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揭穿/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筱看了一眼官语白,这位昔日威名赫赫的少年将军,一派清雅淡然地站在那里,唇边挂着一丝浅淡的笑容,周身上下不见丝毫锐气。

若非早就知道他是官语白,她只会以为他是一介文人,自命清高。

白慕筱放下心来,这安逸侯不过有着侯的虚爵罢了,他的满门都为皇帝所杀,无亲无故,无兵权,无政权,甚至还失去了武功。可即便是如此,皇帝还是提防着他,群臣不敢与之结交。

官语白,现在能仰仗的也就是皇帝,只有讨好了皇帝,才能为他赢一个小小的立足之地。

想着,白慕筱便镇定了下来,云淡风轻,如空谷幽兰。

官语白含笑,声音如上好的温玉一般,清润无双,“臣知白姑娘作词亦是一绝,想请白姑娘以明月为题,《水调歌头》为词牌作词一首……”

听到这里,白慕筱已经是心中一松,自古诗人词人爱颂月,如此类型的诗词她随口就是一大把。

果然如她所料,官语白只是趁机想讨好皇上而已,传说中机智无双的官语白在强权面前,也不过是个趋炎附势之辈。

白慕筱的唇角微微弯起,笑容中带着一丝张扬和得意,从前是她太过大意,从现在起她再也不会给任何人欺她辱她的机会。

官语白温润的声音继续着,“……只是如此,似乎有些无趣。不如换种方式来加点趣味,把《菩萨蛮》和《水调歌头》揉和一下如何?”

白慕筱的笑容僵在了她脸上。

揉和?官语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安逸侯且与朕说说想如何揉和?”皇帝眼中也有了一丝兴味,两个词牌揉和,自然就不是固有的格式和平仄了,若是在今夜中秋佳节能新生一个词牌,倒也是一件美事。

官语白的面上云淡风清,含笑着提议道:“正好这《菩萨蛮》的尾句与《水调歌头》上下阕的尾句字数一致,平仄音调也尚且和谐。不如就把《水调歌头》上下阕最后两句的平仄与《菩萨蛮》的尾句对换一下如何?”

《水调歌头》上下阕尾句的平仄为:“中仄中平仄,中仄仄平平。”将其替换为《菩萨蛮》的尾句,那么新的尾句平仄就是:“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

众人一听,也是饶有兴致,甚至有人已经吩咐宫人取来笔墨,把新的平仄给写了下来,揣摩哼唱着。

白慕筱的心彻底凉了,心中波涛汹涌,惊疑不定。

调换平仄?

在南宫家上闺学的时候,她也学过韵书,对于平仄还是懂的,只是懂和用是两回事。最重要的是,调换了平仄了之后,那就不是她所知道的《水调歌头》了!

她该怎么办?

白慕筱的心中一片慌乱,她飞快地朝官语白看了一眼,这到底是偶尔,还是……

不,这不可能!

皇帝朝白慕筱看去,兴致颇高地问道:“白姑娘,可愿一试?”

白慕筱的脸色僵硬极了,嘴唇微动,说不出话来。

“白姑娘?”

皇帝脸上的笑意微收,看起来已是有些不快了。

白慕筱知道,这种情况下,自己绝不可能说一个“不”字,唯有……

白慕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民女……遵命。”

很快,就有宫人在一张书案上备好了笔墨纸砚,并给她磨好了墨,铺好白纸。

白慕筱在书案后坐了下来,腰杆挺得笔直。

时间在这个时刻变得尤为难熬……

白慕筱紧紧地握着笔,饱含了墨汁的笔,却始终没有在纸上落下。

白慕筱的大脑一片空白,手上的笔好像重若千钧。

见她久久没有动笔,四周的人又开始骚动了起来,毕竟往日里白慕筱的才思敏捷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一贯从容自信,文思泉涌,可是这一次她却像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题,久久无法动笔。

白慕筱的静默与僵硬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目光,众人都是交头接耳,七嘴八舌地猜测着,连韩凌赋也目露担忧,心道:筱儿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身体不适?还是有什么为难之处?

