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香囊/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应兰行宫,暗流涌动。

然而对于皇帝来说,只要太后的身子能够康复就是万事大吉了。

在行宫里远没有皇宫时那么多规矩,太后素来信佛,哪怕在宫里也时时会出宫礼佛。平日里,皇帝在王都公务繁忙,没有时间陪太后礼佛,现在难得在这行宫中避暑,过上几天相对悠闲逍遥的日子,皇帝便自动请缨陪太后去礼佛以表孝心。

太后自然欣喜,亲自择了距离行宫三四里路的灵修寺。

于是,这一日,灵修寺就被御林军封闭了起来,其他无关人等一概不准入寺。

皇帝的御驾还未到,主持就已经率领几位僧人在寺门口亲自恭迎圣驾。

这一次陪皇帝、太后来礼佛的足足有近百人,南宫玥和萧奕自然也是在随行之列。

萧奕笑眯眯地扶南宫玥下了朱轮车,按理说,他应该赶紧到皇帝身旁伴驾,可是看他的样子,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他捏了捏南宫玥的掌心,用眼神示意南宫玥看向右前方。

南宫玥顺着看了过去,只见在前方几丈外,傅云鹤正从一匹黑马上利落地跳了下来,他身旁有一个清瘦的蓝袍少年紧跟着也从一匹白马上跃下,看来身手矫健。

这个少年模样有些陌生,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虽然以南宫玥的角度和方向,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却也注意到他目如朗星,嘴角微微上扬,气质内敛带着一丝儒雅之风,看来像个文臣家的子弟。

南宫玥对着萧奕眨了眨眼,意思是,这人就是章敬侯府的简三公子简昀宣?她心里不由暗赞:萧奕的手脚还真是够快,这么快就把人给弄到行宫来了。

萧奕点了点头,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眼看着前方的皇帝下了御驾,萧奕只得依依不舍地暂时与南宫玥分开,随着众大臣簇拥到皇帝身后,而南宫玥也被傅云雁和原玉怡她们叫了过去,几个姑娘笑吟吟地陪同在太后、云城身边,逗得太后眉开眼笑。

傅云雁显然是知道了些什么,一见面就对着南宫玥挤眉弄眼,用古怪的眼神往简昀宣的方向看着,弄得原玉怡羞赧不已,若非太后就在一边,这表姐妹俩怕是早就闹成一团了。

主持大师带着一众僧人向帝后和太后行了佛礼,便迎着众人进了寺。

寺内,幽静清雅、雄伟庄重,让人不自觉地肃然起敬。

这近百人的队伍每人上一炷香,没一会儿,寺中便已经是香火袅袅,烟雾朦胧。

在大殿拜完佛后,主持便带着众人在寺中闲逛,并顺便介绍这灵修寺的历史,这佛寺大同小异,皇帝兴致缺缺。

一旁的宣平伯一向体察圣意,敏锐地感觉到皇帝有些意兴阑珊,便凑趣地开口道:“皇上,微臣听闻这灵修寺有三绝。”

皇帝瞥了宣平伯一眼,知道他应该不是无的放矢,便道:“且说来朕听听。”

而另一边的主持却是面色微微一变,表情略显僵硬。

在在场随行的大臣、女眷大都是人精,不少人都注意到了主持的异样,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这“三绝”中难不成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宣平伯若无其事地继续道:“回皇上,这第一绝乃是灵修寺中有七座塔,每座灵塔中分别供奉着一位高僧的舍利;第二绝是大雄宝殿后面山上绿树繁荫,但那大殿的屋顶之上却从没有一片树叶……”

皇帝一听,果然生出了几位兴味,也包括太后与随行的其他人。

众人都回首朝大殿的方向一看,果然那偌大的屋顶之上,一溜灰色的筒瓦,果然不见一片残叶。

太后念了声佛号,面上越发虔诚。

这随行的官员、女眷中也不少信佛的,神态中大都也多了几分肃穆。

宣平伯顿了顿后,才缓缓地说道:“至于这第三绝,乃是一只红嘴绿鹦哥。”

红嘴绿鹦哥既是菠菜的雅称,也可指红嘴绿羽的鹦鹉,既然宣平伯用了“一只”这个量词,那他说的当然是鹦鹉。

皇帝挑了下眉头,其他人忍不住七嘴八舌地窃窃私语起来,一般来说,这最后一绝应该是用以压轴的,莫不是这“红嘴绿鹦哥”还有什么名堂不成?

