韩凌赋努力压抑着心头的狂喜,为他的筱儿感到骄傲,寒星般的眼眸熠熠生辉。

他的筱儿还是一如既往的惊才绝艳,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作出这样一首惊世之词。

她在做这首词的时候,一定是想着自己吧!

“十年生死两茫茫……”韩凌赋心中默念着。

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筱儿一定是心有所感,才会有感而发,作出“十年生死两茫茫”的佳句。

是啊,筱儿只是因为在意他,这才会对摆衣心生醋意。

筱儿是因为心里有他,才会这么努力地想要提高身份,与他并肩!

筱儿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在锦心会上大放异彩,为大裕争回了颜面!

这一次,父皇必然会对筱儿彻底改观,也不至于让筱儿委屈得以妾的身份嫁给自己。

韩凌赋灼热的目光忍不住朝场外的凉亭看去。

此刻,参赛的八位姑娘正在凉亭中,她们刚刚也得知了比赛的结果,不由地朝白慕筱和圣女摆衣看了过去。

四场锦心会的比赛,摆衣第一次失利了!

她们原以为摆衣会懊恼,会不甘,没想到她还是笑容淡淡,从容地站起身来,朝白慕筱走去。

“白姑娘才学非凡,摆衣自愧不如。”

摆衣落落大方地福了福身,面纱下的嘴角微勾,想起了那个高贵儒雅的三皇子殿下,心道:也是,这样出色的男子,他的红颜知己,他心中所恋慕的女子,自然也不会是什么普通凡俗女子!

赛前,她就已经查知白慕筱在作诗作词上的天分,曾经做出过一首首令人赞不绝口的佳作,她知道在这次的比赛中,白慕筱必然是她夺魁最大的对手。

结果不出所料!

摆衣一双清澈蓝眸一霎不霎地看着白慕筱,仿佛在说,哪怕今日她输了,却不代表她是输家!明日才是她真正的战场!

是啊,明日的“御”赛,才是她势在必得的一场!

这一场不过是弃子而已……

白慕筱淡淡地瞥了摆衣一眼,似笑非笑,似乎在说,败军之将,何以言勇?

白慕筱对着摆衣福了福身,就告辞了,只留下一道清瘦孤傲的背影。

今日的锦心会结束了,不同于前日,皇帝是心情大好,于是萧奕也不必继续陪着圣驾了,乐滋滋地与南宫玥一起回了王府。

回到自己的家中,本该是释然,是放松,可是南宫玥一看到安娘捧着药膳等在那里,就一下子感觉不好了。

一转头,就见萧奕笑吟吟地看着她,一脸“你快喝吧”的表情。

这家伙,自从自己来了葵水后,他简直成了安娘最忠实的拥趸了,左一个安娘说的,又一个安娘吩咐的。

南宫玥无奈地叹了口气,对着安娘撒娇道:“安娘,你看,我都胖了好多了,这药膳再喝下去,刚做的夏衫都要穿不下了。”

安娘还没说话,萧奕已经豪爽地拍板道:“那还不简单,夏衫全都重做!”

南宫玥苦着脸看着那盅药膳,还想垂死挣扎一下,就听萧奕可怜兮兮地又道:“臭丫头,要是你让我吃药膳,我一定二话不说!”

萧奕的本意只是表忠心,可是这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听到南宫玥耳朵里,便生出了另一种别样的感觉。

是啊,萧奕从小丧母,便是他祖父在世时,恐怕也关心不到他生活中的小细节上。

南宫玥垂眸坐到桌前,一鼓作气地喝了药膳后,突然道:“阿奕,今日我来下厨做午膳可好?”

萧奕顿时两眼放光,欢喜地连声道:“好!当然好!”

实际上,厨房里早就给主子备好了午膳,但是既然主子难得有兴致,也没人会不识趣地非要提及此事。

萧奕越想越高兴,兴冲冲地开始点菜了:“臭丫头,我要吃糖醋排骨,荷叶粉蒸肉,红烧蹄髈……”

这家伙……南宫玥嘴角抽搐了一下,他还真会顺着竿子往上爬。

看着他神采飞扬的样子,南宫玥的眼中也染上了笑意。

其实,这种感觉还真是不错!

见状,百卉机灵地吩咐小丫鬟去通知小厨房做些准备工作,既然萧奕点了这些菜,无论南宫玥下不下厨,材料总要赶紧先备好了。

南宫玥换了一身府里穿的便服,就要去小厨房,萧奕屁颠屁颠地也跟在她后头,殷勤地说道:“臭丫头,我去给你打下手好不好?”

打下手?

