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庆功/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波三折,锦心会终于结束了!

但是国子监外,各大茶楼、酒楼、茶棚内的客人却久久没有散去,甚至还更热闹了。

王都的百姓们都觉得面上有光,说起今日的御赛来是活龙活现,一个个好像是亲眼所见一般。

而其中最高兴的大概还是云升酒楼的掌柜了,从这一日起,他们酒楼活脱脱地多了一则传奇。

傅三公子在此与一个异域行商打赌的事好像是长了翅膀传了开去,不少百姓都来此听小二复述当时的场景……一个个是听得有滋有味,欲罢不能。

但是对于傅云鹤来说,却是有些不美了。

他本来是暗暗地发了一笔小财,谁想这事竟不知怎么地传到了傅大夫人的耳朵里……且不说过程如何,反正结局是他只能“豪爽”地当一回好哥哥,给傅云雁开个小小的庆功宴。

这庆功宴自然是要邀请一众亲友的。

镇南王府、南宫府、云城长公主府、齐王府以及恩国公府都接到了帖子。

两日后的一大早,一辆辆气派不凡的马车便陆续到了公主府。

可怜的傅三公子不止出钱,还要出力,整个庆功宴基本上都是他筹划的。庆功宴被他别出心裁地安排在了公主府里的跑马场旁边,搭了几个凉棚,把桌椅都放在了凉棚下,桌上摆了不少点心、水果和茶水。

当傅大夫人陪着咏阳和傅云雁来到这里时,脸都僵了,几乎是有些后悔为了教训儿子就把这事交给他办了。

傅云鹤完全没看出母亲的不悦,得意洋洋地卖弄道:“祖母,母亲,你们放心,我这个庆功宴绝对安排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傅大夫人的脸更黑了,幸好这时,丫鬟来禀告道:“殿下,大夫人,三公子,镇南王世子、世子妃和六姑爷来了。”她口中的六姑爷指的当然是南宫昕。

傅云雁迫不及待地笑道:“祖母,娘,我去迎迎阿玥他们。”

傅云鹤跟着也道:“我也去迎迎大哥。”他笑得谄媚而殷勤。

看着兄妹俩风风火火的背影,傅大夫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道: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幸好六娘已经定了亲了……可是鹤哥儿……

想到傅云鹤的婚事,傅大夫人飞快地瞅了咏阳一眼。既然咏阳对傅云鹤的前途有了打算,那么恐怕是连他的婚事也容不得自己这个当娘的做主了。

也罢,这做祖母的总归不会害自己的孙儿。

傅大夫人很快不再多想,陪着咏阳一起在主桌旁坐下了。

另一边,傅云鹤和傅云雁也在二门处迎到了南宫玥他们,众人还没来得及见礼,就见傅云雁快步冲到了一匹枣红色的骏马前,只见那匹马体型高大优美,前胸肌肉宽大结实,后肢强健有力,一身红毛在阳光下像似会发光似的。

傅云雁激动地绕着那红马走了一圈,嘴里喃喃说着:“体型饱满优美、头细颈高、四肢修长、皮薄毛细……出汗时,肩膀附近会流出像血一样的汗液。汗血宝马,这是汗血宝马对不对?”她看来兴奋极了,一双乌眸像是会发光似的。

回答她的是南宫昕:“嗯。”说话的同时,他走到了红马旁,温柔地摸了摸它的颈部,“六娘,你喜欢吗?”

傅云雁怔住了,好一会儿才傻乎乎地指着自己道:“阿昕,这是给我的?”傅云雁欢喜得差点没跳起来,若非这时婆子来报说原家兄妹到了府外,她怕是要现在就要骑上马儿去试马了。

没一会儿,韩家兄妹和蒋逸希也陆续地到来了。

之后,众人便在傅氏兄妹陪同下说说笑笑地来到了跑马场的凉棚处,原来宁静的公主府随着这些年轻人的到来变得热闹起来。

众人一个个地给咏阳和傅大夫人行礼,傅大夫人含笑道:“都是自家人,大家都别客气,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指使鹤哥儿和六娘说。”

众人不由都笑了,一个个不客气地应了。

原玉怡笑吟吟地夸傅大夫人:“表舅母,您这身秋香色仙鹤瑞草五蝠捧云的褙子真是好看,既精神,又显得富贵,可是今年南方进贡的新料子?”

