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决裂/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清丽的嗓音突然在院中响起:“三皇子殿下。”

韩凌赋循声看去,只见摆衣不知何时出现在屋子门口,她又穿上了那一身白色的纱裙,只是长长的乌发如瀑布般披散下来,衬得她肌肤如玉。

看着摆衣,韩凌赋的眸色一沉,他知道不该怪摆衣,摆衣也是被陷害的,可是一想到因为她,他不仅是遭了父王嫌恶,连筱儿也……

这时,摆衣已经从一炷香前的混乱中冷静了下来,她回起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只记得是一个陌生的丫鬟说是来给白慕筱传信,她拿了那封信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直到刚刚醒来……

她不傻,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一定是他们的计划被萧奕识破,反被算计了!

事已至此,时光无法回溯,她必须为自己谋划才是。

如果说她必然要嫁给眼前这个男人,那么她就必须赢得他的喜爱、他的怜惜,只有这样她才能从夹缝中生存下来,才能替百越争取到休养生息的时间。

她不像那个白慕筱,没有资格任性!

话虽如此,摆衣心中难免一阵委曲,这样无能懦弱的韩凌赋哪里比得上如嫡仙一般清雅的官语白……

摆衣按耐住心中的厌恶,缓步走向韩凌赋,故意装作没看到他眼中的异色,双目含泪道:“殿下……你不必太过介怀,我们只是遭了萧奕的算计……”她微微垂眸,咬了咬下唇,看来柔弱可怜,让韩凌赋心中一软。

摆衣很快又勇敢地抬起头来,对上韩凌赋的眼,“殿下,白姑娘似乎对我们有所误会,要不要摆衣陪殿下去和白姑娘解释一下?摆衣相信白姑娘通情达理,一定会理解……今晚实非摆衣与殿下所愿……”

韩凌赋深深地看着摆衣,道:“摆衣姑娘,不必了。”筱儿的性子,他再了解不过,要是他带摆衣过去解释,恐怕筱儿真的不会原谅他。

哎,若是筱儿能像摆衣一样识大体,那该多好?

这个念头在韩凌赋心中一闪而过,让他心中一痛。

筱儿啊筱儿,也许她是他这一辈子的劫难吧。

韩凌赋转过身,淡淡地丢下一句:“摆衣姑娘,你赶紧回去休息吧。”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出了流芳斋后,韩凌赋不由得越走越快,最后奔跑起来,一鼓作气地赶到了兰竹斋,却又下意识地放缓了步子……

有些紧张,有些不安。

近乡情怯,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庭院中,白慕筱的两个丫鬟碧痕和碧落正焦虑的在屋子前来回走动着,一看韩凌赋到来,忙上前屈膝行礼:“参见殿下。”

此刻,疾步而来的三皇子殿下再也维持不住一贯的优雅,乌发略显凌乱,脸色绯红,气息紊乱,形容间掩不住的狼狈。

“免礼。”韩凌赋的声音有些僵硬,问道,“你们姑娘呢?”

碧落恭声答道:“回殿下,姑娘现在在屋里。”

韩凌赋大步上前走到屋子的大门前,往里一推,门“吱”的一声打开了。

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韩凌赋毫不迟疑地往前走着,挑开帘子进入内室,只见一个纤瘦的翠衣女子正倚靠在窗边,目光看着窗外,清冷的月光柔和地洒在她身上,给她平添一股忧郁悲伤的气息,那么惹人怜爱。

韩凌赋觉得一阵心痛,好一会儿,他才喃喃地唤道:“筱儿……”

窗边的白慕筱自然是知道有人进来了,只是凭借对方的脚步声,她就听出了来人是谁。

除了他,还会有谁呢?

她不愿去看他,更不愿去想。

只要想到刚才的那一幕幕,她就心痛得好像又死了一回……

“筱儿,”韩凌赋深吸一口气,大步地走到白慕筱身前,他伸手想要去碰她,可是却又怕她拒绝,“你听我解释,我是被萧奕打晕的,是萧奕他故意要陷害我!”说着,他的身体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着。他真没想到萧奕的胆子竟然已经大到这个地步,胆敢光明正大的对自己下手!