南宫玥想起新婚的时候,萧奕也说要给自己打下手,最后弄得整个厨房狼狈不堪。

萧奕兴致勃勃地说道:“我帮你你洗菜、切菜。”

“好啊!”南宫玥笑着应了,两人身后的百合默默地撇撇嘴,洗菜、切菜什么的,自然是由小厨房里的婆子做,哪里轮得到你世子爷出手。

两人很快到了小厨房,得了消息的宋婆子已经在小厨房门口等着他们了,看她的样子紧张得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知道主子要来,小厨房表现出了它强大的战斗力,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竟然把各种需要的材料都洗好、切好了。

于是萧奕这个洗菜工兼切菜工是派不上用场了,只能临时又改做了递菜工,可是他一个连葱和大蒜都分不清的人,在厨房根本就是个累赘,偏偏还不自知,跟在南宫玥的身后偷菜吃,眼看着这次自己的大显身手又会被他弄得像那日一样,南宫玥赶紧一通撒娇的把他撵到了小厨房外。

宋婆子忙给搬了把杌子过来给世子爷坐。

在萧奕灼灼的目光下,南宫玥总算是烧了四道菜……耗费了大半时辰,两人才算吃上了饭。这时早已经过了午时,南宫玥用过药膳倒没觉得饿,而萧奕早已经是饥肠辘辘,足足吃了三碗米饭,还捧场地把南宫玥做的菜全部清扫一空。

南宫玥一直含笑地看着他,感觉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快要溢出来了……

两人用了午膳后,南宫玥便迫不及待地去沐浴更衣,洗掉身上所沾染的油烟味。

萧奕小心翼翼地帮南宫玥绞干了头发,跟着便急切地催促道:“时间差不多了。臭丫头,你赶紧午睡吧。”

坐在梳妆台前的南宫玥有些无语,想说她的葵水已经结束了,想说她不是病人……但最后万般语言,还是化作了脸上的笑容。

午睡就午睡呗,养养神。

她乖乖地躺到了榻上,却是毫无睡意……于是忍不住第一次翻身,第二次翻身……到第五次翻身的时候,却发现一张俊脸不知何时凑在了榻边,在她眼前猛然放大,近得几乎可以看清那一根根长翘的睫毛了,近得仿佛能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哪怕是萧奕的容貌再俊美再赏心悦目,这个时候也只剩下惊吓了,南宫玥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身子。

“臭丫头,你有心事?”萧奕不依不饶地又凑近了些。从国子监出来,他就隐隐觉得南宫玥有些心不在焉的。

南宫玥迟疑了一下,虽然说白慕筱如何,与她关系不大,只是心生疑惑却得不到解答,便忍不住萦绕心头。

如果萧奕不问,她本来也不打算谈论白慕筱的事,可是既然他问了,南宫玥便一五一十地把她的怀疑告诉了萧奕。

萧奕眉头一扬,忽而一笑道,“臭丫头,你说得倒和小白有些相似。”

“官公子?”南宫玥一下子有了精神,好奇道,“官公子是怎么说的?”

“小白说,诗如其人,人的性情、阅历会影响到其遣词用句,不同的人在做出诗词的时候,往往会在不经意中带自己独特的风格。然而,他看过白氏女所做过的几首诗词,其形容风格实在大相径庭。若这些诗句是同一人所做,那么……”萧奕回想着当时官语白的说法,不禁觉得有趣地说道,“那么这个人必是遭遇了连番致命的打击,以致性格一次次地发生剧变!”

“若官公子也这样说……”南宫玥不禁喃喃道,“莫非这些诗词真不是我白表妹所做?”

这么说来,似乎也有几分道理,白家早就家道中落,白慕筱也就在南宫家的那些日子正经上过闺学,平日里大多是由其母南宫雲来教导的。这样的白慕筱真能做出如此惊世之作?

“小白既然这么说了,应该不会错。”萧奕对于白氏女毫不在意,只是不想她的臭丫头如此费神,“臭丫头,干脆我派人去查查吧。”

“也好。”南宫玥点头应了,这件事虽然无关紧要,但不弄明白她总觉得有些不踏实,她打了个哈欠,睡意渐起道,“……后日就是‘御’赛,到时候我得去给六娘鼓鼓劲!”

傅云雁得的锦心帖是“御”,自然也进了决赛,也就是说,她后日将会迎战摆衣。

“六娘的骑射是咏阳祖母一手教出来,绝不逊色于疆场男儿,这一场她必然不会输。”萧奕如此自信,让南宫玥放心了许多,随后,就见他突然笑眯眯地眨了眨眼,“不如……我陪你一起睡?”

一起睡?

南宫玥的脸上顿时浮现一层淡淡的红晕,从脸颊一直延伸到雪白的脖颈处,她的肌肤白皙无暇,那红晕格外醒目,仿佛出水芙蓉般娇艳绚丽。

她瞪着他,果断地说道:“才不要!”

萧奕根本就没听到她说了些什么,他几乎是有些看呆了,想也不想地在南宫玥如花瓣般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然后又飞快地退了回来,把脸转到了另一边,若无其事地说道:“那就快睡吧。”

南宫玥盯着他红通通的耳根,甜甜地笑了,然后翻了个身,很快沉沉地睡去了……

------题外话------

唔,潇湘app最近总是犯抽。

要是这几天姑娘们的app打不开更新,无法订阅的话,可以去网页版看,网页版订阅后app就能打开了。或者在手机里输入地址:m。,上面也能看。

(有的姑娘说开了自动订阅的话,抽的时候也可以正常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