南宫玥的目光渐渐变得复杂起来,深深地看着白慕筱。众人还在一头雾水,可是这一刻南宫玥却已是确信无疑。

前世,白慕筱作诗从来都是信手拈来,思考绝不超过一盏茶时间,仿佛她真的是文曲星下凡,天生为了作诗而生。

这还是南宫玥第一次看到白慕筱为作诗作词所困扰……

看来自己和官语白的猜测果然没错,白慕筱曾经的那些诗词都并非是她的作品!

否则,能做出如此旷世之作的人岂会因这平仄与原词牌不和而难倒!

只是,白慕筱又是如何得到那些风格各异的诗作,而且每一首都足以流芳百世……

原玉怡拉了拉南宫玥的袖子,用眼神问:玥儿,你这个表妹今日是怎么了?她不是每次情况越紧迫就越是有惊人之作吗?

南宫玥但笑不语。

时间还在一点点地过去,白慕筱浑身僵硬得如同木偶一般,她知道她必须写点什么,否则只会更惹人疑心。

她深吸一口气,终于还是咬牙拿起了一边的狼毫笔,沾了沾墨动笔了。

见她似乎思路已定,众人都是表情一松,心里觉得大概只是突然换了平仄,才让白慕筱一时转换不过弯来。

白慕筱一笔一划地写着,从未觉得书写竟是如此艰难的一件事。

书法乃是书者的心境和心语。

她心中的烦躁在那一笔一划一撇一捺中表露了出来。

待她费劲全力,终于收笔之后,一旁服侍的宫人立刻殷勤地帮她吹干了墨迹,然后执起白纸诵读了起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同于前面的《静夜思》开篇极为平淡,这两句却是令在场所有的人眼前一亮,“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把青天当做友人,把酒相问,实在是豪放不凡,这开篇已经是传世佳句,实在不像是一个纤弱的小女子所做。

宫人继续念着:“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这时,全场已经再次寂静无声,众人都沉浸其中,不少喜爱诗词的大臣已经陶醉地闭目,随着宫人的吟诵摇头晃脑起来。

直到宫人念道:“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立刻有人露出了怪异之色,这两句还是佳句,只是好像有哪儿不对劲……

这念词的宫人如何懂平仄之道,根本不明白哪里不对,继续朗朗诵读起下阙来:“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骚动又渐渐平息了,因为除却上阙尾句的平仄出了错,下阙又是绝妙无比。尤其是那三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令闻者都感同身受,仿佛想起与亲人友人的别离之痛,却又心生一丝希望,毕竟月有圆时,人也有相聚之时。

就在众人的声声感慨中,宫人终于念完了最后两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满堂哗然!

若这是一首《水调歌头》,绝对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佳作,从布局到设景到用词,优点数之不尽,全篇皆是佳句,随意挑出任何一句都让人觉得意味深长,情韵兼胜。

可问题是——

文不对题!

白慕筱所做的词还是按照《水调歌头》原来的平仄,无论是“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还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依循的都是原本《水调歌头》的平仄:“中仄中平仄,中仄仄平平。”而非新的平仄:“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

如同做文章,哪怕文章再好,立意再高,词句再优美,一旦文不对题,便是下下等。

白慕筱这一首格式平仄错了,若是考试或者比赛,便会率先被划去资格。

皇帝的脸色不太好看,久久没有说话。本来中秋佳节中出这一首《明月几时有》乃是多好的一宗佳话,偏偏白慕筱却偏偏出了纰漏。

这白慕筱怎么会连平仄都会搞错?