萧奕?

白慕筱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他说的是真的?

他不是与摆衣苟合,而是被萧奕陷害的?

“筱儿,你相信我。”韩凌赋真切地说道,“我和摆衣是不得已的……”

他和摆衣?

从他的口中说出“摆衣”这两个字,把他自己和摆衣放在一起,让白慕筱的心更痛了。

“是真的,筱儿,我们的计划恐怕是让萧奕和南宫玥发现了,所以萧奕才会……”韩凌赋不住地解释道,“你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

她信……

她相信他是被陷害了,可是,陷不陷害有区别吗?

无论原因到底是什么,结果都无法改变,他与摆衣木已成舟!

她原本完美的爱情出现了瑕疵……

她狠狠地咬着下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筱儿!”韩凌赋又朝白慕筱走近了半步,伸出手想要触摸她,却见她身子一缩,脱口而出地喊道:“别碰我!”

韩凌赋仿佛被她吓住了一样呆站在了原地。

明明已经解释清楚了,明明这不是他的错,为什么筱儿还是不理解?

王都中的世家勋贵,哪个男人身边没有妾室通房的。他答应过她不会再有别的女人,一直都信守承诺,甚至都没有和崔燕燕圆房。只有这一次,他不得已的……可她为什么不能体谅一下他?

他今日被算计,被父皇厌弃,他需要的是她的安慰,而不是这样漫无止尽的使小性子。

韩凌赋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好一会儿,才叹息道:“筱儿,我走了。……你先冷静一下,等过几日我再来的你。”他有些精疲力尽,深深地看了白慕筱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他走了?

白慕筱难以置信,直到身后关门的声音传来,她才意识到他真得走了。

内室中,又变得静悄悄的。

明明是他做错了事,倒是先发起脾气来了!

白慕筱的羽睫微动,含在眼眶中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地自眼角淌落。

“韩凌赋!韩凌赋……”

白慕筱趴在窗橼上,呜咽的痛苦出声。

她这么爱这个男人,为什么上天要如此的捉弄她?

不、不是上天……是萧奕,是南宫玥,是他们在害她!

他们先是伙同官语白在众目睽睽下设计她陷害她,让她丢尽了颜面;现在又设计了韩凌赋,试图破坏她的爱情!

先是她的尊严,然后是爱情!

白慕筱瞳孔猛地一缩,一簇火苗“滋”地在眸中点燃,心中的愤恨更是无法抑制。

这一切都是因为萧奕!

或者说,南宫玥!

南宫玥,这一切都是南宫玥在背后害自己!

白慕筱霍地从美人榻上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屋子。

屋外,碧痕和碧落正焦急地来回走动着,刚刚看到三皇子黯然离去,她们就知道姑娘一定是没有原谅三皇子。皇后已经下了懿旨立姑娘为三皇子侧妃,如果姑娘和三皇子一直不和好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姑娘!”碧痕一看白慕筱出来了,忙迎了上去,眼中一喜:姑娘肯出来,想必是想通了……

谁知却听白慕筱道:“我要去一趟静月斋。”说着,她已经朝院外走去。

静月斋?碧痕和碧落互相看了看,姑娘要去见镇南王世子妃?为什么?

虽然心里疑惑不解,但两个丫鬟还是快速地跟了上去……

白慕筱一路快步来到了静月斋,甩开拦在外面的两个丫鬟便要闯进去,就被似笑非笑的百合拦住了,百合使了个眼神,命一个二等丫鬟前去回禀。

当得到禀报的时候,南宫玥和萧奕正在屋里品尝着南宫玥亲手泡制的桂花茶。

这桂花虽还没有晾晒到最好的程度,可耐不住香气扑鼻,南宫玥便干脆先取了一些来过过嘴瘾。

萧奕满是溢美之词,说着这小小的一杯桂花茶好似琼浆玉液似的,听得南宫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当听到丫鬟禀报的时候,萧奕心底的戾气又腾腾地冒了起来,南宫玥见状,连忙拉住了他的手,好一顿安抚,这才说道:“我就去见她一面。很快就来。”也免得白慕筱以为自己不敢去见她,“这是静月斋,我哪里受得到什么委屈,而且有些话我也想与她当面说。”

上次是因为去福寿阁才无法带着暗卫,而现在,在这静月斋,上上下下都是他们的人,何惧一个区区的白慕筱呢?

