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活该/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公公脸色大变,强自镇定地说道:“萧世子,您未得皇上传召,私闯福寿阁该当何……”

“罪”字还没有出口,萧奕已是一掌打在了他的胸口上,那一掌含怒而出,丝毫不留情,胡公公一口鲜血喷出,“砰”的一声直梆梆地倒在了地上。

那两个侍卫面面相觑,他们意识到事情已经不妙了,拼死一搏的提剑冲向萧奕。

萧奕把南宫玥护在身后,抬臂挡格夺下了一人手中的剑,反手一剑,从另一个侍卫的胸口直透而入,跟着他手腕一转,剑尖在第一个侍卫的脖子上划过,赫然便是一道血线,那侍卫捂着脖子,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直接倒了下去。

萧奕冷漠地从他们的尸身上跨过,走到了倒在一边的胡公公,见他尚留一丝气息,提剑便要落下……

“等等,阿奕。”南宫玥拦住了他,说道,“留个活口。我想知道是谁干的。”

萧奕克制着心中的戾气,随手扔下剑,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

南宫玥此时反而冷静了下来,她把头靠在萧奕的胸口上,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细声细语地说道:“我们先回去再说。”说着,她有些苦恼地皱了一下眉,心想:这两具尸体该怎么办呢。

这福寿阁好歹是皇帝的居所,莫名多了两具尸体出来恐怕不太好瞒混。

“萧世子。”

这时,几道黑影飞快掠过,小四带了两个人匆匆赶到,他看了看四周的情形,不禁松了一口气,说道:“公子让我过来的。”

“先离开。”

萧奕冷然的开口了,他的身上不见了一贯的肆意张扬,取而代之的是毫不掩饰的浓烈杀意。

幸而小四带了两个人过来,两个侍卫的尸体和那个昏迷不醒的胡公公总算是不愁了。萧奕伴着南宫玥和两个丫鬟正大光明的走了出去,而小四他们则趁着侍卫巡逻的间隙,丝毫没有惊动任何人,无惊无险的就出了福寿阁。

之后,小四他们带上那三个累赘回去向官语白复命了,而萧奕则牵着南宫玥直接回了静月斋。

萧奕一直拉着南宫玥的手,一刻也不愿意放开,仿佛只要一放就会彻底失去她。

南宫玥也是心有余悸,这次的局虽然算不上缜密,但却胜在了那个胡公公确实是皇帝身边的人,而把她带去的地方也确实是皇帝的所在……若非因着前世,她的警惕心比寻常人要高,恐怕多半就会中招。

“阿奕……”

“别怕,别怕……”萧奕像是在安慰她,但是南宫玥能够感觉到他握着自己的手正在微微颤抖着。

从来胆大妄为,不知恐惧为何物的萧奕,正在后怕。

南宫玥反握着他的手,温暖他冰冷的掌心,轻柔安抚道:“我没事的。阿奕……”她故意把萧奕的注意力引开,问道,“你可知到底是谁干的?”

萧奕还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只是官语白是在得知南蛮人给帝后送了七色鸟和香囊后才脸色大变,所以他想也不想的说道:“那些南蛮子!”

“南蛮人?”南宫玥一讶,不解地说道,“可是,那胡公公确实是御书房里伺候的。南蛮人如何能收买到他?”

萧奕剑眉微挑,冷笑着说道:“我一会儿去趟小白那里问问那姓胡的太监就知道了,可不能白留了他一条命。”

因带着南宫玥行动不便,萧奕就让小四把胡公公带去官语白处。

“世子爷,世子妃。”说话间,百合匆匆来报道,“公子来了。”

百合口中的“公子”从来就只有一个——官语白。

萧奕还想等一下再去找官语白,没想到他会先过来。

萧奕牵着南宫玥一同走了出去。

官语白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一派云淡风清,丝毫看不出先前的慌乱。

“官公子。”

南宫玥福了福身,萧奕则招呼着官语白坐了下来,百合热络地端上了茶水,又悄悄退了下去,关上了门。

官语白开门见山地问道:“阿奕,事情已经问清楚了,我特来与你说一声。”

军里的手段众多,审一个太监根本不需要花费多少工夫。

萧奕问道:“是南蛮人干的?”

