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决胜/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锦心会的最后一项御赛终于在万众瞩目中来临了!

今日比试的场地与之前五项不同,换到了位于国子监西北角的马场。

此刻,马场附近的一个凉亭中,一个月白衣袍的少年和一个红衣少女正在说话。

“六娘,”少年小心翼翼地从怀中掏出一个平安符,“这是我给你求来的。”

亭中的红衣少女正是傅云雁,只见她面上不施粉黛,梳着简单的马尾,一身利落的红色骑裝显得她身姿修长匀称,英姿飒爽。

她欣喜地接过那个平安符,如同收到什么珍宝似的,仔细打量着。

似乎有些眼熟……这是……

她想了什么,眨了眨眼,问道:“阿昕,这可是你从伽蓝寺求来的?”

傅云雁之前也和南宫玥他们去过伽蓝寺,知道伽蓝寺有“状元寺”的别称,也就说,她的阿昕替她求状元去了吗?

上伽蓝寺可是要走整整一千阶台阶呢!

南宫昕露出有些腼腆的笑容,点了点头。

傅云雁一霎不霎地看着南宫昕,一双清澈的眼眸闪闪发亮,如同黑曜石一般,秀美的脸庞上绽放出比阳光还要璀璨的光芒。

“阿昕,”傅云雁自信地笑了,神采飞扬,“我一定会赢的!”

从小,她就是听祖母的故事长大的,一直梦想有机会能上战场替大裕冲锋陷阵,奋勇杀敌;现在,她虽然没能踏上真正的战场,却终于有机会可以为大裕做些什么……也算是圆了她的一个梦想。

看着她自信飞扬的模样,南宫昕不由也跟着笑了,灿烂的笑容让他俊美的脸庞多了一分稚气。

他用力地点了点头,比她还要肯定地说道:“六娘,你当然会赢的!”

看着亭中的这一对璧人,在外面候着的蓝衣丫鬟几乎有些不忍打扰了,但时辰渐渐接近,她还是只能干咳一声,提醒道:“傅六姑娘,时辰差不多了。您该去准备一下了。”

傅云雁一向不是拖泥带水的性子,即刻与南宫昕挥手告别:“阿昕,我走了哦!”

她笑了笑,果决地转身而去,而南宫昕则留在亭中笑着目送她走远……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御赛正在一点点地临近,国子监内,无论是参赛者还是观赛者,心情都越来越紧张,越来越忐忑,而这种情绪也蔓延到了赛场之外……

国子监外的一个酒楼内,早已经是客满为患,掌柜的那是笑得连双下巴的肉都快要掉下来了。

那些食客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坐在了一起,亢奋地讨论着今日即将开始的御赛。

“洪兄,你觉得今日的御赛,我们大裕能再赢吗?”一个干瘦的中年人担忧地问道。

被称为洪兄的乃是一个高壮大汉,粗声说:“我听说这次参加御赛的都是一些将门出身的姑娘,个个都是骑术不凡,一定能赢的!”

“这位兄台说得是,”隔壁桌的一个年轻人忍不住与他们攀谈,“我找朋友探听过,镇北将军府、咏阳大长公主府、威扬侯府的姑娘都参加了今日的御赛,那南蛮圣女如此娇弱,我看是必输无疑!”

一旁其他的食客也是深以为然,频频点头。

这时,一个低沉的男音用着别扭的大裕话突然开口道:“这位小兄弟,我看你还是别替你们大裕吹牛了!”

一瞬间,酒楼中所有的食客都“刷刷刷”地把目光集中到声音的主人身上,那是一个三十出头、皮肤黝黑的男子,他深深的眼窝和颇具异域特色的五官,让众人一下子意识到这个男子并非是大裕人。

看他一身行商的打扮,估计是异域来的商人。

听说南蛮常年处于高温,皮肤黝黑是大多数南蛮人的特色之一。

那洪姓男子迟疑地说道:“你是南……百越人?”他不太自然地把差点脱口而出的“南蛮”改成了“百越”。

行商粗着嗓子答道:“我虽然不是百越人,但是我们行商的人天南地北地跑,我也去过百越数回,那里的姑娘一个个可都是从会走路,就学骑马的,说是马背上长大的也不为过!”他话中透着一丝轻蔑,“你们大裕不是一向自诩诗书礼仪之邦?书、画、棋都输给了人家百越的圣女,还好意思在此大放阙词!”

