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琴瑟/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八月二十,慕莲节终于在众人的翘首以待中来临了。

这一日,午膳后,南宫玥就在萧奕幽怨的眼神中出门,前往蒋逸希居住的倾云院。

她在路上还正好遇上韩绮霞,两人结伴而行,到了倾云院。一个小丫鬟迎了上来,行礼后,告诉她流霜县主和傅六姑娘已经到了。

小丫鬟引着她去了小厨房。

小厨房里,蒋逸希、原玉怡和傅云雁已经开工了,南宫玥一进门,傅云雁就满脸面粉的向着她们兴奋地挥手,一不小心就把手上的面粉撒到了她身旁的原玉怡身上。

“阿玥!”

“霞表妹。”

南宫玥有些诧异:“六娘,你不是说你负责莲花灯吗?”

傅云雁小脸上露出一丝腼腆,原玉怡迫不及待地在一旁含笑道:“她想做点莲花糕送去王都给你哥哥吃。”原玉怡调侃地看了傅云雁一眼,往日里,让她下个厨房就像要她命似的……这姑娘家啊,有了心上人就是不同了!

傅云雁毕竟是傅云雁,很快就爽朗地笑道:“虽然我厨艺不行,不过心意最重要!”说着,她在南宫玥的身后打量了一番,疑惑地问道,“百合没来吗?”傅云雁和百合脾性相投,一直关系不错。

南宫玥笑了笑,“今日是八月二十,我让百合自己玩去了。”

傅云雁也知道百合和王府的侍卫任子南定亲的事,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是啊,难得的慕莲节自然是要和心上人一起度过。偏偏阿昕不在这里……真该让五表弟给阿昕放个假!

傅云雁用力地蹂躏起了面团,心想着:她还是赶紧做好莲花糕,才能让阿昕见“糕”如见人。

南宫玥和韩绮霞净了净手后,也加入了她们的行列。

用粉色的玫瑰水加入到米面混和的粉中,然后揉成粉色的面团,做成精致的莲花形,最后以豆沙点缀莲心。

这莲花糕做来甚为费神,花了近两个时辰,也不过做了五笼而已。姑娘们手艺参差不一,蒋逸希和韩绮霞做得最为精致,南宫玥和原玉怡算是半斤八两,而傅云雁的莲花糕已经几乎看不出莲花的形状了。

眼看着傅云雁的那一笼也放入了蒸笼中,原玉怡摇头叹气地说道:“六娘,你这哪里是莲花糕,分明就是刺猬糕才是。”

傅云雁笑嘻嘻地说道:“没事,阿昕不会嫌弃的!”

原玉怡被她的厚脸皮又惊得瞠目结舌,对着南宫玥她们是又摇头又叹气,一时间,姑娘们清脆的笑声充斥在小小的厨房内。

待莲花糕蒸好以后,外面的夕阳已经完全落下,天空中灰蒙蒙的一片,月亮朦胧地出现在空中,颇有几分犹抱琵琶半掩面的感觉。

傅云雁看了看天色,迫不及待地说道:“时辰差不多了,我们赶紧去湖中阁吧。”

姑娘们带上丫鬟结伴而行,言笑晏晏地朝着月伴湖而去。

傍晚的月伴湖边凉风徐徐,四周的树枝上稀稀落落地挂起了一盏盏的琉璃灯,灯光闪烁,仿佛给那一棵棵绿树披上了一层七彩的霓裳,看来与白日的山青水明迥然不同。

夜幕还未完全落下,但月伴湖边早已经聚集了些许公子姑娘,基本上都年纪不大,脸上还戴着对未来的期盼。

已经有姑娘等不及地蹲在湖边,点燃手中的莲花灯,小心翼翼地把许了愿的莲花灯放入湖中,让它漂浮在清澈的湖面上,莲灯随着水波荡漾漂流,烛火在水面上轻轻摇曳,映得那一盏盏莲花灯流光溢彩。