宣平伯笑容满面地看向主持,道:“主持大师,鄙人听闻贵寺这只红嘴绿鹦哥不止会说话,还会唱歌,念诗,念佛经,可是如此?”

主持单掌行了个佛礼后,道:“这位施主所言不差,只是有一点错了,这只红嘴绿鹦哥并非本寺所有,乃是一位友人寄放在本寺的。”

听到这里,大部分人又有些失望,这鹦鹉会说话又有何稀奇,会念一两句诗和佛经,也并非什么难事。

宣平伯接着道:“鄙人还曾听闻安王爷曾经数次造访贵寺想让主持大师割爱,大师却不曾应允。”

一听到安王爷,众人的兴致又来了,包括皇帝,都对这鹦鹉产生了几分兴趣。

安王爷可是王都有名的“三痴”,一痴花二痴鸟三痴蟋蟀,说起养花遛鸟,安王认第二,别人就不敢自称第一。既然安王对这鹦鹉如此倾心,那这只鹦鹉的才艺应该不是普通的鹦鹉学嘴,必然是有其特别之处。

而这位主持大师竟然连皇帝的皇叔安王都敢拒绝,倒是有几分清高。

一时间,这些平日里眼高于顶的达官贵人看着主持的眼神多了几分敬重。

主持单掌行了个佛礼后,对宣平伯道:“这位施主,安王爷确实数次莅临本寺,只是这‘割爱’两字却是不妥,这只红嘴绿鹦哥并非本寺所有,又何来‘割爱’一说呢?”

主持反复强调那只鹦鹉并非是灵修寺所有,但宣平伯根本不以为意,难道说那只鹦鹉真的入了皇帝的眼,还有谁敢拒绝皇帝不成?

就在这时,一个小内侍突然匆匆地跑了过来,行礼道:“参见皇上、皇后、太后,安王爷来了。”

安王爷?!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没一会儿,就听到后方传来安王爷熟悉的声音:“释心!释心,我又找你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

释心正是主持大师的法号。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只见一个六十来岁、一袭锦袍的清瘦老者快步朝这边跑来,老者看到皇帝他们有些惊讶,甚至没行礼,随口道:“皇帝侄儿,还有皇嫂,你们也在啊。”

他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对着皇帝道:“皇帝侄儿,你不会也是来跟我抢小翠的吧?”

虽然他说得没头没尾,但是在场的人都猜到“小翠”大概就是那只红嘴绿鹦哥,大概也只有一向闲云野鹤的安王敢用如此散漫的语气对皇帝说话了。

皇帝脸上没有一丝愠色,倒是笑意更浓,道:“皇叔放心,朕不会与你抢小翠的。”

安王显然松了口气,转头又对主持大师道:“释心,我已经是五顾茅庐了,诚意该够了吧。就算你不肯把小翠交给我,也别拦着我见小翠一面啊!你这分明是棒打鸳鸯,怕小翠心甘情愿跟我走是不是!”

若非在众人都知道小翠是一只鹦鹉,而非一个女子,几乎要以为他们是在看一个戏本,安王与小翠乃是一对被主持强硬拆散的有情人。

其他人都已经是忍俊不禁,南宫玥差点没笑出来,只能死死咬住下唇,忍着笑。安王爷还是那么有趣。

傅云雁上前几步,笑眯眯地对安王爷道:“舅公,我听说你的小翠既会说话,又会唱歌,念诗,念佛经,那可这真厉害啊!”

我的小翠……安王听傅云雁这么一说,真是觉得舒心极了,忙不迭颔首道:“六娘啊,那是,我的小翠可是一个大大的美人,我游走江湖多年,也算是见过不少美人,也唯有小翠让我一见钟情……”

眼看着安王越说越不着调了,皇帝失笑道:“听皇叔这么一说,朕亦想一见小翠尊容了。主持大师,不知可否?”