其实大裕与百越的纠纷,本来不关这个行商的事,只不过听着大裕人左一个“南蛮”右一个“南蛮”,有些刺耳而已。

他一向知道大裕人自以为是,把四方诸国视作蛮夷,往日里,他来此行商,也只能忍气吞声,这一次难得有机会,便尽情地直言不讳。

年轻人是血气方刚,听这行商如此出言不逊地贬低大裕,真是恨不得抡起拳头了。

这时,一个笑眯眯的少年突然出声道:“这位大叔,你既然对百越的圣女如此有信心,那么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行商愣了愣,有些迟疑。

少年不客气地在他对面坐了下来,还是笑吟吟地,“还是大叔你不敢?”

那行商顿时觉得一股火气直冲头顶,扯着嗓门道:“赌就赌!有什么不敢的!”顿了顿后,他又道,“但若是我押了百越的圣女,你又押谁?总不能你一次押七个大裕的姑娘吧?”他斜眼看着少年,口中掩不住的嘲讽。

“本公子可是从来不占人便宜的。”少年笑得两眼弯弯,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银票,“五百两,本公子就押咏阳大长公主府的傅六姑娘。”说着他招来了掌柜的,让他给做一个见证。

行商一看那五百两的银票,就有些傻眼了。他一个小小的行商,一年能赚五百两已经是生意好的时候,这少年一出手就是五百两,让他实在是……

行商吞了一下口水,又心生退却,少年原本笑眯眯的眼眸突然变得锐利起来,挑衅道:“这位大叔,可是怕了?后悔了?”

少年这一说,四周那些大裕人的目光仿佛一支支箭般刺在行商的身上,每一道都带着轻鄙发,仿佛在说,蛮夷果然是蛮夷。

嗖!

一股邪火猛然自他心头蹿起,他愤愤地拿出了五张一百两的银票,拍案道:“赌就赌!”

少年顿时又笑了,就在这时,一个平朗的男音在门外不耐烦地催促道:“傅云鹤,你在这里磨磨唧唧的干嘛啊!比试都快开始了!”

“来了!来了!”少年急匆匆地走了,给了掌柜的一个眼色,意思是:见证人,一切就交给你了。

而酒楼中的众食客不由面面相觑,好一会儿,那姓洪的男子才道:“那个公子叫傅云鹤……我记得咏阳大长公主府就是姓傅吧?”

“没错。”干瘦的中年人肯定地点头道。

那行商的已经是满头大汗,心道:不至于吧?那这个赌他到底是赢好?还是输好呢?

好像无论输赢,他都已经得罪了大裕的贵人了!

另一边,傅云鹤出了云升酒楼以后,就听田连赫没好气地抱怨道:“如果迟到了,都怨你!你妹妹和我妹妹的比试,你能不能上点心啊!”

田连赫在一旁滔滔不绝地念叨着,傅云鹤心不在焉,只想着:多赚了五百两是干嘛好呢?大哥家里的小灰越长越合他的眼缘了,要么他也去弄一头鹰养养?

一直到他俩来到国子监的马场,田连赫总算是消停了下来。

此刻,马场已经焕然一新,边上临时搭起了好几个巨大的帐子,供皇帝和其他观赛者入座。

两人听说帝后已经到了,赶忙去中间的大帐行礼。

皇帝满脑子都想着接下来的御赛,吩咐赐座后,就没理会他俩。

倒是一旁的云城严肃地瞪了两人一眼,那语气仿佛在说,你们自己的妹妹参赛,还来得这么迟?

