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纳妾/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圣女殿下,你和大裕三皇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阿答赤一回到烟雨阁,就满脸怒气地叫来了摆衣厉声质问道。

一看阿答赤的表情,摆衣就猜到他应该是知晓了昨晚的事……虽然她早就明白他迟早是会知道的。

“刚才大裕皇帝已经找过我了。”阿答赤冷冷地看着摆衣,“还请圣女殿下把昨晚的事同我好好说说吧。”他语气中透着明显的不悦。

摆衣忍着屈辱把发生在流芳斋的事一一告诉了阿答赤,阿答赤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很显然,一切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控制,算计大裕皇帝和镇南王世子妃的计划不知怎么失败了,反倒是摆衣自己栽了进去……

“圣女殿下,”阿答赤蹙眉道,“如你所说,乃是镇南王世子算计了你和大裕三皇子?”

摆衣自然听出阿答赤语气中的轻蔑,却只能认下:“不错。”

阿答赤轻蔑地看了摆衣一眼:他们废了这么大一番功夫,却被这个女人坏了事。什么圣女殿下?如大皇子殿下所言,女子实在是无用!

发生这样的事,她居然没第一时间通知他们,而是偷偷瞒了下来。直到今日大裕皇帝传唤了他,他才知道昨晚居然还出了这等事,这实在是把百越置于被动之地,当时他除了恳请和亲,连条件都没有资格提。

“大裕皇帝已经允了和亲,你好好准备准备,一会儿就上轿子吧。”

“今日?!”摆衣难以置信,她可是来和亲的啊,哪怕是侧妃,也不该如此草率。

阿答赤厌恶地看着她,闷声道:“你已经失了贞,大裕皇帝不肯给脸面我又有什么办法?若是你自己检点一些,也不至于如此。”

摆衣屈辱的咬住下唇。

阿答赤冷冷地继续说道:“圣女殿下,我知道你对官语白有心,不过若是因为你的一己私心,坏了百越的大事,你该知道……”他没有再说下去,但语气中的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摆衣不敢。”摆衣瞳孔一缩,恭声道。

阿答赤淡淡道:“希望如此。圣女殿下,您可别再让大皇子殿下失望了!”

听到大皇子,摆衣面纱的俏容有些发白,纤细的身体忍不住微微一颤。

明明初秋的天气依然闷热,她却宛若身处在寒冰……

而与此同时,福寿阁正殿的东暖阁,气氛同样寒冷若冰。

皇帝沉着脸坐在御案后,下方一身紫色锦袍的三皇子韩凌赋跪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

书房内当值的宫人都是战战兢兢,大气也不敢出。

“小三,”皇帝冷淡地说道,“等回了王都后,你就立刻出宫开府。”

什么!?韩凌赋不敢置信地差点就要抬眼去看皇帝,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虽然他要开府的事是早就定下来的,可是这历来皇子开府,那可不是普通人家分家,随随便便就把孩子打发出门了。皇子开府是成年的象征,代表他可以独当一面了。历朝历代,按照皇族传统,都是先由钦天监挑一个合适的日子时辰祭祀祖先,然后才能离宫搬入皇子府。

现在钦天监早已经把日子给定好了,却让他提前出宫,如此仓促,恐怕届时任谁都能猜出他失了圣宠……

韩凌赋心中沉郁,却只能俯首应道:“是,父皇。”

皇帝面沉如水,从前这个儿子曾让他颇为得意,甚至也曾想过以他为储,而如今却是越看越心烦。

他不耐地用食指点着御案,又道:“朕方才已经允了百越使臣的和亲,那个圣女就给你当侧妃好了。”

韩凌赋不敢抬头。

皇帝冷冷地看着他,继续说道:“还有那个白氏女……”说着,皇帝眉宇紧锁,只觉得这些个和韩凌赋扯上关系的姑娘都不是省心的,“择日不如撞日,依朕看,这两个人干脆今日就一并纳了,也省得又生出些事端来。”皇帝口中透出一丝讽刺的味道。

韩凌赋再次恭敬地应了一声,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

他本想待开府后,再精挑细选一个良辰吉日,让筱儿风风光光地入门,现在却不得不如此草率。

虽然可以和筱儿正大光明的在一起是一桩喜事,可是,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而紧接着,他又迎来了更加残酷的现实。

他不知道皇帝前面说了些什么,只听到了最重要的一句:“朕决定让安逸侯暂领了理藩院的事,你就不必再过去了。”

韩凌赋心中一寒,呆若木鸡。

父皇这是要夺了他在理藩院的差事吗?