陈大学士感慨地说道:“瑕不掩瑜。这一首《水调歌头》立意高远,构思新颖,意境清新如画。”

“不错。”另一个大臣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若是为了平仄改了词句,恐怕未必有如此精妙。”大臣不由心想:莫非白慕筱之前久久不肯动笔,是为此纠结?

“即便是佳作,可是这平仄错了就是大错特错!”又是一人出声道。这一人却是目露质疑地打量着白慕筱,这女子能写出如此一句句佳句,难道真的想不出别的诗句来应对新的平仄?

总觉得有些怪异啊!

众人各抒己见,讨论越来越激烈。

后方的几位百越使臣之中,圣女摆衣若有所思地垂眸,虽然她不知道白慕筱为何会出了如此纰漏,在她看来,修改平仄并非难事,即便诗句会不如现在,但这整首词句句出色,哪怕有几句稍弱些也瑕不掩瑜,也不至于产生争议……

若说白慕筱是大家倒也罢了,大家总有大家的心气。可她只是一区区民女,面对皇帝若真有如此傲气,也不至于曾经会沦落到只是一贱妾的地步。

退一步来说,就算白慕筱真舍不得这两句佳句,也完全可以按原有平仄和新平仄写出两种不同的版本。而她却没有这么做,难道是因为……她做不到?

或者说白慕筱虽然擅长作诗,但实际上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不擅长平仄?

摆衣微微眯眼,这个想法就让她自己都觉得可笑,韵书乃是基础中的基础,凡开蒙者必会学之。一个能够做出如此多杰作之人岂会连平仄都不擅长?

摆衣意味深长地抬眼看着白慕筱,看着她那在众人的目光下,局促不安的眼神。

这时,翰林院的李大人上前一步,出声提议道:“白姑娘,姑娘这首《明月几时有》确实是旷世之作,只是这‘文不对题’,总是让人觉得美中不足。不如这样,姑娘再将之修改一下?那岂不就是两全其美了?”

李大人这个提议立刻引得众人又是一阵交头接耳,大多数人都觉得这个主意确实是好,连韩凌赋也是觉得双目一亮,这可是筱儿挽回局面的大好机会啊!

只要细细斟酌,必然是能琢磨出合适的佳句。

以筱儿的才气一定没问题的!

谁也没想到的是白慕筱久久没有出声,待到众人等得又要骚动起来时,白慕筱才缓缓地说道:“李大人,恕民女不能。”她的气息略有些急躁,但面上还是神色镇定地说道,“这首词既然已成,便像一个婴儿般有了生命,我也不能去破坏它。”

她下巴微扬,银色的月光为她披上了一层朦胧的薄纱,清贵不凡。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翰林若有所思,看着白慕筱的目光中带上一丝敬意。这一首《明月几时有》实在是太过绝伦,让闻者都为之折服。

还有几位官员也是有所触动,但大部分还是将信将疑,觉得白慕筱这番说辞略有些牵强附会。

官语白淡然自若地看着这一幕,与他而言,他不过是想弄清楚那些诗词究竟来源于谁,现在目的已达成,后续如何他丝毫不在意。毕竟白慕筱不过是个与他而言无关紧要之人。

皇帝目光微沉,表情深沉难解。好一会儿,他突然对官语白说道:“安逸侯,这题是你出的,你觉得如这首词如何?”

“皇上。”官语白微微一笑,淡然说道,“此词乃是足以流芳百世之作,只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官语白没有说出口,言下之意却是显而易见的。

眼看着皇帝看向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充满质疑,白慕筱终于克掉不住内心的急躁,脱口而出道:“安逸侯此言何意?”

官语白的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意有所指地说道:“……我若再出一题,白姑娘可愿一试?”

他知道了!

他竟然真得知道!

白慕筱顿觉五雷轰顶,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原来今日之事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他刻意而为……这怎么可能?!她所作的这些诗词根本毫无出处,为什么他会知道?!