这天下都是皇帝的,皇帝开口要见一只鹦鹉,主持如何能拒绝。

安王一见主持松口,双眼闪闪发光,投以皇帝感激的眼神,心道:他这个皇帝侄儿可真是好啊。

之后,主持吩咐了一个小沙弥一句后,便带着皇帝等人去了偏殿旁的一个庭院。

皇帝才刚在一张石桌旁坐下,小沙弥就拎着一个木质鸟架来了,这只绿鹦鹉可说是千呼万唤始出来,一时间倒是吸引了不少眼球。

只见它鲜红的嘴交叉着,似红玉;一身绿羽油光发亮,如翡翠;乌黑的眼眸透亮,像黑珍珠,这只鹦鹉的品相确实是上品。

安王迫不及待地从小沙弥手中接过鸟架,两眼灼灼地说道:“小翠,我可终于又见到你了。”

鹦鹉拍了拍翅膀,在鸟架上动了动,发出清脆的声音:“我是叶子!我是叶子!”

它的发音居然还挺标准的,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个童子在说话。

“叶子哪有小翠好听!”

安王振振有词道,可是鹦鹉根本不理会他,径自念起佛经来:

“佛曰: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佛曰:人有二十难:贫穷布施难,豪贵学道难。弃命必死难,得睹佛经难。生值佛世难,忍色忍欲难。见好不求难,被辱不瞋难。有劫不临难,触事无心难。广学博究难,除灭我慢难。不轻未学难,心行平等难……”

念到后来,连太后都若有所动,这只鹦鹉竟然能把佛经如此完整地念出来,那倒委实是不易了。

安王警觉地朝太后看了一眼,随性地对着皇帝挥了挥手道:“皇帝侄儿,反正你也见过小翠了,我先去和小翠叙旧,你们在这里慢慢逛吧……”

话音未落,他已经拿着鸟架一溜烟地跑了,小沙弥忙叫着安王爷追了上去。

留下众人在庭院中静悄悄的,众人都是觉得好笑极了,连皇帝都是感慨地笑道:“皇叔还真是童心未泯。”

皇帝一笑置之,自然也没人去斥责安王君前失仪。

这鹦鹉算是赏完了,皇帝正要起身,就见一道白色的身影翩翩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她身旁还跟着百越使臣阿答赤。

“大裕皇帝陛下,”摆衣优雅地行礼道,“适才摆衣得见大裕神鸟,甚为赞叹。今日摆衣与阿答赤大人正巧也带来吾百越的圣鸟,希望献给大裕皇帝陛下。”

正巧?四周的众人一听,都是似笑非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谁也不会相信这真的是什么巧合,出来礼佛还随身带着鸟笼?

这些百越人还真是有心了,想必是早打听到这灵修寺有只红嘴绿鹦哥,便故意选这个机会来献鸟,讨好皇帝。

“那朕倒要见识一下百越圣鸟。”皇帝淡淡道。

闻言,阿答赤拉开了套在鸟笼外面的布套,只见黑色的布套下是一个精钢鸟笼,其中有一只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小鸟。

皇帝一看,却是眼前一亮,只见那鸟儿全身的羽毛乃是炫丽的彩色,红、黄、粉红、翠绿……各种各样的颜色,如彩虹般交织在一起,仿佛不像是凡间之鸟,而是那传说中七色神鸟一般。

见众人看得目不转睛,摆衣自信地笑了:“大裕皇帝陛下,此鸟乃百越象征长寿的圣鸟七色鸟,亦称长寿鸟,最长寿的可活过数百岁,在百越亦不超出十只!”

这自古的皇帝都想要万寿无疆,所以才会有那句“皇帝万万岁”,皇帝也不能免俗,一听此七色鸟代表长寿,龙颜大悦。

“好一个长寿鸟。”皇帝大笑道,“呈上来给朕看看!”