现在成年的三位皇子都各自领了差事,唯有自己被父皇夺了差事,那么那些王公大臣会如何看自己?

韩凌赋眸色暗沉,但是只能恭敬地俯首呈上了办事的腰牌。

“是,父皇。”

他咬了咬牙,不敢露出一丝不满,在心里对自己说,还没到最后,不能自乱阵脚。就像筱儿说的,父皇春秋正盛,多疑善变,争太子不在一时。只要他日后能立下功劳,父皇必然不会再计较他今日之失。

即便他反复地试图说服自己,这些空洞无力的说辞也无法安抚他浮躁的心……

他深深地意识到,那至尊之位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

韩凌赋紧紧地握紧了拳头。

“好了,你退下吧。”皇帝疲倦地揉了揉眉心,挥了挥手,把韩凌赋给打发了。

韩凌赋出了福寿阁后,心情沉重地回了临华宫。

这一步步,就好像脚上绑着一块重铅一样,举步艰难,他甚至都忘了使人去告诉白慕筱,她今日就要过门之事……

于是,直到传旨的太监到了兰竹斋时,白慕筱才知道自己今日出阁。

白慕筱只觉一阵屈辱,好不容易才佯装镇定的让碧痕给了一个银裸子把人给打发了。

屋子里只剩下了白慕筱和碧落,白慕筱的脸色骤然间变了,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皇帝居然下令自己和摆衣今日一同过门!

如此轻慢,如此随意,那是半点脸面也不给她留了。

皇帝此人果然是反复无常,情义单薄得很。她不过是出了一些小小的差错,他就已经忘了她曾经在西戎和百越面前数次为大裕挣下了脸面。

是啊,有道是:最是无情帝王家!

“姑娘,你没事吧?”碧落小心翼翼地问道。

白慕筱却是仿若未闻。

没一会儿,碧痕又步履匆匆地跑了回来,喘着气道:“姑娘,姑娘,内务府派来的轿子来了,说是来抬姑娘过门的……”碧痕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内务府这个做派哪里是迎娶皇子侧妃,即便是小门小户抬个妾入门,也该好好挑个时辰吧,哪有说抬就抬的。

白慕筱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而这时,就听到一个咋咋呼呼的声音自院子的方向传来:“白姑娘!白姑娘……”

随着喊叫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

碧痕和碧落面面相觑,眼中闪过愤然。没想到内务府派来的人竟然如此不懂礼数,不经传召,就这么自己进来了。

很快,一个白胖的嬷嬷和一个四方脸的嬷嬷扭着腰肢走进了屋子里,身后还跟着两个粉衣宫女。

一看到白慕筱,她们随意地福了福身,那白胖的嬷嬷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位就是白姑娘吧?奴婢姓金,在宫里蒙大伙儿看得起,都叫奴婢一声金嬷嬷,”跟着,她又介绍身旁的那一位,“这位是季嬷嬷。今日奴婢俩是奉旨来为姑娘开脸,迎姑娘过门的。”

那四方脸的季嬷嬷也福了一礼,道:“真是恭喜白姑娘了!等过了门,姑娘那可就是侧妃娘娘了。”

季嬷嬷也听说过白慕筱的身份,不过是一个草民之女,本来能做三皇子侧妃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偏偏这姑娘人品有些问题,遭了皇帝的厌弃,恐怕以后日子也不会好过。

白慕筱自然看出了这两个嬷嬷言行之间透出的那点轻慢与嘲讽,心中又气又恨,却又不屑与她们计较。

她知道这还只是开始而已,等她过了门后,三皇子府中多的是逢高踩低的小人,还有那个嫉妒成性的崔燕燕,若她连这点小事都忍不下,又何谈将来!