两个少年只能嬉皮笑脸地试图蒙混过去,幸而这时,马场入口的动静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也让二人逃过一劫,屁颠屁颠地投靠大哥萧奕去了。

马场的入口,三个蓝衣丫鬟把今日参赛的八名姑娘引进了马场,每一个姑娘都着一身英姿飒爽的骑裝,踩着利落的马靴。

虽然姑娘们都身着类似的打扮,但其中最醒目的还是摆衣,她身上不同于大裕女子的异域风情让她无论站在何处,都仿佛是鹤立鸡群般突出醒目。

平日里,摆衣一贯着一袭白色纱裙,今日为了御赛,特意换成了一套白色的骑裝,她的骑裝与大裕的款式略有不同,外罩一件及膝的白色纱衣,以一条银色腰带系在腰间,走动时,轻飘飘的纱裙迎风而舞,腰带猎猎飘扬,看来又多了几分柔美。

“参见皇上!”

“参见大裕皇帝陛下!”

七位大裕姑娘与摆衣一同给皇帝屈膝行礼。

皇帝挥了挥手,示意她们免礼。

插在一旁鼎炉中的香就快要燃尽了,也代表着比试就快要开始了,其他帐子里的观赛者早已经是翘首以待,但都不敢喧哗。今日的比试实在是太过重要,若是一不小心触怒龙颜,那就是自讨苦吃了。

祭酒夫人深吸一口气,就开始朗声宣布今日的比试流程与规则:

今日的赛场中已经设置了各种路障,参赛的马匹必须从路障上飞跃而过,若是绕道,则视为弃权,率先抵达终点者便是胜出。参加比试的八位姑娘将先分成两组各进行一场预赛,再从两场预赛中选出四位姑娘争夺最后决赛的魁首。

“何必如此复杂!”皇帝眉心一蹙,不耐地说道,“依朕看,还是一次性决出胜负便是。”

听着皇帝的口气,似乎只是不耐烦等三场比试,却是让听到的人骚动了一番,低声地交头接耳起来。

御赛的流程设计得如此繁复,其实是有其历史原因的。

五十多年前的一次锦心会中,在最后的御赛时,几个参赛的姑娘结党营私,在比试中发生了极大的冲突,最后导致四匹马相互碰撞在一起,一匹马被障碍栏杆崴倒,姑娘们更是三伤一亡,还导致之后几年的锦心会都没有再举行御赛。

这件事虽然不是人尽皆知,但是在场这些对锦心会有所关注的大裕贵族、世家自然都是知道的,皇帝又岂会不知!

皇帝的意图已经是昭然若揭,这场比试是七对一,他只需要牺牲其中几名拖住了摆衣,那么剩下得胜者无论是谁,大裕都胜了。

只是这手段说穿了,实在是有些不光彩啊……

观赛者反应各异,却是没有人去质疑皇帝的命令,而摆衣虽然不知道锦心会的历史,却明白这新的规则对自己所产生的不利。

她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处,那双蓝眸比上方的蓝天还要碧澈,信心十足。

他们百越的姑娘从小就是在马背上长大的,大裕这些所谓的将门千金,在她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摆衣相信在自己压倒性的实力面前,无论大裕想玩什么诡计,都只不过是跳梁小丑的游戏罢了。

她面纱下的嘴角泛出一丝冷笑,正要应下,眼角的余光却瞟到左手边的一位红衣姑娘上前了一步,只这一步便一下子吸引了各个帐子中的无数道目光。

那红衣姑娘正是傅云雁,她英气十足地对着皇帝作揖,朗声道:“皇上,恕臣女斗胆一言,御赛乃场地障碍赛,本就有其危险性,倘若八人一哄而上,难免有姑娘心有顾忌,束手束脚,又如何能体现她们真正的骑术!”

她的语调铿锵有力,言辞凿凿,小小的鹅蛋脸上正气凛然。

摆衣有一丝意外,可是傅云鹤听了却想叹气,摇头低声道:“还真是我那傻妹妹会说的话……”

他的声音极低,但是一旁的南宫昕却耳尖得听到了,一霎不霎地看着傅云鹤,认真地说道:“小鹤子,六娘不傻!”