傅大夫人被逗笑了,掩嘴笑道:“怡姐儿,你这丫头,嘴巴像抹了蜜似的。今日是给六娘庆功,我可没东西赏你的。”心里却觉得女孩子就该像原玉怡这样,聊聊好看的料子,说说好听的话,哪像自家的六娘……真是一言难尽,幸好未来的姑爷不嫌弃她……

原玉怡笑得更灿烂了,嘴甜地又道:“表舅母,您说的什么话?怡儿可是真心夸您呢!……看来这以后这好听的实话也不能随便说,免得让人以为我瞧上表舅母您的东西了。”她故作委屈的样子。

众人笑得更欢了,气氛越发轻松随意。

这人年纪大了,便喜欢看年轻人朝气蓬勃的样子。咏阳看着这一帮可说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们一个个都和和乐乐的样子,也被感染,脸上笑意盈盈。

很快,庆功宴便在傅云鹤的主导下开始了,众人这才知道他还安排了表演。

且第一个表演者就是他和原令柏,表演的还与马有关,只见两人一会儿单腿钩着马背奔驰;一会儿又一手搭在马背上,双腿飞起;一会儿从马脖于下钻圈翻身再上马……从头到尾,两匹骏马都是一路疾驰,没有停歇,看得傅大夫人的心一次次地提上来,而几个年轻人是直呼过瘾。

凉棚下,一片热热闹闹的喧阗声。

傅云雁实在坐不住了,也去试骑了南宫昕送的汗血宝马,遛了两圈后,她和这匹宝马便默契得仿佛是多年的老友。她兴奋地也和傅云鹤他们斗起马来,那绝佳的马术一点也不比两个男子差。

“六娘,你真厉害!”一旁为她欢呼鼓掌最卖力的一位便是她的未婚夫南宫昕了。

傅大夫人眉角一抽一抽的,心道:什么锅配什么盖,民间的俗语虽然直白,确实是有些道理。……幸好早早地把亲事定下了,这样的女儿还是送给亲家去烦恼吧。

咏阳和傅大夫人又小坐了片刻,便托辞走开了,由着他们年轻人自己去玩,也免得顾忌她们这些长辈,玩得不够尽兴。

斗了大半个时辰马之后,三人意犹未尽地回到了凉棚下,傅云鹤沾沾自喜地讨赏道:“六娘,我这个做哥哥的够意思了吧。这份贺礼是不是送得别开生面?”

傅云雁用眼角瞥了傅云鹤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拿我打赌的事!

傅云鹤心虚了一瞬,看了萧奕一眼。他这也是向大哥学习啊!祖母不是让他跟着大哥吗?

南宫玥在一旁看得好笑,出声替傅云鹤解围:“六娘,我和阿奕今天也给你备了一份贺礼,虽然比不上哥哥这匹汗血宝马……”她语调中带着一丝调侃。

南宫玥说话的同时,百合上前一步,从随身的包袱中取出了一个物件,笑吟吟地交给了傅云雁。

她肯定傅云雁一定会喜欢这件礼物……

傅云雁一看这条鞭子,顿时两眼发亮,道:“这条鞭子可是由西戎牦牛的牛皮所制?”这鞭子看着普通,可是握在手里却沉甸甸的。

傅云雁拉了拉后,便发现它极具韧劲,柔中带刚。

这已经不是一个玩意,而是一件武器了。

“傅六姑娘果然是行家。”百合滔滔不绝地介绍道,“这鞭子所用的牦牛皮经反复鞣制后,又以桐油浸泡七天,再拿出来晾晒一个月,然后再以桐油浸泡,如此反复七次才制成此鞭,因此柔中带韧,刀砍不断。”若非此鞭价值千金,便是她,也想着要不要去弄一条。

傅云雁笑得如灿阳一般,“阿玥,阿奕,谢谢你们!我太喜欢了!”