南宫玥一行人很快抵达了月伴湖上的湖中阁,萧奕、原令柏、韩淮君和傅云鹤早已等在那里了。桌子上放了不少茶酒瓜果点心。

“六娘,怡表妹,你们可总算来了!”傅云鹤扯着嗓子抱怨道,“我们都快‘望穿秋水’了。”他故意在“望穿秋水”上加重音,意有所指地看了看萧奕和韩淮君。

只可惜,萧、韩两位根本就不在意他说了些什么,目光早就灼灼地落在各自的姑娘身上。

南宫玥嘴角弯弯,笑得甜蜜蜜的;而蒋逸希的面上已经染上一层红霞。

“好香啊!”原令柏的鼻子动了动,涎着口水道,“是莲花糕吧?我正好饿了,快给我吃一个。”

原玉怡没好气地白了哥哥一眼,“我们要先放莲花灯,才能吃莲花糕。”

“那就赶紧放灯吧。”原令柏说是风就是雨。

傅云雁给了丫鬟一个眼色,丫鬟忙把三个篮子提了过来,放在八仙桌上。

其中一个篮子正好在原玉怡手边,她便顺手取出了一盏粉色的莲花灯,以白色的蜡烛为花蕊,以粉色的薄纱为花瓣,层层叠叠地交错在一起,栩栩如生。

原玉怡细细打量着手中的莲花灯,赞道:“六娘,你这些莲花灯做得可精致,是你哪个丫鬟做的?”说着,她又看了看另外两个篮子,发现三篮的莲花灯迥然不同,第二篮是用白纸扎的莲花灯,第三篮竟是一篮子的竹编莲花灯,竹片被削得薄如蝉翼,精细地编成一片片花瓣,精致得不可思议。

傅云雁怔了怔,嘟了嘟嘴道:“怎么就不能是我做的呢?”

她这一句引来了好几道似笑非笑的眼神,原玉怡、蒋逸希、韩绮霞,还有南宫玥全都调侃地看着她。

那眼神仿佛在说,就凭你?

“是柳叶?还是雁翅?”原玉怡歪着脑袋猜测着,“不对,她们俩应该没这手艺,你娘又给你挑了新的丫鬟了?”傅云雁的婚事定下了,傅大夫人给她挑几个手巧的陪嫁丫鬟倒也不出奇。

其实,南宫玥在看到那一篮子竹编的莲花灯时,已经心里有数了,在一旁忍俊不禁地插嘴道:“莫不是那个叫‘昕儿’的丫鬟?”说着,她忍不住掩嘴轻笑。

“心儿?”原玉怡还没反应过来,狐疑地眨了眨眼,还在想傅云雁身旁的哪个丫鬟叫“心儿”。

“阿玥,你学坏了!”傅云雁故作愠色,她本来也没打算藏着掖着,坦然道,“这是阿昕帮我做的。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很精致?”她嘴角弯弯,面露得意之色,仿佛在说,我的阿昕就是心灵手巧!

“阿昕?”原玉怡怔了怔,第一个反应就是南宫昕又不在这里,但很快又想到了什么,脱口道,“难道是阿昕给你从王都送来的?”

傅云雁甜甜地笑了,“一个时辰前刚送到的。”

原玉怡恍然大悟,原来傅云雁急急的要做莲花糕,想要让送灯过来的人可以带回去给南宫昕。

原玉怡眼中闪过一丝艳羡,若是她的亲事也能像六娘和玥儿这样圆圆满满就好了。她故意用嗔怪的眼神朝傅云雁看去,“六娘,你说你来负责许愿的莲花灯,原来是使唤阿昕去了!”

傅云雁却是一点也不心虚,理直气壮道:“我也有一半功劳的。这些竹子都是我片的呢!怡表姐,你看是不是又薄又均匀?”

原玉怡又拿起一个竹编的莲花灯看了看,还真是不得不承认傅云雁的刀功委实好。

他们说话的同时,傅云鹤早就迫不及待地把一盏竹编莲花灯放入水中,眼看那莲花灯在水中摇摇晃晃,却硬是没沉下去。傅云鹤咋舌道:“居然还真能漂起来啊。阿昕那家伙的手还真是巧!”

