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衷肠/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埙声随着孤舟的靠近,越来越清晰,古朴幽怨,沧桑凄凉,透着浓浓的相思之苦,缠绵悱恻。

这一曲《长相思》本是琴曲,但是此刻由埙吹来,显得更为哀伤凄苦,幽怨的乐声让听者的心为之一颤。

不远处,湖畔的三位公子已经听得着了迷,如痴如醉,其中的蓝色锦袍的公子目光灼灼地看着孤舟的女子,脱口道:“那一位莫不是……”

“百越圣女摆衣姑娘!”友人想也不想地答道。

“天籁啊!果然是天籁之音啊。”蓝袍公子用扇柄敲着掌心赞不绝口。

三人都是痴迷的用目光追随着摆衣的身影……

当那叶孤舟渐渐靠近月伴亭,埙声渐渐轻了下去,以一声悠长的叹息收尾,仿佛连四周的空气都为之一颤。

摆衣放下手中的埙,朝月伴亭中看去。

摆衣也是随着圣驾到应兰行宫的,因为和谈迟迟未有进展,奎琅还在大牢里,他们一行人也只能暂且留在大裕,归期难定。这次皇帝来应兰行宫避暑,就干脆把他们也带上了。

此时因为吹埙,摆衣解开了脸上的面纱,绝美的五官暴露于空气中,蓝眸、秀鼻、樱唇,完美得几乎没有一点瑕疵。她自信绝大多数男人都会为这张绝世容颜而着迷……

然而当她发现萧奕也在亭中时,脸色却突然僵住了。

但很快,她就调整好了心态,若无其事地福了福身道:“摆衣见过侯爷、世……”

她的话还没说完,已经被萧奕漫不经心地打断了:“小白,这个女人是谁?难不成……”

就算萧奕不通乐理,也能听出摆衣是以一曲《长相思》在述衷肠呢!

萧奕用手撑着头,靠在石几上,一副坐没坐相的样子,满不在意地说道:“难不成你找来助兴的乐妓?”

小四在一旁嘴角微勾,突然觉得萧世子又变得可爱了一点。

而摆衣差点没撑住,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僵硬得仿佛戴了一张面具,蓝眸中除了怒火,还有难堪与憎恨。

可恶!又是这个萧奕!

他竟然把自己比作为乐妓!

摆衣飞快地看了官语白一眼,眸中柔情脉脉,却发现对方正在悠然饮茶,根本就没看自己。

难道说他对自己无意?……不会的!

摆衣在心里坚定地对自己说,定了定神,重振旗鼓,只是娇媚的声音透着一丝僵硬:“摆衣见过萧世子,世子可真会开玩笑。”

她想若无其事地带过这个话题,若是普通人也就顺势而为了,可偏偏她遇上的是萧奕。

“原来是圣女啊。”萧奕故意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圣女姑娘每日蒙着面纱,本世子一时还真没认出来。”

摆衣当然知道萧奕这是在胡说八道,自己曾经在宫宴上一展容颜,而且自己这一身打扮不同于大裕姑娘,萧奕又如何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他分明就是在羞辱自己!

摆衣忍着气,淡淡道:“世子还真是贵人多忘事。”

“也难怪啊。”萧奕瞥着摆衣几乎扭曲的脸,摇头道,“我大裕的乐妓一向知情识趣,这划酒拳的时候,自然是要弹唱些热闹的曲子,哪会如此扫兴,吹奏这般晦气的曲子!”

一瞬间,摆衣的小脸涨得通红,不敢置信地看着萧奕。

他胆敢!竟胆敢说自己连大裕的乐妓都不如……

摆衣平生还是第一次遭受如此的奇耻大辱,她不由再次看向官语白,希望他能斥责萧奕。

谁知道官语白的表情仍是淡淡的,嘴角还是挂着那一贯的清浅笑容。

曾经,这一抹清浅的笑容让摆衣心神荡漾,可是此刻却化成了一支利箭狠狠地刺进了她的心。他的心里没有她,不止是如此,连他的眼里也没看到她!