萧奕眼巴巴地望着她,说道:“我同你一起去。”一副她不答应就不松手的样子。

南宫玥不禁失笑,心里却是暖洋洋的,点头应了下来。

萧奕为南宫玥裹上了一件薄薄的蓝色披风,两人携手一起去了院子。

白慕筱正在院子里,立于金灿灿的桂花树下,凉风习习,衣袂翻飞,显示很是纤弱。

萧奕放了手,目送着南宫玥走了过去。

白慕筱仿佛察觉有人走近,回首的同时,利箭一般的眸光朝南宫玥射了过来,“玥表姐!”

“筱表妹。”南宫玥淡淡道,算是打了招呼。

白慕筱狠狠地看着她,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南宫玥相信自己已经是万箭穿心了。

白慕筱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痛楚,咬牙质问道:“南宫玥,我们怎么说也是表姐妹,就算是做不到互相扶持,那么至少也能井水不犯河水吧?……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一次次地害我?”

她质问的不止是这一次,还有过去南宫玥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坏她的好事,让她不能过继到南宫府,让她做不成三皇子妃,让她中秋夜时遭受众人鄙夷,一桩桩,一件件……

一想到流芳斋的那一幕,白慕筱的心就像是针扎似的痛。

一次次?南宫玥玩味地在心里念着,突然明白了。她的这位表妹原来都是这么想的啊,从不知道检讨自己,只知道迁怒归咎于别人!

所以,无论前世南宫府对她白慕筱有多么尽心尽力,而她看到的永远只是他们对她“不好”。她奢望更多,她奢望所有的人都能为她考虑,以她为中心……

南宫玥又笑了,平静地说道:“应该是我问表妹你才对,表妹你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竟敢和百越联合在一起算计皇上?”

白慕筱不敢置信地瞳孔一缩,小脸惨白如纸,她虽然没有说话,但那表情却仿佛在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虽然知道那件事一定是失败,可是从头到尾,她都没有留下一点自己的痕迹。

南宫玥是怎么知道、知道她也参与了此事……

白慕筱力图镇定,而南宫玥却是心知肚明,冷冷道:“筱表妹,我送你几个字:‘风过留声,雁过留痕。’别把自己当作唯一的聪明人,而别人都是傻子。”

两人四目相对,白慕筱心冷得仿佛置身冰窖,南宫玥真的是知道了!

“佛说以德报怨,我大概是成不了佛的。”南宫玥抬眼看着夜空,冷声道,“筱表妹,你既然陷害我,也该承担起后果。”

说完,南宫玥再次看向了她,用一种似怜惜似同情的口吻说道:“筱表妹,三皇子殿下乃皇子之尊,如此的人物,终究不会是你一个人的。你决定同他在一起,那不就是早就做好了与人其侍一夫的准备了吗?‘一入侯门深似海’,你注定会和别的女人一样深陷在后宅之中,每日只为了他的垂怜而欢喜,为了争宠而勾心斗角……今日是摆衣,明日还会有别人,而你,只不过是他无数女人中的一个罢了。”

她几句话一瞬间便刺到了白慕筱一直最惶恐的地方,眼前仿佛浮现起了韩凌赋与摆衣交颈缠绵的样子,心头一阵又一阵的抽痛不已。

是啊,先是崔燕燕,然后是摆衣,以后还会有数以千计的女子觊觎他的男人……他的身体已经背叛了她,他的心呢?待她红颜老去,他还会像现在一样只爱自己吗?