她站起身来,平静地说道:“有劳两位嬷嬷了,我这就去准备一下。”

“白姑娘且留步。”金嬷嬷一边叫住白慕筱,一边做了个手势,她身后的粉衣宫女上前了一步,只见她手中捧的红木托盘上放着一身粉红衣裙。“白姑娘,这是皇上赐下的嫁衣,还请姑娘沐浴后就换上吧。三皇子殿下还在临华宫等着姑娘呢,可别让殿下等急了!”

白慕筱死死地盯着那件粉红的衣裙,脸上的笑容几乎都要挂不住了。

她乃是三皇子侧妃,因为不是正室,所以穿不得正红的嫁衣,可是即便如此,她总能穿海棠红、桃红之类与正红更为接近的颜色吧?这件粉红衣裙的颜色同那宫女身上的宫装如此接近,此举分明是在有意羞辱她!

白慕筱狠狠地握紧了拳头,她就不信皇帝还管得到嫁衣的颜色上,定是有人在趁机给她下马威。偏偏这次对方是借了圣意,她也不能抗旨,只能屈辱地颔首应下,跟着便进内室沐浴梳妆去了。

此仇此恨,她记下了。

不到一个时辰后,一抬轿子就抬着白慕筱匆匆地进了临华宫,与此同时,另一抬轿子从烟雨阁而出,也入了临华宫。

三皇子纳侧妃的事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韩凌赋知道皇帝对此事的不喜,也不敢命人办个小宴,于是,在这偌大的行宫里,几乎没有激起一点儿浪花。

没有跨钱粮盆,没有拜堂,甚至没有新郎,白慕筱就这么简简单单地被安置在了临华宫西侧的一间厢房中。

原来正妃和侧妃的区别,便是天与地!

白慕筱独自坐在床沿,突然伸手掀掉了头上的头盖。

“姑娘!”碧痕不由惊呼出声,“这,这要等殿下来了才能……自揭盖头不吉利。”

白慕筱表情淡淡,眼中却是闪过一抹讽刺,“碧痕,我只是被人抬进来的,可不是正经的嫁娶,什么吉利不吉利的,同我搭不上边。”

“……”碧痕心里叹气:姑娘心高气傲,也难怪受不了这样的折辱……也是委屈姑娘了。

“姑娘!”正在这时,碧落一脸喜气洋洋地走了进来,“殿下,殿下正朝着这边来了,就快到院门口了。”她一看白慕筱掀掉了盖头,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姑娘,您的盖头……快,快盖上!”说着她捡起盖头就想要帮白慕筱盖上。

“不必了。”白慕筱却是站起身来,避了开去,“碧落,你去门口守着,别让殿下进来。”

碧落和碧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互相看了看。碧落犹豫地说道:“姑娘,这不大好吧?”哪有新婚之夜将新郎拦在门外的道理!

更何况,在三皇子府中,姑娘能依靠的也唯有三皇子殿下的疼爱,这样把殿下拒之门外,万一殿下生气的话……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白慕筱淡淡道,“你就跟殿下说,我需要冷静一下……”

白慕筱微垂眼睑,眸光闪了闪。

男人啊,若是太容易得到,便不会懂得珍惜了。自古以来,便是如此。

虽然他是被萧奕设计陷害,但是他毕竟是和摆衣做下那等错事,自己又怎么能轻飘飘地当做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她必须让他牢记这个教训,让他明白哪怕她现在嫁给了他,她也不会因此折腰,对他摇尾乞怜,失了她自己的风骨!