“那当然!”傅云雁得意洋洋地提着篮子蹲到他身旁,也跟着放起莲花灯来。

萧奕大步走到南宫玥身旁,执起她的手道:“阿玥,我们也去放灯吧。”两人一人拿了一盏粉色的莲花灯走到湖中阁的一边。

南宫玥亲手点燃莲花灯芯的烛火,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湖面上,闭目许愿。

上方随风飘动的琉璃灯在她的小脸上洒下一片昏黄,她虔诚的侧脸绝美,微风吹起她颊畔的一缕头发飘在了她的脸上,萧奕忍不住动手替她拂开了发丝。

南宫玥睁开了眼,乌黑的眼眸皎洁如水,清澈明净。

萧奕眼睛都不眨地看着她,只觉得自家的臭丫头真是太好看了,越看越可爱。若非现在地方不对,他真想亲她一下。

南宫玥被他看得脸上浮现一层淡淡的红晕。

“阿玥,”萧奕笑嘻嘻地凑近她问道,“你刚才许了什么愿?”他眨了眨眼,似乎在说,臭丫头,你是不是许愿我们能天长地久?

他眼巴巴地看着她,可是南宫玥却故意不去看他,目送那盏莲花灯随着水波渐渐远去,笑容恬淡。

好一会儿,她才说道:“岁月静好,安然若素。”

她并不祈求权利富贵,不祈求惊天地泣鬼神,只希望岁月能平静安好,他和她能够像现在这样安宁地携手站在一起。

萧奕愣了愣,然后乐滋滋地笑了。他虽然读书没臭丫头多,但还是记得《诗经》中有这么一句:“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他的臭丫头果然还是希望能跟他“与子偕老,琴瑟在御”的!

萧奕捧起手上的莲花灯,乐不可支地说道:“我也来许个愿。”说着他利索地点燃了莲花灯,蹲下身放下莲花灯后,闭上那双潋滟的桃花眼,默默地许愿。

可是待他睁开眼后,却是沉默不语。

南宫玥忍不住也好奇地追问道:“阿奕,你许了什么愿?”

萧奕神秘地笑了:“听说,许愿是不能说的,说了就不灵了!”

南宫玥瞪了他一眼,自己先憋不住地笑了出来。

随着月伴湖边的人越来越多,湖面的莲花灯也越来越多,从几盏到上百盏再到上千盏,许许多多的莲花灯交相辉映,直至漂满整个湖面,一眼看去,那一盏盏流光溢彩的莲花灯仿若夜空中的星子般,照亮了夜晚的湖面,波光粼粼。

佛经有云:“我为沙门,处于浊世,当如莲花,不为污染。”

这满湖的莲花灯看来高贵、神圣,出自尘世而洁净不染,承载着这许许多多年轻人美好的愿望,顺着水波渐渐地飘向远方……

原玉怡不禁出声叹道:“你们说,这世上怎么会有慕莲夫人这样的女子?品格如莲般高洁,容貌、才情、诗书无一不是绝伦……”

说到诗书,几个姑娘都不禁想起了中秋节那天的事,表情都有些古怪。

原玉怡有些好奇地问道:“你们说,她这些诗词到底是哪里得来的?”

“不管是哪儿来的,总之不是她的。”傅云雁直率地说道,“有现在的下场都是她自找的。好啦,难得的好日子,咱们不要提她了,她怎么能和慕莲夫人相提并论。”

慕莲夫人不仅才华横溢,出淤泥而不染,更令人赞叹的是她的运,她的识人之明,万千众生中,她竟然遇到了那个始终对她一心一意之人,与他相恋相许。如此深情的男子恐怕是数百年难得一见,无论贫穷富贵,永远都守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

也因为这位安北侯的痴情,才成就了慕莲传奇的一生,让慕莲成为天下女子羡慕的对象……

姑娘们的脸上有羡有敬有慕,亦有几分感慨。

萧奕这时突然捏了捏南宫玥的手心,南宫玥转头朝他看去,他笑吟吟地看着她,灯光下,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仿佛比那些莲花灯还要璀璨。

最重要的是,那双眼里只有自己!

南宫玥冲他微微一笑,也回握了他的手。

萧奕低声说道:“臭丫头,你会羡慕她吗?”