后者比前者还要令摆衣觉得屈辱。

这时,萧奕又懒洋洋地说道:“圣女姑娘若是想弹琴吹曲的,本世子倒是可以给你介绍几个恩客,你瞧瞧那边正有人等着圣女姑娘呢。至于这里就不劳烦心了,划个酒拳听这种曲子实在太过晦气。”

萧奕一边说一边轻描淡写地挥了挥手,一副在打发下人的样子。

摆衣掩在衣袖底下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死死地盯着他们二人。

她以为被关进囚车带来王都已是她此身受过的最大的羞辱,但却也难与今日相比。

萧奕,她不会原谅他的!

还有官语白,她一定要让他正视她的存在!她一定要在他心中留下永不磨灭的痕迹,她就不信,以自己的魅力会拿不下他!

月伴亭里,萧奕与官语白自顾自的说说笑笑,直到她乘坐的小舟远去,也没有人分出心思看她一眼。

月夜中,摆衣一双海蓝色的眼眸暗沉得可怕,彷如那暴风雨夜的波涛起伏的海面一般。

直到回了专门为他们一行百越使臣安排的烟雨阁,摆衣的心境依然难以平复。

“圣女殿下。”阿赤答见到她回来,下意识地往她身后看了一眼,有些疑惑地说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难道我们打听到的消息是错的,官语白不在那里?”

摆衣一声不吭地走了进去。

“圣女殿下?”

摆衣咬牙切齿道:“那个萧奕坏了我的好事。”

“又是萧奕?”

若要问百越人最恨的是谁,毫无疑问,“萧奕”这个名字绝对放在第一位。他不仅毁了他们百越的大计,擒拿了大皇子殿下,更是在这次和谈中咄咄逼人,简直就是个无赖!

摆衣轻咬朱唇,断定地说道:“若非那个萧奕从中作梗,我岂会失败。萧奕……”她缓缓地放开握紧的拳头,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饮下后才好不容易恢复了平静,说道,“上次我去见了殿下,殿下说萧奕阴狠狡诈,有他在,这次与大裕的和谈必会受阻。殿下让我们设法除掉他。”

“除掉他谈何容易……在南疆时,我们几次设伏,也不过只是让他受了些不大不小的伤。”阿赤答冷然道:“这个人,父憎母亡,恐怕连他的亲身父亲都恨不得要除了他而后快,难怪脾气如此暴戾。”

“人都是有弱点的。萧奕应该也不例外……”摆衣思吟着说道,“依我所见,他与他的世子妃感情倒甚是不错,同进同出,很是恩爱。”

阿赤答眼睛微眯,道:“那个摇光郡主?”

百越使臣到王都也小半年了,他们本就带着意图而来,自然也花费过心思对王都世家勋贵调查过一番,萧奕与他的世子妃是圣旨赐婚一事,并不是什么秘密,自然一打听就打到了。

摆衣点点头说道:“不管萧奕和摇光郡主的恩爱是做给皇帝看得,还是确是如此,这是我们暂时唯一能够利用的。”

“呵。”阿赤答冷笑了起来,“圣女殿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那个摇光郡主屡次扫了你的脸面,你只不过是想借机报复罢了。”

摆衣脸上一白,连忙道:“我只是……”

“圣女殿下。请你记住我们这次来大裕的目的。你我的性命、脸面、尊严都不重要。”阿赤答冷冷地看着她,见她脸色越发青白,这才继续说道,“这一次就罢了,现在看来,摇光郡主或许是唯一的突破口……”

摆衣轻呼了一口气,脸色依然有些难看。

她在百越乃是高高在上的圣女,若不是大皇子殿下嫌自己在锦心会上办事不利,索性把和谈之事全权交给阿赫答,哪容得他如此羞辱自己!

阿赤答心中暗自得意,面上却不露分毫,问道:“你可从大裕的三皇子那里探听到皇帝为何会突然来此避暑?”