只有这样,他才会更加珍惜自己。

见白慕筱的表情,碧落就知道主子主意已定,就算再劝也是无济于事。

碧落无奈地行礼后,就轻手轻脚地退出了屋外,这时,韩凌赋已经走入了庭院中。碧落深吸一口气忙迎了上去,恭敬地屈膝行礼后,便委婉地转达了白慕筱的意思。

韩凌赋面沉如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既然如此,那本宫就先回去了,你让你家姑娘好好休息。”他复杂地朝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碧落心中既担忧又惶恐,只希望她家姑娘早日想明白才好。

韩凌赋满腔喜悦而来,却被泼了一桶冷水。今日是他和筱儿的洞房花烛夜,他本来还想着趁着今夜重修旧好。可是不曾想,筱儿居然拒绝他入洞房。

韩凌赋不由叹了口气。

这一桩又一桩的事,他今日的心情已经很糟糕了,他也希望白慕筱能够用温言细语来抚慰他,而不是漫无止尽的使小性子。

韩凌赋只觉一阵厌烦。

“咔嚓……”

这时,前方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似是树枝断裂声。

韩凌赋猛地回过神来,抬眼一看,前方的柳树下一道纤细的身影在树干后半隐半现。

“谁,谁在那!”韩凌赋厉声道。

“殿下……”那道纤细的身影自树下缓步走出,一身玫红色裙衫的摆衣映入韩凌赋眼中,她脸上惯常戴的面纱今日已经不在脸上,露出她的绝色丽颜。

摆衣在几步外停下,恭敬地向韩凌赋屈膝行礼:“见过殿下。”

韩凌赋冷眼看着摆衣,眉峰轻皱,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语气中明显透着一丝质问。

“摆衣刚刚在屋里呆得有些烦闷,就出来透透气。”摆衣一脸惭愧地解释道,“摆衣见殿下在此,本想悄悄离去,却不想到底还是惊动了殿下,请殿下恕罪。”

韩凌赋眉头总算稍稍舒展,淡淡道:“摆衣姑娘多礼了。”

“殿下,若是无事,那摆衣就先告辞了。”摆衣又向韩凌赋福了一礼,转身就走。

看她干脆利落地转身而去,韩凌赋本来心里有几分疑虑,这一刻总算烟消云散,主动出声音唤道:“摆衣姑……摆衣。”

摆衣不疾不徐地停下了脚步,嘴角扬起一个淡淡的笑。

总算没白费她一番心力。

今日还是该谢谢白慕筱才是!

她转身,向着韩凌赋展露出了温婉的笑容,说道:“殿下可有何事?”

韩凌赋心情沉闷的说道:“你陪本宫去那边的亭子里坐坐。”

摆衣笑着应了,“是。”

婚前失贞,草率的婚礼。摆衣心知,这样的和亲,就算她进了三皇子府,也不会有人高看她一分。

阿答赤那些讽刺的言语不住在她耳边回响。

那件事后,摆衣痛过,哭过,绝望过,可事已至此,她只能为自己好好谋划一番。

摆衣掩去了眼中对韩凌赋的不耐,含笑着走向他,在距离他三步之遥时停了下来,没有故意亲昵的举止,这让韩凌赋很是满意。两人一同来到了一个亭子,相对而坐。

摆衣命人端来了酒,亲自温了,递到韩凌赋的手边。

摆衣的温言细语让韩凌赋烦燥的心安稳了下来,一口一口的饮着酒……

此时,屋子里的白慕筱也从碧落口里得知了韩凌赋正与摆衣一起在院中饮酒的事,一口银牙几乎咬碎,怒火在心口处翻涌着。

碧落见姑娘的脸色不好,急忙说道:“姑娘您放心,殿下并没有去她房里……殿下心里只有姑娘。”

白慕筱的面色阴沉得几乎滴出水来。

只有她?若是只有她的话,韩凌赋就应该知道自己现在有多恨摆衣,怎么还会光明正大的与她饮酒作乐呢!

就因为自己没有让他进房,所以他就去别的女人那里逍遥自在了?

白慕筱死死地咬着牙,如果说韩凌赋和摆衣那日只是春宵一度,韩凌赋是被萧奕算计的话,那摆衣呢?她是不是故意顺势而为?