傅云鹤被他纯净似水的眼眸看得都有些惭愧了。

这时,官语白淡淡出声,声音让人如沐春风般说道:“傅六姑娘心思纯净,正气凌然,实在是有我将门子弟的风范。”

官语白那可是曾经王都多少年轻子弟仰望的对象,长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他这么一说,傅云鹤立刻正襟危坐,仿佛他所面对的不是平辈,而是长辈、先生似的。他正儿八经地谢过对方谬赞后,心想着:等六娘知道官语白夸了她,怕是要高兴得整晚都睡不着觉了。

摆衣亦看向官语白,湛蓝的双眸如水波荡漾。

那日锦心会后,摆衣曾着人打探过这位安逸侯,方才得知,原来他就是那个战功赫赫,在沙场上从无败迹的官语白!没想到,那个传闻中骁勇善战的官语白竟是如此儒雅之人。大裕皇帝有如此智将不知善用,反而诛其一家,并任由其在王都闲散度日。

摆衣心知自己来大裕是为了和亲,而和亲的目的,她心知肚明……摆衣心中不由想道,和亲并非一定要是皇子宗亲吧。若是官语白能为他们百越所得,那他们百越必定如虎添翼,拿下南疆指日可待。

摆衣轻咬下唇,心旌摇荡。她曾以为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她既然做好了为百越牺牲的心理准备,就不该再奢望别的……可是倘若真的可以“两者”兼得呢?

摆衣对自己的容貌和才华极有信心,官语白也是男人,而且至今未娶,她不相信自己会拿不下他。

皇帝久久未语,让四周的人随着他的沉默渐渐有些紧张了起来,唯恐傅云雁的谏言触怒龙颜。

皇帝一霎不霎地看着傅云雁,深沉的双眸微眯,若是普通人看到皇帝如此面色、如此眼神,怕是要吓得跪下去了,但是傅云雁还是毫不退缩地与皇帝直视,眼神清澈坦荡。

皇帝突然转过脸,对着一旁冷汗不止的祭酒夫人道:“傅六姑娘说得亦有几分道理,那就按照原来的规矩来吧。”

“是,皇上。”祭酒夫人心里总算是长舒一口气,心道:幸好这锦心会是三年才一次,否则自己迟早要短命。

这时,一旁鼎炉上的香早就燃尽了,比试还没开始,就先晚了一盏茶,总让人有些开局不顺的感觉,不少人已经隐隐觉得这一天怕是还会再起波澜。

八位姑娘很快抽好了第一次预赛的分组,其中四位姑娘骑在各自的马上先到了起点,排成一行。

“咚!”

当锣声响起时,四匹马同时飞奔出去,一马当先的就是红色骑裝的傅云雁,配上她胯下的红马,一人一马看来就像是一道红色的闪电,璀璨炫目。

直到此刻,皇帝的眼中总算染上了一丝笑意。还好,小姑母家的六娘艺高人胆大,没有让他失望。

傅云雁策马驰出几十丈,一道两三尺高的栏杆便拦在了她前方。

障碍赛考验的是骑手和马匹配合默契,而她和她的红云天天都在一起,没有人可以超过他们的亲昵与熟悉。

傅云雁自信地一笑,配合着马儿的动作调整自己的姿态,然后红马飞跃而起,轻松地跃过了障碍……

仿佛不过弹指间,第一场预赛的第一组比试便结束了,傅云雁以毫无争议的优势赢得了这一组的第一名。

然后第二组上场了,不出所料,摆衣轻松获胜。

看着她娴熟轻松的马术,四周的人越发觉得今天的御赛,大裕想要获胜果然是没那么容易。

比试在祭酒夫人的安排中井然有序地进行着,休息半个时辰后,正式的决赛终于要开始了。

参加决赛的四位姑娘分别是傅云雁、摆衣、镇北将军府的田姑娘和骠骑大将军府的卫姑娘。四位姑娘与她们的马匹很快都站在了起点上。

全场寂静一片,只剩下了夏风吹拂在树叶发出的簌簌声,和偶尔响起的一阵阵蝉鸣。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那四位姑娘的身上,马匹上那一道道娟秀的身形紧绷得如同拉紧的弓弦一般。