摆衣强行忍耐着说道:“三皇子只说是因太后中暑。”

阿赤答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地说道:“总之,三皇子那里也不能断,我们在大裕势单力薄,三皇子虽然现在看起来并不得圣宠,关键时刻说不定能帮我们一把。”

摆衣很想说,自己不是专门来魅惑男人的妓子,但想到大皇子的命令,只能闷闷地应了一声“是”。

摆衣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说道:“说起三皇子,他那位红颜知己白大姑娘正是摇光郡主的表妹。而那表姐妹俩之间的关系似乎并不融洽,那白大姑娘……”她回想起曾与白慕筱有过的几面之缘,说道,“不是个简单的人。我有一个主意,也许我们可以利用一下……”

……

百越使臣对于大裕而言,只是一个小小的蛮夷国。

皇帝把他们留在大裕,盛情款待也只是为了昭显泱泱大国的风度,他们在行宫如何,不会有人去关注。皇帝亦然,自从太后被南宫玥确诊为是中毒后,所有的心思就全都放在了太后的身上。

官语白曾替他分析过,最有可能给太后下毒的是他那三个儿子,皇帝闻言后连心都是凉的。

皇帝牢记官语白曾对他说的,太后之毒中得隐秘,就算大张旗鼓的大肆搜查,也多半查不到真相,不如不动声色,让下毒之人放松了警惕,方能连根拔起。

所以,他以避暑的名义带着太后来了这应兰行宫,还把那三个不省心的儿子也一起带上了。

虽然太后近日身子已经转好,可皇帝的心中的烦躁依然难解。

“皇上,镇南王世子妃来了。”

这时,一个小太监前来禀报了一声,皇帝点了点头,南宫玥被迎了进来。

书房里皇后也在,自从南宫玥出嫁后,皇帝一般都不会单独见她,若不方便有其他人在的话,就会特意把皇后叫过来,以示避嫌。

南宫玥向帝后请了安,皇帝挥了挥手示意她起身,并说道:“玥丫头,你过来,你瞧瞧这些东西可有问题。”他话音刚落,刘公公立刻亲自捧出了一个托盘,在托盘上的有太后爱用的蜜饯,太后惯常用的香脂,太后宫里焚的香等等,零零种种的放了好些东西。

这些都是皇帝借着太后来行宫整理东西的时候特意理出来的,就想着能让南宫玥辨别一下。

“玥儿失礼了。”南宫玥上前,仔细的一一取了,看颜色、闻味道。

皇帝紧张地看着,既希望她能够看到毒药,又不希望如此……其实他心里更希望这一切只是南宫玥的误诊,他的几个儿子没有这么胆大妄为,为了皇位连亲情都不念。

帝后二人的心情都很复杂,忐忑不安的等待着。

南宫玥的手里正拿着一盒头油,已经放在鼻下嗅了很久,这时抬起头来说道:“皇上,这个。”

皇帝的心猛地一跳,“这个……里面有毒?”

“这头油中一种名叫莫罕草的植物,这种植物一般无毒,并带有一种很好闻的香味,但若是和长生花放在一起,就会产生一种很轻微的毒素。这种毒素初时无伤大雅,只有长年累月的接触到,才会致命。”南宫玥顿了顿,说道,“玥儿在这些东西里没有找到长生花,所以,也不能断定这头油是否就是让太后中毒之物。”

皇帝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说道:“这么说来,若真有长生花,那多半是在太后日常所能接触之物中?”

南宫玥点头道:“应该是这样。否则单单这莫罕草起不了作用。”

“朕知道了。朕会让人再找找……你先退下吧。”

南宫玥福了福身,退了下去,在要门合上的那一刹那,隐约就听到皇帝在吩咐刘公公说道:“让陆淮宁好好查查,这头油是哪里来的,在送到太后宫的时候还经过了哪些人的手,还有三皇子……”

南宫玥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直到门在她的身后合上。

出了福寿阁,南宫玥就看到萧奕正在不远处等着她,南宫玥展颜一笑,走了过去。

萧奕的步伐比她更快,大步走到她跟前,牵住了她的手。

南宫玥的眼中满满的皆是笑意,“阿奕,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回去。”

萧奕的手掌很暖,掌心中还留有长年练武的薄茧,让南宫玥很是踏实。

两人并肩而行,有说有笑,脸上皆是笑容。

百合和百卉识趣地走在他们足有十步左右的距离。

他们一同来到了月伴湖畔,南宫玥让百合去问宫女讨了一些鱼食来,和萧奕坐在了湖边。

南宫玥撒了一把鱼食出去,就看到许多肥胖的锦鲤从四周游了过去,争相抢食。萧奕一脸古怪地看着它们,忽而笑了,说道:“臭丫头,你别看这些鱼长得这么肥,可难吃了。”

锦鲤……吃?