两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日后是不是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一瞬间,白慕筱的耳边不由回荡起南宫玥的话:“……今日是摆衣,明日还会有别人,而你,只不过是他无数女人中的一个罢了。”

白慕筱一双乌黑的眸子好像来自地狱般幽暗冰冷,碧痕和碧落都是噤若寒蝉。

……

次日,行宫上下皆得知了百越的圣女摆衣与大裕三皇子和亲之事,并且昨日就已经过了门。

和亲和亲乃是和两国之好,哪怕三皇子已有正妃,不能给予迎娶正妻一样的规制,可也不至于就这么悄悄地抬进去,连个妾都不如,甚至就连百越使臣也没有表示异意。

有好事之人便去打听了一番。

当日,皇帝在气头上忘了让人封住消息,皇后倒是记得,可也懒得去替韩凌赋费心遮掩,于是,很快便有人得知了三皇子与摆衣圣女苟和一事。

而此事更是一传十,十传百,不多时便已闹得人尽皆知……

就连原本看好韩凌赋的朝臣们也不禁对其失望了。

就连女色都把持不住,这样的人,如何能成就大事!

不过,对于这一切,正在临华宫闭门不出,一副反省架势的韩凌赋自然是不知道的。

三皇子的私事,私下里议论一下也就罢了,怎么也比不上安逸侯出仕来得震撼。

自从扶灵回王都以来,一直都在自己府邸闭门不出的安逸侯暂时代替韩凌赋领了理藩院的差事,与镇南王世子一同负责与百越的和谈一事。

虽有着“暂代”两字,但明眼人都看出,皇帝对他是极其喜爱的,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把“暂代”去掉。

眼看着朝局又起了新的变化,一时间无论带着何种目的,安逸侯的宫室前门庭若市,但任何人的来访都被他婉言谢绝了。

阿答赤暗自窃喜,终于可以不再面对那个胡搅蛮缠的镇南王世子。

他志得意满地与官语白会了面,想在和谈前先试探一二,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有人亲眼目睹他从安逸侯的居所出来的时候,面容苍白,目光呆滞,整个人好像老了十岁似的……

安逸侯足智多谋,鬼神莫及,众人都纷纷对这次的和谈的结果期待不已。

与此同时,南宫玥的生活倒是恢复了平静,邀了傅云雁、原玉怡和蒋逸希来静月斋和她一起酿桂花酒。

她们约好了巳时,傅云雁和蒋逸希都提早到了,可是原玉怡却直到巳时一刻才到。

傅云雁半是抱怨半是取笑地说道:“怡表姐,你可总算来了。不会是跟着柏表哥学坏了吧?”

傅云雁本来是开玩笑,没想到原玉怡垮下肩膀,叹了口气道:“六娘,你别说,还真跟我二哥有关……”

见原玉怡这个样子,姑娘们都是面面相觑,蒋逸希出声问道:“怡妹妹,这是怎么了?”

原玉怡在南宫玥和蒋逸希之间坐下后,这才头疼地说道:“今儿我正要出门的时候,被我二哥身边服侍的双瑞叫去当援兵了,说是我娘在骂我二哥。”

云城长公主脾气火爆,骂儿子什么的是常有的事……不过,看原玉怡的样子,似乎有些不太寻常。

只见原玉怡秀眉微蹙,理了理思绪,继续道:“我匆匆赶去了以后,才知道……”她迟疑了一瞬,还是说道,“才知道是为了简三公子。今日一大早,章敬侯夫人的舅母刘夫人去拜访了我娘,说是想和我娘商议一个日子安排我与简三公子正式相看,谁知道二哥不知怎么知道的,就跑去故意恶作剧赶走了刘夫人。我娘气坏了,质问二哥为什么要这么做。二哥就把那一日在灵修寺的事给一一说了……哎!”

原玉怡深深地叹了口气,“他不说还好,这一说,可把我娘气得更厉害了,指着他的鼻子骂他胡闹,说是简三公子性子好有什么不好?难道还要找个暴脾气的?”