“玥儿,你这礼物让我可就相形见拙了,早知道我该第一个悄悄地送才是。”原玉怡在一旁苦着脸道,但语调中却是满含笑意。

她的丫鬟赶忙也送上了她备好的礼物,乃是一套崭新的骑裝,火红色,料子、做工、绣工,无一不精致,显然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看了看鞭子,又看了看骑裝,傅云雁却是微微蹙眉,眸光闪了闪。

原玉怡不由急了:“六娘,你不会真的嫌弃我的礼物吧?”

“怡表姐,你说什么呢!”傅云雁一双乌眸瞪得圆圆的,好像一尾气鼓鼓的金鱼。她似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从怀中拿出一条银色的编织腰带。

众人一头雾水,百合稍稍看出了点什么,忍不住开口道:“傅姑娘,这似乎是一条鞭子?”

傅云雁赞赏地看了百合一眼,跟着,原玉怡似乎也想到了什么,霍地站起身来,略显结巴地说道:“这,这难道是那个什么圣女……”

傅云雁也不吝啬地给了原玉怡一个赞神的眼神,心道:怡表姐一向爱美,对人的打扮便特别的在意,原来也不是没有用处的……

原玉怡这么一说,好几个人也想了起来。这可不正是前日御赛时,百越圣女摆衣束在腰上的那根腰带。

于是,决赛时傅云雁突然在马上后仰,以及之后摆衣惊马的一幕再一次地浮现在众人的脑海中,他们都猜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南宫玥紧握着拳头,压抑着心头的愤慨,问出了众人的心声:“六娘,可是她在决赛时偷袭你了?”

傅云雁淡淡一笑,轻描淡写地说道:“只可惜,她还差远呢!”这点三脚猫的功夫居然还想偷袭她?!祖母以前就常常告诫她,战场上暗箭难防,训练她时也常常锻炼她的警觉性。十年磨一剑,一朝试锋芒!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原玉怡却是忍不下这口气,“六娘,这是你身手够好,若是你功夫差一点,没准就从马上摔下来了……”说着,原玉怡眉心蹙起。从马上摔下,可大可小……近的说,建安伯世子就是因为被疯马践踏才会瘫痪……马儿吃痛疯癫,谁知道会不会伤了六娘?

“这个摆衣实在是可恨!”韩绮霞愤愤地说道。幸而没让摆衣赢得锦心会四项魁首,否则那也太没天理了!

南宫玥面沉如水,萧奕暗暗地在桌下伸出手,用尾指勾了勾南宫玥的指头,意思是,别气了,他会给六娘报仇的!萧奕的桃花眼眯了眯,嘴角微微勾起,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

傅云雁见众人都是义愤填膺,忙道:“大家别为了这等小人坏了心情。我今日跟你们说说,也就是想提醒一句,你们以后也好防着这个圣女,免得误把豺狼当成了小白兔!”

她一句生动的比喻说得原玉怡“噗嗤”地笑了出来,气氛又变得欢乐起来。是啊,今日是六娘的庆功宴,怎么也不能让那个摆衣成了今日的主角!