连一旁负责发号施令的内侍都有些紧张,只觉得拿着棒槌的手心直冒汗。

他清清嗓子,先吆喝了一声,然后便从“三”开始倒计数,当最后的“一”落下后,他“咚”地一声捶响了锣鼓。

四匹马顿时如箭离弦般急速冲出,那种迫人的气势与之前的预赛迥然不同。

暖暖的夏风迎面吹在姑娘们柔嫩的脸颊上,疾驰中,平日温和的夏风就像是刀子一样刮着她们的肌肤,让她们觉得面上生疼,衣裙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连着跨过两个障碍栏杆后,姑娘们之间的差距便显现了出来,先是田姑娘落后一个马身,跟着卫姑娘也落后了半个马身,唯有傅云雁和摆衣齐头并进。

等跑完一半后,前后的距离拉得更开了,很显然,魁首必然是在傅云雁和摆衣之间抉择。

但是两人的马匹几乎是并行的,那一点点细微的差别很有可能变成难以判断胜负,说不定这一局便会成了平局。

事实上,众人都心知肚明,优势还是在大裕身上的,毕竟如今大裕强百越弱,大裕主百越客,若是皇帝和在场的人都坚称是傅云雁以微弱的优势获胜,百越又能如何?

这一点,摆衣如何不明白!

她知道她必须以无可争议的优势获胜才行。

她眸光微闪,心里飞快地有了决议,左手解开了腰上的银色腰带,将一头抓在了手里。

原来这腰带竟是一条细细的银鞭。

她默默地等待着时机,一直到两人同时飞跃过最后一个障碍,她借着傅云雁的身子掩住了自己的动作,左手蓦然出手了。

“嗖!”

银鞭如同毒蛇吐信般朝傅云雁那匹红马的右前腿狠狠地甩出一鞭子……

她知道当马儿吃痛时就会将两条前腿高高扬起,那么速度自然就会缓下来,哪怕是只有一瞬,那自己就赢定了!

却不想,破空而出的银鞭竟被人看也不看就反手一把给抓住了。

摆衣的瞳孔猛缩,她以为大裕的女子习武都是花拳绣腿,没先到还有这样身手敏捷的姑娘!

她立刻注意到对方的右手抓了自己的银鞭,马缰因此垂落下来……

电光火石间,摆衣心一狠,猛地往后一拉,试图把傅云雁从马上拉下来。

傅云雁的身子微微后倾过去,似乎要倒下去了……她这细微的异动立刻吸引了南宫昕、傅云鹤他们的注意力,以她们的角度都看不到那条银鞭,却能够看到傅云雁的惊险,全都倒吸一口冷气,站起身来,齐齐地惊呼道:“六娘!”

下一瞬,傅云雁已经用脚勾住马蹬,气一沉,便又坐稳了。

傅云雁自认不是什么以德报怨的软柿子,想也不想地就反手一拉,打算以牙还牙。摆衣用最快的速度松手放开银鞭,却不想对方的手腕不知怎么地扭了一下后,便变“拉”为“甩”,银鞭狠狠地甩在了摆衣胯下的白马上。

白马仰首发出痛楚的嘶鸣,高抬两条前腿,马蹄腾空,幸而摆衣骑术高明,一手拉住马缰,一手抱住马脖子,总算没有摔下马去……与此同时,傅云雁已经如闪电般在她身旁飞驰而过,转瞬便超前了一个马身。

高手过招,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胜负已定!

这时,那些帐子里的观赛者都站起来身来,致以热烈的掌声,久久不歇。

摆衣很快稳住了马儿,继续策马前进,但速度却缓了下来,心中波涛汹涌。

她居然输了!