南宫玥怔了怔,好一会儿才明白萧奕口中的“她”指的是慕莲夫人。

南宫玥勾唇笑了,昏黄的琉璃灯光和皎洁的月光交错在一起,在她脸上投下一片流光溢彩,她明媚的眼眸中仿佛镶了最闪耀的宝石一般,小小的脸庞上绽放出一种不可思议的光芒。

“阿奕,我不需要羡慕她。”

因为,我有你了!

萧奕直直地看着她,一瞬间,明白了她的未尽之言。

他不会告诉她,今夜,他对着莲花灯许愿说:

下一世,他们还要在一起!

“阿玥,奕哥哥,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呢,我们一起去吃莲花糕吧!”

在傅云雁明朗的声音中,南宫玥眉梢间带着满满的笑意,应了一声,“我们来了。”

……

行宫之中,一片热闹喧哗。

可是兰竹斋里,却是冷清寥寂,彷如提前进入了凉秋。

白慕筱一人呆在内室中,倚靠在窗边,外面那一盏盏琉璃灯的光芒如此遥远,遥远得就像是天际的星子。

白慕筱双目中清冷萧索,就像是一潭没有生气的死水。

她到底在期待什么呢?期待他今日会来,来与她一同过这个节日吗?明明他已经好几日都没出现过了,哪怕她被这些宫人们如此慢怠,他也没有出现。

他是觉得她害得他丢脸了,所以便不再爱她了吗?

她以为他们之间的爱情是最纯粹的,是心与心,是灵魂与灵魂……无关乎那些外在的东西,外在的目光,原来不是的。

白慕筱死水般的眼眸波动了一下,溢出浓浓的悲伤。

那一夜,众人一道道或轻蔑或探究或质疑的目光仿佛又出现在她眼前,好似利刃般一刀刀扎在她原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身上。

白慕筱有些不敢想象,这样的日子再继续下去,她将会面临什么。

白家那群白眼狼还会把她放在眼里吗?

圣旨不可废,她必会进三皇子府,若是他对自己再也不在意,难道她以后日日要过的就是现在这种生活吗?

困在内宅,连随随便便一个下人都敢给她脸色瞧……不,也许她的日子会比现在更惨。崔燕燕这种嫉妒成性的女人必不会让她好过的。

白慕筱死死地咬着下唇,心中不由泛起一丝苦涩。

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她想过得好,得依靠男人,依靠男人的宠爱。没有了韩凌赋护着,别说自在逍遥,就连安稳度日都做不到。

可是……她现在该如何是好?

要主动去找他求和吗?

白慕筱心中正纠结时,轻巧的脚步声突然响起,碧痕挑帘走了进来,小心翼翼地说道:“姑娘,百越的圣女摆衣姑娘来求见姑娘……”

碧痕有些迟疑,白慕筱在众目睽睽下两次力挫摆衣,两人之间绝对称不上是和睦。而且两人在日常中根本就没什么交集,这个时候,摆衣来找白慕筱又是为什么?

白慕筱心中也是浮现同样的疑惑。

难道说这个百越圣女是来嘲笑自己的?

白慕筱闭了闭眼,讽刺地笑了。她现在算是落水狗了,连手下败将都想来踩她一脚!

她倒要看看,这摆衣想干什么!白慕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碧痕,你请摆衣姑娘在院中小坐,我这就去见她。”

碧痕应了一声后,就赶忙退下了。

白慕筱整了整衣装,又披上了一件月色的披风,才缓步走出了屋子。

庭院中,几棵垂柳下,摆放着一张石桌和几把石凳,摆衣还是一贯的白纱蒙面,长长的白纱裙拖曳在地上,在柔和的月光下泛着淡淡的光华,那双碧蓝的眼眸,如同蓝宝石般晶莹剔透,没有一点杂质的纯净。

白慕筱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这位百越圣女确实是特别的,容貌绝色,又精通各项才艺,能在锦心会中连夺三魁,在大裕女子中可也找不到几个。

也难怪……

白慕筱不由又想起了伽蓝寺中摆衣与韩凌赋谈笑风生、联袂而来的那一幕,心又一次被刺痛了,目光一冷。

她缓步走了过去,摆衣站起身来,优雅地以大裕礼仪对着白慕筱福了福身:“白姑娘。”