庆功宴热热闹闹的又回归了正题,而几日后,他们所讨论的摆衣却去了刑部的大牢,她在一个狱卒的引导下缓步往前走着。

刑部大牢由一块块巨石砌成,简陋肮脏,阴暗潮湿,其中弥漫着一股古怪难闻的异味。

摆衣一袭白色纱裙,白纱蒙面,纤尘不染,与这周围腌臜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仿佛九天仙女突然坠落至凡尘俗世之中。

她只是这么信步前行,就散发出一种清冷孤高的气质,引路的狱卒完全不敢随意打量她,只是畏缩着身子往前走着,直到大牢深处的一间牢房前才停下了脚步。

牢房中,奎琅正披头散发地坐在铺满干草的地上,身着满是污渍的白色中衣,手上戴着沉重的镣铐,面上更是长满了凌乱的胡须,显得狼狈憔悴,几乎不像是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大皇子殿下。

唯有他的眼眸还是跟过去一样……

冷酷,阴鸷,残忍,仿佛他们百越最毒的银环蛇一样,没有一丝感情!

大裕人不知道奎琅一贯的行事作风,而摆衣却是知道的,更知道他对失败的容忍度是零。

摆衣的心口猛地一缩,娇弱的身形微微颤抖了一下,但她强自压下,若无其事地对那狱卒说道:“这位大哥,可否容我和大皇子殿下私下说几句话?”

狱卒迟疑了一下,但想到上头嘱咐过是三皇子殿下同意百越圣女来见这他们的大皇子,于是应了一声后,便走开了。

狱卒一走,摆衣立刻恭敬地对着奎琅屈膝行礼。

“没用!你说,你来大裕后,做成了哪件事?!”奎琅冷冷地看着摆衣,毒蛇一般的眼睛迸射出锐利阴鸷的光芒,“本宫还是看错你了!以为你不同于普通的女子……”一番筹谋,好不容易走到了最后一步了,摆衣居然失败了!女子果然是无用!

摆衣紧紧地握着拳头,克制着身体的瑟瑟发抖,她的指甲因为用力而有些发白,死死地抠着手心,可是面上仍然是低眉顺眼,恭声道:“请殿下再忍耐一段时间,摆衣会想别的办法的!”

奎琅冷哼了一声,锐利的双眸直射向摆衣。

摆衣想要将功赎罪,忙说道:“殿下可还记得官家军的官语白?”

奎琅眯起眼睛,重复道:“官语白?”

“殿下,摆衣见到官语白了……”摆衣微微松了一口气,将锦心会上见过官语白的经过源源本本的说了……

奎琅的褐色的眸中闪烁着出狠厉的光芒,思索了片刻后,向着摆衣低声吩咐起来。

摆衣一一应了。

她待了约莫一柱香后,这才离去,这空荡荡的牢房又恢复了原本的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只有镣铐碰撞的声音偶尔响起……

百摆上了马,准备回理藩院给他们安排的五夷馆,回想起大皇子殿下方才所言的,垂眸沉思。

大皇子殿下吩咐的事情表面看似不难办,可实际上,若要办到也不容易,她得想个法子才行……

思索间,摆衣突然拉住了缰绳,目光一眨不眨的看向不远处的一座宅子,以及宅子上那“安逸侯府”的匾额,眸光微动。原来安逸侯府是在这里……

摆衣沉思了片刻,径直来到安逸侯府前,这才下了马,叨响了府门。

于是,不多时,正在书房里的官语白就得了禀报……

“哈哈哈哈。”

书房里,正用着茶的萧奕大笑起来,有趣地说道:“小白,那圣女果然是缠上你了。”

官语白含笑着摇了摇头,只看向萧奕道:“阿奕,你别把茶水洒在我这新制的棋盘上。”

摆在萧奕面前的是一个崭新的棋盘,棋盘是由丝楠木所制,这种木头最是不防水,稍一沾水,上面就会出现白色斑纹,很不雅观。

丝楠木的棋盘虽珍贵,倒也能寻到一二,只这是官语白亲手所制,自然是不一样的。

萧奕从善如流地避开了棋盘,自顾自的大笑出声,那个百越圣女在打什么主意,真以为他们不知道?还真把她自己当作这世上唯一的聪明人了。

官语白唇角含着一丝清浅的笑容,说道:“去回了说我有客在。”

“是。公子。”小厮应声退了下去。

萧奕笑意不止,说道:“我还以为那个谁是看上了三皇子呢,没想到,她居然看上你了。”

“恐怕百越也知三皇子近来不得圣宠。”官语白举止悠然地饮了一口茶,说道,“这一点倒是可以为我们所用。”

萧奕思索着点了点头,眉梢一挑,说道,“小白,对于和谈,你想让我怎么做?”