刘公公接过阿答赤献过的七色鸟,呈送到皇帝手边,皇帝随意地逗弄了几下,发现这七色鸟不止是长相不错,还不怕人,甚至还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皇帝的指腹。

宣平伯见状,立刻拱手道:“皇上神灵明圣,圣鸟亦臣服于皇上!”

其他几位近臣也顺势说了一些奉承话,惹得皇帝龙颜大悦,下方献鸟的摆衣和阿答赤低眉顺眼地垂手肃立,一直到退下后,才不着痕迹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之后,众人便在主持的带领下,继续在寺内闲逛,七座灵塔、翠竹林、藏经阁……当太后得知这灵修寺的藏经阁中还收藏着本朝一位知名的高僧手书的金刚经时,虔诚地在藏经阁的顶楼流连了许久。

太后在翻阅佛经,几位姑娘便在藏经阁外等候,这个藏经阁外有诸多碑刻,大部分碑刻都是由寺内的历代高僧、或者云游到此的僧人所刻,但其中也混了一些名家之作,倒是引得不少人驻足观赏、品鉴。

南宫玥、傅云鹤和原玉怡在一块斑驳的石碑前停下了脚步,这碑刻虽非出自名家,却是犀利刚劲,宽博朴厚,笔法多变,让三个姑娘看得啧啧称奇。

“世子妃,县主,傅六姑娘。”

这时,一个尖利的声音自她们身后传来,回头就见到皇后身边的陈公公笑着向他们走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内侍,手中捧着一个匣子。

“刘公公。”

三个姑娘向他微微颌着,陈公公笑容满面地说道:“皇后娘娘命咱家给三位送东西过来了。”

他说着,那个小内侍走上前一步,打开了手中的匣子,一股特别的幽香便从匣子中飘了出来,清雅舒心,与众不同。只见匣子中放了三个精致小巧的香囊,一粉一蓝一红。

原玉怡的鼻端动了动,惊叹之声差点脱口而出。

“好香。”原玉怡陶醉地说着,“这是舅母赏给我们的吗?”

陈公公乐呵呵地说道:“是啊,县主,皇后娘娘特意命咱家拿来的。”

三人之中,南宫玥的品衔最高,自然是她先取。她从顺如流的拿起了一个粉红的香囊,香囊上绣着一朵众人都前所未见的绚丽花朵,绣工精细,颜色鲜红绚丽,胜似火焰,有种张扬妖艳的美感。

原玉怡和傅云雁跟着分别取了一蓝一红两个香囊。

南宫玥拿起香囊放在鼻尖嗅了嗅,一股沁人脾肺的香味立刻涌入鼻腔,令人神清气爽。

这个香味她还是第一次闻到,她虽然精通医术,可这世上的奇花异草数不胜数,没有见过也是寻常……

“这个香味不错。”原玉怡很是喜欢地说道,“陈公公,这是谁进献给舅母的?”

南宫玥也很好奇,毕竟皇后伴太后来进香,自然不可能会随身带着用来赏赐的香囊,多半是哪位夫人为讨皇后欢心趁机进献给皇后的,皇后再拿来赏给她们。

“是百越的摆衣姑娘。”陈公公有问必答的说道,“据说是百越的一种名叫醉心花的奇花制成的,这醉心花离枝后不到一宿就会凋谢,但是将花瓣晒干,做成香囊后,花香便可几年不散。皇后娘娘说了,世子妃、县主和傅六姑娘年纪小,会喜欢这种香味,便特意让咱家来送于三位。”

当时还是摆衣特意提到说,在百越,年轻的姑娘都喜欢用这种香囊,皇后这才想起命他来赐给她们。不过,这种话,陈公公自然不会提的。

“烦劳公公替我们谢过皇后娘娘。”

三个姑娘一同谢了恩,陈公公这才带着小内侍离开。

傅云雁一脸古怪地说道:“百越人这是怎么了,一会儿送鸟,一会儿送香囊的。”

原玉怡思索着说道:“是想趁机讨好皇上吧。”

南宫玥没有说话,这香囊中的香味她虽然不识得,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害,但既然是摆衣送的,那么还是提防一些为好。她把香囊随手交给了百卉,低声吩咐百卉道:“一会儿你去悄悄处置掉。”她说得语调虽轻,但也瞒不过身旁的原玉怡和傅云雁,或者说,南宫玥根本就是故意说给两人听的。