不知不觉间,白慕筱的后背已是冷汗淋漓,在官语白的面前,她就像是一个小丑一样可笑。他仿佛可以轻易的看透她的一切,直至灵魂。

她虽然力图镇定,可是她惨白的小脸和混乱如浊水的眼眸却已经透露了她的心声。

皇帝一直看着她,这一刻,他已经能够肯定了!这个大胆的民女居然敢欺君欺到如此地步!

众人面面相觑,官语白想要再出题,但白慕筱却不敢应下,甚至反应这样激烈,这事必有蹊跷!

就连韩凌赋此刻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白慕筱那慌乱无措的眼神让他心中生起了一个又一个疑问,他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了,筱儿她的确不对劲!

可无论如何,众所皆知,筱儿是他的女人,她若在众目睽睽下颜面尽失,他的脸面也好不到哪里去。

韩凌赋定了定神,上前一步佯装若无其事地含笑道:“父皇,赋诗虽然雅致,但还需食人间烟火。现在已经快戍时了,明玉殿的席面已经备好,不知父皇可要摆驾明玉殿?”

他此举突兀,即便是傻子,也看出来他是在为白慕筱救场。

一时间,韩凌赋一下子成为了众人目光的焦点,原本就疑窦重重的众人因着韩凌赋这几句话瞬间觉得自己真相了。

人群中,一个中年美妇忍不住对身旁的友人道:“白姑娘才华横溢,今日怎会犯如此错误?”

“是啊。”友人亦是附和,随口说道,“总不至于她不懂平仄吧?”

“王夫人开什么玩笑,不懂平仄如何作词?”一个鹅蛋脸的姑娘道,“我听过白姑娘在锦心会做的两首词,不仅平仄都是对的,而且绝妙无比,足以流芳百世。”

“那为何安逸侯只是给《水调歌头》修改了几句平仄,白姑娘便不会了呢?”一个年轻的少妇问出了大家心里的疑惑。

“难道说,曾经的那些词都并非是她所做?”鹅蛋脸的姑娘迟疑地猜测道,起初觉得自己这个猜测未免荒谬,可是再细思又觉得唯有如此才能解释此刻白慕筱的不对劲。

众人的猜测也难免若有似无地传入皇帝的耳中,让他更觉恼怒。

自己被她所瞒蔽,履次三番大力赞扬她的诗词,现在想来,就跟一场笑话似的,指不定旁人会觉得自己这个皇帝多么的没眼光呢!

可就算皇帝心中再如何恼怒,此时也不便在众目睽睽下质问白慕筱。

毕竟当初白慕筱代表大裕在锦心会的诗词比赛上赢了百越圣女,若是白慕筱被质疑作假,那岂不是等于百越圣女在锦心会连夺四魁?那可真是要丢尽了大裕的脸面!

皇帝已经不想深思,冷声道:“摆驾明玉殿!”他甩袖大步地往前走去,举止间明显透着不悦。

好好的中秋赏月算是兴致尽毁!

韩凌赋心中亦不好受,方才的那种议论纷纷仿佛给他心中无数的疑惑提供了一个答案,一个简直让他无法接受的答案。如果筱儿的诗词真得不是她所作,那么她一直以来都是在骗他?

他被他最爱的女人骗了……

韩凌赋不敢去看白慕筱,生怕自己会忍不住想要问个清楚明白。

韩凌赋闭了闭眼睛,一咬牙,快步跟在了皇帝身后。

很快,群臣和众女眷都随着皇帝的步伐离去,再也没人理会白慕筱,只留下她一人孤零零地站在原地,四周静得可怕,连虫鸣声都清晰可闻。

她伫立原地,遥遥地望着人群中某人离去的背影,他仍是那么高雅清隽,彷如谪仙……

他渐渐远去,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她,……他不要她了吗?

她的心痛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一股羞辱、不甘的火焰自她心头熊熊燃起……

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害她?!

为什么?!