摆衣不敢置信地咬牙,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第一次,绝美的脸庞上失去了一贯的从容。

她一直很有自信,几乎是有九成九的把握自己能赢的!偏偏半途杀出了傅云雁这个程咬金……

摆衣眼中闪过一抹不甘,却只能忍下不发。

傅云雁骑过终点后,没有急着下马,而是策马来到皇帝的帐子前,才利落地跳了下来。

南宫昕、傅云鹤他们都急忙围了上去,只是傅云鹤一出口便是训话:“六娘,你真是吓死我了!”

傅云雁抬头下巴,略带骄傲地看向摆衣,战意燃燃的眼神仿佛在说:就算你耍再多的阴谋诡计,也别想在我面前得逞!

摆衣看懂了她目光中的意思,藏于袖中的拳头不由紧紧地握了起来。

一众人言笑晏晏,一一都过来向傅云雁道贺。

皇帝龙颜大喜,也不在乎什么规矩礼仪了,满含笑意地看着傅云雁,心道:他们韩家的血脉果然是不凡!咏阳姑母教出来的嫡孙女更是出类拔萃,颇有小姑母年轻时的风采啊!

对傅云雁这个表侄女,皇帝平日里就甚为喜爱,如今她为大裕争光,为皇家长脸,自然看她是越发亲切了,心里暗暗想着:反正六娘也订了亲了,自己这个当伯伯的干脆给她个爵位当嫁妆?小姑母一定会高兴的。

片刻后,摆衣也下马走到了帐子前,面纱掩住了她大半张脸,却掩不住她眼中的挫败。

韩凌赋有些复杂地看着摆衣,心中闪过一丝怜惜。像她这样的女子,已经是举世无双。只不过,要在锦心会赢得四项魁首,又怎会是一件易事!

皇帝心情大好,连着看向摆衣的目光都和煦了不少,清了清嗓子后,朗声道:“圣女果然是让朕大开眼见,书、画、棋、诗、御,无一不通,倒是有几分我大裕九年前的锦心会五魁主清夫人的风采。”

皇帝特意点了“清夫人”之名,只在告诉她,在锦心会上连夺几项魁首的,可不仅仅是她百越摆衣一个人。

摆衣心中暗恨,她自幼由大裕名师教导,当然也听闻过“清夫人”,在这样一位才华卓绝的奇女子面前,她这个接连输给南宫玥、白慕筱和傅云雁的人,自然渺小的算不上什么了。摆衣原本以为自己能在锦心会上一展风采,没想到,却落得如此地步。

自己败也就罢了,可是,大皇子殿下该怎么办?

大皇子殿下若是知道自己失利,必然不会饶过自己的,到时候……

摆衣不禁打了个冷颤,心生恐惧,面纱底下的娇颜不禁白了几分。

她得赶紧想办法将功补过才是!

摆衣定了定神后,便若无其事地往前了一步,以大裕的礼仪行礼道:“皇上谬赞。今日摆衣输得心服口服!泱泱大裕果然是人才济济。镇南王世子妃、白姑娘,还有傅姑娘,都让摆衣自叹弗如,望尘莫及。”说话的同时,她的思绪飞快而动,唇角微微弯起,向着皇帝说道,“不过,摆衣最最钦佩的还是那日在残局上一言道破生路的官侯爷,摆衣自幼痴迷棋道,可否请大裕皇帝陛下允许官侯爷指点摆衣一二?”

皇帝没有多想,今日六娘大胜让他心情甚好,招呼着官语白说道:“安逸侯,你可愿指点呢?”

官语白上前几步,唇角挂着一惯清浅的笑意,说道:“世有围棋之戏,或言是兵家之类。围棋于好棋之人乃是‘艺、品、理、规、礼’之道,但于微臣而言,则是与兵法相通。圣女虽好棋,却只是一介女子,兵法之道,微臣不便指点。”

摆衣面色一僵,她本以为官语白会顺势应下,没想到……他拒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