“指使胡公公的是三皇子。”官语白平静地说道,“胡公公是张嫔的人,当年胡公公进宫后不久,就被张嫔给收拢了。那个时候张嫔正得宠,便使了法子让他去了皇上身边伺候,这一待就已经有七、八年。他交代是遵了三皇子的吩咐假传皇上的口喻,把世子妃骗到福寿阁。”

南宫玥惊讶地瞪大眼睛,“三皇子他……把我骗去那里做什么?”

萧奕同样也是不解,方才时间紧迫,他根本来不及多问,但现在,他想弄得一清二楚。

官语白微微垂眸,对于一个女子而言,接下来的话题可能会难以启齿。官语白本想让南宫玥暂且回避,可是,自打与她相识以来,官语白便知这不是一个会困在深闺之中的弱女子,此事既与她有关,还是应该让她知晓才是。

想到这里,官语白启唇,轻声说道:“我曾在一本来自域外的博物志上看到过,百越之地有一种数量稀少的奇鸟……”

南宫玥越听越是心惊,她的手心冷汗淋漓,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她不敢想象,若不是她素来谨慎,若不是萧奕得了官语白提醒匆匆赶来,她面临的将会是怎样的噩梦……这世间怎会有如此歹毒之人!

死不过就是痛一痛罢了,可他们却是要让她堕入地狱,求死不能!

南宫玥的小脸煞白,萧奕看着心痛不已,轻声细语地安慰着。

南宫玥颤抖着声音问道:“三皇子……他为何要这样做?”

“胡公公只是一个阉奴,自然不会知道太多。”官语白平静地说道,“据我猜测,应该是为了让阿奕你与皇帝决裂。”

若真出了那样的事,君臣二人必不可能毫无嫌隙。

官语白淡淡地说道:“如此一来,阿奕作为质子想在王都安然度日,就得有新的倚靠,到时候,三皇子便会趁机向你提出招揽。而若你再不识好歹,他也可以另找机会,撺掇皇上除掉已不得圣心的你,借此向南疆的二公子示好。”

萧奕的眼中布满了血色的杀意,哪怕把韩凌赋千刀万剐也难解他心头之恨。

还好他的臭丫头聪明机警。

官语白望着萧奕,开口说道:“阿奕,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萧奕回答得毫不犹豫,“杀了他,还有那些南蛮子!”

“你想要解一时的心头之恨,还是想让三皇子永世翻不了身?”官语白拿着杯上的茶杯,轻啜了一口,说道,“若是要解心头之恨倒也容易,以你的功夫必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届时再暗中布置一番,皇上只会当作是意外。若是想让他永世翻不了身,我们则需好好筹谋一下。至于那些百越人,不值一提。”

死亡最多不过是一时间的恐惧,眼睛闭上了,一切也就结束了。

而对于一个野心勃勃的皇子来说,从高高在上被打落尘埃恐怕才是最痛苦的。

三皇子既然如此用心歹毒,那他必要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萧奕看了一眼南宫玥,就见她向自己点了点头。

官语白见状,也是了然了,说道:“那就不是一两天所能办到的……不过,暂且可以先让你与世子妃出了这口气。”

“官公子。”南宫玥这时开口了,她的声音总算是平静了一些,不再那么颤抖,只是有些干涩,“此事只是三皇子一人所为吗?”

南宫玥总觉得有一个人和这件事脱不了关系。

白慕筱!

自从上次在大庭广众下揭穿她剽窃以来,她便在应兰行宫深居简出,几乎看不到踪影。以南宫玥对她的了解,白慕筱不是那种会隐忍之人,只要一有机会,她就会设法翻身。

如此歹毒的计划倒是有几分像是她的手笔。

“我让人去查了,很快就会有结果。”

官语白的话音刚落,叩门声响起,外面是百合的声音:“公子,小四送了封信过来。”

让她进来后,百合将一封火漆封好的信交给了官语白,随后就退了出去。

官语白打开信封看了一眼,交给了萧奕,并说道:“世子妃猜对了。”

信函里一一列了这些日子以来,摆衣和阿赤答曾去过的所有地方,见过的所有人,其中有一个名字赫然可见——白慕筱。

南宫玥一字一顿道:“果然是她!”