“筱表妹,今日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我乃堂堂藩王世子妃,朝廷的从一品郡主。而你呢,说得好听是皇子侧妃,说得不好听,不过是一个妾……一个还没过门的妾。我要毁了你实在轻而易举,但可惜,你还不配我了你弄脏了我的手。你要记着,你不配。”

白慕筱捂住了胸口,喉咙里一阵腥甜。

从来她都觉得自己除了家世没有南宫玥好以后,若样貌、若才情、若聪慧,哪一点比不上南宫玥?然而现在,南宫玥的这番话却句句戳中了她的心尖。

她是高高在上的郡主,而她只是一个妾。

她与她之间,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筱表妹,你好自为知吧。”南宫玥拂了拂衣袖,声音中没有一丝感情,“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回屋了。”

南宫玥转身离去。

南宫玥心知,对于白慕筱而言,最重要是那份骄傲、自尊和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只有失去了这一切,她才会真正得痛彻心扉。

白慕筱站在原地,久久动弹不得。

白慕筱眼睁睁地看着萧奕走向南宫玥,温柔地牵起她的手,两人有说有笑地渐渐离去。

这一幕再度刺痛了她的心。

她也曾经以为她与韩凌赋也能有这样的日子,相依相偎,可是,脑海里不停回放着的却是他与摆衣两人抵死缠绵。

这不是她要的爱情,不是!

她的胸口痛得一阵翻腾,喉咙一甜,连忙用帕子捂住了唇,一抹鲜血在雪白的帕子上绽放,宛若一朵红梅。

白慕筱的背靠在后面的桂花树上,一股难言的绝望涌上心尖。

她以后该怎么办?

她无法想象今后要和其他女人一起分享韩凌赋,可是,她还能怎么样呢?

哪怕她再不愿意,也根本不可能真的与韩凌赋决裂,不仅不可能离开他,还必须要“原谅”他……

人情冷暖,她已经看穿了,除了“原谅”,她别无选择。

白慕筱的眸中晦暗难测,充满了绝望。

她的人生仿佛沉入了深渊……

南宫玥和萧奕回到了屋里,那壶热腾腾的桂花茶已经放得有些凉了,萧奕没舍得让她再动手去泡一壶,一直拉着她的手,仿佛是最最珍贵的宝物一样。

南宫玥坐在了他的身边,两个相偎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百卉过来叩门说,皇帝着刘公公来传唤萧奕。

“我去去就回来。”萧奕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她的手,再三叮嘱道,“你等我回来……若是晚了的话,你就先用晚膳。”

南宫玥仰起小脸,笑盈盈地应了一声,“好。”

萧奕来到福寿阁,已是黄昏,走进东暖阁一眼就见到官语白正坐在一侧,不着痕迹的向他微微颌首。

萧奕并不担心,有官语白出马,就没有什么事是办不成的。

萧奕向皇帝行了礼,笑呵呵地说道:“皇帝伯伯,您这么晚了把侄儿叫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皇帝的脸色不太好看,见到他时微微缓和了一些,说到:“阿奕,近日与百越的和谈的如何了?”

“那些南蛮子不知好歹,皇帝伯伯您对他们够宽厚的了,偏还不知足。”萧奕愤愤的说道,“照侄儿所见。就不应该与他们姑息。您就是对他们太好了。”

“朕也是这般觉得。”皇帝沉声道,“朕看他们远道而来,好心款待他们,倒是养出来一帮白眼狼来。”

“皇帝伯伯,不如咱们打吧!侄儿愿意领军出征,替您打下百越!”

萧奕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让皇帝一阵失笑,叹了口气说道:“两国之间岂是简单的战与和这么简单,大裕初立,还是要修养生息才是。”

萧奕不服气的说道:“难道就任由那些南蛮子在我大裕耀武扬威不成?”

说到这里,皇帝的心里就不由地升起一通闷气。

百越,真是狼子野心不死!