原玉怡没再继续说下去,其实云城还说了更多,说她不指望原令柏在原玉怡的婚事上能帮上什么忙,只求他别添乱就是了。

“我娘还禁了二哥的足。”原玉怡的嘴角沮丧地垂了下来,内疚极了。

这一次,真的是她连累了二哥了。其实她自己也觉得简昀宣有些不对,试图在娘面前为原令柏说话,可是娘的性子一向固执,即便她再强调,娘都觉得是原令柏影响了原玉怡,觉得她是因为小姑娘对出嫁觉得惶恐才会多想什么的……

总之,她说得越多,娘就越生气。

南宫玥和傅云雁、蒋逸希交换了一个眼神,安慰道:“怡姐姐,你也别太烦恼了。阿奕已经命人快马加鞭赶去陕西了,应该很快会有消息传回来的……也希望是我们多虑了。”

傅云雁跟着笑嘻嘻地说道:“柏表哥出不来,我就让三哥去找他不就行了?表姑母一向喜欢三哥,肯定不好意思发脾气。”

原玉怡点了点头,表情舒缓了一些。傅云鹤能去看看原令柏也好,免得真把他给闷坏了。

傅云雁的鼻子突然动了动,朝某个方向看去,两眼发亮地说道:“好香的桂花茶啊!”

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便见百卉百合捧着托盘正往这边走来

南宫玥大方地说道:“我制了不少呢,你们先尝尝,若是喜欢的话,我一人送你们一罐。”

姑娘们自然是却之不恭。

不一会儿,四个姑娘都端上了热乎乎、香喷喷的桂花茶,四周弥漫起了浓郁的香桂味。

蒋逸希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南宫玥道:“玥妹妹,前几日我在皇后娘娘那里的时候,正好三皇子妃来给皇后娘娘请安,听说了些关于你表妹的事……”

“玥儿,你表妹前几日不是和那个百越圣女一起被抬到三皇子的临华宫去了吗?”原玉怡接口道,脸上似笑非笑,仿佛在叹息:三皇子连纳两美,还真是艳福不浅。

傅云雁若有所思地说道:“怎么就这么突然呢,难不成其中有什么隐情?”

其他几个姑娘面面相觑,皆都表示不知。

韩凌赋和摆衣苟和之事虽然已经在应兰行宫传开了,可到底也不敢有人在这些未出阁的姑娘们面前胡言乱语,也难怪她们一脸茫然。

其实,白慕筱倒也罢了,毕竟早有懿旨,出阁不过是早晚的,最多也就是草率了一些,可毕竟是皇家事,也没人敢置喙。但百越圣女可是为了和亲来的,她在百越的地位也相当于“公主”了,“公主”和亲,怎么也草率到这种地步,说嫁就嫁了呢?

不过说到底,无论是白慕筱还是那个百越圣女都与她们无关,既然想不通也就不想了。相比之下,傅云雁更好奇蒋逸希在皇后那里听到了什么,笑着冲她眨了眨眼,催促着说道:“希姐姐,你快说嘛,三皇子妃去皇后娘娘说什么了?”

蒋逸希有些失笑着说道:“三皇子妃跟皇后娘娘说,两个侧妃在进门次日给她敬茶时,白侧妃不愿下跪磕头奉茶,所以三皇子妃最终只接了百越圣女的茶……”

不愿下跪啊……南宫玥轻啜了一口桂花茶,以她对白慕筱的了解,这个结果她倒不意外。白慕筱一向不愿为妾,又怎能忍着“屈辱”向正妻下跪奉茶呢。

而原玉怡已经听得瞠目结舌,指了指脑袋说,“她是不是……”傻了啊?

按规矩,这正妻若是没接妾室敬的茶,那么这妾就算是没有名份的。难道白慕筱连这儿粗浅的道理都不懂?

“三皇子就没说什么?”傅云雁又问。

“据三皇子妃说,三皇子帮着白侧妃说话,所以她只好由着白侧妃了。”蒋逸希感慨地说道。

这个崔燕燕确实不简单,她表面看来是找皇后来告状的,但实际上却是来备案的。将来白侧妃别犯事还好,一旦犯了事,这便是一个把柄,一个错处。

------题外话------

今日是平安夜,祝姑娘们平安喜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