韩凌赋野心勃勃,对他来说最痛苦的绝对不是死亡,而是离那个位置越来越远,以及与心爱的女人貌合神离。而白慕筱,她两世以来所仰仗的便是韩凌赋对她的一心一意了……

……

白慕筱有些不安。

两个时辰前,小励子递来话说,南宫玥已经去了福寿阁。

都两个时辰过去了,该发生的事早就应该发生了,怎么韩凌赋还不命人来告诉自己好消息呢。

她的计划很完美,不会有误的,谅南宫玥这一次运气再好也逃不过去。

难道是皇帝碍于面子,想把事情遮掩过去,命人封了消息?

应该是这样吧……

想来再过不久,等得了机会后,韩凌赋便会派人过来的。

白慕筱站了起来,在室内来回走动着,焦燥让她闷热难当。

这时,叩门声响,碧痕走了进来,福身道:“姑娘,有您的一封信。”

“信?”

碧痕压低了声音说道:“是一个百越人送来的,说是要亲手交给您。”

百越人?

是摆衣派人送来的?

白慕筱拆开了信,核对了一下信尾的印戳以及她与摆衣约定过的记号无误后,这才看了信,随后她冷笑一声,不屑道:“真没用。”

碧痕犹豫着说道:“姑娘?”

白慕筱沉吟了片刻后,说道:“你们随我出去一趟。”说着,她率先往外走去。

摆衣来信说,事情出了些纰漏,想约她见面商议一下该如何弥补。

白慕筱带着丫鬟来到了约定的地方,是位于烟雨阁后面的流芳斋。因烟雨阁被划拨给百越人居住,因而流芳斋也空了下来,一般不会有人去,因着僻静,白慕筱与摆衣也曾约在这里见过面。

宫室的院子里静悄悄地,几乎落针可闻,只有微风吹着树叶的簌簌声偶尔响起。

碧痕不安地看了看四周,低声对白慕筱道:“姑娘,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碧痕始终觉得白慕筱与摆衣合作等于是与虎谋皮,心里一直有些七上八下的。

白慕筱没有理会。她的目光在前方的屋子停顿了下,继续往前走去。

摆衣约了自己过来,希望她别迟到,不然自己可没有耐心等太久。

白慕筱走到屋前,屋门虚掩着,她干脆自己推开了门。

“吱——”

屋子里昏黄的一片,隐隐能看到珠帘后面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

白慕筱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耐,轻声喊道:“摆衣姑娘……”

白慕筱撩开了珠帘,帘子上的珠子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空气中迎面扑来一种古怪的异味。

白慕筱微微皱眉,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却还是下意识地抬眼看去。

一瞬间,呆若木鸡,脑海中空白一片。

紧跟着她后方的碧痕也看到了,猛地张大了嘴,她硬是死死地捂住嘴,没尖叫出声。

前方依墙而放的梨花木床榻上,一对年轻的男女交颈而眠,女子双目紧闭,粉润的嘴唇略显红肿,黑如绸缎般的长发散乱在她胜雪的肌肤上,雪白的香肩半露。而那男子埋首于女子纤美如天鹅般的脖颈处,他们青丝如墨,丝丝缕缕、缠缠绵绵地纠缠交错在一起……

虽然女子只是露出侧颜,但从对方明显比大裕人更为高挺的鼻梁,白慕筱一下子就认出她是摆衣。

白慕筱在意的并非是摆衣,而是另一人,虽然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他闭上的眼眸和微扬的嘴角,不过是半边的侧颜,但是白慕筱已经将他给认了出来。

是他!

怎么会是他!