南宫玥眨眨眼睛,有些难以把这两个词扯上关系。

能养得起锦鲤的都是些大户人家,应该不至于会饿到要吃它们吧?

萧奕伸手指着湖面,说道:“……尤其是那种金色的,肉柴柴的,很难入口。”

“那是黄金龙凤锦鲤。”南宫玥很懂行地说道,“这种鱼可贵了。这么一条就要上千两银子,而且还有价无市。”说着,她有些好奇,“真的不好吃?会不会是厨子没有做好?”

“我自己点火烤的。”萧奕乐呵呵地说道,“那个时候,刚守完祖父的孝,我回了镇南王府,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跟我那二弟吵了一架,把他推倒了,父王就罚我跪祠堂,整整饿了三天三夜,我饿得受不了就溜出来偷了湖里的鱼吃。这鱼可难吃的!”

现在回想起来,他刚和萧栾吵架的时候,父王其实并不在意,就是小方氏一直在旁边替他“求情”,越是“求情”,父王就越恼火,最后就被罚了。亏他当时还天真的以为小方氏是好人,简直是蠢透了。

往日的种种,早已没有在萧奕的心中留下半点涟漪,现在会这么说,仅仅只是为了……

南宫玥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两个人贴得很近,近到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彼此温热的呼吸。

萧奕心中大喜,他就知道臭丫头最是会心疼他了。

萧奕的手得寸进尺地伸了过去,搂住了她的小腰。

南宫玥身体一僵,这毕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经过……她纠结了大半天,最终还是没有挣开。

萧奕仿佛得到了鼓励,俯下身来亲上了她的脸蛋。

唇瓣印在脸颊上,温热的触感让萧奕有些留恋忘返。

这时,隐约间有轻微的声响传来,南宫玥脸上一红,赶紧一把推开了他。就见萧奕一脸的懊恼,向着声音的方向瞪了过去。

只见百合低眉顺眼的站在距离他们足有二十步的位置,直到这时,才走了过去,福了福身说道:“世子妃,是原大姑娘和傅六姑娘正往这边过来。”百合打从心底里不想在这个时候冒出来,可她再不冒出来就来不及了。

说话间,原玉怡和傅云雁正拐过一条小径走了过来,一见到萧奕和南宫玥,两人很是欢喜,后者挥了挥手道:“奕哥哥,阿玥,你们在这里喂鱼啊。难怪我们刚刚去静月斋没有寻到你,还以为你已经去了太后那里呢。”

南宫玥脸上还有一抹殷红,她都忘了昨日就和傅云雁约好一起去向太后请安的,赶紧佯装着若无其事地起身说道:“……你们现在是要去长秋宫吧,我同你们一块儿去。”

萧奕一脸的委屈,悄悄地勾了勾她的小手指。

南宫玥不禁抿唇轻笑,勾着他的手指摇了摇,轻声道:“我向太后请了安就回去。”她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撒娇,那俏生生的样子让萧奕的心都快要化了。

南宫玥轻轻一笑,放开了他的手,走向傅云雁她们,三个姑娘一同往长秋宫的方向走去。

而与此同时,应兰行宫的门口,一辆青蓬马车风尘仆仆地赶到了。

马车的帘子被人从里面挑起,碧痕第一个下了马车,然后仔细地把车厢里的白慕筱扶了下来。

白慕筱一身简单的月色衣裙,身上没有太多的首饰,只是以几朵清雅的珠花点缀于鬓发之间。

“筱儿!”

韩凌赋早早地就候在了那里,一见到她就略显急切地迎了上去,目光灼灼地看着眼前的白慕筱。

他的筱儿还是那么清丽脱俗,与那些浓妆艳抹的庸脂俗粉不同。

“参见殿下。”白慕筱优雅地对着韩凌赋屈膝行礼,韩凌赋自是忙不迭地将她虚扶了起来。

白慕筱抬眼与韩凌赋对视,看着他那双深情的眼眸里闪烁着寒星般的亮光,这双眼眸还是与过去一般,眼里只有自己。

自己还能奢望什么呢?她的眸光柔情似水。

两人默默地看着彼此,这一刻,不需要言语,韩凌赋便明白他们之间那点小小的芥蒂已经烟消云散……

经历一次次的挫折,一次次的磨难,他和他的筱儿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韩凌赋只觉得心口一团火热,连着眼神似乎都要灼烧起来。

白慕筱被他脸上浮现一层淡淡的红晕,却没有故作羞怯地移开视线,坦然地与他对视,也引来韩凌赋心中又一阵赞叹:他的筱儿果然不同于那些扭捏做作的女子!