既然对方礼数做足,白慕筱也不会失礼人前,同样行礼:“摆衣姑娘。”

两人再次坐下后,碧落赶忙给她俩上了热茶和点心,然后便恭顺地退到一边。

白慕筱轻啜一口热茶,这才淡淡道:“不知道摆衣姑娘今日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摆衣微微一笑,开门见山道:“白姑娘不必对摆衣如此提防,摆衣并非是姑娘的敌人。”她一霎不霎地看着白慕筱,虽然没有直说,但是已经表明了她的态度——她对三皇子韩凌赋无意。

若是平日里,白慕筱根本不会被摆衣的三言两语所挑动,可是今日她却觉得对方像是狠狠地甩了一巴掌到她脸上,让她觉得面上一阵阵的抽痛。

白慕筱冷冷的地一笑,也是单刀直入:“摆衣姑娘,我们也并非是朋友。”

既然并非是朋友,那么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摆衣莫不是以为自己是她三言两语就能哄骗的黄毛丫头?

白慕筱的语气几乎是尖锐了,不过摆衣本来也没指望白慕筱这么容易就放下戒心,于是又道:“白姑娘,我们的确并非是朋友,但我们却有共同的敌人。”顿了顿,她含笑道,“我们为何不能放下之前的成见,携手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呢!”

共同的敌人?白慕筱怔了怔,双眸微眯看着摆衣。他们百越的敌人自然就是镇南王世子,而镇南王世子……想到八月十五之事,白慕筱明白了,明白她来找自己是为了让自己与她一起对付萧奕和南宫玥!

一瞬间,白慕筱觉得对方真是可笑极了。

她面色一正,冷淡而疏离地说道:“摆衣姑娘,恕我愚钝,不懂姑娘在说什么。我不过一个闺中女子,能有什么敌人?”白慕筱心中冷笑,她虽然要对付萧奕和南宫玥,却也不觉得这个摆衣靠得住。摆衣如果真的有本事,锦心会上也不至于输给了傅云雁最后功亏一篑!

摆衣轻笑出声:“白姑娘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呢?据摆衣所知,姑娘与令表姐镇南王世子妃并不和睦……”她说得含蓄。

白慕筱仍是神色淡淡,道:“镇南王世子妃可是我的表姐,摆衣姑娘是外族人,想必不知道大裕有一句话:打断骨头还连着筋。”

摆衣拂了拂袖摆,干脆把话说明:“难道中秋之事,姑娘真的觉得只是个巧合?”

白慕筱的双手在石桌下紧紧地握了起来,一时间,气息也有些重了。

虽然白慕筱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摆衣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白慕筱细微的神情变化。

摆衣继续添柴道:“你是南宫世家的表姑娘,镇南王世子妃的亲表妹,以南宫世家和镇南王府的势力,若是他们肯出力……以白姑娘的才情,何至沦落为妾的地步!”她轻叹着说道,“可是,他们非但不在姑娘危难的时候助一臂之力,甚至还在姑娘好不容易凭自己从妾爬到侧的时候,落井下石。”

明知摆衣不安好心,可摆衣的话句句说中了白慕筱的心思,让她本就烦躁的心更乱了几分。

摆衣的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她一霎不霎地看着白慕筱,“白姑娘,我们的敌人可不是一般人,你觉得光凭你自己孤身一人,想要报仇可是易事?”她故意在“孤身”二字上加重音提醒白慕筱。

白慕筱垂眸不语。

比起南宫玥和萧奕,自己现在太弱了,要想报仇谈何容易?

她确实需要助力!

白慕筱沉默了下来,她不想平白被摆衣利用,可摆衣所言确实让她很是心动。

摆衣也不说话,自顾自的为自己斟了一杯水,慢慢地饮着。

她相信白慕筱不会拒绝她,因为白慕筱已别无其他的选择了。

过了许久,白慕筱终于开口,“你想怎么做?”

摆衣笑了,问道:“你对南宫玥比我更为熟悉,你觉得我们要如何做?”