她死死地盯着他安详的睡颜,手指狠狠地抠在自己的掌心……

男子的头动了动,他似乎是听到了响动,转头朝白慕筱的方向看来,略带迷蒙的目光直直地撞入了她那双愕然的眼眸中。

白慕筱彷如被冻结般直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掌猛然捏紧,让她几乎喘不过起来。她娇躯轻颤不已,喉间干涩,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最爱的男人,那个曾经答应过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男人韩凌赋与百越圣女摆衣居然颠倒鸾凤,同榻而眠!

白慕筱的眼前浮现一层薄雾,悲痛欲绝。

碧痕直到此刻才看出男子的身份,这一次,她终于忍不住惊呼出声:“殿下……”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三皇子殿下!

“筱,筱儿。”

在看到白慕筱的那一瞬,韩凌赋原本有些迷蒙的双眼瞬间恢复了清明,他皱了皱眉,四下看了看,仿佛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原来刚才的一切并非是梦……

“筱儿,筱儿,你听我解释。”韩凌赋慌忙想要下榻,锦被随着他的动作滑落,露出他赤裸的胸膛,锁骨间还可以看到那淡淡的印痕……甚至还能若隐若现地看到摆衣玲珑的身段,以及上面布满了红色的旖旎痕迹……

白慕筱瞳孔猛地一缩,心痛得似乎五脏六腑都被蛇鼠虫蚁啃噬似的,浑身虚软无力。她缓缓地后退了一步,又一步……

怒火在她的身体里咆哮着,却是找不到宣泄的出口。

为什么?为什么韩凌赋要负她!?

他明明答应过她不会碰别的女人,他明明说过她才是他最心爱的女人,为什么?为什么让她亲眼看到这一切!

如果这是一场噩梦,下一瞬,她就从中惊醒过来,那该多好……

内室里的动静终于惊动了昏睡中的摆衣,她低低地呻吟了一声,身子动了动,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碧蓝的眼眸中含着情事氤氲后的湿润。

她立刻感受到自己的身子有些不适,再联想到刚刚迷迷糊糊中所发生的一切,娇美的脸庞上惨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身子微微颤抖着。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摆衣有些恍惚地喃喃道,“怎么会这样……”她从来没想过要献身给韩凌赋,她爱慕的人是官语白啊!

她脑海中不由浮现官语白那清雅似谪仙的身形,大裕有一句话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本来她有信心一定可以得到官语白的心,可是现在,现在的自己已经有了瑕疵,再也配不上完美的官语白了。

她眼中闪过一抹深深的悲怆与绝望……

韩凌赋原本还想质问摆衣,可是看摆衣的反应,显然比他还要震惊。

这个时候,韩凌赋也没心思跟摆衣对质些什么了,他慌忙地抓起一件外袍,一边手忙脚乱地裹到身上,一边说道:“筱儿,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白慕筱深吸一口气,每一个字仿佛都是从牙齿间挤出来的一样,“我什么都不想听,我只想问你一句话。”她神情痛苦地看着韩凌赋,“你们是不是已经……”她目光似箭地朝摆衣看去,只觉得自己太傻了,她怎么就会被摆衣三言两语给挑动了,傻得与虎谋皮!

韩凌赋的薄唇动了动,说不出话来,到现在,他脑子还一片混乱,不知道事情怎么会这样……

可是,已成的事实却无法改变!

他眼中闪过一抹惶恐,他会不会为此失去他的筱儿?

从他的眼神中,白慕筱得到了答案,或者说,她这一问,也不过是再自欺欺人,自取其辱而已。

她的眼眶中盈满了泪水,神情凄凉而又绝望,决然地转身而去。

“筱儿……”韩凌赋急急地想要下榻去追,可是下半身凉飕飕的感觉却又让他顿住了。他慌乱地又拿起了一条裤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慕筱的身影消失在门帘处,只余下那一串串珠帘在半空中晃荡着,碰撞着,刺耳极了……

韩凌赋拼命回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弄成现在这样……

他只依稀记得当时正在等胡公公的消息,然后萧奕来了……对了,是萧奕,是萧奕打昏了他!

是萧奕干的!

难道是那件事情败了,萧奕知道了一切,故意要报复自己?!