好一会儿,韩凌赋终于狠下心打破了这温馨静谧的气氛,道:“筱儿,你一路辛苦了。你先随我去兰竹斋整理一下行装,然后我带你去长秋宫拜见太后吧。”

兰竹斋是韩凌赋为白慕筱在行宫中安排的暂住之处,虽然两人名分已定,但她毕竟还未过门,所以也不方便直接住进他的临华宫。

事实上,按理来说,白慕筱一个没过门的侧妃根本就不需要去给太后请安,但是韩凌赋希望白慕筱能讨得太后的欢心,太后才是这后宫中最尊贵的女人,如果太后喜爱白慕筱的话,那么无论是皇后还是崔燕燕想要为难白慕筱,都必须掂量一下。

韩凌赋深深地看了白慕筱一眼,信心十足。他的筱儿美丽,聪慧,自立……与众不同!撇开那些女子的嫉妒心,又有谁会不喜欢她呢?

白慕筱在兰竹斋仓促地换了一套衣裳后,便随韩凌赋去了长秋宫。

翠衣宫女进殿去禀告后,不一会儿便来迎韩凌赋和白慕筱。

在殿外候着的时候,白慕筱就听到了里面传来姑娘家言笑晏晏的声音,知道里面想必是有年轻姑娘陪着太后。直到进入东次间后,她才发现里面人还不少,而且大多都是熟面孔。

太后着一件杏色如意云纹褙子正坐在一张紫檀木罗汉床上,下首的圈椅上依次坐着三皇子妃崔燕燕、南宫玥、原玉怡和傅云雁,另外还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姑娘,她看着有些眼生却又与皇帝有几分相似,看她那桃色的衣裙上绣着九只鸾凤,白慕筱立刻猜出这个小姑娘想必就是三公主。

白慕筱不动声色,微微垂眸,待韩凌赋给太后行礼后,她也恭敬地给太后行礼:“参见太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太后示意二人免礼,跟着视线落在白慕筱身上,锐利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悦。

太后虽然是第一次见到白慕筱,但是这位白姑娘的大名早不是第一次入耳了,知道她是三皇子还未过门的侧妃。

毕竟是还未过门……

这名不正,言不顺的,可是三皇子却亲自带着她过来给自己请安。

即便是真的要在过门前认认亲,那也该是由三皇子妃带这位白姑娘过来才是!不该由他越过三皇子妃。

想着,太后淡淡地瞥了韩凌赋一眼,只觉得他毕竟还是年轻太轻,行事有些无度。这无规矩不成方圆,嫡庶有别,侧妃还没进门,就有后宅不稳的苗头,那可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

之后,白慕筱按着身份高低一一给在场其他人行礼。

听白慕筱称呼南宫玥为表姐,太后的眼神稍微缓和了一些,对南宫玥道:“玥丫头,这位白姑娘是你的表妹?”

南宫玥正欲欠身回话,却被三皇子妃崔燕燕抢在了前面:“太后娘娘,正是。”她用帕子掩嘴,故作亲热地笑道,“以后孙媳和镇南王府那也算是亲戚了。”她似笑非笑地看了南宫玥一眼,当转向太后时又笑得毫无芥蒂,但心里老早给南宫玥也记上了一笔。若非南宫玥,白慕筱一介草民之女,又何其有幸认识三皇子,还入了他的眼?!

南宫玥自然看出对方笑里藏刀,但是根本不以为意。这三皇子府的家事关她镇南王府什么事?等白慕筱过了门,你们可以尽管斗。

------题外话------

唔,官语白曾经所言,这个皇帝好面子,优柔寡断,耳根子软,做事有些糊涂,虽然算不上昏君,但绝不是明君!所以,在他在对待百越使臣和摆衣的态度上,真不是作者君脑抽在乱写……请不要以明君的标准来考量他做的一些蠢事。

另外,有姑娘提到最近白慕筱和摆衣的剧情略多,其实嘛……(赶走剧透君!)姑娘们很快就会知道作者君的安排简直棒棒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