她的脑海里一片杂乱,甚至没有注意到摆衣在离开的时候,特意看了她一眼。

摆衣与阿赤答此时正走在随驾的众人的最后,就见后者一脸讥讽地笑道:“原来锦心会上的词不是她做的。……不过,大裕皇帝看来是不敢认下的。”

“锦心会已经过去了,此事大裕皇帝即然没有下定论,她依然还是锦心会的文赛的魁首。”摆衣想得很是通透,“说到底,我们势弱,殿下也还在大裕皇帝手里,事到如今,总不能再去质问锦心会的约定……本来我还担心,白慕筱心气高,合作一事很难让她轻易应下,但如今,我已有九成把握。”

“圣女殿下,你打算何时去?”

“不急。”摆衣思忖着说道,“等到她走投无路的时候我再去也不晚……应该用不了多久了。”这一次她势必要立下大功,以赎了上次锦心会之过。

正如摆衣所预料的那样,白慕筱确实很快就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中秋过后,应兰行宫里在不知不觉间就流传出了她盗用他人诗词的传言,甚至还说到,那些诗词都是一个落第的书生所做,白慕筱以资助其念书为条件换他为自己写诗作词,这其间的揣测偶有香艳之色,仿佛三皇子早已绿云罩顶。

白慕筱只要一踏出兰竹斋,就会迎来众人不屑的目光。

剽窃乃是最受人鄙夷之举。

他们从前对她“所做”的诗词有么的推崇,现在对她的人品就有多么的厌恶。

就连韩凌赋也对她冷淡了许多,甚至一连几日再也没有在她面前出现过,再也不复从前的嘘寒问暖。

宫人们一个个全都是人精,原本见三皇子对这未过门的侧妃宠爱有加,也全都热络的很,殷勤伺候。可是现在,当发现她似乎已经失了宠的时候,立刻就变了。不但膳食让她的丫鬟自己去大厨房拿,就连她要沐浴,让丫鬟去讨热水都要一两个时辰才能讨来。

白慕筱原本以为从南宫府被带回白府后的那些日子,是她此生最最屈辱的时候。可是,那个时候她好歹有着三皇子侍妾的名份,白府也不至于对她过于怠慢。而现在……

她曾还觉得就算没有了韩凌赋,她一个人也能好好的过下去,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感情,然而,现实却仿佛在嘲笑她的天真一样,一次又一次向她展露出残酷的真相。

“大姑娘。”碧痕提着一个三层食盒进了屋子,轻声细语地说道,“晚膳已经拿来了,您可要用膳?”

白慕筱点了点头,碧痕将食盒放在桌上,拿开了盖子。她的动作顿了顿,勉强笑着说道:“大姑娘,奴婢好像拿错了,奴婢……”一边说,一边就要盖上盖子。

“让我瞧瞧。”白慕筱伸手拦住了她,拿过食盒看了。

她的份例是四菜一汤加两盘点心,可食盒里只有一盘最常见的白糖糕,一盘绿叶子菜和一碗早就冷掉的汤,除此以外,别无他物。

这膳食一日比一日差,她早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会做得如此不顾脸面。

这就是人情冷暖?

“厨房一定是弄错的。”碧痕忙着说道,“奴婢现在就去换了。”

“不用了,免得惹人笑话。”白慕筱无力地挥了挥,说道,“……你们拿去分了吃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碧痕和碧落互看了一眼,拿着食盒悄悄地退了下去。

白慕筱独自走到窗前,外面一片漆黑,浓重的夜色仿佛连她的心也一并吞没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害我?”

这几日来,她日日夜夜不停地回忆着中秋那日的事,她几乎可以肯定,那是一个局,是萧奕与官语白对自己设下的局。

她素来与萧奕无怨无仇,萧奕会这样做定是因为有人挑唆,而会如此无耻的唯有南宫玥。

是南宫玥!一定是她!

白慕筱紧紧地攥着拳头,脸上是刻骨的恨……

------题外话------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