这个念头一涌上心头,韩凌赋整颗心瞬间都凉了。

明明计划得好好的,怎么会败呢……不,就算是败了,也应该是百越人挡在前面,萧奕怎么会知道是他、是他……

韩凌赋的大脑一片空白,而这时,他突然听外面又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他下意识地抬眼,却见前方的门帘再次被人挑起,一张熟悉而愤怒的脸庞映入他的眼帘。

韩凌赋瞳孔猛地一缩,脱口而出,“父皇!”

床榻上的摆衣当然也看到了皇帝,一瞬间,心沉到了最低谷。

完了,一旦大裕皇帝知道了,这件事是必然瞒不过去了,很快,大皇子奎琅也会知道,然后自己就必须……

想到这里,她瞳孔猛地一缩,双手不自觉地用力攥住指下的薄被。

皇帝又不是未经人事的傻子,这内室中的凌乱与那浓重的麝香味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是啊,孤男寡女,衣裳不整,又是血气方刚,能发生什么呢?!

“孽障!”皇帝愤而甩袖,“给朕出来!”

皇帝毫不留恋地转身又出去了,跟随在他身旁的皇后慢了一拍,淡淡地看了韩凌赋一眼,然后不疾不徐地跟了上去。

韩凌赋的右手不自觉地使力,手背上青筋凸起,心绪难以平静。

这一刻,他的大脑终于恢复了思考。

先是筱儿,再是父皇……这一次,自己这个跟头栽大了!

萧奕,好你个萧奕!

韩凌赋咬了咬牙,用最快的速度穿上了衣袍,然后拿起一条白玉腰带扣上,又理了理衣装,便出了屋子。

皇帝正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右手的食指不耐地点着石桌。

这是父皇烦躁发怒时才有的小动作,韩凌赋心中一沉,但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扑通一声跪在冰凉的青石板地上。

“父皇,皇后!”

皇帝冷冷的目光在韩凌赋身上扫过,之前三皇子带摆衣去了锦心会,皇帝就觉得这两人走得有些太近了,但想着韩凌赋身为皇子总该知道以国事为重,也没特意斥责他,没想到他就是这么回报自己的信任。

百越早就想以圣女和亲大裕,但自己迟迟没有应下,而现在这个逆子居然就先和圣女有了夫妻之实,此事传扬开去,自己的脸都要被他给丢光了!

见皇帝一直不语,皇后出声道:“皇上,三皇儿年纪小,血气方刚,也是一时糊涂……”

“皇后不必为这个逆子说好话了。”皇帝的目光更冷,硬声道,“小三,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韩凌赋直觉地想要说是萧奕在害他,可是话到嘴边,他一下子冷静了。

就算他说了萧奕,父皇会信吗?

萧奕正受父皇宠信,无凭无据,父皇又如何会相信!

更何况,如果父皇反问萧奕为什么要害自己?

难道自己要回答萧奕在报复自己吗?

若是深究下去,被父皇查到了自己联合百越人试图陷害他和镇南王世子妃……那这件事就从男女的“情不自禁”上升到了“叛国谋逆”、“谋害皇帝”,这个罪名自己担待得起吗?

韩凌赋背后出了一大片冷汗,难怪萧奕毫不避讳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原来早就料好了这一出。

韩凌赋的心都凉了,此时此刻,他唯有一个选择,只能俯首认错:“父皇,是儿臣错了!儿臣……儿臣是情难自禁。”

一句话便是盖棺定论!

皇帝双目一瞠,气得脸色发青,指着韩凌赋一时说不话来:小小的理藩院管不好,现在又轻易就为美色所图,与人苟合,实在是……

皇后忙劝道:“皇上莫动怒,别气坏了身子。”

皇帝顺了口气,霍地站起身来,甩袖而去,只给了四个字——

“不堪大用!”

皇帝大步离去,随行的其他人员自然也是紧跟了过去,只是一眨眼,原本喧哗的院子又变得寂静无声,静得可怕。

只留下韩凌赋萧索的身影站在原地,皇帝的那四个字反复地回荡在他耳边……

不堪大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