皇帝会去流芳斋并不是偶然,就在两个时辰前,安王得知他得了一只好鸟便喜滋滋地跑来看,得知这鸟是从百越来的,便又恭喜他很快就要有一位新儿媳了。皇帝听得一阵茫然,直到安王告诉他,自己在过来前,见到韩凌赋与百越圣女孤男寡女两人一同去了流芳斋……

若这话是别人说的,恐怕皇帝会疑心几分,可安王素来不参与朝政,而且性子随意,最最不受拘束了,没有必要去故意构陷他的皇子。

反观他的三皇子,近些年来实在野心不小,总是找各种机会四处蹦达,还以为自己不知道。这些日子以来更是借着理蕃院的差事与百越的使臣们处得极好,也不知道又想在暗中捣什么鬼。

安王走后,皇帝越想越不踏实,但总不能直接就闯进流芳斋,这要真什么事都没有的话,他也太没面子了。他思前想后,干脆借着四处逛逛的名义,邀了皇后,逛着逛着便逛到了流芳斋……

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该失望……他看到的并不是他的皇子在与百越人密谋,而是搅合到了床上……

这些南蛮子,一定是因为和谈不顺,见他又对和亲一事爱理不理,便想用一个女人来勾搭上他的皇子,从而让他让步!

真得想得美!

偏偏他的三皇子竟然一勾就被勾上了。

皇帝越来越恼,板着脸说道:“阿奕,朕不想再生战乱,所以与百越我们还是以和谈为主,只是朕实在气不过那些没有规矩的南蛮子,总得让他们吃点苦头才行。”

“皇帝伯伯您想怎么做就交给侄儿好了。”萧奕摩拳擦掌道,“侄儿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

皇帝失笑着摇摇头,看向了官语白。

皇帝语气温和地说道:“语白曾长年驻守西疆,也时时与西戎打交道。不知道语白对此次和谈有何看法?”

官语白微微一笑,说道:“无论是西戎还是百越都一样,他们永远都不会打消了侵略我大裕的野心。所以,依臣所见,若想让他们安分,不如打到他们的痛处。”

皇帝思索着喃喃自语:“痛处?”

官语白含笑着开口道:“百越王有七个儿子,皇上不如扶持一个。”

皇帝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茅塞顿开地说道:“语白说得对!朕怎么就没想到呢。”若是下一任的百越王是由大裕扶持起来的傀儡,那百越还有何惧?自当成了大裕的属国年年朝贡。

“皇上日理万机想不到这些细节也是应当的。”官语白不紧不慢地说道,“否则又如何需要臣等呢。”

“语白的机智总是让朕叹服。”皇帝夸赞着说道,“不知语白觉得我大裕应该扶持哪位?”

“最小的七皇子尚不足三岁,百越与大裕相隔甚远,恐难以操控。而三皇子和五皇子是奎琅同母所出,自是守望相助,二皇子、四皇子和六皇子……以臣所见,四皇子野心勃勃,却处事鲁妄,甚为愚钝,恐是最容易让大裕握在手中的。”

皇帝思吟着点了点头,应道:“那就依语白所荐。至于与百越和谈一事……朕知语白身子不佳,但此事关键,语白可否为朕操劳一二?”

官语白起身,作揖道:“臣自当遵命,只是和谈一事一直都由镇南王世子管着,自当以世子为主,让语白协助世子便是。”

皇帝微微颌首,看向萧奕道:“阿奕,你觉得如何?”

“臣遵旨。”萧奕答应得很爽快,顿了顿,又道,“侄儿早就嫌那些南蛮子磨磨叽叽的烦得慌,有安逸侯帮着,也能让侄儿省省事。”

皇帝笑了,摇摇头道:“你啊,别整日里总想着省事。……和谈一事,你与安逸侯好生商量一番后再来回禀朕吧。朕乏了,你们俩就先告退吧。”

“臣等告退。”

两人同时行礼,退出了东暖阁。

百越使臣的目的就是能够把奎琅救回百越,为此才会设下那个歹毒的计划,单单一个摆衣可不足让萧奕消了这口恶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