御赐之物当然不能随意处置,不过,这是百越人送的,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原玉怡和傅云雁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也心里有数了。

“阿玥。”

说话间,一个明朗的声音传入了南宫玥的耳中,傅云雁和原玉怡调侃地看了她一眼,皆是笑眯眯的样子。

萧奕向她们走了过来,傅云雁和原玉怡向他福了福身后,很识趣地携手去看另一块碑刻。

南宫玥眉眼弯弯地说道:“你这是溜出来的?”

“里面太没意思了。”萧奕爽快地承认了,“我陪你逛逛。……待会儿我再悄悄溜回去,不会有人发现的!”

帝后和太后还在里面看经书,萧奕看到那些经书就头大,干脆悄悄地溜出来,陪他的臭丫头。难得出来一趟,他才不要整天陪着皇帝呢!

南宫玥抿唇笑了起来,正要说话,就见萧奕忽然凑到她脖间用力嗅了嗅。

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南宫玥脸上一红,这家伙最近就爱逗她,但现在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呢,不说别的,原玉怡和傅云雁都还在前面呢。

南宫玥伸手就要推开他,这时,萧奕微微蹙眉道:“这味道……臭丫头,你换了香囊?”

南宫玥微微一怔,意识到他指的是新得的那香囊,便道:“是皇后赏的。”说着,便把来历告诉了萧奕,并乖乖说道,“我正要让百卉拿去处置掉呢。”

百越人的东西?

萧奕眉头蹙得更紧,对着百卉一伸手,百卉立刻识趣地把那个粉色的香囊交给了萧奕。

萧奕似笑非笑地把那香囊把玩了一下,甚至也没嗅上一嗅,就突然将之投掷而出。

他的动作实在太快,南宫玥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那香囊已经飞入寺庙东南侧的小树林中,眨眼便成了一个黑点,然后不见踪影……

萧奕拭了拭手,说道:“看,这就行了。”

还真是他的脾气。南宫玥丝毫不在意,反而笑了起来,大大夸奖了一番。

萧奕被夸得眉开眼笑,牵住了她的手,说道:“我们逛逛去。”

两人手牵着手走在碑林中,南宫玥不由又想起了那个香囊,笑着说道:“阿奕,近日的和谈你是不是又给他们瞧脸色了?瞧瞧,就连进个佛,他们都忙着要讨好帝后,又是送鸟,又是送香囊的。”

“想和谈可没这么容易。”萧奕在南宫玥的面前自然没有丝毫的保留,“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们,我们南疆屈死的百姓该向谁说理去呢。”他耸耸肩说道,“每次那些蛮子,想打大裕就打,想和谈就和谈,皇上他还真是不计较。照我说,就应该狠狠得打,打得他们彻底服帖了为止。那些蛮子可不讲什么盟约,只有血债血偿,让他们痛了,才会学乖。”

萧奕的身上不可避免的升起一丝戾气,南宫玥用力握了握他的手。她知道,萧奕素来是不愿意和谈的,只是以他的立场,难以说出“拒绝”两个字,而她能做的,唯有陪着他,支持他。

萧奕扭头看着她,戾气瞬间散去,眉眼也舒展了开来。

两人十指交握,过了一会儿,萧奕说道:“百越人最近有些蹦跶得太欢了,我一会儿让人去查查他们到底想做什么……”那个香囊,总让他有些隐隐的不安,“还是得盯紧了才行。”

南宫玥同意地点了点头。

两人悠然地逛着碑林,萧奕眉眼含笑地听着南宫玥对一块块碑刻的品评,时不时地插上一两句嘴,只觉得这样的日子实在太美好了。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南宫玥好说歹说的把他赶了回去,自己则跑去和原玉怡他们会和。

不多时,帝后伴着太后从藏经阁里走了出来,几个姑娘随之回到了太后跟前,而在不远处的摆衣则一直看着南宫玥的方向,蓝眸中闪过了一丝得意的光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