本来,和谈是由理藩院负责的,就在昨日,官语白进了一次宫,萧奕也不知道他是如何与皇帝说的,皇帝在今日早朝时正式下了旨,命萧奕来负责与南蛮的和谈事宜。

“仅从局势而言,南疆是大裕南面的屏障,若是南蛮从此一崛不振,大裕自然也就不再需要镇南军。”官语白的手指在案几上轻轻叨着,平静地分析道,“而一旦如此,镇南王这一蕃王的存在就更碍眼了。无论是现在的这一位,还是日后的那一位,恐怕都容不下你。除非你愿交出兵权,永远困在王都。”

类似的问题,官语白也曾与萧奕细谈过,萧奕自然也知自己的处境,闻言微微颌首。

为保南疆,百越这一“威胁”必不有失,但是,为了南疆的万千百姓,也必然要剁去百越的利爪,让他们从此安份守己。这其中的分寸该如何把握,萧奕觉得还需要好好思量一下。

“皇上这次是想把南蛮整个儿吞下,但显然南蛮还没到这种走投无路的地步,如此条件必然不会答应,反而会有后策。”官语白唇角含笑道,“所以,暂时而言,阿奕你只需要依着皇上的旨意做就行了,让皇上明白你并无二心。至于后续该如何,我们静观便是。”

萧奕显得有些懒散地说道:“如此说来,我从明日开始只需要跟他们胡搅蛮缠便是了……这好办!”

官语白拈起了一颗白子,在手中把玩道:“阿奕,与我手谈一局如何?”

“唔……你得让我五子才是。”

“让你九子也行。”

“小白,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萧奕说着,拈起黑子,毫不客气地在棋盘上连放了九子,笑眯眯地说道,“就让我来讨教一番!”

官语白失笑着摇摇头,将手中的棋子轻轻落下。

“对了。”萧奕一边看着棋盘,一边随口说道,“阿玥让我请你哪日有空去我府里用膳,她说要亲自下厨。”

官语白微微一怔,下意识地看向萧奕,看到的是一双坦然而又直率的双眸。

官语白笑了,应声道:“好。”

……

萧奕领了与百越和谈的差事一事,很快就在王都传开了。

大部分人对此表示出了震惊,毕竟哪怕萧奕现在已不是那众所皆知的纨绔子弟,可也与理藩院扯不上关系啊,怎么就让他来负责和谈了呢。但也有人在苦思冥想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百越是败在萧奕的手上的,皇上让萧奕去和谈,根本就是一种震慑。

此言一出,倒是让不少人恍然大悟,纷纷想到:原来皇上竟是如此的深谋远虑啊!

可是,萧奕的脾气素来乖张,在王都更是极尽霸道张扬,自领了五城兵司马的指挥使后,更是谁的面子都不卖,勋贵世家、皇亲国戚因为一点点小事栽在他手里吃了大亏的就不少,偏偏皇帝对他还百般包庇。

到时候不会谈着谈着又打起来了吧……

这种观点一经扩散,让人不禁对和谈有些忧心忡忡。

于是,在萧奕奉旨到理藩院的时候,所有人都对和谈更加关注起来。

百越使臣阿答赤更是满头大汗的前来迎接,双方才刚刚坐定,原本是应该先寒暄一阵子,再进入主题,然而,还没等阿答赤开口,就见萧奕很是不耐烦的一拍桌子,说道:“别啰嗦了,你们要休战可以,大裕要从沙图里河以北的所有的土地。百越从此必须向我大裕称臣,年年朝贡,另外,奎琅就留在王都做客,不用回去了。若是同意,就签下盟约,若是不同意,也别浪费本世子的时间,痛快地给句话。”

阿答赤不禁哽住了,和谈和谈,关键是谈,哪有像他这样,一上来就光提条件不给谈判余地的?而且,这条件也未免太离谱了吧,简直是要分去百越一半的国土!明明之前理藩院葛大人奉旨与他们和谈时还不是这样说的呢!