白慕筱恨萧奕,也恨南宫玥,而对于官语白却是又恨又惧,她思忖了片刻,不禁想起了她的二堂婶和堂妹,自己一个简单的手段就彻底毁了她们,现在想来,这对南宫玥也是一样可行的。

白慕筱冷笑着说道:“虽然有些简单粗暴,但对于一个女人,最大的惩罚,就是让她失了名节!”这是最最简单的办法,但却足以能让南宫玥生不如死,看到时候萧奕还要不要她。

不,单单这样,还太轻了……

夜渐渐深了,在这祈求真情相许的日子,白慕筱与摆衣谈了许久许久……

而萧奕和南宫玥则在同其他人一起用过了莲花糕后,相携回了他们住的静月斋。

琴瑟再御,岁月静好。

八月二十就在这一片静谧中过去了,眼看着已是八月底,酷暑虽已渐降,但依然闷热难当。再加之应兰行宫住得舒适,皇帝也不提回王都之事。

萧奕每三日回一次王都,第二日天明才会回来,南宫玥渐渐的也习惯了。

只是这一日,眼看着都近正午,萧奕还没有回来,这让她有些着急。

莫非是王都里出了什么事?

南宫玥心不在焉地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张望着门口。

“世子爷。”

终于,在午时过了一刻后,帘子外传来了丫鬟们行礼的声音,南宫玥心中一喜,放下了做到了一半的荷包,起身相迎。

“阿奕,你回来啦。”

萧奕掀开帘子走进来,一看到南宫玥便是眉开眼笑,“你等急了吧,有些事情耽搁了一下。”

见他额头汗水淋漓,就知道是匆匆赶回来的,忙让百合端来了早就备好的凉茶,递给了他,待他一口饮尽后,又惦着脚用帕子替他拭着额头。

萧奕的脸上的欢喜多了好几分,笑眯眯地看着她,一直看着她。

那灼热的目光让南宫玥的脸上浮起一丝红晕,她把帕子往他手上一甩,说了一句,“你自己擦吧。”然后匆匆忙忙的又去让百合把午膳拿来。

“先不忙。”萧奕把她的帕子拿在手里,拉着她到一旁坐下,说道,“今日本来要回来的时候,朱兴递来了章敬侯府的简三的消息。”

章敬侯府行三的简昀宣便是云城长公主给原玉怡所相中的人。

上次南宫玥回来后就问过萧奕,并得知简昀宣是章敬侯府的二房之子,二房虽不袭爵,但其父乃是陕西总督,位高权重。简昀宣一直随父在任地,很少回王都,因此萧奕对此人也不太熟悉,便让朱兴着人去打听了。

关系到原玉怡的终身大事,南宫玥不敢怠慢,忙问道:“此人如何?”

萧奕皱了一下眉。

南宫玥见状,不禁有些担心,“莫非不妥?”

“说不上来。”萧奕思吟着说道,“从表面来看,这个人沉稳大度,极重规矩,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文武皆出色,所有与他有过往来的友人都是满口夸赞。但是……我觉得不对劲。人无完人,若是一个人真得那么完美,要么是圣人,要么就是太会装了。”

萧奕的看法一针见血,南宫玥也是赞同地点了点头,但紧接着,就又听他自卖自夸地说道:“……就算是你夫君我,算得上完美了吧,可外面骂我的人几只手都数不过来。”

南宫玥“噗哧”轻笑出声,以微不可闻地声音说道:“要这么多人喜欢做什么,你是我的夫君,只要我喜欢就够了。”

萧奕是练武之人,耳聪目明,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他眼睛一亮,赶忙道:“臭丫头,你再说一遍!快说嘛,说吧!”

这种话说一遍就够让南宫玥羞上好久了,还要再说一遍?她的脸皮才没有他这么厚呢!

南宫玥连忙推开他,故作严肃的说道:“别闹啦……现在是怡姐姐的事情比较重要。”

萧奕一脸委屈,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说道:“这人我不太熟悉,所以我想着过两日找个机会把他弄到行宫来,我们试探一下,看看他到底是圣人,还是伪君子。”

这个主意好!

南宫玥赶紧一阵夸,喜得他一把抱住了她,在她粉嫩嫩的脸颊上直蹭。

------题外话------

1、绝不虐主……

2、314中提到的慕莲节的时间改成了八月二十。

谢谢姑娘们的月票、钻石和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