“萧世子,您这条件实在过于苛刻,我们……”阿答赤刚开口,还没来得及说完一整句话,就被萧奕打断了,就听萧奕说道,“这么说来,百越是不愿咯?”

“非是不愿,而是……”

“这倒是不错。”萧奕似笑非笑,眸光冰冷地说道,“那我们沙场上见。”

糟糕!

阿答赤心道不妙,他就想呢,怎么萧奕竟提出如此蛮横的条件,原来打着的是这样的主意的。萧奕定是还在记恨百越,妄图想破坏和谈,再领兵杀入百越。

阿答赤脸色一白,这事关百越生死存亡,可不能掉以轻心。

“萧世子所言差亦。”阿答赤干笑着说道,“我百越并非不同意,只不过,和谈之事兹事体大,总得给我们时间,好生思量一番。”

萧奕冷冷的看着他,直看到他心惊胆战,这才站了起来,甩袖道:“既然如此,你们就好好考虑吧。……不过,本世子的耐心是有限的。”

说着,萧奕头也不回的出了理藩院。

阿答赤和百越的其他使臣,乃至理藩院的官员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心里都有同一种想法:哪有这样和谈的?

从进入理藩院到离开,萧奕统共才花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

和谈和谈,不是要谈的吗?

百越使臣团连夜商议,摆衣更是又恳请韩凌赋让自己去了大牢见了一次奎琅。

大裕在和谈中的强势逼近,也因着人多口杂,难免泄了些口风出去,尤其是那些国子监的学生,探听消息的门路那是多的去。

这不,国子监附近的一家茶楼中,几个国子监学生约了在二楼的雅座喝喝茶、论论国事。

一个青衣公子姗姗来迟,一进门就见一个红脸公子拍着桌子,兴奋地对一旁的同窗说道:“痛快,真是痛快啊!和谈本就该是如此,我大裕是战胜国,凭什么要谦让那小小百越?”

相当初,大裕不敌西戎,因此对西戎使臣一忍再忍,那也是无可奈何。

今时不同往日,这一次可是大裕扬眉吐气的机会。

那青衣公子立刻接话道:“刘兄说的可是镇南王世子和百越使臣和谈的事?我也听家中父兄提了些,确实大快人心啊!”

另一个褐衣公子也是附和:“就是。我看理藩院就是对百越太客气了,惯得他们还以为自己真的是座上宾呢!”

“王兄,你此言差矣!”一个瘦削公子不以为然地出声道,“我大裕泱泱大国,乃是堂堂礼仪之邦,即便是对待番邦使臣,也不该丢了自身的气度才是。照我看,镇南王世子的言行太过蛮横,由他负责和谈,简直就是坏我大裕的脸面……说不定还让那蛮夷以为我大裕都是如此粗俗蛮横呢!”

其他几位公子面面相觑,早知道这位同窗为人有些古板乖僻,没想到怪到这个地步。

这道不同不相为谋,看来以后还是要远着点才是……

那瘦削公子还以为同窗被他说服,滔滔不绝地继续道:“圣人有语,不学礼,无以立。圣人又说,礼者,敬而已矣。故敬其父,则子悦;敬其兄,则弟悦;敬其君,则臣悦;敬一人,而千万人悦。所敬者寡,而悦者众,此之谓要道也。我大裕泱泱大国就该以礼服人,感化四方蛮夷……”

他完全没注意到同窗们都用一种“你读书读傻了吧”的眼神看着他。

而此时,皇帝的圣旨也终于送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南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